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荒园喋血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匆匆下楼,赶到那幢小楼底下,只见卢大妈正倚窗而坐,瞧到三人,立即招呼道:

      “真姑娘起来了么?”

      姬真真哼了一声,当先朝楼梯上走去。

      卢大妈已经颤巍巍的当门而立,陪笑道:“姑娘们留步,老婆子房里又脏又乱,三位还是莫要进来的好。”

      姬真真冷声道:“我们一定要进去呢?”

      卢大妈含笑道:“姑娘一定进来,老婆子也是没有办法之事,那就进来吧!”

      随着话声,迅速往屋中退去。

      姬真真低声道:“纪家妹子,你守住门口,别让她逃出来,嘉嘉跟我进去。”

      没待凌杏仙回答,就朝房中走去!

      那知刚到门口,耳中就听到“咕”的一声轻叫,一条比茶杯还粗大的蛇,昂首吐信,从门中游出,一见姬真真举步跨入,猛然向上窜起,张口就咬!

      姬真真冷笑一声,左手扬处,一柄银刀,脱手飞出,“夺”的一声,不偏不倚,打中七寸要害,把那蛇钉在楼板之上,那蛇一负痛,蛇身不住的绞动,姬真真身形一闪,已然掠入屋中。

      卢大妈退到床前,低哑的笑道:“姑娘好手法!”

      姬真真面罩寒霜,冷冷的道:“我早就看出你不是卢大妈了,只是没想到你竟是黑石岛来的。”

      卢大妈道:“姑娘真会说笑,老婆子不是卢大妈,那会是谁?”

      姬真真目光一瞥,早已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但故作不知,冷声道:“不用多说,你把纪少侠弄到那里去了?”

      卢大妈“哦”了一声,陪笑道:“姑娘又误会了,人倒有一个,那是老婆子从地窖中抱来的,但他可并不是姑娘说的纪少侠。”

      姬真真道:“他不是纪少侠是谁?”

      卢大妈道:“姑娘要是不信,那就请看。”说着正待伸手去揭棉被。

      姬真真冷喝道:“站住,我不准你动他。”

      卢大妈疾快的一手按到岳小龙头顶,回头尖笑道:“姑娘聪明人,大概不至于硬逼我老婆子出手吧?”

      何嘉嘉心头大急,一指卢大妈,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缕寒亡直向卢大妈当胸射去。

      卢大妈生似毫不察觉,任由寒芒一闪而没,淡淡笑道:“何姑娘对老婆子骤下杀手,岂不太绝情了么?”

      姬真真脸色微微一变,喝道:“嘉嘉,不许出手。”

      卢大妈右手依然按在岳小龙头顶不放,徐徐说道:“等你叫她不许出手,老婆子早已伤在天荆刺之下了。”

      姬真真道:“你若敢对纪少侠暗下毒手,我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卢大妈笑了笑道:“看来姑娘倒是对他关心的很……”

      姬真真粉脸一红,没待她说完,冷喝道:“你胡说什么?”

      卢大妈道:“老婆子一点也不胡说,姑娘怒匆匆的赶来,要我的自然是纪少侠了,但他并不是姑娘要找的人,姑娘若是不信,不妨看看清楚。”

      说话之时,左手忽然掀起棉被,露出那人面貌,只见躺在被中的果然不是华山门下的纪念勋!

      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生得剑眉斜飞,风目紧闭,脸色略显苍白,显然伤势极重!

      卢大妈笑道:“老婆子没骗姑娘吧?”

      姬真真。何嘉嘉同时呆的一呆,她们并不认识这少年是谁?

      凌杏仙当门而立,突然飞扑而入,大叫道:“他就是我大哥,你这妖女,你把我大哥怎样?”

      姬真真目注凌杏仙,冷然问道:“你们究竟是谁?”

