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神秘帮会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董百川怒喝道:“小子,你是找死!”

      白髯青袍老人摇手道:“董护法不用和他多说,他既然向本座挑战,本座就让他见识见识。”

      董百川连连应“是”,心中暗暗奇怪,忖道:“这位杀人不眨眼的坛主,今天怎么会有如此好说话了?”

      白髯青袍老人目光一抬,朝薛少陵道:“你要和本座如何比法?”

      薛少陵大声道:“拳掌兵刃,悉听尊便。”

      白髯青袍老人微哂道:“你只要接得住本座一掌,本座就放你生离此地。”

      薛少陵凛然接道:“在下若是胜了,要你立时释放南岳观主和玉真子,大通大师三人,你答应不答应?”

      白髯青袍老人沉声道:“胡说,南岳观主和玉真道兄,大通大师,早已下山去了。”

      薛少陵大怒道:“他们明明被你关在左厢之中。”

      白髯青袍老人平静的道:“你不信只管先去瞧瞧,董护法,你陪他去,不让他亲眼目堵,还当咱们截留武林同道了。”

      董百川躬身应“是”,回头阴笑道:“请随老朽来。”

      薛少陵岂肯相信他们鬼话,同时也正想瞧瞧南岳观主三人此刻不知如何了?这就冷冷道:“你只管请先。”

      董百川果然返身朝厢下走去。

      两人跨下右阶,走近左厢,董百川脸露橘笑,举手推开厢房木门,当先走了进去。

      薛少陵怕他暗中偷袭,手横竹萧,功布全身,昂然走了进去。但见这间黝黑不见天光的厢房,方才只是一间空屋,但此刻竟然完成变了!窗明几净,雕案锦墩,壁问还悬挂起名家字画。紫擅高脚花盆架上,幽兰吐芳。

      分明是一间布置幽雅的客室,那里还有身中剧毒,跌坐在地上的南岳观玉、玉真子、大通大师三人的影子?”

      薛少陵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看错了;但这间厢房,明明就是方才囚禁自己四人的屋子。

      他心头疑云重重,怔在那里,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窒百川阴笑一声,道:“你现在相信了吧?”

      青天白日,薛少陵当真像遇上了鬼魅一般,这间窗明几净,陈设雅致的厢房,在他眼中,也顿有阴森诡秘之感!

      他长长的吸了口气,心中暗道:“南岳观主等人,分明已被他们运走了,这是极大的阴谋,自己当真可得小心!”

      一面厉声喝道:“南岳观主三人,被你们藏到那里去了?”

      董百种阴声道:“坛主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南岳观主他们早已下山去了!”

      薛少陵怒哼一声,回身出屋,直向厅上瞧去。

      白髯青袍老人瞧他回入厅来,冷冷的道:“本座没骗你吧?”薛少陵大怒道:“你们这些恶魔……”

      话到一半,突然,他目光一瞥,发现方才还坐在大厅右角地上,瞑目调息的一笔阴阳张果老,此刻也已不知去向?心头不觉猛然一震,急急问道:“张果老呢?”

      白髯青袍老人淡淡的道:“走了!”

      薛少陵目射xx精芒,大声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白髯青袍老人低嘿道:“他走还要告诉你么?”

      薛少陵仰天大笑一声道:“在下不是三岁孩子,你们这些鬼蜮伎俩,就能瞒得过我吗?”

      白髯青袍老人道:“本座视天下武林如无物,何用瞒你?”

      薛少陵心中大怒,大喝道:“你给我下来,咱们手底下见见高低。”

      白髯青袍老人缓缓从椅上站起,说道:“你既然坚持要我本座动手,本座就成全你的心愿吧!”

      他这一站起,站在他左右的四名白袍老者,齐齐欠身,状极恭敬。

      薛少陵心头暗想:“这四名老者面目深沉,始终一语不发,凭自己观察,武功似乎还在天狼爪董百川之上,今日这一战,除非能胜过白髯青袍老人,否则后果就不堪设想……”

      白髯青袍老人履声鲁鲁,缓步走来,一双晶莹目光,只是盯在薛少陵脸上,徐徐问道:

      “你脸上易过容么?”

