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父与女_基督山伯爵

  •   我们在前一章 里曾提到腾格拉尔夫人到维尔福夫人那儿正式公布了欧热妮·腾格拉尔和安德烈·卡瓦尔康蒂的婚期。这个公布表示,看上去似乎表明,一切跟这件事有关系的人都似乎同意了这件事,但在作这个决定以前,还曾发生过一幕我们的读者不十分清楚的场面。我们要求读者们回到马尔塞夫伯爵自杀的那天早晨,走进腾格拉尔男爵引以自豪的那间华丽的镀金的客厅。在那间客厅里,约莫在早晨十点钟的时候,银行家在那儿踱来踱去;他已踱了大约很长一段时间,脸上露出深思而惶恐不安的神情,注意着每一扇门,倾听着每一个声音。他终于耐不住了,吩咐他的仆人。“依脱尼,”
      他说,“去看看为什么欧热妮小姐要我在客厅里等她而又叫我等这么久。”
      发了一阵脾气以后,男爵心里觉得平静了。腾格拉尔小姐那天早晨曾要求见她的父亲一次,并指定客厅作为会见的地方。这个奇怪的做法并没有使那位银行家感到惊奇,他立刻遵从他女儿的意愿,先到客厅等候。依脱尼不久就回来交差了。“小姐的婢女告诉我,”他说,“小姐快要梳妆完毕了,一会儿就来。”
      腾格拉尔点点头,表示他很满意。对外界和对他的仆人,腾格拉尔象是一位好好先生又象是一位软弱的父亲。这是他在这幕喜剧里所扮演的角色之一;这个角色对他很合适,正如在古代的戏剧中,有些父亲的假面具,右嘴唇是向上翘的,带笑的,而左嘴唇是向下垂的,假装哭泣的。我们得赶快声明一句,在内心,那副笑嘴笑脸常常消失而露出那副死板的面孔来的;所以我们经常见不到那个宽厚大度的人而只见到那残酷的丈夫和专制的父亲。“那傻丫头既然想和我说话,为什么不到我的书房里来呢?而她为什么要和我谈话呢?”
      正当他把这个恼人的念头在他的脑子里转到第二十遍的时候,客厅门开了,欧热妮走了进来,她穿着一件贴身的缎子衣服,头发梳得齐齐整整,戴着手套,象是得到意大利歌剧院去看戏的。
      “噢,欧热妮,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为什么不到舒服的书房里去而要到这庄严的客厅里来?”
      “您说得对,阁下,”欧热妮说,并示意请她的父亲坐下来,“因为您提出了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可以包括在我们下面的全部谈话中去。两个这问题我都要回答,而我却违反常规,先来回答第二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比较简单。阁下,我之所以选择客厅作为我们见面的地点,是为了要避免一位银行家的书房里的那种令人不快乐的印象所产生的影响。那些烫金的账簿,那些象堡垒的大门那样锁得严严的抽屉,那些我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成堆的票据,以及那些从英国、荷兰、西班牙、印度、中国和秘鲁寄来的一叠叠的信件,通常会对一个父亲的头脑产生一种奇怪的影响,使他忘记世界上还有比社会地位和他来往银行的建议更应关切和更神圣的事情。所以我选择了庄严的客厅,在这里,在这些华丽的镜框里,您可以看到您、我和我母亲的微笑的画像,以及各种各样的田园风光和牧场景色,我很重视外界影响的力量。或许,尤其是在跟您见面的时候,这也许是一种错误,但如果我没有一点幻想的话,我就不成其为艺术家啦。”
      “好极了,”腾格拉尔回答,他极其冷静地听着这一番长篇大论的演讲,但一个字也没有听懂,他虽然尽心在倾听,但象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一样,只是在从旁人的话里寻找他适合自己的话题。
      “看来,第二点已经向你说明白了,”欧热妮说,她说话时不慌不忙,她的神态和语气里都带着那种男性的自恃。“或许差不多说明白了,因为您看来已满意那一番解释。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谈第一点吧?您问我为什么要求作这次谈话,我可以用一句话来答复您,阁下,——我不愿意跟安德烈·卡瓦尔康蒂子爵结婚。”
      腾格拉尔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猛然受到这么一个打击,他不由得同时把他的手臂和眼睛都抬起来。
      “是的,真的,阁下,”欧热妮依旧很平静地说。“我看出您很惊奇。因为当这件小事在准备的时候,我丝毫没有表示反对,——不错,我老是在等机会反对那些不征求我意见的人和使我讨厌的事情,我知道自己太倔强专横。但这一次,我的安静和消极并不是因为在等待机会,它出自于另外一个原因,它来源于一种希望,象是一个驯服孝顺的女儿在学习服从。”说到这里,那青年姑娘发紫的嘴唇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怎么样?”腾格拉尔问。
      “嗯,阁下,”欧热妮继续说,“我已经被折腾得精疲力尽了,现在时间已经到了,而我发觉,虽然我作了种种努力,但要我作更进一步的服从是不可能的。”
      “但是,”腾格拉尔说,他的才智太差了,被这种经过了深思熟虑和意志的残忍逻辑吓了,“你这次拒绝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呢,欧热妮,究竟为了什么原因呀?”
