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竹筷再削缅铁剑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祝天俊口中轻笑一声,也不见他跨步作势,一个人轻若飞絮,随风飘起,掌风指影,半点也没沾上衣角,人已飘然闪到了秃顶神雕的右侧,屈指轻弹,一点指风,直奔秃顶神雕右肩“巨骨穴”。

      秃顶神雕三招还未使完,陡觉右肩如中尖椎,整条右臂顿时麻木不仁,垂了下去,心头猛然一惊,急忙向后跃退。

      祝天俊手摇招扇,冷峻一笑,问道:“孟大侠还有再战之力么。”

      秃顶神雕早已看出对方武功高不可测,但也想不到自己在他手下,会走不出两个照面。

      此时右臂若废,自然无力再战了。

      他心头这份震惊,比他右臂的伤势,更为严重,但听了祝天俊这句话,心中忽然为之一宽,他经验老到,自然看得出祝天俊这个“总护法”,在对方这群人中,身份甚高,自视也甚高。

      祝天俊问出这句后来,就足见他并没有乘胜逼攻过来之意,那么只要自己应付得宜,就可有足够的时间重作布置了。

      当下故意一手按着肩头,苦笑道:“祝大侠神功盖世,老朽认输。”

      祝天俊的意思,也只要他认输就好,做然一笑道:“好,那就有劳孟大侠,进去好好和大家商量一下,诸位只要答应退出此洞,双方仍可不伤和气。”

      秃顶神雕点头道:“老朽一定把祝大侠的话,转告几位道兄。”

      祝天俊道:“好,咱们就以一炷香的时间为限,孟大侠请回。”

      转身退了下去。

      秃顶神雕退入石窟,甘玄通,飞虹羽士急迎着问道:“孟道兄,你右手怎么了?”

      秃顶神雕道:“兄弟右手不要紧,只是被他指风点中‘巨骨穴’……”

      甘玄通道:“贫道给你揉揉。”

      说罢,伸出手去,按在秃顶神雕右肩之上,功透十指,轻轻揉动。

      “多谢甘道兄。”秃顶神雕朝甘玄通说了一句道谢的话,立即压低声音说道:“敌势甚盛,尤其这姓祝的,武功高不可测,咱们之中,无人能敌,目前只有退守中洞,先求自保。

      咱们攻敌不足,若是暂时守住这座石窟,静待盟主醒来之后,分出真假,再作道理。”

      飞虹羽士道:“咱们先守住前洞,等到无法支持,再退守中洞不好么?为什么放弃前洞呢?”

      秃顶神雕道:“前洞地方宽敞,无险可守,一时被他冲入、就会措手不及,中洞狭窄,又有一道转弯角,易守难攻,较可持久。”

      甘玄通道,“好,咱们就退守中洞。”

      秃顶神雕回首望了无住大师一眼,问道,“只不知大师运功如何了?”

      无住大师缓缓睁开眼来,说道,“贫衲运功完毕、业已复元,老施主可有什么差遣么?”

      说着,果然站了起来。

      秃顶神雕看到无住大师已经复元,心中一宽,说道:“咱们一行人中,以大师的功力最高,守护中洞,虽说有险可凭,仍须依仗实力,大师业已复原、兄弟就放心多了。”

      说话之时,探首朝外望去,只见石窟前面,不知何时,点起了一炷线香,香头业已烧去三分之一,心知在这佐香没有燃完之前,祝天俊绝不会前来惹事,他举动了一下右肩,觉得已经好了许多,说道:“甘道兄,兄弟已经好了。”接着退后凡步,低声道:“咱们事不宜迟,那就退到中洞再说。”

      四人不再多说,匆匆退入中洞。

      霍万清方才得到飞虹羽士知会,说是洞外来了贼党援手,武功甚高,咱们的人。在盟主未醒之前,可能要退守中洞。

      他身为天华山庄总管,见多识广,听了飞虹羽土的话,心知秃顶神雕所以要退守中洞,是因中洞地势曲折狭窄,可以凭险而守。

      因此在众人尚未退入中洞之前,已和宋文俊二人,动手把洞内可以移动的巨石,移到了转弯角上,增加洞口的掩蔽。

      又在洞口前,也不规则的堆放了许多大石,这些大石,虽不甚高,却颇为沉重,搬运不易。但放置在洞口前面,就可使敌人绊脚。至少也可以使来人在洞口前不好施展手脚。

      秃顶神雕看了中洞的布置,笑道:“霍总管布置得好。这一来,贼党要想冲进中洞来、就更困难了。”

      无住大师道:“孟大侠,咱们人手如何分配,仍由军师发令吧!”

