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神秘帮会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董百川怒喝道:“小子,你是找死!”

      白髯青袍老人摇手道:“董护法不用和他多说,他既然向本座挑战,本座就让他见识见识。”

      董百川连连应“是”,心中暗暗奇怪,忖道:“这位杀人不眨眼的坛主,今天怎么会有如此好说话了?”

      白髯青袍老人目光一抬,朝薛少陵道:“你要和本座如何比法?”

      薛少陵大声道:“拳掌兵刃,悉听尊便。”

      白髯青袍老人微哂道:“你只要接得住本座一掌,本座就放你生离此地。”

      薛少陵凛然接道:“在下若是胜了,要你立时释放南岳观主和玉真子,大通大师三人,你答应不答应?”

      白髯青袍老人沉声道:“胡说,南岳观主和玉真道兄,大通大师,早已下山去了。”

      薛少陵大怒道:“他们明明被你关在左厢之中。”

      白髯青袍老人平静的道:“你不信只管先去瞧瞧,董护法,你陪他去,不让他亲眼目堵,还当咱们截留武林同道了。”

      董百川躬身应“是”,回头阴笑道:“请随老朽来。”

      薛少陵岂肯相信他们鬼话,同时也正想瞧瞧南岳观主三人此刻不知如何了?这就冷冷道:“你只管请先。”

      董百川果然返身朝厢下走去。

      两人跨下右阶,走近左厢,董百川脸露橘笑,举手推开厢房木门,当先走了进去。

      薛少陵怕他暗中偷袭,手横竹萧,功布全身,昂然走了进去。但见这间黝黑不见天光的厢房,方才只是一间空屋,但此刻竟然完成变了!窗明几净,雕案锦墩,壁问还悬挂起名家字画。紫擅高脚花盆架上,幽兰吐芳。

      分明是一间布置幽雅的客室,那里还有身中剧毒,跌坐在地上的南岳观玉、玉真子、大通大师三人的影子?”

      薛少陵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看错了;但这间厢房,明明就是方才囚禁自己四人的屋子。

      他心头疑云重重,怔在那里,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窒百川阴笑一声,道:“你现在相信了吧?”

      青天白日,薛少陵当真像遇上了鬼魅一般,这间窗明几净,陈设雅致的厢房,在他眼中,也顿有阴森诡秘之感!

      他长长的吸了口气,心中暗道:“南岳观主等人,分明已被他们运走了,这是极大的阴谋,自己当真可得小心!”

      一面厉声喝道:“南岳观主三人,被你们藏到那里去了?”

      董百种阴声道:“坛主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南岳观主他们早已下山去了!”

      薛少陵怒哼一声,回身出屋,直向厅上瞧去。

      白髯青袍老人瞧他回入厅来,冷冷的道:“本座没骗你吧?”薛少陵大怒道:“你们这些恶魔……”

      话到一半,突然,他目光一瞥,发现方才还坐在大厅右角地上,瞑目调息的一笔阴阳张果老,此刻也已不知去向?心头不觉猛然一震,急急问道:“张果老呢?”

      白髯青袍老人淡淡的道:“走了!”

      薛少陵目射xx精芒,大声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白髯青袍老人低嘿道:“他走还要告诉你么?”

      薛少陵仰天大笑一声道:“在下不是三岁孩子,你们这些鬼蜮伎俩,就能瞒得过我吗?”

      白髯青袍老人道:“本座视天下武林如无物,何用瞒你?”

      薛少陵心中大怒,大喝道:“你给我下来,咱们手底下见见高低。”

      白髯青袍老人缓缓从椅上站起,说道:“你既然坚持要我本座动手,本座就成全你的心愿吧!”

      他这一站起,站在他左右的四名白袍老者,齐齐欠身,状极恭敬。

      薛少陵心头暗想:“这四名老者面目深沉,始终一语不发,凭自己观察,武功似乎还在天狼爪董百川之上,今日这一战,除非能胜过白髯青袍老人,否则后果就不堪设想……”

      白髯青袍老人履声鲁鲁,缓步走来,一双晶莹目光,只是盯在薛少陵脸上,徐徐问道:

      “你脸上易过容么?”

