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入严寒的怀中,玉笛使一招莺燕无情庭院悄,惜与青楼忍泪听,这一招名虽凄婉,却是一记不计生死,拼着与敌同归于尽的招式,此情此景下使来,更有一种身陷绝境的愤怨伤怀之意。

      严寒胜券在握,自不肯与苏探晴两败俱伤,略退一步,右手短刃斜扬而起抵住玉笛的来势,左掌护胸提防对方濒死一击,眼中仿佛已见到白衣人的软剑穿过苏探晴的胸口

      白衣人的剑光已及苏探晴的后心,却蓦然一折,软剑贴着苏探晴的身体弯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径直刺向了严寒的心脏!

      严寒大惊,护胸左掌往下一压,正挡在白衣人刺来的软剑上。但严寒左掌起先被苏探晴玉笛刺穿,这一下虽是准确无误地握住软剑,却无法阻止软剑的进击,加上剑锋锐利无比,半只左掌已被切下,随即深深刺入了他的胸膛!

      严寒吃惊地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插在胸口的软剑,口唇翕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白衣人猛一翻腕,软剑在严寒的胸口一搅,鲜血如箭般射出丈高。严寒大叫一声,半跪于地,手抚前胸,死死盯住白衣人的眼神里渐渐散去光芒,喉中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七名黑衣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一时皆愣在原地。白衣人身形疾出,剑光电闪,三名黑衣人咽喉已被割断,余下四人发一声喊,连滚带爬往山下跑去。

      白衣人剑光绕上一名黑衣人的脖颈,冲天血雨中一颗斗大的头颅平飞而起,他足下不停,复又朝另一名逃跑的黑衣人追去,口中犹道:苏兄欲成大事,可不要有妇人之仁。

      苏探晴心中暗叹,他虽不愿胡乱杀人,但知道要想回到洛阳得到擎风侯的信任,这些黑衣人绝不能留活口。展开身法追上一名黑衣人,玉笛刺在他灵台大穴上,将其击毙。

      白衣人亦将另一名黑衣人格杀,扬声掷出软剑,正中最后一名黑衣人的后心。刹那间严寒与他一众手下已然尽数被歼。

      苏探晴上前从最后那名黑衣人的尸体上拔出软剑,在掌中查看一番,脸上露出深思之色,潜意识中有一种的感觉稍纵即逝,一时捉不住头绪。等白衣人走近身旁,将宝剑递给他:此等神兵利器,确配得上兄台。

      白衣人嘿嘿一笑,收剑落鞘:刚才我在背后出剑,为何苏兄不闪不避?

      苏探晴叹道:小弟信你不会出手伤我。不然在洪泽湖边你大可袖手不理。

      白衣人摇头道:那时纵然我不出手,严寒亦绝没有把握一举擒杀苏兄。这个解释难以令我满意。

      苏探晴哈哈一笑:或许是因为小弟早已瞧出了兄台的身份。他略微一顿,目视白衣人的双眼,缓缓道:炎阳道中最为神秘的影子杀手江东去,又岂会是背后施暗算的卑鄙小人。

      苏兄从何处知道小弟的名字?白衣人眼神忽厉,瞬即隐去,淡然道:既是影子杀手,背后出手杀人亦不足为奇。这个神秘的白衣人正是江东去。

      苏探晴道:江兄的身份乃是弄月庄萧庄主告知小弟的。

      江东去点点头:这样也好,小弟本就没有打算对苏兄隐瞒身份,却怕苏兄之前并未听说过小弟的名字,如今看来应该不用再费唇舌解释了。

      苏探晴微笑道:我虽不知断腕计划的详细内容,但亦可猜出江兄必是其中最关键的人物!他这番话其实有所保留,萧弄月并没有告诉他江东去的情况,甚至柳淡莲提及江东去此人时亦是闪烁其词,而他第一次听到江东去的名字乃是在襄阳城外的荒郊里,由铁湔的口中得知。不过他早就怀疑断腕计划中另有隐情,一如擎风侯令他刺杀郭宜秋只是迷惑炎阳道之举,真正的杀手另有其人。

      江东去微微一震:想不到苏兄果然知道断腕计划,难怪萧庄主表面上派人四处搜捕你,却又令我暗中接应苏兄。

      苏探晴暗叹一声,在郭宜秋惨遭毒手之际,萧弄月还能如此信任自己,实属不易。

      江东去目视苏探晴:萧庄主如此做法,郭护法显然并非死在苏兄手下,到底是何人下得毒手?

