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神兵传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几日间长虹门加紧搜索,只是孟式鹏却龟缩起来,不露半点风声。陈家诸奴陆续到了京师,陈默在第六日上,去接应最后来的陈顺。然而在约定的京郊海子处等了许久,直等得焦躁,也不见他来。直至午时,他不经意时一抬首,却发觉昏黄的日头上抹着几缕灰烟,残痕袅袅将绝。

      出事了?陈默揉了揉眼,握剑而起。十三步之外,隐隐地有牛皮靴尖拨动土粒的声音,又有只受惊的鹭鸶拍打着翅膀,往水面上掠去。在它振翅的瞬间,陈默弹指,一道灰溜溜的影子,与那只水鸟反向擦过,竟比它迅捷百倍。灰影消失处,有人扑腾着跃出草丛,却被陈默紧紧追过去的一剑从颈侧绕过。

      水鸟们聒噪着腾起。鸟群过后,陈默微微喘息着低下头,混沌的水中浮起三具尸首。

      走了两个!陈默没有去翻看他们的尸首,交手只片刻,他却已经能确定对方身份。五年前被陈家扫荡掉巢穴的雁荡五鬼,竟是投入了来风堂中。他虽急切,却也疑惑着。

      这五鬼武功并不高,当初灭五鬼寨时,少夫人亲自坐镇,布置何其紧密,为什么还能容那几人活到今天?他在追索逃敌与寻找陈顺之间微微犹豫片刻。终于还是掉了头,往信号焰火处寻去。

      往东寻了约半里,眼前矗立着一座林子,一只墨绿色鲛皮靴子硬挺挺地探出枯榆树干。虽然已觉出那边毫无生命迹象,他还是试探地叫了几声,陈顺!陈顺!

      陈顺躺在树下时起时伏的草中,脑袋软绵绵地垂在胸前,颈骨被干净利落地斩断了。陈顺一只手上焦黑,显然刚刚施放了焰火,别一只手的手指却根根折断。他前襟大张着,几方碎帛在劲风中扇动,衣纽散乱不堪,显然在他尚存一丝神志时,曾奋力争夺过。陈默悚然一惊,想道:有人从他这里拿走了什么东西!

      三日前大总管曾郑重地说过,陈顺带的东西要紧,因此才特地让自己前来接应,却不想还是出了岔子。陈默心念一动,却又返身往方才遇袭的海子那里飞腾而去。

      果然离得百步远处,就见夹青半黄的芦草尖上,隐约有个人影晃动着,那身躯和蓬发如瘦狮一般,不用看清面目,陈默便知他是孟式鹏了。他紧吸了口,取弩定弦,再无半点犹豫地扣动了弩机。然而孟式鹏却一矮身,没入那一群再度飞旋而回的水鸟中。

      陈默眼见追不上,掏出焰火往天上放去。京郊的长虹门弟子与陈家诸奴,想必会往此处包抄而来。追了一阵,远处风中微有金铁交鸣之声,再听呼喝,似乎是陈勇已经和孟式鹏交上了手。只是等他赶到时,却只见陈勇臂上鲜血淋漓,恶狠狠地盯着布满漩涡的急流。

      又是一番上天入地的大搜索,最终却还是没将孟式鹏揪出来。这庞杂的都城中,他便如一只鼷鼠般潜伏着,不知在哪个深穴中,向他们露出黠眼与利齿。只有三鬼尸身,是今日唯一的收获了。

      三人身上均搜过,只有散碎银两而己,若非剿灭雁荡水寨时,陈默都有参与,几乎就连这几人的身份,也辨不出来。大总管失望起身,关胜刀颇有些克制不住恨意地踢了那尸身一脚,他这一脚力量甚大,那尸体本是平摊着的,此时却侧了过去,衣角便翻上来,陈默的眼角抽搐了一下,那上面有个小点,吸住了他的目光。

      那是那小点越来越大,骤然间,一点想法在他脑海中亮了起来。

      这个时侯,在某个昏暗的屋里,一盏灯亮了起来,照亮了面前的锦袱书皮。神兵传三个乌金色的大字,像三只妖异的眼。

      路儿瞪着孟式鹏懒洋洋跷起的双腿,对于他出去一趟后突然捧了这么大一本书回来觉得古怪之极。这些天被囚在这个黑漆漆的屋子里,她很难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是嗅到的一丝粮食霉味,觉得似乎在某个粮仓里面。因为知道她能逆经解穴,孟式鹏也不再点她穴道,不知从何处觅了副精钢打的手镣脚铐将她栓着。想来那计大明光印伤得他不轻,因此这许多天来,他都在盘膝打坐,并不怎么理她。她无聊起来,有意啰唆唠叨,扰他练功,便招来了一团油腻腻的头巾塞入嘴里,她便也只得安生了。