      薛少陵和他目光一对,心头起了一阵莫可名状的紧张,竹萧一指,喝道:“你兵刃呢?”

      白髯青袍老人晒道:“本座很少用得到兵刃。”

      薛少陵心中已存了擒贼擒王,先出手为强的打算,但口中不得不说:“阁下既然不用兵刃,在下要出手了!”

      白髯青袍老人道:“你只管出手,本座瞧在薛神医份上,让你三招。”

      薛少陵听他提起义父,手上不觉微一停顿,但想到义父行医数十年,黑白两道认识他老人家的人,自然很多,自己何用顾虑?不觉剑眉一扬,喝道:“看箫!”

      右腕一振,一点箫影,飞射而出,朝白髯青袍老人胸前“玄机穴”点去!

      白髯青袍老人低哼一声,不见他晃肩退让,却轻快的后移了一尺,果然没有还手。

      薛少陵一萧出手,身若游龙,倏然斜欺而进,左掌向后一摆,箫划弧形,突然间,响起了一阵轻啸快速无比的箫声,打到白髯老人侧面。

      白髯青袍老人微一吸气,身如浮絮,随着萧势飘起,看去极像是箫风把他吹出去的一般!

      薛少陵一连两招,都被白髯老人轻轻避了开去、心中已感觉到对方确非易与,不禁动了逞强之心。

      手上一紧,竹箫左右飞舞,一片箫影,从他身边涌起,挥洒而出。强厉的箫势,笼罩了一丈见方,带起一片轻啸之声!他这招箫式,不但蕴藏许多变化,而且身形游动,行踪飘忽,把对方左、右、前三方,一起封死。

      白髯老人如若出手还击,薛少陵的萧势,就是再凌厉些,也不难破解,但他说过要让薛少陵三招,两招让过了,这第三招,自是非让不可!

      眼看薛少陵的箫势,从两侧攻到,当然只有后退一途,白髯青袍老人再次提吸真气,身如流水,离地三寸,朝后飞退出去!

      那知薛少陵两次都被他闪过,早有准备口中大喝一声,箫化匹练,一片轻啸,从白髯老人头顶越过,有如倒卷珠帘一般,从他身后倒卷而上。

      刹那间,屡屡箫影,把白髯老人整个罩住。

      一片轻啸,一片箫影之中,白髯青袍老人忽然微微一哂道:“这已经是第四招了吧?当心本座要还击了!”

      薛少陵一着占先,已把白髯老人圈在自己一片箫势之下,不觉精神大振,右腕连挥,口中喝道:“你只管出手……”

      喝声未落,但见自己绵密无间的重重萧影之中,悄无声息,伸进来一双白净纤细的素手,这双纤纤素手,柔若无骨,缓缓舒展,使人瞧不清究竟是什么手法?薛少陵不觉一怔,竟然丝毫不知躲闪!

      不,等你看到,再想躲闪,已是来不及了!素手来势极轻极快,原是笔直朝薛少陵胸口拍来,但不知怎的,中途忽然微一停顿:手势一偏,改朝薛少陵左胸拍来。

      纵然是中途停顿了一下,而且薛少陵也看到了,但还是来不及躲闪,左胸脯上,被这双怪手,轻轻拍了一下!

      轻轻一拍,掌势当然不重,但薛少陵已经承受不起,但觉眼前一黑,身子摇一几摇,突然往后倒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薛少陵终于悠悠醒转,睁目一瞧,自己正卧在一张柔软的牙床之上。

      锦帐绣被,布置的十分华丽,只是四周不见天光,好像是在晚上,床前点着一支红烛,正在闪闪发光。

      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怎会睡在这里的呢?他吁了口气,准备挺身坐起,那知这一挺,陡觉胸口剧痛欲裂,连呼吸都感困难!心头不禁大惊,也同时使他想起自己和白髯青袍老人动手的事来,自己连发三招,都被对方躲开,就在四招上,被那双飘忽怪手,拍在左胸,当场就昏了过去。由此看来,自己伤的不轻,只不知如何会到这里来的……就在此时,只见房门轻启,悄悄闪进一个青衣书僮,蹑手蹑脚的朝床前走来,一眼瞧到薛少陵已经醒来,不觉轻笑道:“相公醒来了?”

