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风云诡异_须弥怪客

  •   庄子云:“安危相易,祸福相生。”

      柳家本来过得平平安安,柳媚又学成归来,本是一家团圆以享天伦之乐的好时候。不料因她长得太美,引起鲍张两家恶少的垂涎,更不料这一帮一会又为人所屠,硬把两桩血案栽到柳家头上,全家只好养家避祸,寄人篱下,偏偏东方家又想招她为媳,以致逼得她逃出太白山庄。而太白山庄不讲道理,居然把柳震夫妇扣押,柳媚救双亲心切,才会听从徐雨竹的劝告,赴太白山庄索回父母,双方拼斗起来,徐雨竹展示神功,毙了东方家二十几人,引起了正道武林的公愤。

      天,正邪两道都视柳家为敌,这区区柳家便危如累卵。

      那么,一家人为何不再次逃亡呢?

      柳媚坚持说,如果逃走,岂不成了畏罪潜逃?何况天下虽大,更有何处是安身之地呢?

      不如干脆呆在白鹤别庄自己家里,要死就死在一块儿吧。

      这话有一定的道理,柳震夫妇听从了。

      未料妙清道姑突然来到,使柳家欢喜不已,在这样的高手相伴,无疑可以化凶为吉。

      但是,这种想法仅仅保持了两天。

      首先是柳媚感到了不安。

      面对黑白两道众多的高手,仅只恩师一人又如何能应付得了?自已遭凶不算,还要拖累了师傅,这实在是大大的不该。

      因此,她把七星剑法后十二招学会以后,便想劝师傅师姐还有江湖四英,速速离开白鹤别庄,别再牵涉到漩涡中来。

      但妙清道姑不愿,江湖四英也不愿,这使柳媚夜不安寐。

      可是,不还有个功臻化境的徐雨竹相助么?从她心里说,她不愿再接受他的帮助。她说不山是何道理,隐隐觉得这样下去不妥。

      她把这意思向爹娘说了,爹娘却不以为然。二老觉得灾凶当前,多一人相助正是求之不得的事,何况柳家并未干出伤天害理之事,学武之道,不在于打抱不平,锄暴安良么?徐公子这样做不违背江湖正道,有何不可?

      她没法子说动双亲,也没法子将徐丽竹拒之于千里之外。

      徐雨竹天天都到柳家来,文雅的言谈举上,谦和的待人态度,逐渐引起了二老以及妙清道姑的好感。

      他向他们表示过,对太白山庄之行他并未存心下毒手,只是临敌经验太差,慌乱中出手太重,对此事十分内疚,给柳家带来了灾祸,如果太白山庄邀约各大门派前来兴师问罪,他愿承担罪孽,任由武林正道处置。

      双亲听后感动不已,连妙清道姑也出好言相慰,打消了责备的念头。

      柳媚也觉此人年青,想是无心之过,对他的印象也有了转变。

      江湖四英也有同感,和徐雨竹的关系逐渐热了起来。

      这天中午,柳家一家和江湖四英刚刚饭罢,徐雨竹便匆匆来到。

      一进客室,向众人见礼后便道:“天玄会飞蛇帮大批人马已向白鹤别庄进发,各位请将兵刃带上,到庄外去等他们吧,不知柳世伯柳伯母以为如何?”

      他把“前辈”的称呼改成了“世伯”,这明显的变动大家都听出来了。

      柳媚不由一阵脸红。

      柳震大惊:“贤侄,这消息可准么?”

      “绝无虚假,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必到。”

      柳震便赶紧让顾敬去招集庄丁,又请郭青去招呼丐帮的三十多名弟兄,再让荷花青莲去请妙清道姑。

      妙清与玉静吃素,在楼后小屋静室。

      其余人都慌忙去自己住室取兵刃。

      不一会儿,人众会齐,来到庄外空地,严阵以待。

      柳家夫妇、妙清道姑居中立着,其余诸侠散在两边。

      江湖四英恰是两对,柳媚虽与玉静道姑站在一处,但徐雨竹却站在她的另一侧,要是玉静道姑知趣退开,他们岂不成了一对儿?

      柳媚已无心注意这些,只是手按剑把,惶急地朝村道张望,忐忑不安地等着对方来到。

      丐帮三十多人,以长安分舵主独眼丐倪渊为首,排成方阵,严阵以待。

      庄丁在顾敬带领下,手持弓弩,压仕阵脚,个个精神抖擞。

      这一仗不知鹿死谁手?

