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计擒奸邪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连东海镖局复业都不知道。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不用多问,到了自会知道,大师兄一定会感到无比的惊奇。”

      陆长荣笑了笑道:“小师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楚玉祥道:“快随小弟来。”

      他当先走近门口,手掌轻轻一拍。随即一手抓住了梁慧君的玉手,喝道:“你乖乖的跟着在下走,只要你稍存逃走的念头,在下就会一下震断你的心脉,走!”

      拉着梁慧君的手,纵身掠起。

      陆长荣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跟着楚玉祥身后掠起。梁慧君有楚玉祥拉着她的手,心里甜甜的她,连纵身飞起都不用出多大的力气。

      不消一回,已经赶抵城墙,楚玉祥回身问道:“大师兄上得去吗?”

      陆长荣笑道:“小师弟只管上去,这点城墙愚兄还上得去。”

      楚玉祥喝了声:“起”,带着梁慧君飞登城墙,回头看去,大师兄也跟着上来,三人飞身落地。一路急奔。

      快近东海镖局,陆长荣道:“原来小师弟就住在镖局里,不知还有几个人住着?”

      楚玉祥道:“大家都在里面。”

      “大家?”陆长荣还待追问,楚玉祥笑道:“大师兄再闷一回,到了里面,就会知道。”

      三人依然越墙而入。刚刚飘落天井,就有八名趟子手手持三截棍涌了上来。

      楚玉祥道:“是我回来了。”

      一面朝陆长荣道:“大师兄,你还不知道嫖局已经复业了呢?”

      一面朝梁慧君喝道:“你也走在前面。”

      大厅上灯火辉煌,阮伯年等人,都在厅上,听到楚玉祥回来了,丁盛、裴允文、裴碗兰、林仲达等人,一起抢着迎出,但目光一注,只见楚玉祥前面,同时走进两个陆长荣来,不觉齐齐一楞!

      裴畹兰咦了一声道,“楚大哥,他们……”

      楚玉祥笑吟吟的道:“我逮到了一个假冒大师兄的人,也把大师兄救出来了。”

      陆长荣看到厅上这许多人,竟有一半不认识的,但阮伯年是师父的岳父,他自然认识,急忙走了过去,扑的跪下,叩头道,“晚辈叩见老爷子……”

      阮怕年坐在椅上,抬目朝楚玉祥问道:“玉祥,是你把他救出来的?”

      楚玉祥笑道:“是他自己投到的……”伸手一指,点了陆长荣的穴道。

      他这一举动,看得大家又是一楞,方才他还明明说把大师兄救出来了,如何又会出手点了他大师兄的穴道呢?阮伯年愕然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还在他们手里,此人就是傍晚时候离开镖局,假冒大师兄的贼人,他真正的身份,是江南分令副令主。”

      林仲达问道:“师弟怎么会把他当作大师兄救出来的,既然把他救出来了,又怎么会知道他是假扮的呢?”

      楚玉祥一指梁慧君,说道:“二师兄,这位梁姑娘,就是在府上假扮令嫂之人,今晚多蒙梁姑娘相助,才知其中情形,极为复杂,大师兄被囚禁在双环镖局,此人就是前几天在镖局中假冒大师兄的人……”

      丁盛道,“那也不对呀,今晚到镖局来的那个贼子,也是假冒你大师兄的人……”

      梁慧君已从脸上揭下一张面具,接口道:“假扮陆长荣的有两个人,除了他(指穴道受制坐在地上的陆长荣)之外,另一个是双环镖局的副总镖头严铁桥。”

      阮伯年听得一怔,继而晤了一声道:“这就对了,大概严铁桥投靠江南分令,怕查遂良知道,予以杀害,又巧使移祸江东之计,纵恿白圭子,宁乾初到咱们这里来寻仇,哈哈,梁姑娘这一弃暗投明,来至东海镖局,对咱们帮助太大了。”

      梁慧君躬身道:“阮老爷子夸奖,晚辈愧不敢当!”

      裴允文道,“楚兄,东方兄弟被祁连铁驼掌力震伤,人一直昏迷不醒,你身边不是有全真教的救伤丹吗?快进去瞧瞧。”

      楚玉祥听得大吃一惊,急急问道:“东方已弟人呢?”

