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金刀解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听门外卢大妈的声音应道:“姑娘,是我老婆子,送开水来了。”随着话声,果然提了一壶热气腾腾的开水,走将进来,一面陪笑道:“老婆子没准备茶叶,姑娘们只好委屈些喝白开水了。”

      她目光和姬真真一触,突然呆的一呆,立时惊喜的道:“姑娘伤势已经大好了?”

      原来姬真真靠着的身躯,坐了起来,一对凤眼之中神光湛湛,如挟霜刃,那分明是重伤业已痊愈了。

      姬真真道:“多谢卢大妈关心,我伤势原不很重,方才服下伤药,又坐息一会,已经不碍事了。”

      卢大妈道:“阿弥陀佛,这样我老婆子也放心了。”

      姬真真道:“天快亮了,卢大妈忙了一阵,还是去休息吧!”

      卢大妈把水壶连同几个茶碗,一起放到桌上,回身退出。

      姬真真听她走下楼梯,突然一手紧按胸口,一手迅速从枕下取出一个玉瓶,用牙齿咬开瓶塞,倒出一粒白色药丸,纳入口中,双目一闭,倒在枕上,不住的喘息。

      凌杏仙看的大奇,她伤势明明业已好转,何以在瞬息之间,又突然发作起来,急忙问道:“你怎么了?”

      姬真真一声不作,只是朝她摇了摇手。

      足足过了一刻工夫,姬真真才吁了口气,睁开眼来,轻声道:“我被马飞虹潜阳掌,震伤内腑,只是仗着药力,托住了伤势……”

      凌杏仙道:“你不是说已经好了么?”

      姬真真道:“潜阳掌不是药物所能医疗好的,那有这般快法?我们找到这里,就是为了此地十分隐僻,适合我们疗伤之用。只是此刻还不是疗伤的时候,因此我每过一个时辰,就得吞服一颗药丸,支撑着伤势。”

      凌杏仙奇道:“疗伤也有时候?”

      姬真真道:“自然有咯,每个时辰,行血不同,行功的时间,也就各异……”

      她似是不愿多说,忽然住口不言。

      凌杏仙道:“那么我大哥呢:他昏迷不省人事,那里还能运功?”

      她关心的当然只是龙哥哥一人!

      姬真真双目注视着楼板,口中轻微的叹息一声,缓缓抬眼道:“纪少侠等我伤势好了,才能替他疗治,”

      凌杏仙心中暗道:“要等你好了,才能替我大哥疗伤,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但她这话可并没说出口来,只是望着姬真真,问道:“姬姑娘,要如何疗法,你说出来,我可以替大哥治疗么?”

      姬真真臻首微摇,道:“不成,这是本门的独门功夫,不但你不成,就是嘉嘉也没有练过。”她口气一顿,神色忽然显得严肃,接着说道:“不说令尊对我师门有恩,就以今晚来说,令兄要不是为了抢救愚姐妹两人,也不至伤在马飞虹的掌下,愚姐妹纵是女儿家清白之躯,那也顾不得了。”

      这话,言外之意,已是说出女孩儿,要替岳小龙疗伤,似有不便之处!但凌杏仙却没有听的出来,心中暗道:“原来她面冷心热,自己对她姐妹,始终心存介蒂,那是错怪她们!”想到这里,不觉一阵感激,低头道:“姬姐姐治好我大哥的伤,我一生感激不尽。”

      两人说话之间,天色已经大亮,何嘉嘉从隔壁房中进来。

      姬真真抬头问道:“你已经办好了么?”

      何嘉嘉脸现娇红,点点头道:“办好了。”

      凌杏仙听的奇怪,暗想:“何嘉嘉是在隔壁房中,替自己陪着龙哥哥的,她去办了什么?”

      只听姬真真道:“我要嘉嘉以本门特殊推宫过穴手法,替令兄疏通百脉,不至因寒凝结,只要日落时分再施一次,足可使他伤势延缓恶化,那时我大概也已复原,就好替他疗伤了。”

      凌杏仙听说何嘉嘉在替龙哥哥推宫过穴,心中更是感激,转身望向何嘉嘉道:“何姐姐,谢谢你嘛。

      何嘉嘉脸上一红,嫣然笑道:“大家又不是外人,干么还要说什么道谢的话来?”

      凌杏仙瞧她神色,心中暗暗称奇,忖道:“她怎的无端红起脸来了?”

