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万幽鬼王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此举不但令谢剑寒、楼师桐、尹君强三人凛惊,连双星及五老也不禁暗中点头赞佩万分。

      谢剑寒大意之下失去阴筋白骨令,脸色立变苍煞,木愣一旁不知如何是好。

      闵印接得骨令,翻覆观瞧,反面白骨之上,刻画着大大小小无数鬼魔,刀笔如神,翩翩若生;正面,除上端镶嵌着一颗碧绿宝珠,光芒四射外,只刻着一双赤身男女魔鬼,男女双魔纠盘一处,双颊相偎,男魔目喷欲火,望之一身含劲,女魔妙处似隐若现,美目顾盼,摄人魂魄,笑嫣生春丁香微吐,其欲擒故纵之态,难以形容。闵印不觉由心底生出厌恶之感,怒喝一声,道:

      “我只当万幽鬼王最具尊严的阴粼白骨令有多珍贵,原来是这么一幅无耻的秘图,拿回去:吧!”说着,闵印暗以绝顶内力,加诸白骨令上,疾若电掣抛向谢剑寒而去。

      谢剑寒大喜过望,未加思索伸手就接,闵印暗喜心头,只要谢剑寒接到手中,阴粼白骨令立即散碎,那时倒看谢剑寒如何善后。

      谢剑寒自然不知闵印已经使了手脚,五指即将抓到白骨令上,突然那阴粼白骨令无故迅疾升高,非但谢剑寒一扑未中,并且也脱出了闵印内力之下,接着有人阴沉冷酷地说道:

      “小娃儿必是闵印,好手法,好功力,不过老夫这白骨之令,却不容人侮,你竟敢暗以绝顶内功牵引,欲使白骨之令散碎,饶你不得!”说着,只见那阴粼白骨令,如流矢般疾投向行云老人所居屋脊后方,不问可知,发话之人就隐身彼处。

      闵印不服暗中人的言语,才待追上,那知怪事又生,阴粼白骨令在飞般自投而去之后,却突然遭无形的拦截,竟然停在半空挣扎不已,双星五老和闵印,及谢剑寒等人,无不色变,观白骨令之奇变,即知另外又有高手出现,先前叱斥闵印的暗中人、在言语之间业已表明就是万幽鬼王,否则断无自承,“老夫这白骨之令……”等言的道理,可是这暗中和鬼王以罕绝内力较技的奇客是谁,却令众人难以猜测。

      此时,那阴粼白骨令突然脱出了万幽鬼王内力牵引之下,如流星过渡般飞射到闵印身旁,闵印听到耳边有人以真气传声说道:

      “五老村中已有多人披鬼王暗伤,可用白骨令逼使鬼王就范,动手医治受伤之人,老贼再狠,也不敢不听,千万莫当儿戏,有我在一旁,老贼难以施展毒计,不必怕他,最好能叫他相信,夺回白骨令的是你,这样老贼因不知你功力深浅,势将屈服!”

      闵印由真气传话的语调之中,听出是那披发怪客,不由大喜,这时阴粼白骨令恰好已到伸手可及的方位,闵印立即五指聚合全身劲力,向阴粼白骨令抓去,白骨令自是轻易的重又落入闵印手中,非但万幽鬼王座下二堂香主认定这是闵印的功力于法,就连双屋和五老,也看走了眼,只有暗中的万幽鬼王,尚有不信之意。

      闵印再次收回白骨令后,立即对行云老人所居星楼冷诮的说道:

      “闵某有心以白骨之令,一试今夜鬼王在否,阎五州,你可以出面和闵某一会了吧?”

      阎五州闻声而出,只见一条人影在行云老人星楼屋脊上面一闪,众人面前已经平添了一位相貌奇丑的秃眉老者,老者一身乌亮发闪的奇怪衣衫,在飞身之下竟然动也不动、由此可知老者的功力修为,驾乎双屋五老等人之上,闵印自非敌手。

      老者飘落地上之后,谢剑寒等三人立即向前叩拜,老者冷冷地挥手,示今彼等站向一旁。然后仔细盯住闵印一眼,却对二湘五老含笑说道:

      “一别数十春秋,五位可好?”

