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算命先生(1)_剑啸凤鸣

  •   夜幕徐徐降下,大街上灯火如群星璀灿,照得四处通亮,人群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热热闹闹。万古雷在巷口墙下的阴影中朝外窥望。和往常一样,有来往的人,有三三两两站在道旁嗑家常的闲人,看不出有什么异状,也见不到什么扎眼人物,不禁十分纳闷。

      下午他与公冶娇分手后便回到家去见父亲,把春桃说的全说了,爹爹不禁大骇。若真是锦衣卫的头目与万家作对,万家不仅倾有荡产,还要断子绝孙。于是爹爹要他投效皇太孙,说只要受到皇太孙的任用,何惧锦衣卫加害。至于投效某一位王爷,不如投效皇太孙,因此不必再议。此外,为防万一,爹爹欲将财物转移出京师,并将生意往北移向太原、北平二府,如果在京师立不住脚,也可有容身之地。他完全赞同爹爹的举措,至于投效皇太孙一事,刻不容缓,他决定今夜等公冶勋来后再说。议完事,他到厨房探望罗斌、梁建勋,从有人下毒后,二人就日夜守在这儿。之后他回到卧室练功打坐。晚饭后便在府中走动,叮嘱仆役们做完事便回房早睡,不要点灯。回到竹梅居时,他楼上的屋里居然点着灯,惊得他一跃上楼,只见室中无人,但桌上却用镇纸压着一张便笺。低头一看,上面写道:“小子,你居然到处晃悠,浑不知凶煞已找上门,速去巷口匿身,当见找你的人亮相。”除了这两行字,并无署名。他端起烛台走到对间书房,只见砚台里墨汁犹存,毛笔也未插进笔筒,那字条分明是才写的,这留字人胆子也够大。他回到卧房,把字条儿收进怀中,吹熄了灯,越墙而出。

      可是,他在巷口张望了盏茶时分,什么也没看到,心想这留条人大概是在捉弄自己,要么就是调虎离山计,不如回去为好。

      主意打定,正欲转身,忽见人流中出现了四个头戴斗笠、遮住面孔的人,个头儿都差不多,身材粗壮结实,分着青、蓝、黑、紫四色劲装,肩头上露着兵刃把手,浑身都是杀气。街上的人连忙闪开,有的则伫足观望。这四人前头有两人引路,貌相看得清楚。粗眉大眼,方鼻阔嘴,年约三十四五,神情阴郁、目露凶光,仿佛他们走到街上来就为的是寻衅滋事。

      万古雷心中一动,纸条上说的凶煞莫非就是他们?难道他并肩走着的四人就是阴司四煞?这样一想,又赶紧盯住打量,觉得这四人杀气之重,叫人惊骇。他们并肩而来,脚步迈得一样,仿佛有根无形的绳子将他们紧紧连在一起。虽然斗笠遮住了面孔,看不见形貌,但更使人觉得诡异。他们整齐地走着,腰板挺直,肩不晃动,似乎没有人能拦得下他们。

      正观察着,只见六人已朝福寿巷来。

      突然,从街边人丛中挤出来个瘦枯的杂耍艺人。只见他两手不停地动着,右手抛起一个黑球,左手立即递给右手一个紫球,还有一青一蓝两个圆球在空中。这四个圆球依次被他接到一只手上再递给另一只手抛到空中,没一个球掉到地上来,招引得道旁闲人齐声叫好。

      杂耍汉子似乎十分得意,边抛球接球走到了街心,迎面挡住了给四个截斗笠汉子引路的两个大汉,使他们只好停下步子。

      “滚开!大街上是你耍技的地方吗?”一个大汉气呼呼喝道。

      杂耍艺人满脸肮脏,看不清面貌,只听他答道:“大路宽宽,各走一边,莫挡人财路。”

      口中说着,手上却忙个不停,四只彩球轮番流星般在他头上转,煞是好看,引来阵阵彩声,他索性站住不动,把彩球抛得更快。

      大汉怒吼道:“死囚你活腻了,滚!”

      杂耍艺人嘴不示弱:“你才活腻了哩,匆匆忙忙往阴司地府去,赶去投胎吗?”

