第六十七章 丹心大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飘渺仙子聂玉娇、崔敏、崔慧、于文娴、上官燕、琴剑两小,长剑纷纷出鞘,正待纵身跃出。一瞬之间,当真够得上剑拔弩张,群情激愤。

      但红灯夫人却纤手连摇,把大家一齐制止,娇声笑道:“这干什么?小兄弟那里用得着你们帮忙?”

      话没说完,只听梅三公子一声敞笑,从他身边,忽然飞起一片蒙蒙莹光,锵然巨震,金铁交鸣,声作龙吟,三条人影,倏合乍分!

      不!华山太白神翁,青城松龄道人,两位素以剑术驰誉武林的一代掌门,连人家如何出剑,都没看清。只觉一招堪堪出手,眼前银光乍闪,剑气进发,手上蓦然一震,还手无力,自己立被震得后退出去。

      这是什么剑法?两人心头不禁骇得莫可言状。

      尤其是太白神翁自己三月之前曾和梅三公子在六绍山头,有过一场比剑,对方真力,似乎还不及自己。何以只短短三月工夫,对方剑法,居然精进到如此程度,一招之间,能把自己两人一齐击退?

      他那知梅三公子在六绍山三月时间,已把阿耨尊者三招“佛心慧剑”练到收发由心,随意克敌之境!

      就在两人被震后退的刹那之间,草坪南端,突然飞来一条人影!同时谷口也发现一条人影,飞掠而来,两条人影,先后落地。

      先前一个,是满面红光的秃顶老头,年约六旬以外,身穿青色长衫,个子高大,精神健朗,身后一面太极牌,手中还执着一支三尺来长,金光灿烂,似爪非爪的奇形兵器。他身形落地,两道眼神,向场中略一打量,呵呵笑道:“原来上人、神翁、松龄道人全在这里,兄弟迟来一步。”

      他洪钟般声音,才一发出,突然“啊”了一声,向红灯夫人拱手道:“夫人也来了,当真巧极!”

      红灯夫人连连还礼,一面笑道:“唷!葛大侠风采依然,妾身这厢有礼。”

      太白神翁长剑一收,也拱拳笑道:“葛老哥可是也被老叫花拖出来的?”

      只见老者脸色微微一黯,愤怒的道:“兄弟世居滇南,近十年来,闭户封刀,自问和江湖上也并无过节可言,数月之前,有一位老友七十大庆,兄弟命小犬少瑾夫妇,前往道贺,不料从此一去不返,幸蒙玄女教主派人传信,说小犬夫妇,已被什么九幽门掳去,并说诸位也都由铁拐老儿传柬相邀,中元节前,在磨盘州集会,嘱兄弟赶来参加,不想恰在这里和诸位巧遇。”

      原来这老者正是滇南大侠入云龙葛瑾,因在江湖上声誉极隆,而且和九大门派及玄女教全有交情,现身之后,老友重逢,这一阵寒喧,却把另外一个同时赶来的人,无形忽略过去。

      那人是一个身穿蓝色道袍,背负长剑的道人,此时肃立一旁,状极恭谨,他等入云龙葛瑾话声一落,立即趋到众人之前,躬身说道:“诸位老前辈在上,晚辈武当门下微尘子,顷奉家师之命,由磨盘州赶来,半途迎候,因铁拐老前辈,柬邀九大门派,原定七月十五之前,在磨盘州集合,现经探出九幽妖党,巢穴就在大洪山黑森林中,他们准备盂兰大会,一网打尽武林同道。

      铁拐老前辈为了一举歼敌,和少林天一大师、泰山石老堡主、家师等人临时改变计划,拟在七月初十,提前赴会,俾使九幽妖党,措手不及,是以临时改在安陆集会,特命晚辈赶来禀告,敦请诸位老前辈急速启程。他说到这里,忽然回头向梅三公子打量了一阵,然后稽首道:“这位敢情就是天台梅三公子了?”

      梅三公子连忙还礼道:“小生正是天台梅君璧,不知道兄有何见教?”

