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计擒奸邪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连东海镖局复业都不知道。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不用多问,到了自会知道,大师兄一定会感到无比的惊奇。”

      陆长荣笑了笑道:“小师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楚玉祥道:“快随小弟来。”

      他当先走近门口,手掌轻轻一拍。随即一手抓住了梁慧君的玉手,喝道:“你乖乖的跟着在下走,只要你稍存逃走的念头,在下就会一下震断你的心脉,走!”

      拉着梁慧君的手,纵身掠起。

      陆长荣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跟着楚玉祥身后掠起。梁慧君有楚玉祥拉着她的手,心里甜甜的她,连纵身飞起都不用出多大的力气。

      不消一回,已经赶抵城墙,楚玉祥回身问道:“大师兄上得去吗?”

      陆长荣笑道:“小师弟只管上去,这点城墙愚兄还上得去。”

      楚玉祥喝了声:“起”,带着梁慧君飞登城墙,回头看去,大师兄也跟着上来,三人飞身落地。一路急奔。

      快近东海镖局,陆长荣道:“原来小师弟就住在镖局里,不知还有几个人住着?”

      楚玉祥道:“大家都在里面。”

      “大家?”陆长荣还待追问,楚玉祥笑道:“大师兄再闷一回,到了里面,就会知道。”

      三人依然越墙而入。刚刚飘落天井,就有八名趟子手手持三截棍涌了上来。

      楚玉祥道:“是我回来了。”

      一面朝陆长荣道:“大师兄,你还不知道嫖局已经复业了呢?”

      一面朝梁慧君喝道:“你也走在前面。”

      大厅上灯火辉煌,阮伯年等人,都在厅上,听到楚玉祥回来了,丁盛、裴允文、裴碗兰、林仲达等人,一起抢着迎出,但目光一注,只见楚玉祥前面,同时走进两个陆长荣来,不觉齐齐一楞!

      裴畹兰咦了一声道,“楚大哥,他们……”

      楚玉祥笑吟吟的道:“我逮到了一个假冒大师兄的人,也把大师兄救出来了。”

      陆长荣看到厅上这许多人,竟有一半不认识的,但阮伯年是师父的岳父,他自然认识,急忙走了过去,扑的跪下,叩头道,“晚辈叩见老爷子……”

      阮怕年坐在椅上,抬目朝楚玉祥问道:“玉祥,是你把他救出来的?”

      楚玉祥笑道:“是他自己投到的……”伸手一指,点了陆长荣的穴道。

      他这一举动,看得大家又是一楞,方才他还明明说把大师兄救出来了,如何又会出手点了他大师兄的穴道呢?阮伯年愕然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还在他们手里,此人就是傍晚时候离开镖局,假冒大师兄的贼人,他真正的身份,是江南分令副令主。”

      林仲达问道:“师弟怎么会把他当作大师兄救出来的,既然把他救出来了,又怎么会知道他是假扮的呢?”

      楚玉祥一指梁慧君,说道:“二师兄,这位梁姑娘,就是在府上假扮令嫂之人,今晚多蒙梁姑娘相助,才知其中情形,极为复杂,大师兄被囚禁在双环镖局,此人就是前几天在镖局中假冒大师兄的人……”

      丁盛道,“那也不对呀,今晚到镖局来的那个贼子,也是假冒你大师兄的人……”

      梁慧君已从脸上揭下一张面具,接口道:“假扮陆长荣的有两个人,除了他(指穴道受制坐在地上的陆长荣)之外,另一个是双环镖局的副总镖头严铁桥。”

      阮伯年听得一怔,继而晤了一声道:“这就对了,大概严铁桥投靠江南分令,怕查遂良知道,予以杀害,又巧使移祸江东之计,纵恿白圭子,宁乾初到咱们这里来寻仇,哈哈,梁姑娘这一弃暗投明,来至东海镖局,对咱们帮助太大了。”

      梁慧君躬身道:“阮老爷子夸奖,晚辈愧不敢当!”

      裴允文道,“楚兄,东方兄弟被祁连铁驼掌力震伤,人一直昏迷不醒,你身边不是有全真教的救伤丹吗?快进去瞧瞧。”

      楚玉祥听得大吃一惊,急急问道:“东方已弟人呢?”

