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古代军妓的悲惨命运__故事大全

  •   战争的残酷和女人的温存形成的强烈反差使得二者往往同时出现。白天作战,晚上做爱,这似乎是对行军者最合乎人情的犒劳。

      有一段时间我对李陵特别感兴趣。作为飞将军李广之后人,李陵家学渊源,带兵有方,本应做为一代名将流芳百世,最终却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战俘。他平生只打过一场战,这场战争以五千步卒打得八万匈奴骑兵伤亡惨重,创造了封建史上的军事奇迹。被陵军发连弩射击而迫得下走,几度想要放弃对李陵残部的围攻的单于,却在李陵投降后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并对他予以重用。李陵为之忠心报效的汉武帝,斩杀了他的全家。司马迁挺身为李陵辩护,惨遭大刑,终于忍辱负重,写下千古绝唱之《史记》。李陵在送别被困匈奴十九年的苏武回国时,起舞歌曰:“径万里兮度沙幕,为君将兮奋匈奴。路穷绝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聩。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短短几句,可为李陵悲剧与矛盾的一生的真实写照!

      李陵极富传奇色彩的一生,可供研究的地方很多,我这里只是简单地记述我在阅读李陵传记中发现的一点疑问。据《汉书·卷五十四·李广苏建传第二十四》记载:“陵且战且引,南行数日,抵山谷中。连战,士卒中矢伤,三创者载辇,两创者将车,一创者持兵战。陵曰:“吾士气少衰而鼓不起者,何也?军中岂有女子乎?”始军出时,关东群盗妻子徙边者随军为卒妻妇,大匿车中。陵搜得,皆剑斩之。”读到这里时,我觉得很奇怪,做为一支非常精锐的部队,怎么可能允许随军携带家属?反过来说,如果一支军队随军携带家属,它还能成为一支精兵吗?如果李陵真的把部下的老婆都杀了,他们不找李陵算帐才怪,怎么可能忠心耽耽地追随他血战到最后一刻?如司马迁言:“转斗千里,矢尽道穷,士张空拳,冒白刃,北首争死敌,得人之死力。” 即使陵军候管敢“亡降匈奴”,那也是因为“为校尉所辱”,而不是为了红颜冲冠一怒。所以,我推测这些被李陵“皆剑斩之”的女人是军妓,而不是“妻妇”。且看这些可怜的女人的来历:“关东群盗妻子徙边者”,她们是一群因丈夫获罪而流放到边界上的女人,随军作妓是她们不得不做的或许还是比较好的一种选择,这样才能够较为合理地解释我在前面所提出的疑问。

      而且,中国历史书有一个很大的毛病,就是注重道德的宣传。在这样的大原则下,扭曲历史的真面目就成了中国史书上的一种常态,这是阅读中国史书时必须随时留意的。所以史学家不会在史书中记下汉朝军队中存在着军妓的这一史实是可想而知的。有趣的是,以上这一事件,仅见于汉书,而不见于《史记》和《资治通鉴》等史学名著,大概是因为司马迁和司马光等人既不能在史书中写上汉朝军队存在过军妓,又不愿曲笔描述,最后只好干脆放弃这一段史料了。

      有意思的是,欧洲中世纪,也有类似的记述:“1570年,法国统帅斯特拉齐准备率军直趋意大利,但军队中来了许多风尘女子,导致大军行进费力。这位统帅摆脱这困境的手段特别残忍。据布朗当记述,他把这些可怜的妓女们溺死了至少有八百人《西方情爱史(文艺复兴时代卷)》P302。”这简直就是李陵传的欧洲版本了。

      《隋书·刑法志》记载“自魏晋相承,死罪其重者,妻子皆以补兵。” 涉及南朝梁刑法,其中包括:“劫身皆斩,妻子补兵。”

      沈家本《历代刑法考》指出:“陈(国也相)同”。

      由此可见,罪人妻子编入军队,曾经是长期通行的制度。

      可是,这些女子参军之后干什么呢?