      薛少陵只觉这青衣书僮十分眼熟,好像在那里见过,这就抬目问道:“小哥,这是什么地方?”

      青衣书僮含笑道:“快别多问,你已经有一昼夜昏迷不醒,这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841-944.html - 2018-03-08
  • 第四章 落鸿岭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黑精卫从怀中取出一物,随手往上一扔,那东西破开了覆在仙人柱上的狍皮而去,却正是一把锤子。乌沉沉的锤子很快就没入了夜色之中,甚至没有发出丝毫声息。被掀开的狍皮在风中略略扇动,冷风袭入小屋,锅下火焰骤然一灭。婴孩也似觉得不对劲,爬到了黑精卫... - 2018-12-11
  • 第四章 菁儿吃得津津有味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晚饭很简单,却也是江南的风味,真不知他们从哪里弄来的。菁儿吃得津津有味。  没什么,公子不吃胡人的东西,我每天给他做南方菜。赤峰道。  菁儿想起了什么:庄子里别的人呢?我怎么一个也没看见。  赤峰微微一笑:没有什么别的人,这里一直以来都... - 2018-12-12
  • 第四章 冬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坐在妆台前,略略晃动头颅,让那对黑珍珠耳坠在面颊两侧晃动,如两滴从最深的夜里坠落的眼泪,悬在腮畔,将坠未坠。  数月前那个南海客人携这珍珠至苏城开价时,所有人惊叫起来,以为他疯了,一对珍珠居然敢叫出这么高的价。而当弱飖把它们买下来时... - 2018-12-11
  • 第四章 地室救人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毒药暗器是什么?石中英根本没有看到。  因为这枚毒药暗器,是假冒阿荣的人,打出一蓬蓝芒之后,石中英往后仰倒之时,从他身后打来的。他甚至连发这枚毒药暗器的人,都没有看到!  石中英怔怔的看着乌黑的骨格,变成一滩泥水,黑水又逐渐渗入泥地!... - 2018-11-29
  • 鸟儿被迫离巢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大漠中,有一棵枯死的老树,老树的枝头有一个简陋的鸟巢,鸟巢里有一只鸟儿终日忍饥挨饿,艰难度日。  一日,大漠刮起了沙暴,那棵枯树被连根拔起卷走了。  这只可怜的鸟儿为了寻找新的藏身之处,不得不飞行数千米,终于发现了一片绿... - 2018-12-10
  • 会长的蛋糕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米尔总能在奶奶那里找到些事情做。一天,她用一个旧贝壳在院子里挖了起来。  狗摇着尾巴走过来说:“喂!你在干什么呢?”  “我要做个蛋糕,”米尔说,“现在我要挖个坑。”  于是,狗帮着她挖了起来。一会儿,他们就在院子里挖了个坑。米尔说:“... - 2018-12-11
  • 两只狼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灰狼和褐狼都是草原狼,它们被猎人捉去,送进动物园,供人观赏。  灰狼每天都在狭小的空间里跑步,褐狼很不理解。  “整天瞎跑什么?歇着吧!”褐狼没好气地说。   “奔跑,是狼的捕猎本领啊,歇久了,就会失去奔跑能力,以后还怎么捕猎... - 2018-12-10
  • 奇怪的汽车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小老鼠出门去玩,发现草地上有一只大皮鞋。它想:我把大皮鞋搬回家当摇篮吧。于是,它用力地推皮鞋,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呼呼,可还是推不动。于是,小老鼠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它给皮鞋装上了轮子,“嘀嘀”,它开着皮鞋车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小... - 2018-12-10
  • 装病的狗熊贝贝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狗熊贝贝啊,他跑了六十里的路,病倒了,可是谁也不同情他。这是为什么呢?让我们一起往下听吧!  狗熊贝贝是个又懒又馋的家伙,有一次贝贝得了感冒,好心的邻居们呢都买来了水果、蛋糕来看望他,还帮助他把家里的活都给干了。  晚上呢,狗熊贝贝他躺... - 2018-12-10
