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伏牛双凶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金眼雕姜公纪瞧瞧天色,拱手道:“老师太,时间不早,老朽就要告辞了!”

      病师太道:“姜堂主只管请便。”

      金眼雕又朝南振岳、叶蕴如两人说了声“珍重”,便自大踏步朝门外走去。

      病师太道:“南少侠、叶姑娘一夜未睡,快去休息吧。”

      说话之间,从房外走进一个老婆子来,朝南振岳施礼道:“南少侠的卧室,老身早就收拾好了,少侠请随老身来。”

      南振岳心知自己等人,在这里还要耽上几天,才能上路,自己一晚未睡,确也需要休息,这就朝病师太告退,由老妪领到右首房中安歇。

      一天过去,这偏僻的茅屋四周,安静如故。

      好像昨晚岳夫人被人在半途救走,桃花源的人,不再追踪了一般;但大家心里有数,桃花女决不会轻易放过的,也许他们正在四处搜索,还没注意到这里。

      天色渐渐昏黑下来!

      南振岳和假扮艾如瑗的叶蕴如,假戏真做,两人只是守在病师太榻前。

      病师太躺在床上,不言不动,倒真像奄奄一息患了重病的人!

      老婆子在房中点上了一盏油灯,昏暗如豆的灯光,更显出房中之人,似乎心情沉重!

      正当此时,只听门夕卜响起一个粗大的声音,喊道:“喂,这屋子里有人吗?”

      中气极足,来人内功大是不弱!

      叶蕴如抬眼望着南振岳,微微一笑,意思好像是说:“终于找来了!”

      南振岳暗自点点头。

      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后面迎了出去,老头的声音,结结巴巴的道:“是什么人?

      哦……哦……两位有什么事吗?”

      来人一共是两个!

      先前那粗大声音道:“老儿,咱们兄弟,走累了,想找个宿头。”

      老头低声道:“尊客小声些,咱们屋里有个重病的人,受不得惊吓……”

      他这话已经隐约告诉了他们:“你们要找的人,就在里面!”

      果然只听另一个人,温和的道:“二弟,人家家里有病人,你说话该小声些才好!”

      他说话之时,敢情已往屋里走来!

      老头连忙拦道:“两位且慢……真对不住,舍……舍间没有多余的屋子了。”

      那温和声音道:“附近只有你们一家人家,天色黑了,你们腾一间屋子,让咱们憩憩脚,多谢你些银子,也就是了。”

      老头陪笑道:“尊客多多原谅,小老儿原本只有老两口儿,多上尊客两位,欢迎还来不及,只是……只是舍间昨晚已经来了三位客人,而且还有一个老妇人生了重病,实在腾不出屋子来。”

      那粗大声音盛气道:“什么,你是不答应?”

      温和声音忙道:“二弟,咱们好好和人家说。”

      粗大声音道:“大哥,我们已经跑了一天,这老儿不是存心挤兑人吗?别说小小一间茅屋,就是皇帝老子的家,咱们说过要住,也得腾让出来。”

      老头只是连声陪着不是。

      温和声音又道:“二弟,咱们出门出户,也别难为人家,这样吧,腾不出屋子,咱们就在这客堂里坐等到天亮再走,总可以吧?”

      老头道:“真对不住,舍间两个客人,曾嘱咐过小老儿,他们有个重病的人,就是怕吵,两位还是……”

      粗大声音道:“什么话,咱们连在你客堂里坐等到天明也不可以?”

      他喉咙大了起来!

      只听老婆子的声音,陪笑道:“尊客别动气,咱们老头不会说话,事情是这样,昨晚来的三位客人,有一位生了急病,要在咱们这里养息几天,讲好了不能有人惊吵的,咱们收了人家的银子,总不能……”

      这话,理说得明白,要在这里多住几天。

      粗大声音不待老婆子说完,接口道:“银子,你当咱们兄弟付不起银子,他给你们多少,老子加倍!”

      老婆子仍然陪笑:“客官原谅,事情总有个先后,人家老太太又有着重病,实在对不住,两位总不至于叫咱们为难吧?”

      温和声音道:“老婆子,这是你们在和咱兄弟为难,试想附近一带,别说客店,连人家也没有,天黑了,你要咱们到哪里去投宿?”

