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竹筷再削缅铁剑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祝天俊口中轻笑一声,也不见他跨步作势,一个人轻若飞絮,随风飘起,掌风指影,半点也没沾上衣角,人已飘然闪到了秃顶神雕的右侧,屈指轻弹,一点指风,直奔秃顶神雕右肩“巨骨穴”。

      秃顶神雕三招还未使完,陡觉右肩如中尖椎,整条右臂顿时麻木不仁,垂了下去,心头猛然一惊,急忙向后跃退。

      祝天俊手摇招扇,冷峻一笑,问道:“孟大侠还有再战之力么。”

      秃顶神雕早已看出对方武功高不可测,但也想不到自己在他手下,会走不出两个照面。

      此时右臂若废,自然无力再战了。

      他心头这份震惊,比他右臂的伤势,更为严重,但听了祝天俊这句话,心中忽然为之一宽,他经验老到,自然看得出祝天俊这个“总护法”,在对方这群人中,身份甚高,自视也甚高。

      祝天俊问出这句后来,就足见他并没有乘胜逼攻过来之意,那么只要自己应付得宜,就可有足够的时间重作布置了。

      当下故意一手按着肩头,苦笑道:“祝大侠神功盖世,老朽认输。”

      祝天俊的意思,也只要他认输就好,做然一笑道:“好,那就有劳孟大侠,进去好好和大家商量一下,诸位只要答应退出此洞,双方仍可不伤和气。”

      秃顶神雕点头道:“老朽一定把祝大侠的话,转告几位道兄。”

      祝天俊道:“好,咱们就以一炷香的时间为限,孟大侠请回。”

      转身退了下去。

      秃顶神雕退入石窟,甘玄通,飞虹羽士急迎着问道:“孟道兄,你右手怎么了?”

      秃顶神雕道:“兄弟右手不要紧,只是被他指风点中‘巨骨穴’……”

      甘玄通道:“贫道给你揉揉。”

      说罢,伸出手去,按在秃顶神雕右肩之上,功透十指,轻轻揉动。

      “多谢甘道兄。”秃顶神雕朝甘玄通说了一句道谢的话,立即压低声音说道:“敌势甚盛,尤其这姓祝的,武功高不可测,咱们之中,无人能敌,目前只有退守中洞,先求自保。

      咱们攻敌不足,若是暂时守住这座石窟,静待盟主醒来之后,分出真假,再作道理。”

      飞虹羽士道:“咱们先守住前洞,等到无法支持,再退守中洞不好么?为什么放弃前洞呢?”

      秃顶神雕道:“前洞地方宽敞,无险可守,一时被他冲入、就会措手不及,中洞狭窄,又有一道转弯角,易守难攻,较可持久。”

      甘玄通道,“好,咱们就退守中洞。”

      秃顶神雕回首望了无住大师一眼,问道,“只不知大师运功如何了?”

      无住大师缓缓睁开眼来,说道,“贫衲运功完毕、业已复元,老施主可有什么差遣么?”

      说着,果然站了起来。

      秃顶神雕看到无住大师已经复元,心中一宽,说道:“咱们一行人中,以大师的功力最高,守护中洞,虽说有险可凭,仍须依仗实力,大师业已复原、兄弟就放心多了。”

      说话之时,探首朝外望去,只见石窟前面,不知何时,点起了一炷线香,香头业已烧去三分之一,心知在这佐香没有燃完之前,祝天俊绝不会前来惹事,他举动了一下右肩,觉得已经好了许多,说道:“甘道兄,兄弟已经好了。”接着退后凡步,低声道:“咱们事不宜迟,那就退到中洞再说。”

      四人不再多说,匆匆退入中洞。

      霍万清方才得到飞虹羽士知会,说是洞外来了贼党援手,武功甚高,咱们的人。在盟主未醒之前,可能要退守中洞。

      他身为天华山庄总管,见多识广,听了飞虹羽土的话,心知秃顶神雕所以要退守中洞,是因中洞地势曲折狭窄,可以凭险而守。

      因此在众人尚未退入中洞之前,已和宋文俊二人,动手把洞内可以移动的巨石,移到了转弯角上,增加洞口的掩蔽。

      又在洞口前,也不规则的堆放了许多大石,这些大石,虽不甚高,却颇为沉重,搬运不易。但放置在洞口前面,就可使敌人绊脚。至少也可以使来人在洞口前不好施展手脚。

      秃顶神雕看了中洞的布置,笑道:“霍总管布置得好。这一来,贼党要想冲进中洞来、就更困难了。”

      无住大师道:“孟大侠,咱们人手如何分配,仍由军师发令吧!”