      裴允文道:“在第二进左厢。”

      楚玉祥道:“兄弟这就进去。”立即和裴允文一同往里行去。

      丁盛怒声道:“这厮胆敢一再假扮陆总镖头回东海镖局里来,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谁?”

      霍地跨上一步,伸手撕开他胸前衣襟,从头上揭起一张人皮面具。

      这是一张制作精细的面具,和方才梁慧君脸上戴的,可说精致了百十倍,梁慧君戴了面具,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来,但这张薄如蝉翼,戴在脸上,喜怒表情都丝毫毕路,和真的无异。

      面具揭下了,那是一个三十出头的汉子,脸型瘦削白皙,咬牙切齿,目露怨毒之色,盯着梁慧君,几乎要喷出火来。

      林仲达失声道:“会是大哥!”

      阮伯年奇道:“仲达,你认识他?”

      杜永在旁道:“他就是林家的大少爷。”

      林家的大少爷,那就是林仲达的亲哥哥林孟达!

      阮伯年喟然叹道:“真想不到会是他。”

      *楚玉祥随同裴允文匆匆来至后进。

      左厢,本来躺卧着六名从石马庙地窖中救出来的鹰爪门弟子,今晚,前进来了强敌,这六名鹰爪门昏迷不醒的弟子,竟然是江南分令杀手所乔装,他们同时一跃而起,准备里应外合,在东海镖局后进纵火。

      所幸丁盛早有准备。他当然不会未卜先知,料到这六名鹰爪门弟子会变生时腋,而是防范江南分令会派人向昏迷不醒的六人下手,因此要伤势早已痊愈的李云仍托言伤势未愈,躲在右厢,另外还要孙风相陪,两廊也埋伏了十二名趟子手。

      这六名杀手冲出左厢,就受到孙风、李云率领的十二名趟子手拦击。

      孙风为了怕惊动外面,一出手就使上暗器,把六名杀手一举制住。

      左厢就空了出来,如今英无双就躺在左厢的板铺上,双目紧闭,脸如白纸。

      西门大娘急得直是跳脚,口中不住的大骂祁连铁驼,落到老娘手里,非把你千刀万剐不可,一面又骂老不死去了这许多时光,还不死回来?其实东门奇早就回来了,他听到西门大娘破口大骂,不敢下来,只是坐在屋脊上,心想:要挨骂,也让楚玉祥先去挨一顿,自己先下去,就要自己挨了。

      楚玉祥一脚跨进左厢,裴畹兰喜道:“楚大哥来了!”

      西门大娘霍地转身过来,说道:“小子,你怎么这时候才来?老婆子把无双交给你了,你一点也不关心她,现在好了,她只差一口气,你还有没有良心……”

      楚玉祥被他骂得一头雾水,楞楞的道:“前辈,无双她……”

      西门大娘看得更是有气,喝道:“楞小子,你还发什么楞,你有祖道士的伤药,不拿出来喂她,还楞个屁?”

      楚玉祥连声应是,慌忙从身边取出祖师父的治伤救死丹,一面问道:“无双她怎么受的伤?”

      西门大娘道:“好哇,你当真一点也不关心她,连她怎么受的伤都不知道……”

      东门奇及时跨了进来,说道:“楚老弟刚回来,没人和他说,他怎么会知道无双负伤的情形?救伤,至少要了解如何负的伤,你少吼两句行不行?”

      西门大娘气道:“老不死,你倒帮着傻小子说起话来,你早点赶回来,无双就不会被杀手千刀的铁驼震伤了。”

      这时裴允文已把当时情形和楚玉祥说了。

      东门奇大喝道:“老太婆,现在救人要紧,你别纠缠不清了。”一面朝楚玉祥道:“我看无双一定是施展‘九阴神功’,因为她功力尚浅,被祁连铁驼的内力回震所致……。”

      西门大娘道:“这还用说?”

      东门奇道:“你不说清楚,楚老弟如何会知道?”

