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计擒奸邪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连东海镖局复业都不知道。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不用多问,到了自会知道,大师兄一定会感到无比的惊奇。”

      陆长荣笑了笑道:“小师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楚玉祥道:“快随小弟来。”

      他当先走近门口,手掌轻轻一拍。随即一手抓住了梁慧君的玉手,喝道:“你乖乖的跟着在下走,只要你稍存逃走的念头,在下就会一下震断你的心脉,走!”

      拉着梁慧君的手,纵身掠起。

      陆长荣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跟着楚玉祥身后掠起。梁慧君有楚玉祥拉着她的手,心里甜甜的她,连纵身飞起都不用出多大的力气。

      不消一回,已经赶抵城墙,楚玉祥回身问道:“大师兄上得去吗?”

      陆长荣笑道:“小师弟只管上去,这点城墙愚兄还上得去。”

      楚玉祥喝了声:“起”,带着梁慧君飞登城墙,回头看去,大师兄也跟着上来,三人飞身落地。一路急奔。

      快近东海镖局,陆长荣道:“原来小师弟就住在镖局里,不知还有几个人住着?”

      楚玉祥道:“大家都在里面。”

      “大家?”陆长荣还待追问,楚玉祥笑道:“大师兄再闷一回,到了里面,就会知道。”

      三人依然越墙而入。刚刚飘落天井,就有八名趟子手手持三截棍涌了上来。

      楚玉祥道:“是我回来了。”

      一面朝陆长荣道:“大师兄,你还不知道嫖局已经复业了呢?”

      一面朝梁慧君喝道:“你也走在前面。”

      大厅上灯火辉煌,阮伯年等人,都在厅上,听到楚玉祥回来了,丁盛、裴允文、裴碗兰、林仲达等人,一起抢着迎出,但目光一注,只见楚玉祥前面,同时走进两个陆长荣来,不觉齐齐一楞!

      裴畹兰咦了一声道,“楚大哥,他们……”

      楚玉祥笑吟吟的道:“我逮到了一个假冒大师兄的人,也把大师兄救出来了。”

      陆长荣看到厅上这许多人,竟有一半不认识的,但阮伯年是师父的岳父,他自然认识,急忙走了过去,扑的跪下,叩头道,“晚辈叩见老爷子……”

      阮怕年坐在椅上,抬目朝楚玉祥问道:“玉祥,是你把他救出来的?”

      楚玉祥笑道:“是他自己投到的……”伸手一指,点了陆长荣的穴道。

      他这一举动,看得大家又是一楞,方才他还明明说把大师兄救出来了,如何又会出手点了他大师兄的穴道呢?阮伯年愕然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还在他们手里,此人就是傍晚时候离开镖局,假冒大师兄的贼人,他真正的身份,是江南分令副令主。”

      林仲达问道:“师弟怎么会把他当作大师兄救出来的,既然把他救出来了,又怎么会知道他是假扮的呢?”

      楚玉祥一指梁慧君,说道:“二师兄,这位梁姑娘,就是在府上假扮令嫂之人,今晚多蒙梁姑娘相助,才知其中情形,极为复杂,大师兄被囚禁在双环镖局,此人就是前几天在镖局中假冒大师兄的人……”

      丁盛道,“那也不对呀,今晚到镖局来的那个贼子,也是假冒你大师兄的人……”

      梁慧君已从脸上揭下一张面具,接口道:“假扮陆长荣的有两个人,除了他(指穴道受制坐在地上的陆长荣)之外,另一个是双环镖局的副总镖头严铁桥。”

      阮伯年听得一怔,继而晤了一声道:“这就对了,大概严铁桥投靠江南分令,怕查遂良知道,予以杀害,又巧使移祸江东之计,纵恿白圭子,宁乾初到咱们这里来寻仇,哈哈,梁姑娘这一弃暗投明,来至东海镖局,对咱们帮助太大了。”

      梁慧君躬身道:“阮老爷子夸奖,晚辈愧不敢当!”

      裴允文道,“楚兄,东方兄弟被祁连铁驼掌力震伤,人一直昏迷不醒,你身边不是有全真教的救伤丹吗?快进去瞧瞧。”

      楚玉祥听得大吃一惊,急急问道:“东方已弟人呢?”

      裴允文道:“在第二进左厢。”

      楚玉祥道:“兄弟这就进去。”立即和裴允文一同往里行去。

      丁盛怒声道:“这厮胆敢一再假扮陆总镖头回东海镖局里来,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谁?”

      霍地跨上一步,伸手撕开他胸前衣襟,从头上揭起一张人皮面具。

      这是一张制作精细的面具,和方才梁慧君脸上戴的,可说精致了百十倍,梁慧君戴了面具,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来,但这张薄如蝉翼,戴在脸上,喜怒表情都丝毫毕路,和真的无异。

      面具揭下了,那是一个三十出头的汉子,脸型瘦削白皙,咬牙切齿,目露怨毒之色,盯着梁慧君,几乎要喷出火来。

      林仲达失声道:“会是大哥!”