      粗大声音道:“老大,别和他们噜嗦,咱们今晚是住定了。”

      老头搓搓手,回头道:“老太婆,这怎么好?”

      老婆子道:“不成,人家少爷,小姐再三叮嘱,别惊吵他们,……”

      温和声音问道:“你们真的为难?”

      老头道:“尊客圣明,小老儿实在……实在……抱歉温和声音道:“这样吧,住在你们这儿的是什么人?你们进去商量商量,咱们兄弟只要在这里坐息一晚,天一亮就走。”’听到这里,叶蕴如朝南振岳瞟了一眼,轻笑道:“看来你得出去亮一亮,他们才肯走呢?”

      南振岳点头道:“不错,他们故意缠夹不休,就是要激咱们出去了。”

      只听粗大声音道:“老大,你几时变得这样好说话了?咱们兄弟说出要住,就是要住,谁敢说半个不字?”

      南振岳已经缓缓走了出去。

      老婆子连忙迎了过来,满脸堆笑,过意不去的道:“少爷,真对不住,惊动了你。”

      南振岳早已瞧清两人,一个是秃顶汉子,另一个断眉横眼,年龄都在四旬以上,但他故作不见,朝老婆子道:“没什么,只是家母此刻刚刚睡熟,你们说话,最好小声一点。”

      门口站着两人,互相对望了一眼。

      秃顶汉子问道:“你们说的就是他?”

      老头点点头低声道:“除了这位少爷,还有一位小姐,生病的是老太太,所以,咳,咳要请两位原谅。”

      秃顶汉子目光一抬,朝南振岳道:“小哥包了他们的屋子?”

      南振岳道:“两位何事见教?”

      秃顶汉子道:“没什么,咱们两老兄弟,天黑了,找不到宿头,想在这里借宿一宵。”

      南振岳冷哼道:“两位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断眉横眼汉子嘿然道:“这里离大路不远,只有孤零零一家人家,小哥找得到,咱们自然也找得到。”

      南振岳道:“那么两位再到别处去找吧!”

      断眉横眼汉子目光一闪,道:“怎么,你下逐客令?”

      南振岳道:“屋主就在这里,此屋虽非我所有,但我已向两位老人家包了下来,家母身患重病,要在此养息几日,不能有人惊动,事有先后,并非逐客。”

      秃顶汉子呵呵笑道:“要说先来后到,咱们兄弟虽是迟来了一步,阁下既已借住,自无话说,只是咱们方才已经声明,只在这客堂里等天亮,大家同是路过的人,多住两人,也是无妨……”

      南振岳道:“不成,咱们还有女眷。”

      断眉横眼汉子冷笑道:“咱们不走呢?”

      南振岳双目神光暴射,冷哼道:“我早就知道两位是冲着我来的了!”

      秃顶汉子阴笑道:“小哥此话,好不奇怪?咱们兄弟,借个宿,就会冲着了你?”

      南振岳道:“难道你们不是桃花妖女的爪下?”

      断眉横眼汉子道:“你知道咱们是谁?”

      这话不是承认是桃花女派来的了?南振岳大笑道:“两位想来是大名鼎鼎的伏牛双凶了?”

      秃顶汉阴侧侧笑道:“小哥眼力不错!”

      断眉横眼汉子道:“你既然知道咱们兄弟是谁了,总该听说过咱们兄弟在江湖上,说出来的话,几时收得回去?”

      这就是说,非住下来不可了!

      南振岳淡淡的道:“在下原也不知道伏牛双凶是何等人物,只是听三眼金童百里老哥提起过你们,说赏过你们每人一颗李子核,所以一眼就认得出来!”

      原采伏牛双凶两人鼻梁上,果然端端正正的嵌着一颗李子核!

      断眉横眼汉子厉喝道:“小子,你是找死?”

      右手突伸,疾向南振岳右腕抓来。

      南振岳静立不动,直似不知断眉横眼汉子抓向自己右腕!

