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荒园喋血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匆匆下楼,赶到那幢小楼底下,只见卢大妈正倚窗而坐,瞧到三人,立即招呼道:

      “真姑娘起来了么?”

      姬真真哼了一声,当先朝楼梯上走去。

      卢大妈已经颤巍巍的当门而立,陪笑道:“姑娘们留步,老婆子房里又脏又乱,三位还是莫要进来的好。”

      姬真真冷声道:“我们一定要进去呢?”

      卢大妈含笑道:“姑娘一定进来,老婆子也是没有办法之事,那就进来吧!”

      随着话声,迅速往屋中退去。

      姬真真低声道:“纪家妹子,你守住门口,别让她逃出来,嘉嘉跟我进去。”

      没待凌杏仙回答,就朝房中走去!

      那知刚到门口,耳中就听到“咕”的一声轻叫,一条比茶杯还粗大的蛇,昂首吐信,从门中游出,一见姬真真举步跨入,猛然向上窜起,张口就咬!

      姬真真冷笑一声,左手扬处,一柄银刀,脱手飞出,“夺”的一声,不偏不倚,打中七寸要害,把那蛇钉在楼板之上,那蛇一负痛,蛇身不住的绞动,姬真真身形一闪,已然掠入屋中。

      卢大妈退到床前,低哑的笑道:“姑娘好手法!”

      姬真真面罩寒霜,冷冷的道:“我早就看出你不是卢大妈了,只是没想到你竟是黑石岛来的。”

      卢大妈道:“姑娘真会说笑,老婆子不是卢大妈,那会是谁?”

      姬真真目光一瞥,早已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但故作不知,冷声道:“不用多说,你把纪少侠弄到那里去了?”

      卢大妈“哦”了一声,陪笑道:“姑娘又误会了,人倒有一个,那是老婆子从地窖中抱来的,但他可并不是姑娘说的纪少侠。”

      姬真真道:“他不是纪少侠是谁?”

      卢大妈道:“姑娘要是不信,那就请看。”说着正待伸手去揭棉被。

      姬真真冷喝道:“站住,我不准你动他。”

      卢大妈疾快的一手按到岳小龙头顶,回头尖笑道:“姑娘聪明人,大概不至于硬逼我老婆子出手吧?”

      何嘉嘉心头大急,一指卢大妈,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缕寒亡直向卢大妈当胸射去。

      卢大妈生似毫不察觉,任由寒芒一闪而没,淡淡笑道:“何姑娘对老婆子骤下杀手,岂不太绝情了么?”

      姬真真脸色微微一变,喝道:“嘉嘉,不许出手。”

      卢大妈右手依然按在岳小龙头顶不放,徐徐说道:“等你叫她不许出手,老婆子早已伤在天荆刺之下了。”

      姬真真道:“你若敢对纪少侠暗下毒手,我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卢大妈笑了笑道:“看来姑娘倒是对他关心的很……”

      姬真真粉脸一红,没待她说完,冷喝道:“你胡说什么?”

      卢大妈道:“老婆子一点也不胡说,姑娘怒匆匆的赶来,要我的自然是纪少侠了,但他并不是姑娘要找的人,姑娘若是不信,不妨看看清楚。”

      说话之时,左手忽然掀起棉被,露出那人面貌,只见躺在被中的果然不是华山门下的纪念勋!

      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生得剑眉斜飞,风目紧闭,脸色略显苍白,显然伤势极重!

      卢大妈笑道:“老婆子没骗姑娘吧?”

      姬真真。何嘉嘉同时呆的一呆,她们并不认识这少年是谁?

      凌杏仙当门而立,突然飞扑而入,大叫道:“他就是我大哥,你这妖女,你把我大哥怎样?”

      姬真真目注凌杏仙,冷然问道:“你们究竟是谁?”

      凌杏仙道:“他是我大哥岳小龙,我叫凌杏仙。”

      何嘉嘉“哦”了一声,道:“大师姐,我想起来了,挹秀馆住在我们隔壁的一男一女,就是叫岳小龙、凌杏仙。”

      凌杏仙知道一时也说不清楚,只好点点头道:“何姐姐说的极是。”

      卢大妈道:“姑娘现在相信了吧?这位岳小龙不是姑娘要找的人,但却是老婆子要找的人。”

      姬真真哼了一声,还没开口,何嘉嘉抢着道:“不成,不管他是纪念勋也好,岳小龙也好,既和我们一路,就不准你动她。”一面回头朝姬真真说道:“大师姐,人家岳少侠为了救咱们姐妹,身负重伤。再不施救,只怕来不及了。”

      姬真真望了她师妹一眼,朝卢大妈冷然喝道:“不错,我要你立时放手,退出屋去。”

      说来斩钉截铁,声色俱厉。

      凌杏仙早已掣出长剑,双目紧盯着卢大妈,跃跃欲动!