      孟式鹏突然倾耳一听,路儿便知道,是有人送饮食来了。果然孟式鹏将书往灯下一搁,转身过去,在墙上推出一扇狗洞大小的窗,拖进一只食盒来。

      趁着这当口,路儿伸长了脖子,往书页上瞅去,只是离得远了,字又太小,只看得见起头的标题大字《软剑篇》。

      你真想看这个?孟式鹏掀食盒盖子,取了三五碟小菜出来。香味一入鼻,路儿的目光就不自由主地从书页上面挪了回来,咽着唾沫盯着面前的卤汁牛肉。说来也奇怪,这些天送来的饭菜,竟都极合她口味,虽然比起家里妈做的那些,还是差着点儿,但是在囚禁中有此享受,也实在是很稀奇了。

      我要那块带三成筋的,就是这块!路儿紧盯着他的手指,答非所问地嚷了一声。孟式鹏毫不迟疑地把那块塞到嘴里,大嚼着。路儿心中大恨,便冲碗里吐了口唾沫,只是这一下力道把握得不好,反而将吐到书上去。孟式鹏将书抢到手,路儿足尖一抖,踝上的链子飞旋而去,将那碗牛肉套得牢了,扯进自己怀里来。几滴汤溅到手指上,她赶紧将手指吸吮干净,然后便埋脸在碗中呼噜呼噜吞咽起来。

      孟式鹏捧着书颇有些哭笑不得,似乎嘀咕了一句,你还真不像是你爹妈生出来的。路儿警觉,抬头道:你说什么?孟式鹏却把食盒推到她面前。

      等她尽兴饱餐之后,孟式鹏语气凝重地再问了一句:你真想看这本书?

      看就看呗!路儿舌头在嘴角滴溜溜转着,捧着肚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然而却隐约有些紧张起来。

      那《软剑篇》下的名目里面,列有数品,最优者为第一品,作述者赞曰:第一品者,缩可成丸,展可化蛟,有千变万化之能这第一品里面,列在第一位的剑,唤作名门。

      关于这把剑来历,记载着一个很悲伤的故事。一个出身卑微的铸剑大师,爱恋君王之女,却奉命为王女铸剑陪嫁。他将不尽思慕铸入此剑,此剑成后薄如鲛绡,韧如鲸筋,有机关于柄,启之可成丈余,团之将化丸粒。怀此利器,水火辟易,无坚不摧,踪影莫测,伤人无迹。

      君王易代,夫家欺辱王女,王女以此剑杀夫自尽。铸剑师得知,大悲恸,不久亦病亡。此后名门剑踪迹时现时没,千年间百易其主。最近一次被确凿证明的主人,是绰号猎天鹰的一个独脚大盗。

      路儿哆嗦了一下,她霍然抬眼盯着孟式鹏,虽然极力想克制,目光却依然闪烁不定。孟式鹏探出右手,中指上套着那枚近日来助他良多的宝剑,剑缩成环时,略呈椭圆,可佩于指上,环身通体泛着莹光,就如环在寒岭上那一弧蒸腾而起的雾晕。环体外面触手滑腻如同半融的冰面,里面略有凹凸不平之感,却是蚀刻的名门两个大篆字。孟式鹏缓缓将真气顺着那花纹注入,剑身便吞吐不定地舒展开,刺目的光泽也渐渐淡去,仿佛是冰化做水,水蒸成雾。

      鹰叔的内功偏纯阳一路,当初他演与我看时,这剑的色泽如朝霞初生,绚烂莫名。孟式鹏略微挥剑,语言与思虑都陷入悠长的回忆中,那时他尚幼,头顶上不曾有如此厚浊的尘,身边尽是挚爱的亲友。