      薛少陵和他目光一对,心头起了一阵莫可名状的紧张,竹萧一指,喝道:“你兵刃呢?”

      白髯青袍老人晒道:“本座很少用得到兵刃。”

      薛少陵心中已存了擒贼擒王,先出手为强的打算,但口中不得不说:“阁下既然不用兵刃,在下要出手了!”

      白髯青袍老人道:“你只管出手,本座瞧在薛神医份上,让你三招。”

      薛少陵听他提起义父,手上不觉微一停顿,但想到义父行医数十年,黑白两道认识他老人家的人,自然很多,自己何用顾虑?不觉剑眉一扬,喝道:“看箫!”

      右腕一振,一点箫影,飞射而出,朝白髯青袍老人胸前“玄机穴”点去!

      白髯青袍老人低哼一声,不见他晃肩退让,却轻快的后移了一尺,果然没有还手。

      薛少陵一萧出手,身若游龙,倏然斜欺而进,左掌向后一摆,箫划弧形,突然间,响起了一阵轻啸快速无比的箫声,打到白髯老人侧面。

      白髯青袍老人微一吸气,身如浮絮,随着萧势飘起,看去极像是箫风把他吹出去的一般!

      薛少陵一连两招,都被白髯老人轻轻避了开去、心中已感觉到对方确非易与,不禁动了逞强之心。

      手上一紧,竹箫左右飞舞,一片箫影,从他身边涌起,挥洒而出。强厉的箫势,笼罩了一丈见方,带起一片轻啸之声!他这招箫式,不但蕴藏许多变化,而且身形游动,行踪飘忽,把对方左、右、前三方,一起封死。

      白髯老人如若出手还击,薛少陵的萧势,就是再凌厉些,也不难破解,但他说过要让薛少陵三招,两招让过了,这第三招,自是非让不可!

      眼看薛少陵的箫势,从两侧攻到,当然只有后退一途,白髯青袍老人再次提吸真气,身如流水,离地三寸,朝后飞退出去!

      那知薛少陵两次都被他闪过,早有准备口中大喝一声,箫化匹练,一片轻啸,从白髯老人头顶越过,有如倒卷珠帘一般,从他身后倒卷而上。

      刹那间,屡屡箫影,把白髯老人整个罩住。

      一片轻啸,一片箫影之中,白髯青袍老人忽然微微一哂道:“这已经是第四招了吧?当心本座要还击了!”

      薛少陵一着占先,已把白髯老人圈在自己一片箫势之下,不觉精神大振,右腕连挥,口中喝道:“你只管出手……”

      喝声未落,但见自己绵密无间的重重萧影之中,悄无声息,伸进来一双白净纤细的素手,这双纤纤素手,柔若无骨,缓缓舒展,使人瞧不清究竟是什么手法?薛少陵不觉一怔,竟然丝毫不知躲闪!

      不,等你看到,再想躲闪,已是来不及了!素手来势极轻极快,原是笔直朝薛少陵胸口拍来,但不知怎的,中途忽然微一停顿:手势一偏,改朝薛少陵左胸拍来。

      纵然是中途停顿了一下,而且薛少陵也看到了,但还是来不及躲闪,左胸脯上,被这双怪手,轻轻拍了一下!

      轻轻一拍,掌势当然不重,但薛少陵已经承受不起,但觉眼前一黑,身子摇一几摇,突然往后倒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薛少陵终于悠悠醒转,睁目一瞧,自己正卧在一张柔软的牙床之上。

      锦帐绣被,布置的十分华丽,只是四周不见天光,好像是在晚上,床前点着一支红烛,正在闪闪发光。

      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怎会睡在这里的呢?他吁了口气,准备挺身坐起,那知这一挺,陡觉胸口剧痛欲裂,连呼吸都感困难!心头不禁大惊,也同时使他想起自己和白髯青袍老人动手的事来,自己连发三招,都被对方躲开,就在四招上,被那双飘忽怪手,拍在左胸,当场就昏了过去。由此看来,自己伤的不轻,只不知如何会到这里来的……就在此时,只见房门轻启,悄悄闪进一个青衣书僮,蹑手蹑脚的朝床前走来,一眼瞧到薛少陵已经醒来,不觉轻笑道:“相公醒来了?”