      楚玉祥没再多说,取出一颗救伤丹纳入英无双口中,他知道被人以内力震伤,只有两种后果,一是内脏离位,一是本身真气被震散。

      这两种后果,救法却只有一种,就是以本身真气替她疗伤。

      这是刻不容缓的事,但他还有另一件事要办,就是赶去双环镖局救出大师兄。(在招隐寺前面,梁慧君附着他耳朵说的,就是,一、要他制往她,逼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134-963.html - 2018-06-01
  • 第二十七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孙风也笑道:“兄弟正是这个意思。”俯身拾起几粒碎石,一面说道:“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他发现。”  说话之中,手指连弹,把几粒碎石朝巡山四猛激射过去,一面拉了一把李云衣袖,说道:“咱们走开些。”  巡山四猛正在和六个鹰爪门弟子大打出手,被... - 2018-06-02
  • 第七章 计解群迷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楚玉祥道:“陆总管棋下得很好吗?”  裴允文道:“陆总管下得好极了,兄弟从来就没有赢过他。”  楚玉祥回到宾舍,阮传栋已经睡了,他不敢惊动,悄悄脱衣上床。  下棋,绞了不少脑汁,依然好久没有入睡,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才脖陇睡去,忽然听到对... - 2018-06-01
  • 第七章 阳光重又照到李歆慈脸上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阳光重又照到李歆慈脸上时,她微微啊了一声,拿手背遮住了眼。  没什么异样。猎天鹰从洞口伸出手来,拉起了她的胳膊。  李歆慈湿淋淋地爬出来,临水一照,这些日子几番生死搏杀,衣裳早已破了多处,勉强系结着绑在身上,经水一浸,更是不堪蔽体。  ... - 2018-09-25
  • 第十七章 谷飞云等四人一齐站起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等四人一齐站起,谷飞云还没开口,珠儿咭的笑道:“你是主人咯,你一杯换我们四杯,不公平。”  张少轩道:“兄弟真的不善饮酒,四位不妨随意好了。”  谷飞云一口把酒喝干,说道:“多谢主人。”  冯小珍道:“大哥干了,我们自然也要干杯。... - 2017-12-17
  • 第二十七章 这是镇狱宫下院接待宾客之所_东风传奇
  •   长真子陪同谷飞云三人,来至西首一座别院,这是镇狱宫下院接待宾客之所。  庭院前有假山、鱼池及许多盆栽花木,回廊雕栏间,一排九间精舍,窗明几净,十分清幽。  一名青袍道人看到长真子领着三人进来,立即迎着躬身道:“弟子参见七师叔。”  长真... - 2017-12-18
  • 第五十七章 归二先生依然不动声色_东风传奇
  •   归二先生依然不动声色,只是把旱烟管挥舞得更急,使对方感觉自己已经全力以赴,技此止耳,以怠其心,实则暗藏实力,步步为营,觑伺对方破绽,功凝左手,随时准备出其不意的一击。  这一阵工夫,双方又打了十几个回合,项中豪眼看武当名宿归二先生也不过... - 2017-12-20
  • 第四十七章 陇山庄主出了事_东风传奇
  •   “不成。”金母微微摇头道:“就因陇山庄主出了事,辛七姑纵然没事,也是不无嫌疑,如果由她带着二人去见金鸾,更会引人注意,此事且让老身考虑考虑再说,不可鲁莽行事。”  接着又道:  “丁易向老身建议,暂时由你改扮陈康和,你改扮好了,就可以出... - 2017-12-19
  • 第三十七章 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_东风传奇
  •   中午时分,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  荆溪生特别在对面鸿运楼设宴,招待四位姑娘,席间,徐副总管拍胸脯保证,只要陇山庄派出人手,一定可以找到谷飞云母子,要四位姑娘不妨去陇山庄小住。  荆溪生也在旁怂恿。说自己和掌门人都在陇山庄议事,陇西一... - 2017-12-18
  • 第十五章 将计就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林仲达点头道:“这一点,兄弟也有同感,今天大师兄似乎是激愤了些。”  丁盛又道:“关于何大复被杀,其中嫌疑最大的当然是伫立在他背后的严铁桥,和双环镖局的商,孙两个镖头,但陆总镖头也不能令人无疑……”  林仲达口中忍不住惊啊了一声。  丁... - 2018-06-01