      大汉牛吼一声,提起斗大个拳头,兜头砸了过去。这一拳,准把这瘦汉子砸死,惊得人众叫喊出声。有的叫他快跑,有的叫他让路。

      杂耍汉子“哎哟”一声,吓得往后一退,手中彩球扔了出去,直冲戴斗笠的汉子。只见第一个球未到,第二个球就赶上来直撞到第一个球上去,“波”的一声,两个球撞得爆裂而碎,里面的青色水汁和黑色水汁四处洒滴,四个戴斗笠的汉子被溅到一脸一身都是。与此同时,那蓝球和紫球在引路的两条大汉头上爆裂,他二人头上没有斗笠,更是溅得一头一脸,狼狈不堪。这一结果大出人们意料之外,一个个忍不住捧腹大笑,叫爷喊娘。

      这一瞬间,耍杂艺的汉子没了踪影。两条大汉和那戴斗笠的四个怪人自是不肯罢休,立即电掣般沿大街追了过去。

      万古雷不胜惊异,这杂耍汉子是有意挫辱这六条汉子的。他那四个彩球的颜色与四个戴斗笠的汉子所着衣服颜色一样,分明是蓄意捉弄对方的。他以两球相撞的办法,使对方防不胜防,中了圈套。彩球是猪膘所制,里面盛满色水,以内力使两球相撞破碎,水汁四溅,在猝不及防的情形下,很难躲闪开。这杂耍汉子如此有心计又如此胆大,自然是隐匿风尘的异人。那个留条在自己桌上的人并未骗人,看来与杂耍汉子是一路,似乎有相助自己之意。

      可是,为何又不肯现身相见呢?

      他沉思着回到竹梅居,看看卧室书房,没人再来过,便上床闭目打坐。一个时辰后,公冶勋等人来到,万古雷将杂耍艺人的事说了。

      方天岳道:“江湖上传闻,四煞分着青、蓝、黑、紫四色衣着,万兄所见,当是四煞。”

      正说着,季国盛父女、胡琴先生西门仪及王兆康、刘继贤等五人来到,闻听适才杂耍艺人戏弄那六人的经过后,一致认为四个戴斗笠的汉子就是阴司四煞。至于杂耍艺人及桌上的留言,大家都猜测不出是何方神圣。

      快三更时,众人按梁护院的安置,分散在院中隐藏。

      公冶勋则约万古雷到楼上卧室一谈,把任官职及奉命外出暗访的事说了。万古雷也把春桃的话复述了一遍,只隐去投奔藩王一节,以免暴露春桃等人的身份。

      公冶勋听后道:“锦衣卫权势极大,贤弟不可等闲视之。依愚兄之见,贤弟不如随愚兄效忠皇太孙,一来避祸,二来为国出力,不知贤弟意下如何?若贤弟有意,愚兄明日就到东宫晋见殿下,为贤弟请封职阶。你我兄弟在一起效忠殿下,便能朝夕相处。”

      万古雷叹气道:“并非小弟不愿与兄共事,实因家师嘱咐小弟在家候命,这事小弟曾向兄提过。如今家中遭难,老父最惧锦衣卫,也命小弟随兄共侍皇室,小弟情不得已,只好违背师训,随兄去东宫卫队效劳吧!”

      公冶勋大喜,一把抓起万古雷的手:“贤弟愿与愚兄共事,平生之愿足矣!”

      万古雷也激动地回握公治勋的手,道:“小弟执鞭相随,与兄共进退!”

      两人含笑对视,意气风发。

      公冶勋道:“今日若能与四煞一斗,贤弟决不可软手,务求一击致命。愚兄两日后便要外出,不能再助贤弟,早将四煞除去为好。”

      万古雷道:“小弟遵命。”一顿,起身走到书柜前,打开柜门,取出一个两寸长的玉观音,回到座位,道:“蒙兄赠神罡剑,小弟无以回报,将此玉观音赠兄,以保兄一路平安!”