      凌风老人代表五老说话,语含讽诮的说道:

      “兄弟门今夜承蒙一别数十年没见的老友关怀,此德此情实不敢忘,阁下可好?”

      老者正是万幽鬼王阎五州,闻言竟然未答凌风老人的话语,转对人寰双星说道:

      “两位侠驾竟也在此,实出老朽意外,近数十年来……”

      双星自阎五州在行云老人所居星楼屋脊之上突然发话,已知今夜这向以狠毒令武林畏惧的鬼王,早有血洗五老山村的安排,决难善罢,因之天乐星不待阎五州把话说完,已接口答道:

      “近数十年来,江湖只容鬼域之辈横行,难怪阁下在此见到我双星兄弟,认系意外了!”言下之意,令鬼王颇觉难堪。

      鬼王阎五州眼望着双星和五老阴阴地一笑,转对闵印缀缀地说道:

      “闵印,令祖身体可好?”

      闵印冷冷地说道:

      “闵印出道甚晚,恕我不认识阁下是谁,因之无法领受阁下问及家祖父的这一番心意,阁下担待一二!”

      鬼王阎五州哈哈:一笑,道:

      “虎父无犬子,强将出胜兵,好,咱们不谈家常,请将老夫门中的阴粼白骨令交给老夫!”

      闵印冷嗤一声,道:“阎五州,你当真认为闵印年幼可欺?”

      鬼王阴沉地问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闵印道:“阁下早已到达五老村中,都是干了些什么?”

      鬼王心头一凛,却故作不解的说道:

      “当老夫谕令谢剑寒等来此之后,霍然想起他等经阅不足,设若言语得罪老夫故友,如何是好,才……”

      闵印不待鬼王阎五州把话说完,哈哈一笑,道:

      “猫哭老鼠假慈悲的这一套,少在闵印面前施展,我问你,你是不是还打算要这阴粼白骨令?”

      鬼王阎五州从容的说道:

      “此令乃老夫之物,当然必须讨回这还用问?”

      闵印冷冷的说道:

      “五老村中已有多人误落你的算中而身受暗伤,阁下请先代受伤之人医治之后,再谈索要此令之事!”

      此言一出,五老和双星不由大怒,鬼王阎五州却心头大凛,他再也梦想不到,面前这十七八岁的小娃儿如此老辣不禁答对迟疑。

      五老同时厉声叱道:

      “阎五州,今朝你不还我兄弟公道,休想生出五老山村!”

      鬼王瞥望着五老,轻藐的说道:

      “凭你们这身功力,老朋友,老夫若不念及昔日友情,只要举手之劳,则你们立毙当场!”

      五老又待接话,闵印已扬声喝道:

      “阎五州,你若再不答我所问,闵印立将白骨令震碎,然后与尔作生死之搏!”

      鬼王闵五州霎霎一对碧绿的鬼眼,道:

      “闵印,你想与老夫为敌?”

      闵印冷笑一声,道:

      “适才互以内力摄取白骨令,已分胜负,莫以为你那两套本领能唬住我闵印!”

      鬼王阎五必!闻言先是一愣,继之说道:

      “老夫不信你有那样高深的潜力!”

      在阎五州说话的时候,闵印听到披发怪客再次传声说道:

      “速以帝君所传‘两仪真气’弹出一指,对着老贼的前胸,并且先下警告!”

      闵印功力本来极高,传声乍止,适巧鬼王话也说完,闵印提足劲力,对鬼王冷冷地说道:“阁下何不接我一指试试真假!”

      说着,右手食指对准鬼王阎五州的前胸,猛然点下。

      鬼王闵五州立即提聚七成内力严守,认定自己七成功力,足抵闵印一指,那知当闵印指力冲列胸前之时,自己提聚的七成力道竞难相抗,再想加力已然无及,竞被闵印两仪真气撞出了五步,胸前隐隐作痛,知道已受内伤,不由惊凉而失色!

      闵印却冷哼一声,道:

      “我只以七成内力,已然冲破你提聚同等功力的真气,设若适才加上三成劲力的话,阎五州,你必然立即口吐鲜血,如今你可愿意相信闵印功力不比你低?”