      阮伯年奇道:“仲达,你认识他?”

      杜永在旁道:“他就是林家的大少爷。”

      林家的大少爷,那就是林仲达的亲哥哥林孟达!

      阮伯年喟然叹道:“真想不到会是他。”

      *楚玉祥随同裴允文匆匆来至后进。

      左厢,本来躺卧着六名从石马庙地窖中救出来的鹰爪门弟子,今晚,前进来了强敌,这六名鹰爪门昏迷不醒的弟子,竟然是江南分令杀手所乔装,他们同时一跃而起,准备里应外合,在东海镖局后进纵火。

      所幸丁盛早有准备。他当然不会未卜先知,料到这六名鹰爪门弟子会变生时腋,而是防范江南分令会派人向昏迷不醒的六人下手,因此要伤势早已痊愈的李云仍托言伤势未愈,躲在右厢,另外还要孙风相陪,两廊也埋伏了十二名趟子手。

      这六名杀手冲出左厢,就受到孙风、李云率领的十二名趟子手拦击。

      孙风为了怕惊动外面,一出手就使上暗器,把六名杀手一举制住。

      左厢就空了出来,如今英无双就躺在左厢的板铺上,双目紧闭,脸如白纸。

      西门大娘急得直是跳脚,口中不住的大骂祁连铁驼,落到老娘手里,非把你千刀万剐不可,一面又骂老不死去了这许多时光,还不死回来?其实东门奇早就回来了,他听到西门大娘破口大骂,不敢下来,只是坐在屋脊上,心想:要挨骂,也让楚玉祥先去挨一顿,自己先下去,就要自己挨了。

      楚玉祥一脚跨进左厢,裴畹兰喜道:“楚大哥来了!”

      西门大娘霍地转身过来,说道:“小子,你怎么这时候才来?老婆子把无双交给你了,你一点也不关心她,现在好了,她只差一口气,你还有没有良心……”

      楚玉祥被他骂得一头雾水,楞楞的道:“前辈,无双她……”

      西门大娘看得更是有气,喝道:“楞小子,你还发什么楞,你有祖道士的伤药,不拿出来喂她,还楞个屁?”

      楚玉祥连声应是,慌忙从身边取出祖师父的治伤救死丹,一面问道:“无双她怎么受的伤?”

      西门大娘道:“好哇,你当真一点也不关心她,连她怎么受的伤都不知道……”

      东门奇及时跨了进来,说道:“楚老弟刚回来,没人和他说,他怎么会知道无双负伤的情形?救伤,至少要了解如何负的伤,你少吼两句行不行?”

      西门大娘气道:“老不死,你倒帮着傻小子说起话来,你早点赶回来,无双就不会被杀手千刀的铁驼震伤了。”

      这时裴允文已把当时情形和楚玉祥说了。

      东门奇大喝道:“老太婆,现在救人要紧,你别纠缠不清了。”一面朝楚玉祥道:“我看无双一定是施展‘九阴神功’,因为她功力尚浅,被祁连铁驼的内力回震所致……。”

      西门大娘道:“这还用说?”

      东门奇道:“你不说清楚,楚老弟如何会知道?”