      卢大妈一手按在岳小龙头顶,尖笑道:“真姑娘这不是叫老婆子为难么?”

      姬真真脸如寒霜,隐现杀气,但总因投鼠忌器,不敢贸然出手,冷冷问道:“岳小龙可是和你有什么过节?”

      卢大妈得意的道:“姑娘又误会了,老婆子和他一点过节也没有。”

      何嘉嘉道:“那你干么不肯放手?”

      卢大妈诡笑道:“问的好,如今江湖上盛传着昔年那册号称佛门至宝的‘伏魔法藏’,已到了这位岳相公手里……”

      凌杏仙大声道:“胡说八道,龙哥哥前去泰山,根本就没有取到。”

      卢大妈笑道:“有人亲口说出是姓岳的取走的,这还有错?”

      凌杏仙看她一手按在龙哥哥顶门,只是不放,心中暗暗焦急,忽然灵机一动,左手朝窗外一指,娇叱道:“什么人?”

      扬手打出一支回风蝶,向窗口射去!

      卢大妈连头也不回,冷哼道:“小姑娘,你这一手只能骗骗初出道的人,老婆子那会上你的当……”

      她只当凌杏仙朝窗口打去一枚暗器,故意要她分心,是以瞧也没瞧。回风蝶乃是四川唐门精制的回旋暗器,明明朝窗口打去,但蝶翅鼓动,划了一个狐形,闪电般朝卢大妈右肩射到。

      卢大妈话声未落,但觉肩头好似被蚊子叮了一口,一条右臂,登时麻木不仁,心中方自一惊!

      躺在床上的岳小龙忽然翻身坐起,一把扣住了卢大妈脉腕,笑道:“你还要不要伏魔法藏?”

      凌杏仙打出回风蝶,正待挺剑扑去,瞥见龙哥哥翻身坐起,一把扣住了卢大妈的手腕,心头不禁大喜,叫道:“龙哥哥,原来你伤势已经好……了……”

      话到一半,忽然目露惊怖,口中尖叫出声!

      原来岳小龙堪堪扣住卢大妈手。腕,忽然从她袖中,窜出一条尺许长的白蛇,一口咬住岳小龙手背。

      岳小龙冷笑道:“我早知道你袖中藏着白线蛇。”

      右手一抬,忽然多了一柄锋利匕首,刷的一声,把蛇削为两段。这一下快速绝伦,但那蛇头,却依然紧咬不放。

      卢大妈道:“白线蛇咬人必死,你快放手,我给你解药。”

      岳小龙手背一抖,把白线蛇头震落地上,一面笑道:“我不怕蛇咬,你看我是不是中了蛇毒?”

      白线蛇奇毒无比,咬人必死,少说也该昏迷过去了,但岳小龙谈笑自若,确是毫无中毒现象!

      卢大妈心头大惑不解,冷哼道:“很好!”

      左手的一抬,打出一道黑芒,朝岳小龙迎面射去。岳小龙朗笑一声,右手匕首,朝上迎起。

      双方出手都快,但听“拍”的一声,那黑芒堕落地上,原来是一条紫黑色的红头蜈蚣,已被岳小龙匕首,划破肚子,百足蠕动,仰天死去。

      岳小龙匕首朝她脸上一晃,喝道:“取下来!”

      卢大妈道:“取什么?”

      岳小龙道:“人皮面具。”

      卢大妈沙哑的道:“老婆子几时戴了面具?”

      凌杏仙道:“我明明看到你床头挂着入皮面具,你还要赖?”

      岳小龙道:“我知道你在等援手,但你已经落在我手里,就得听我的了。”

      突然一伸手,撕开卢大妈身上衣领!

      卢大妈挣扎着,尖叫道:“你要做什么?”

      这一声,口音顿然不同,那已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岳小龙手指起落,点了她穴道,左手在卢大妈颈上用力一按,缓缓揭起一张连带头发的人皮面具。

