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神兵传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几日间长虹门加紧搜索,只是孟式鹏却龟缩起来,不露半点风声。陈家诸奴陆续到了京师,陈默在第六日上,去接应最后来的陈顺。然而在约定的京郊海子处等了许久,直等得焦躁,也不见他来。直至午时,他不经意时一抬首,却发觉昏黄的日头上抹着几缕灰烟,残痕袅袅将绝。

      出事了?陈默揉了揉眼,握剑而起。十三步之外,隐隐地有牛皮靴尖拨动土粒的声音,又有只受惊的鹭鸶拍打着翅膀,往水面上掠去。在它振翅的瞬间,陈默弹指,一道灰溜溜的影子,与那只水鸟反向擦过,竟比它迅捷百倍。灰影消失处,有人扑腾着跃出草丛,却被陈默紧紧追过去的一剑从颈侧绕过。

      水鸟们聒噪着腾起。鸟群过后,陈默微微喘息着低下头,混沌的水中浮起三具尸首。

      走了两个!陈默没有去翻看他们的尸首,交手只片刻,他却已经能确定对方身份。五年前被陈家扫荡掉巢穴的雁荡五鬼,竟是投入了来风堂中。他虽急切,却也疑惑着。

      这五鬼武功并不高,当初灭五鬼寨时,少夫人亲自坐镇,布置何其紧密,为什么还能容那几人活到今天?他在追索逃敌与寻找陈顺之间微微犹豫片刻。终于还是掉了头,往信号焰火处寻去。

      往东寻了约半里,眼前矗立着一座林子,一只墨绿色鲛皮靴子硬挺挺地探出枯榆树干。虽然已觉出那边毫无生命迹象,他还是试探地叫了几声,陈顺!陈顺!

      陈顺躺在树下时起时伏的草中,脑袋软绵绵地垂在胸前,颈骨被干净利落地斩断了。陈顺一只手上焦黑,显然刚刚施放了焰火,别一只手的手指却根根折断。他前襟大张着,几方碎帛在劲风中扇动,衣纽散乱不堪,显然在他尚存一丝神志时,曾奋力争夺过。陈默悚然一惊,想道:有人从他这里拿走了什么东西!

      三日前大总管曾郑重地说过,陈顺带的东西要紧,因此才特地让自己前来接应,却不想还是出了岔子。陈默心念一动,却又返身往方才遇袭的海子那里飞腾而去。

      果然离得百步远处,就见夹青半黄的芦草尖上,隐约有个人影晃动着,那身躯和蓬发如瘦狮一般,不用看清面目,陈默便知他是孟式鹏了。他紧吸了口,取弩定弦,再无半点犹豫地扣动了弩机。然而孟式鹏却一矮身,没入那一群再度飞旋而回的水鸟中。

      陈默眼见追不上,掏出焰火往天上放去。京郊的长虹门弟子与陈家诸奴,想必会往此处包抄而来。追了一阵,远处风中微有金铁交鸣之声,再听呼喝,似乎是陈勇已经和孟式鹏交上了手。只是等他赶到时,却只见陈勇臂上鲜血淋漓,恶狠狠地盯着布满漩涡的急流。

      又是一番上天入地的大搜索,最终却还是没将孟式鹏揪出来。这庞杂的都城中,他便如一只鼷鼠般潜伏着,不知在哪个深穴中,向他们露出黠眼与利齿。只有三鬼尸身,是今日唯一的收获了。

      三人身上均搜过,只有散碎银两而己,若非剿灭雁荡水寨时,陈默都有参与,几乎就连这几人的身份,也辨不出来。大总管失望起身,关胜刀颇有些克制不住恨意地踢了那尸身一脚,他这一脚力量甚大,那尸体本是平摊着的,此时却侧了过去,衣角便翻上来,陈默的眼角抽搐了一下,那上面有个小点,吸住了他的目光。

