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 江浙的养蚕人家大部分是产销合一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江浙的养蚕人家,大部分是产销合一的。茧子固然亦可卖给领有“补帖”的茧行,但茧行估价不高,而且同行公议,价格划一,不卖茧则已,卖茧子一定受剥削;再则收茧有一定的日子,或者人等不及,急于要钱用;或者茧子等不及,时间一长蚕蛾会咬破茧子,所以除非万不得已,或者别有盘算,总是自家养蚕、自家做丝,这就要养活许多人了,因为做丝从煮茧开始,手续繁多,缫丝以后“捻丝”、“拍丝”,进炼染炼染,纬丝捻成经丝,还有“掉经”、“牵经”等等名目,最后是“接头”,到此方可上机织绸。

        一旦出现了机器缫丝厂,茧子由机器这头进去,丝由那头出来,什么“拍丝”、“牵经”都用不着了,这一行的工人,亦都敲破饭碗了。更为严重的是,江浙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缫丝的纺车,妇女无分老幼,大都恃此为副业;孤寒寡妇的“棺材本”,小家碧玉的“嫁时装”,出在一部纺车上的,比比皆是,如果这部纺车一旦成为废物,那就真要出现“一路哭”的场面了。

        因此,早就不断有人向胡雪岩陈情,要求他出面控制机器缫丝厂;就因为他的力量太大,手头经常握有价值三百万两银子的一万包丝在手里,可以垄断市场,所以恰和洋行竟搬动了“二品大员”的赫德来谈条件。

        条件是很好。所谓“市价以外,另送佣金”,便是两笔收入,因为“市价”中照例每包有二两五钱的佣金,由介绍洋行买丝的中间人与红纵栈对分;如果“另送佣金”,每包至少亦有一两,坐享厚利,在他人求之不得,而胡雪岩却只好放弃。麻烦的是,赫德的情面不能不顾;至少要想个虽拒绝而不伤赫德面子,让他能向怡和洋行交代的说法。转了转念头,决定采取拖延的手段。

        “鹭翁,”他从从容容地答道:“中国人有句话,叫做‘在商言商’,怡和这样好的条件,在我求之不得。不过,鹭翁总也晓得广东的情形,缫丝的机器都打坏了;如果我同怡和订了合同,起了风潮,不是我一个人的损失,地方上亦要受害。鹭翁,请你想一想,外到我们浙江巡抚,内到军机处、总理衙站,岂不都要怪我?‘都老爷’的厉害,鹭翁在京多年,总也晓得,他们会饶得了我?”看看是水都泼不进去了,不道胡雪岩突然一转,“不过,”他的语声很重,“鹭翁,你不是替怡和做说客,你是为了我们中国富强,这件事情,一定要弄它成功,等我同各方面筹划出一个妥当办法出来,只要不起风潮,不弄坏市面原来靠养蚕缫丝的人家,有条生路,我一定遵鹭翁的吩咐,只跟怡和一家订约。至于额外的佣金,是鹭翁的面子,决不敢领。”

        这番话说得很漂亮,但赫德有名的老奸巨猾,对中国的人情世故,摸得透熟;心想不起风潮,不坏市面,还要养蚕人家有生路,要避免这三点的“妥当办法”,花十年的工夫也未见得能筹划得出来。然则什么“只跟怡和一家订约”,额外佣金“不敢领”,无非是有名无实的“口惠”而已。话虽如此,但仍能体谅胡雪岩的苦心,明明是办不到;或者说他不肯抹煞良心,不顾利害去做的事,有他则才前半段的话,也就够了,而还有后斗段“不过”以下的补充,是一种很尊重客人的表现,其意还是可感的。

        因此,他深深点头,“雪翁真是明理的人,比京中那几位大老,高明得太多了。”他说:“我总算也是不虚此行。”“哪里,哪里!”胡雪岩答说:“都象鹭翁这么样体谅,什么都好谈。”

        侍者上菜,暂时隔断了谈话。这道菜是古应春发明的,名为“炸虾饼”,外表看来象炸板鱼,上口才知味道大不相同,是用虾仁捣烂,和上鸡胸肉切碎的鸡绒,用豆腐衣包成长方块,沾了面包粉油炸,做法仿佛杭州菜中的“炸响铃”,只是材料讲究得太多了。

        赫德的牙齿不太好,所以特别赞赏这道菜。这就有了个闲谈的话题,赫德很坦率地说,他舍不得离开中国,口腹之欲是很大的一个原因。

        “董大人常常请我吃饭。”他不胜神往地说:“他家的厨子,在我看全世界第一!”