      公冶勋接过来放在手中把玩,只见玉石温润,是上好翡翠,观音像也雕刻得栩栩如生,便道:“此乃珍宝,本不该受,但此乃弟赠之物,愚兄也就收下,见玉如见弟尔。”说着将玉揣进怀中,又道:“走,到园中巡视。”

      万古雷取了天罡剑,与公冶勋下得楼来,两人并肩从客室出来站在门外,方天岳本是在客室坐着的,连忙出来和他二人并立。灯光下,三人英气勃勃,如玉树临风,散在花坛、树后的老少英雄,不禁都在心里称赞。

      此时已经到三更,公冶勋道:“把灯笼点起,将四煞引过来,大大方方对阵吧!”

      万古雷道:“好主意。”遂大声道:“梁叔,请把灯点上,客人也快到了。”

      梁宏依言下令,眨眼间二十几盏灯笼挂在竹竿上,由人持竹竿,站在竹梅居前的室地上。季国盛、胡琴先生等人也走了出来。季兰和公冶娇、梁雅梅、余三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55326&f_id=882 - 2017-11-15
  • 第五章 算命先生(2)_剑啸凤鸣
  •   公冶娇见他问自己,高兴得要命,禁不住要笑起来,但她拼命忍住了,装作十分老练的样子,把双手一背,点头道:“有理有理!”  万古雷瞧她学大人的样,忍不住笑了。  公冶娇瞅着他:“你笑什么?”  万古雷忙道:“娇娇有见识,小兄十分高兴。”怕她... - 2017-11-15
  • 第五十三章 康熙帝穷庐布疑阵 邬先生书房论朝局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高士奇虽然不肯再回上书房,但他给皇上开的药还真灵验。半个多月以后,康熙的病情大见好转,说话清楚了,也能坐起来了。这天,他正在炕上躺着,太监来报,说八阿哥递了牌子,要进宫请安。康熙厌恶地一挥手说:“不见不见,前些日子朕要死不活的时候,别的... - 2019-01-03
  • 第五十七章 归二先生依然不动声色_东风传奇
  •   归二先生依然不动声色,只是把旱烟管挥舞得更急,使对方感觉自己已经全力以赴,技此止耳,以怠其心,实则暗藏实力,步步为营,觑伺对方破绽,功凝左手,随时准备出其不意的一击。  这一阵工夫,双方又打了十几个回合,项中豪眼看武当名宿归二先生也不过... - 2017-12-20
  • 第五章 马陵先生不会和苗飞虎有什么梁子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煞神苗飞虎?”  马陵先生从未听说过,自然不会和自己有什么梁子。  但此人外号“黑煞神”,会不会就是用“黑沙掌”,暗算徐少华的那人呢?尤其姓苗,不由使他想起坚要领教自己“云龙十八式”的苗道人来。  这就问道:  “令师是一位道长?”... - 2018-03-13
  • 第五章 劝少年人如同弟兄_圣经
  • 5:1不可严责老年人,只要劝他如同父亲,劝少年人如同弟兄,5:2劝老年妇女如同母亲,劝少年妇女如同姐妹,总要清清洁洁的。5:3要尊敬那真为寡妇的。5:4若寡妇有儿女,或有孙子、孙女,便叫他们先在自己家中学着行孝,报答亲恩,因为这在神面前是可... - 2017-10-21
  • 第五章 有苦难临到你们身上_圣经
  • 5:1嗐!你们这些富足人哪,应当哭泣、号啕,因为将有苦难临到你们身上。5:2你们的财物坏了,衣服也被虫子咬了。5:3你们的金银都长了锈,那锈要证明你们的不是,又要吃你们的肉,如同火烧。你们在这末世只知积攒钱财。5:4工人给你们收割庄稼,你们... - 2017-10-24
  • 第五章 献上礼物和赎罪祭_圣经
  • 5:1凡从人间挑选的大祭司,是奉派替人办理属神的事,为要献上礼物和赎罪祭(或作“要为罪献上礼物和祭物”)。5:2他能体谅那愚蒙的和失迷的人,因为他自己也是被软弱所困。5:3故此,他理当为百姓和自己献祭赎罪。5:4这大祭司的尊荣没有人自取,惟... - 2017-10-22
  • 第五章 必爱从神生的_圣经
  • 5:1凡信耶稣是基督的,都是从神而生,凡爱生他之神的,也必爱从神生的。5:2我们若爱神,又遵守他的诫命,从此就知道我们爱神的儿女。5:3我们遵守神的诫命,这就是爱他了,并且他的诫命不是难守的。5:4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 - 2017-10-24
  • 第五章 节外生枝(2)_情寄江湖
  •   刹那间,他愣住了,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随即双手抱拳致意,人也站了起来,迟疑地慢慢走了过去,这才看清那一桌上大半是熟人,他们也都吃惊地瞪着他。  “杨兄、沙兄、梁兄、沙姑娘、梁姑娘,久违久违!”他多少有些尴尬地念叨着。  杨正英抱拳礼说:... - 2017-10-28
  • 第五章 节外生枝(1)_情寄江湖
  •   耿牛此时也放开代总管,跟在郑风等三人身后下楼。  郑风等人一到门口,就听万古雷道:“三位随我来,别担心,有我这兄弟殿后!”  郑风回头一瞧,是帮了忙的楞头小伙子,这才明白两人是一伙的,于是毫不犹豫跟万古雷进了旅舍后院,被邀到房中就座。 ... - 2017-10-28
