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检察官的办公室_基督山伯爵

  •   我们暂且撇开驱马疾驰回家的那位银行家不谈,来跟踪一下腾格拉尔夫人的晨游。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腾格拉尔夫人在十二点半的时候吩咐套车备马,要出门。她驱车顺着圣·日尔曼路折入了玛柴林街,在奈夫巷口下了车,穿过了那条小巷。她的穿着非常朴素,很象是一个喜欢早晨出门的普通女子。她在琪尼茄路叫了一辆出租马车,吩咐驱车到哈莱路去。一坐进车厢里,她就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极厚的黑色面纱,绑在她的草帽上。然后她戴上帽子,掏出一面小镜子照了照,发觉所能看到的只有她那雪白的皮肤和那一对明亮的眼睛,心里觉得很高兴。那辆出租马车穿过了奈夫大道,从道芬广场转入了哈莱路。车门一打开,车费便已到了车夫手里,腾格拉尔夫人轻捷地踏上楼梯,不久便到了高等法院的大厅里。
      那天早晨有一件大案子要开庭审理,法院里有许多忙忙碌碌的人。人们极少去注意女人,所以腾格拉尔夫人穿过大厅的时候,并没人惹起多大的注意。维尔福先生的候见室里挤着一大堆人,但腾格拉尔夫人却连姓名也不必通报。她一出现,接待员便立刻起身向她迎上来,问她是不是检察官约见的那个人,她作了一个肯定的表示,于是他就领她从一条秘密甬道走进了维尔福先生的办公室。那位法官正坐在一张圈椅里,背对着门,正在那儿写什么东西。听到门打开的声音,接着又听到声“请进,夫人,”然后又听到门关上的声音,他都没有动;但一到那个人的脚步声消失以后,他就立刻跳起身来,闩上门,拉上窗帘,检查一下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然后,当他确定决不会有人看到或听到时,才放下心来,他说道:“谢谢,夫人——谢谢您准时到来。”他递了一张椅子给腾格拉尔夫人,她接受了,因为她的心此时跳得非常厉害,几乎快要窒息了。
      “夫人,”检察官把椅子转过来半圈,使自己和腾格拉尔夫人面对面,“夫人,我有很久没有享受到和您单独叙谈的愉快了,而我们这次相见,却是要作一番痛苦的谈话,我很感抱歉。”
      “可是,阁下,您看,你一约我,我就来了,尽管对于这次谈话,我肯定比您要痛苦得多。”
      维尔福苦笑了一下。“那么,古人说得没错了,”他说道,他这时倒象是在朗诵他心里的念头,而不象在对他的同伴讲话,“那么,古人说得没错了,我们的种种举动都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上留下了它们的痕迹——有伤心,有欢乐!那么,古人说得没错:我们在人生道路上的每一个脚步都象在一片沙上爬行的昆虫一样——都留下了痕迹!唉!有很多人,在那条路上留下的痕迹是眼泪滴成的呵。”
      “阁下,”腾格拉尔夫人说道,“您可以想象得出我现在的心情,是吗?那么,别让我受这种折磨了吧,我求求您了!当我望着这个房间的时候,我想到,曾有多少罪人含羞带愧,浑身战栗地离开这儿,而当我望着我现在所坐的这张椅子的时候,我又想到有多少人曾含羞带愧,浑身战栗地站在它的前面——噢!我必须用我的全部理智,才能使自己相信我并不是一个罪恶的女人,而您也不是一个气势汹汹的法官。”
      维尔福低头叹了一口气。“而我,”他说,“我觉得我不是坐在法官的审判席上,而是坐在犯人的凳子上。”
      “您?”腾格拉尔夫人惊愕地说道。
      “是的,我。”
      “我想,阁下,你未免律己太严,把情形夸大了吧,”腾格拉尔夫人那双美丽的眼睛一时间闪烁了一下。”您刚才所说的那种道路,凡是热情的青年,都是曾经历过的。当我们沉溺在热情里的时候,除了快乐,总会觉得有些懊丧,福音书上曾为此举出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例子,以改邪归正末安慰我们——我们这些可怜的女人。所以,我可以说,每当回忆起我们年轻时代的那些荒唐行为时,有时候,我想上帝已经宽恕了那些事了,因为我们所遭受的种种痛苦即使不能使我们免罪,但或许也可以赎罪的。但您——你们男人,社会人士是从来不会责怪你们的,愈多受非议愈能抬高你们的身份——您为什么要为那种事愁苦呢?”
