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白羽穿云拜下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九合金丝鞭不避不让,反而迎着一瓢子单刀,全力扫到!

      这下,两人全都用上十成力道,刀鞭互撞,金铁大震。一瓢子在内功修为上总究较卜三胜高出许多!

      这尽力一击,一瓢子固然被震得退了一步,但卜三胜却连退三步,九合金丝鞭被震弹得几乎脱手而出!

      一瓢子似已动了杀机,口中发出一声朗朗长笑,道施飘动,人已如影随形,直欺而上。

      手中一柄单刀,虽在这一击之下,刀锋尽卷,但他却使出武当派从不轻易施展的镇山三剑太极慧剑连环三招。

      剑势如雷霆万钧一般,绵绵攻出!

      要知“太极慧剑”,乃武当剑术之宗,不但变化精奇,而且讲求剑气合一,以柔克刚,借敌之力,强我之劲,看去缓慢,其实快愈闪电,乃是专门对付强劲敌人的绝学,为武当镇山绝艺,每代只传一人,除了掌门人之外,必须当上本门护法长老,才有资格参练。

      一瓢子施出太极慧剑连环三招,卜三胜登时被逼的手忙脚乱,九合金丝鞭左挡有拦,节节后退。一瓢子的剑势却愈演愈快,单刀上满布剑气,嘶嘶有声。

      就在此时,只听远处有人沉喝一声:“还不给我住手?”

      这声音好像来自远处,估计少说也在百丈之外,但传入耳中,如有人附着耳朵说话,清晰、低沉、有力!

      一瓢子、赵南珩同时一惊!骆长庆和卜三胜如奉纶音,迅即暴退出二支来远,两人双手,不约而同的垂了下去,状极恭敬!

      一瓢子心头大震,暗想此人内力之强,远胜自己,再看骆长庆、卜三胜垂手肃立的情形,莫非来的是南世侯不成?

      赵南珩虽也怔得一怔,但只觉这声音十分熟悉,自己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一般,心念转动,不禁纵目向四处瞧去!

      这时已二更左右,空山沉寂,除了刚才这一声沉喝,根本不见有人!

      四周百名褐衣武土,眼看骆堂主、卜总管这般模样,也全都屏息肃立,一动不动。小山前面,刹那间静得堕针可闻!

      这样约摸过了半盏热茶光景。

      赵南珩一阵凝目细视之下,忽然轻声说道:“来了!”

      一瓢子奇道:“小施主瞧到了?来的是什么人”?

      赵南珩道:“正西方,有两人并肩走来,还瞧不清人影。”

      一瓢子几乎不敢相信,赵南珩这点年纪,这点修为,他的眼力,居然会强过自己,因为自己依言凝足自力,朝正西方瞧去,依然没看到什么?

      但正当惊疑之间,渐渐果然发现有两点人影,朝这边走来!

      这两人纵跃如飞,身手之佳,当世罕见。等地发现,才一眨眼,来人已差不多到了三十支左右。

      这两人一个身穿蓝缎长袍,柳髯拂胸,貌相请癯,一副晋绅模样。

      另一个瘦小老者,头盘小辫,一身蓝布粗衣,腰束板带,斜插一把铁锈斑剥的小斧,连柄只有一尺来长,那是十足的乡巴佬打扮,山上的老樵夫,两人走在一起,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一瓢子瞧清来人,清使脸上,顿时神色大变!

      赵南珩对这两人,也并不陌生,柳髯老者正是他在巴东论交,化名诸文齐的文判诸葛忌。

      另一个也在中馆驿酒楼上见过,听一苇子说,他是南天七宿中的老五,叫做烂柯樵子断眉老五!

      于是他突然想起方才那一声沉喝,难怪十分耳熟,原来是文判诸葛忌的声音!

      骆长庆、卜三胜瞧到两人,立即躬下身去,口中同声说道:“属下参见二帮主、五帮主。”

      诸葛忌呵呵一笑,谦虚的拱拱手道:“骆兄。卜兄不可多礼。”

      烂何樵子目光一斜,撇着一瓢子,不屑的问道:“这个道上就是夫人擒下来的武当一瓢子吧?他逃出来了”?