  • 第十六章 全军尽覆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须知钱电在这对流星槌上,下过二三十年苦功,运用之妙,比他双手还要灵活,右槌受磕飞回,他趁着飞回之势,把铁链一收,手抡铁槌,人随槌进,猛向对方长剑磕去,左手流星槌却在此时突然暴长,从相反的方向横扫过去。  青衣人刚刚磕飞他右槌,突见他欺身... - 2018-06-01
  • 第十八章 兄弟情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葛真吾看他依然站着不肯落坐,不觉淡淡一笑,伸过手来,拉着楚玉祥的手,柔声道:  “贤弟,愚兄和你一见如故,结为盟兄弟在先,在这里接任令主在后,我们就算是敌人,也总有一份手足之情,这里是愚兄住的地方,我邀你到这里来,因为我有许多话要和你说... - 2018-06-01
  • 第十三章 诡计多端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他们暴退之际,另一条人影疾逾飞鸟从林梢飞落。  不,他是疾逾鹰隼朝削断三个汉子手中扑刀的入影当头扑落,人还未到,一道凌厉无匹的狂飚,已笼罩一二丈方圆,朝那人影当头罩落。  从三个持刀汉子品字形在裴畹兰身后出现,到扑刀被削,和另一道人... - 2018-06-01
  • 第十七章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他又不至于排到第三位去,那不是天下第二?但再推算一下,天下既没有第一的人,他自称第二,岂不等于是天下第一了?  这时夏雨已经替贾老二装了一瓶酒回来,双手把玉瓶送上。  贾老二接过玉瓶,忙道:“多谢姑娘。”  夏雨道:“... - 2018-03-14
  • 第十九章 依计行事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过没多久,梁慧君也赶回来了,她没和英无双两人在一起回来,可见没追上英无双两人,当然也没找到楚玉祥两人。  丁盛没问他们.他相信自己派出去的人。  英无双回到镖局,听说大哥还没回来,一个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只有丁盛好问,因为他是大家公... - 2018-06-01
  • 第十章 太湖退敌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楚玉祥果然没有拔剑,口中发出一声嘹亮长笑,一道人影不退反进,抡手一掌朝他剑上劈去。  但听锵的一声金铁狂鸣,蒙面人只觉手上剧震,一柄长剑业已齐中断折,心头不期猛然一惊,一言不发,转身往外飞射而去。  楚玉祥只使了一掌,就震断蒙面人长剑,... - 2018-06-01
  • 第十一章 东海雄风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杜永看到林仲达、楚玉祥来了,慌忙迎了出来,他脸上充满了兴奋而愉快的神色,躬着身道:“小的见过林少爷、楚少爷,方才小的找到几个住在附近的弟兄,告诉他们镖局复业的情形,大家都十分高兴,已有七八个人自动前来帮忙,其余的人得到信息,也会很快赶来... - 2018-06-01
  • 第十二章 步步陷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陆长荣朝下面六席的人拱拱手道:“诸位快请坐下来用饭吧!”  阮传栋道:“陆老弟昨天赶来就好,镖局是昨天复业的,场面热闹极了,裴盟主和江南几个门派的掌门人都到了。”  陆长荣道:“小侄还是十天前就听到消息,先前还不敢相信,还是几个镖局的朋... - 2018-06-01
  • 第十四章 一石二鸟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自己在说话之时,也跨上两步,到了楚玉祥身后,万一发现楚玉祥内力不继,自己也可以出手相助。  两女答应一声,正待转身往门口走去。  楚玉祥忽然回过头来,说道:“丁大哥,不要紧,小弟用不着护法。”  这下听得丁盛大吃一惊,运气疗伤的人怎可... - 2018-06-01
  • 第七章 他骑的是一匹紫红马_东风传奇
  •   下了桐柏山,午牌时光,来到桐柏县,在城门口打了个尖,就继续上路。  他骑的是一匹紫红马,还是他上崆峒山去的那一匹,本是许家庄千中挑一的名驹,许铁棠为了酬谢谷飞云不惮千里,远上崆峒,在他临行时就把这匹马送给了他。  谷飞云很爱这匹马,还替... - 2017-12-16
  • 第四十七回 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怀璧身堪罪,偿金迹未明。  龙蛇一失路,虎豹屡相惊。  暂遣虞罗急,终知汉法平。  须凭鲁连箭,为汝谢聊成。  话说江南扬州广陵城内,有一苗员外,名唤苗天秀。家有万贯资财,颇好诗礼。年四十岁,身边无子,止有一女尚未出嫁。其妻李氏,... - 2018-10-11