        “董大人?是指户部尚书董恂,在总理衙门“当家”;他是扬州人,善于应酬,用了两个出身于扬州“八大盐商”家的厨子,都有能做“全羊席”、“全鳝席”的本事。董恂应酬洋人,还有一套扬州盐商附庸风雅的花样,经常来个“投壶”、“射虎”的雅集。有时拿荷马、拜伦的诗,译成“古内”或“近体”。醉心中国文化的赫德,跟他特别投缘。“白乐天在贵外杭州做的诗:‘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为此湖。’我倒想改一改,‘未能抛得中华去,一半勾留是此……’”赫德有点抓瞎,搔着花白头发“此”了好一会,突然双眉一掀,“肴!一半勾留是此肴。”

        胡雪岩暗中惭愧,不知道他说的什么。古应春倒听懂了一半,便即问道:“听说赫大人常跟董大人一起做诗唱和,真是了不起!”

        “唱和还谈不到,不过常在一起谈诗、谈词。”赫德又说:“小犬是从小读汉文,老师也是董大人荐来的;现在已经开手做八股了,将来想在科场里面讨个出身,董大人答应替我代奏,不知道能准不能准?”

        这番话,胡雪岩是听明白了。“洋娃娃”读汉文、做八股”已经是奇事;居然还想赴考,真是闻所未闻了。“一定会准。”古应春在回答。“难得贤乔梓这样子仰慕中华,皇上一定恩出格外。”

        “但原能准。”赫德忽然说道:“我想起一件,趁现在谈,免得回头忘记。雪翁,有件事,想请你帮忙,怡和洋行派人到湖州去买丝,定洋已经付出去了;现在有个消息,说到新丝上市,不打算交货了。将来真的这样子,恐怕彼此要破脸了。”

        胡雪岩隐约听说过这回事,其中还牵涉到一个姓赵的“教民”,但不知其详,更不知谁是谁?不过赫德话中的分量,却是心里已经掂到了。

        “鹭翁,”他问:“你要我怎么帮怡和的忙,请你先说明了,我来想想办法。”

        “雪翁一言九鼎。既然怡和付了定洋,想请雪翁交代一声,能够如期交货。”

        胡雪岩心想赫德奸滑无比,他说这话,可能是个陷井,如果一口应承,他回到京里说一句,养蚕做丝的人家,都只凭胡某人一句许,他们的丝,说能卖就卖;说不能卖,谁也不敢卖。那一来总理衙门就可能责成他为了敦睦邦交,一定要让怡和在乡下能直接买丝,这不是很大的难题。于是胡雪岩答说:“一言九鼎这句话,万万不敢当。丝卖不卖,是人家的事,我姓胡的,不能干预;干预了他们亦未必肯听。不过交易总要讲公道,收了定洋不交货,说不过去;再有困难,至少要还定洋。鹭翁特为交代的事,我不能不尽心力去办。这样,”他沉吟了一下说:“听说其中牵涉到一个姓赵的,在教堂做事;我请应春兄下去,专门为鹭翁料理这件事。”

