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许三观把二乐和三乐叫到跟前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第二天,许三观把二乐和三乐叫到跟前,对他们说:

      “我只有你们两个儿子,你们要记住了,是谁把我们害成这样的,现在家里连一只凳子都没有了,本来你们站着的地方是摆着桌子的,我站着的地方有两只箱子,现在都没有了,这个家里本来摆得满满的,现在空空荡荡,我睡在自己家里就像是睡在野地里一样。你们要记住,是谁把我们害成这样的……”

      两个儿子说:“是方铁匠。”

      “不是方铁匠,”许三观说,是何小勇,为什么是何小勇?何小勇瞒着我让你们妈怀上了一乐,一乐又把方铁匠儿子的脑袋砸破了,你们说是不是何小勇把我们害的?“

      两个儿子点了点头。”所以,“许三观喝了一口水,继续说,”你们长大了要替我去报复何小勇,你们认识何小勇的两个女儿吗?认识,你们知道何小勇的女儿叫什么名字吗?不知道,不知道没关系,只要能认出来就行。你们记住,等你们长大,你们去把小勇的两个女儿强xx了。“

      许三观在自己空荡荡的家里睡了一个晚上之后,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说什么也要把被方铁匠搬走的再搬回来,

      于是他想到卖血了,想到十年前与阿方和根龙去卖血的情景,今天这个家就是那一次卖血以后才有的,现在又需要他去卖血了,卖血挣来的钱可以向方铁匠赎回他的桌子,他的箱子,还有所有的凳子……只是这样太便宜何小勇了,他替何小勇养了九年的儿子,如今还要去替何小勇的儿子偿还债务。这样一想他的心就往下沉了,胸口像是被堵住一样,所以他就把二乐和三乐叫到了跟前告诉他们何小勇有两个女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年以后,他要二乐和三乐十年以后去把何小勇的女儿强xx了。

      许三观的两个儿子听说要去强xx何小勇的女儿,张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许三观问他们:”你们长大以后要做些什么?“

      两个儿子说:”把何小勇的女儿强xx了。“

      许三观哈哈哈哈地大笑起来,然后他觉得自己可以去卖血了。他离开了家,向医院走去。许三观是在这天上午作出这样的决定的,他要去医院,去找那个几年没有见过了的李血头,把自己的袖管高高卷起,让医院里最粗的针扎到他胳膊上最粗的血管里去,然后把他身上的血往外抽,一管一管抽出来,再一管一管灌到一个玻璃瓶里。他看到过自己的血,浓得有些发黑,还有一层泡沫浮在最上面。

      许三观提着一斤白糖推开了医院供血室的门,他看到李血头坐在桌子后面,穿着很脏的白大褂,手里拿着一张包过油条的报纸,报纸仿佛在油里浸过似的,被窗户上进来的阳光一照,就像是一张透明的玻璃纸了。

      李血头放下正在看着的报纸,看着许三观走过来。许三观把手里提着的一包白糖放在他面前,他伸手捏了捏白糖,然后继续看着许三观:许三观笑嘻嘻地在李血头对面坐下来,他看到李血头脑袋上的头发比过去少了很多,脸上的肉倒是比过去多了,他笑嘻嘻地说:”你有好几年没来我们厂买蚕蛹了。“

      李血头点点头说:”你是丝厂的?“

      许三观点着头说:”我以前来过,我和阿方、根龙一起来的,我很早就认识你了,称就住在南门桥下面,你家里人都还好吧?你还记得我吗?

      李血头摇摇头说:“我记不起来了、到我这里来的人多,一般都是别人认识我,我不认识别人。你刚才说到阿方和很龙,这两个人我知道,三个月前他们还来过,你什么时候和他们一起来过?”

      “十年前。”

      “十年前?”李血头往地上吐了一口痰,他说:“十年前来过的人我怎么记得住?我就是神仙也不会记得你了。”

      然后李血头把两只脚搁到椅子上,他抱住膝盖对许三观说:

      “你今天是来卖血?”许三观说:“是。”

      李血头又指指桌子上的白糖:“送给我的?”

      许三观说:“是。”

      “我不能收你的东西,”李血头拍了一下桌子说,“你要是半年前送来,我还会收下,现在我不会收你的东西了。上次阿方和根龙给我送了两斤鸡蛋来,我一个都没要,我现在是共产发员了,你知道吗?我现在是不鱼群众一针一线。”

      许三观点着头说:“我一家有五口人,一年有一斤白糖的票,我把今年的糖票一下子全花出去,就是为了夹孝敬你……”

      “是白糖?”