      秃顶神雕迎目四顾了下,说道:“大师和陆道兄守在石崖后面,敌人未近,由大师发掌,敌人已近,由陆道兄发剑。”

      接着指指右首新移来的一方半人高的巨石,说道:“霍总管,甘道兄可隐伏石后,霍总管可配合大师,发掌击敌,甘道兄精擅‘内太极功’可配合大师,霍总管、陆道兄三位,以暗器袭击来犯敌人。”

      甘玄通道:“贫道一生很少使用暗器,身上也没带暗器。”

      秃顶神雕笑道:“内功精纯的人,飞花摘叶,均可伤人,道兄身上没带暗器,地上大小石块,俯拾即是,取之不竭,还担心不够用么?”

      甘玄通道:“好吧,贫道可以试试。”

      秃顶神雕道:“不过甘道兄还得注意一点,你最好用左手发射暗器。”

      甘玄通道:“那为什么?”

      秃顶神雕笑道:“在必要时,你右手还得配合陆道兄使剑呀!”

      接着回头朝宋文俊道:“宋少庄主可隐身右首石壁后面,来人要冲入中洞,必须凌空越过霍总管和甘道兄扼守的这方巨石。少庄主守在壁后,不须露面,就可给他一剑,这是极为重要一关,但敌人如果不凌空跃来,你就隐伏不动,不可露了身形。”

      宋文俊道:“在下省得。”

      秃顶神雕分配停当,眼看中洞黝黑如墨,纵有过人目力,也无法看得清对面人影,差幸前洞还透进些微光线。

      里面的人,朝外看去,转角上犹可隐约看到人影,这一点也就是凭险坚守的唯一有利条件,只要敌人深入,就成为敌明我暗。

      他(秃顶神雕)满意的吁了口气,说道:“一炷香的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大家现在可以稍事休息,等他们进来之时,自有兄弟答话,诸位千万不可出声。”

      过没多久,果然听到祝天俊清朗的声音,从洞口传了进来:“盂大侠,一炷香的时间,已经到了,你们商量好了没有?”

      秃顶神雕低声道:“他们就要进来了,诸位准备应敌,兄弟出去答话。”

      无住大师等人迅速转入了自己岗位,隐伏不动。

      秃顶神雕侧身从大石中转出,回过身低声说道:“兄弟回来时,以咳嗽为号,如果只见人影,不闻咳嗽,(从外面进来,只能看到人影,看不清面貌)诸位就得出手拦击,绝不可放他深入。”

      话声一落,迅速的转弯走出,凝目看去,祝天俊果然不失为对方领袖群伦的人物,他颇守信诺,依然一个人负手站立洞外.面向洞口而立,并未进入石窟中来。

      秃顶神雕知他是个自视甚高的人,心中暗暗好笑,凡是自视甚高的人,纵然武功高强,也比那些诡诈无信的黑道凶人要容易对付、这就急步趋了出去,拱手一礼道:“祝大侠见询,老朽不得不据实奉告……”

      他故意拖长语气,没往下说。

      祝天俊目光如电,直向秃顶神雕射来,问道:“孟大侠是说,你们商量的结果,是不肯撤出此洞了?”

      秃顶神雕心中止不住暗暗生疑,“这洞窟之中,只有被他们劫持的盟主一人,和他们留守洞窟的几人之外,并无他物,何以他一再要自己等人退出此洞,如说他是为盟主而来,那么咱们已攻占洞窟,若是答允撤走,自然也会把盟主救走。若说他率人赶来,是为了救援他们几个守洞的人,也该向自己提出放人的条件,这两者,他都没提。

      只是一味要自己等人退出,究竟是为了什么?莫非这座洞窟之中,另有什么隐秘不成?”

      “那倒不是。”他一面含笑道:“咱们商量的结果,想请祝大侠再宽限些时间……”