    &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465-919.html - 2018-01-18
  • 第二章 沙船经崇明岛南面入海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由济河出长江,经崇明岛南面入海;一共是十八号沙船,保护的洋兵——最后商量定规,一共是一百十二个人,一百士兵,大多是“吕宋人”;十二个官长,七个吕宋人,三个美国人,还有两个中国人算是联络官。分坐... - 2018-01-16
  • 第二章 王有龄进京投供(2)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王有龄大惊失色!洪杨军用兵能如此神速?他有点将信将疑。但稍为定一定心来想,亦无足奇,这就是他在旅途中读了许多书的好处,自古以来,长江以上游荆州为重镇,上游一失,顺流东下,下游一定不保,所以历史... - 2018-01-13
  • 第二章 王有龄进京投供(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就在同一天,王有龄到了北通州。他从杭州动身,坐乌篷船到苏州,然后换搭漕船北上,偏偏又逢丰北决口,舍舟换车,却又舍不得多花盘缠,一路托客店代找便车、便船,花费固然省得多,时间却虚掷了,以至于走了... - 2018-01-13
  • 第二章 变起不测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螺蛳太太已经上床了,丫头红儿来报,中门上传话进来,说旱康的档手谢云青求见。    “这时候?”螺蛳太大的心蓦地里往下一落,莫非胡雪岩得了急病?她不敢再想... - 2018-01-19
  • 第二章 甲申之变(2)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枪价是小事,只要快。应春,你今天就去办。”    古应春依他的要求,奔走了两天,总算有了头绪,急于想要报告胡雪岩,哪知寻来寻去,到处扑空,但到得深夜,... - 2018-01-19
  • 第二章 引人入峒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傍晚时分,抵达南阳,刚一进城,便见有人迎了上来,拢住马头,陪笑道:“相公请到小店休息,小店就在前面大街上,卧龙客栈,南阳城里首屈一指,房间高雅,过往的达官贵人,都在小店落脚……”  这人像背书似的滔滔不绝!  南振岳初到南阳,既有客栈伙... - 2018-02-26
  • 第二章 数月后柳生落榜归来_古典爱情_故事大全
  •   数月后,柳生落榜归来。他在黄色大道上犹豫不决地行走。虽一心向往与小姐重逢,可落榜之耻无法回避。他走走停停,时快时慢。赴京之时尚是春意喧闹,如今归来却已是萧萧秋色。极目远眺,天淡云闲,一时茫茫。眼看着那城渐近,柳生越发百感交集。近旁有一条... - 2018-02-11
  • 第二十二章 长途多变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托塔天王王公直哈哈一笑,抱拳作了个环揖,道:“诸位道兄,都是老朽久闻大名的人,今日能在此地遇上,倒是省了老朽许多力气。”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又道:“数日之前,诸位道兄由湘西一路追踪而来,老朽适因另有一件急事,当时无暇和诸位说明,不料... - 2018-02-28
  • 第二章 有恃无恐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五怪侯彦武望着薛神医手中黝黑的铁萧,冷嘿道:“你能自保吗?”  手中短拐,轻轻朝上一丢,短拐在空中倒转了一个圆圈,依然落到他手中,轻蔑的道:  “我让你先动手……”  他这一动作,自然是丝毫没把薛神医放在眼内的表示。  但他话声才落,踞... - 2018-03-08
  • 第二章 丁药师正在注视着瓦罐中的药汁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丁药师正在注视着瓦罐中的药汁,没有回过头去,只是随口道:  “他叫徐少华。”  “徐少华”,丁凤仙暗把这三个字记在心里,一面说道:  “爷爷,你该歇一回了,还是孙女来吧!”  丁药师道:  “已经煎好了,要趁热敷,你去给爷爷做个帮手吧!... - 2018-03-13
  • 第二十二章 尔虞我诈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香香突然飞奔了出来,一把抱住罗衣妇人,急的哭道:“娘,你怎么了?”  九毒娘子道:“没什么,你娘想坐下来歇息呀!”  香香倏然站起,呛的一声,掣出一柄短剑,脸含秋霜,喝道:“你在我娘身上下毒是不是?”  九毒娘子娇笑道:“这是你娘自己要... - 2018-03-10
  • 第二章 婚礼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坐在池塘旁的那些岁月,冯玉青在村里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走动,曾给过我连续不断的憧憬。这个年轻的女子经常是手提木桶走来,走到井台旁时,她的身体就会小心翼翼。她的谨慎便要引起我的担忧,担忧井旁的青苔会将她滑倒在地。  她将木桶放入井中弯腰时,... - 2018-02-09
  • 第二十二章 一乐喝完玉米粥跨出了门槛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一乐喝完玉米粥以后,就抬脚跨出了门槛。那时候许三观和许玉兰还在屋子里,二乐和三乐坐在门槛上,他们看着一乐的两条腿跨了出去,从他们的肩膀旁像是胳膊似的一挥就出去了,二乐看着一乐向前走去,头也不回,就对他叫道:  “一乐,你去哪... - 2018-02-08
