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紫凤飘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夕阳快要下山了,天际浮着绚烂的异彩,照得远近山头,好像抹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黄叶丹枫,相映成趣,阳春十月,确实富有诗意!

      由三都往榕江的官道上,虽然荒僻,但道路还算平坦。

      这时有两骑马匹,在斜阳古道上,得得跑来,前面一匹马上,坐着一个二十有余,三十不到的青年书生,剑眉朗目,脸型瘦削,看上去风流潇洒,但略嫌有点儿浮滑。

      后面广骑,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书僮,背上负着一柄长剑,腰也跨着一柄短剑。这是主仆两人,那么书僮背上的长剑,准是他主人之物。

      两匹马跑得并不算快,敢情榕江已在前面,就可打尖,毋庸跑得太快了。刚转过一处山脚,忽听前面树林中,依稀传来一声极其轻微的声音。

      如果换了旁人,决不会察觉,但马上书生,功力何等精深?声音虽然轻微,又如何瞒得过他?

      心中暗想:这分明是呻吟之声,是由一个负伤的人口中所发出。他左手微微向后面一挥,止住书僮的马匹前进。自己也停下马来。

      但那声音,除了方才那一声之外,根本就不再响起。他以内家视听之术,向附近十丈方圆,略一搜索,也听不到有半点异样。不由飘然下马,慢慢的走近林边,树林深处。依稀听到有人的呼吸之声,那是极其轻微的呼吸。

      青年书生瘦削脸上,掠过一丝讶异,敢情还是女的?而且伤势极重!他顺着声息寻去,果然在一棵大树下面,侧卧着一个少女,云鬓半偏。

      因为她面对着树根,看不清面目,身上穿着一件紧袖紫色罗襦,连着曳地窄裙。光瞧她婀娜腰肢,曲线丰盈,想来还是个绝色佳人!

      青年书生刚走到近前,鼻中蓦然闻到一阵腥秽无比的臭味。那是从相隔不远之处,因风吹来!

      这……这是中了“金线桃花蛊”,又服过“百毒散”被打下来的蛊毒气味,难道她。

      不错!她分明服了百毒散,打下蛊毒,才身体虚乏,支持不住,而昏倒地上的。想到这里,瞥见紫衣少女衣袖下面,还露出一角白纸。

      心中一动,连忙俯下身去,轻轻一抽。白纸果然抽到手中,但白纸上面,还压着一件东西,白纸抽动,那件东西就滑落地面。烁然一闪,竟是一支赤金铸造,精工雕刻的凤头钗!

      青年书生心头猛然一震,那里来得及再看纸上写着什么?赶紧拾起凤钗,长约三寸,凤眼上还镶着两粒红色宝石。虽然其小如豆,但通体透明,红光闪烁,敢情是两粒价值连城的红色火钻!

      这赤金凤钗,分明是江湖上传言的……

      他很快反转过来,金钗背面,一行蝇头细字,赫然入目,那是:“南无千手千眼观世菩萨。”

      这原也并不稀奇,许多富贵人家的老太太,一生信佛。在凤钗背后,刻上一句佛号,戴到头上,就有观世音菩萨保佑,消灾延寿。

      但这一行字,瞧到青年书生眼里,可不同啦!他瘦削脸上,骤然变色,口中喃喃的道:

      “果然不错!这是老魔头的金钗符令!她……”

      他再向白纸上一瞧,只见歪歪倒倒写着:“前从姑娘身上,暂借金钗,实因为了救老友一命,不想今日却也救了你自己,嘻嘻!你说算不算巧?姑娘今晨服下“百毒散”,此时蛊毒已清,金钗奉还,贼爷爷失陪!”

      哦!这是老偷儿留的条儿!

      她今天早晨,服了“百毒散”,经过一阵猛泻,蛊毒虽清,元气大伤,要六个时辰才能醒转。自己有过这种经验,自然清楚。

      算来此时还没到戌时,尚有一个时辰,才能醒来!这字条她当然尚未看到,他向四外略一谛听,嘴角噙笑。很快的把这支昔年黑道盟主,江湖上具有无限权威的金钗,揣入怀中。

      然后双手一搓,白纸立成粉末,袍袖一扬,纸末向四面飞散,不存形迹,方待走出林去!

      忽然,他心头又起另一个意念,回过头去,轻轻一瞥,这少女彷佛极美!他身不由主的往少女身边走近一步,仔细一瞧。

      那知这一瞧不打紧,直把青年书生,瞧直了眼!

      正是:“颠不四的娘儿,见了万千,这般可喜娘罕见!”虽然她身中恶蛊,脸色憔悴,但依然掩不住天香国色!

      尤其是这副娇慵乏力的海棠春睡,挑着弯弯的眉毛,阉着长长的睫毛。模样儿楚楚动人,到了极致!