      李血头一听是白糖,之级巴桌上的白糖拿在了手里,打开来一看,看到了亮晶晶的白糖,李血头说:

      “白糖倒是很珍贵的,。”

      说春李血头往手里倒了一些白糖,看着白糖说:

      “这白糖就是细嫩,像是小姑娘的皮肤,是不是?”

      说完,李血头伸出舌头将手上的白糖舔进了嘴里,眯着眼睛品尝了一会后,将白糖包好还给许三观。许三观推回去:

      “你就收下吧。”

      “不能收下,”李血头说,“我现在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了。”

      许三观说:“我专门买来孝敬你,你不肯收下,我以后送给谁?”

      “你国着自己吃。”李血头说。

      “自己哪舍得吃这么好的糖,这白糖就是送人的。”

      “说得也对,”李血头又把白糖拿过来,“这么好的白槽自己吃了确实可惜,这样吧,我再往自己手心里倒一点,”

      李血头又往手里倒了一些白糖,伸出舌头又舔进了嘴里。李血头嘴里品尝曹白糖,手将白糖推给许三观,许三观推还给李血头:

      “你就收下吧,我不说没有人会知道。”

      李血头不高兴了,他收起脸上的笑容说:

      “我是为了不让你为难,才吃一点你的白糖,你不要得尺进丈。”

      许三观看到李血头真的不高兴了,就伸手把白糖拿了过来说卜

      “那我就收起来了。”

      李血头看着许三观把白糖放进了口袋,他用手指敲着桌于间:

      “你叫什么名字?”

      “许三观。”

      “许三观?”李血头敲着桌子,“许三观,这名字很耳熟……”

      “我以前来过。”

      “不是,”李血头摆了摆手,“许三观?许三……噢!”

      李血头突然叫了起来,他哈哈笑着对许三观说:

      “我想起来了,许三观就是你?你就是那个乌龟。”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48-933.html - 2018-02-07
  • 第十八章 远上少林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心善大师的职掌是接待宾客,虽非罗汉堂专司各大门派的联系事宜,但也每日都有武林中人接触,对江湖上的知名人物莫不了如指掌,此刻听二人自报名号,却是从未听人说道。  但他究竟不愧是少林寺的知客堂老座了,并不因对方二人名不见经传就忽略过去。相反... - 2018-05-17
  • 第十七章 铜脚道人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铜脚道人含笑问道:“少施主不妨说说看,贫道的声音像谁?”  楚秋帆道:“很像武当清尘道长……”  “哈哈!”铜脚道人忽然大笑一声道:“少施主再看看贫道像不像清尘子?”  楚秋帆心头不由得一沉,眼前这位面貌奇丑的铜脚道人会是武当清尘道长?... - 2018-05-17
  • 第十五章 奇案难明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薛天游和皮刀孟不假、东海双雄(乐氏兄弟)、智善大师,宋仰高等人均是旧识,一一拱手为礼,一面说道:“盟主,二位乐兄,宋兄来得正好,盟主高徒楚少侠……”  裴元钧没待他说下去,一摆手道:“薛兄,孽徒早经兄弟逐出门墙,并经通告各大门派。  裴... - 2018-05-17
  • 第十九章 别有诡谋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当下掷去手中兰草,再掠到第二盆前面,伸手一拔,依然并没有兰根,心头一怔,暗道:“莫非那马天风知道我要来找金沙兰的根,故意把兰根切去,不让我得到解药?”他自然不肯就此甘休,一连把四盆兰草全拔了起来,果然全都没有根部!  “看来只有去... - 2018-05-17
  • 第十六章 儿女柔情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这声音虽轻,却就在她们不远。  白衣罗刹耳目何等灵敏,一下放开小师妹,迅疾转过身去,叱道:“什么人?”纵目看去,树林深处,枝柯交叉,既没一点风声,也不见枝叶浮动,就是没看到半点人影。但刚才那声极轻的叹息,明明出于人口,明明就在自己身侧不... - 2018-05-17
  • 第十二章 许三观卖了血以后没有马上把钱给方铁匠送去_许三观卖血记_
  •   许三观卖了血以后,没有马上把钱给方铁匠送去,他先去了胜利饭店,坐在靠窗的桌前,他想起来十年前第一“次卖血之后也是坐在丫这里,他坐下来以后拍着脑袋想了想,想起了当年阿方和根龙是拍着桌子叫莱叫槽的,于是他一只乎伸到了桌子上,拍着桌子对跑堂的... - 2018-02-07
  • 第十四章 许三观想起了辫子垂到腰下的林芬芳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想起了林芬芳,辫子垂到腰下的林芬芳  嫁给了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生下一男一女,然后开始发胖了,一年比一年胖,林芬芳就剪掉了辫子,留起了齐耳短发。  许三观看着她的脖子变短了,肩膀变粗了,看着她的腰变得看不清楚了,看着她手指上的肉如何... - 2018-02-07
  • 第十五章 许三观从林芬芳家里出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从林芬芳家里出来,仿佛是从澡堂里出来似的身上没有了力气,他在夏日的阳光里满头大汗地走完了一条大街,正要拐进一条街时,看到有两个戴着草帽挑着空担子的乡下人向他招手,叫着他的名字。他们就站在街道的对面,他们问许三观:  “你是不是许三... - 2018-02-07
  • 第十四章 白衣罗刹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她出言尖刻,说得太真道人老脸不期一红,期期的道:“只不知此子究系何人?”  宋秋云道:“他叫唐宝琦,外号黄鼠狼,乃是四川唐门的逐徒,因为精于用毒,一向无恶不作,他……他是个万恶淫贼!”  “无量寿佛!”太真道人轻轻叹息一声说道:“万恶淫... - 2018-05-17
  • 第十三章 连遇险境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宋秋云被他说得脸上一热,但自己穿了男装,自然不好说要单独住一间房子。  这时另一个僧人送上两盏香茗,合十问道:“二位施主想必还没用膳,可要小僧到厨下去准备一席素斋?”  楚秋帆点点头道:“如此甚好,那就麻烦大师父了。”  那僧人合十退去... - 2018-05-17
  • 第十二章 群魔同授首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司马纶经毒郎中提起师门旧恨,虽知是毒郎中故意挑拨,但也不禁被地说中了心事,回头看去。  原来这一阵工夫,天杀星翁得奎、寿星寿比南、天机星陆机等三人连遇险把,被颀长蒙面人(石东华)一支长剑逼得团团乱转。  中等身材蒙面人一柄长剑矫若神龙、... - 2018-05-15
  • 第十一章 投鼠亦忌器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是……是……”金财神道:“他开口要十两黄金,才能配制,也是陆连奎经手的。”  尹剑青问道:“那走方郎中呢?人在何处?”  金财神尴尬一笑,说道:“尹少兄,你找不到他了。”  尹到青道:“他到哪里去了?”  金财神道:“老朽一生行事谨慎... - 2018-05-15
  • 第十三章 一柱擎天惊死郎_妖女十八招_故事大全
  •   原来,潘虹看见了一个大棒棰!  超级大棒棰!  那根大棒棰,可以列入金氏纪录里。  那根大棒棰长在人身上。  长在一个三十来岁,魁梧的壮汉的身上。  足足有七寸长左右。  他正抱着方天娜在亲嘴。  方天娜一面亲。  一面伸手玩弄着他的大... - 2018-05-14
  • 第十章 蓬门疗伤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白衣少女锁拢着两条眉毛,眼睛闭得紧紧的,娇躯也有轻微的颤动。她等了一会,依然不见动静,不觉睁开眼来,看到楚秋帆望着自己,怔怔的出神,羞得啐了一口,催道:“你还不快些动手?”  楚秋帆一惊,一时顾不得避嫌,双手使劲把绷得紧紧的内衣扣子一颗... - 2018-05-16