      楚玉祥没再多说,取出一颗救伤丹纳入英无双口中,他知道被人以内力震伤,只有两种后果,一是内脏离位,一是本身真气被震散。

      这两种后果,救法却只有一种,就是以本身真气替她疗伤。

      这是刻不容缓的事,但他还有另一件事要办,就是赶去双环镖局救出大师兄。(在招隐寺前面,梁慧君附着他耳朵说的,就是,一、要他制往她,逼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134-963.html - 2018-06-01
  • 第二十七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孙风也笑道:“兄弟正是这个意思。”俯身拾起几粒碎石,一面说道:“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他发现。”  说话之中,手指连弹,把几粒碎石朝巡山四猛激射过去,一面拉了一把李云衣袖,说道:“咱们走开些。”  巡山四猛正在和六个鹰爪门弟子大打出手,被... - 2018-06-02
  • 第二十七章 这是镇狱宫下院接待宾客之所_东风传奇
  •   长真子陪同谷飞云三人,来至西首一座别院,这是镇狱宫下院接待宾客之所。  庭院前有假山、鱼池及许多盆栽花木,回廊雕栏间,一排九间精舍,窗明几净,十分清幽。  一名青袍道人看到长真子领着三人进来,立即迎着躬身道:“弟子参见七师叔。”  长真... - 2017-12-18
  • 第十七章 谷飞云等四人一齐站起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等四人一齐站起,谷飞云还没开口,珠儿咭的笑道:“你是主人咯,你一杯换我们四杯,不公平。”  张少轩道:“兄弟真的不善饮酒,四位不妨随意好了。”  谷飞云一口把酒喝干,说道:“多谢主人。”  冯小珍道:“大哥干了,我们自然也要干杯。... - 2017-12-17
  • 第三十七章 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_东风传奇
  •   中午时分,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  荆溪生特别在对面鸿运楼设宴,招待四位姑娘,席间,徐副总管拍胸脯保证,只要陇山庄派出人手,一定可以找到谷飞云母子,要四位姑娘不妨去陇山庄小住。  荆溪生也在旁怂恿。说自己和掌门人都在陇山庄议事,陇西一... - 2017-12-18
  • 第四十七章 陇山庄主出了事_东风传奇
  •   “不成。”金母微微摇头道:“就因陇山庄主出了事,辛七姑纵然没事,也是不无嫌疑,如果由她带着二人去见金鸾,更会引人注意,此事且让老身考虑考虑再说,不可鲁莽行事。”  接着又道:  “丁易向老身建议,暂时由你改扮陈康和,你改扮好了,就可以出... - 2017-12-19
  • 第七章 计解群迷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楚玉祥道:“陆总管棋下得很好吗?”  裴允文道:“陆总管下得好极了,兄弟从来就没有赢过他。”  楚玉祥回到宾舍,阮传栋已经睡了,他不敢惊动,悄悄脱衣上床。  下棋,绞了不少脑汁,依然好久没有入睡,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才脖陇睡去,忽然听到对... - 2018-06-01
  • 第五十七章 归二先生依然不动声色_东风传奇
  •   归二先生依然不动声色,只是把旱烟管挥舞得更急,使对方感觉自己已经全力以赴,技此止耳,以怠其心,实则暗藏实力,步步为营,觑伺对方破绽,功凝左手,随时准备出其不意的一击。  这一阵工夫,双方又打了十几个回合,项中豪眼看武当名宿归二先生也不过... - 2017-12-20
  • 第七章 他骑的是一匹紫红马_东风传奇
  •   下了桐柏山,午牌时光,来到桐柏县,在城门口打了个尖,就继续上路。  他骑的是一匹紫红马,还是他上崆峒山去的那一匹,本是许家庄千中挑一的名驹,许铁棠为了酬谢谷飞云不惮千里,远上崆峒,在他临行时就把这匹马送给了他。  谷飞云很爱这匹马,还替... - 2017-12-16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第十七章 议大事忠良奉密诏 谋篡位奸佞施毒计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虽然康熙下昏,不许他们护侍,可魏东亭怎能放心呢。他暗暗跟从御驾,直过了乾清门,见康熙已平安进了永巷,方才转出午门,打马飞奔索额图府。  索额图尚未回来,但门上的人掌着灯,显然在等候着,见魏东亭深夜造访,都觉意外。门上领头的戈什哈赵逢春连... - 2018-12-23
  • 第十七章 假皇上火烧清真寺 真奸雄困守额驸府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却说杨起隆在牛街清真寺里,扰乱了回民们的礼拜。杨起隆的护驾指挥朱尚贤,又动手打了回民青年,主持法事的阿訇愤怒地质问他们: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在真主祭坛前行凶打人?”  朱尚贤身子一挺,骄傲地昂着头说道:“我是当今万岁爷驾前的一等... - 2018-12-26
  • 第十七章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将雍门城头的青砖晒得晃白,摸上去有些烫手。张整深深地吸了口城头的风,风里带来些清新的草木芳香,让他的精神一畅。可风略一停,甜腻腻的的味道却又由将他整个人给笼罩住了。张整小心翼翼地在城头上堆满了的滚木擂石和... - 2018-09-28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宴鸿儒康熙怜孤才 赴禁宫士奇劝尼僧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高士奇的话果然不差,二人来到西苑,早有一大帮六部官员迎了上来,一个个低眉顺眼“明中堂”、“高相”的叫得亲热。高士奇不愿和他们瞎掺和,便拉过一个人来,悄声问道:  “你叫宋文远,是刑部的员外郎,我们曾见过一面,我记得不错吧。”  那个叫宋... - 2018-12-28