      秃顶神雕迎目四顾了下,说道:“大师和陆道兄守在石崖后面,敌人未近,由大师发掌,敌人已近,由陆道兄发剑。”

      接着指指右首新移来的一方半人高的巨石,说道:“霍总管,甘道兄可隐伏石后,霍总管可配合大师,发掌击敌,甘道兄精擅‘内太极功’可配合大师,霍总管、陆道兄三位,以暗器袭击来犯敌人。”

      甘玄通道:“贫道一生很少使用暗器,身上也没带暗器。”

      秃顶神雕笑道:“内功精纯的人,飞花摘叶,均可伤人,道兄身上没带暗器,地上大小石块,俯拾即是,取之不竭,还担心不够用么?”

      甘玄通道:“好吧,贫道可以试试。”

      秃顶神雕道:“不过甘道兄还得注意一点,你最好用左手发射暗器。”

      甘玄通道:“那为什么?”

      秃顶神雕笑道:“在必要时,你右手还得配合陆道兄使剑呀!”

      接着回头朝宋文俊道:“宋少庄主可隐身右首石壁后面,来人要冲入中洞,必须凌空越过霍总管和甘道兄扼守的这方巨石。少庄主守在壁后,不须露面,就可给他一剑,这是极为重要一关,但敌人如果不凌空跃来,你就隐伏不动,不可露了身形。”

      宋文俊道:“在下省得。”

      秃顶神雕分配停当,眼看中洞黝黑如墨,纵有过人目力,也无法看得清对面人影,差幸前洞还透进些微光线。

      里面的人,朝外看去,转角上犹可隐约看到人影,这一点也就是凭险坚守的唯一有利条件,只要敌人深入,就成为敌明我暗。

      他(秃顶神雕)满意的吁了口气,说道:“一炷香的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大家现在可以稍事休息,等他们进来之时,自有兄弟答话,诸位千万不可出声。”

      过没多久,果然听到祝天俊清朗的声音,从洞口传了进来:“盂大侠,一炷香的时间,已经到了,你们商量好了没有?”

      秃顶神雕低声道:“他们就要进来了,诸位准备应敌,兄弟出去答话。”

      无住大师等人迅速转入了自己岗位,隐伏不动。

      秃顶神雕侧身从大石中转出,回过身低声说道:“兄弟回来时,以咳嗽为号,如果只见人影,不闻咳嗽,(从外面进来,只能看到人影,看不清面貌)诸位就得出手拦击,绝不可放他深入。”

      话声一落,迅速的转弯走出,凝目看去,祝天俊果然不失为对方领袖群伦的人物,他颇守信诺,依然一个人负手站立洞外.面向洞口而立,并未进入石窟中来。

      秃顶神雕知他是个自视甚高的人,心中暗暗好笑,凡是自视甚高的人,纵然武功高强,也比那些诡诈无信的黑道凶人要容易对付、这就急步趋了出去,拱手一礼道:“祝大侠见询,老朽不得不据实奉告……”

      他故意拖长语气,没往下说。

      祝天俊目光如电,直向秃顶神雕射来,问道:“孟大侠是说,你们商量的结果,是不肯撤出此洞了?”

      秃顶神雕心中止不住暗暗生疑,“这洞窟之中,只有被他们劫持的盟主一人,和他们留守洞窟的几人之外,并无他物,何以他一再要自己等人退出此洞,如说他是为盟主而来,那么咱们已攻占洞窟,若是答允撤走,自然也会把盟主救走。若说他率人赶来,是为了救援他们几个守洞的人,也该向自己提出放人的条件,这两者,他都没提。

      只是一味要自己等人退出,究竟是为了什么?莫非这座洞窟之中,另有什么隐秘不成?”