      他们刚肃立片刻,只听得远处隐隐传来一阵轰隆之声,不由抬头一望,万里睛空,艳阳高照,哪儿来的滚雷?

      再看传声来处,远远尘头大起,一片灰雾。片刻间,轰隆之声愈来愈响,众人巳看见疾奔的马匹和伏在鞍上的骑士。

      他们果然来了!

      柳媚心里一阵紧张,竞连呼吸也粗了起来,一颗芳心跳个不住。

      “柳妹妹不必担心,且看几个魔头翻得起多大的浪头!”她耳边传来徐雨竹温和的声音。

      “柳小姐”变成了“柳妹妹”,这是谁允许她这么亲昵的?

      柳媚不禁一阵耳热,芳心也跳得更激荡了。

      她不及细想,也不及纠了他的称呼,徐雨竹镇定豪迈的语言,给了她很大的慰藉。

      她没有回答,也不知说什么好,只能微微点头。

      就在这时,五十多名骑士已来到近前。

      一下马,这拨人就分成了两伙。

      自然是天玄会一伙,飞蛇帮一伙。

      天玄会以四人为首,站在前列。

      飞蛇帮也以四人为首,站在前列。

      天玄会的四人中,柳媚他们只认出矮头陀静空,其余两男一女并不相识。

      飞蛇帮的四人都是第一次亮相,叫不出他们的名号。

      柳震走出两步,双手一抱拳:“列位请了,各位莅临敝庄,有失远迎,望乞恕罪。”

      天玄会为首四人中,走出一个高大魁梧的老头,相貌十分凶恶。

      他并不还礼,头一抬,傲然道:“你是谁,通名!”

      “在下柳震。”

      “啊,你就是罪魁祸首?好极好极,见了天玄会外督堂主马某人,还不跪地伏诛?”

      众人心中一震,此人就是凶名昭著的八臂魔马申甲。

      “柳震并无罪孽,也从不开罪天玄会,马堂主究是何意?”

      马申甲冷笑一声:“不必再多说,你们既然列阵以待,就分个高下吧!”

      他用目一扫丐帮子弟,道:“丐帮也要伸手架梁子,很好很好,你们从今后不必再在长安讨饭,天玄会再也容不得你们!”

      “嘿嘿嘿,好大的口气,马申甲,你好神气啊。有了靠山就目中无人了?”

      这声音不是柳震的。

      也不是柳家一方任何一人的。

      只见一株树上霍地露出两只干瘦的脏足来,两只裤腿千补百衲,却洗得泛白发亮。紧接着从枝叶中伸出个花白的小脑袋来,朝着马申甲横眉瞪眼,怒气冲天。

      这株大树恰好立在两边敌对人众的中间,是以大家都瞧得清清楚楚。

      郭青喜得大叫一声:“师傅,你老人家来得正好呀!”

      独眼丐倪渊及丐帮弟兄,立即躬身齐叫:“参见帮主。”

      原来,居然是丐帮帮主震三山穆朝忠驾到,这大大出乎双方人众的意外。

      柳震赶紧行礼:“请穆帮主主持江湖道义,天玄会将罪名强加于人,柳震有口难辩哪。”

      穆老化子仍坐在树上,对柳震点点头:“柳庄主不必担心,他马申甲吓唬不了人的!”

      马申甲大怒:“老化子,天玄会与丐帮素无纠葛,奉劝你带领这群要饭的化子,速速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穆朝忠斜着他道:“说得轻巧,天玄会的人为什么不离开?”

      矮头陀静空象个肉球,从马申甲助下滚出来,喝道:“老化子,你给我下来!”

      穆朝忠斜瞟着他,一付不屑的神情:“你这个短和尚,尺寸不够,回你的庙修行去吧,少出来丢人现眼!”

      矮头陀听老化子称他“短和尚”,又挖苦他尺寸不够,气得狞笑一声:“穆化子,你有多大道行,敢讥讽你家佛爷!”