      有相当一部分随军女子充当起了杂役,为军队保障后勤。还有相当一部分随军女子被迫做起了军妓。

      战争的残酷和女人的温存形成的强烈反差使得二者往往同时出现。白天作战,晚上做爱,这似乎是对行军者最合乎人情的犒劳。

      中国军队使用军妓的历史是久远的。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汉军出征匈奴的时候,不少军人把妓女藏在辎重车里带着一起上路,李广亲自把这些妓女一一搜查出来全部杀死。之后不久,那个把女人视为洪水猛兽的李广也上演了一出近乎雷同的戏。

      《资治通鉴》卷二六八“后梁太祖乾化二年”:“郢王(朱)友珪,其母亳州营倡也。”胡三省注:

      薛《史》:友珪小字遥喜,母失其姓,本亳州营妓也。唐光启中,帝徇地亳州,招而侍寝。月余,将舍之而去,以娠告。是时元贞皇后贤而有宠,帝素惮之,由是不果携归大梁,因留亳州,以别宅贮之。及期,妓以生男来告,帝喜,故字之曰“遥喜”。后迎归汴。

      这个故事反映了当时军中存在营妓的情况,因为这营妓是被统帅所占有,其命运显得略微好一些,尽管也差一点被“舍之而去”,但最终还是有了好的归宿。设想一个普通士兵的女人,是不会有如此待遇的。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军中无女”的古训渐渐不被提及,而军妓渐渐成为一种相对普遍的存在。唐代边塞诗人岑参便在《玉门关盖将军歌》中透露了盖将军领导的军队“军中无事但欢娱,暖屋绣帘红地炉”的享乐生活。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37022-.html - 2018-02-08
  • 揭秘古代军妓的悲惨命运_历史故事
  •   战争的残酷和女人的温存形成的强烈反差使得二者往往同时出现。白天作战,晚上做爱,这似乎是对行军者最合乎人情的犒劳。  有一段时间我对李陵特别感兴趣。作为飞将军李广之后人,李陵家学渊源,带兵有方,本应做为一代名将流芳百世,最终却成为了中国历... - 2017-12-31
  • 揭秘古代军妓的悲惨命运_历史故事
  •   战争的残酷和女人的温存形成的强烈反差使得二者往往同时出现。白天作战,晚上做爱,这似乎是对行军者最合乎人情的犒劳。  有一段时间我对李陵特别感兴趣。作为飞将军李广之后人,李陵家学渊源,带兵有方,本应做为一代名将流芳百世,最终却成为了中国历... - 2014-02-18
  • 揭秘大唐公主们的悲惨命运_历史故事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
  •   相信现代有不少女孩在抱怨自己为何不穿越到古代去当一个公主,体验一下每天都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侍到出嫁时更是风光无比。当然,皇帝的女儿至尊至贵,嫁妆丰厚,一定不会有嫁不出去之担忧。然而,正因为金枝玉叶的尊贵身份,选择范围极其有限... - 2017-12-31
  • 揭秘古代军妓的悲惨命运_揭秘古代军妓的悲惨命运故事-民间故事-查字
  • 这个小故事讲的是关于:揭秘古代军妓的悲惨命运。战争的残酷和女人的温存形成的强烈反差使得二者往往同时出现。白天作战,晚上做爱,这似乎是对行军者最合乎人情的犒劳。有一段时间我对李陵特别感兴趣。作为飞将军李广之后人,李陵家学渊源,带兵有方,本应做... - 2014-08-28
  • 揭秘大唐公主们的悲惨命运_历史故事
  •   相信现代有不少女孩在抱怨自己为何不穿越到古代去当一个公主,体验一下每天都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侍到出嫁时更是风光无比。当然,皇帝的女儿至尊至贵,嫁妆丰厚,一定不会有嫁不出去之担忧。然而,正因为金枝玉叶的尊贵身份,选择范围极其有限... - 2014-02-14
  • 揭秘大唐公主们的悲惨命运_揭秘大唐公主们的悲惨命运故事-民间故事-
  • 这个小故事讲的是关于:揭秘大唐公主们的悲惨命运。相信现代有不少女孩在抱怨自己为何不穿越到古代去当一个公主,体验一下每天都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侍到出嫁时更是风光无比。当然,皇帝的女儿至尊至贵,嫁妆丰厚,一定不会有嫁不出去之担忧。然而... - 2014-09-03