      “夫人,”维尔福答道,“您知道我不是伪君子,或至少我从不毫无理由地自己骗自己。假如说我的额头上杀气太重的话,那是因为那上面凝聚着许多不幸;假如说我的心已经僵化,那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经得住所遭受的打击。我在年轻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在我订婚的那天晚上,当我们大家围坐在马赛高碌路侯爵府的桌子旁边时,我并不是这样的。但从那时起,我周围和内心的一切都改变了,我已习惯于抵抗困难,已习惯于在斗争中打垮那些有意或无意、自动或被动来挡住我的路的人。照一般的情形来说,凡是我们所最热切希望得到的东西,也就是旁人最热切希望阻止我们获得或阻止我们抢夺的东西。因此,人类的过失,在未犯之前,总觉得自己有很正当的理由,是必需这么做的,于是,在一时的兴奋、迷乱或恐惧之下,过错铸成了。而在出了错以后,我们才看到它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我们本来可以用某种很正当的手段的,但那种手段我们事先却一点都看不到,只有事后却似乎觉得很简单容易,于是我们就说:‘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而不那样做呢?’女人却恰恰相反,女人很少吃后悔药——因为事情并不是由你们决定的,你们的不幸通常都是别人加到你们身上来的,而你们的过失也几乎总是别人造成的。”
      “可是无论如何,阁下,您大概可以承认,”腾格拉尔夫人答道,“即使那件事全是我一个人的错,昨天晚上我也已经受到了一次严重的惩罚。”
      “可怜的女人!”维尔福紧握着她的手说道,“这的确不是您所能受得了的,因为您已经受到两次严重的打击了。可是——”
      “怎么?”
      “嗯,我必须告诉您。鼓起您的全部勇气,因为您还没有走完那条路。”
      “天哪!腾格拉尔夫人惊惶地大声叫道,“还有什么呢?”
      “您只是回顾过去,过去的确是坏极了。嗯,可是您不得不为将来画一幅更可怕的画面,或许会更惨!”
      男爵夫人知道维尔福一向克己镇定,但目前这种激动的情绪使她感到非常惊怕,她张开嘴想大声呼喊,但那个喊声刚一升到她的喉咙里便又哽住了。
      “这件可怕的往事是怎么被唤醒的?”维尔福大声说道,“它本来已被埋葬在我们内心的深处,现在它怎么又象一个幽灵似的从坟墓里逃了出来,重新来拜访我们,吓白了我们的面颊,羞红了我们的额头?”
      “唉!”爱米娜说,“毫无疑问只是碰巧而已!”
      “碰巧!”维尔福答道,“不,不,夫人,世界上根本没有碰巧这种东西!”
      “噢,有的。这一切难道不都是碰巧发生的吗?难道基督山伯爵不是碰巧买了那座房子?难道他不是碰巧去挖那个花园?难道不是碰巧在那棵树底下挖出了那个不幸的孩子的尸体?——我那可怜的无辜的孩子,我甚至连吻都没吻过他。为了他,我流过多少眼泪啊!啊,当伯爵提到他在花丛底下挖到我那宝贝的残骸的时候,我的心都跟着他去了。”
      “哦,不,夫人!我要告诉您的正是这个可怕的消息,”维尔福用一种深沉的语调说道。“不,花丛底下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那儿根本没有什么孩子的尸体。不,您不必再为此哭泣了,您也不必唉声叹气了,您该发抖才是!”
      “您这是什么意思?”腾格拉尔夫人问道,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我的意思是:基督山先生在树丛底下挖掘的时候,并没有找到什么骸骨或箱子,因为那儿根本没有这两样东西!”
      “根本没有这两样东西!”腾格拉尔夫人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死盯着维尔福。“根本没有这两样东西!”她又说了一遍,象是要用自己的声音抓住这句话,深怕它逃走似的。
      “没有!”维尔福把脸埋在双手里,说道,“没有!根本什么都没有!”