      凌杏仙道:“他是我大哥岳小龙,我叫凌杏仙。”

      何嘉嘉“哦”了一声,道:“大师姐,我想起来了,挹秀馆住在我们隔壁的一男一女,就是叫岳小龙、凌杏仙。”

      凌杏仙知道一时也说不清楚,只好点点头道:“何姐姐说的极是。”

      卢大妈道:“姑娘现在相信了吧?这位岳小龙不是姑娘要找的人,但却是老婆子要找的人。”

      姬真真哼了一声,还没开口,何嘉嘉抢着道:“不成,不管他是纪念勋也好,岳小龙也好,既和我们一路,就不准你动她。”一面回头朝姬真真说道:“大师姐,人家岳少侠为了救咱们姐妹,身负重伤。再不施救,只怕来不及了。”

      姬真真望了她师妹一眼,朝卢大妈冷然喝道:“不错,我要你立时放手,退出屋去。”

      说来斩钉截铁,声色俱厉。

      凌杏仙早已掣出长剑,双目紧盯着卢大妈,跃跃欲动!

      卢大妈一手按在岳小龙头顶,尖笑道:“真姑娘这不是叫老婆子为难么?”

      姬真真脸如寒霜,隐现杀气,但总因投鼠忌器,不敢贸然出手,冷冷问道:“岳小龙可是和你有什么过节?”

      卢大妈得意的道:“姑娘又误会了,老婆子和他一点过节也没有。”

      何嘉嘉道:“那你干么不肯放手?”

      卢大妈诡笑道:“问的好,如今江湖上盛传着昔年那册号称佛门至宝的‘伏魔法藏’,已到了这位岳相公手里……”

      凌杏仙大声道:“胡说八道,龙哥哥前去泰山,根本就没有取到。”

      卢大妈笑道:“有人亲口说出是姓岳的取走的,这还有错?”

      凌杏仙看她一手按在龙哥哥顶门,只是不放,心中暗暗焦急,忽然灵机一动,左手朝窗外一指,娇叱道:“什么人?”

      扬手打出一支回风蝶,向窗口射去!

      卢大妈连头也不回,冷哼道:“小姑娘,你这一手只能骗骗初出道的人,老婆子那会上你的当……”

      她只当凌杏仙朝窗口打去一枚暗器,故意要她分心,是以瞧也没瞧。回风蝶乃是四川唐门精制的回旋暗器,明明朝窗口打去,但蝶翅鼓动,划了一个狐形,闪电般朝卢大妈右肩射到。

      卢大妈话声未落,但觉肩头好似被蚊子叮了一口,一条右臂,登时麻木不仁,心中方自一惊!

      躺在床上的岳小龙忽然翻身坐起,一把扣住了卢大妈脉腕,笑道:“你还要不要伏魔法藏?”

      凌杏仙打出回风蝶,正待挺剑扑去,瞥见龙哥哥翻身坐起,一把扣住了卢大妈的手腕,心头不禁大喜,叫道:“龙哥哥,原来你伤势已经好……了……”

      话到一半,忽然目露惊怖,口中尖叫出声!

      原来岳小龙堪堪扣住卢大妈手。腕,忽然从她袖中,窜出一条尺许长的白蛇,一口咬住岳小龙手背。

      岳小龙冷笑道:“我早知道你袖中藏着白线蛇。”

      右手一抬,忽然多了一柄锋利匕首,刷的一声,把蛇削为两段。这一下快速绝伦,但那蛇头,却依然紧咬不放。

      卢大妈道:“白线蛇咬人必死,你快放手,我给你解药。”

      岳小龙手背一抖,把白线蛇头震落地上,一面笑道:“我不怕蛇咬,你看我是不是中了蛇毒?”

      白线蛇奇毒无比,咬人必死,少说也该昏迷过去了,但岳小龙谈笑自若,确是毫无中毒现象!

      卢大妈心头大惑不解,冷哼道:“很好!”

      左手的一抬,打出一道黑芒,朝岳小龙迎面射去。岳小龙朗笑一声,右手匕首,朝上迎起。

      双方出手都快,但听“拍”的一声,那黑芒堕落地上,原来是一条紫黑色的红头蜈蚣,已被岳小龙匕首,划破肚子,百足蠕动,仰天死去。

      岳小龙匕首朝她脸上一晃,喝道:“取下来!”

      卢大妈道:“取什么?”

      岳小龙道:“人皮面具。”

      卢大妈沙哑的道:“老婆子几时戴了面具?”

      凌杏仙道:“我明明看到你床头挂着入皮面具,你还要赖?”

      岳小龙道:“我知道你在等援手,但你已经落在我手里,就得听我的了。”

      突然一伸手,撕开卢大妈身上衣领!