      鬼王正以真力畅顺胸腹之伤,只点了点头,并没有开口,闵印扬起白骨令又道:

      “阎五州,你想要此令,立即详述所伤村中之人……”

      阎五州不待闵印话罢,已开口说道:

      “我只用‘五阴鬼手’伤了‘五友’的穴道,三日之后才会病发身死,可以晚来五友由我医治。”

      闵印对鬼王阎友州在刹那之间就能恢复内伤一节,暗自震惊,一面示意五老召唤五友火速前来,一面说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930-961.html - 2018-05-25
  • 第六章 领军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刀光如电,从带露珠的花瓣上一掠而过。花瓣微微一颤,如被和风轻轻拂过。一只停在花瓣上的绿头苍蝇受到惊吓,嗡一声飞起,却在半空中一裂两瓣,直直的落入草丛中。  江浙两省总兵俞重山缓缓用素巾擦去缅刀上的污秽,这才平心定气,还刀入鞘。每日这个时... - 2018-06-06
  • 第六章 神迹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师父,请用茶。”巴哲双手捧着新沏的普洱茶,恭恭敬敬递到孙妙玉面前。经过五年多的相处,他对这个师父的态度已经完全改变,现在他就像任何一个恭敬孝顺的弟子,时时对师父小心伺候,刻意巴结。  孙妙玉接过茶盏,浅浅抿了一口,微微颔首道:“嗯,不... - 2018-06-05
  • 第六章 惊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万古愁从来没有这么得意过,这个平生大敌终于被自己一剑穿肠,看着门人敬畏的眼神,听着各门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对自己的恭贺声,今天一统血雨门,也许有朝一日我就将一统江湖甚至一统江山,他终于按捺不住一向装出的斯文,仰天狂笑起来!  他注意到方念... - 2018-06-16
  • 第六章 有一桩十拿九稳的买卖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第三章考验  镇江离金陵不远,有明珠留下的地址,云襄很容易就找到了她和舒亚国。见到二人后,云襄开门见山地对舒亚道:“有一桩十拿九稳的买卖,你想请二位帮我一回。”  “什么买卖?”舒亚男语音中满是戒备,“为什么偏偏要咱们帮你?”  云襄笑... - 2018-06-08
  • 第六章 柳公权像狐狸般眯起双眼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负手立在拐子巷外的十字路口,柳公权像狐狸般眯起双眼。  这次他来扬州,原本是为追踪千门公子襄而来。巴蜀巨富叶家的突然败亡,早已传遍天下,千门公子襄的恶名也在江湖上渐渐传开。当柳公权了解到叶家败亡的经过时,自傲身份的猎犬终于闻到了感兴趣的... - 2018-06-09
  • 第六章 非常之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风越刮越急,阴暗的天空已有夹杂着冰屑的落雪,寒冷异常。许惊弦专门去照看了苍猊王一会儿,却见它仍是紧闭双目,不饮不食,不由大感焦躁,轻声道:“我知你本是高原上的百兽之王,如今受伤落难心中自是极不好受。但就算你被族群舍弃,也不必求死啊?君子... - 2018-06-14
  • 第六章 风暴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 - 2018-06-13
  • 第六章 逃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疤瘌头的意外死亡很快就被狱卒发现,众人查看尸体,只见除了胸前那大块淤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狱卒们也是个中老手,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事先有司狱官的指示,狱卒们只将疤瘌头当成暴病而亡,将尸体拖出去草草埋掉了事。  当同牢的苦役们去... - 2018-06-12
  • 第六章 江南盟主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且慢!”  这喝声出之于万少骏之口,方才他长剑已经离鞘,就被楚玉祥接了过去,一直未曾还鞘,眼看楚玉祥两掌震退秃狼东门奇,母豹更是连他一招都没接得下,就连连后退,细看楚玉祥出手三招,也并无什么奇奥之处,心头自然不服。  西门大娘要走的人... - 2018-06-01