  • 小鸟布丁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寒冷的早晨,狐狸打开冰箱。“讨厌!只有干面包和一根老芹菜。说不定狗熊在做什么好吃的呢。”  他想到狗熊擅长做的食品——苹果派、巧克力布丁、蜂蜜坚果蛋糕。“也许他会邀请我去他家吧。”  狐狸拿起电话。“你今天要做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吗?”... - 2018-12-11
  • 第一章 春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近晌时分,雨又下了起来。这是苏城二月惯有的霪雨,细密而又黏腻,不动声色间已润湿了悒翠轩面东的雕窗。茶客们都在凝神听曲。轩中有胡琴声声,宛转悠扬,如同一道活泼泼的泉水在月下蜿蜒流淌,不时更有笛子吹出几个短促的音调相和。  一曲奏罢,奏琴的... - 2018-12-11
  • 落鸿火 序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正是芒种时节,南方早应是繁花似锦百鸟争春,可在这小兴安岭北麓之境,严冬的脚步才刚刚离去。江面虽已解冻,犹有大片残冰不时从顾澄眼前漂过。此处正有一道支流入江,浮冰夺河而下,在入江口相互碰撞堆积,终于轰隆隆一声巨响,有一座摞得老高的冰山顷刻... - 2018-12-11
  • 第一章 拉嘎镇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溯河北上,于未正时分到达了乌拉嘎镇。站在河岸上俯视小镇,只见得蒙古人惯戴的四片瓦、女真人的圆顶帽、赫哲人和鄂伦春人的狍皮帽在街间拥挤不堪。通红的火光从乍起乍落的皮帘子内泄出,说笑吵闹声漫过了帽子汇成的河流淌进顾澄的耳中。虽说雨点伴着... - 2018-12-11
  • 第三章 秋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从沉甸甸的尸身中抽回了刀,看着那人无声无息地沉下水。血色从刀口中涌了出来,袅袅升起在水中,就如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五年了,弱飖望了望手中的刀,自那夜杀了顾大少后,这把缅刀就已成为她手臂的一部分。雷老爷子传她的断流刀法,终于也已练成... - 2018-12-11
  • 小象的长鼻子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夏天天气真热,连太阳都热得喘不过气儿来了。没人给小花浇水,花儿们都干枯了,个个低下了头,很难受的样子。  这时小象跑来了,他看到低下头的小花,就问:“咦!你们怎么啦?”  小花们有气无力地说:“我们都快渴死了,你能帮帮我们吗?”  小象... - 2018-12-10
  • 猫戴手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老猫教一群小猫学习捕老鼠。开始,老猫给小猫讲应该怎样逮老鼠。碰到有老鼠来了,就轻唤一声。小猫们顿时静了下来,悄无声息地向四周隐蔽,老猫迅急地蹿到角落里。一只老鼠从洞里溜了出来。只见那老猫屏声静气地待着。等老鼠稍近的时候,就快若闪... - 2018-12-11
  • 狮子、普罗米修斯与象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狮子经常抱怨普罗米修斯,尽管普罗米修斯把他创造得高大威武,给他下颚装备了锐利牙齿作武器,给他脚装上有力的爪子,使他比别的动物更强大。但他仍说:“可我还是怕那公鸡。”普罗米修斯说:“你为什么毫无道理地责怪我... - 2018-12-11
  • 不愿背而愿挑 - 印度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个国王,一天。要到御花园里去散散心,对一个臣子说:“你背一把椅子,到花园里去吧,我要在那里坐一会儿,玩赏玩赏。”这个臣子,觉得替国王背一把椅子,可是羞耻的事体,就回奏国王说:“臣不能背,只愿意挑。”国王看他如此,就叫人拿三十六把倚子来,... - 2018-12-10
  • 红蜡烛和人鱼姑娘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人鱼不光居住在南方的大海里,也曾在北方的大海中生活过。  北方的大海一片碧蓝。—次,人鱼从海中爬到岩礁上,一边欣赏周围的景色,一边休息。  云隙中漏出的月光,冷冷地撒在波涛上,举目四望,巨浪滚滚,茫无际涯。  人鱼心想:这是多么凄... - 2018-12-09