      那是那小点越来越大,骤然间,一点想法在他脑海中亮了起来。

      这个时侯,在某个昏暗的屋里,一盏灯亮了起来,照亮了面前的锦袱书皮。神兵传三个乌金色的大字,像三只妖异的眼。

      路儿瞪着孟式鹏懒洋洋跷起的双腿,对于他出去一趟后突然捧了这么大一本书回来觉得古怪之极。这些天被囚在这个黑漆漆的屋子里,她很难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是嗅到的一丝粮食霉味,觉得似乎在某个粮仓里面。因为知道她能逆经解穴,孟式鹏也不再点她穴道,不知从何处觅了副精钢打的手镣脚铐将她栓着。想来那计大明光印伤得他不轻,因此这许多天来,他都在盘膝打坐,并不怎么理她。她无聊起来,有意啰唆唠叨,扰他练功,便招来了一团油腻腻的头巾塞入嘴里,她便也只得安生了。

      孟式鹏突然倾耳一听,路儿便知道,是有人送饮食来了。果然孟式鹏将书往灯下一搁,转身过去,在墙上推出一扇狗洞大小的窗,拖进一只食盒来。

      趁着这当口,路儿伸长了脖子,往书页上瞅去,只是离得远了,字又太小,只看得见起头的标题大字《软剑篇》。

      你真想看这个?孟式鹏掀食盒盖子,取了三五碟小菜出来。香味一入鼻,路儿的目光就不自由主地从书页上面挪了回来,咽着唾沫盯着面前的卤汁牛肉。说来也奇怪,这些天送来的饭菜,竟都极合她口味,虽然比起家里妈做的那些,还是差着点儿,但是在囚禁中有此享受,也实在是很稀奇了。

      我要那块带三成筋的,就是这块!路儿紧盯着他的手指,答非所问地嚷了一声。孟式鹏毫不迟疑地把那块塞到嘴里,大嚼着。路儿心中大恨,便冲碗里吐了口唾沫,只是这一下力道把握得不好,反而将吐到书上去。孟式鹏将书抢到手,路儿足尖一抖,踝上的链子飞旋而去,将那碗牛肉套得牢了,扯进自己怀里来。几滴汤溅到手指上,她赶紧将手指吸吮干净,然后便埋脸在碗中呼噜呼噜吞咽起来。

      孟式鹏捧着书颇有些哭笑不得,似乎嘀咕了一句,你还真不像是你爹妈生出来的。路儿警觉,抬头道:你说什么?孟式鹏却把食盒推到她面前。

      等她尽兴饱餐之后,孟式鹏语气凝重地再问了一句:你真想看这本书?

      看就看呗!路儿舌头在嘴角滴溜溜转着,捧着肚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然而却隐约有些紧张起来。

      那《软剑篇》下的名目里面,列有数品,最优者为第一品,作述者赞曰:第一品者,缩可成丸,展可化蛟,有千变万化之能这第一品里面,列在第一位的剑,唤作名门。

      关于这把剑来历,记载着一个很悲伤的故事。一个出身卑微的铸剑大师,爱恋君王之女,却奉命为王女铸剑陪嫁。他将不尽思慕铸入此剑,此剑成后薄如鲛绡,韧如鲸筋,有机关于柄,启之可成丈余,团之将化丸粒。怀此利器,水火辟易,无坚不摧,踪影莫测,伤人无迹。

      君王易代,夫家欺辱王女,王女以此剑杀夫自尽。铸剑师得知,大悲恸,不久亦病亡。此后名门剑踪迹时现时没,千年间百易其主。最近一次被确凿证明的主人,是绰号猎天鹰的一个独脚大盗。

      路儿哆嗦了一下,她霍然抬眼盯着孟式鹏,虽然极力想克制,目光却依然闪烁不定。孟式鹏探出右手,中指上套着那枚近日来助他良多的宝剑,剑缩成环时,略呈椭圆,可佩于指上,环身通体泛着莹光,就如环在寒岭上那一弧蒸腾而起的雾晕。环体外面触手滑腻如同半融的冰面,里面略有凹凸不平之感,却是蚀刻的名门两个大篆字。孟式鹏缓缓将真气顺着那花纹注入,剑身便吞吐不定地舒展开,刺目的光泽也渐渐淡去,仿佛是冰化做水,水蒸成雾。

      鹰叔的内功偏纯阳一路,当初他演与我看时,这剑的色泽如朝霞初生,绚烂莫名。孟式鹏略微挥剑,语言与思虑都陷入悠长的回忆中,那时他尚幼,头顶上不曾有如此厚浊的尘,身边尽是挚爱的亲友。