  • 第六章 交换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朦朦胧胧不知过得多久,云襄被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惊醒,他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门外立刻传来武忠的小声禀报:“公子,你的办法起作用了!有百姓向咱们提供劫匪的下落!”  云襄立刻从迷糊混沌中彻底清醒,开门便问:“人在哪里?”  “公子先别着急,待... - 2018-06-04
  • 第十六章 巧计渡江_山河_故事大全
  •   众人紧张地望着穆鉴轲,等他下令。这是考验一位统领判断力的关键时刻,如果叛军只是按章盘查,或可蒙混过关,但如果敌人已看破他们的伪装,一旦身陷重围便绝无幸理。虽然敌军马快,但此时加速飞奔应该能赶在敌军到来之前回到巨木上,只要驶离江边便可逃脱... - 2018-06-15
  • 第二十一章 少林寺依旧灯火通明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少林寺却依旧灯火通明。柳公权指挥少林僧众和王府侍卫,仔细搜查了每一个宾客和寺中所有地方,却依旧没有找到《易筋经》和舍利子。望着那女贼若无其事地与明珠郡主说笑,柳公权的神情就如同看到十拿九稳的猎物从自己爪下巧妙逃脱的猎犬... - 2018-06-10
  • 第二十二章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明珠对云襄悄声道:“柳公权已经离开了这里,现在客栈中就只有几个侍卫。我先去将他们支开,你悄悄上去,左手第二间房。”  云襄在马车上望着明珠将几个侍卫支走后,他才独自进入客栈,缓缓登楼而上。轻轻推开房门,只见房中光线... - 2018-06-10
  • 第十二章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那里的掌柜、档手个个都是火眼金睛,虽然这种假东珠几可乱真,但赝品根本瞒不过他们。南宫豪正在考虑该如何处置那两个伪造东珠的骗子,张敬之已气喘吁吁地回来,喘息道:“金玉楼的掌柜刚开始只愿出七十两银子,我几乎磨破了嘴... - 2018-06-10
  • 狂风吹跑了招牌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很久以前,外祖父还是一个小孩。他戴红帽穿红衣,腰上系一块纱巾,帽子上插了一根羽毛。因为在他小的时候,要把小男孩打扮得漂亮,就得这样穿戴,和现在算是大不一样了。那时街上常常有欢聚游行的场面,这种场面现在我们看不到了,给取消了,因为太过时了... - 2018-06-09
  • 爱情抵押协议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创业初期,我有了工作室  大三暑假的一天晚上,我正在为一部网络游戏的技术问题发愁,电邮来件突然出现了“SOS”主题提示——晓莱说她的住处发大水了,叫我火速救援。我和晓莱在大一时学院辩论赛上合作过,这丫头思路有点攻击性,伶牙俐齿,还有些胡... - 2018-06-09
  • 胸衣事件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A  家里的祖辈有电气工程师,也有开摩托车修理部的,到了我这儿,只能捣鼓自行车、修修小电器什么的。不过,我这祥的“人才”在大学里属于“众人求”的实用型。比如谁的手机充电器有毛病了,到我这就立马解决。大二时,我和萍莱就这样相识了。  夏天... - 2018-06-09
  • 安妮和她的玩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很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叫艾尔的国家。  六年前,艾尔国首都--德特里有一大批以巫师蒙多为首的反叛份子依靠蒙多炼制的巫术药水释放小怪欺诈百姓,调戏良家妇女,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不仅如此,蒙多还不满国王艾尔蒙的统治,意图发动战争,夺取王位。... - 2018-06-10
  • 在幼儿室里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父亲、母亲和哥哥姐姐全看戏去了,只剩下小安娜和她的教父单独在家。  “我们也来演戏,”他说道,“马上可以开始。”“可是我们没有戏台呢!”小安娜说道,“我们也没有什么可以登台演出的!我的旧玩具娃娃不行,她很讨厌。新玩具娃娃的漂亮衣服是不能... - 2018-06-09
  • 水晶球里的兔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树杈上坐着一只优雅的白兔。  一只黑兔跳过来,仰起头来打招呼:“你好!小白兔。”“你好!你是谁啊?”白兔俯下身子仔细打量黑兔。  “哦,我是住在隔壁的兔子‘天空林’。你是刚搬过来的吧?”黑兔挠挠头。  “是的,我离开了以前居住的地方,因... - 2018-06-10
