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荒园喋血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匆匆下楼,赶到那幢小楼底下,只见卢大妈正倚窗而坐,瞧到三人,立即招呼道:

      “真姑娘起来了么?”

      姬真真哼了一声,当先朝楼梯上走去。

      卢大妈已经颤巍巍的当门而立,陪笑道:“姑娘们留步,老婆子房里又脏又乱,三位还是莫要进来的好。”

      姬真真冷声道:“我们一定要进去呢?”

      卢大妈含笑道:“姑娘一定进来,老婆子也是没有办法之事,那就进来吧!”

      随着话声,迅速往屋中退去。

      姬真真低声道:“纪家妹子,你守住门口,别让她逃出来,嘉嘉跟我进去。”

      没待凌杏仙回答,就朝房中走去!

      那知刚到门口,耳中就听到“咕”的一声轻叫,一条比茶杯还粗大的蛇,昂首吐信,从门中游出,一见姬真真举步跨入,猛然向上窜起,张口就咬!

      姬真真冷笑一声,左手扬处,一柄银刀,脱手飞出,“夺”的一声,不偏不倚,打中七寸要害,把那蛇钉在楼板之上,那蛇一负痛,蛇身不住的绞动,姬真真身形一闪,已然掠入屋中。

      卢大妈退到床前,低哑的笑道:“姑娘好手法!”

      姬真真面罩寒霜,冷冷的道:“我早就看出你不是卢大妈了,只是没想到你竟是黑石岛来的。”

      卢大妈道:“姑娘真会说笑,老婆子不是卢大妈,那会是谁?”

      姬真真目光一瞥,早已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但故作不知,冷声道:“不用多说,你把纪少侠弄到那里去了?”

      卢大妈“哦”了一声,陪笑道:“姑娘又误会了,人倒有一个,那是老婆子从地窖中抱来的,但他可并不是姑娘说的纪少侠。”

      姬真真道:“他不是纪少侠是谁?”

      卢大妈道:“姑娘要是不信,那就请看。”说着正待伸手去揭棉被。

      姬真真冷喝道:“站住,我不准你动他。”

      卢大妈疾快的一手按到岳小龙头顶,回头尖笑道:“姑娘聪明人,大概不至于硬逼我老婆子出手吧?”

      何嘉嘉心头大急,一指卢大妈,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缕寒亡直向卢大妈当胸射去。

      卢大妈生似毫不察觉,任由寒芒一闪而没,淡淡笑道:“何姑娘对老婆子骤下杀手,岂不太绝情了么?”

      姬真真脸色微微一变,喝道:“嘉嘉,不许出手。”

      卢大妈右手依然按在岳小龙头顶不放,徐徐说道:“等你叫她不许出手,老婆子早已伤在天荆刺之下了。”

      姬真真道:“你若敢对纪少侠暗下毒手,我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卢大妈笑了笑道:“看来姑娘倒是对他关心的很……”

      姬真真粉脸一红,没待她说完,冷喝道:“你胡说什么?”

      卢大妈道:“老婆子一点也不胡说,姑娘怒匆匆的赶来,要我的自然是纪少侠了,但他并不是姑娘要找的人,姑娘若是不信,不妨看看清楚。”

      说话之时,左手忽然掀起棉被,露出那人面貌,只见躺在被中的果然不是华山门下的纪念勋!

      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生得剑眉斜飞,风目紧闭,脸色略显苍白,显然伤势极重!

      卢大妈笑道:“老婆子没骗姑娘吧?”

      姬真真。何嘉嘉同时呆的一呆,她们并不认识这少年是谁?

      凌杏仙当门而立,突然飞扑而入,大叫道:“他就是我大哥,你这妖女,你把我大哥怎样?”

      姬真真目注凌杏仙,冷然问道:“你们究竟是谁?”