      苏探晴缓缓摇头,颓然道:那日等我进入宜秋楼时,郭护法已然遇难。下手之人手法干净利落,一招毙命,小弟实看不出半点端倪。

      江东去问道:苏兄如今怎么打算?

      苏探晴冷然道:我本为好兄弟顾凌云才应摇陵堂之命刺杀郭宜秋,想不到擎风侯又派严寒伏杀我,显然并没有释放顾凌云的诚意,我此去洛阳见机行事,若是不能救出顾凌云,便让擎风侯抵命!

      江东去深吸一口气,长声叹道:苏兄能为兄弟两胁插刀、赴汤蹈火,小弟佩服。

      苏探晴想到身陷囹圄的顾凌云,少年时那些约定重又浮现脑海,眼神中透出一份生死不渝的坚定:我这一生知交不多,他却是我最当意的好兄弟。纵是刀山火海,亦要救他脱困!

      江东去拍拍苏探晴的肩膀:既然如此,我们洛阳再见。转身往山下走去。

      苏探晴扬声道:江兄亦算是与小弟同生共死,竟不愿以真面目相见么?

      江东去略停脚步,却没有回头:大功告成之日,再与苏兄坦诚相见。足下发劲,飘然远去。

      苏探晴望着江东去远去的身影,心中百感交集。他曾由许沸天口中知道江东去曾是段虚寸收买名单上的一员。可如今的情形看起来,江东去却是假意被摇陵堂收买,真正目的仍是要完成断腕计划,对擎风侯实施致命一击,所以才故意诱杀严寒。不过铁湔又曾提及此人,显然亦与蒙古人有所往来,这可绝非炎阳道的对待外敌的一贯态度,难道江东去的身份仅仅只是炎阳道的影子杀手么?还是另有其它不可告人的身份?真可谓是一个迷。

      事实上从苏探晴看破江东去身份开始便暗有提防,刚才江东去从背后出剑时他绝非是因为信任对方才不闪不避,而是感应到对方的杀意并不是针对自己,所以才宁任背心要害暴露在江东去的剑下,一意强攻严寒。

      在当时的情形下,若是仅凭武功与严寒对抗,绝不会那么轻易将一众敌人全歼,可叹严寒一心以为江东去会助他杀了苏探晴,却不料江东去临阵倒戈,反令自己丧失了性命。

      不过这其中似乎总有些地方令他觉得蹊跷,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犹如骨哽在喉,似有一团迷雾遮掩了事实的真相

      苏探晴心境澄明,游然物外,默默思索着。一阵凛冽的山风吹来,他心底兀然电光一闪,已捉住了那份微妙的感觉,一个大胆而荒谬的想法在脑海中逐渐清晰起来!

      洛阳城,移风馆。

      物换星移,人事变迁。虽然这些日子以来发生了无数变故,甚至连移风馆的昔日老板齐通亦做了顾凌云的刀下亡魂,但做为洛阳城中最大的酒楼,移风馆从来都是客满为患。

      一位面色红润商贾模样的中年人正坐在移风馆二楼临窗的一个座位上,一面百无聊赖地饮着酒,一面望着窗外涌动的人群,似在发呆。但如果有人与他对面相坐,必会惊奇地发现在这个外表痴呆商人的脸上,却有着一双明如刀锋的眼睛。

      这个商人正是苏探晴所扮,在洪泽湖畔击杀严寒后,他既担心顾凌云的安危,又挂念林纯,一路星夜兼程,仅仅五天后便赶回了洛阳。再过四天,与擎风侯的一月之约便将期满。

      炎阳道护法之首郭宜秋的死讯早已传遍江湖,在炎阳道在大肆通辑下,人人皆知凶手正是浪子杀手苏探晴。虽然擎风侯派严寒伏击他,但身为摇陵堂主、洛阳亲王,至少表面上绝不会失信于天下,不然若令天下英雄齿冷,日后再也不会有人投靠摇陵堂为其效力。所以苏探晴绝不能暗中去找擎风侯,那样只会被其趁机灭口,他现在需要等一个机会,一个公开场合下与擎风侯见面的机会。