      微尘子喜道:“贫道临行之时,铁拐老前辈特别叮嘱,要贫道务必沿途留意,遇上梅公子,只说愈快愈好,赶赴大洪山,铁拐老前辈另有仰仗之处。”

      太白神翁闻言脸色微变,他因自己几人,全是名重一时的一派掌门,铁拐仙竟然特别叮嘱武当门下,沿途留意梅三公子,还说什么另有仰仗之处。难道九大门派中人,还抵不上他?

      心中一怒,不由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崔慧因上次六绍山梅哥哥虽然胜了太白神翁,但身负重伤,心中有气,这时再听他冷哼出声,那还忍得?突然也娇哼一声,大声说道:“华山派有什么了不起,如果不服气,盂兰会后,不妨划出道来,梅哥哥一定奉陪。”

      崔敏要待阻拦,已是不及。

      却听上官燕也接口道:“慧姐姐说得对,这老头坏死啦!”

      太白神翁方才被梅三公子一招震退,怒火未熄,这时如何忍得?他恼羞成怒,那还顾得一派掌门人身份,双目圆睁,蓦地喝道:“不知死活的丫头,盂兰会后,你们一个也逃不了。”

      皓首上人连忙拦道:“阿弥陀佛,玄清道长、天一大师既然已在安陆相候,初十也只剩了今明两天,为期已迫,神翁,我们还是早走为是。”

      滇南大侠入云龙葛瑾因儿子儿媳全落人手,今妖党巢穴已有着落,心中更急,闻言忙道:

      “上人说得有理,咱们快走!”

      松龄道人突然回头,向梅三公子喝道:“姓梅的,盂兰会后,我青城派也算上一份就是!”

      飘渺仙子聂玉娇冷笑道:“泥菩萨过江,盂兰之会,自身保得住?保不住?还在来定之天哩,居然多言起会后来了!”

      松龄道人寒电似的目光横扫,怒道:“丫头,你说什么?”

      飘渺仙子聂玉娇冷嘿道:“我说什么?你管得着?死在临头,还不知道?告诉你,接到九幽教主请柬之人,谁也逃不过七月十五,你们全中了毒。”

      松龄道人怒声喝道:“丫头,原来你是九幽妖党,贫道先毙了你!”突然右掌扬起,正待击出。

      “道兄且慢!”入云龙葛瑾一手拦阻,一边问道:“聂姑娘,你家学渊源,尽得苗疆真传,此话当真?”

      聂玉娇敛裣道:“葛老前辈过奖,九幽妖人,在请柬之上暗置剧毒,晚辈虽是臆测,恐怕也十不离九。”

      入云龙葛瑾微微点头道:“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咱们赶到安陆,再从长计议罢。”一面又向红灯夫人笑道:“夫人有轿代步,兄弟要先走一步了。”

      说着和皓首上人、太白神翁、松龄道人三人,一齐往谷口而行。

      微尘子见过红灯夫人,这许多人中,他只认识崔敏一人,打了个招呼,也立即向大家告辞,跟着奔去。

      XXXX

      虎牙山,再过去就是鸦雀岭,一条小径,盘着山脚而行,地势极为荒僻。

      因为这里离官道较远,平日很少有人经过。

      这时已是己牌时候,小径上忽然驰来一匹通体金黄,色泽光鲜的琥珀,马上坐着一位二十来岁的蓝衫少年。他生得玉面朱唇,丰神清朗,腰间还悬着一柄形式奇古而又通体晶莹的长剑。

      马鞍右首,还挂了一个琴囊,一张碧绿如玉的古琴,从琴衣之中,露出一段!琴囊剑铗,正是古时候读书相公随身之物,瞧他文绉绉的模样,分明是贵介公子,书香子弟!

      但是你们弄错了,他是名动江湖,武林中正邪各派,闻名侧目的天台梅三公子!

      他因武当蓝袍八剑之首的微尘子,奉铁拐仙之命,嘱他尽快赶赴大洪山,才要崔敏、崔慧、上官燕和琴剑两小,跟红灯夫人作了一路,自己仗着琥珀脚程迅速,单骑上道。

      七月初十,只剩下一天时光,他要当天赶到安陆,先和铁拐仙会面。正行之间,忽见四五丈外的树林,射出一道白影,直往自己马前飞来,风声飒然,然甚是激厉。

      梅三公子是何许人,岂会中人暗算?他一声轻哼,左手焕然住前一接,只觉入手极轻,原来只是一封信柬。

      心中不禁微微一怔,此人能以一纸信柬,当暗器打出,足见内力不弱!急忙往手上瞧去,只见信柬上赫然写着“送呈梅三公子君璧亲启”