      他与我父结交甚厚,走之前许诺次年再来京师拜访,然而不久后便听说他突然与金陵李家结怨,一月内劫夺李家财物数十起,李家大小姐李歆慈正全力缉杀他。我父深怀忧虑,便前去江南相助。谁知遍寻江湖,再无他的踪迹。李歆慈也并未夸耀已狙杀了他孟式鹏轻扣了一下剑身,依稀有凤鸣不绝,这也是李歆慈最后一次以李家大小姐的身份现于江湖。我父失望而归的同时,她便也凤冠霞帔一路北上华山,成为陈家独子之妻。

      孟式鹏抬起头来,发现路儿出神地听着,似乎早已忘了掩饰什么,一滴玉坠子般的泪,在她面颊上缓缓滚动。陈家少夫人过门后不久便生一女,取名陈

      住口!路儿的吼叫伴着铁链呼啸而来,又伴着两行锐利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809-981.html - 2018-07-11
  • 第四章 落鸿岭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黑精卫从怀中取出一物,随手往上一扔,那东西破开了覆在仙人柱上的狍皮而去,却正是一把锤子。乌沉沉的锤子很快就没入了夜色之中,甚至没有发出丝毫声息。被掀开的狍皮在风中略略扇动,冷风袭入小屋,锅下火焰骤然一灭。婴孩也似觉得不对劲,爬到了黑精卫... - 2018-12-11
  • 第四章 菁儿吃得津津有味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晚饭很简单,却也是江南的风味,真不知他们从哪里弄来的。菁儿吃得津津有味。  没什么,公子不吃胡人的东西,我每天给他做南方菜。赤峰道。  菁儿想起了什么:庄子里别的人呢?我怎么一个也没看见。  赤峰微微一笑:没有什么别的人,这里一直以来都... - 2018-12-12
  • 第四章 慰良臣乾隆探相府 防伦变天子指婚配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老六,你何至如此?”乾隆勉强一笑,沉缓他说道,“别这样英雄气短嘛……你今年才五十岁,朕还指望着你侍候下一代主子呢!你从缅甸回来,朕原本替你担心的,要翻多少山过多少水,还要穿老树林子,怕你挺不住。现在到了北京,这就是你命大,这么多好医好... - 2019-01-28
  • 第四章 冬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坐在妆台前,略略晃动头颅,让那对黑珍珠耳坠在面颊两侧晃动,如两滴从最深的夜里坠落的眼泪,悬在腮畔,将坠未坠。  数月前那个南海客人携这珍珠至苏城开价时,所有人惊叫起来,以为他疯了,一对珍珠居然敢叫出这么高的价。而当弱飖把它们买下来时... - 2018-12-11
  • 第四章 孝乾隆承颜钟粹宫 聪察君闻捷反惊心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在马上口说手比,一条一条向刘统勋譬说奏折讳败邀功的欺饰之处,如同亲历目睹。听得刘统勋心里一阵阵发焦。五月端阳毒日头将午时分照得大地一片腊白,暑气蒸蔚上来,更觉燥热难当,待到西华门首,两个人都已前襟后背湿透。一路进大内,命太监请乾隆接... - 2019-01-15
  • 林中水滴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暑假到了,我要去大自然中尽情地玩耍!  绿森林中,正有一对好朋友在说悄悄话呢!咱们去听听……  小熊和小狐背靠背坐着,在林中的青草上,在光影斑驳的银杏树下。头顶上,无际的蓝天中点缀着变化无穷的白云,金丝雀从空中飞过,边飞边唱。  “小狐... - 2019-02-06
  • 去过海底的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阿弟住在小溪边,每天清早,阿弟都去小溪边捉鱼。  有一天,阿弟做完早操,就准备捉鱼。  一条鱼从上游游了过来,看上去很大。  如果捉到他,我就请大家一起吃! 阿弟想。  大鱼游近了,他睁大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各种陷阱(xiàn&n... - 2019-02-06
  • 野猪和家猪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天,一只野猪不知怎的闯进了农民的猪圈。野猪看见猪圈里躺着的几只家猪,不禁诧异地问道:“看你们的样子多么像我,你们都是猪吗?”一只家猪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回答说:“是啊,我们都是猪。这点还用怀疑吗?”野猪说:“你们怎么变得这样懒懒散散,没精... - 2019-02-06