      “原因?”那青年姑娘答道。“嗯!并不是为了这个人比别的人人更丑、更笨或更令人讨厌。不,安德烈·卡瓦尔康蒂先生从外貌上讲,甚至可以算是一个长得不错的人。也不是为了他能感动我的心,——那只是一个女学生的理由,我认为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我实在没有爱过一个人,阁下,您知道的,不是吗?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应该给我的生活加上一个永久的拖累。一位哲学家不是说过‘不要去寻求你不需要的东西’,而另一位哲人不是也说‘以你本身的一切为满足’吗?这两句格言我是从拉丁文和希腊文里学来的。前一句,我相信,是费陀[费陀是公元前五世纪希腊言家。——译注]说的,后一句,是庇阿斯[庇阿斯是公元前六世纪希腊所谓七贤之一。——译注]说的。嗯,我亲爱的爹爹,在生活的舟里——因为生活就意味着一次次希望的沉舟——我把一切无用的拖累都扔到海里,只是如此而已。我靠着自己的意志活下来,自愿完全过独身生活,这样就可以完全保持自由。”
      “不幸的孩子!不幸的孩子!”腾格拉尔嘟囔着说,脸色显得苍白起来,因为他根据长期的经验,他知道他突然地遭到的障碍是这样的结实。
      “不幸!”欧热妮答道,“阁下,您说是不幸吗?决不是的,那种叹息在我看似乎是装出来的。正巧相反,我很幸福。我问您,我现在还缺少什么?人家都说我长得很美,那可以帮助我受到盛情的款待。我喜欢得到欢迎的接待,因为当旁人用笑脸相迎的时候,我周围的人就显得没有那样丑了。我颇有一点智慧,并且还相当敏感,这总可以使我把一般人生活里所能找到的优点全部纳入到我自己的生活里,——象猴子打碎胡桃壳吃其中的肉一样。我很富有,因为您是法国第一流的富翁,我是您的独生女儿。而您不会顽固到象圣·马丁和拉加蒂剧院舞台上的父亲一样,不会因为他们的女儿生不出外孙女儿就剥夺她的继承权。况且,根据继承法,您也不能剥夺我的继承权,至少不能剥夺我的全部继承权,——我之所以要特别提出这一点,因为这也是一种强迫我嫁人的力量。所以,我美丽,又聪明,又有钱,而象喜剧里所说的那样,又有几分天才,——那就是幸福了呀,阁下,您为什么要说我是不幸的呢?”