      卢大妈挣扎着,尖叫道:“你要做什么?”

      这一声,口音顿然不同,那已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岳小龙手指起落,点了她穴道,左手在卢大妈颈上用力一按,缓缓揭起一张连带头发的人皮面具。

      这一揭,登时露出一头秀发,一张黑里带俏的鹅蛋脸!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一双黑白分明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34-916.html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铩羽而归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这就是“罗汉阵”的关系,只是被震退了一步,若是个人的话,早就被震得不知飞出去多远了。  但幸亏这是双岗“罗汉阵”前面十八个使杖的受震后退,后面十八个人迅速跨上一步,十八柄戒刀又化作一幢刀山涌了上去。  无尘尊者大笑一声,阔剑再次横扫出去... - 2018-04-19
  • 第十八章 金笛芙蓉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尤其欢喜法王双掌连环,出手快速绝伦,紫云道长一剑复一剑的推出,虽在身前身后数尺方圆,布成了一个太极之势,对方不易攻得进来,但自己好像是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四面巨浪滔天,风雨飘摇,每一掌都像巨浪击在船头一般,自然十分吃力。  这样一攻... - 2018-04-15
  • 第十八章 徐少华不敢怠慢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不敢怠慢,伸手掣出短剑,耳中但听“锵”的一声,眼前就出现一道青光吞吐的晶莹短剑,宛如一汛秋水,森寒逼人!口中暗暗叫了声:“好剑!”  举剑朝大铁锁上轻轻一挥,只听“当啷”巨响,铁锁立被削断,堕落地上。  徐少华急忙返剑入鞘,伸手拉... - 2018-03-14
  • 第十八章 五路长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花大姑揭下人皮面具,依然是一张浓眉大眼,粗皮厚肉的焦黄凹脸,只是嘴唇比方才稍微薄了一些和戴着面具时完全一样。  白少辉心中暗暗忖道:“她生的这般丑陋,难怪要戴人皮面具了,尤其她戴在脸上的面具,似乎比一般精制的面具要厚,这是她故意使人一望... - 2018-03-09
  • 第十八章 小王子穿过沙漠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小王子穿过沙漠。他只见过一朵花,一个有着三枚花瓣的花朵,一朵很不起眼的小花……  “你好。”小王子说。  “你好。”花说。  “人在什么地方?”小王子有礼貌地问道。  有一天,花曾看见一支骆驼商队走过:  “人吗?我想大约有六七个人,几... - 2018-03-22
  • 第十八章 飞凤一式得腾蛟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闻言心中暗惊,说道:  “冷兄内功深厚,我真不相信九龙玉尊一道掌劲,能够要了兄台的命。  煞星手冷白突然仰首发出一阵悲惨的长笑,说道:  “不错,兄弟浪荡江湖三四年,刀山剑林,出生入死,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要了兄弟的命,但是这次却不同... - 2018-03-19
  • 第三十八章 以毒攻毒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机娘冷冷一笑道:“老婆子叫你们出来,你们不理不睬,以为就躲藏得住?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告诉你们,目前只不过双脚麻木,不能动弹,再过盏茶工夫,就会逐渐往上麻木,形同瘫痪。六个时辰,没有解药,全身麻痹而死,要命的,你就一个个爬出来。”  绝情... - 2018-04-10
  • 第四十八章 父子相认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在场群雄,对这两位“武林盟盟主”,亲自下场,都不由自主的屏息凝神,全神贯注。  少林古刹偌大一片,铺着青石板的天井中,登时静得鸦雀无声,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两人身上。  闻于天金剑斜指,说道:“闻兄请。”  庄梦道也说了声:“庄兄请。” ... - 2018-04-11
  • 第十八章 妙术回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姜兆祥望着她后影,忍不住问道:“谢兄,咱们如果再来,你是不是还认识边条路?”  谢少安笑道:“她虽蒙了兄弟眼睛,但只要走过一次,已经差不多了,何况来回走了两次?”  姜兆祥由衷的赞道:“谢兄真了不起,兄弟也一样走了两次,心里一点谱也没有... - 2018-03-30