      凌杏仙道:“他是我大哥岳小龙,我叫凌杏仙。”

      何嘉嘉“哦”了一声,道:“大师姐,我想起来了,挹秀馆住在我们隔壁的一男一女,就是叫岳小龙、凌杏仙。”

      凌杏仙知道一时也说不清楚,只好点点头道:“何姐姐说的极是。”

      卢大妈道:“姑娘现在相信了吧?这位岳小龙不是姑娘要找的人,但却是老婆子要找的人。”

      姬真真哼了一声,还没开口,何嘉嘉抢着道:“不成,不管他是纪念勋也好,岳小龙也好,既和我们一路,就不准你动她。”一面回头朝姬真真说道:“大师姐,人家岳少侠为了救咱们姐妹,身负重伤。再不施救,只怕来不及了。”

      姬真真望了她师妹一眼,朝卢大妈冷然喝道:“不错,我要你立时放手,退出屋去。”

      说来斩钉截铁,声色俱厉。

      凌杏仙早已掣出长剑,双目紧盯着卢大妈,跃跃欲动!

      卢大妈一手按在岳小龙头顶,尖笑道:“真姑娘这不是叫老婆子为难么?”

      姬真真脸如寒霜,隐现杀气,但总因投鼠忌器,不敢贸然出手,冷冷问道:“岳小龙可是和你有什么过节?”

      卢大妈得意的道:“姑娘又误会了,老婆子和他一点过节也没有。”

      何嘉嘉道:“那你干么不肯放手?”

      卢大妈诡笑道:“问的好,如今江湖上盛传着昔年那册号称佛门至宝的‘伏魔法藏’,已到了这位岳相公手里……”

      凌杏仙大声道:“胡说八道,龙哥哥前去泰山,根本就没有取到。”

      卢大妈笑道:“有人亲口说出是姓岳的取走的,这还有错?”

      凌杏仙看她一手按在龙哥哥顶门,只是不放,心中暗暗焦急,忽然灵机一动,左手朝窗外一指,娇叱道:“什么人?”

      扬手打出一支回风蝶,向窗口射去!

      卢大妈连头也不回,冷哼道:“小姑娘,你这一手只能骗骗初出道的人,老婆子那会上你的当……”

      她只当凌杏仙朝窗口打去一枚暗器,故意要她分心,是以瞧也没瞧。回风蝶乃是四川唐门精制的回旋暗器,明明朝窗口打去,但蝶翅鼓动,划了一个狐形,闪电般朝卢大妈右肩射到。

      卢大妈话声未落,但觉肩头好似被蚊子叮了一口,一条右臂,登时麻木不仁,心中方自一惊!

      躺在床上的岳小龙忽然翻身坐起,一把扣住了卢大妈脉腕,笑道:“你还要不要伏魔法藏?”

      凌杏仙打出回风蝶,正待挺剑扑去,瞥见龙哥哥翻身坐起,一把扣住了卢大妈的手腕,心头不禁大喜,叫道:“龙哥哥,原来你伤势已经好……了……”

      话到一半,忽然目露惊怖,口中尖叫出声!

      原来岳小龙堪堪扣住卢大妈手。腕,忽然从她袖中,窜出一条尺许长的白蛇,一口咬住岳小龙手背。

      岳小龙冷笑道:“我早知道你袖中藏着白线蛇。”

      右手一抬,忽然多了一柄锋利匕首,刷的一声,把蛇削为两段。这一下快速绝伦,但那蛇头,却依然紧咬不放。

      卢大妈道:“白线蛇咬人必死,你快放手,我给你解药。”

      岳小龙手背一抖,把白线蛇头震落地上,一面笑道:“我不怕蛇咬,你看我是不是中了蛇毒?”

      白线蛇奇毒无比,咬人必死,少说也该昏迷过去了,但岳小龙谈笑自若,确是毫无中毒现象!

      卢大妈心头大惑不解,冷哼道:“很好!”

      左手的一抬,打出一道黑芒,朝岳小龙迎面射去。岳小龙朗笑一声,右手匕首,朝上迎起。

      双方出手都快,但听“拍”的一声,那黑芒堕落地上,原来是一条紫黑色的红头蜈蚣,已被岳小龙匕首,划破肚子,百足蠕动,仰天死去。

      岳小龙匕首朝她脸上一晃,喝道:“取下来!”

      卢大妈道:“取什么?”

      岳小龙道:“人皮面具。”

      卢大妈沙哑的道:“老婆子几时戴了面具?”

      凌杏仙道:“我明明看到你床头挂着入皮面具,你还要赖?”

      岳小龙道:“我知道你在等援手,但你已经落在我手里,就得听我的了。”

      突然一伸手,撕开卢大妈身上衣领!

      卢大妈挣扎着,尖叫道:“你要做什么?”