      青年书生一双炯炯目光之中,露出了贪婪之色,瘦削脸上,掠过一丝狞笑。左手袍袖轻拂,点了她睡穴,伸手抱起紫衣少女娇躯,大踏步走出林去。飞身上马,直奔榕江。

      入城之后,就找了一家客店,由店伙领着,直奔上房。要了两间房间,把紫衣少女,放到床上。再从怀中掏出自己遵方秘制的扶元散,用玉圭挑了少许,放入杯中,以水和开。这才走近紫衣少女身边,轻轻拨过脸来,用拇食两指,在她玉腮上一按。少女娇呻了一声,樱口便已张开。

      青年书生很快的把那小半杯药水倒下,然后托着下颊,小心翼翼的往上合好。才替她解开睡穴,盖了一条棉被,返身关上房门,回到自己房中。

      洗了个脸,就要书僮,下去关照店家,把晚餐酒菜,尽拣好的送来。自己呷了两口茶,顺手又掏出那支赤金凤钗,仔细端详,脸上却也不时的流露出得意之容。

      敢情这支代表昔年黑道盟主在江湖上具有无限权威的金钗符令,对他正大有用处!

      晚餐之后,青年书生点了一支蜡烛,走进隔壁房间,紫衣少女还没醒转。他把蜡烛放在桌上,悄悄的在床前一把椅子上坐下。

      守候了约摸半个多时辰,听到床上少女长长的嘤了一声,连忙站起身来,走近床去。紫衣少女眼皮转动了几下,倏地睁开眼来!

      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床前还站着一个满脸春风的英俊青年。一时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直吓得心头小鹿,禁不住一阵乱撞,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要想翻身坐起,但四肢百骸,浑身动弹不得,不由心中更是大急。

      青年书生瞧着她娇躯微微挣扎了一下,双目灼灼,盯着自己,似有戒惧之色,连忙笑道:

      “姑娘,你醒了?切莫妄动,你是中了苗疆最厉害的“金线桃花蛊”,小生替你服下“百毒散”,蛊毒已清,方才又服了小生师父“扶元散”。但因真气耗损,最少也得静养上七八天,每日再服用三次扶元散,才能复原,此时千万不可使力。”

      紫衣少女十分清醒地打量着他,并没答话,她似乎去了不少怀疑。自己确实中了人家恶蛊,半途上支持不住,昏倒过几次。记得早晨还腹痛如绞,大泻了一顿,又昏死过去,那么就是他仗义相救的。

      她目光中渐渐的含了感激之色,低声问道:“你……你是谁?”

      “我?”青年书生轻轻一笑,道:“小生梅三公子!”

      他说出梅三公子之后,似乎觉得不妥,连忙改口道:“草字君璧,君临天下的君,白璧无瑕的璧,你,姑娘贵姓呢?”

      “梅三公子……啊!你就是掌震轿前四煞,剑败红灯夫人的梅三公子?小女子久仰大名,今日幸蒙公子相救。”

      紫衣少女眨着一双大眼,她现在完全放心了。

      江湖上人,最近把梅三公子轰传得几成天神,自然是侠义道上的正人君子。他还恁地年轻?她脸上渐渐烘起红云,也微露笑意。

      侮三公子听她一说,瘦削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忙道:“姑娘不须客气,行道江湖,救困扶难,原是分内之事。你……”

      他侃侃而言,煞有介事!说到“你”字,微微一顿。

      因为紫衣少女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于是他装出十分关心,又十分温柔的道:“姑娘敢情也是武林中人?金线桃花恶蛊,除了苗疆毒妇嫡传义女六绍二娇飘渺仙子聂玉娇之外,天下已无人能施。小生前些日子,也险为贱婢所乘,姑娘想来也是遭了她的毒手?”