  • 第五章 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_圣经
  • 5:1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5:2我又看见一位大力的天使大声宣传说:“有谁配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呢?”5:3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能展开、能观看那书卷的。5:4因为没有配展开、配观看那书卷的,我就大哭... - 2017-10-26
  • 第五章 好像夜间的贼一样_圣经
  • 5:1弟兄们,论到时候、日期,不用写信给你们,5:2因为你们自己明明晓得,主的日子来到,好像夜间的贼一样。5:3人正说平安稳妥的时候,灾祸忽然临到他们,如同产难临到怀胎的妇人一样,他们绝不能逃脱。5:4弟兄们,你们却不在黑暗里,叫那日子临到... - 2017-10-19
  • 第五章 作基督受苦的见证_圣经
  • 5:1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5:2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5:3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 - 2017-10-24
  • 第五章 在天上永存的房屋_圣经
  • 5:1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5:2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5:3倘若穿上,被遇见的时候就不至于赤身了。5:4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并非愿意脱下这... - 2017-10-19
  • 第五章 到了犹太人的一个节期_圣经
  • 5:1这事以后,到了犹太人的一个节期。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5:2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门有一个池子,希伯来话叫作毕士大,旁边有五个廊子。5:3里面躺着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许多病人。(有古卷在此有“等候水动,5:4因为有天使按时下池子搅动那... - 2017-10-05
  • 第五章 耶稣站在革尼撒勒湖边_圣经
  • 5:1耶稣站在革尼撒勒湖边,众人拥挤他,要听神的道。5:2他见有两只船湾在湖边,打鱼的人却离开船洗网去了。5:3有一只船是西门的。耶稣就上去,请他把船撑开,稍微离岸,就坐下,从船上教训众人。5:4讲完了,对西门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 - 2017-10-03
  • 第五章 他们来到海那边格拉森人的地方_圣经
  • 5:1他们来到海那边格拉森人的地方。5:2耶稣一下船,就有一个被污鬼附着的人从坟茔里出来迎着他。5:3那人常住在坟茔里,没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铁链也不能。5:4因为人屡次用脚镣和铁链捆锁他,铁链竟被他挣断了,脚镣也被他弄碎了。总没有人能制伏... - 2017-10-02
  • 第五章 同他的妻子撒非喇卖了田产_圣经
  • 5:1有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同他的妻子撒非喇卖了田产,5:2把价银私自留下几份,他的妻子也知道,其余的几份拿来放在使徒脚前。5:3彼得说:“亚拿尼亚,为什么撒但充满了你的心,叫你欺哄圣灵,把田地的价银私自留下几份呢?5:4田地还没有卖,不... - 2017-10-07
  • 第五章 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_圣经
  • 5:1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5:2我们又藉着他,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并且欢欢喜喜盼望神的荣耀。5:3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5:4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5:5盼望不至... - 2017-10-11