      这一声,口音顿然不同,那已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岳小龙手指起落,点了她穴道,左手在卢大妈颈上用力一按,缓缓揭起一张连带头发的人皮面具。

      这一揭,登时露出一头秀发,一张黑里带俏的鹅蛋脸!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一双黑白分明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34-916.html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八章 八方名动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待见得明将军身形在山谷外消失不见,几人才松了一口气。  杜四握住物由心的手,运功助其疗伤,关切地问道,不妨事吧!  明将军虽是从头到尾都是轻言柔语,半点不见敌意,但却无时无刻不让人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以至就算物由心喷血受伤,除了林青和... - 2018-07-10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八章 宋录的声音突然压倒了所有的喧哗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老二十三,交出魔刀决和千杀咒,我便放你一条生路,如何?宋录的声音突然压倒了所有的喧哗,亢然而出。  老十一,你如今这般得意,还要这些何用?  鄂夺玉上崖来时,一个苍枞般地身影正突出石垒。  二十三比起山洞之中,更见得瘦了,然而一张乱须丛... - 2018-07-16
  • 第十九章 矫龙破围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听宁徊风如此说,众人的眼光都不由落在那口古怪的箱子上。此厅本就不大,诸人座位相隔不远,中间又放上这么一口大箱子,颇显挤迫,更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诸人进厅时见到那箱子突兀地放于正中,便觉得其中定有文章,却委实想不透宁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八章 乌羽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出城时东方将晓,雨势却依然未竭,便如天威震怒,定要将数日积下的尘垢,一并洗得干干净净。他刚一踏出地道,便天旋地转,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恍惚中感觉路儿将他背在背上。  五年前,他负着她下华山,而今她负着他出京城,他们一生的起起伏伏,想来... - 2018-07-11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十章 他们看到了敌踪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然他们一路疾奔而来,可是这时侯果真看到了敌踪,却又觉得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此刻他们的身后,只有区区三百多骑。  事先无论是谁都没有料到,大名鼎鼎的神刀都营房中,竟然没有什么军马。  宋录对于他们的惊讶颇为不屑,道:我们兄弟擅长的本就是近... - 2018-07-15
  • 第十一章 百折不屈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初晓的阳光隐隐斜透进墓中,映射着明将军颀长而沉雄的身影,在身后的墙上投下一道青黑的轮廓。随着明将军大步从墓中踏出,阳光从他双足、膝盖、大腿、躯干一路延伸上去,终现出那倾泻而下浓密的黑发、不怒而威凛傲的面容;那道影子亦从墙上落于地下,越拉... - 2018-07-10
  • 第十章 十面楚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一时地道内烟雾弥漫,水汽和着灰尘蒸腾而起,更有大大小小的岩石不断从壁上脱落,有的更是激溅弹射而出。水流从开裂处汩汩涌出,初时尚缓,片刻便急湍若瀑,来路上地势较低的几处岩壁经不起地下暗泉强大的挤压之力,轰然坍塌,声势惊人,便若是地震一般。... - 2018-07-10
  • 第八章 你得去给他赔礼认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得去给他赔礼认错!  弘藏禅师的语气毫无转寰之处,罗彻敏紧抿着嘴,眼睛转来转去。  来之前王妃是怎么交待的?唐瑁的话也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我罗彻敏刚说了一个字,就心虚得没了下文。  在明天到校场阅兵前,你一定得当着昨晚在场人的面,向... - 2018-07-15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风云欲动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林姓负弓男子正是名满江湖的暗器王林青!  六年前林青在塞外与明将军以偷天弓一箭为赌约,虽是表面上占了上风,却深悉明将军实是因多方顾忌而故意保存实力。他既公然放眼挑战明将军,已是将其作为自己攀越武道的一座高峰,这几年来殚精竭虑、苦心磨砺... - 2018-07-06