      卜三胜脸上一热,不敢作气骆长庆连忙答道:“属下一时失察,致被峨嵋门下混入,放出来的。”

      烂柯樵子断眉牵动,望了赵南珩一眼,看他果然穿着总堂执事的服装,不由哼道:“就是这小子?你们这许多人,还没把他拿下?”

      一瓢子见他口气托大,一付目中无人的神态,涵养再好,也感到忍耐不住。

      赵南珩更是剑眉一挑,正待发话!

      那文判诸葛忌却是脸含微笑,洪拱手道:“武当三子,名重武林,兄弟幸会。”

      一瓢子正在气愤头上,但人家先打招呼,只好还了一个稽首,大声道:“诸葛大侠好说,武当三子,徒有虚名,怎抵得上南天七宿威名久著。”

      诸葛忌听得淡淡一笑,目光只是打量着赵南珩,因为他已从赵南珩眼神之中,看出这名青年,内功造诣,似乎还在武当三子一瓢子之下,心头不禁大感惊骇。

      但目光一转之间,忽然瞧到赵南珩背上那个足有四尺来长的青布剑囊,不由一阵呵呵大笑,连连拱手道:“巧极,巧极,老朽如果老眼不花,这位小兄弟……哈哈,咱们该是老朋友了。”

      赵南珩心中暗暗一惊,自己在巴东之时,改扮成一个落魄秀士,如今却扮做走江湖的镖师模样,他居然一眼就瞧出来了。当下也就抱拳一揖,爽朗的笑道:“请老神目如电,在下正是峨嵋门下赵南珩。”

      诸葛忌脸上流露出欣然之色,跨前一步,掀髯笑道:“归州一别,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老弟!”

      他说甚是亲切,当真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叙旧一般。

      烂柯樵子奇道:“老二,你认识这小子?”

      诸葛忌大笑道:“岂止认识,咱们还算得是忘年之交哩!”

      他此话一出,可把骆长庆、卜三胜,以及四周围的褐衣武士听得大是惊奇。

      赵南珩神色一正,拱手道:“储老高谊,在下感甚,只是今晚在下已和请老已成敌对之局,大可不必顾念旧情。‘”

      诸葛忌瞧了他一眼,点头道:“小兄弟豪气干云,诸葛忌境没白交你这个小朋友,今晚之事……哈哈,凭咱们萍水论交一场,你就此退走,老夫保证没人敢阻拦于你,小兄弟,你快走吧!”

      赵南珩凛然道:“诸老盛情,在下心领。”

      诸葛忌瞧了一瓢子一眼,面有难色,干咳了一声,道:“老朽这是好意,一瓢道长是夫人擒下的人,老朽也难以作主。”

      一瓢子眼看文判诸葛忌和烂柯樵子同时赶到,自知凭自己两人,决难脱困,此时听到诸葛忌有意放赵南市离山,不由使了一个眼色,插口道:“诸葛大侠既然这般说法,小施主还是走吧!”

      赵南珩大笑道:“诸老总该知道四大门派,谊如一家,在下既敢找上九宫山来,除了放手一搏,在下岂是临阵退缩之人,请老毋须为难。”

      话声刚落,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细如蚊子的声音说道:“咳,小哥,你这不是自找麻烦?南天七宿,凭你这点武功,还差得远,快说,你是奉命来的。”

      赵南珩听得蓦然一怔,继而大喜过望,因为他听出这声音,正是那个卖卦的老头——也就是游老艺到了!

      烂何樵子重重哼了一声,不耐喝道:“小子,老二是放你一条生路,你莫要不识好歹?”

      赵南珩耳边又响起卖卦老者的声音,急道:“小子,快说呀,你是奉命来的。”

      奉命?奉谁之命?

      赵南珩无暇多想,只好脸色一整,朗朗说道“在下只知奉命行事,生死在所不计。”

      烂柯樵子回头朝诸葛忌看了一眼,嘿然笑道:“天下真有不要命的人!”