      薛少陵只觉这青衣书僮十分眼熟,好像在那里见过,这就抬目问道:“小哥,这是什么地方?”

      青衣书僮含笑道:“快别多问,你已经有一昼夜昏迷不醒,这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841-944.html - 2018-03-08
  • 第四章 暗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幽暗的大堂上,司狱官翻看着卷宗,同时打量着阶下的囚犯,淡淡道:“原来还是个读书人。本官不管你过去是什么身份,到了这里就只有一个身份——人犯!还是那种终生服苦役的死囚犯。本官严骆望,忝为此地司狱,便是朝廷和皇上的代表。你们在本官和众差役面... - 2018-06-12
  • 第四章 夜搏苍猊(1)_山河_故事大全
  •   多吉大奇,忍不住插嘴:“原来白玛有父亲?”  “‘难道你以为她是从石头上蹦出来的?’达娃脸上的笑意一闪而逝:‘那时,我与堂使在山头上发现,山坳中有一群不明身份正在追杀一个怀抱孩子的青衣汉子,他就是白玛的父亲,而怀中的白玛不过三四岁,那群... - 2018-06-14
  • 第四章 夜搏苍猊(2)_山河_故事大全
  •   童颜已走出几步,听到许惊弦的话,亦觉得没有没必要对不自己还小上五六岁的少年赌气,一时颇有些赧然。  他本就孩子气十足,但在许惊弦面前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回过头来哈哈一笑:“放心吧,我保证你决不后悔。一般人想见师父,我还不愿意呢。”  ... - 2018-06-14
  • 第四章 满庭芳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一、*浊杯酒*  最先来到五剑山庄的不是将军府的人,而是一个老大。  江湖上的老大是这样的一种人  有酒要先喝下;有事要先动手;有小弟要先罩着;有刀子要先顶着;有麻烦要先... - 2018-06-21
  • 第四章 比酒更冽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下个月十七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  是师父一周年忌日。  更重要的不是我父亲的忌日,而是血雨门新任掌门即位的日子。方念儿一拢从鬓边落下的一缕秀发,轻轻笑道。  看着方念儿漠然的态度,胡狂歌忽觉得她很陌生,他想不透为何待自己如慈父般的方过雨... - 2018-06-16
  • 第四章 十一席位、二个骷子、一声笑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秋天。  美丽而善感的季节。  最令人寂寞的是秋天的黄昏。  就像是一把剑,没有了光芒,没有了生命,然后在暗哑中等待黑夜的来临。  最令人惆怅的是秋天的落叶。  就像是一个攀登过顶峰的剑客,在无敌于天下后惘然折下的一段剑锋,然后在落寞中... - 2018-06-23
  • 第四章 百业堂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朝醉夜复醒,对月长天歌。一弯银钩似酒壶,嫦娥何不共我酌?  金陵的夜少了白日的热闹喧嚣,却多了些丝竹管弦和狂曲醉歌。一个书生模样的醉鬼倚在太白楼的窗棂上,对着窗外高挂夜空的明月高声吟哦着,仪态颇为狂放。只可惜他衣着实在寒酸,面目也太过肮... - 2018-06-13
  • 第四章 困兽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铅帐低空中,夜幕在眼中层层翻涌,热风在耳边呜呜轰鸣。这片不过十几丛低矮荆棘林中,却有数点幽幽绿火忽左忽右闪动着,那正是狼群慑人的眼光。  红琴听人说起过,沙漠中的狼群极有耐性,后力绵长,若是在开阔地带遇见猎物,绝不贸然扑上,而是呼集同伴... - 2018-06-20
  • 第四章 筹谋定计笑谈中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顾凌云,二十一岁,金陵府东北三十里紫心山凌云寨寨主,排名炎阳道座下五大护法之二。  身世:其父顾相明,昔日江南第一剑客,与江南刀法大家陈问风合称为解刀问风、剖胆相明的江南双侠,久负盛名。其母杜秀真,天山派掌门许太华末弟子。顾氏夫妇原隐居... - 2018-06-17