      腾格拉尔看到他女儿那种笑容满面,傲慢得几乎到了狂妄的语气,于也忍不住心中的一股怒气。但是,那股怒气只是从一声叹息里发泄了出来。在他女儿询问的凝视之下,面对着那两条带有疑问表情的美丽的黑眉毛,他小心地转过头去,立刻用谨慎的铁腕平静了自己。“真的,我的女儿呀,”他带着一个微笑答道,“你所说的一切都对,只有一样事情是不对的,我暂时先不告诉你那是什么,让你自己慢慢去发现它。”
      欧热妮望着腾格拉尔,很惊奇她那引以自傲的那些优点竟没有一项被反驳。
      “我的女儿呀,”那位银行家继续说,“你已经把你一个决心不嫁人的姑娘的感想,完全解释给我听,现在应该由我来告诉你:象我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63&f_id=656 - 2014-08-04
  • 第九十五章 向拯救我们的磐石欢呼_圣经
  • 95:1来啊,我们要向耶和华歌唱,向拯救我们的磐石欢呼。95:2我们要来感谢他,用诗歌向他欢呼。95:3因耶和华为大神,为大王,超乎万神之上。95:4地的深处在他手中,山的高峰也属他。95:5海洋属他,是他造的;旱地也是他手造成的。95:6... - 2017-08-23
  • 第九十五章 一剑龙翔惊四座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双目精芒暴射道:“你只管说出来!”  天地一卜拍拍新郎肩头,嘻的笑道:“喂,小哥,你瞧我说好,还是不说好?”  新郎赵南珩沉声道:“在下不认识你!”  天地一卜豆眼滚动,认真的道:“咦,这就奇了,咱们不是在黄梅孔城镇上见过,小哥... - 2018-05-14
  • 第三十五章 医治创伤_血字真经
  •   又过了两天,左山岳精神又好了些,特请蓝人俊来,感谢救命之恩。  蓝人俊指着朱云彪道:“多亏朱前辈和仙云妹妹采药煨汤、精心照料,在下不过将老伯从左府中背回来而已。”  左山岳道:“这位朱贤弟的大恩我已谢过,至于仙云姑娘,我与舍弟商量过,欲... - 2017-11-11
  • 第十五章 龙虎会盟_紫星红梅
  •   申时正,离晚膳时间至少还有半个时辰,三山街上的大小酒楼无人问津。可梅妍楼却早早来了一老一少两位客人,掌柜刘洪义立即从柜台后含笑起立询问道:“是端木大爷么?”  老者点点头,也不答话,直把两道犀利的目光朝掌柜身上溜。  刘洪义从柜台出来,... - 2017-11-20
  • 第十五章 金扇书生_酒狂逍遥生
  •   龙垭镇连着龙垭渡口,又是个鱼市场,十分热闹,住有上千户人家,卫海帮总舵迁至此地后,人相增加,渔业兴旺。  原先这里有个大渔霸冯禄冯五爷,手下有两名高手,一叫侯钰,人称阴阳脸,因其一边脸上有个大胎记而得名,为人凶狠,喜怒无常。  一人叫孔... - 2017-11-25
  • 第二十五章 神秘帮派_血字真经
  •   蓝人俊一行人在夜间赶路,各自施展轻功,五十里下来,只有蓝人俊、何老儿、潘老太三人在前,陈青青、张子厚、宋芝落到了一里外,前面的不能不停下来等。  潘翠环赞道:“蓝帮主果然不见。”  蓝人俊道:“不敢,已尽全力矣。”  这是客谦之词,潘翠... - 2017-11-11
  • 第十五章 单相思_血字真经
  •   陈家住在大相国寺附近的双凤巷。  蓝人俊曾经来过,偌大个宅第,住上几十位客人绰绰有余。  当晚,陈帮主大摆宴席,款待蓝人俊和祝帮主等人。  蓝人俊被奉为上宾,两位帮主对他十分恭敬。  黑衣少年换去男装,成了个聘聘婷婷、千娇百媚的姑娘家。... - 2017-11-11
  • 第十五章 神的大怒在这七灾中发尽了_圣经
  • 15:1我又看见在天上有异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灾,因为神的大怒在这七灾中发尽了。15:2我看见彷佛有玻璃海,其中有火搀杂。又看见那些胜了兽和兽的像并它名字数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着神的琴,15:3唱神仆人摩西的歌和羔羊... - 2017-10-26
  • 第十五章 华山受奇辱_血染枫红
  •   第二日一早,众人找到出路,回到洛阳,对于汤文嫒的去向,钟吟认为一道走的好,到华山时以巾蒙面,换了白色衣裙,旁人也认不出来。陈竹韵、丁香到时也愿蒙上面巾,三人身材相若,衣服穿成一色,更难使人辨认。汤文媛自思一人飘落江湖也实在寂寞难受,大家... - 2017-11-11
  • 第十五章 小华已进入昏迷状态_紫衣玉箫