  • 用脚高考圆了大学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2005年高考,湖北荆门有一名考生用脚答题,并取得了优秀的成绩。然而,因为他失去了双臂,没有被大学录取。直到新生入学半个月后,经湖北省省长的关心,他才终于走进了大学的校园。这名18岁的无臂少年名叫程小瑞,是今年湖北大学录取的最后一名统招... - 2018-06-09
  • 山羊老师的标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哼!老师真会包庇人。”小笨熊气呼呼地说道,“我这样的字就只有‘优’,而跳跳猴的字比我的差多了还给‘优+’听到小笨熊这样说,同学们都围过来,抢着看他们俩的本子。  跳跳猴由于性情急躁,凡事只图快不求质量,写字也是一样。跳跳猴的字几乎是班... - 2018-06-10
  • 冬天里的温暖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北风呼呼地刮了一夜,天气说冷就冷了下来,这让小动物们一下有点措手不及,感觉冰冷的冬天到了,一个个都变得缩手缩脚的了。小树林也一下就变得冷清了:小动物们都只想窝在家里不想出门了,有的就想好好的吃一顿舒舒服服睡个长觉。  小兔朵拉也已好几天... - 2018-06-10
  • 回到过去的钥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搬到新家以后,巫米想要找到那把钥匙的念头愈加强烈,那种感觉就像一万只小蚂蚁在她的脑中不停忙碌,要把她对过去的记忆搬空殆(dài)尽。  一开始,巫米只是想不起来过去发生的事情,渐渐地,她连亲戚们都记不起来了,最后干脆都不会使用屋内的各个... - 2018-06-10
  • 粗心的小猴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只小猴子特别顽皮,它不论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的。  有一天,它正在造新房子,小兔子从旁边蹦蹦跳跳地经过,小兔子说,喂,你的房子盖歪了,小猴子打量着房子说,嗨,差不多就行了。  第二天,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房子被大雨冲刷倒了,小猴子在外面... - 2018-06-10
  • 召唤术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莫克观看卡通片时不停地赞叹:“魔法召唤术真棒,只要一念咒语,什么怪兽都能被召过来!”  超级宠物丁卡不服气了:“这有什么,我也会呀!”  莫克奇怪地问:“咦,你是高科技宠物呀,怎么也会魔法呢?”  “魔法其实就是高科技嘛,”丁卡撇撇嘴说... - 2018-06-10
  • 一只老老鼠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宝儿五岁了,是个健康活泼的小男孩。他生活的城市很大,他不知道这个城市有多少人,只知道妈妈带着他去超市的时候,他会见到很多个会动的屁股挡在他面前。  妈妈说他的形容词不雅观,可他不管,屁股就是屁股,他不想看,只想仰着头看货架子上那些花花... - 2018-06-10
  • 杨树的信使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棵大杨树站在太阳底下,它孤单单地,一只小鸟飞过来安慰它说,你可以派你的信使邀朋友们来玩啊。信使?我哪有什么信使?杨树无奈地辩解道。这些杨树花不就是你的信使么?你看它们急不可耐地等着你的命令呢!小鸟叽叽喳喳地说。杨树大声地问道,是这样么... - 2018-06-10
  • 欢乐拇指城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幻想狗带安米来到拇指城,说是只要竖起右手的拇指,就能到这里玩。安米不相信,说幻想狗又在瞎幻想。  但当安米从两块石头中间走过,不经意竖起右手的拇指时,周围的一切神奇地变了样:一座古城出现在安米面前。那两块石头变成了高大的城门,城门上写着... - 2018-06-10
  • 茫茫人海里我的掌上明猪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什么时候和我约会  住在楼上的朱桑是日语系的学生。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都是一副日系美型男打扮,见到人会很有礼貌地说“扩尼奇瓦”,据说还是学校电台迷死万千少女不偿命的男主播。  我有幸住在他的楼下。搬完家,他敲开我的门:“我叫朱... - 2018-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