  • 第二章 宋钢悄悄热爱上了文学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宋钢悄悄热爱上了文学,他对五金厂的供销科长刘作家十分尊敬。刘作家的办公桌上堆了一叠文学杂志,说起话来虚无缥缈。刘作家喜欢高谈阔论地说文学,在厂里抓住一个人就会滔滔不绝,可惜五金厂的工人们听不懂他的话,只能满脸傻笑地看着刘作家,私底下议论... - 2018-02-02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从此独自一人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光头从此独自一人,那些日子李兰早出晚归,她所在的丝厂已经停产闹革命了,宋凡平留给她一个地主婆的身份,她每天都要去工厂接受批斗。李光头没有了宋钢,也就没有了伙伴,他整日游荡在大街小巷,像是河面... - 2018-02-01
  • 第二十二章 居心险诈_龙孙_故事大全
  •   瘦高老者身为五行门掌门,半生就在拳掌上消磨,经验何等丰富,不待方振玉袖子卷到,身子往后一仰,躲开了这一招。  但他那知方振玉这一记衣袖,使的乃是“天龙十八式’中的扇招,招中有招,他上身往后一仰之际,忽觉风声飒然,方振玉的一点衣袖,在他腰... - 2018-02-03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我们县里的领导终于忍无可忍了,李光头的破烂货在政府大门外堆积如山,他们屈指算来,这个李光头静坐示威都快有四年了,回收废品破烂货也有三年多了,刚开始李光头只是在大门一侧堆了个破烂小山,如今他在大门两侧堆起了四座破... - 2018-02-04
  • 第二章 许三观坐在瓜田里吃着西瓜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坐在瓜田里吃着西瓜,他的叔叔,也就是瓜田的主人站了起来,两只手伸到后面拍打着屁股,尘土就在许三观脑袋四周纷纷扬扬,也落到了西瓜上,许三观用嘴吹着尘土,继续吃着嫩红的瓜肉,他的叔叔拍完屁股后重新坐到田埂上,许三观问他:  “那边黄灿... - 2018-02-06
  • 第二章 剑震群豪、老僧释怨因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经过这一阵剧斗,心中陡然感到一阵悲哀心想:他这次寻仇修剑院,满以为自己的武功,足可抵抗九大剑客联手围攻。  万没想到修剑院,只不过派出这三个乳臭来干的男女孩童,和自己搏斗了百余招,也没见到人家败了多少,何况那绿衣丽女,以及青城九大... - 2018-03-15
  • 第二十二章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中间一张供桌上,放了一个两尺高的神龛,不知供奉的是什么神像?  神龛前面,放着一对烛台和一个香炉,两边各有一排桌椅,一个头戴黑丝绒包头,身穿黑布棉袄裤的老妪,就大马金刀般坐在左上首一把椅上,看到徐少华掀帘走入,也... - 2018-03-15
  • 第二章 江湖路险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天色已经黑了!  太阳下山时,还是好天气,满天晚霞,又黄又亮。  我们那边有句老话,叫做“天怕黄亮,人怕肚胀”。  果然太阳一下山,黄亮的晚霞,就变成了阴霾,如今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古老的袁州,只有一横一直两条大街,较为热闹。  老... - 2018-03-28
  • 第二十二章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你好。”小王子说道。  “你好。”扳道工说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小王子问。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按每千人一包。”扳道工说,“我打发这些运载旅客的列车,一会儿发往右方,一会儿发往左方。”  这时,一列灯火明亮的快车,雷鸣般地响... - 2018-03-26
  • 第二十二章 武林结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哪知就在他五指钩曲,朝苍髯汉子肩头抓落之际,突觉对方肩头一滑,竟然未能抓实!  心中方自一楞,急待吐掌,不知怎的,自己暗蓄手心的掌力,似被一股无形真气封住,一点也使不出来!  苍髯汉子双目朝他一注,嘿然道:“你暗施杀手,为人奸诈,饶称不... - 2018-03-31
  • 第二章 兰赤山庄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这,简直如梦似幻!  卓少华看得目瞪口呆,半响说不出话来!  万大川站在他边上,嘿的笑道:“少爷,现在你相信了吧?”  “不!”卓少华摇着头道:“我方才明明来过,爹明明就躺在这里,他老人家还说……”  万大川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问道:“老... - 2018-04-12
  • 第二章 翠花班班主叫做小翠花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降龙手张其泰连说:“久仰。”  祝文辉也拱着手,说了两句客套话。  陆福葆抬抬手,含笑道:“张兄来的正好,来,来,快请坐下来,大家喝—盅。”  店伙不待吩咐,马上替张其泰添了一付杯筷。  祝文辉挥了挥手道:“这里不用你伺候了。”  店伙... - 2018-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