      梅三公子这一瞧,心道更感凛异。自己单骑就道,往这条小径上赶来,除了红灯夫人等一行人外,可说无人知道。而且自己座下琥珀驹,驰行神速,谁也无法追上,怎会有人守候路侧,给自己投简?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97-920.html - 2018-01-14
  • 老子·道德经 第六十七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天下皆谓我"道"大①,似不肖②。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细也夫③!我有三宝④,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⑤,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⑥;俭故能广⑦;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⑧。今舍慈且⑨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 - 2017-12-31
  • 第六十七章 鸠磐老妖_引剑珠
  •   那两个黑衣女子迅速收起红绸,走上石阶,一左一右打起了球帘。  只见堂上正中间放一个紫檀木雕成的莲花形宝座,座上盘膝坐着一头赤发,鸠脸瘪嘴的黑衣老妇,正是昔年凶名久著的鸠磐婆!  紫檀莲座两旁,侍立四名黑衣垂地,脸上蒙着鬼怪面具的女子,双... - 2017-12-30
  • 第六十七回 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朔风天,琼瑶地。冻色连波,波上寒烟砌。山隐彤云云接水,衰草无情,想在彤云内。黯香魂,追苦意。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残月高楼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话说西门庆归后边,辛苦的人,直睡至次日日高还未起来。有来兴儿进来说:“... - 2018-10-20
  • 第六十七回 卫主身殉 星黯大漠_江湖奇英
  •   商亚男眼见仇人,精神在疯狂的状态下,挥带猛扑,她虽然身手不凡,岂敌得住“阴手屠夫”深厚的内力,“织女乾坤带”竟被对方九成“阴焰掌”力,震脱三丈,而人也踉跄震退八步,内腑血气一阵翻动,“哇”地喷出一道血箭。  其实,“阴手屠夫”因见商亚男... - 2017-11-06
  • 第六十七章 鸠磐老妖_引剑珠
  •   那两个黑衣女子迅速收起红绸,走上石阶,一左一右打起了球帘。  只见堂上正中间放一个紫檀木雕成的莲花形宝座,座上盘膝坐着一头赤发,鸠脸瘪嘴的黑衣老妇,正是昔年凶名久著的鸠磐婆!  紫檀莲座两旁,侍立四名黑衣垂地,脸上蒙着鬼怪面具的女子,双... - 2017-12-30
  • 第六十七章 愿神怜悯我们_圣经
  • 67:1愿神怜悯我们,赐福与我们,用脸光照我们,〔细拉〕67:2好叫世界得知你的道路,万国得知你的救恩。67:3神啊,愿列邦称赞你,愿万民都称赞你。67:4愿万国都快乐欢呼,因为你必按公正审判万民,引导世上的万国。〔细拉〕67:5神啊,愿列... - 2017-08-22
  • 第六章 菁儿第一次参观了琉璃堡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第二日,赤峰居然没上锁。菁儿推开门,小心翼翼溜了出去,冷不防看见老头儿,就在院子里劈柴。她吓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然而老头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一定是小奕对他讲过了,不要再关她。菁儿的心里,悄悄地升起一丝暖意。  来了... - 2018-12-12
  • 第六十七篇 五运行大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原文】黄帝坐明堂,始正天纲,临现八极,考建五常,请天师而问之曰:论言天地之动静,神明为之纪,阴阳之升降,寒暑彰其兆。余闻五运之数于夫子,夫子之所言,正五气之各主岁尔,首甲定运,余国论之。鬼臾区曰:土主甲乙,金主乙庚,水主丙辛,木主了王,火... - 2018-01-02
  • 第五十七章 扑朔迷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因方才自己问起琴、剑两小,那店伙吞吞吐吐的情形,以及崔敏和自己陆的眼色,心头十分不解,难道两小出了什么事情?正想向崔敏问个清楚,店伙又忙着端茶送水,川流不息。  大家盥洗之后,崔敏才把琴、剑两小失踪,及自己把他们救回之事,详细说... - 2018-01-14