      裴允文道:“在第二进左厢。”

      楚玉祥道:“兄弟这就进去。”立即和裴允文一同往里行去。

      丁盛怒声道:“这厮胆敢一再假扮陆总镖头回东海镖局里来,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谁?”

      霍地跨上一步,伸手撕开他胸前衣襟,从头上揭起一张人皮面具。

      这是一张制作精细的面具,和方才梁慧君脸上戴的,可说精致了百十倍,梁慧君戴了面具,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来,但这张薄如蝉翼,戴在脸上,喜怒表情都丝毫毕路,和真的无异。

      面具揭下了,那是一个三十出头的汉子,脸型瘦削白皙,咬牙切齿,目露怨毒之色,盯着梁慧君,几乎要喷出火来。

      林仲达失声道:“会是大哥!”

      阮伯年奇道:“仲达,你认识他?”

      杜永在旁道:“他就是林家的大少爷。”

      林家的大少爷,那就是林仲达的亲哥哥林孟达!

      阮伯年喟然叹道:“真想不到会是他。”

      *楚玉祥随同裴允文匆匆来至后进。

      左厢,本来躺卧着六名从石马庙地窖中救出来的鹰爪门弟子,今晚,前进来了强敌,这六名鹰爪门昏迷不醒的弟子,竟然是江南分令杀手所乔装,他们同时一跃而起,准备里应外合,在东海镖局后进纵火。

      所幸丁盛早有准备。他当然不会未卜先知,料到这六名鹰爪门弟子会变生时腋,而是防范江南分令会派人向昏迷不醒的六人下手,因此要伤势早已痊愈的李云仍托言伤势未愈,躲在右厢,另外还要孙风相陪,两廊也埋伏了十二名趟子手。

      这六名杀手冲出左厢,就受到孙风、李云率领的十二名趟子手拦击。

      孙风为了怕惊动外面,一出手就使上暗器,把六名杀手一举制住。

      左厢就空了出来,如今英无双就躺在左厢的板铺上,双目紧闭,脸如白纸。

      西门大娘急得直是跳脚,口中不住的大骂祁连铁驼,落到老娘手里,非把你千刀万剐不可,一面又骂老不死去了这许多时光,还不死回来?其实东门奇早就回来了,他听到西门大娘破口大骂,不敢下来,只是坐在屋脊上,心想:要挨骂,也让楚玉祥先去挨一顿,自己先下去,就要自己挨了。

      楚玉祥一脚跨进左厢,裴畹兰喜道:“楚大哥来了!”

      西门大娘霍地转身过来,说道:“小子,你怎么这时候才来?老婆子把无双交给你了,你一点也不关心她,现在好了,她只差一口气,你还有没有良心……”

      楚玉祥被他骂得一头雾水,楞楞的道:“前辈,无双她……”

      西门大娘看得更是有气,喝道:“楞小子,你还发什么楞,你有祖道士的伤药,不拿出来喂她,还楞个屁?”

      楚玉祥连声应是,慌忙从身边取出祖师父的治伤救死丹,一面问道:“无双她怎么受的伤?”

      西门大娘道:“好哇,你当真一点也不关心她,连她怎么受的伤都不知道……”

      东门奇及时跨了进来,说道:“楚老弟刚回来,没人和他说,他怎么会知道无双负伤的情形?救伤,至少要了解如何负的伤,你少吼两句行不行?”

      西门大娘气道:“老不死,你倒帮着傻小子说起话来,你早点赶回来,无双就不会被杀手千刀的铁驼震伤了。”

      这时裴允文已把当时情形和楚玉祥说了。

      东门奇大喝道:“老太婆,现在救人要紧,你别纠缠不清了。”一面朝楚玉祥道:“我看无双一定是施展‘九阴神功’,因为她功力尚浅,被祁连铁驼的内力回震所致……。”

      西门大娘道:“这还用说?”

      东门奇道:“你不说清楚,楚老弟如何会知道?”