  • 第十九章 许玉兰嫁给许三观已经有十年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玉兰嫁给许三观已经有十年,这十年里许玉兰天天算计着过日子,她在床底下放着两口小缸,那是盛米的缸。在厨房里还有一口大一点的米缸,许玉兰每天做饭时,先是揭开厨房里米缸的木盖,按照全家每个人的饭量,往锅里倒米:然后再抓出一把米放到床下的小米... - 2018-02-07
  • 第十二章 揭穿奸谋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道:“道长但请放心,老道长只是被毒气所迷,中毒应该不深,服了解毒药丸自可无事。至于尚未回山,也许是访友去了。”  云鹤道人打了个稽首道:“多谢楚施主。”  楚秋帆拱拱手道:“道长好说,在下这就告辞了。”  云鹤道人又朝二人打了个稽... - 2018-05-17
  • 第十一章 田舍夫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宋秋云道:“婆婆的七修针虽然落在地上,但只要她衣袖震动,地上的针仍可飞射起来伤人。她这一手真厉害!”  正在和田舍翁拚斗的太真道人,眼看三师弟被缝穷婆制住,心头又惊又恐,突然舍了田舍翁,身形凌空飞扑过来,落到玉真道人的身侧。定眼瞧去,只... - 2018-05-17
  • 第十八章 谁也没有自己的田地了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对许玉兰说:“今年是一九五八年,人民公社,大跃进,大炼钢铁,还有什么?我爷爷,我四叔他们村里的田地都被收回去了,从今往后谁也没有自己的田地了,田地都归国家了,要种庄稼得向国家租田地,到了收成的时候要向国家交粮食,国家就像是从前的地... - 2018-02-07
  • 第十章 方铁匠要许三观把钱给医院送去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方铁匠找到许三观,要他立刻把钱给医院送去,方铁匠说:  “再不送钱去,医院就不给我儿子用药了。”  许三观对方铁匠说:“我不是一乐的爹,你找错人了,你应该去找何小勇。”  方铁匠问他:“你是什么时候不做一乐的爹了?是一乐打伤我儿子以前?... - 2018-02-07
  • 第十章 财帛动人心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司马纶道:“据先师说金窖就在这座大殿之下,要移开石香炉,才能下去。”  地鼠隗七耸着肩道:“我的天,这座石香炉,怕不有上千斤重,凭咱们几个人还移不开呢!”  金财神道:“头儿,十一哥他们全在古墓外守护,要不去……”  “他们守护墓外,不... - 2018-05-15
  • 第十章 不共戴天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心头一震,褚璇姑愤怒的道:“你胡说,我爹和许三叔义共生死,岂会:……”  青衣女郎没待她说完,冷冷的道:“小姐,我一点也不胡说,不但许占奎是你父亲暗下的毒手,就是铁拳姜全也是他杀害的。”  褚璇姑尖叫道:“我不要听,许大哥,她说的... - 2018-05-18
  • 第二十八章 许三观让二乐躺在家里的床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让二乐躺在家里的床上,让三乐守在二乐的身旁,然后他背上一个蓝底白花的包裹,胸前的口袋里放着两元三角钱,出门去了轮船码头。  他要去的地方是上海,路上要经过林浦、北荡、西塘、百里、通元、松林、大桥、安昌门、靖安、黄店、虎头桥、三环洞... - 2018-02-09
  • 百鸟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很久以前,有一位技艺高超的木匠,几十年来做出了九百九十九张床。木匠心里有个愿望为妈妈做一张像样的床。人们都说南山上有棵宝树,用宝树做的床就是宝床。于是,木匠决定前往南山,伐宝树做宝床。  木匠带着工具向南山走去,路越来越难走,山也越来越... - 2018-05-09
  • 新卖火柴的小女孩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女孩是个孤儿,除了父母留下的火柴,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下雪了,小女孩想,这么冷的天,大家都要取暖,应该有人需要火柴吧。于是,她出了门。  小女孩走了好多地方,一根火柴也卖没出去,她失望地靠在一家的门柱上。她用火柴棍在地上拼房子,她... - 2018-05-09
  • 偷苹果的刺猬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果园里飘香,刺猬经过,看到满园又红又大的水果,刺猬的口水已经流出来了,趁着果园里四下无人,刺猬赶紧溜到果园里,不一会刺猬的背上就扎满了又红有大的苹果,正当刺猬摘的高兴时,果园的主人象伯伯回来了,象伯伯刚好看见了刺猬正在偷自己的苹果,生气... - 2018-05-09
  • 聪明和愚蠢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小镇上住着一个非常富有,但是却很愚蠢自私的人。  还有一个非常贫穷,但却有着善良的心和聪明智慧的人。  富有却愚蠢的人因为贪婪的欲望想拥有更多的钱,而贫穷却聪明的人因为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而需要钱!  两个人同时请求神... - 2018-05-09
  • 海神的来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座孤岛上,渔夫和她的妻子每天以捕鱼来维持生活,每天早上渔夫都会早早的下海去捕鱼,今天也一样,到了夜晚,渔夫还是没有回来,渔夫的妻子非常担心,因为今夜的天气不太好。  终于在妻子的期盼中看到了渔夫的身影,渔夫回到家中,手里似乎多了个箱... - 2018-05-09
  • 巫婆的魔法苹果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自从白雪公主吃了坏巫婆的毒苹果之后,巫婆家族的声誉就被毁掉了,所有的人都认定巫婆是个心地不善良的家伙,这让住在森林里的乐乐巫婆很不高兴,乐乐婆是一个善良开心的巫婆,可以因为这件事乐乐巫婆不在笑了。  乐乐巫婆觉的这样不行,他必须想一个办... - 2018-05-09
  • 火柴姑娘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火柴姑娘每天躺在火柴盒子里,他不愿意再被人随意划取夺去生命,她想掌握自己的命运,于是它逃了出来,火柴姑娘快乐的唱着歌,她觉得现在的自己是最幸福的。  寒冷的冬天一只小兔子焦急的在雪地里找来找去,火柴姑娘问小兔子说:“请问你在找什么?我可... - 2018-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