      他与我父结交甚厚,走之前许诺次年再来京师拜访,然而不久后便听说他突然与金陵李家结怨,一月内劫夺李家财物数十起,李家大小姐李歆慈正全力缉杀他。我父深怀忧虑,便前去江南相助。谁知遍寻江湖,再无他的踪迹。李歆慈也并未夸耀已狙杀了他孟式鹏轻扣了一下剑身,依稀有凤鸣不绝,这也是李歆慈最后一次以李家大小姐的身份现于江湖。我父失望而归的同时,她便也凤冠霞帔一路北上华山,成为陈家独子之妻。

      孟式鹏抬起头来,发现路儿出神地听着,似乎早已忘了掩饰什么,一滴玉坠子般的泪,在她面颊上缓缓滚动。陈家少夫人过门后不久便生一女,取名陈

      住口!路儿的吼叫伴着铁链呼啸而来,又伴着两行锐利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809-981.html - 2018-07-11
  • 第四章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罗彻同的表情冷淡,看不出什么喜怒,对半跪在面前的王无失与陈襄道:父王让我与二叔一起前去察看。我命人召你们两个,谁知竟召不来  是我拉王无失来助阵的,再说他今日轮休,偷跑出来的是我!陈襄昂起头来,分明眼角一抽一抽,... - 2018-07-15
  • 第四章 蓝月的狠 蓝星的毒 蓝光的杀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寂静。  一时林中只有封冰轻轻的喘息声。  楚天涯仗剑而立。  听到身后她强忍痛楚的呼吸,他的心就莫名的一搐。  那一记蓝星射得很深,而封冰当时气聚全身,是以也不能穿身而过,现在她一定很痛吧?  他不敢动,对方的目标是身后的封冰,再来一... - 2018-06-27
  • 第四章 毒计连环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眼睁睁看着小弦忽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大惊失色。他急匆匆由内房后窗中蹿出,纵身上了屋顶,四处眺望却不见丝毫异状。庄园内,几位挑灯巡夜的家丁依然不紧不慢地巡视着,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林青想起刚才听到夜行人离去的声音,多半就是掳走... - 2018-06-30
  • 第四章 四笑于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坟墓机关喀喀响过数声后,墓门缓缓开启。却有二个人已然立在其中,神情俱是倨傲无比。仿佛他们不是刚刚从一座坟墓中走出来,而是踏上了金峦宝殿!  左首那人面黑如墨,身形高大,看不出有多大年龄,只是眼露凶光,一脸狡狠,一看便不象是中原人氏。也不... - 2018-07-10
  • 第四十章 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是你们的城池,然而今天晚上,它却是我的!在紧紧包围而来地孤寂中,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  突然有柔怯的脚步响起,伴着细细喘息声,一个娇弱的身影从边门上跑过来。珑华?杜雪炽往前跑了几步。  嫂嫂!嫂嫂!似乎因为这一叫,珑华分了神,一... - 2018-07-16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四章 十一席位、二个骷子、一声笑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秋天。  美丽而善感的季节。  最令人寂寞的是秋天的黄昏。  就像是一把剑,没有了光芒,没有了生命,然后在暗哑中等待黑夜的来临。  最令人惆怅的是秋天的落叶。  就像是一个攀登过顶峰的剑客,在无敌于天下后惘然折下的一段剑锋,然后在落寞中... - 2018-06-23
  • 第四十二章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虽然奉国公府的马厩里不免有些臊味,然而在不冷不热的暮春初夏之夜,枕着蓬松的稻草而眠,倒让他又想起了当年在乡下当牧童的时光。酣梦之中,耳边传来锁子碰撞的声音,恍惚中他想道:糟,主人又来了!  他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想... - 2018-07-16
  • 第四章 满庭芳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一、*浊杯酒*  最先来到五剑山庄的不是将军府的人,而是一个老大。  江湖上的老大是这样的一种人  有酒要先喝下;有事要先动手;有小弟要先罩着;有刀子要先顶着;有麻烦要先... - 2018-06-21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杰克的幸福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杰克是一个十五岁的男孩,双亲早故,只留下了一栋破房子和三个弟弟妹妹。毫无疑问,杰克为了撑起这个家,只能四处找工作。搬运工、送信、销售员……杰克都干过。只可惜回家的路上,杰克常常遭到抢劫,也常常地被人狠狠的打了一顿,辛辛苦苦赚的钱只剩的连...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艺人的自满 - 印度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在一个村庄里住着一位做泥娃娃的手艺人。他做的泥人十分漂亮,在市场上很好卖,所以他的日子过得挺自在。  艺人的儿子长大了。艺人见儿子的手挺灵巧,就教他做泥人。后来,他们父子俩就开始一起做泥人。  儿子的手比父亲的还巧,加上他年轻力壮,干... - 2018-07-16