  • 第十四章 相煎何急_山河_故事大全
  •   陆文定微微一震,许惊弦坦荡的神情与真诚的目光让他无法再口出讥讽之语。他佯作镇定,目光闪动,上下打量着许惊弦。  陆文定的父亲乃是媚云教开山教主陆羽的同胞兄弟,十年前妮云教叛乱,陆羽夫妇被手下杀害,唯一幼子下落不明,教主之位由陆羽的侄儿、... - 2018-06-15
  • 第二十四章 愁情凝怨重围陷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身法极快,又是起步在前,等苏探晴追上林纯时,只看到铁湔的身影远远没入一片山麓中。林纯却仍不停步地奔出,苏探晴见她气息紊乱神色大异往常,连忙拉住看似发狂的林纯,叹道:铁湔武功高强,你追上他又有何用?  他们已来到一片山林边,却再也难寻... - 2018-06-19
  • 第十四章 绮香荒野风微度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由于在汉水河边与那神秘的铁衣人耽搁一会工夫,待苏探晴与林纯赶到襄阳城时,已是深夜三更时分,襄阳城早是城门紧闭。  其时虽是太平盛世,但因四海未定,漠北的元末势力残存,东北女真部族等亦对中原虎视眈眈,所以襄阳这等中原重镇平日皆严防奸细,每... - 2018-06-18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四章 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离舒亚男和明珠所住客房没多远,就是云襄与金彪的房间。二人刚躲下没多久,就听门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  云襄连忙点亮油灯,金彪开门一看,十分惊讶,门外竟然是新郎官苏鸣玉。只见他一脸阴郁,对金彪视而不见,只对云襄道:“云公子,可否陪鸣玉去喝上... - 2018-06-07
  • 第四章 布局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当苏敬轩的死讯传到京城的时候,大岛敬二的尸体也运到了东瀛使馆。他的身份很快就被富贵坊确认,人们这才知道,夜里悄然摸上楼船与苏敬轩恶战并在黑夜里击杀苏敬轩的神秘人,才是真正的东瀛圣武藤原秀泽。  王府书房中,当介川龙次郎看到福王爷推过来的... - 2018-06-05
  • 第四章 报仇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赌局在继续,每次他桌上的坐底快要赢到两万两时,都被那目无表情的富商一把叫走。他最后已记不清林公子前后拿出来我多少两银子,总之他输得都有些手软,再不敢玩下去了。  赌局结束,富商们都走了,只有他依旧双目血红呆坐在那里。他知道那富商在捣鬼,... - 2018-06-06
  • 第四章 备战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筱伯与张宝匆匆赶回杭州城的别院,刚进门就见厅中停着一具棺材,令人不寒而栗,而云襄则独自跪坐在棺材前方,眼神木然。  二人一见俱大吃一惊,筱伯惊讶问道:“公子,这是……”  云襄恍然惊觉,回头黯然道:“你们不用惊慌,这是我去世多年的师父。... - 2018-06-04
  • 恰好你也在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我每天晚上十二点睡,早上八点半起。泡好燕麦和豆浆,打开电脑,早餐时间浏览新闻。中午吃咕咾肉和土豆条,晚餐八成选择酸豆角炒饭。临睡前看一集美剧,一周去一次图书馆,买一件衣服一本书,旁听三节课。不多不少,不溢不流... - 2018-06-14
  • 别人手上的戒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上到第四年,女生们渐渐有了自己的秘密。谁有了健身卡,谁开了车,谁的手上晃动着铂金钻石戒指。  我频频打电话回去,老爸总是宠爱地一再给钱,我是个无底洞,无底洞的深渊晃动着别人手上的铂金钻石戒指。  直到一天,我知道了那些人的秘密,秘密... - 2018-06-13