      这一揭,登时露出一头秀发,一张黑里带俏的鹅蛋脸!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一双黑白分明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34-916.html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似是而非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地神龙程元规回头瞧了陆翰飞一眼,缓缓说道:“陆老弟机缘巧合,得了白衣剑侣金玉观奇的旷世武学,目前火候尚浅,还是留在这里,专心练功的好。”  陆翰飞起身道:“老前辈金玉良言,晚辈自当遵命,只是晚辈先师血仇未复,日轮斧法,大致都已学会,夏...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九宫绝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走在前面,刚走到阶前,就见一个中年妇人迎了出来,朝薛慕兰躬着身,陪笑道:“二姑娘来了,恕属下失迎。”  她一口叫出“二姑娘”来,薛慕兰粉脸蓦地一红,立即沉下脸来,说道:“申大娘,你怎的口没遮拦,幸亏丁兄、方兄不是外人,否则……我…...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戳破阴谋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山,在河南桐柏县西南,与湖北随县,枣隍接界处,横亘三百里,称为桐柏山脉。  书禹贡:“导淮自桐柏。”  桐析山北麓的广福寺,乃是有名的古刹,寺前一条里许长的山道,两边古柏参天,均有数百年以上,古松盘空,势若拿云。  这天午牌时光,山...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同心剑法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南宫珏早已奔上大厅,一下扑入狄夫人怀中,口中叫道:“老祖宗:小珏儿差点被坏人掳去了。”  狄夫人搂着南宫珏,柔声道:“乖孙子,你没事吧?唉,想不到张寒生他三代都在我家做事,还会勾结匪人,暗算咱们小珏儿,真是人心不古!”  姑射仙子跨进大...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变生意外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死寂之谷,万籁俱寂,这一声娇呼,听来就分外清晰!  因为它划破了原来的沉寂!  那是个年轻女子发出来的惊呼!  范君瑶心头猛然一怔,他只觉这声惊呼,传入耳际,声音极熟!  惊呼当然不像说话,无法分辨出这人是谁!  方璧君自然也听到了,螓... - 2018-01-18
  • 第十三章 耀武扬威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人心惶惶揣测纷纷之际,只见夏总管匆匆从厅外走进,朝上躬身说道:“启禀教主,黑石岛主派门下弟子送来贺礼,要叩见教主。”  铜沙岛主面露异容,颔首道:“好,叫他进来。”  夏总管应了声是,躬身退下。  黑石岛远处北海,门下弟子,很少在江...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开山大典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堪堪坐下,只见一名青衫汉子缓缓走了进来,双拳一抱,大声说道:  “诸位来宾,兄弟夏缘楷,忝为玲珑仙馆总管,本日大会,预定已时开始,诸位用毕早餐,请勿随意走动,大家到前厅集合,由兄弟陪同诸位入场。”  说完,又拱了拱手,施施...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惊人发现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道:“自然要去。方才听夏总管的口气,好像岛上的武士们,今晚全放了假,回家休息,就是值岗人数,也一定比平日要少,这一机会,我们岂可放过?”  凌杏仙道:“大哥,会不会是夏总管故意这样说的?存心试试我们,有没有奸细,乘机踩探岛上的秘密... - 2018-01-13
  • 第十七章 金刀解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听门外卢大妈的声音应道:“姑娘,是我老婆子,送开水来了。”随着话声,果然提了一壶热气腾腾的开水,走将进来,一面陪笑道:“老婆子没准备茶叶,姑娘们只好委屈些喝白开水了。”  她目光和姬真真一触,突然呆的一呆,立时惊喜的道:“姑娘伤势已经... - 2018-01-13
  • 第十六章 阴风透骨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凌杏仙看她一手拉着龙哥哥不放,心中老大的不高兴,默默跟在岳小龙身后走去。  原来姬真真假扮的老太婆,颤巍巍的站在一家布店门口,看到两人,堆笑道:“会在这里遇上张相公伉俪,真是难得,两位大概还未落店,那就请到老婆子住的店里去坐一会。”  ...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逃出魔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船已进入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  舱门启处,夏。总管满脸含笑的拱拱手道:“现在没关系了,四位只要不到前面去,也可以在后梢甲板上站站,舱门也用不着关了。”  何嘉嘉问道:“夏总管,你住在那里?”  夏总管耸耸肩,陪笑道:“本...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奕仙传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距玲珑仙馆不远,一座精致的院落中,此刻还隐约有灯光透出!  院落前面,站着四名身穿青色劲装的漂悍佩刀大汉,神情严肃,鸽立左右。  堂上一把交椅,端坐一位青袍黑髯,面目深冷的老者,一手捋须,作谛听状。  在他下首,恭身肃立一个青衫汉子,此...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破天毒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董崇仁接住了佟仲和,立即问道:  “佟兄伤在哪里?”  佟仲和全身直抖,从齿缝中进出活声道:  “他说解药已放在兄弟怀中,董兄摸摸兄弟怀里,是否真有解药?”  董崇仁探手一摸,果然取出一颗药丸,奇道:  “妖道这是什么意思?”  佟仲和...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八大门派集会南陆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火灵圣母眼看恽钦尧等人果然离去,心头怒气难遏,目注金铁口,喝道:“现在老身可以出手了吧?”  金铁口双手连摇,叫道:“慢来,慢来,小老儿说过,小老儿动手,妙不可言,不能让人偷学了去,老大姐,你那位千金,和老管家,四位大姑娘,也该走远点吧...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登顶“天下第一商”_商道_故事大全