  • 第三十八章 同心剑法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南宫珏早已奔上大厅,一下扑入狄夫人怀中,口中叫道:“老祖宗:小珏儿差点被坏人掳去了。”  狄夫人搂着南宫珏,柔声道:“乖孙子,你没事吧?唉,想不到张寒生他三代都在我家做事,还会勾结匪人,暗算咱们小珏儿,真是人心不古!”  姑射仙子跨进大...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戳破阴谋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山,在河南桐柏县西南,与湖北随县,枣隍接界处,横亘三百里,称为桐柏山脉。  书禹贡:“导淮自桐柏。”  桐析山北麓的广福寺,乃是有名的古刹,寺前一条里许长的山道,两边古柏参天,均有数百年以上,古松盘空,势若拿云。  这天午牌时光,山...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二十八章 惊灭青灯宜秋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变生不测下,眼见苏探晴将要跌入水塘中。但他早有准备,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苏探晴在空中强提一口内气,腰腹用力翻个跟斗,变得头下脚上倒落而下。右手食指探出,正点那尚未沉入水中的断木桩上,这一下用力极大,木桩立时断为数截,凭此一点之力顿住下落之... - 2018-06-19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十五章 小店双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伙计大概从未听过有人如此点菜,又见他是个孩子,迟疑一下开口问道:小客官,我三香阁共有菜肴一百七十六种,都要上一份么?小弦一听这三香阁的菜肴数量如此之多,暗吃一惊。只是听伙计在客官前面加个小字,心中大不舒服,将手中紧攥的银子往桌上一拍,声... - 2018-07-06
  • 第十二章 断刃风波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清水镇位于蜀南与滇北交界处的叙永城南营盘山下。因此山多矮小,少见连绵,却又各自相邻,相隔间距不过数丈,营盘之名亦由此而来。  那清水镇地处偏僻山间,少有人来,民风纯朴,多以耕种为生,虽是山地贫瘠,但人少地多,却也不忧温饱。此处虽以镇名之... - 2018-07-06
  • 第十三章 生死豪赌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只觉得身体就如腾云驾雾般在空中跳荡不止,又是害怕又是晕眩,但一双凉冰冰的大手箍在自己颈上,别说哭喊,连气也几乎透不出来。起初尚能听到父亲的呼喝声,大概正与那吊靴鬼相斗不休,待转过几个山坡后便什么也听不到了,只有呼呼风声鼓荡耳边。  ... - 2018-07-06
  • 第十四章 神龙乍现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日哭鬼与小弦重又上路。  小弦本以为经了这一晚的相处,二人感情已深,欲想出言求日哭鬼放了自己,好回清水小镇中去寻父亲。不料看起来日哭鬼对他的态度虽是大为和缓,但脸上却重又恢复平时冷漠,几次找他说话亦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小弦猜不... - 2018-07-06
  • 青春不总是鲜甜多汁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初二,学校组织体检,我欢天喜地地参加了。  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阳光下,他很安静地垂着眼,睫毛在脸上投出一片阴影来。我站在他身后,享受着他的颀长的影子带来的片刻阴凉,心像雨后的青草地,有小小的花要绽放出来。  他是五班的... - 2018-07-09
  • 雪花点燃人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这是一个天资和悟性都很高的学生。但,和许多才华横溢的青年相同,他也妄自菲薄了。  他认为自己作为普通人不会有非凡的天赋,自己短暂的一生不可能实现杰岀人物那样的辉煌业绩。  启发,开导,用了各种方法,老师也沒能使他振作起来。  一天,他俩... - 2018-07-09
  • 秋天的味道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双休日,我在叔叔的果园里帮忙,隐隐地听到南侧的果树丛里有悉悉索索的枝叶晃动的声响,就跑过去看个究竟。  我发现一个少年,十四五岁的样子,正攀在树杈上摘苹果。他也发现了我,但已经无路可逃。他从树上溜下来,两个口袋都鼓鼓的,怯怯地立在树下,... - 2018-07-09
  • 安静下的夏天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两只手握在了一起,骨节碰着骨节,血管挨着血管,感受彼此的温度。带着某种仪式般的虔诚,我和我伤害的人,握手。  15岁的夏天,因为顾一晨的到来而格外炎热和漫长。  这个穿着蓝色工装裤和白色长袖衬衣的男生,像一颗被风无心吹来的草籽,默默“落... - 2018-07-09
  • 糊涂巫婆和她的魔法药水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糊涂巫婆骑着她的扫把,急匆匆的飞来到大森林里,因为兔妈妈的宝宝生病了,兔妈妈写信给糊涂巫婆,希望巫婆能帮助她治好兔宝宝的病。  糊涂巫婆赶到兔宝宝的家,看了看兔宝宝,对兔妈妈说:“兔宝宝是感冒了,别担心,用我的魔法药水把它治好。” ... - 2018-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