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隧道列尸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五峰寨,是个百来户人家的山地小镇,一条山街,百货杂陈,也颇为热闹。

      梅三公子主仆三匹俊马,一进入这个小镇之后,立时引起乡人们的注目。这僻壤穷乡,那来富贵人家的阔公子,大家都透着十分惊奇的眼光,瞧着他们。

      梅三公子在路口一家茶棚,坐了下来,琴儿吩咐店伙只要送上开水就行,他一面取出茶具茶叶,替公子沏了壶香茗,一面就向店伙打听附近可有一个叫歌乐山庄的,如何走法?

      店伙虽然想竭力巴结,但东扯西拉的说不出什么头绪来,梅三公子坐了一阵,就起身走出茶棚,一连又问了几处,也都茫然不知。

      最后问到街底一家杂粮店,却见一个伙计笑着说道:“有!有!歌乐山庄离这里不远!”

      梅三公子一听歌乐山庄,有了着落,心头一喜,连忙拱手问道:“老哥既然知道歌乐山庄,不知如何走法?”

      那伙计一看贵介公子向自己抱拳问话,只慌得一连作了几个大揖,陪笑道:“公子爷大概和庄上是亲戚罢?听说那老庄主从前还做过大官呢!后来告老还乡,爱这山里风景好,就造了一所别墅以享天年。他家大小姐是北方长大的,喜欢吃面食。这都是庄上的大爷们讲出来的,因为从山里出来,小店最为近便,是以每隔三两个月,就得到小店来采购粮食。小的时间一久,和他们浑熟了,才问他们住在哪儿,他们就说是歌乐山庄。”

      他唠叨了半天,依然没说出地方来。

      剑儿在旁插口问道;“喂!老哥,你说歌乐山庄,究竟在哪儿呀?”

      伙计口中一连应了两声“是”。用手背抹了抹嘴角,说道:“他们庄上,小的可没去过,不过,听几个爷们的口气,好像就在西南的山里面。”

      剑儿还想再问,梅三公子知他知道的已全部说啦,再问也问不出所以然来。既然歌乐山庄在西南山中,凭自己三人还怕找不到?当下就谢过店伙,带着两小,出了五峰寨,直向西南山中驰去。

      跑了一阵,只觉这一带,层峦叠翠,群峰起伏,虽然还有山路可循,但幽林丰草,已是十分荒僻,杳无人迹。

      梅三公子骑的琥珀驹,乃是一匹千里良驹,即两小所骑,也是千中选一的短小健马,翻山越岭,涉水渡涧,自然并无困难。这样又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入山更深,山势险恶,山道已尽,那里找得到歌乐山庄影子。

      梅三公子一路细心察看,在这荒无人烟的所在,发现一人长的茂草,有好些似乎歪歪倒倒,露出被人践踏过痕迹。不由心中一动。寻思这敢情是歌乐山庄手下的人,搬运货物时所留下的痕迹,自己何不跟踪前往?

      想到这里,便依着偃草痕迹,策马前行。

      转过山头,前面两峰相夹,中间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山沟,若不细细打量,真还看不出来。

      梅三公子主仆三人,舍马步行,循着山沟走去,只觉这山沟极为干燥,原是两座山峰中间的一个裂口。

      地势越行越高,约摸走了里把光景,前面山沟尽头,却是一个三丈来远的天然大隧道。

      两边高峰如削,从中间透进些微弱天光,洞中依稀可辨!

      这隧道宛如山壁中的走廊,望进去阴森森的,透体生寒。两峰中间,是一道百十丈深的绝涧,巨瀑奔泻之声,恍若千军万马,奔腾嘶啸。益使人有身临绝地,油然生怖之感。

      梅三公子艺高胆大,手执翠骨纨扇,飘然走了进去。琴儿、剑儿紧跟着公子身后,亦步亦趋。

      三人走不多远,就转了两个弯,前面是一条宽阔的甬道,因阳光受了阻挡,较为黑暗。

      正走之间,脚下忽然“克嚓”“克嚓”发出一种脆弱东西的折断之声!

      梅三公子低头一瞧,不禁也惊呼了出来,原来这隧道之中,一路上雪白嶙峋,散铺着大大小小的无数枯骨,自己行过之处,枯骨折断,发出克嚓之声!

      “这隧道之中,怎会有这许多骷髅!莫非潜伏着什么食人的猛兽不成?”

      梅三公子想到这里,回头向四面略一打量。只见隧道左右两边,靠近石壁,雁翅般站着两排人影,手上各执兵刃,挺身面立,甚是整齐!