      “那么您没把那可怜的孩子埋在那个地方了,阁下?您为什么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35&f_id=656 - 2014-08-04
  • 第六十七回 斥直臣刁钻又狠辣 降甘霖雷电施天威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史贻直好像十分意外,但他还是梗着脖子说:“回圣上,孙嘉淦是昨天才回来的,而臣是在昨天夜里见到的皇上。臣平日与孙嘉淦没有往来,也不想和他往来。臣不知道他要保臣,也不屑于他来保!”  邢年出来,只是传达皇上的话。他自己是不能乱问,更无驳斥之... - 2018-12-19
  • 第六十七篇 五运行大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原文】黄帝坐明堂,始正天纲,临现八极,考建五常,请天师而问之曰:论言天地之动静,神明为之纪,阴阳之升降,寒暑彰其兆。余闻五运之数于夫子,夫子之所言,正五气之各主岁尔,首甲定运,余国论之。鬼臾区曰:土主甲乙,金主乙庚,水主丙辛,木主了王,火... - 2018-01-02
  • 第六十七回 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朔风天,琼瑶地。冻色连波,波上寒烟砌。山隐彤云云接水,衰草无情,想在彤云内。黯香魂,追苦意。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残月高楼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话说西门庆归后边,辛苦的人,直睡至次日日高还未起来。有来兴儿进来说:“... - 2018-10-20
  • 第六十七回 卫主身殉 星黯大漠_江湖奇英
  •   商亚男眼见仇人,精神在疯狂的状态下,挥带猛扑,她虽然身手不凡,岂敌得住“阴手屠夫”深厚的内力,“织女乾坤带”竟被对方九成“阴焰掌”力,震脱三丈,而人也踉跄震退八步,内腑血气一阵翻动,“哇”地喷出一道血箭。  其实,“阴手屠夫”因见商亚男... - 2017-11-06
  • 老子·道德经 第六十七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天下皆谓我"道"大①,似不肖②。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细也夫③!我有三宝④,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⑤,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⑥;俭故能广⑦;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⑧。今舍慈且⑨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 - 2017-12-31
  • 第六十七章 丹心大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飘渺仙子聂玉娇、崔敏、崔慧、于文娴、上官燕、琴剑两小,长剑纷纷出鞘,正待纵身跃出。一瞬之间,当真够得上剑拔弩张,群情激愤。  但红灯夫人却纤手连摇,把大家一齐制止,娇声笑道:“这干什么?小兄弟那里用得着你们帮忙?”  话... - 2018-01-14
  • 第六十七章 为君解得迷仙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看出正是师祖梅花画册第一页上的画意,心知定是“辟邪剑法”的起手式无疑。  南魔示范出手,运剑缓慢,这是他为了使女儿容易瞧得清楚,但也便宜了赵南珩。  试想凭他在屋上偷觑记忆,领悟所得,总属有限,也决非一朝一夕所能阐发,如今有这么一... - 2018-05-11
  • 第六章 代理检察官_基督山伯爵
  •   差不多就在唐太斯举行婚宴的同一个时间里,大法院路上墨杜萨喷泉对面的一座宏大的贵族式的巨宅里,也正有人在设宴请吃订婚酒。但这儿的宾客可不是水手,士兵和那些头面人物下层平民百姓;团聚在这儿的都是马赛上流社会的头面人物,——文官曾在拿破仑统治... - 2014-08-03
  • 第六十八回 应伯爵戏衔玉臂 玳安儿密访蜂媒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钟情太甚,到老也无休歇。月露烟云都是态,况与玉人明说。软语叮咛,柔情婉恋,熔尽肝肠铁。岐亭把盏,水流花谢时节。  话说西门庆与李瓶儿烧纸毕,归潘金莲房中歇了一夜。到次日,先是应伯爵家送喜面来。落后黄四领他小舅子孙文相,宰了一口... - 2018-10-20
  • 第六十七章 鸠磐老妖_引剑珠
  •   那两个黑衣女子迅速收起红绸,走上石阶,一左一右打起了球帘。  只见堂上正中间放一个紫檀木雕成的莲花形宝座,座上盘膝坐着一头赤发,鸠脸瘪嘴的黑衣老妇,正是昔年凶名久著的鸠磐婆!  紫檀莲座两旁,侍立四名黑衣垂地,脸上蒙着鬼怪面具的女子,双... - 2017-12-30