      “那倒不是。”他一面含笑道:“咱们商量的结果,想请祝大侠再宽限些时间……”

      这是故意探探对方的口气,但也是事实,祝夫俊如果答应了,那么只要等宋老爷子运功醒转,真伪已判,大家就可离此而去,用不着在这石窟中作争夺战了。

      那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75-918.html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刁云突然听到慕容永唤他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刁云瞧着她们走远,总归觉得有些不妥,突然听到慕容永唤他:刁云,你还没有睡去呀?他转头一看,见慕容永带着几个人巡夜转到这边来,忙问他:这是怎么回事?皇太弟让贝家姐妹走了!慕容永也吃了一惊,问道:我不知道她们两个都走了?你怎么不拦下来?她她... - 2018-09-28
  • 第十二回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朝天门下已有三四万人群,且是愈聚愈多,有些是排列整齐的的云军士卒,他们虽不听从将领的约束跑进了城来,但多年行伍所成的习性使得他们自觉地聚在一处。另一些散乱的身着战袍的将士,他们大多是外地军中的标将队长之类,功勋著卓而蒙恩参与大典的。其它... - 2018-09-25
  • 第十二回 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星魇胜求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可怜独立树,枝轻根亦摇。  虽为露所浥,复为风所飘。  锦衾襞不开,端坐夜及朝。  是妾愁成瘦,非君重细腰。  话说西门庆在院中贪恋桂姐姿色,约半月不曾来家。吴月娘使小厮拿马接了数次,李家把西门庆衣帽都藏过,不放他起身... - 2018-10-01
  • 十二个懒汉-童话故事 -故事大全
  • 《十二个懒汉-童话故事》(https://www.unjs.com)。”   第七个说:“那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的东家盯着我干活,只是他老不在家。我的速度不会有虫子快,要想让我往前走就得有四个壮汉来推我。我到一张床上睡觉,等我一倒下,他们再也... - 2018-10-17
  • 第二十二章 苦战掷钵禅院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邵玄风也没有去理会他,只是手仗长剑,足踏禹步,剑光指东划西,一个人也随着不住的走动,不知道的人,还当这个老道人在作法呢!  原来这是他精练数十年的“八卦剑法”,足踏八门,剑划八卦。  方才两人还在发剑互击,这回他只是自顾自的游走划剑,但...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飘飘欲仙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小燕子浑然不知,漱芳斋已经有变。她陶醉得不得了。   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终于亲眼见到了紫薇,终于亲耳听到紫薇说不怪她,原谅她了。回宫的一路上,她一直飘飘欲仙。尔康、尔泰、紫薇都上了车,送她到宫门口。大家生怕回宫... - 2018-07-19
  • 第十二章 张纾按约定派了两百骑紧跟在他们身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张纾按约定派了两百骑紧跟在他们身后,一路尾随至凌冲二州交界之处。罗彻敏让唐瑁写了一封书函给张纾,全是些主人高义,某实感激之类言辞,竭力表示绝无恶意。然后与那封张纾通敌之信一起,放在右居屠王身上,交了出去。  起先还怕张纾再追来,然而数日... - 2018-07-15
  • 第十二章 战约双雄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梅兰堂中,气氛忽变得极其凝重。  暗器王林青与明将军毫不退让地对视,神情复杂。其余人则各怀心事。有人巴不得两人早作决战,看场热闹,有人却想伺机从中渔利,亦有人深明在当前京师的形势下,此战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欲要出言制止,却找不到开... - 2018-07-01
  • 第十二章 南宫放是个精通各种千术的聪明人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南宫放是个精通各种千术的聪明人,他深知再严密的赌坊,都可能存在漏洞,尤其像牧马山庄这样生意兴隆的场所,难保不会树大招风,引来各路千门高手。所以他建立了一整套防范措施,其中最为有效的,就是每张台子单独立账,并坚持每日对账的严格制度。就在云... - 2018-06-08