  •   由于过度的疲劳水,小华体内的剧毒更加猖獗,此时,他已进入了昏迷状态。  玉河仙子蹲在他的身旁叫了好半天,仍然没有清醒过来,而且呼圾已经显得非常的急促。  玉河仙子乘机把小包和信放进他的怀中,然后把他扶坐起来,把那粒黄色药丸拿了出来玉河仙... - 2017-11-28
  • 第十五章 这福音你们也领受了_圣经
  • 15:1弟兄们,我如今把先前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告诉你们知道。这福音你们也领受了,又靠着站立得住;15:2并且你们若不是徒然相信,能以持守我所传给你们的,就必因这福音得救。15:3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 - 2017-10-16
  • 第二十五章 楚长风自知伤势很重_紫衣玉箫
  •   当楚长风醒转之后,不由暗自怀疑,他自知伤势很重,不相信自已还活在世上,及至听到小疯子说话,才知道自已真的没有死。随暗中提气一试,功力已恢复了大半。  楚长风猛然睁开眼睛,见一个仪态大方的老妇人站在自已面前,忙翻身爬起,仔细一看才认出是天... - 2017-11-29
  • 第三十五章 毒指肆虐_北山惊龙
  •   这一变故,来得太以兀突!青阳真人霍然站起身子,黄袍飘动,一步跨到门口,扶住青峰真人,急急问道:“师弟,你可是受了什么人暗算?”  手触处只觉得青峰真人全身不住的痉挛,似已出声不得!  青阳真人长眉紧蹩,默默伸出右手,按上青峰人后背。青峰... - 2017-12-14
  • 第十五章 在少室西麓是登封首富张百忍的别墅_东风传奇
  •   西山别墅,在少室西麓,是登封首富张百忍的别墅。  少室西麓,整片山坡,都用青石围墙围了起来,围墙足有三丈来高,远远望去,气势几乎不下登封县城。  西山别墅除了正屋,各处林木之间,依照地形,还盖了不少亭台阁楼,经过许多依靠财势的清客文人,... - 2017-12-16
  • 第十五章 欢喜冤家_须弥怪客
  •   柳媚一睁开眼睛,发现旭日高照,风和日暖。  她赶忙一翻身坐起,正好看到沈雪珠、董雪雁和她一样,似乎也刚坐起来。  三人同时发出一声:“咦,你……”  刚说个“你”又都停下了。  柳媚道:“奇怪,这是曲江池畔,我们怎么睡在这儿?”  沈雪... - 2017-12-16
  • 第二十五章 巧言令色鲜矣仁_北山惊龙
  •   毕玉麟忙道:  “吕兄人呢?”  吟香道:  “少庄主曾吩咐小婢,待会再来。”  说着引了毕玉麟走进卧室。  房中布置考究,除了锦榻绣被,靠窗还有一张紫檀书案,玉轴牙签,琳朗满目,壁洞挂着名人书画,和许多精致古玩。  正中高悬一盏八角琉... - 2017-12-12
  • 第十五章 南山张罗_北山惊龙
  •   通天教主郝寿臣,眼看鸠面神翁业已飞走,自己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也双脚一顿,匆匆飞起!  刹那之间,这座被炸得满地石砾,面目全非的七星岩洞,只剩了毕玉麟等三人。  辛文吁了口气,道:“这鸠面老贼的飞刀,当真厉害!”  珠儿收起盘珠剑,恨恨... - 2017-12-11
  • 第十五章 祸起萧墙_梵林血珠
  •   萧强带湛蓝到碧痕庄盘桓,意在把湛蓝交回到她父母身边,自己好对付变故。  这一点,他没有明说。  据王耀祖猜测,与他交手的和尚可能是惩善禅师。他从不认识这么一个和尚,怎么会无缘无故来飞鸿庄较技呢?  这和尚武功之高,实属罕见。  他估计,... - 2017-12-07
  • 第二十五章 泰山风云_梵林血珠
  •   一  冬去春来,时光匆匆。  陈野和三个老儿于二月末,赶到了洛阳东郊铁扇先生陶荣的宅第。  铁肩先生家是个四合院,只见大门紧闭,院中炊烟袅袅。  太阳西斜,快要沉入山谷,一片晚霞,为绿色的山峦披红挂绿,晚归的农人,驱赶着摇头晃脑的水牛,... - 2017-12-08
  • 第十五章 担代不坚固人的软弱_圣经
  • 15:1我们坚固的人应该担代不坚固人的软弱,不求自己的喜悦。15:2我们各人务要叫邻舍喜悦,使他得益处,建立德行。15:3因为基督也不求自己的喜悦。如经上所记:“辱骂你人的辱骂都落在我身上。”15:4从前所写的圣经都是为教训我们写的,叫我们... - 2017-10-13
  • 第二十五章 祭司长和犹太人的首领向他控告保罗_圣经
  • 25:1非斯都到了任,过了三天,就从凯撒利亚上耶路撒冷去。25:2祭司长和犹太人的首领向他控告保罗,25:3又央告他,求他的情,将保罗提到耶路撒冷来,他们要在路上埋伏杀害他。25:4非斯都却回答说:“保罗押在凯撒利亚,我自己快要往那里去。”... - 2017-10-10