      赵南珩大喝道:“在没有动手之前,鹿死谁手,尚未定局,焉知不要命的就是在下?”

      烂柯樵子横目晒道:“小子,你这话是想和我老五动手了?”

      赵南珩大援在后,心头笃定,仰脸道:“也差不多!”

      烂柯樵子怒道:“你是找死……”

      诸葛忌伸手一拦,目注赵南珩徐徐说道:“小兄弟究竟是奉何人之命来的?”

      赵南珩心中暗想,你问我,我该问谁?

      只听耳边卖卦老者又道:“对了,他入港了,喂,你就说:“我也不知道’好了!”

      赵南珩皱皱眉头,这是什么话,自己既奉命而来,哪好说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688-955.html - 2018-05-11
  • 第六十五章 双重迷魂_引剑珠
  •   甘瘤子道:“你知道韦兄弟如何被迷失神智的?”  龙香君道:“我知道,他是被一种特殊手法所伤,只有这颗解药才能救他。”  甘瘤子望望柳凌波道:“看来她说的不假,二师妹,我看就让韦兄弟服了吧!”  柳凌波沉思了一会,摇摇头道:“不行,这药只... - 2017-12-30
  • 老子·道德经 第六十五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①民,将以愚之②。民之难治,以其智多③。故以智治国,国之贼④;不以智治国,国之福。知此两者⑤,亦稽式⑥。常知稽式,是谓玄德。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⑦,然后乃至大顺⑧。[译文]古代善于为道的人,不是教导人民知晓智... - 2018-01-01
  • 第六十五章 素来没有访问我_圣经
  • 65:1“素来没有访问我的,现在求问我;没有寻找我的,我叫他们遇见;没有称为我名下的,我对他们说:‘我在这里!我在这里!’65:2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他们随自己的意念行不善之道。65:3这百姓时常当面惹我发怒,在园中献祭,在坛(原文... - 2017-09-07
  • 第六十五章 所许的愿也要向你偿还_圣经
  • 65:1神啊,锡安的人都等候赞美你,所许的愿也要向你偿还。65:2听祷告的主啊,凡有血气的都要来就你。65:3罪孽胜了我,至于我们的过犯,你都要赦免。65:4你所拣选、使他亲近你,住在你院中的,这人便为有福。我们必因你居所、你圣殿的美福知足... - 2017-08-22
  • 第六十五章 双重迷魂_引剑珠
  •   甘瘤子道:“你知道韦兄弟如何被迷失神智的?”  龙香君道:“我知道,他是被一种特殊手法所伤,只有这颗解药才能救他。”  甘瘤子望望柳凌波道:“看来她说的不假,二师妹,我看就让韦兄弟服了吧!”  柳凌波沉思了一会,摇摇头道:“不行,这药只... - 2017-12-30
  • 第六十五章 剑歼四坛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冷嘿一声,左手长袖挥处,“般若神功”像潮水一般涌出!同时脚尖一点,人也跟着扑去!佛门“般若神功”,无坚不摧,威力何等强大?尤其在他蓄意毁阵,自然用足十成力道,别说是人工堆砌的石块,就是天生石笋,也怕不震成数截?  那知事实上却大... - 2018-01-14
  • 第十五章 第六颗行星则要大十倍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六颗行星则要大十倍。上面住着一位老先生,他在写作大部头的书。  “瞧!来了一位探险家。”老先生看到小王子时,叫了起来。  小王子在桌旁坐下,有点气喘吁吁。他跑了多少路啊!  “你从哪里来的呀?”老先生问小王子。  “这一大本是什么书?... - 2018-03-21
  • 第三十五章 振衣直上青螺顶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举目一瞧,只见路边不远,有两间草屋,屋外搭着松棚,棚下放了三两张桌椅,柱上挑出招子,正是兜揽路人息足,卖茶兼卖酒菜的山村小店,当下一带马头,朝棚边落马。  他这阵马蹄铃声,早已把店中的人惊动,慌慌张张的迎出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人,瞧到... - 2018-05-08