  • 揭秘慈禧的少女时代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慈禧之父名惠征,是镶黄旗人,惠征由安徽的后补道台升任归绥兵备道台,便带着15岁的女儿兰儿(慈禧小名)及全家来到绥远城,先后在庆丰街(呼和浩特现有东落凤、西落凤街)等三处生活居住。  从一些历史资料上看,少女时代在绥远城居住的慈禧对文学、... - 2018-02-08
  • 揭秘中国古代宫女的悲惨生活-小故事大人生
  •   在红墙黄瓦的内宫中,最为五彩缤纷的要数嫔妃这个层次,好似十里飘香的荷池,个个丽人如朵朵出水芙蓉,亭亭玉立,迎风招展。在中国,民间一直把皇帝拥有的女性称做“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完全是民间的通俗说法,没有什么严格的依据。当... - 2014-09-18
  • 孙权后宫揭秘 选美女罪犯为妻并立为后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后来孙权又宠幸了一个罪犯的女儿潘氏。潘氏是会稽句章人,父亲为吏坐法被处死刑。潘氏与她的姐姐没为官奴,在织造室从事繁重的劳役。  孙权(182~252年)即吴大帝。三国时吴国的建立者。公元229~252年在位。字仲谋,吴郡富春(今浙江富阳... - 2018-02-08
  • 揭秘古代花花公子的坑爹把势_历史故事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
  •   汉代花花公子们的游乐,更是无法知悉。但以今譬古,估计也相当于现在流行的按摩,桑拿,蹦迪,酒吧,高尔夫,弹子房,卡拉OK以及三陪小姐的全套服务吧?  公元136年(东汉顺帝永和六年),大将军梁商临死时,对他的儿子梁冀说:“吾以不德,享受多... - 2018-01-01
  • 揭秘古代女性如何使用卫生带?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古代的集市上一般不卖卫生带。所以基本上女性使用的卫生带都是自己制作的。有一些手巧的女性,还会在卫生带上绣上花纹图案。     原始社会里,女性的月经是没任何处理措施的,她们只会用干草或树... - 2018-01-02
  • 揭秘中国古代十大名妓的温柔之死_历史故事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
  •   青楼中的女子犹如别人手中的玩偶,一生难得为自己做一次主。她们附庸风雅、攀权附贵,无非是为了结束自己浮华而空虚的风尘岁月,找到意中人,过上平静的生活。这些貌美而薄命的女子,她们从来不入正史的法眼,但是在历代的野史稗纪中中,她们留下了流光溢... - 2018-01-01
  • 揭秘中国古代七对最恩爱的皇帝夫妻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只羡鸳鸯不羡仙”,中外古今,美好的爱情故事总是让人津津乐道。“无情最是帝王家”,似乎帝王夫妻是没有多少恩爱可言的,小子不才,偏要无情之中找深情,嘿,还真找到了那么几对,顺便排排座次。  古时也不流行一夫一妻,多数有点地位的人都三妻四妾... - 2018-01-03
  • 古代中国男人泡妓女潜规则揭秘_历史故事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
  •   我们统计j女这种地下职业名称隐语绝对是不完全的,j女名称之多,文化之悠远,江湖味道之浓,完全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  隐语的原初功能是让内部人明白,非组织内成员不明白。  隐语本来是江湖黑话,通过取形、引申、借代、象征、谐音等修辞手段... - 2018-01-01
  • 揭秘古代哪些妓女无需陪客人上床_历史故事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