      自己忒也大意,只顾望着隧道前行,没去注意两边。

      其实靠近石壁,极是幽暗,不留神,原也看不出来。

      唔!他们敢情就是歌乐山庄的手下爪牙,这般列队相迎,显然早已知道了自己行迹。这般装模作样的,可能另有诡计,自己倒不可不防!

      想到这里,手中轻摇着翠骨纨扇,态度从容,但心中早已暗作戒备,以防人家骤起发难,自己固然不怕,但两个书童,终究武功还差!

      这两排人每隔两三步一个,秩序井然,瞧到自己三人竟然视若无睹,一动也不动!

      梅三公子心中一阵怀疑,两道冷电似的眼光,凝神扫去!噫!这批人紧靠石壁,木然而立,一点声息都没有,直像泥塑木雕,生气毫无?心念一动,俯身从地上捡起一小块白骨,随指弹出!

      梅三公子虽然漫不经意的轻轻一弹,但他的指劲,何等功夫,这块小小白骨,何异锐利的钢镖?白骨夹着一缕劲风,“扑”的一声,打中左边一人肩头,应声没入肩中。那人却若无其事,连身形也不晃一晃,依然木立不动。

      果然不是生人!梅三公子心头一愣,回头低声说道:“琴儿,你把火摺子晃亮瞧瞧!”

      琴儿答应一声,从身边掏出火摺子,随手晃亮。

      梅三公子踱近几步,仔细一瞧,不由毛骨悚然,倒抽一口冷气。这靠壁站着的两排人影,原来是一具具僵直的尸体,肤色略呈紫酱。虽然身上依旧穿着劲装,却早已枯干多时,在黯淡的火光之下,更显得阴森可怖!

      这批尸体,似乎都经过一种特制的药物,涂抹在身上,是以尸体得以经久不腐,保持着原来的形状?

      只是每个人脸上,不是带着满面愤怒,便是紧咬牙床,略现痉挛,想见他们在死前一刹那,都是目啮欲裂,或是忍受着痛苦。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这条隧道,是以前帝王的陵寝?这批人都是殉葬的卫士?

      但看他们服式,又分明不像。

      他沉思之际,蓦见每具尸体身侧,还钉着一块小小木牌。再一细看,上面不但写着每具尸体的姓名籍贯,而且还有像双刀将,神弹子一类江湖外号,及生前使用什么兵刃暗器,都注得十分详尽。

      最后一行,都是某年某月某日擅入本山禁地等字样。

      梅三公子一连看了几名,发现所注时间,原来先后不同,有远在十年以前的,也有近在一两年之内的。

      自己初走江湖,当然不知道这批人的底蕴,但照所注说明看来,这批人生前,大概都是江湖上具有声名的高手,他们怎会先后死在这隧道中呢?

      “擅入本山禁地”?难道他们是有意或无意的闯入此山,就遇了害?把这些人拿来当标本似的排列在隧道两侧,似乎是含有吓阻作用,让后来的人,不敢冒险深入。

      如果这批都是江湖上的有名人物,那么杀害这批人的人,当然是极为厉害,而生性又十分凶残的魔头了。

      梅三公子望着地上散乱的累累白骨,这该都是被隐慝在这洞中的魔头,历年所残杀的人了。瞧他们暴骨隧道,并没有拿来制成标本,大概是些无名小卒,或者是误入此洞的无辜良民。

      这种残忍手段,令人发指!

      “哼,今天既然给我梅君壁碰上,正好替江湖上除一大害。”

      他想到这里,猛听琴儿一声惊叫,手上火摺子,倏然而灭!

      梅三公子回头过去,方想喝问,琴儿已把火摺子重新晃亮。惊悸的照着石壁,嚅嚅说道:

      “公子爷,方才小的照着火摺子,忽然看到这里一个,他眼睛骨碌碌的转动起来,鼓着嘴,向小的手上吹来,一股阴冰冰的冷风,把火摺子吹熄了。”