  • 农夫与他的儿子们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农夫快要辞别人世时,想要把自己耕作经验传给儿子,便叫他们来说:“孩子们,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了,你们都去寻找我埋藏在葡萄园里的东西,把它们统统都找出来吧!”儿子们以为那里埋藏了金银财宝。父亲去世之后,他们把那葡萄园... - 2019-02-04
  • 旅行家多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松鼠多米到处旅行,有一天,他遇到了种子小籽(zǐ)。小籽请求说:“你旅行可以带上我吗?”  多米习惯一个人上路,如果带上一颗种子,会不适应。但他不忍心拒绝种子,就答应了。  多米带着种子小籽继续旅行。渐渐地,多米开始习惯了小籽的存在。... - 2019-02-06
  • 玛雅森林里的故事鸟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托马是一头会讲故事的大象,一到夜晚,森林里的居民们就会围坐在托马身边,边喝茶边听他讲故事。  忽然有一天,人们发现托马讲故事的语速变慢了,讲着讲着会忘记讲到哪儿,需要别人提示才能继续往下讲。原来,托马年纪大了,记忆渐渐跟不上了。“要是这... - 2019-02-06
  • 老山羊的妙计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狼吃兔子,吃羊,吃鹿,有时候就连人,它也要吃,所以大家都恨透了狼,都想打死狼。小兔子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们,都被狼吃掉了,小兔子也整天朝不保夕,命在旦夕,一见到狼就拼命地跑呀跑,如果小兔子不是赛跑冠军,也早就让狼吃掉了。  一天,小兔... - 2019-02-06
  • 逼上梁山 -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古典小说《水浒》描写了宋朝末年的一次农民起义。里面许多起义军头领都是被官府逼得走投无路才投奔梁山这个起义军根据地的。有个叫林冲的人,武艺高强,为人正直,原在官府任八十万禁军教头。但当权的大官高俅之子为了霸占他的妻子,三番几次陷害他,派人暗杀... - 2019-02-04
  • 小巨人与蝴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巨人村,是中国的一个小村庄。那里住着巨人族,他们长着大大的头,尖尖的耳朵,绿色的皮肤,长得有点儿像阿凡达。走路是转圈圈的走法,可是他们不会晕。部落里有一位老巨人会法术,他能满足别人的愿望。  巨人宝宝加尔是个喜爱自然的孩子,他的爸爸老巨... - 2019-02-06
  • 麦田里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麦田里,太阳晒得土地微微发烫。  稻草人懒洋洋地站着,要瞌睡了。和风轻轻的吹来,把那一串串饱满满的熟透了的麦穗,推得摇来撞去,发出一阵阵嘻嘻哈哈的声音。听了这声音,稻草人更加想睡了。它靠着竹竿,闭上了眼睛。忽然,一阵扑扑的声音传来,把它... - 2019-02-06
  • 热心的红袋鼠 - 童话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蓝蓝的海水,金色的沙滩,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这可真是游泳冲浪的好时光。 红袋鼠在亮晃晃的阳光下走着。太阳光再亮,红袋鼠也不怕。因为打着遮阳伞,戴着遮阳帽和太阳镜。红袋鼠知道,在烈日下待的时间长了,皮肤会发红,还会脱皮、起水泡。红袋鼠知道怎... - 2019-02-02
  • 第六节 翠华楼的晚戏还没有散场_爝火五羊城_故事大全
  •   翠华楼的晚戏还没有散场。因为近日码头迭连出事,台下看客稀稀落落,二层包厢也都空空如也。笙萧齐鸣中汤姆带着两个巡捕匆匆而入,径登旋梯上楼。坐客们无一例外地起身向这位新贵起身鞠躬致敬。汤姆只略一点头,匆匆登楼。楼上平台栏后,推门进去便是一座... - 2019-02-01
  • 第五节 在劫难逃_爝火五羊城_故事大全
  •   躲不过去的事是劫数,在劫难逃。进入四月,香港英军军舰已经集结了二百余艘,不时派巡逻艇在珠江口巡戈。洪秀全的太平军进湘南湘东连破七城,向荣带的绿营竟只是远远尾随“送行”。  四月初八是浴佛节,广州城上空万里无云,烈日的人炙肤。一身大汗的江... - 2019-02-01
  • 第二节 江忠源赶到总督衙门_爝火五羊城_故事大全
  •   江忠源赶到总督衙门.已是申正时牌,广州人已经用了新词儿,叫“下午四点钟”。门房厅里还等着五六个县令,他官阶高人又生,大家原本一处说笑打浑,见他进来,便都收口儿正襟危坐,吸溜着嘴儿吃茶不言语。江忠源也觉无话搭讪,向门房递了手本名刺便坐在一... - 2019-02-01
  • 光绪皇帝 引子_光绪皇帝_故事大全