  • 第六十七章 鸠磐老妖_引剑珠
  •   那两个黑衣女子迅速收起红绸,走上石阶,一左一右打起了球帘。  只见堂上正中间放一个紫檀木雕成的莲花形宝座,座上盘膝坐着一头赤发,鸠脸瘪嘴的黑衣老妇,正是昔年凶名久著的鸠磐婆!  紫檀莲座两旁,侍立四名黑衣垂地,脸上蒙着鬼怪面具的女子,双... - 2017-12-30
  • 第六十七章 愿神怜悯我们_圣经
  • 67:1愿神怜悯我们,赐福与我们,用脸光照我们,〔细拉〕67:2好叫世界得知你的道路,万国得知你的救恩。67:3神啊,愿列邦称赞你,愿万民都称赞你。67:4愿万国都快乐欢呼,因为你必按公正审判万民,引导世上的万国。〔细拉〕67:5神啊,愿列... - 2017-08-22
  • 第六十章 大家认为束无忌在逃_东风传奇
  •   一连三天,第一路才在中午时分,赶到宣化店。  本来大家认为束无忌在逃,通天教这次武林大会彻底失败之后,决不会就此甘休,路上可能会有行动,怎知三天来居然平静得出乎意外,一点动静也没有!  谷飞云这三天时间里,虽在赶路,他依然可以在路上练功... - 2017-12-20
  • 第六十章 奴役武林赤衣成幻梦 犁庭漠外碧焰竟全功_纵鹤擒龙
  •   神猿剑客再一细瞧,又觉并无异样,也就不以为意,愤然把红星一掷,飞身返回西棚!  这一阵工夫,台上台下两对高手,早已打得十分激烈。  白鹤道人终南掌门一手终南剑法,诡异无匹,辛辣凌厉,一瓢子使的是峨嵋“乱披风剑法”,看上去东划西划,漫无规... - 2017-12-28
  • 第六十四章 不可思议_引剑珠
  •   柳凌波突然如有所触,回头朝麻冠道人说道:“道兄,请把山前八名青穗剑士一起召来,我想和他们谈谈。”  麻冠道人点点头,立时要一名青穗剑士传下话去。  辣手云英张曼愁结眉心,抬目道:“柳姐姐,他们都中了贼人的迷魂药,该怎么办泥?”  欧老头... - 2017-12-30
  • 第六十九回 剑振雄风 身受掌伤_江湖奇英
  •   厉天啸及曹刚目光如电,睁睁地注视着百花谷主,煞气满脸。百花谷主心中一凛,暗忖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何必自找亏吃,胡乱指示一下,也让他们试试阵法厉害。”  他城府深沉,见机不对,思念至此,长须一动,不由呵呵笑道:“二位既欲手刃亲仇,老夫... - 2017-11-06
  • 第六十三章 诡异伎俩_引剑珠
  •   欧老头道:“毒沙峡的人,最多是使毒,咱们……哦,那位去配药的剑士,回来了没有?”  麻冠道人道:“药已配回来了。”  欧老头道:“那就不用怕他们再使毒了,道兄可先把此药,分给大家吞服了。”  柳凌波道:“此药既能预防中毒,为防万一,大家... - 2017-12-30
  • 第六十二章 请君入瓮_引剑珠
  •   柳凌波朝甘瘤子笑道:“大师兄,这龙在天心机果然恶毒的很,他把张大侠兄妹,假扮僵尸,万一被咱们失手误伤,那是咱们杀的人,遂了他借刀杀人之计。如果他们没被咱们杀死,又可借两人之口,诱咱们入伏,也遂了他借口诱人之计。”  辣手云英张曼惊奇的道... - 2017-12-30
  • 第六十一章 分头搜索_引剑珠
  •   束小蕙点点头,笑道:“小妹从小看家父练制药丸,还记得一些。”  柳凌波道:“这样就好,咱们若要进入假毒沙峡去,非有万全准备不可,妹子快把药方写出来,咱们就到山外附近镇上去配,只不知是否配得齐全?”  束小蕙道:“这张药方都是普通药材,到... - 2017-12-30
  • 第六十章 数语退敌_引剑珠
  •   地行鼠道:“在下就住在这里,决不说慌。”  欧老头无暇和他多说,匆匆退出石窟,三人一路疾奔。赶到准提庵,欧老头艺高胆大,连打量也不打量,脚下没停,陡然一吸真气,身形如天马行空,凌空飞掠而起,直向墙头上落去。  堪堪飞落墙头,只见阶前天井... - 2017-12-30
  • 第六十二回 敌情迷离 生死之会_江湖奇英
  •   一轮冰盘,静静地挂在天际。  巴山山麓,万籁俱寂,倏然一条条黑影,向巴山阎王峰轻巧地飞掠,三个一伍,五个一群,各人的身法,皆那么自然轻灵,显见身手皆是不俗,这些人正是自普光寺出发的群雄,为首三人是当今三派掌门——昆仑的一阳道长,青城的镜... - 2017-11-06
  • 第六十五章 双重迷魂_引剑珠
  •   甘瘤子道:“你知道韦兄弟如何被迷失神智的?”  龙香君道:“我知道,他是被一种特殊手法所伤,只有这颗解药才能救他。”  甘瘤子望望柳凌波道:“看来她说的不假,二师妹,我看就让韦兄弟服了吧!”  柳凌波沉思了一会,摇摇头道:“不行,这药只... - 2017-12-30
  • 第六十一回 骨肉方圆 恩宽惊魂_江湖奇英
  •   天色黎明了!在晨曦中,宋岳一路向巴山方向轻巧地飞掠着,“笑方朔”的行踪不明,使他暗暗担心不已,渐渐埋怨谷云飞太糊涂,但这种埋怨并没有减少他对“笑方朔”的钦佩。幼年饱受颠簸冷漠之苦的他,对至性之人特具好感。  于是他暗忖着:“自己在这条路... - 2017-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