      梅三公子向四面一瞧,丝毫没有异样,他知道琴儿所说,决非眼花。

      反正这洞中定有蹊跷,当下冷哼一声,从剑儿手中,接过昆吾剑,朗声道:“你们随我来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01-920.html - 2018-01-13
  • 第八章 乌羽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出城时东方将晓,雨势却依然未竭,便如天威震怒,定要将数日积下的尘垢,一并洗得干干净净。他刚一踏出地道,便天旋地转,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恍惚中感觉路儿将他背在背上。  五年前,他负着她下华山,而今她负着他出京城,他们一生的起起伏伏,想来... - 2018-07-11
  • 第八章 你得去给他赔礼认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得去给他赔礼认错!  弘藏禅师的语气毫无转寰之处,罗彻敏紧抿着嘴,眼睛转来转去。  来之前王妃是怎么交待的?唐瑁的话也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我罗彻敏刚说了一个字,就心虚得没了下文。  在明天到校场阅兵前,你一定得当着昨晚在场人的面,向... - 2018-07-15
  • 第八章 八方名动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待见得明将军身形在山谷外消失不见,几人才松了一口气。  杜四握住物由心的手,运功助其疗伤,关切地问道,不妨事吧!  明将军虽是从头到尾都是轻言柔语,半点不见敌意,但却无时无刻不让人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以至就算物由心喷血受伤,除了林青和... - 2018-07-10
  • 第八章 她不出手我出手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在清雅弦歌中,变化忽起,众人正在曲意中沉浸,何曾想到突然杀机乍现!  宁诗舞在弦断一刹弹身而起,右手中已握住一把精光四射的匕首,瞬间向鲁秋道左首的余收言连发八招,左手轻扬,七枚铁莲子射身鲁秋道右边的刘魁,饶是一向以暗器成名江湖人称飞叶手... - 2018-06-23
  • 第八章 宿敌初逢_绝顶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并不高大,相貌亦比小弦想象中远为年轻,近五十的年纪瞧起来不过三十许人。最奇特的是他那头不见一丝杂质、极有金属质感的乌发,仿若绸缎;那透着莹玉神采的肌肤,被身后将军厅黑色的墙壁所衬,更有一种夺人心魄的气势。  小弦略带好奇地望着明将... - 2018-06-30
  • 第八章 怖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逃亡。  何处才是尽头?  暮色中。  残阳那一片血红已然落下  剑阁。  自古便是入蜀的第一道门户。  剑门关,更是险峻非常。  两山间只有一条长长窄窄的古栈道相连,两旁皆是万丈深渊。  历来便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易守难攻的天险。  ... - 2018-06-27
  • 第八章 点绛唇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分飞後,泪痕和酒,沾了双罗袖。  第一节大好头颅,不过一刀碎之  山风怒号,云蒸雾涌。  穹隆山忘心峰顶上,水知寒与龙腾空这两大高手一场剧斗,竟是一死一伤之惨烈之局。  叶风胸口起伏,虎目蕴泪,与龙腾空虽只是初见,... - 2018-06-21
  • 第四十章 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是你们的城池,然而今天晚上,它却是我的!在紧紧包围而来地孤寂中,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  突然有柔怯的脚步响起,伴着细细喘息声,一个娇弱的身影从边门上跑过来。珑华?杜雪炽往前跑了几步。  嫂嫂!嫂嫂!似乎因为这一叫,珑华分了神,一... - 2018-07-16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第三十二章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罗彻敬送走他回来时,碎金似地阳光才刚刚撒到河边残雪之上。泷河河心,冰面己经呈现出深黛色泽,似乎是一条色彩斑阑的冻蟒,正挣扎着要舞动起来。他抚着略麻木的面孔,才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正月十五,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怡然而...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 - 2018-07-16
  • 第四十二章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虽然奉国公府的马厩里不免有些臊味,然而在不冷不热的暮春初夏之夜,枕着蓬松的稻草而眠,倒让他又想起了当年在乡下当牧童的时光。酣梦之中,耳边传来锁子碰撞的声音,恍惚中他想道:糟,主人又来了!  他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想... - 2018-07-16
  • 第三十三章 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凌晨时分泷河上漫出来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铠甲压在他身上,似乎沉重了许多许多。他侧过脸去,鄂夺玉的面孔象一柄磨得极光滑的剑,剖开这晦昧的雾色。  罗彻敬即然要重掌兵权,就让他掌去!罗彻敏吐出的字,将面前的雾气凝结成一些籁籁掉落的冰碴子... - 2018-07-16