      断眉横眼汉子出手一抓之势,暗含着许多变化,既可变抓为切,亦可骈指为戳,原是全看南振岳如何应付,再行变招·,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821-943.html - 2018-03-06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三十四章 一招胜山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太君冷然道:“你们拦截老身,可曾想到过后果吗?”  钟子奇道:“咱们负责监视太君,不知道什么后果。”  “很好。”  太君气愤已极,沉笑道:  “老身也不管你们什么五剑六剑,触怒老身的人,都得死!”  手中鸠头杖一昂,陡然如风雷迸发,朝... - 2018-06-03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 - 2018-06-19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三十章 湖中赌局剑影寒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千山荒草碧,万枝杏花飞。  柳枝吐出嫩芽,麦田郁郁青葱,远山披起碧衣,游鱼嬉戏水波,焕之四望,皆是一片青翠,麦香浓烈,花芳袭人,这一年的江南之春似乎来得特别早。  这一年的春天亦是一个多事之春!  江湖已现纷乱之势。炎阳道自盟主侠刀洪狂... - 2018-06-19
  • 第三十三章 剑困太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八个淡紫衣裙侍女身形还没扑到,就像整排树被砍倒一般,纷纷倒下。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喝道:“什么人敢到玉阙宫来撒野?”  话声堪堪传入大厅,正和楚玉祥,闻家珍激战的古维扬。公冶子二人同声喝道:“住手!”  长剑一收,霍地往... - 2018-06-03
  • 第三十二章 玉阙宫群英会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为首那人听得脸色剧变,喝道:“小子,你真是找死来的了,大家把他拿下了。”  八人一阵锵锵剑鸣,撒出长剑。  楚玉祥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然道:“慢点,你们八人之中,那一个是去报信的?”  为首那人大笑道:“你小子有本领杀了七个,自然会有... - 2018-06-03
  • 第三十一章 禁地对峙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另一个人道:“你连山路都不会走了……啊……你怎么踩到我脚上来了?”  先前那人也啊了一声,怒声道:“我又没踩到你,是你踩到我踢痛的脚尖上了。”  另一个人又啊了一声道:“你还要踩我,你这是干什么?”  先前那人又啊了一声,说道:“明明是... - 2018-06-03
  • 第三十三章 岳城风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金蜈蚣常今人因师傅既有吩咐,也就拱手道:“两位师傅请先。”  十缘、十胜道:“小僧替五位领路。”  徭山五毒跟随两人身后,由大殿穿出东首腰门,只见花木扶疏,一排三间雕窗画栋的敞厅,绣披椅几,陈设考究。  十缘、十胜把五人让入厅中,立时有... - 2018-03-06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十四章 相煎何急_山河_故事大全
  •   陆文定微微一震,许惊弦坦荡的神情与真诚的目光让他无法再口出讥讽之语。他佯作镇定,目光闪动,上下打量着许惊弦。  陆文定的父亲乃是媚云教开山教主陆羽的同胞兄弟,十年前妮云教叛乱,陆羽夫妇被手下杀害,唯一幼子下落不明,教主之位由陆羽的侄儿、... - 2018-06-15
  • 第三十二章 胆颤心惊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火千里那肯相信,依言略微运气,果然发觉真气大有散去的模样,不禁脸色大变,愕然道:“申兄,果然……”  申公豹诡笑道:“兄弟说的不错吧?”  就在对方惊愕之际,突然出手如电,一指向火千里肋下点了过去!  “嘶……”  一缕极其轻微的破空锐... - 2018-03-06
  • 第三十一章 安排奇计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听到蒙面少女出声叫唤,脚下不由一停,回头问道:“姑娘有何见教?”  蒙面少女轻声道:“让他们去吧!”  南振岳急道:“我母亲……”  他迅疾回过头去,那桃花女和天山一魔两条人影,早已走的没了影子。  蒙面少女道:“你们随我来。” ... - 2018-03-06
  • 第三十章 太阴宫主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黄承业虽被宫如玉松开了手,他此刻那里敢逃?只是愣愣的站在一边,此刻忽然插口道:“赤玉箫,这是洛阳崔家之物。”  宫如玉横目问道:“你认识此箫?”  黄承业忙道:“江湖传诵的‘岳家剑法崔家箫’,崔家以赤玉箫驰名武林,属下自然认识……”  ... - 2018-03-04