  • 第十七章 黄花镇师生同遭变 狠亲舅结伙卖亲甥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颙琰和王尔烈在东屋安置下来。“在家靠娘,出门靠墙”,颙琰的铺盖自然设在东壁下。进门一张床是王尔烈住。这屋子既小,两张床夹着一张桌于还有一把老梨木椅子,只剩下窄窄一条转侧之地。王尔烈船下步行半日,腿脚有点累,但晕船的毛病却好了,精神焕映得... - 2019-01-28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十七章 围沙城掘地获粮泉 困黑水清军求援兵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马光祖这一举措兆惠全然不知,也没有料到。他踹营得手,霍集占大营全部瘫痪失去指挥建制。只好退出营盘重新整理队伍。藉此机会兆惠一边命人烧营,一边命人收集吃食,喂马饮水稍作休息。好在踹营是晚饭时候,煮熟了的羊腿、馕饼自然不少,人吃饱马也带足了... - 2019-02-01
  • 倒霉的小狼 - 图片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小狼第一次离开妈妈,自己去找吃的。(狼爱吃什么?) 悄悄来到兔宝贝家窗前,偷偷地探出头来。不过,兔妈妈早就发现小狼了。(兔妈妈是怎么发现小狼的?) 妈妈向小兔努了努嘴,装作对小兔发起了脾气,“再不乖,把你扔到窗外喂狼吃!&rdq... - 2019-05-21
  • 第十七章 修政治乾隆衿孤忠 维纲纪盛怒逐胞弟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翌日,弘昼纪昀范时捷三个人平明起身,沿江北驿道奔波一日便回了扬州。因纪范二人不惯乘马,都骑弘昼王府护卫的坐骑。那都是口北杂交的走骡,骑上又快又稳。驿道右临长江左倚江淮平原,浩浩渺渺孤帆远影,而或青郁连绵落花似锦,也都无心观赏留连,只一路... - 2019-01-26
  • 第十七章 理家事棠儿奖小奴 议政务傅恒敦友朋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棠儿乘轿从圆明园回到老齐化门内自己府邸,天色已经断黑。夏日昼长,下轿借着倒厦前灯光看表,已指到亥正时分。里院里侍候的黄世清家的,程富贵家的,老赖家的,几个有头脸的婆子,听门上报信主母回府,一拥而出簇拥着棠儿进来。一路两行家人长随站在灯下... - 2019-01-20
  • 第十七章 月好不共有钦差长叹 临终献忠心皇帝抚孤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蒋班头见傅恒这气度,摸不清来头,思量了一下,命人封了院子,便转身出去。一会儿,一个官员踱着方步进来,站在檐前向傅恒问道:“您先生要见我?贵姓,台甫?”  “请屋里说话。”傅恒淡淡地说道,将手一让,又对飘高等人道:“事体不明,你们几个暂时... - 2019-01-04
  • 第十七章 君臣议政痛说往事 龙凤相爱对口吸痰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这事和鄂尔泰、衡臣无关。你们起来。”乾隆苦笑了一下,“是朕德力不够,所以才有‘一技花’这样的盗匪,流窜数省,不能缉拿到案。也是朕无用人之能,将大事托付一个不可靠的人!——像高恒,从接旨到石家庄,他竟走了十几天,这不是玩忽王命?他在折子... - 2019-01-11
  • 第十七章 尽忠心王掞犯龙颜 论时弊康熙讲史训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上在张廷玉的照料下,回到养心殿西暖阁里坐下,刚刚端起太监送来的参汤,就听外边有人报名请见:  “臣王掞、朱天保请见圣驾。”  “嗯,王掞进来,朱天保且在外边候着!”  太监一声传唤,王掞进来了。这位老夫子学识渊博,为人正派,深得康... - 2019-01-02
  • 第十七章 数掌门冬眠不醒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圆洞里面,是一条还算宽敞的走道,边上有两个绞盘,此刻正有两个黑衣汉子站在左边一个绞盘边上,看到高大汉子右臂已断,鲜血湿了大片衣衫,身后还跟着走进程明山来,两人齐齐一惊,正待抬手掣刀。  程明山喝道:“你们动一动,他先没命了。”  高大汉... - 2018-05-23
  • 第十七章 茅山拜山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屋前一片晒场上,大家早已列成队伍,最前面是二十名黑衣剑士,然后是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各分两行。  然后右边一行站着严文兰、曾玉兰、顾总管、贾嬷嬷、鹿昌麟、吉鸿飞。  左边一行显然是让给了先锋,站着的是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等人... - 2018-04-15
  • 第十七章 八面埋伏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话声入耳,人影连闪,已有几十个灰衣僧人,由大智禅师领头,朝无尘围了上来。  原来无尘、本空二位尊者突然在场中现身,隐身在庄院中的少林大智禅师和武当清华子自然看到了,他们就是为了要对付巴颜喀喇山三尊者,才隐身庄院中的,这就吩咐门下弟子,悄... - 2018-04-19
  • 第十七章 入堡赴约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离合神功”的离字接引之诀,果然神妙无方,汹涌压力,被这一引,狂涛卷风,悉数由身侧掠过,往前冲去!  天狐双爪出手,势若闪电,但眼前人影一闪,江青岚业已避了开去,心中也大感楞异,这小子果然滑溜!  但她是何许人,双爪未收,人已跟踪扑到!... - 2018-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