  • 第四十七章 蓝腰带帮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就在将到未到之际,果然一支响箭,由林中迎面飞出。梅三公子理也没理,马鞭一挥,“搭”的一声,把它卷飞出去两丈来远。马匹和轿车,也同时缓了下来。  往前一瞧,果然迎面扬起漫天尘雾,马蹄杂沓,八骑快马,像风驰电卷般疾奔而来。刹那之间,便已到达... - 2018-01-14
  • 第七十七章 阴山之魔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孙姑娘瞧得心头一急,立即闪身过去,一把扶住,口中叫了一声:“爹……”  孙存仁心头清楚,孙姑娘这一急叫,脑门一紧,倏地睁开眼来,那双神光散漫的眼神,瞧着孙姑娘,老泪盈眶,颤声问道:“你……你……”  孙湘莲丢了长剑,一把抱住孙存仁,大声... - 2018-01-14
  • 第七章 菁儿极端的恐惧和刺激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那间屋子很暗,却没有想像中的蛛网尘封,看来他们两人时时进来的。地上有几个旧蒲团,绣工精致,看起来居然还是江南顾家的手工。北墙上垂着厚厚的白色帷幕,菁儿犹豫了一下,就把帘子拉开来。  啊  因为怕被发现,菁儿将那后面半声尖叫,硬生生吞回了... - 2018-12-12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第三十七章 九天玄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只有五阴手金老二和阴世秀才公孙庆,心机阴沉,以前又尝过梅三公子苦头。是以上场就抱着同样心理,避重就轻,乘隙下手,始终不和梅三公子正面接触,才还能勉强支撑。  六绍三娇在一旁掠阵,原以为此番出动了如许高手,在众人围攻之下,对方功力最高,也...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六十七章 为君解得迷仙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看出正是师祖梅花画册第一页上的画意,心知定是“辟邪剑法”的起手式无疑。  南魔示范出手,运剑缓慢,这是他为了使女儿容易瞧得清楚,但也便宜了赵南珩。  试想凭他在屋上偷觑记忆,领悟所得,总属有限,也决非一朝一夕所能阐发,如今有这么一... - 2018-05-11
  • 第十七章 传言之争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哈哈,阴世秀才,我们华山派弟子,可用不上你们的家法呀!”  落地之后,才看清原来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道人!瞧他身材修长,面如满月,背上斜负宝剑,卓然而立,真是道貌俨然!  “嘿嘿!原来是追风剑客大驾光临,兄弟有失远迎!”  公孙... - 2018-01-13
  • 第六十九回 剑振雄风 身受掌伤_江湖奇英
  •   厉天啸及曹刚目光如电,睁睁地注视着百花谷主,煞气满脸。百花谷主心中一凛,暗忖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何必自找亏吃,胡乱指示一下,也让他们试试阵法厉害。”  他城府深沉,见机不对,思念至此,长须一动,不由呵呵笑道:“二位既欲手刃亲仇,老夫... - 2017-11-06
  • 第六十二回 敌情迷离 生死之会_江湖奇英
  •   一轮冰盘,静静地挂在天际。  巴山山麓,万籁俱寂,倏然一条条黑影,向巴山阎王峰轻巧地飞掠,三个一伍,五个一群,各人的身法,皆那么自然轻灵,显见身手皆是不俗,这些人正是自普光寺出发的群雄,为首三人是当今三派掌门——昆仑的一阳道长,青城的镜... - 2017-11-06
  • 第六十三回 阎王峰顶 碧鹰丧命_江湖奇英
  •   话声一落,煞气的目光遍射“红灯教主”,配合着骇人冷酷之面容,一步步向前欺去。  “红灯教主”虽平日猖狂跋扈,此刻胸有成竹,但一见宋岳这副表情,心中也不禁微微一抖,脚步却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一步……二步……三步……  但是,宋岳却没有注意... - 2017-11-06
  • 第六十六回 大漠战云 金殿探仇_江湖奇英
  •   宋岳一惊之下,打开房门,劈面就见“飞羽仙子”推门而人,差些撞个满怀。  宋岳微退一步,急急问道:“商姑娘不见了?”  “嗯,我起床见她床上已空空,以为出房洗漱,岂知找了一遍,始终没有,问尉迟宣也说没有看到。”  宋岳心中惊疑,喃喃道:“... - 2017-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