      话声一落,只见他双肩一晃,人已离地腾空而起,确象一个弹起的圆球,向树上掷去。

      穆朝忠大喝一声:“找死!”双掌在胸前一个交叉,闪电般当胸推出。

      “砰!”一声大震,树叶象雪花般激得漫天飞舞。矮头陀又象球一般弹了回来,穆朗忠坐着的树干“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55749&f_id=886 - 2017-12-16
  • 第十一章 情意绵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口中啊了一声,点头道:“不错,我真是好饿,不过……”  金萍瞟了他一眼,轻轻咬着嘴唇,偏头问道:“不过什么呢?”  杨文华悄声道:“秀色可餐,我把肚子饿也忘了。”  金萍嗔道:“公了闭了三天关。却越学越坏了。”  杨文华潇洒一笑,... - 2018-04-18
  • 第十一章 天月都指挥使是个魁梧威猛的汉子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混战开始后,王无失一面作战,一面很留意地看着宋录。宋录在斩了十多人下马后,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挑上了天月都指挥使。天月都指挥使是个魁梧威猛的汉子,使着两三百来斤的熟铁棍。他见宋录找上来,竟有些害怕似地,拼尽全力一棒砸下来。  宋录站在马下反... - 2018-07-15
  • 第十一章 争女争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胖老大却笑容可掬,装出十分正经,向盛妆少妇抱拳道:“座有高人,在下兄弟,居然有眼不识泰山,请少夫人多多原谅!在下斗胆,还想请教少夫人如何称呼?”  盛妆少妇,并没立即回答,只是“格”的轻笑了一声!  匏犀微露,春花乍展,她本人已是美如天... - 2018-04-25
  • 第十一章 四路长征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身形一晃而至,右手发掌之际,掌势连番旋转,使人摸不清她究竟击向何处?她这一记使的正是芙蓉城一派最厉害的“九转玄阴掌”,外人看不清她的手势,实则直向卓少华当胸印来!  卓少华精通长风子“十三破“,对她旋转的掌势看得清清楚楚,直等她手掌快要... - 2018-04-14
  • 第十一章 百折不屈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初晓的阳光隐隐斜透进墓中,映射着明将军颀长而沉雄的身影,在身后的墙上投下一道青黑的轮廓。随着明将军大步从墓中踏出,阳光从他双足、膝盖、大腿、躯干一路延伸上去,终现出那倾泻而下浓密的黑发、不怒而威凛傲的面容;那道影子亦从墙上落于地下,越拉... - 2018-07-10
  • 第十一章 符坚以平原公符晖为都督中外军事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三日后,符坚以平原公符晖为都督中外军事、车骑大将军、录尚书事,配兵五万,出拒鲜卑。符晖行军至临潼,与几个心腹商议拒敌之策,议来议去,都以持重为上。由临潼往长安,一路多有关口,如新丰、戏、灞上等,即然兵力弱于敌人,那么逐次抵抗,慢慢消耗敌... - 2018-09-27
  • 第十一章 史鉴梅忍辱图隐身 小伯温结党谋篡逆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鳌拜回到府邸,大轿一落,家人前来禀报:“班布尔善大人、济世大人、泰必图大人、还有二爷、四少爷都在东花厅暖阁候着您老呢!”鳌拜轻咳一声,嗡声嗡气地问道:“遏必隆呢?遏必隆中堂没有请到吗?”  家人忙赔笑回道:“遏必隆公爷说他身子欠安,容改... - 2018-12-23
  • 第十一章 人如美玉马如龙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南宫婉连说带笑,脸上浮起两个深深的酒涡,娇憨逗人!但却在巧笑声中,出其不意,左腕一扬,手背向外,往前拂去!  蒙脸人武功原本极高,南宫婉纤手一抬,他早已瞧在眼里,口中阴嘿一声,毫不在意的右手大袖一丢,迎着拂来!  莫看他大袖这么一丢,竟... - 2018-05-28
  • 第十一章 肃清贼党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假独用龙工背脊触到墙壁,待他警觉之时,独角龙王的掌风,已经暗劲如潮,猛憧过来,此时再待闪避,已是不及,只得奋起全力,举卞迎劈出去。  这下光是两股内家劲气,互相激憧,发出“蓬”然轻震,继而是两人手常击实,又是“拍”的一声轻响!  假独角... - 2018-11-29