  • 第十五回 佳人笑赏玩灯楼 狎客帮嫖丽春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楼上多娇艳,当窗并三五。  争弄游春陌,相邀开绣户。  转态结红裾,含娇入翠羽。  留宾乍拂弦,托意时移住。  话说光阴迅速,又早到正月十五日。西门庆先一日差玳安送了四盘羹菜、一坛酒、一盘寿桃、一盘寿面、一套织金重绢衣服,写吴月娘... - 2018-10-04
  • 第十四回 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眼意心期未即休,不堪拈弄玉搔头。  春回笑脸花含媚,黛蹙娥眉柳带愁。  粉晕桃腮思伉俪,寒生兰室盼绸缪。  何如得遂相如意,不让文君咏白头。  话说一日吴月娘心中不快,吴大妗子来看,月娘留他住两日。正陪在房中坐的,忽见小厮玳安... - 2018-10-04
  • 第十六回 西门庆择吉佳期 应伯爵追欢喜庆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倾城倾国莫相疑,巫水巫云梦亦痴。  红粉情多销骏骨,金兰谊薄惜蛾眉。  温柔乡里精神健,窈窕风前意态奇。  村子不知春寂寂,千金此夕故踟蹰。  话说当日西门庆出离院门,玳安跟马,迳到狮子街李瓶儿家,见大门关着,就知堂客轿子家去了。... - 2018-10-04
  • 第十八回 赂相府西门脱祸 见娇娘敬济销魂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有个人人,海棠标韵,飞燕轻盈。酒晕潮红,羞蛾一笑生春。  为伊无限伤心,更说甚巫山楚云!斗帐香销,纱窗月冷,着意温存。  话分两头。不说蒋竹山在李瓶儿家招赘,单表来保、来旺二人上东京打点,朝登紫陌,暮践红尘,一日到东京,进了万寿门... - 2018-10-04
  • 杜纤纤的草样年华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杜纤纤是那种没有腰身的女生,一身宽大的校服套在身上,加上她短短的头发,从后面看,根本看不出性别来。但杜纤纤爱漂亮,虽是一张大月饼脸,小眼睛,但她会偷偷把姐姐不用的口红带到学校,趁上卫生间时,在嘴唇上涂抹几下。  有一次,可能是太着... - 2018-10-09
  • 遗失的美好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二的日子一如既往地忙碌,似乎每天都在往复一种单调的三点一线,家、学校、公共汽车站成了小小的转折点。平静得让人忘乎所以。塞着耳机走到站牌旁,耳朵里是乏味的英语课文。安静的日子也有副作用,总在那么一瞬间,恍然不知身在何处,在为了什么而行走... - 2018-10-09
  • 第四十回 抱孩童瓶儿希宠 妆丫鬟金莲市爱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种就蓝田玉一株,看来的的可人娱。多方珍重好支持,掌中珠。  [亻差][亻亚]漫惊新态变,妖娆偏与旧时殊。相逢一见笑成痴,少人知。  话说当夜月娘和王姑子一炕睡。王姑子因问月娘:“你老人家怎的就没见点喜事儿?”月娘道:“又说喜事哩!... - 2018-10-09
  • 第十三回 李瓶姐墙头密约 迎春儿隙底私窥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绣面芙蓉一笑开,  斜飞宝鸭衬香腮。  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  半笺娇恨寄幽怀。  月移花影约重来。  话说一日西门庆往前边走来,到月娘房中。月娘告说:“今日花家使小厮拿帖来,请你吃酒。”西门庆观看帖子,写着:“即... - 2018-10-01
  • 第十二回 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星魇胜求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可怜独立树,枝轻根亦摇。  虽为露所浥,复为风所飘。  锦衾襞不开,端坐夜及朝。  是妾愁成瘦,非君重细腰。  话说西门庆在院中贪恋桂姐姿色,约半月不曾来家。吴月娘使小厮拿马接了数次,李家把西门庆衣帽都藏过,不放他起身... - 2018-10-01
  • 第十三章 几场风雨过后又是一度春秋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几场风雨过后,便又是一度春秋。这个元春,在晋,是太元十年;在符秦,是建元二十一年;在姚秦,是白雀二年;在燕,是更始元年。慕容冲上尊号于阿城的消息,不久后,便传入长安。  称帝么?符坚哈哈一笑,整了整裘衣,在张整的陪同下步入金华殿,道:朕... - 2018-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