      楚玉祥没再多说,取出一颗救伤丹纳入英无双口中,他知道被人以内力震伤,只有两种后果,一是内脏离位,一是本身真气被震散。

      这两种后果,救法却只有一种,就是以本身真气替她疗伤。

      这是刻不容缓的事,但他还有另一件事要办,就是赶去双环镖局救出大师兄。(在招隐寺前面,梁慧君附着他耳朵说的,就是,一、要他制往她,逼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134-963.html - 2018-06-01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二十七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孙风也笑道:“兄弟正是这个意思。”俯身拾起几粒碎石,一面说道:“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他发现。”  说话之中,手指连弹,把几粒碎石朝巡山四猛激射过去,一面拉了一把李云衣袖,说道:“咱们走开些。”  巡山四猛正在和六个鹰爪门弟子大打出手,被... - 2018-06-02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七章 计解群迷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楚玉祥道:“陆总管棋下得很好吗?”  裴允文道:“陆总管下得好极了,兄弟从来就没有赢过他。”  楚玉祥回到宾舍,阮传栋已经睡了,他不敢惊动,悄悄脱衣上床。  下棋,绞了不少脑汁,依然好久没有入睡,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才脖陇睡去,忽然听到对... - 2018-06-01
  • 第七章 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雨完全停了,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当中的小轿显得分外阴郁。冯宗客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好吗?  片刻之后,女人才在内里行礼,道:奴家无事,多谢壮士相救。这话倒让冯宗客受之有愧,他心想,应当是你救了我才对。  远处有几个畏畏缩缩的身... - 2018-07-15
  • 第七章 如柔舞之轻歌、如弦断之杀机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水知寒目射异光,盯住余收言,你应该知道花溅泪的来历!  余收言夷然不惧,我只是隐隐猜到了一点,却不能肯定。再长叹一声,听到总管如此说,我自是肯定无疑了。  水知寒仰首望天,沉吟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我马上离开,这里一切由余神捕负责。鲁大人... - 2018-06-23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七章 水龙吟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断崖千丈孤松,挂冠更在松高处。平生袖手,故应休矣,功名良苦。  第一节一语奇突揖别旧日樊笼  刀王擎天而立,弓步前冲,双手握刀下劈  他的面容如经了千年的风霜,在星辉的照耀下,在月夜的掩映下,泛出一种古拙的青白色,手腕上脉络尽显,青筋迭... - 2018-06-21
  • 第七章 七级浮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这一路来几经大战,众人来到笑望山庄后都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高大壮实的异族大汉接引众人入寨,容笑风介绍道,这是我笑望山庄的副庄主酷吉,平日沉默少语,但一手狂风棍法在庄中不做二人想。  酷吉也不答话,只是谦逊一笑,拱手为礼,当前引路... - 2018-07-10
  • 第七章 智斗捕王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惊,只当黑二早早洗浴归来,仔细看去,来人身形瘦小,却不是黑二。  那人见到满屋石棺,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浑若无事地写字,饶是他久经风雨,看到这诡异至极的情景亦不由一愣。他的脸孔被隐约的光线罩上一层阴影,看不分明,唯有一双眼中却露出慑... - 2018-06-30
  • 第七章 往事比斯人更憔悴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一道银芒在封冰白皙的手掌中流动着。  光纹四射乱如蚕丝。  那是一道诡异而凶险的光。  一支短短的锥。  二寸的柄,三分的尖。  四面各有一道螺旋式的血槽。  锥身上有二个古篆字:破浪。  这才是她的杀手锏。  这就是她的惊梦。  你知... - 2018-06-27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四十七章 陇山庄主出了事_东风传奇
  •   “不成。”金母微微摇头道:“就因陇山庄主出了事,辛七姑纵然没事,也是不无嫌疑,如果由她带着二人去见金鸾,更会引人注意,此事且让老身考虑考虑再说,不可鲁莽行事。”  接着又道:  “丁易向老身建议,暂时由你改扮陈康和,你改扮好了,就可以出... - 2017-12-19
  • 第五十七章 归二先生依然不动声色_东风传奇