      苏探晴此次秘密潜返洛阳,尚没有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586-973.html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月华如雪血似紫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自暴喝出声,到击毙四人,这段时间,可说恰恰得如电光石火,那中年大汉双脚不过刚退后站稳,自己带来的四个同伴,已经倒毙于地。  这情形,怎不使他看得魂飞魄散。  黄秋尘睥毙了四人这后,阴侧侧一声冷笑,猛的疾速向中年大汉起去!  中年大... - 2018-03-19
  • 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 - 2018-07-16
  • 第三十一章 夜叩禅关无可语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得一怔,急忙问道:“他……他已经走了?是什么时候走的?”  店伙道:“那可早呢,天色刚亮不久,老客官就付了店账,一个人出门去了。”  赵南珩道:“他可曾和你说过什么?”  店伙想了想,才道:“老客官说,他昨晚已经和你说好了的,他... - 2018-05-07
  • 第三十一章 火焚星宿_珍珠令
  •   轿中端坐着一个青布衣裙的老妇人,面貌白哲,头发略见花白,双目如电,果然不是玄衣罗刹!青农妇人微微一笑道:“年轻入,你认识楚仙子?”  凌君毅青衫飘忽,意能潇洒,微微颔首道:“在下见过楚仙子两面。”“很好。”  青衣妇人深深看了他一眼,问... - 2017-12-24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夜探别庄_彩虹剑
  •   商紫雯忙道:“就是屈总教习咯,他这里的事情很忙,不用去惊动他了。”  夏玉容心中有些感觉,好像总教习屈一怪也是到夏家堡卧底来的,他们之间,似乎另有隐秘!但这种想法,只是心念一转之事,她看商紫雯故意把话题岔开,也就不好多说了。  她也可感... - 2017-12-25
  • 第三十一章 丁少秋走没多远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走没多远,就看到前面一棵大树上泻落一道人影,老远就认出是爹,这就点足迎了上去,叫道:  “爹,你也来了?”  丁季友等他掠近,才道:  “为父已经来了一会,闻汝贤虽然不是你亲手杀死的,但也是被你处死的,你这华山派掌门符令,到底是真... - 2018-05-04
  • 第三十一章 徒劳无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虎嬷嬷勃然大怒,厉声道:“臭婆娘,你再不出来,老婆子放起一把火,烧了你这幢鬼屋,看你还缩着头不出来?”  屋中仍然没人理会,幽暗的夜色之下,重重屋字,就是不见一点动静。  彩带仙子平静的道:“我们下去。”  身形飘起,如落叶,如轻絮,飞...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玉树琼花五音惊赤发 怒焰仇火双剑折青钢_纵鹤擒龙
  •   万小琪被人一声大喝,拦住去路,不由停下身来,向前瞧去。自己面前,站着一个红光满脸,长髯拂胸的伟岸老头。瞧他太阳穴高高隆起,分明内功极有火候,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正在打量着自己。  方才自己父亲刚说起过,此人叫十字剑董开山,终南名手!万小... - 2017-12-28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天下群雄会罗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点头道:  “不错。这虬龙掌起源自武林四尊之首的东龙,东龙当然是学自虬龙剑上,照这情形看来,九龙王尊大概已经得了那柄虬龙奇剑了。”  黄秋尘摇头道:  “不会的,虬龙剑并没在南宫冷刀的手中。”  这恳切的答复,不禁使袁丽姬问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镇宵小刀开明月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宇文望轻咳一声,抬目道:“方丈大师,兄弟已命副总护法把简帮主一行人交出来了,诸位似乎应该释放小儿和小徒了?”  慧通大师道:“宇文堂主说得极是,只是令郎、令徒,乃是程少施主所擒,也由他点的穴道,门派不同,手法各异,释放自然可以,至于解穴... - 2018-05-25
  • 第三十一章 深入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店伙唯唯应是,立即折回柜头,倒了两盅茶,朝那两个蓝衫汉子迎了过去,含笑道:  “二位请坐,不知要些什么?”  左首一个紫膛脸汉子翘起二郎腿,伸手接过茶盅,咕的一口,就把茶喝了下去,不耐的道:“酒,酒,老子口干的要命,先来两斤白干,切些卤... - 2018-04-04
  • 第三十一章 唬住秃尾_引剑珠