      这是故意探探对方的口气,但也是事实,祝夫俊如果答应了,那么只要等宋老爷子运功醒转,真伪已判,大家就可离此而去,用不着在这石窟中作争夺战了。

      那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75-918.html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过年流水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晋地商号过年,循老例都是到年根底才清门收市,早一日,晚一日,都有,不一定都熬到除夕。但正月开市,却约定在十一日。开市吉日,各商号自然要张灯结彩,燃放烟火, 于是满街喜庆,倾城华彩,过年的热闹气氛似乎才真正蒸发出来。跟着,... - 2018-01-20
  • 第十二章 城狐社鼠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讲的是一个掘藏的故事。凡是大乱以后,抚缉流亡,秩序渐定,往往有人突然之间,发了大财,十九是掘到了藏宝的缘故。    埋藏金银财定的不外两种人。一种... - 2018-01-19
  • 第十二章 巧获绝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老道士道:  “姑娘打算如何对付我们?”  方壁君道:  “我要你们说实话。”  老道上道:  “贫道只怕知道的有限。”  方壁君道:  “那你就把知道的说出来好了。”  雷公佟仲和眼下解药,身上的麻木,已经逐渐消失,闻言接口道:  “... - 2018-01-18
  • 第十二章 柳暗花明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红衣老僧脚步沉重,走得极慢,每举一步,山石爆裂,“劈啪”作响,堪堪走近茅屋,两扇木门忽然无风自开!  茅屋中一片漆黑,灯火已熄,敢情祖孙两人全已入睡。  红衣老僧连头也不回,举步朝门里跨去,口中沉声说道:“两位大掌门人既然跟随老衲而来,... - 2018-01-18
  • 第十二章 乌龙锁心和五行排云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不是。”青衣道姑和她并肩走入一间小客厅说道:“二师姐请坐。”  方如苹急着问道:“那是什么人挑了咱们分坛?”  青衣道姑道:“听冉文君的口气,是几个蒙面人,不但武功奇高,而且其中一人,还擅于用毒,只有几个照面,咱们的人就死伤过半,冉文...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十四章 血染福音堂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庚子年四月,义和拳也传入了太谷。传入太谷的第一站,正是城北的水秀村。   恰在四月,邱泰基的夫人姚氏到了临盆分娩的时候。  对这一次分娩的期待,姚夫人实在是超过了九年前的头胎生养。那一次也寄放了许多的期待和美梦,也一心希... - 2018-01-20
  • 第十一章 一切难依旧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七月,老太爷传回过一次话来,说赶八月中秋前后,可能返晋到家。   听到这个消息,三喜明显紧张起来。杜筠青见了,便冷笑他:“你说了多少回了,什么也不怕,还没有怎么呢,就怕成这样!”  三喜说:“我不是怕。”  “那是什么?... - 2018-01-20
  • 第十三章 京津陷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今次四年合账,业绩出人意料地好。京号戴膺老帮已得到太谷老号的嘉许:可以提前歇假,回家过年,东家要特别招待。受此嘉许的,还有汉号的陈亦卿老帮。在天成元中,戴膺和陈亦卿的地位本来就举足轻重,这次身股又加到九厘,仅次于孙大掌柜,所以康笏... - 2018-01-20
  • 第十五章 尼庵与雅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爷跟前,头大的是个女千金。这位女公子叫汝梅,十六岁了,两年前就与榆次大户常家订了亲。她虽为女子,却似乎接续了乃父的血性,极喜欢出游远行,尤其向往父亲常去 的口外。她从父亲身上看到,口外是家族的圣地,可就是没人带她去。 ... - 2018-01-20
  • 第十七章 破千古先例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戴膺听说曹家生擒了岑春煊的一伙骑兵,略一寻思,就决定去见见曹培德。   在太原,戴膺已打听清楚,西太后将她宠信的吴永派往湖广,催要京饷之后,宫门大差已由这个岑春煊独揽了。来曹家绑票的,居然是岑春煊手下的兵痞,这不正好给了... - 2018-01-21
  • 第二章 家珍还是一个女学生_活着_故事大全
  •     早上几年的时候,家珍还是一个女学生。那时候城里有夜校了,家珍穿着月白色的旗袍,提着一盏小煤油灯,和几个女伴去上学。我是在拐弯处看到她,她一扭一扭地走过来,高跟鞋敲在石板路上,滴滴答答像是在下雨... - 2018-01-21
  • 第十九章 洋画与遗像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立冬过后,康家请来一位画师。   杜筠青听管家老夏说,这是一位京城画师,技艺很高明,尤擅画人像。为避拳乱来到山西,大富人家争相聘了给尊者画像。  杜筠青就问:“你们请来,给谁画像?”  老夏说:“谁都想画呢,尤其三娘、四... - 2018-01-21
  • 第十八章 行都西安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闰八月中旬,远在归化城的邱泰基,正预备跟随一支驼队,去一趟外蒙古的乌里雅苏台。因为归化一带的拳乱,也终于平息下去了。  去年秋凉后,邱泰基就想去一趟乌里雅苏台。贬至口外,不走一趟乌里雅苏台,那算是白来了。可归号的方老帮劝他缓一年再... - 2018-01-21
  • 第十章 圣地养元气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得到津号刘国藩自尽的消息,最受震动的,是孙北溟大掌柜。刘国藩是他偏爱的一位老帮,将其派往天津领庄,不但是重用,还有深一层的用意:为日后派其去上海领庄,做些铺垫。上海已成全国商贸总汇,但沪号一直没有太得力的老帮。  刘国藩的才具胆识... - 2018-01-19