  •   归二先生依然不动声色,只是把旱烟管挥舞得更急,使对方感觉自己已经全力以赴,技此止耳,以怠其心,实则暗藏实力,步步为营,觑伺对方破绽,功凝左手,随时准备出其不意的一击。  这一阵工夫,双方又打了十几个回合,项中豪眼看武当名宿归二先生也不过... - 2017-12-20
  • 第三十七章 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_东风传奇
  •   中午时分,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  荆溪生特别在对面鸿运楼设宴,招待四位姑娘,席间,徐副总管拍胸脯保证,只要陇山庄派出人手,一定可以找到谷飞云母子,要四位姑娘不妨去陇山庄小住。  荆溪生也在旁怂恿。说自己和掌门人都在陇山庄议事,陇西一... - 2017-12-18
  • 第二十七章 这是镇狱宫下院接待宾客之所_东风传奇
  •   长真子陪同谷飞云三人,来至西首一座别院,这是镇狱宫下院接待宾客之所。  庭院前有假山、鱼池及许多盆栽花木,回廊雕栏间,一排九间精舍,窗明几净,十分清幽。  一名青袍道人看到长真子领着三人进来,立即迎着躬身道:“弟子参见七师叔。”  长真... - 2017-12-18
  • 第十七章 谷飞云等四人一齐站起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等四人一齐站起,谷飞云还没开口,珠儿咭的笑道:“你是主人咯,你一杯换我们四杯,不公平。”  张少轩道:“兄弟真的不善饮酒,四位不妨随意好了。”  谷飞云一口把酒喝干,说道:“多谢主人。”  冯小珍道:“大哥干了,我们自然也要干杯。... - 2017-12-17
  • 第十二章 步步陷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陆长荣朝下面六席的人拱拱手道:“诸位快请坐下来用饭吧!”  阮传栋道:“陆老弟昨天赶来就好,镖局是昨天复业的,场面热闹极了,裴盟主和江南几个门派的掌门人都到了。”  陆长荣道:“小侄还是十天前就听到消息,先前还不敢相信,还是几个镖局的朋... - 2018-06-01
  • 第十三章 诡计多端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他们暴退之际,另一条人影疾逾飞鸟从林梢飞落。  不,他是疾逾鹰隼朝削断三个汉子手中扑刀的入影当头扑落,人还未到,一道凌厉无匹的狂飚,已笼罩一二丈方圆,朝那人影当头罩落。  从三个持刀汉子品字形在裴畹兰身后出现,到扑刀被削,和另一道人... - 2018-06-01
  • 第十四章 一石二鸟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自己在说话之时,也跨上两步,到了楚玉祥身后,万一发现楚玉祥内力不继,自己也可以出手相助。  两女答应一声,正待转身往门口走去。  楚玉祥忽然回过头来,说道:“丁大哥,不要紧,小弟用不着护法。”  这下听得丁盛大吃一惊,运气疗伤的人怎可... - 2018-06-01
  • 第十五章 将计就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林仲达点头道:“这一点,兄弟也有同感,今天大师兄似乎是激愤了些。”  丁盛又道:“关于何大复被杀,其中嫌疑最大的当然是伫立在他背后的严铁桥,和双环镖局的商,孙两个镖头,但陆总镖头也不能令人无疑……”  林仲达口中忍不住惊啊了一声。  丁... - 2018-06-01
  • 第十八章 兄弟情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葛真吾看他依然站着不肯落坐,不觉淡淡一笑,伸过手来,拉着楚玉祥的手,柔声道:  “贤弟,愚兄和你一见如故,结为盟兄弟在先,在这里接任令主在后,我们就算是敌人,也总有一份手足之情,这里是愚兄住的地方,我邀你到这里来,因为我有许多话要和你说... - 2018-06-01
  • 第十六章 全军尽覆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须知钱电在这对流星槌上,下过二三十年苦功,运用之妙,比他双手还要灵活,右槌受磕飞回,他趁着飞回之势,把铁链一收,手抡铁槌,人随槌进,猛向对方长剑磕去,左手流星槌却在此时突然暴长,从相反的方向横扫过去。  青衣人刚刚磕飞他右槌,突见他欺身... - 2018-06-01
  • 第十一章 东海雄风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杜永看到林仲达、楚玉祥来了,慌忙迎了出来,他脸上充满了兴奋而愉快的神色,躬着身道:“小的见过林少爷、楚少爷,方才小的找到几个住在附近的弟兄,告诉他们镖局复业的情形,大家都十分高兴,已有七八个人自动前来帮忙,其余的人得到信息,也会很快赶来... - 2018-06-01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十二章 飘飘欲仙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小燕子浑然不知,漱芳斋已经有变。她陶醉得不得了。   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终于亲眼见到了紫薇,终于亲耳听到紫薇说不怪她,原谅她了。回宫的一路上,她一直飘飘欲仙。尔康、尔泰、紫薇都上了车,送她到宫门口。大家生怕回宫... - 2018-07-19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