  •   只听霜儿道:“你化缘也不能闯到人家家里来呀!”  铁罗汉道:“女施主就是一个人在家么?”  霜儿道:“谁说只有我一个人?我两个哥哥不是就在田里种菜么?”  铁罗汉道:“女施主家还有什么人?”  敢情他说话之时,还在东张西望,霜儿道:“你... - 2017-12-30
  • 第三十一章 辇车大战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麻冠道人还是悠然自在,口中不时喝道:“李剑农,你三招满了!”  “银拂子,你也第三招了!”  “哈哈,四位求命三招,都已先后届满,这就怪不得贫道了!”  辇车突然旋转如飞,古纹剑、黄玉如意,玉笏、拂尘,四件兵器,同时幻起了一征光影,向四... - 2018-01-06
  • 第三十一章 荆山三老受挫很快传遍江湖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黄岗庙这一场表演,虽然并没有短兵相接,但荆山三老受挫的消息,很快就传遍江湖。  消息,是经众人之口,传播开去的,每一个人,绘声绘影,在描述这场表演的时候,或多或少总会加添上一、二句,于是消息越传越广,把丁建中和戴珍珠更说得武功高不可测,... - 2018-01-05
  • 第三十一章 母子重逢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举目望去,只觉这青衣妇人虽然鬓边微见花白,但从面貌轮廊上,仍可看出昔年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  此刻她一手扶着佛桌而立,双目之中,已然隐含泪水,两道慈祥的目光,正朝自己望来!  这一刹那,范君瑶心头突然觉得自己看到的青衣妇人,就好... - 2018-01-18
  • 第三十一章 丁天仁在任贵贴身怀中找到了金牌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迅速推门而入,果然在任贵贴身怀中,找到了金牌,就兴冲冲退出,说道:“找到了。”  宋青雯道:“你还不快去易容,我们在房里已经有很多时间了。”  丁天仁取出易容药物,很快就易好了容。  宋青雯望着他问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呢?”  ... - 2018-01-12
  • 第三十一章 幽冥鬼谷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这一点黯淡的磷火,虽是十分微弱,但在凌杏仙、萧不二这等内功精湛的高手眼中,已不亚于旭日高悬,皓月当空,足可把四周形势,看的十分清晰。  前行经过石牌楼和这一片圆形空地,迎面岩壁上出现了一座高约丈许,宽有八尺的高大石门。  门口站着四名手... - 2018-01-09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一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夫兵者①,不祥之器,物或恶之②,故有道者不处。君子居则贵左③,用兵则贵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④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 - 2017-12-31
  • 第三十一章 此情绵绵_龙孙_故事大全
  •   田七姑格的一声娇笑,说道:“顾大公子,形势比人强,依奴家看嘛,你也反了算了。”  顾青纶听她说话的方向,口中大喝一声:“无耻贱婢,你敢背叛七星堡,那是不想活了。”  嘶的一声,铁扇像流星赶月,一闪而至,朝田七姑立身之处,急袭过来。  方... - 2018-02-03
  • 第三十一章 纪若男目光一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目光一注,看到地上坐着神情委顿的九毒寡妇阎九婆,口中不觉惊奇的咦了一声道:“原来是阎婆婆!”  闻天声也看到黑煞神苗飞虎,似是被制住了穴道。回头朝柳飞絮道:“你师傅不知受什么人的指使,一直胁迫老夫,交出云龙十八式擒拿手法……”  ... - 2018-03-16
  • 第三十一章 失之逆天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未老夫子已悲喜交集,关切的道:“孩子,你刚刚醒转,不可多说!”  他迅速从怀中掏出一颗龙眼大的腊丸,捏碎腊衣,取出一粒色呈淡黄的药丸,纳入卫天翔口中。  药丸入口,卫天翔只觉一阵清香,直沁心脾,霎时之间,有一股暖流,布达全身!  耳边只... - 2018-05-30
  • 第三十一章 两河口弃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大哥这枚符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白少辉道:“自然是真的。”  说话之间,一名道童替三人送来饭菜,放到几上。范殊低声问道:“你们军师在做什么?”  小道童望了他一眼,恭敬的道:“没有军师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入中舱,小的也只在... - 2018-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