  • 第三十七章 全盘皆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古桃花源,在武陵山脉之中。  遍山桃林汉港纵横!  如今在汉港交织的桃林之间,辟出了百亩广场,背山面水,搭建起一座高达丈许,广约数亩的木台,台上挂灯结彩布置得富丽皇堂,上首一方红底金字的横额写着:“太阴教开坛大典”。  除了中央一座高台... - 2018-03-07
  • 第二十四章 愁情凝怨重围陷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身法极快,又是起步在前,等苏探晴追上林纯时,只看到铁湔的身影远远没入一片山麓中。林纯却仍不停步地奔出,苏探晴见她气息紊乱神色大异往常,连忙拉住看似发狂的林纯,叹道:铁湔武功高强,你追上他又有何用?  他们已来到一片山林边,却再也难寻... - 2018-06-19
  • 第三十五章 南中七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那老人道:“不一样。”  南振岳道:“你们应桃花女之邀,又冲着南某而来,还有什么不一样的?”  那老人道:“自然不一样,老朽等人应邀观礼,和小友是两回事。”  南振岳冷笑道:“桃花妖女,暗施毒手,伤我母亲于前,又阴谋劫持于后,她自己不敢... - 2018-03-06
  • 第十四章 绮香荒野风微度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由于在汉水河边与那神秘的铁衣人耽搁一会工夫,待苏探晴与林纯赶到襄阳城时,已是深夜三更时分,襄阳城早是城门紧闭。  其时虽是太平盛世,但因四海未定,漠北的元末势力残存,东北女真部族等亦对中原虎视眈眈,所以襄阳这等中原重镇平日皆严防奸细,每... - 2018-06-18
  • 第三十六章 僵尸借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他们全赖前面那个道士领路,亦步亦趋。  南振岳背着身子,面向车篷,他一只手还和叶蕴如玉手紧紧的互握着,他可以感觉到叶蕴如的身子,似乎在轻微的颤抖!  荒林,黑夜,遇上一列毫无生气,又能举步行走的活僵尸,谁都难免不油生怖意,毛骨悚然!  ... - 2018-03-07
  • 牧羊人和三十只金毛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位边陲(chuí)小国的大臣,有个女儿,如花似玉,远近闻名。  现在,大臣的女儿已长大,到了嫁人的年纪。  一天,从邻国来了个牧羊人,小伙子年轻帅气,虽然穿着很简朴,但他赶着的三十只羊,却有着金色的羊毛。大臣没有看上这个小伙子,但喜... - 2018-06-05
  • 第四章 满庭芳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一、*浊杯酒*  最先来到五剑山庄的不是将军府的人,而是一个老大。  江湖上的老大是这样的一种人  有酒要先喝下;有事要先动手;有小弟要先罩着;有刀子要先顶着;有麻烦要先... - 2018-06-21
  • 第四章 百业堂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朝醉夜复醒,对月长天歌。一弯银钩似酒壶,嫦娥何不共我酌?  金陵的夜少了白日的热闹喧嚣,却多了些丝竹管弦和狂曲醉歌。一个书生模样的醉鬼倚在太白楼的窗棂上,对着窗外高挂夜空的明月高声吟哦着,仪态颇为狂放。只可惜他衣着实在寒酸,面目也太过肮... - 2018-06-13
  • 第三章 雪夜追袭风云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物换星移,光阴若箭,转眼已是十三年后。  洛阳南郊三十里的秦家集。申时末。  已是隆冬时分,旷野沉黯,暮云铅重,冷风如刀,凛冽逼人。  看起来又是一场大风雪了!秦周老汉倚在自家小酒店的门口,眯起一双老眼望着满天厚重低沉、暗黄色的浊云,喃... - 2018-06-17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四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大道汜兮①,其可左右。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②,功成而不有③。衣养④万物而不为主⑤,常无欲⑥,可名于小⑦;万物归焉而不为主,可名为大⑧。以其终不自为大,故能成其大。[译文]大道广泛流行,左右上下无所不到。万物依赖它生长而不推辞,完成了功... - 2017-12-31
  • 第三章 峡谷试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与此同时,在峡谷左边的山崖顶端,却有两人并肩而立,正由高处俯视着峡谷中的激斗。  左首白衣人年纪二十一二,身材修长,凤目淡眉,鼻峰挺直,面容纤细白皙,头戴束发金冠。乍眼望去给人印象深刻的,并非是他那清秀俊雅、英气毕露的外貌,而是其全身不... - 2018-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