  • 第十五章 葡萄树比别样树有什么强处_圣经
  • 15: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15:2“人子啊,葡萄树比别样树有什么强处?葡萄枝比众树枝有什么好处?15:3其上可以取木料作什么工用?可以取来作钉子挂什么器皿吗?15:4看哪,已经抛在火中当作柴烧,火既烧了两头,中间也被烧了,还有益于工用吗?... - 2017-09-15
  • 第二十五章 说预言攻击他们_圣经
  • 25: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25:2“人子啊,你要面向亚扪人说预言攻击他们,25:3说:你们当听主耶和华的话。主耶和华如此说:我的圣所被亵渎,以色列地变荒凉,犹大家被掳掠,那时,你便因这些事说:‘阿哈!’25:4所以我必将你的地交给东方人为... - 2017-09-15
  • 第四十五章 使列国降伏在他面前_圣经
  • 45:1我耶和华所膏的居鲁士,我搀扶他的右手,使列国降伏在他面前。我也要放松列王的腰带,使城门在他面前敞开,不得关闭。我对他如此说:45:2“我必在你前面行,修平崎岖之地。我必打破铜门,砍断铁闩。45:3我要将暗中的宝物和隐密的财宝赐给你,... - 2017-09-07
  • 第四十五章 忧愁加在我的痛苦上_圣经
  • 45:1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第四年,尼利亚的儿子巴录将先知耶利米口中所说的话写在书上。耶利米说:45:2“巴录啊,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说:45:3‘巴录(原文作“你”)曾说:哀哉!耶和华将忧愁加在我的痛苦上,我因唉哼而困乏,不得安歇。’45... - 2017-09-13
  • 第三十五章 你去见利甲族的人_圣经
  • 35:1当犹大王约西亚之子约雅敬的时候,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说:35:2“你去见利甲族的人,和他们说话,领他们进入耶和华殿的一间屋子,给他们酒喝。”35:3我就将哈巴洗尼雅的孙子、雅利米雅的儿子雅撒尼亚和他弟兄,并他众子,以及利甲全族的人,... - 2017-09-12
  • 第六十五章 素来没有访问我_圣经
  • 65:1“素来没有访问我的,现在求问我;没有寻找我的,我叫他们遇见;没有称为我名下的,我对他们说:‘我在这里!我在这里!’65:2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他们随自己的意念行不善之道。65:3这百姓时常当面惹我发怒,在园中献祭,在坛(原文... - 2017-09-07
  • 第二十五章 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第四年_圣经
  • 25:1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第四年,就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元年,耶和华论犹大众民的话临到耶利米。25:2先知耶利米就将这话对犹大众人和耶路撒冷的一切居民说:25:3“从犹大王亚们的儿子约西亚十三年直到今日,这二十三年之内,常有耶和华的... - 2017-09-11
  • 第三十五章 向西珥山发预言攻击他_圣经
  • 35:1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35:2“人子啊,你要面向西珥山发预言攻击他,35:3对他说,主耶和华如此说:西珥山哪,我与你为敌,必向你伸手攻击你,使你荒凉,令人惊骇。35:4我必使你的城邑变为荒场,成为凄凉,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35:5因... - 2017-09-17
  • 第四十五章 你们拈阄分地为业_圣经
  • 45:1“你们拈阄分地为业,要献上一份给耶和华为圣供地,长二万五千肘,宽一万肘。这份以内,四围都为圣地。45:2其中有作为圣所之地,长五百肘,宽五百肘,四面见方。四围再有五十肘为郊野之地。45:3要以肘为度量地,长二万五千肘,宽一万肘。其中... - 2017-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