  • 第二十八章 八臂金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掠掠柔发,说道:“大哥,殿上黑沉沉怪不舒服,我们还是坐到阶上去吧!”  谢少安笑道:“你是不是怕鬼?”  冰儿哼道:“我才不怕呢?这里又没有地方好坐,阶前还有些月亮,银河如水月如刀,多有诗意?岂不比坐在黑沉沉的屋里好得多了。”  谢... - 2018-04-03
  • 第十五章 大张杀伐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就从副门主沈少川起,一一给大家引介了。  沈少川、辛长春、金嬷嬷等人,在他介绍之时,一个个站起身来,“来宾”们也一一报以热烈的掌声。介绍完毕,杨文华回身坐下,管事桂茂又高声说道:“门主致词。”  杨文华含笑朝沈少川抬抬手道:“本... - 2018-04-18
  • 第十章 折花之门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向寒松道:“万帮主,你是咱们的头儿,这婆娘出手毒辣,还是先由兄弟向她领教的好。”  右手一抬,“锵”然剑鸣,一道剑光应手而生,掣出一支长剑,凛然喝道:“向某领教领教你的兵刃,你剑呢?”  齐一飞斜跨一步,冷然道:“向寒松,本少爷奉陪你几... - 2018-04-18
  • 第十七章 茅山拜山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屋前一片晒场上,大家早已列成队伍,最前面是二十名黑衣剑士,然后是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各分两行。  然后右边一行站着严文兰、曾玉兰、顾总管、贾嬷嬷、鹿昌麟、吉鸿飞。  左边一行显然是让给了先锋,站着的是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等人... - 2018-04-15
  • 第十六章 龙争虎斗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引着江云生走到大智禅师上首一张椅子请坐。  江云生连连谦退,又朝大家抱拳为礼,才行坐下。  罗起岳道:“江少侠匆匆赶来,必有见教?”  江云生道:“罗大侠好说,大家都在这里,那就很好,在下是给各位送消息来的。”  大智禅师合掌道:“江施... - 2018-04-19
  • 第十七章 八面埋伏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话声入耳,人影连闪,已有几十个灰衣僧人,由大智禅师领头,朝无尘围了上来。  原来无尘、本空二位尊者突然在场中现身,隐身在庄院中的少林大智禅师和武当清华子自然看到了,他们就是为了要对付巴颜喀喇山三尊者,才隐身庄院中的,这就吩咐门下弟子,悄... - 2018-04-19
  • 第八章 有女同车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这不是多此一问?”飞跛子微哂道:“拍花门‘无忧敬’解药,还有什么用途?”  绿袍老人道:“这么说,阁下一定有一个人,被穆七娘“无忧散’迷失了神志了?”  “不错!”飞跛子道:“所以老夫非取到解药不可。”  绿袍老人道:“这被迷失神志的... - 2018-04-12
  • 第十四章 污泥青莲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啊!柳公子原来竟是蓑衣老人的高足,难怪有这么一身绝世武学了!”  金嬷嬷惊喜地道:“只不知柳公子是何方人士?”  江云生道:“在下原是江南人士,昔年随家父宦游岭南。”  金嬷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又问道:“这么说柳公子还是名宦之后,令尊... - 2018-04-18
  • 第十一章 情意绵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口中啊了一声,点头道:“不错,我真是好饿,不过……”  金萍瞟了他一眼,轻轻咬着嘴唇,偏头问道:“不过什么呢?”  杨文华悄声道:“秀色可餐,我把肚子饿也忘了。”  金萍嗔道:“公了闭了三天关。却越学越坏了。”  杨文华潇洒一笑,... - 2018-04-18
  • 第十章 受命令主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严文兰道:“女儿怎敢跟娘谎报?穆七娘这次以追寻小妹为名,夜入兰赤山庄盗取女儿的符令。”  老夫人莞尔笑道:“文儿,以你武功,她能把令牌盗走么?”  严文兰道:“娘莫要忘了她是拍花党出身?”  老夫人面分微变,哼道:“她敢对你施迷药么?”... - 2018-04-12