  •   午后,鬼热的天气,狗都热得躲在荫凉里伸长舌头直喘。  整个醇郡王府在这闷热的午后静悄悄的,见不到一个人影,也听不到半点声响。  西院一间偏房内,一对男女,顾不上这盛夏的炎热,赤身裸体地拥抱一起,忘情地扭动着身躯,因久别而压抑心头的情火燃... - 2019-02-01
  • 人生最大的暗礁就是“能”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不会相面,但通过人的言行,便能知道人的下场如何。  我不会算卦,但通过人的心地,便能知道人的命运怎样。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吹牛,每一次的事实总会给我作见证,因为从我9岁的时候,就发现人的一生都是磕磕碰碰,充满了坎坷,没有一个人是一帆风... - 2019-02-03
  • 寸草春晖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唐代的诗人孟郊,写过一首题为《游子吟)的诗。这首诗以富有感情的语言,表达了一位慈母对即将离开自己的儿子的深深的爱。读来令人感动。全诗只有短短六句,大意是这样的:  即将漂泊异乡的儿子啊。  你身上穿的衣裳是母亲手中的线缝做的呀。  临行时让... - 2019-02-03
  • 骄傲的小羚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茂密的大森林里,小动物们自由自在,快乐的生活着。它们十分懂礼貌,见了伙伴总要问声好。  一天一只小羚羊来到了这片森林里,他对谁都瞧不起,觉得它们都没有自己好。它常常想:“看我的行动多灵敏,看我跑的有多快,你们谁也比不上我。”  一... - 2019-02-06
  • 胶柱鼓瑟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齐人跟赵人学习瑟这种乐器。他不去刻苦钻研演奏瑟的技术,却依照赵人预先调弄好的音调,将瑟上调音的短柱用胶粘固起来,就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家乡。齐人回家后,摆弄了多年,总是弹不出一支曲子。他还觉得奇怪呢!后来,有人从赵国来,了解到是怎么回事,觉得这... - 2019-02-04
  • 生命中的蓝天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当初怎么会生出你这个不听话的儿子!”父母摇着头,一脸无奈:“你真是不可救药了!”老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是的,没考上重点高中,我不禁心灰意冷。父亲的斥责在我眼里成了唾弃,母亲的鼓励也被我视为唠叨。一种难以明说的青春期的叛逆感在... - 2019-02-06
  • 固若金汤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秦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陈胜派武臣进攻赵地。自武臣率兵往北攻打赵地以后,一路披荆斩棘,所到之处,豪杰纷纷响应,起义军占领了赵国的大部分地区。武臣自己也被加封为武信君。这时,武臣率军攻打到了范阳城,范阳令徐公也准备誓死保城,到处修建防御工事,准备... - 2019-02-07
  • 你的爱有几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爸爸妈妈离婚了,妈妈走了,我哭喊着要找妈妈。爸爸怒吼着,一个巴掌甩了过来:“你妈死了,你要愿意也去!”说完夺门而出,只剩下幼小无助的我独自一人待在空荡荡的屋子里。  从那时起,我在内心建起了一堵厚厚的墙,将自己与父亲远远地隔了开来,而喜... - 2019-02-06
  • 两只红苹果的秘密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5岁那年,我上初二。像所有愣头青的小子一样,我们每天的任务就是想着如何对付我们最可恶的秃了头的数学老师,还有,就是往女生的抽屉里放死老鼠。  做这些事的时候,我内心里充满了巨大的快乐。放了学的我们,骑着一辆破自行车满大街疯跑,有时爬上... - 2019-02-06
  • 大逆不道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秦朝灭亡以后,刘邦和项羽展开了长达五年的楚汉战争。有—天项羽在阵前向刘邦喊话,要与他决一雌雄。刘邦回答说:“我开始与你都受命于楚怀王,约定先定关中的为王。但是我先定关中后你却负约,让我到巴蜀去当汉王。这是你第一条罪状。你在去救援赵军途中,杀... - 2019-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