  • 陨落的“中国帕瓦罗蒂”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前方是绝路,幸福在拐角。  我的座右铭是“生命在于静止”,高中三年,从不参加学校的运动会。  高二那年,人家参加运动会,我在广播室里播报各班来稿。那次,运动会结束,团委书记王浩找到我,说要带我去见一个人。  我跟着他走进一间办公室,里面... - 2018-07-16
  • 初心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多少年后,她靠在自家客厅的木椅上,有影子从心底掠过,仿佛燕尾惹着了湖面,眼底一层层渗出潮湿的东西,往事就那样给带了出来……  那时,17岁,穿塑料的白凉鞋和带蓬蓬袖的连衣裙。胆小,腼腆,从不敢正眼看男同学,至多偷瞟一眼,然后慌忙逃开。 ... - 2018-07-16
  • 当世界向你说不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当亨利·沃德·比彻还是个小男孩时,他从学校的一堂课上获得了一个一生受用不尽的教训。  这天,老师把小比彻叫到讲台前,要求他将新学的课文背诵一遍。比彻是个勤奋的学生,背诵一篇课文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比彻信心满怀地开始了。可刚背了个开... - 2018-07-16
  • 蜗牛的聚会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春天来了,蜗牛妈妈带着小蜗牛圆圆在明媚的阳光里散步,真舒服啊!  圆圆心情好极了,他对妈妈说:“咱们把婶婶一家请来,开个迎春舞会吧!”妈妈答应了。  第二天,圆圆出发了。婶婶的家可远啦,要翻过两座高高的山,还要爬过一片宽宽的草地。  爬... - 2018-07-16
  • 兔子和袋鼠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美丽的森林里有只兔子和袋鼠,它们都有强健有力的后腿。  一次,森林举办跳高大赛,兔子和袋鼠都参赛了。兔子因身轻的优势而获得了冠军,森林主席大象亲自为兔子颁发奖牌,顿时雷鸣般的掌声想起来了。兔子把奖牌在袋鼠眼前摇了又摇,还骄傲的说:“亲爱... - 2018-07-16
  • 开宝马车的丹尼尔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去年,我作为学校的国际交流生被派到德国海德堡大学交流学习。  初到德国,由于对当地的风俗习惯不甚了解,就很少参加社交活动,只是偶尔会到学校附近的一家中国餐馆吃宵夜。店里的服务员是一个叫丹尼尔的小伙子。我去的次数多了,两个人就成了朋友。 ... - 2018-07-16
  • 路见老师一声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算是“道上人”,自从初二就和一群孩子混。18岁时,读到高二,我就已经是学校的老大级人物。老师对我大伤脑筋,可父亲却以我为荣。爸爸开了两个沙场,打架是家常便饭。  新任的班主任是一个叫高勇的年轻教师,传言他精于散打。  他一上任,就严肃... - 2018-07-16
  • 重游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太阳很灼人。   他迟缓着脚步走进校园。操场上正在举办热闹的运动会。他夹进人群。很多家长都在忘情地给自己的孩子鼓劲。   他不由想到自己的学生时代。那时他是百米跑冠军。妈妈奖励给他两个煮熟的鸡蛋。老师奖给... - 2018-07-16
  • 天使暂时离开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安蕊是在那个清晨知道自己原来是个勇敢女生的。  公交车上,安蕊的目光意外地看到一只手正伸进一只公文包里……安蕊按住那双手,喊了一声:“抓小偷!”  声音很脆。整个车子的人都听见了,瞬间空气凝固了一般。她没敢看小偷的眼睛,目光却撞上同学乔...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那时花开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年春天,花开正艳。  因在学校踢球踢伤了腿,爸妈要上班又无法照顾他,十二岁的他被送去了一个亲戚家。亲戚家的隔壁有一个小女孩儿,比他小两岁,正好就成了玩伴儿。  在他养伤的一个多月里,他们玩得很快乐。亲戚家有几株月季,花开得正艳。她手快...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小鹿感冒了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鹿感冒了,喷嚏打个不停。河马医生嘱咐它在家好好休息,可是小鹿觉得太无聊了,就去找好朋友们玩儿。它找到了小猪,小猪捂着鼻子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儿,先回家了啊!"小鹿难过的回到家,它问妈妈:"妈妈。今天我去找小猪... - 2018-07-16
  • 难过的狐狸婆婆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狐狸婆婆独自个儿坐在院子里淌眼泪。墙头上的小麻雀见了,忙问:"狐狸婆婆,您怎么啦?"狐狸婆婆叹了口气说:"唉!我的孩子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来看我啦!我多想念它们呀!"小麻雀听了,说:"婆婆,您别难过... - 2018-07-16
  • 不讲卫生的小黑猪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土豆、彩椒、秋葵们,排着队往小黑猪的嘴巴里走去。走啊走,走啊走,最前面的土豆突然停住了脚步,害的彩椒、秋葵们全部都撞到了它的身上。"喂!土豆,你怎么突然停下了呀?"彩椒揉着鼻子说。"哎呀!小黑猪到底多少天没有刷牙... - 2018-07-16
  • 想交朋友的小狐狸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森林里,来了一只小狐狸。小狐狸很想交朋友,可是小动物们早就听说过狐狸家族的名声,都不愿意和它玩儿。过了不久,小动物们渐渐发现,不是这家的东西丢了,就是那家的东西丢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一定是新搬来的狐狸偷的... -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