  • 第五章 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_圣经
  • 5:1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5:2我保罗告诉你们,若受割礼,基督就与你们无益了。5:3我再指着凡受割礼的人确实地说,他是欠着行全律法的债。5:4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 - 2017-10-19
  • 第五章 凤求凰_血染枫红
  •   一早,毛一子和罗银凤果然来到,四人遂在房中长谈。  毛一子不善言辞,便由罗银凤讲述了崆峒派遭劫的经过,以及师兄妹二人的行止。  原来,崆峒派掌门通玄子,是位武功深湛,然而脾气暴躁的老人。他经年不问派务,却潜心钻研师门至宝太清混元一气功秘... - 2017-11-11
  • 第五章 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_圣经
  • 5:1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这样的淫乱连外邦人中也没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5:2你们还是自高自大,并不哀痛,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5:3我身子虽不在你们那里,心却在你们那里,好像我亲自与你们同在,已经判断了行这事的人。5:4... - 2017-10-14
  • 第五章 好像蒙慈爱的儿女一样_圣经
  • 5:1所以你们该效法神,好像蒙慈爱的儿女一样。5:2也要凭爱心行事,正如基督爱我们,为我们舍了自己,当作馨香的供物和祭物献与神。5:3至于淫乱并一切污秽,或是贪婪,在你们中间连提都不可,方合圣徒的体统。5:4淫词、妄语和戏笑的话都不相宜,总... - 2017-10-19
  • 第五章 飞刀逞凶_引剑珠
  •   穿云弩李元同浓眉一轩,翻腕拔出长剑,随手一抡,划起一道银虹,喝道:“站住,在下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黑衣女子对她身前划起的森森寒锋,依然视若无睹,举步缓缓行来。  穿云弩李元同行走江湖,却从未遇到这等镇静的人,连剑锋快要划到面前,... - 2017-12-29
  • 第五章 初悟迷藏_翠莲曲
  •   耳中也同时听到公孙泰嘿嘿冷笑,百忙之中,蓦地功运两臂,右腕一震,如钩左手,直逼公孙泰前胸。  他这一手。正是归驼子“铁掌银钩”中的绝招!  方玉琪对自己能否挣得脱对方掌握,并没半点把握,那知内劲突发,公孙泰只觉方玉琪握剑右腕突然扩张,自... - 2017-12-20
  • 第五章 江湖四英_须弥怪客
  •   萧笛挟着他的布口袋,在长安西市找了间客栈住下。  追坂魂莫成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喂,你跟着我干什么?”萧笛不止一次问他,“走你的路去吧!”  “哎哟,萧老爷子,我不跟着你跟谁?天玄会随时会要了我的命,老爷子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佛说:‘... - 2017-12-16
  • 第五章 庄丁给谷飞云沏了一壶茶_东风传奇
  •   孟君杰走出,一名庄丁给谷飞云沏了一壶茶送上。  许铁棠急着问道:  “谷少侠见到金母,一定也见到小女了,她好吗?”  谷飞云道:  “许庄主,在下晋见金母,但没见到令媛。”  许铁棠一怔,问道:  “怎么?金母没让小女和谷少侠见面吗?”... - 2017-12-15
  • 第五章 天门传人_北山惊龙
  •   姓毕的,江湖上倒不多见,从前……唔,唔,从前好像有一个姓毕的剑客,叫做毕……毕……”  毕玉麟忙道:  “老人家,你可是说屠龙剑客毕绍德?”  对屋老人唔道:  “不错,不错,就是屠龙剑客毕绍德!小娃儿,你听谁说过?”  毕玉麟道:  ... - 2017-12-10
  • 第五十五章 谷飞云突觉一道奇大的压力_东风传奇
  •   但就在此时,谷飞云突觉一道奇大的压力,撞到身后,这一撞,力道奇猛,几乎把自己护身“紫气”险险震散,也把他一个身子震得往前冲出去了三步,才行站住,急忙一个轻旋,转过身去,背后站着自己父亲和丁易二人,那有人偷袭?  心中立时明白,自己施展“... - 2017-12-20
  • 第五章 初露锋芒_彩虹剑
  •   范子云转过身去,红着脸道:“恭喜姑娘,已经脱险了。”  紫玉伸手从脸上揭下一张面具,她美丽的脸上,一片娇红,双膝一屈,朝范子云盈盈拜了下去,说道:“范公子果然是仁心君子,今晚救了小婢一命,小婢无以为报,给你叩头。”  范子云放下吸铁石,... - 2017-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