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挣扎的好句好段_作文素材_现代汉语写作描写辞海_图书精选 - 怎缺书库网


  •     矮个子阿新,看来还没有权助半身高。不过,矮可是矮,却很胖,年轻小媳妇的体态表现的十足。胖乎乎的耳朵后边,脖颈生满了汗毛,十分妖艳。但见她雪白的颈项在红花汗衫的领子里羞得成了桃红色,渗出汗珠来,由于急匆匆地在雪道上赶路,她冒了汗。汗津津的脸红朴朴的。权助心慌意乱了。

        ……他像抓一只小鸟似的拽住了阿新。

        “干什么,干什么!”阿新推开就要伸进劳动裤里的一只多毛的大手,惊叫起来。……权助眼看着阿新用黑色毛毯裹着的火红身子,露出了鸟绒似的下肢,埋在雪里不住地打颤。她枉然地蹬跶两只白皙的脚,好像鸟雀在抖动翅膀。

        [日]水上勉《酿酒工》

        这个符号,或者宁可说由这符号所表示的社会地位,在海丝特·白兰本人心灵上,产生了强有力而奇特的影响。她性格上所有的轻松优美的绿叶,都已被这个火红的烙印烧得枯槁,并且早已落得精光了,只剩下一个赤裸的粗糙的轮廓,倘使说她还有朋友和伴侣的话,他们见了也会避得远远的。就连她人品的魅力,都经历了一种相似的变化。这一部分是由于她故意穿上严肃的服装,一部分也是因为她态度上的缺乏表情。她堂皇富丽的头发也变形得令人感伤,不是剪短就是完全遮在帽子里,从没有一束辉煌的头发显耀在阳光中。一半由于这些原因,但另外也还有别的原因,使海丝特的面孔上仿佛不能再有“爱情”可留恋的地方,海丝特的形姿,虽然庄丽而如雕像,却没有什么可使“热情”会梦想来拥抱它了;在海丝特的胸怀里,再没有什么可使它重新成为爱情的枕头。某一部分的本性已经离开她了,而保留这种本性,却是使她成为一个女性所不可少的条件。当一个女人遭遇了并长期忍受了特别苛刻的经历时,女性的性格与人品,常常会遇到这样的命运,会有这样严酷的发展。如果她只有温柔,她便会死掉的。如果她要活下去,那种温柔不是从她身上排挤出去,便是深深地压碎在她的心里,永远不能再现出来,而这二者的表象是相同的。后一种大概是最真实的理论。以前是女人、现在不算是女人的这么一个人,随时随刻她都可以再变成一个女人,只要有促成这种转变的幻术的点化。至于海丝特·白兰是否此后会受到这种点化,得到这种转变,我们将来再看吧。

        海丝特所给人的印象是如大理石一般地冰冷,这大都是由于环境的关系,她的生活大部分已由热情和情绪方面转向到思想上去了。她独自立足于世界上——孤独得对于社会无所依附,只有小珠儿要她指导和保护——孤独得不再希望恢复她的地位,即使说她还没有鄙弃这种愿望的话——她把那破碎的锁链的断片一起抛弃了。世俗的法律并不是她的心灵上的法律。当时的时代,人类智力新被解放,比从前的许多世纪,已得到更活跃更广大的领域。军人已颠覆了贵族和帝王。比军人更勇敢的人士,把那与古代思想有关连的、古代偏见的全部体系,并非实际地,而在理论的范围以内——理论就是他们最真实的立足之地——予以推翻并重新排列。海丝特·白兰受了这种精神的感染。她采取了一种思想自由的态度,当时在大西洋的对岸,这本是很平常的事,但若让我们的祖先晓得了这回事,他们会认为那是比红字烙印的罪恶还更严重的。在海岸边,在她孤独的茅舍里,来访问她的那些思想,是不敢闯进新英格兰其他任何屋子里面去的:如果有人看见那些阴影似的客人走来扣门,就会认为是和恶魔一样地具有危险性了。

        [美]纳撒尼尔·霍桑《红字》
  • http://www.zenque.com/book/xdhyxzmxch/4589.html - 2015-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