  • 第二十五章 紫陌香尘一笑呼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别过南玖云,迈开大步,一路朝西奔去。他脚下走得极快,但心头却有点茫茫然的,又升起了何去何从之感!  同时脑际也同样盘旋着许多离奇问题。  佟家庄前那些被“血影掌”杀害的人,先前,认为凶手是“东怪”,后来证明不是“东怪”而是“南魔”... - 2018-05-06
  • 第四十五章 风雨连宵客梦孤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说着,从几上取起画册,随手翻了几页,不由肃然起敬,抬目赞道:“画得真好,金枝铁骨,横斜淋漓,笔法苍劲,大有匹马单刀之壮,赵兄几时有暇,兄弟颇想奉乞一幅呢!”  赵南珩被他说得脸上一红,拱手道:“木兄谬赞,兄弟如何敢当?这本画册,是在一家... - 2018-05-09
  • 第五十五章 争道画像多怪异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十住大师见他这般说法,就合掌道:“如此,小僧有僭。”  说着便率同十善、十信,鱼贯走入,虞平也跟在少林三僧之后,默然走去。  孟守乾带着侯剑英一面以“传音入密”向徒儿吩咐道:“孩子,这姓虞的怕是奸细,待会如果遇上敌人,你跟住他,别让他逃... - 2018-05-10
  • 第七十五章 婉转峨眉仰药死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玉坠,实在只有半方,再也摸不到什么了。  但劲装青年双眸之中,却隐隐射出异样光彩,脸上也同样流露出淫邪之色,得意的狞笑道:“小爷跟你跑了几千里冤枉路,这么一来,还算值得!嘿嘿,让小爷先瞧瞧你到底是谁?”  他目光盯在她脸上,仔细打量了一... - 2018-05-13
  • 第十五章 暮春三月西湖瘦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琪儿不待他说完,别过头道:“我不饿,我不要吃,哼,谁要你喂?臭男人!”  赵南珩暗自皱皱眉头,心想,你不吃就算,谁要喂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一面也就老实不客气,自顾自坐下,装了碗饭,自顾自吃喝起来,他狠吞虎咽的一连吃了三碗... - 2018-05-05
  • 第六十四章 山前早已设重围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回头道:“道长最好把这刀藏起,跟在晚辈身后出去。”  说到这里,从地上抬起一段较长的铁链,迅速递到一瓢子手上,低声道:“道长还是作个样儿,外面这几个人,由晚辈对付好了。”  一瓢子微微一笑,果然把钢刀收起,接过... - 2018-05-11
  • 第六十一章 言来胡乱亦天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琪儿负气下楼,奔出大门,她从小娇纵惯了,其实也只是闹闹小性而已,哪知偷眼一瞧,南哥哥跑到门口,竟站住和一个俏丽女郎攀谈起来!  不,那小妖精居然也“南哥哥”叫得怪亲热的!心头一股悲愤,自己心里骂道:“骗子,骗子,哼,什么南哥哥,完全是骗... - 2018-05-11
  • 第六十章 芳草斜阳双燕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两人话声一落,立即退出树林,施展轻功,一路朝谷外奔去。  赵南珩内功深厚,这一全力施为,片刻工夫,已把侯剑英丢落老远,回头一瞧,不见侯剑英跟来。只好停住脚步,回身等候。  这一停步,他顿时认出此处,正是上次游老乞倚着树大骂自己的地方,再... - 2018-05-10
  • 第二十五章 飞龙三剑_珍珠令
  •   三人一起走出小客厅,行过长廊,到得厢房门口。  芍药翩然走入,叫道:“师傅,凌兄和三妹来了。”凌君毅到得门口,便自停步。  玉兰是陪同凌君毅来的,自然也不敢擅入,跟着站定。  只听太上的声音说道:“叫他们进来。”芍药回身道:“太上叫你们... - 2017-12-24
  • 第六十二章 冷面冰心一紫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卖卦老者微微一顿,抬头道:“老汉说的首脑人物,就是年纪比你大辈份比你高的人!  哈哈,这还不是龙在南,利见大人,小哥,你寻的四人,可是你长辈?譬如你的伯伯、叔叔?”  赵南珩道:“在下找的就是四位伯父。”  卖卦老者道:“你只要一路朝南... - 2018-05-11