  •   许多人想当然地将娼妓定义为“卖淫的女子”,其实只要一涉及娼妓的早期情况,这个定义就会遇到困难——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到,许多娼妓是不为自己谋求金钱报酬的,何以言“卖”?故较全面的定义应是“为男子提供性服务的女子”。有时她们提供此种服务,所... - 2018-01-01
  • 影响历史的中国古代十大酒局揭秘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十大酒局之第十:醉打金枝  醉打金枝是“酒壮怂人胆”的典型例子。与醉打金枝相关的酒局实际上是一次家宴。醉打金枝的故事讲的是唐朝名将郭子仪的儿子郭暧在家宴后,借酒壮胆而痛打老婆升平公主的故事。  且说升平公主嫁到郭家后,不改往日金枝玉叶的... - 2018-01-04
  • 古代女性的悲剧“转房婚” 大唐公主历嫁祖孙三代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历史导读:晚唐的咸安公主,在回纥生活了二十一年,创造了历嫁祖孙三代、两姓、四位可汗的和亲记录。  在历史上,每一位远嫁外番的汉族公主,除了要担负起朝廷赋予的安邦重任外,还必须要经受住异国风俗的挑战。语言不通、水土不服,她们可以渐次学会,... - 2018-01-03
  • 揭秘古代中国女人肉体上的三大硬伤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中国女性的肉体上,还有三种典型的“硬伤”。为了爱,中国女性甘愿牺牲冰清玉洁的完美肉体,她们蛾眉微蹙、杏眼低垂,心甘情愿地接受了一种近乎宗教仪式的肌肤之痛。  千百年来,中国女性受“温、良、恭、俭、让”等传统观念的浸淫,人前总是一副谦卑、... - 2018-01-03
  • 揭秘古代妓女如何过春节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逢年过节还深入青楼妓院,组织妓女宣传卖酒,以招揽客人。而这些青楼妓女一年之内,难得休息。只有新岁初一有空闲自娱。  良辰美景奈何天,泪眼装欢又一年。堪喜岁首无官役,相聚青楼奏管弦。  宋代教坊妓女原属宫廷,是为官妓;“绍兴年间,废教坊职... - 2018-01-03
  • 揭秘古代中国最长寿的五个皇帝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他提到这五位宋以前的高龄帝王,分别为汉武帝刘彻(69岁),吴大帝孙权(70岁),梁武帝萧衍(85岁),唐高祖李渊(69岁)和唐玄宗李隆基(77岁),都活到了比较高的年龄,可以称得上是帝王中的老寿星了。  中国历代的人君,加起来,大概一共... - 2018-01-03
  • 揭秘古代房中术如何教人追求长生_历史故事
  •   房中术,在权贵阶层的通识里头,这是一种追求长生的学问,并不是要让人去纵欲享乐,相反,对奉行者的要求恰恰是节欲。  房中术的起源是在春秋战国时期,到了在两汉还有魏晋南北朝时期就非常盛行。像王莽、曹操等人,都是房中术的信徒。同时,房中术在学... - 2017-12-31
  • 中国古代暗器揭秘
  • 者使用。      《十面埋伏》冲的飞刀      在手掷暗器中,较常见的是飞刀。飞刀的样式有许多种,有单刃、双刃。发挥手法不同,飞行姿态也不同。其中以柳叶飞刀最常见,柳叶飞刀是一种双刃刀,形似柳叶,... - 2016-01-26
  • 揭秘中国古代的“黄金甲”
  • 的最早的黄金制品是甘肃玉门火烧沟夏墓(距今四千多年)出土的铸造粗糙的金耳环。多数学者认为,同古代西方显著的黄金文化和崇拜相比,古代的中国人似乎更迷恋玉石,尽管在青铜器时代(公元前3100年~公元前1200年)我国就已经比较普遍地利用黄金来加... - 2016-01-26
  • 为主人妾,做奴才妻:古代丫环的悲剧人生
  • 丫环,也叫做使女,或者叫做婢女,也有叫做丫头的,是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物,是社会的最低阶层。她们大都是由于家庭生活困苦而被卖到主人家里的,也有的由于祖辈就是主人家的奴才,因而一生下来就注定是主人家里的使唤丫头。  中国古代... - 2016-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