  • 藏在油菜花里的裙角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这次,她是带学校里的孩子们和家长来春游的。一下车,孩子们就被眼前大片大片的金黄色油菜花吸引住了,看着孩子们的兴奋劲儿,还有他们父母满脸的疼爱,她突然就想起了母亲。  儿时家贫,父亲长年在外打工,家里只剩下她和两个弟弟,还有严肃的母亲。 ... - 2018-06-13
  • 只有你欣赏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第一次参加家长会,幼儿园的老师说“您的儿子有多动症,在板凳上连三分钟都坐不了,你最好带他去医院看一看。”  回家的路上,儿子问她老师都说了些什么,她鼻子一酸,差点流下泪来。因为全班30名小朋友,惟有他表现最差,惟有对他,老师表现出不屑。... - 2018-06-13
  • 别把自己弄成悲剧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从来没有命定的不幸,  只有死不放手的执著。  毛哥是我的高中同学。高中的时候他喜欢上一个女孩,女孩也是我们学校的。女孩家境很好,父亲是县里林业局的局长,而毛哥是农村穷人家的孩子。  当时我对感情还处于懵懂的年龄,但毛哥就很懂得追女生了... - 2018-06-13
  • 男人不强是留不住女人的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读大学的时候,宿舍八个人有很多故事。讲一个牺牲自己、照亮别人的室友,他现在北京混得极惨,惨到什么地步:他跟今年毕业的男生合租房子,而且还是郊区的平房。  他以前的专业知识也丢了,又没专业的工作经验,现在只能做一些没技术含量的销售类工作... - 2018-06-13
  • 真新娘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姑娘,十分年轻美貌,当她还是孩子的时候便没了妈妈,她的继母想尽各种办法来折磨她,使她生活得十分凄惨。不管继母什么时候让干什么,她总是毫无怨言,而且还做了各种她力所能及的事。但这仍不能打动这个恶毒女人的心,她的贪欲永远也不会满足。... - 2018-06-13
  • 民歌的鸟儿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这正是冬天。盖满了雪的大地,看起来很像从石山雕刻出来的一块大理石。天很高,而且晴朗。寒风像妖精炼出的一把钢刀,非常尖锐。树木看起来像珊瑚或盛开的杏树的枝子。这儿的空气是像阿尔卑斯山上的那样清新。  北极光和无数闪耀着的星星,使这一夜显得... - 2018-06-13
  • 金黄的宝贝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一个鼓手的妻子到教堂里去。她看见新的祭坛上有许多画像和雕刻的安琪儿;那些在布上套上颜色和罩着光圈的像是那么美,那些着上色和镀了金的木雕的像也是那么美。他们的头发像金子和太阳光,非常可爱。不过上帝的太阳光比那还要可爱。当太阳落下去的时候,... - 2018-06-13
  • 接骨木树妈妈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很小的孩子,他患了伤风,病倒了。他到外面去过,把一双脚全打湿了。谁也不知道他是怎样打湿的,因为天气很干燥。现在他妈妈把他的衣服脱掉,送他上床去睡,同时叫人把开水壶拿进来,为他泡了一杯很香的接骨木茶(注:接骨木树是一种落叶灌木或... - 2018-06-13
  • 坟中的穷少年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穷放羊娃失去了父母,官府把他安置在一个富人家中,由这富人供他吃饭并抚养成人。但这富人和他女人的心肠都很坏,又贪婪,总是牢牢守住自己的财富,任何人吃了他们一小块面包,他们都会大发雷霆。这个可怜的穷小伙子无论怎么做,得到的食物总是很... - 2018-06-13
  • 野兔和刺猬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孩子们,我这故事听起来像是捏造的,但它却是千真万确的。故事是从我爷爷那听来的,他每次给我讲时,总说:  “这当然是真的,要不然就不给你讲了。”  这故事是这样的。在收获季节的一个星期天早上,荞麦花开得正盛,阳光明媚,微风和煦地吹拂着田间...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