      紫衣少女神色一黯,道:“公子侠义中人,我也毋庸障碍,小女孙湘莲,自幼拜在九华山无疑大师和海心山千手观音两位恩师门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36-920.html - 2018-01-13
  • 第四章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罗彻同的表情冷淡,看不出什么喜怒,对半跪在面前的王无失与陈襄道:父王让我与二叔一起前去察看。我命人召你们两个,谁知竟召不来  是我拉王无失来助阵的,再说他今日轮休,偷跑出来的是我!陈襄昂起头来,分明眼角一抽一抽,... - 2018-07-15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四十二章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虽然奉国公府的马厩里不免有些臊味,然而在不冷不热的暮春初夏之夜,枕着蓬松的稻草而眠,倒让他又想起了当年在乡下当牧童的时光。酣梦之中,耳边传来锁子碰撞的声音,恍惚中他想道:糟,主人又来了!  他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想... - 2018-07-16
  • 第四章 神兵传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几日间长虹门加紧搜索,只是孟式鹏却龟缩起来,不露半点风声。陈家诸奴陆续到了京师,陈默在第六日上,去接应最后来的陈顺。然而在约定的京郊海子处等了许久,直等得焦躁,也不见他来。直至午时,他不经意时一抬首,却发觉昏黄的日头上抹着几缕灰烟,残痕... - 2018-07-11
  • 第四章 四笑于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坟墓机关喀喀响过数声后,墓门缓缓开启。却有二个人已然立在其中,神情俱是倨傲无比。仿佛他们不是刚刚从一座坟墓中走出来,而是踏上了金峦宝殿!  左首那人面黑如墨,身形高大,看不出有多大年龄,只是眼露凶光,一脸狡狠,一看便不象是中原人氏。也不... - 2018-07-10
  • 第四十章 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是你们的城池,然而今天晚上,它却是我的!在紧紧包围而来地孤寂中,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  突然有柔怯的脚步响起,伴着细细喘息声,一个娇弱的身影从边门上跑过来。珑华?杜雪炽往前跑了几步。  嫂嫂!嫂嫂!似乎因为这一叫,珑华分了神,一... - 2018-07-16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四十四章 李光头让林红休息了四天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让林红休息了四天,其实到了第三天的夜晚,林红的身体已经冲动起来了,她辗转反侧,渴望着李光头此刻就压在她的身上。她和宋钢结婚二十年,她的性欲沉睡了二十年,如今年过四十了,突然被李光头唤醒,她的性欲开始汹涌澎湃了,她终于发现了自己,终... - 2018-02-05
  • 第四十章 两败俱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这不过一瞬间之事,等大家刚一瞧清两人情形。  太白神翁突然仰天厉笑,双足一点,剑先人后,一道银虹,比电射还快,直向梅三公子当胸贯去!  这一招快速极伦,凶毒无比。全场的人,全都紧张得“啊”出声来。崔慧、上官燕两人同时尖叫了一声,双目紧... - 2018-01-13
  • 第四十四章 奸徒授首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大家回头看去,果见八臂金童华春风从石粱上飘然行来。老远看去,他缓步徐行,走得不快;但不过眨眼工夫,便已到了众人面前。  猴老三当先抢了上去,欢迎它师父。  八臂金童笑叱道:“小三子,当着许多前辈高人,你忙什么?还不给我站到边上去?”  ... - 2018-04-10
  • 第四十四章 白元亮朝东首一道门户走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两人进入一同起居室,白元亮又朝东首一道门户走去,脚步就放得更轻!  贾老二学着他的样,弓起腰背,轻脚轻手的跟了过去。  白元亮轻轻掀起门帘,侧身走入。  贾老二也跟着侧身走入,抬眼看去,原来这里是一间静室,地方相当宽敞,只有上首放一张卧... - 2018-03-18
  • 第四十一章 幽囚老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正说之间,待女已熬了一碗参汤进来,大家才停止笑谑,崔慧红着脸,服待梅三公子服下。  红灯夫人正色道:“小兄弟,你重伤初愈,还是再休息一会,来!两位妹子,我们到外面去走走。”  说着拉了崔慧、上官燕两人,袅袅婷婷的退出房去。  若论梅三公... - 2018-01-13
  • 第四十六章 一丝阴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紫凤孙湘莲见他好像稳胜自己似的,说什么如有冒犯,亲上九华请罪。心中更是生气,突然门户一撤。怒道:“姓言的,姑娘用不着使出九华恩师所传剑法,一样赢你!”  “你”字出口,娇躯突然凌空,玉臂挥洒。一口长剑,寒芒进发,业已疾如电闪,向言干荪当... - 2018-01-13
  • 第四十八章 百里闻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事实上也不假,瘟煌道人,和红灯夫人,确实在同一晚上,在岳州露过相。  而且天理教青龙坛坛主翻天印党皓、玄武坛坛主夺魂扇李秋山,及扑天雕邵一飞三人,却千真万确的落脚在三义会里,和卓大奎称兄道弟!于是三义会在江湖上的牌子,立时响亮起来。 ... - 2018-01-14
  • 第四十七章 蓝腰带帮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就在将到未到之际,果然一支响箭,由林中迎面飞出。梅三公子理也没理,马鞭一挥,“搭”的一声,把它卷飞出去两丈来远。马匹和轿车,也同时缓了下来。  往前一瞧,果然迎面扬起漫天尘雾,马蹄杂沓,八骑快马,像风驰电卷般疾奔而来。刹那之间,便已到达... - 2018-01-14