  • 第十六章 苦心接皇差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八月十三日午间,天成元票庄大掌柜孙北溟,刚刚打算小睡片刻,忽然就有伙友匆忙来报:“县衙官差来了,说有省衙急令送到,要大掌柜亲自去接。”  省衙急令?  孙北溟一听也不敢怠慢,赶紧出来了。衙门差役见着孙大掌柜,忙客气地说:“叨扰大掌... - 2018-01-21
  • 第十一章 人去楼空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两人并坐低声谈了好一会方始结束。胡雪岩戴了一顶风帽,帽檐压得极低,带了一个叫阿福的伶俐小厮,打开花园中一道很少开启的便门,出门是一条长巷,巷子里没有什么行人,就是有,亦因这天冷得格外厉害,而且... - 2018-01-19
  • 第二十二章 一路奇兵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道:“那是我把你们引进去的了?”  丁剑南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是奉命到江南来的,当时也不知道迷仙岩的名称……”  薛慕兰道:“你说得详细一点——哦,你不叫丁南强吧?”  丁剑南道:“在下丁剑南。”  薛慕兰问道:“你是那一门派...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易 俘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枯佛嘉摩瞧了嘉擅尊者一眼,问道:“这么说来,教主已经擒了一名天龙寺的门人,不知是谁?”  温如玉冷嘿道:“贵教擒了在下什么人?在下也擒了贵教什么人,大家可称林两悉称,谁也没有吃亏。”  嘉檀尊者全身一震,变色道:“你是说红薇?你……敢对... - 2018-01-18
  • 第七十二章 以矛攻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接口道:“真是!要送死,还不简单?”  崔慧虽然碍着姐姐在侧,但那还忍得,也笑着说道:“你们是说那两个亡魂,急着要人家超渡去了?”  上官燕小姑娘,不知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在说着什么,惊奇的瞪着眼睛,方想问话。  蓦听太白... - 2018-01-14
  • 第六十二章 各怀机心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九幽门!三个姑娘听得陡然一震,自己会在这里,遇上九幽门的人!  红衣女郎依然脸若寒霜,朱唇一撇,冷冷的道:“九幽门可唬不倒六绍三娇。”  黑衣人道:“嘿嘿!玄女教也唬不倒九幽门下三大游魂。”  那苗装少女正是飘渺仙子聂玉娇,她瞧了大师姐... - 2018-01-14
  • 第五十二章 曝尸之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顿了一顿,又道:“当时我和这魔嵬子对了两掌,发觉他功力竟然不在我老要饭之下,必须把他引开,你们才能下手救人。幸亏我老要饭只有一条腿,跑起路来方便,把他逗得怒气冲天,一路急追。结果咱们就在离闻香教总坛三里外的空地上打了起来。咳!你们... - 2018-01-14
  • 第二十二章 慧心脱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金玉棠含笑道:  “在下义父开府石城,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辅佐义父,在江湖上开创一番事业,就因草创伊始,自然不容有其他门派和咱们并峙,但偏偏武当派、大洪帮,都在咱们境内,因此义父之意,先得收服了这一帮……”  方璧君冷哼道:“好大的口气... - 2018-01-18
  • 第三十二章 凤舞鸾翔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大厅上,已经坐着一僧、一道。  僧是老僧,身穿黄衲僧袍,方面广颡,年在六旬以上。  道是老道,花白头发,绾一支白玉如意簪,身穿紫色道袍,貌相清癯,胸垂花白长髯。  两人虽然坐在上首客位上,但全都闭着双目,一动不动,就好像老僧人入定一般,... - 2018-01-18
  • 第十章 这样的日子过到苦根四岁那年_活着_故事大全
  •     这样的日子过到苦根四岁那年,二喜死了。二喜是被两排水泥板夹死的。干搬运这活,一不小心就磕破碰伤,可丢了命的只有二喜,徐家的人命都苦。那天二喜他们几个人往板车上装水泥板,二喜站在一排水泥板前面,... - 2018-01-21
  • 第二章 变起不测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螺蛳太太已经上床了,丫头红儿来报,中门上传话进来,说旱康的档手谢云青求见。    “这时候?”螺蛳太大的心蓦地里往下一落,莫非胡雪岩得了急病?她不敢再想... - 2018-01-19
  • 第二章 甲申之变(2)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枪价是小事,只要快。应春,你今天就去办。”    古应春依他的要求,奔走了两天,总算有了头绪,急于想要报告胡雪岩,哪知寻来寻去,到处扑空,但到得深夜,... - 2018-01-19
  • 第二章 莫学胡雪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康庄本来不叫康庄,叫磨头。因为出了一家大户,姓康,只是他一家的房宇,便占了村庄的一大半,又历百十年不衰,乡间就慢慢把磨头叫成了康家庄。再到后来,全太谷都俗 称其为康庄了,磨头就更加湮没不闻。  康氏家族当然很为此自豪,以... - 2018-01-19
  • 第十章 不堪回首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见了七姑奶奶,彼此都有隔世之感,两人对望着,忍不住心酸落泪——    一个月不见,头上都添了许多白发,但自己并不在意,要看了对方,才知道忧能伤人,尤其是... - 2018-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