  • 第二十五章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丧仪早有所备。便是起先有些慌乱,往后府中自有熟谙典故的吏官,很快便接手过来,一切便又上了正轨。罗彻敏只消跟着木头人似地一项项照办,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到了大敛前日,薛妃见罗彻敏被摆布得眼神都有点怔忡,便命人到养怡堂传...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蓝色小花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朵花,长得瘦瘦的,小小的。这朵小花每天都早早地开放,向着天空仰起笑脸,蓝蓝的天空在她的脸上涂上一层蓝色。  一天晚上,星星出来了,所有的花都收拢花瓣睡觉了。蓝小花也收拢了花瓣,想睡觉了。这时,蓝小花听到天上的一颗星星叹了一口气。  ... - 2018-07-16
  • 哈利的毛衣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哈利是一只有黑点的白狗,它特别喜欢身上的黑花点。但是,奶奶一点也不知道哈利喜欢什么样的花纹。哈利过生日的时候,奶奶送给它一件毛衣,上面有许多美丽的玫瑰花。哈利一看就不喜欢,它不喜欢玫瑰花图案,看上去怪怪的。哈利想,要是这件毛衣丢了就好啦...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不讲卫生的小黑猪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土豆、彩椒、秋葵们,排着队往小黑猪的嘴巴里走去。走啊走,走啊走,最前面的土豆突然停住了脚步,害的彩椒、秋葵们全部都撞到了它的身上。"喂!土豆,你怎么突然停下了呀?"彩椒揉着鼻子说。"哎呀!小黑猪到底多少天没有刷牙... - 2018-07-16
  • 小狐狸穿新衣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狐狸的妈妈给它买了一件新衣裳,小狐狸高兴地不得了,穿着它找好朋友们玩儿。  小兔子、小猴子见了,都夸赞小狐狸的衣裳好看,小狐狸更高兴了,从那以后,每天都穿着那件衣裳。可是渐渐地,大家都不愿意和小狐狸玩儿了,小狐狸很难过,它问妈妈这是怎... - 2018-07-16
  • 小猪卖帽子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猪兜兜在森林里开了一家帽子店。小老鼠来买帽子,它说:"小猪,请给我一顶帽子。"可是小猪兜兜找来找去,怎么也找不着适合小老鼠的帽子,因为它的帽子对于小老鼠来说都太大了。  小老鼠只好走了。小象来买帽子,它说:"小... - 2018-07-16
  • 和一朵花的约定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只蜜蜂在花朵上忙碌着,突然隐隐听到有微弱的啜泣声。谁在哭呢?蜜蜂抬头向四处搜寻,看到不远处有一朵金黄的小花盛开着。  蜜蜂飞过去,停在花朵上问道:“你开得这么漂亮为什么还要哭呢?”  “我承认我长得不丑,但我很孤单,看着别人都有朋友,... - 2018-07-15
  • 吱儿吱儿不怕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娇生惯养的小老鼠胆子特别小,听到一丁点儿声音,就会吓得全身发抖。对这事,他自己也很难过。可没有办法。有一天,一个杯子“啪”的一声摔碎了,小老鼠差点儿丢了魂,全身抖个不停。鼠妈妈赶紧跑过来,  把他搂在怀里,可还是不行。“妈……妈、妈,我... - 2018-07-15
  • 甜甜变成糊涂涂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狐狸甜甜爱吃糖,每当妈妈喊他:“喂!别再吃糖啦!”他就会笑嘻嘻地说:“谁让你给我起名叫甜甜呢,甜甜还能不爱吃糖吗?”  一天,妈妈去河边洗衣服,甜甜在家可来了劲,打开糖盒子一块接一块地吃起来。吃呀,吃呀,那糖填满了肚子,又从肚子充满了... - 2018-07-15
  • 帮助熊奶奶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熊奶奶家的房顶破了个大洞,雨漏个不停。于是它请来小猪、小猴子帮它修修屋顶。小猪悄悄抱怨道:"我还想去玩儿呢!"小猴子拽了拽它的衣角,说:"别说啦!熊奶奶年纪大了,我们不帮它谁帮它呢?"小猪只好跟着小猴子来... -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