  • 第十一章 试问天下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穿着紧身蓝衣,背负偷天神弓,衬得那矫健的身体中充满了,一股随时弹跃而起的爆发力,再配合他微沉的剑眉、直刺人心的眼神,虽是面容如古井不波,肌肤里仍透着重伤初愈后失血过多的苍白,但那犹如捕食虎豹般的凌厉气势已不知不觉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形成... - 2018-07-01
  • 第十一章 老身携尔东行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想:“你要问我什么,自然不会瞒你,又何必动蛮?”当下答道:“不可正是从佟家庄来的,老前辈想必为了孙老爷子被害之事,闻讯赶来的?”  孙大娘狞厉的道:“你是佟家庄的人?”  赵南珩方才吃过苦头,瞧她要作势抓来,赶忙道:“小可只是在... - 2018-05-05
  • 第十一章 舒亚男与明珠正享受着雅风楼精美的苏式早点_千门之花_故事
  •   第二天一大早,舒亚男与明珠正享受着雅风楼精美的苏式早点,一个男子突然坐到了桌子对面。舒亚男一抬头,不由一声轻呼:“是你!”  “是我。”云襄浅浅一笑,“莫爷手下一个跑腿的蠢货,装个捕快都不像的蠢货。”  舒亚男不由自主就想起了与面前这个... - 2018-06-10
  • 第十一章 丁少秋和李飞虹两人穿行松林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李飞虹两人穿行松林,朝前走了八九丈光景,就以树身作掩护,悄悄探头看去。  古灵子和黑袍瞎子两人已经并肩站在大路旁一棵大树之下,两人身后,一排站着三男一女,则是古灵子的四个门人。  这时山麓东首已经出现了一行人,为首—个须发花白的... - 2018-05-03
  • 第十一章 牧马山庄的赌坊午时过后就开始营业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第五章交锋  牧马山庄的赌坊,午时过后就开始营业。南宫放像往常一样,早早用午餐,即开始了他例行的巡视。此时已有赌客陆续上门,他又见到了和文公子一同前来的那个书生。他没有再搭理,赌坊的暗灯曾依照他的指令盯过对方几天,但却没有发现那书生有任... - 2018-06-08
  • 第十一章 死神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宁武关总兵府内一连几天都在举行盛大的酒宴,以款待新军营幸存的勇士。各级将领轮番宴请公子襄和武胜文等新军营兵将,以表达对新军营的敬意。驻守边关的将士最敬重真正的勇士,能在十万瓦剌虎狼之师的围追堵截之下生还,在他们眼里,新军营每一个幸存者都... - 2018-06-04
  • 第十一章 东海雄风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杜永看到林仲达、楚玉祥来了,慌忙迎了出来,他脸上充满了兴奋而愉快的神色,躬着身道:“小的见过林少爷、楚少爷,方才小的找到几个住在附近的弟兄,告诉他们镖局复业的情形,大家都十分高兴,已有七八个人自动前来帮忙,其余的人得到信息,也会很快赶来... - 2018-06-01
  • 第十一章 演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回到芙蓉别院,云襄先让下人将阿布抬下去小心照顾,然后令人去请顾老板。不一会儿顾老板赶到,二人客套寒暄后,云襄立刻开门见山:“听说唐功德到了成都,顾老板可否安排我见上一见?”  顾老板满面惊讶:“公子消息真是灵通,我也才刚刚得知这个消息。... - 2018-06-12
  • 第十一章 弹剑辞醉豪情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苏探晴来到洛阳后,似乎难得有一刻的闲暇。  所以第二日一大早,尚不待段虚寸来找他,苏探晴便独自起身离开擎风侯府。他只想静静地呆一天,好好考虑一下往后的计划。  在来洛阳之前,苏探晴只想着如何能令擎风侯先不杀顾凌云,然后再寻机相救。而... - 2018-06-18
  • 第十一章 裘老先生在古董在市场上树立了极大的信誉_湖海游龙_故事大
  •   尤其在古董在市场上,树立了极大的信誉,只要经裘老先生鉴定,就是膺品,也没有一个人敢说它是假的。  裘好古名利双收,在京城里,可说是一言九鼎,结交的也尽是王公巨卿。  但最近却使他胆颤心惊,终日里揣揣不安。  那是近半月来,求古斋天天晚上... - 2018-04-30
  • 第十一章 刁蛮公主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转念一想,今日才与丁先生照面,于情于理他都不会信任自己,何况自己知道了那么多秘密,怎可不防?派叶莺跟随多半有监视之意,与其另换别人,倒不如与她同行。任她武功再高、出手再毒辣,最多也只是一个小姑娘,想当初追捕王梁辰都被自己耍得团团转... - 2018-06-15