  •   北京商人们被林尚沃要把人参这天下名贵药材付之一炬的做法激怒了。  “怎么敢这样,居然敢烧人参!人参是可以救活人命的神药,怎么可以烧成灰烬?”  但北京商人们的愤怒,旋即为一种迫切的危机感所代替。他们已不能只是袖手旁观,责骂林尚沃焚烧与自... - 2018-01-12
  • 第十八章 郁四办生日庆寿宴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走了沂园,坐上轿子,陈世龙吩咐了一个地名,是胡雪岩所不曾听说过的,只觉得曲曲折折,穿过好儿子长巷,到了一处已近城脚,相当冷僻的地方,下轿一看,是一座很整齐的石库房子,黑漆双扉洞开,一直望到大厅... - 2018-01-14
  • 第二十八章 迷仙岩之旅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尤其他左手那柄白玉拂尘,乃是万年寒玉所制,不但坚逾精钢,挥动之际,就会发出寒气,普通练武之人只怕连他一拂都受不了。此时配合剑势,白玉拂尘也随着源源出手。  要知他此时早已运起全身功力,“阴极真气”贯注到拂尘之上,更助长了万年寒玉逾玄冰的... - 2018-01-18
  • 第八章 任重道远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两人自幼练剑,在剑术上已有相当火候,“岳家十三快剑”,是天下至捷之剑,以他们原有的基础,再练“太白剑法”自然轻而易举。  两人依照书上口诀,按图浏览了一遍,心头已有领悟,很快就把招式变化,体会出来。  等到迎春替两人送来晚餐,他们已经练... - 2018-01-13
  • 第十章 远涉铜沙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舱中一片漆黑,瞧不到外面的景色,但觉水声哗哗,迎风鼓波,驶行极快。  凌杏仙瞥着一肚子闷气忍不住问道:“大哥,怎么只有我们两人?”  岳小龙道:“不知道,也许有的人已经先走了。”  话声未落,只听一个苍老声音接口道:“谁说只有你们两个,...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两件奇珍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阴世秀才定睛一瞧,原来发掌的正是灯心大师,不由冷笑着道:“大师傅,人家方才可并没有领你的情,再说这两个妞儿,是从歌乐山庄逃出来的。兄弟势非把她们擒回去不可,咱们玄女教和五台山,井水不犯河水,你们何必插手挡横?”  灯心大师呵呵笑道:“公...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老虎嬷嬷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他大模大样的走来,大有目中无人之概!  灰衣人隐身树上,手足已经渗出冷汗,心头暗暗担忧:“看来今日之局,仅凭自己师兄妹三人和四名毒奴,只怕难以讨得便利,但这座废园,却是本门进窥中原的基地,势又无法弃之而去……”  心念转动,只见摄魂... - 2018-01-13
  • 第十章 不堪回首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见了七姑奶奶,彼此都有隔世之感,两人对望着,忍不住心酸落泪——    一个月不见,头上都添了许多白发,但自己并不在意,要看了对方,才知道忧能伤人,尤其是... - 2018-01-19
  • 第十一章 人去楼空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两人并坐低声谈了好一会方始结束。胡雪岩戴了一顶风帽,帽檐压得极低,带了一个叫阿福的伶俐小厮,打开花园中一道很少开启的便门,出门是一条长巷,巷子里没有什么行人,就是有,亦因这天冷得格外厉害,而且... - 2018-01-19
  • 第十二章 城狐社鼠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讲的是一个掘藏的故事。凡是大乱以后,抚缉流亡,秩序渐定,往往有人突然之间,发了大财,十九是掘到了藏宝的缘故。    埋藏金银财定的不外两种人。一种... - 2018-01-19
  • 第十章 无形之蛊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迴雁峰,乃衡山七十二峰之首,峰在衡阳县南,下有雁峰寺,因峰势如雁之回旋而名。  俗传雁飞至此,不过,遇春而回,人们常以此为故实。  高适“送李少府贬陕中王少府贬长沙”的一首诗中,曾有“衡阳归雁几封书”,脍炙人口的句子。范大成磣鸾录亦谓:... - 2018-01-18
  • 第八章 三狼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糊涂狼老四听冷秋霜一说,想起自己方才说过,再有人说自己糊涂狼,太爷非揍死他不可,现在毒狼老三一开口就叫自己糊涂狼,自己人可以叫,以后又怎能禁止外人?何况还有这许多中原武林人在场,此例如何能开?他头脑简单,不由越想越觉得有理。  偏头瞧了...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曙光乍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转过脸来,脸上神色,已然变得十分严肃,朝董崇智说道:  “董老弟,现在咱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谈了。”  董崇智身躯微震,说道:  “佟护法要说什么?”  佟仲和道:  “自然是有关贼党侵犯本山的事了。”  董崇智冷声道:  “兄弟前...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