  • 第四十五章 旅邸疑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紫凤孙湘莲,在窗户洞中,也瞧得花容失色。他这一手,真是快若闪电!高个子虽然可恶,但未免也太过残酷了一点。  神刀阎世和和琵琶手贺金标两人,因对方当着自己两人面前,骤下辣手。光凭这一点,也就栽到了家,是以同时抢了出来。  神刀阎世和连忙叫... - 2018-01-13
  • 第四十三章 魔女留书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静立一旁,看到自己这位世伯,出手神妙,也不禁为之神往!当然以他的功力,自可瞧得出孙存仁似乎在拿胡猛试招,并没用上全力。  表面上,两人各展绝招,难分轩轾。其实胡猛已是面红气促,头脸上微见汗水。但他的凌厉攻势,却是愈闯愈盛,愈来愈... - 2018-01-13
  • 第四十二章 外家高手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蓦然一震,他怎么知道自己父亲名字?不由躬身道:“老丈所询,正是家严!”  “你……”长发长垂的老人,突然目射奇光,向前扑近两步。紧紧盯着梅三公子,激动得全身微颤,问道:“你是梅麟书的哲嗣?今年十九岁?他家老三?”  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三十四章 罗彻敏耳边风声骤然猛厉起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一个黑点从对岸云霞般的光彩中现出,愈变愈大。罗彻敏耳边风声骤然猛厉起来。  王上!诸将惊呼,象刹那间空中有一只孔雀张开了银色的尾翼,剑光涨开,挥挥洒洒地铺了满空。一根、两根、三根,折断的箭簇落下来,发出雹子似地脆响声。  怕不怕?罗彻敏...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弈天之诀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愚大师并没有怪小弦插言:只怕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少主的行为。他竟然将所有东西都一样样检到自己身边,逐一把玩,最后却只将两样东西掷到一边。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一样是那方官印,一样却是那顶道冠。小弦一呆,这个少主确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 - 2018-07-08
  • 第十四章 香炉石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一身武功,差不多已入化境,就在这一点之势,剑尖相接之际,陡然运集全身功力,透剑而出!  “叮”!一声清脆的金石交鸣。剑光突敛,银虹顿杳,两条人影,倏然分开!  双方观战的人,都不禁吓了一跳,定睛望去。  只见长衫飘逸的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四章 红灯香舞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前面八对红灯,原来竟是十六个面目姣好的少女,身穿玄色紧窄衣绔,红绢包头,秀发披肩,每人右手提着一盏六角红纱宫灯,缓缓前导。  宫灯后面,却是四个奇丑无比的黑衣妇人,肩抬着一乘绣金软轿,像行云流水般往林中行来。  守在林外的三义会徒众,一... - 2018-01-13
  • 我怎样变成了好学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是一个调皮的孩子,在小学调皮了六年后,又调皮到了初中。我爸弟兄三个,就我一个男孩,因此,我就成了我们吴家的宝贝,从小就被娇惯出一身的霸气。姐姐大我三岁,全家人都夸我比姐姐聪明,可姐姐学习成绩一直在班上前十名,而我的学习成绩却一直保持在... - 2018-07-17
  • 第十四章 神龙乍现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日哭鬼与小弦重又上路。  小弦本以为经了这一晚的相处,二人感情已深,欲想出言求日哭鬼放了自己,好回清水小镇中去寻父亲。不料看起来日哭鬼对他的态度虽是大为和缓,但脸上却重又恢复平时冷漠,几次找他说话亦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小弦猜不... - 2018-07-06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第三十四章 象牙圆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从小跟爷爷岳麓老人长大,对于江湖上正邪各派,全都有个耳闻,可从没听过“九幽门”?她见对方单爪扬起,那知厉害?瑶鼻轻掀,也功聚左臂,掐个剑诀,要待迎着劈出!  梅三公子虽然缺乏江湖经验,但近月来连遭事故,已使他对江湖上的人物,知所警惕... - 2018-01-13
  • 第四十四章 亦缘亦孽话峨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诸文齐笑道:“答应了就没事啦,唉,这也难怪,万倬云身为峨嵋高弟,正当英年有为之时,岂肯入资罗髻和夷人成亲……”  坐在一旁谛听的水宇真,脸色又为之一变!  诸文齐只作不见,接着说道:“何况万倬云仗剑江湖,血仇末复,但他因罗髻夫人以礼相待... - 2018-05-09
  • 第四十四章 焉得谖草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正待往地上跃去,但回顾之间,瞥见路上又有一行人,向山径上走来!  这一行共有四人,前面三个,似在边谈边走,远远望去,已可看出武功极高,跟在三人身后的一个,武功就差得甚远,一路都在施展轻功。  双方距离,逐渐接近,卫天翔凝神一瞧,不由大喜... - 2018-05-30
  • 第四十九章 恩仇变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温如风笑道:“郝兄快快请起,我们还要共议大事呢!这金钗符令,不过是兄弟去年路遇千手道友,她知道我闻香教创设伊始,需要人力财力,这才送了我这支符令。”  说着把金钗符令递了过来。郝于菟听得十分惊诧,暗想教主和海心山老前辈,原来还是朋友!自... - 2018-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