  • 不得了的倔巫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倔巫婆读到了一个老太太用铁棒来磨针的故事,故事里说,老太太是世界上最有毅力的人,真是不得了!倔巫婆决定要做这样不得了的人!让大家好好看看。  她到城里的铁匠那儿买了最大的一根铁棒,开始在路口的石头上磨针。她想,不管谁路过这里,一定都会问... - 2018-12-09
  • 棉花糖小镇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做棉花糖的手艺人背着一个好大好大的包,在路上慢慢地走着。“又有一年没有回家了啊!”他嘴里念叨着,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走到郊区的一片空地时,手艺人突然停了下来,打开背包,拿出了做棉花糖的工具和材料,搅啊搅啊,捏啊揉啊……不一会儿... - 2018-12-09
  • 想吞天池的老虎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只东北虎,非常狂妄。他遇见一只漂亮的鹿,说:"我要吃掉你!"鹿说:"不行呀,我在长白山天池边上土生土长,是吸吮了天池的"天、地、山、水"之精华而修炼成的仙鹿,你吃不了!""笑话!天、地、山... - 2018-12-08
  • 第四章 神秘旅程难得糊涂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霍从云笑道:“这因愚兄改扮老苍头,二师弟和三师妹就扮成同胞兄妹,到扬州来玩的,这样就可以到上走动了。”说着,已从身边取出一个铜盆,打了开来,开始在自己脸上易起容来。  柳飞燕道:“易了容,咱们就可以到仙女庙进香去。”  话声甫落,只听耳... - 2018-01-18
  • 第十四章 深入苗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只听有人朗声道:“丁大侠若要问石盟主的下落,天下只有一个人可以回答得出来。”  左月娇听到这人的声音,娇躯不由的一阵颤抖。  但见从山径上,正有一个人飘然行来。  这人身材颀长,身上穿着一袭青绸长袍,面色冷森,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青... - 2018-11-29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猫头鹰先生的梦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猫头鹰先生最近迷上了唱歌。“我的梦想是当一名歌唱家!”他信誓旦旦地说。有了这个梦想以后,猫头鹰先生每天都努力地练习。  “啊——啊——啊——啊!啊!”猫头鹰先生站在树梢上开嗓。  “吵什么吵?都这么晚了,还让不让人睡觉啦?”树干中间露出... - 2018-12-09
  • 月与兔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近来孩子们完全不听大人们的话了。对了,不是人类的孩子,是兔类的孩子们。  “大人都不说真话。”  “不仅是满口谎言,简直幼稚可笑。”  “他们好像什么都不懂。”  ……  摇动着长长的耳朵,如此这般纷纷议论的小兔是越来越多了。  据说,... - 2018-12-09
  • 河狸妈妈的好邻居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天一变暖,小黎黎就常常钻出家门去晒太阳。一条小河在门前潺潺地流过,河水发出“叮咚”的响声,真好听啊!两岸都是葱绿的树林,好高好高啊,都快把小河笼罩起来了!岸上还有点点野花,五彩缤纷,漂亮极了!  河狸爸爸妈妈出门干活了,他们都是高明的建... - 2018-12-09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彩虹桥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桥神是个老奶奶,她的头发白了,牙也掉了。这座桥明天就要拆了。没有了桥,桥神奶奶该住到哪里去呢?  大象走过来了,他在吹一个气球。他把嘴一张,肚子一鼓,吸了一口气;肚子一瘪,“呼”的一声,气球立刻就大了。  大象捏着气球,另一只手在口袋里... - 2018-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