  • 第十二章 谋反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云襄喟然叹道:“师父的实力真是惊人啊,经济上有一座金矿作为后盾,江湖上有影杀堂为你所用,千门中有撼将碧姬、火将王志、反将严骆望为你效忠,朝中还有重臣暗中支持,再加上我这个棋子,以及我掌握的江湖势力,难怪你决定要向靳无双发起正面进攻了。”... - 2018-06-04
  • 第十二章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那里的掌柜、档手个个都是火眼金睛,虽然这种假东珠几可乱真,但赝品根本瞒不过他们。南宫豪正在考虑该如何处置那两个伪造东珠的骗子,张敬之已气喘吁吁地回来,喘息道:“金玉楼的掌柜刚开始只愿出七十两银子,我几乎磨破了嘴... - 2018-06-10
  • 第十二章 夺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三天后的黄昏,云襄正在后院逗弄阿布,就见叶晓匆匆进来。这段时间二人已成酒肉朋友,关系早已密切得勿需通报。二人不及寒暄,叶晓就抹着汗急急地道:“老弟,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怎么回事?”云襄忙问。  “高昌的事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现在市... - 2018-06-12
  • 第十二章 谩怀相忘江湖盟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本晦暗的天空仿佛更加阴沉,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集中在辞醉剑的剑锋上。  那是不计生死成败、石破天惊的一剑,没有任何变化和后着,只有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卫醉歌那一股勇往直前、果敢坚决的气势,令重达五十多斤的辞醉剑在这刻仿佛已不仅仅... - 2018-06-18
  • 第十二章 十毒搜魂_山河_故事大全
  •   叶莺长长吸了一口气,情绪渐渐缓和下来,继续她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叙述:“对于一个只有五六岁、还不懂得什么叫危险的小女孩来说,最大的恐惧,不是外来的侵袭,而是一种可怕的陌生。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房屋,陌生的面孔……他们说着天南海北的方言,长着... - 2018-06-15
  • 第十二章 断刃风波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清水镇位于蜀南与滇北交界处的叙永城南营盘山下。因此山多矮小,少见连绵,却又各自相邻,相隔间距不过数丈,营盘之名亦由此而来。  那清水镇地处偏僻山间,少有人来,民风纯朴,多以耕种为生,虽是山地贫瘠,但人少地多,却也不忧温饱。此处虽以镇名之... - 2018-07-06
  • 第十一回 问天下谁是英雄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这是那里?昨夜种种却一并兜上心来。他回想起最后所见的赢雁飞的神情,心头冰凉,然后便是难忍的狂怒,欲从床上一跃而起,却没能如愿,只是弹动了一下,便又倒回去,云行天活动了一下肢体,只觉手足酸麻,力道尚不足往日一成。  皇上!云行天听到这句话... - 2018-09-25
  • 第十四回 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眼意心期未即休,不堪拈弄玉搔头。  春回笑脸花含媚,黛蹙娥眉柳带愁。  粉晕桃腮思伉俪,寒生兰室盼绸缪。  何如得遂相如意,不让文君咏白头。  话说一日吴月娘心中不快,吴大妗子来看,月娘留他住两日。正陪在房中坐的,忽见小厮玳安... - 2018-10-04
  • 第十三回 李瓶姐墙头密约 迎春儿隙底私窥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绣面芙蓉一笑开,  斜飞宝鸭衬香腮。  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  半笺娇恨寄幽怀。  月移花影约重来。  话说一日西门庆往前边走来,到月娘房中。月娘告说:“今日花家使小厮拿帖来,请你吃酒。”西门庆观看帖子,写着:“即... - 2018-10-01
  • 第十五回 佳人笑赏玩灯楼 狎客帮嫖丽春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楼上多娇艳,当窗并三五。  争弄游春陌,相邀开绣户。  转态结红裾,含娇入翠羽。  留宾乍拂弦,托意时移住。  话说光阴迅速,又早到正月十五日。西门庆先一日差玳安送了四盘羹菜、一坛酒、一盘寿桃、一盘寿面、一套织金重绢衣服,写吴月娘... - 2018-10-04