  • 第十二章 荣任门主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忽然哦了一声,点头道:“在下记起来了,你……是祝姑娘,对不?”  祝杏仙听得一怔,脸上也不禁微微一红,说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她显然已减少了几分敌意!  杨文华潇洒一笑,说道:“在下刚才才记起来,咱们在杭州灵隐寺见过。”  ... - 2018-04-18
  • 第八章 身入虎穴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心念一动,忍不住纵身掠起,朝那绿影闪去的方向轻悄的扑去。  他动作之快,和那绿影闪运,前后也不过是眨眼间事,但等他扑到,绿影早不知去向!  等他掠到,前面不远,又传来一声极轻的“嘶”!  对方好你有意向杨文华挑战,不但两次都没有赶得上他... - 2018-04-18
  • 第十三章 化身游龙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萧梦谷是老江湖,金萍的口气,他焉会听不出来,她如今是门主面前的红人;不论门主是不是傀儡,他对金萍可得罪不起,连忙赔笑道:“兄弟在这里等一会没关系,姑娘不可去惊动门主了。”  金萍依然冷冷地道:“萧总管可曾把名单带来了么?门主回问起小婢来... - 2018-04-18
  • 第十六章 姹女大阵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芙蓉城主满脸喜容,站起身道:“但凭前辈吩咐。”  谢长风大笑道:“到时老夫一定会来喝喜酒的。”  话声出口,人影已渺,大厅上这许多武林高手,竟然没有一个人看他是如何走的?  玄真子、紫云道长连忙急步趋至厅外,向空稽首道:“贫道恭送前辈。... - 2018-04-15
  • 第十九章 由我而毁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问道:“后来呢?”  金嬷嬷道:“这一晃眼,已经二十年了,薛姑娘也因那次受了江氏的折辱,全心练武,但思念她女儿,也更殷切,她所以要创立折花门,而且摹仿‘拈花手’,创出了‘折花手法’来,用这手法向各大门派下手,主要就是为了逼那江氏出... - 2018-04-19
  • 第二十八章 天囚堂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戴良江湖阅历何等老到,自然听的出胡管事的口气,这是说,平日押解人犯,都是领队亲自押送来的,但从没两个领队,同时来过,他自然感到有些意外。心念一动,不觉脸色凝重,探手从怀中摸出一面银牌,说道:“兄弟和陆兄是奉堂主之命,到牢中查看来的。” ... - 2018-03-10
  • 第三十八章 同心剑法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南宫珏早已奔上大厅,一下扑入狄夫人怀中,口中叫道:“老祖宗:小珏儿差点被坏人掳去了。”  狄夫人搂着南宫珏,柔声道:“乖孙子,你没事吧?唉,想不到张寒生他三代都在我家做事,还会勾结匪人,暗算咱们小珏儿,真是人心不古!”  姑射仙子跨进大...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戳破阴谋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山,在河南桐柏县西南,与湖北随县,枣隍接界处,横亘三百里,称为桐柏山脉。  书禹贡:“导淮自桐柏。”  桐析山北麓的广福寺,乃是有名的古刹,寺前一条里许长的山道,两边古柏参天,均有数百年以上,古松盘空,势若拿云。  这天午牌时光,山...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仇人相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薛少陵和浣花夫人目光一对,但觉背脊骨起了阵凉意,一面故作镇定,拱手道:“夫人矜全之意,在下至为感激,但退出江湖,对在下来说,实有碍难之处。”  浣花夫人冷声道:“你有什么碍难之处?”  薛少陵道:“这是在下一己的隐私,未便奉告。”  浣... - 2018-03-11
  • 第三十八章 神僧话蛇岭 佛字帮出现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这句话,不但使黄秋尘惊奇万分,就是袁丽姬也从来没有闻听过自己的师父,在江湖武林上另外树立一个门派‘武林佛字帮’。  袁丽姬惊叹道:  “武林佛字帮,怎么姬儿从来没听大师父,以及修剑院的众师父说过。”  铁木僧轻轻叹息一声,道:  ... - 2018-03-19
  • 第五十八章 郎心似铁 流水无情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冷月兰看黄秋尘不理不采,满怀幽怨无处发泄,凄然慨叹,但这“狠心”两字,却是低微的几乎无法听出。  可是“狠心”两字传入黄秋尘耳中,却如霹雳晴天,不由停步转身,正色说道:  “在下从未辜负姑娘,你待我的一番诚挚的友情,我黄秋尘一生难忘,不... -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