  • 第六十三章 纵有三湘合北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卜总管是谁?”  赵南珩话声未落!  褐衣汉子偶然笑道:“叫你走就走,不用多问!”  左手五指如钩,一下子搭上赵南珩右腕,半推半拉朝门外走去。  面店伙计早已瞧得脸色发白,不迭后退。  赵南珩暗暗好笑,但故意嚷道:“... - 2018-05-11
  • 第八十五章 破壁腾空假作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春兰不敢抬头,但在情急之下,蓦地想起那枚大铜钱来,记得夫人说过,凭那枚大铜钱,武林中就没人意得起它,这就说道:“那人好像就是几个月前上一线谷去,身上挂着一枚大铜钱的那人,夫人还说过,天下武林,没有人惹得起他。”  慕容夫人眼睛一亮,忙道... - 2018-05-14
  • 第九十五章 一剑龙翔惊四座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双目精芒暴射道:“你只管说出来!”  天地一卜拍拍新郎肩头,嘻的笑道:“喂,小哥,你瞧我说好,还是不说好?”  新郎赵南珩沉声道:“在下不认识你!”  天地一卜豆眼滚动,认真的道:“咦,这就奇了,咱们不是在黄梅孔城镇上见过,小哥... - 2018-05-14
  • 第六十八章 一树梅花两剑同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到这里,不由恍然大悟。  千手如来身上那套“辟邪剑法”,原是从少林“达摩剑”,武当“太极剑”,峨嵋“乱披风”,华山“太白剑”中撷取精华而成,南魔手方百计把四位掌门人诱来祝融峰,就是为了探求这四套剑法的本身变化。  他这一阴谋,四... - 2018-05-11
  • 第六十七章 为君解得迷仙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看出正是师祖梅花画册第一页上的画意,心知定是“辟邪剑法”的起手式无疑。  南魔示范出手,运剑缓慢,这是他为了使女儿容易瞧得清楚,但也便宜了赵南珩。  试想凭他在屋上偷觑记忆,领悟所得,总属有限,也决非一朝一夕所能阐发,如今有这么一... - 2018-05-11
  • 第六十九章 幽倩偏在别时多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哈哈!”  南世侯大笑,道:“小子,你是找……”  “噫……””试想南世候是何等人物,赵南珩说话之时,目光不定,右手一握剑柄,早已引起他的注目。  但“死”字还没出口,突然发觉那蓝衣汉子手上使的,竟是峨嵋派镇山之宝的倚天剑!  不,他... - 2018-05-11
  • 第六十六章 黑龙潭水见神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一瓢子连忙稽首道:“原来是老施主,贫道失敬。”  天地一卜笑了笑道:“不敢,不敢,小老儿才是真正奉命来的。”  赵南珩道:“老丈是奉游老前辈之命来的?”  天地一卜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小老儿的师傅,要小老儿告诉小哥,南岳事了,别忘了... - 2018-05-11
  • 第六十二回 潘道士法遣黄巾士 西门庆大哭李瓶儿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玉钗重合两无缘,鱼在深潭鹤在天。  得意紫鸾休舞镜,传言青鸟罢衔笺。  金盆已覆难收水,玉轸长笼不续弦。  若向蘼芜山下过,遥将红泪洒穷泉。  话说西门庆见李瓶儿服药无效,求神问卜发课,皆有凶无吉,无法可处。初时,李瓶儿还[门... - 2018-10-19
  • 第六十三回 韩画士传真作遗爱 西门庆观戏动深悲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香杳美人违,遥遥有所思。  幽明千里隔,风月两边时。  相对春那剧,相望景偏迟。  当由分别久,梦来还自疑。  话说西门庆被应伯爵劝解了一回,拭泪令小厮后边看饭去了。不一时,吴大舅、吴二舅都到了。灵前行礼毕,与西门庆作揖,道及... - 2018-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