  • 第十六回 西门庆择吉佳期 应伯爵追欢喜庆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倾城倾国莫相疑,巫水巫云梦亦痴。  红粉情多销骏骨,金兰谊薄惜蛾眉。  温柔乡里精神健,窈窕风前意态奇。  村子不知春寂寂,千金此夕故踟蹰。  话说当日西门庆出离院门,玳安跟马,迳到狮子街李瓶儿家,见大门关着,就知堂客轿子家去了。... - 2018-10-04
  • 阿拉丁神灯_世界童话名著_故事大全
  •   相传在古时候,中国西部的某城市里,有一户家境贫寒、以缝纫为职业的人家,男主人名叫穆司塔发,他与老伴相依为命,膝下只有一个独生子,名叫阿拉丁。  阿拉丁生性贪玩,他游手好闲,从不学好,是个地地道道的小淘气鬼。  老俩口一心一意盼着儿子学缝... - 2018-10-10
  • 第十八回 赂相府西门脱祸 见娇娘敬济销魂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有个人人,海棠标韵,飞燕轻盈。酒晕潮红,羞蛾一笑生春。  为伊无限伤心,更说甚巫山楚云!斗帐香销,纱窗月冷,着意温存。  话分两头。不说蒋竹山在李瓶儿家招赘,单表来保、来旺二人上东京打点,朝登紫陌,暮践红尘,一日到东京,进了万寿门... - 2018-10-04
  • 第十回 义士充配孟州道 妻妾玩赏芙蓉亭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八月中秋,凉飙微逗,芙蓉却是花时候。谁家姊妹斗新妆,园林散步携手。折得花枝,宝瓶随后,归来玩赏全凭酒。三杯酩酊破愁城,醒时愁绪应还又。  话说武二被地方保甲拿去县里见知县,不题。且表西门庆跳下楼窗,扒伏在人家院里藏了。原来是行... - 2018-09-30
  • 第十八章 黄铜大门终于摇晃起来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咚!随着又一次沉重的撞击,黄铜大门发出断续的格噔声,终于痛苦地摇晃起来,仿佛亘古以来就已矗立的岩壁在慢慢崩裂。城破了!城破了!叫声从城头与城下一起响起,如同被生生抓落的羽毛,带着新鲜的创痛四下散飞。石块和檑木象阳光下的雨一般,顿时蔫了劲... - 2018-09-28
  • 第十三回 也不过是从头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鲁成仲那日并没有喝下赢雁飞赐的那盅酒,他转身过去就吐在了衣襟内。并不是他对赢雁飞有什么疑心,只是习惯了,当年杨放作铁风军的统领时就是从不沾一滴酒的,这已是老规矩。那夜他送云行天进了后宫,就在交辉门上守着。因这些时日实是累的很了,不小心还... - 2018-09-25
  • 第十二章 步步陷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陆长荣朝下面六席的人拱拱手道:“诸位快请坐下来用饭吧!”  阮传栋道:“陆老弟昨天赶来就好,镖局是昨天复业的,场面热闹极了,裴盟主和江南几个门派的掌门人都到了。”  陆长荣道:“小侄还是十天前就听到消息,先前还不敢相信,还是几个镖局的朋... - 2018-06-01
  • 第十四回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圣旨传到令狐锋的手上,他即招了云军中的将领,将赢雁飞的意思传了,就离开由他们自家会议。他们几个在里面吵了二三个时辰,然后面红目赤出来告知令狐锋,果然是情愿分拆。令狐锋心中有些悲凉,当年的云军,云行天仗以起家横扫天下的云军,如今竟落到了这... - 2018-09-25
  • 第十五回 孤独的孩子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两日前,也就是云行天突围而出的那日,得到了令狐军中有变的报告,他正在猜测,却收到了赢雁飞的飞鸽传书,令他不必再留在原营地,雁脊关中的人无需再理会,径移师至令狐军大营侧,如令狐锋问他借粮,可一次略给些,不得多于百石。杨放略一思想,又得... - 2018-09-25
  • 第十四章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丝丝缕缕的日光漏在了白渠与泾水之上。渠面有涓流如线,在冰层融裂处淙淙作响,地上的雪已不若数日前那般莹洁。高盖看到数抹暗影在初被曦光的皑皑雪原之上遥遥升起,不由重重的舒了口气,想道:终于来了!虽说一路都有斥堠传递... - 2018-09-28
  • 第十三章 几场风雨过后又是一度春秋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几场风雨过后,便又是一度春秋。这个元春,在晋,是太元十年;在符秦,是建元二十一年;在姚秦,是白雀二年;在燕,是更始元年。慕容冲上尊号于阿城的消息,不久后,便传入长安。  称帝么?符坚哈哈一笑,整了整裘衣,在张整的陪同下步入金华殿,道:朕... - 2018-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