  • 第十一章 中州剑客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老者双眉一扬,手中剑倏地平出,臂腕一震一挺,竟将壮汉硬硬蹦回,并沉声叱斥道:  “我等自命侠义英雄,以谋困诛玉面煞神,乃为飞云叟复仇,情有可原,设若诛杀老弱无辜之人,与玉面煞神何异,老夫断不容尔兄弟妄行妄为!”  三名年青壮汉似是一路,... - 2018-05-26
  • 第十一章 蛇蝎美人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庐陵,居赣江中流的西岸,是一个大城市,但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不在城内,而在南门外的沿江一带。  茶店、酒肆、楚馆、秦楼,和大大小小的客店,是形成都市繁荣的主要条件,此处自然也不例外。  临江阁,是这里最有名的茶楼,楼有三层,下面一层是... - 2018-03-30
  • 第十一章 威胁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成年以后,有一天中午,一个站在街道旁的孩子以其稚嫩有趣的动作,使我长久地注视着他。这个衣着鲜艳的小家伙,在灿烂的阳光里向空气伸出胖乎乎的胳膊,专心致志地设计着一系列简单却表达他全部想象的手势。其间他突然将右手插入裤裆,无可奈何地进行了... - 2018-02-11
  • 第十一章 守株待兔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因阮大哥密柬上也是叫自己住到竹楼上去,这就不再犹豫,举步朝竹楼上走去,到了尽头,然后用银钥开启小锁,缓缓推开木门。  站在竹梯下面的苍猿,抬头仰望,直等他打开木门,口中发出欢呼,突然长啸一声,掉头飞跃而去。  许庭瑶并没去理会它,... - 2018-05-21
  • 第十一章 勾心斗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韩玉琪闻言,抬目望去。  只见黄秋尘本来如痴似痴,静止不动的身子,这时突然像是疯魔一般,双手乱挥乱舞起来,不过身子仍然盘膝蹲坐。  韩玉琪一惊说道:  “姊姊,你看他的眼睛,噢!他要发疯了。”  原来这时候,遥遥可见黄秋尘的双眸在阳光映... - 2018-03-19
  • 第十一章 田舍夫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宋秋云道:“婆婆的七修针虽然落在地上,但只要她衣袖震动,地上的针仍可飞射起来伤人。她这一手真厉害!”  正在和田舍翁拚斗的太真道人,眼看三师弟被缝穷婆制住,心头又惊又恐,突然舍了田舍翁,身形凌空飞扑过来,落到玉真道人的身侧。定眼瞧去,只... - 2018-05-17
  • 第十一章 拗孝廉贡院求面试 病举人落魄逢贫女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顺天府恩科考试已近尾声。主考杨名时和副主考鄂善都松了一口气。历来科考都选在春秋两季,名义上是暗扣“孔子著春秋”,其实是因这两季不冷不热寒热适中,南北荟萃而来的举人都能适应。可春夏之交的季节最容易传疫,三四千应试人聚集在一起,往往一病就是... - 2019-01-04
  • 第十一章 玄衣道姑被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玄衣道姑这一跨出软轿,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一齐跪伏下去。众人当中,只有徐少华、史元、蓝如风和自封总管的贾老二四人没有跪拜下去。胡老四、余老六看他们没有跪拜,也就不拜了。  玄衣道姑手持白玉拂尘,目光盈盈朝徐少华几人瞟了一眼,才娇声说... - 2018-03-14
  • 第十一章 投鼠亦忌器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是……是……”金财神道:“他开口要十两黄金,才能配制,也是陆连奎经手的。”  尹剑青问道:“那走方郎中呢?人在何处?”  金财神尴尬一笑,说道:“尹少兄,你找不到他了。”  尹到青道:“他到哪里去了?”  金财神道:“老朽一生行事谨慎... - 2018-05-15
  • 第十一章 贤惠皇后因病得喜 风流天子为国断情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心里惦记着皇后的病,带着汪氏和那拉氏同坐乘舆冒雪而来。进了翊坤宫掏出怀表看时,刚刚过了戌时,那夜幕已缓缓降临,雪光中见几个丫头忙着往下撤膳,西厢煎药炉的烟雾袅袅,满院飘着浓烈的药香,东厢小厨房北屋里已经掌了灯,隔窗可见一个六品顶戴的... - 2019-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