      姬真真道:“天色已经大亮,你们都该休息了。”说到这里,忽然低声道:“你们白天务必好好睡上一觉,养足精神,好,纪家妹子,你快去睡吧!”

      说完,缓缓闭上眼睛。

      凌杏仙退出姬真真房间,走到隔壁房中,只见龙哥哥躺在床上、依然双目紧闭,昏迷不醒。伸手一摸,但觉他十个手指,冰冷如铁,没有一丝暖气,再往他胸口一探,总算有些微温。

      姬真真已经说的十分清楚,“阴风透骨掌”,是她们魔教中的独门武功,要等她伤势痊愈了,才能替龙哥哥治疗,心急也无用。

      忽然想起姬真真方才的嘱咐,白天务必养足精神,言外之意,好像今晚有什么事故。她如今对姬真真不但前嫌尽释,而且已然十分信赖,越想越感觉今晚定然有事,自己已有两个晚上,不曾好好闭眼,此刻确也觉得是困倦。当下就和衣在龙哥哥脚后躺下,卷伏着身子,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只听何嘉嘉的声音,在身边低声喊道:“纪家妹子,快起来,该吃午饭了。”

      凌杏仙急忙揉揉眼睛,翻身坐起。

      何嘉嘉笑吟吟的道:“方才卢大妈送早餐来,我看你睡的正香,没有叫醒你,现在已经是吃午餐的时候了。”

      凌杏仙眼看自己和龙哥哥躺在一张床上,纵然外人不知底蕴,也不禁脸上发烧,差幸豆腐老丁替她易了容,旁人无法看的出来,一手掠掠鬓发。问道:“姬姐姐呢?”

      何嘉嘉道:“大师姐方才服了药丸,此刻已经睡着了。”

      两人走出房间,凌杏仙随手带上房门,走到姬姐姐房中,果见姬真真闭着双目,侧身而卧,睡的甚熟。

      八仙桌上,早已摆好碗筷,放着四盘蔬菜,一箩白饭。两人各自装了碗饭,坐到桌上,吃喝起来。

      但见卢大妈两手端着一锅稀饭,轻脚轻手的走了进来,瞧到两人正在吃饭,立即把稀饭往楼板上一放,一面陪笑道:“真是委屈两位姑娘,咱们这里离市镇又远,除了老婆子自己种些蔬菜,竹笋是园里现成的,就没有好吃的东西,两位姑娘将就点用吧!”

      何嘉嘉道:“卢大妈也太客气了,咱们已经打扰了你……”

      卢大妈没待她说完,连连摇手道:“姑娘千万别说这些话,这里原是老主人的产业,老婆子派在这里看园,伺候姑娘们,原是份内之事。”

      何嘉嘉听的一怔,间道:“卢大妈,你是……”

      卢大妈接口笑道:“谁说不是?真姑娘小时候,老婆子还抱过她呢!”

      何嘉嘉恍然大悟,暗道:“这座庭院,原来是自己教里的产业,这就难怪,大师姐会找到这里来!”

      卢大妈还没等她开口,低声说道:“真姑娘伤势初愈,最容易饥饿,老婆子特地替她熬了一锅稀饭,她睡着了,那就等她醒过来,再伺候她吃吧!”

      何嘉嘉道:“不用了,你放在这里就好。”

      卢大妈随手提起水壶,一面说道:“茶水已经凉了,老婆子去冲一壶热的来。”

      说完,转身下楼而去,不多一会,果然又提着一壶热开水上来。她整天忙忙碌碌,伺候的十分周到,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上,总是挂着那份巴结而恭敬的笑容,显得又殷勤,又亲切。

      这一天,总算平静的过去。

      傍晚时分,何嘉嘉悄悄闪进唐来,朝凌杏仙招招手道:“纪家妹子,这时太阳已快下山了,到了替令兄推宫过穴的时候了,大师姐躺在床上,需要照料,昧顷你去陪她一回吧!”

      凌杏仙点点头,站起身朝隔壁房中走去,只听身后呀然声响,何嘉嘉已经掩上房门。心中虽觉可疑,但想到何嘉嘉替龙哥哥施为的“推宫过穴”,乃是魔教中的独门手法,自然不愿让人看到,也就不以为意。

      姬真真躺在床上听到脚步声,睁开眼来,只朝凌杏仙望了一眼,又缓缓闭上,似是十分疲累。

      凌杏仙但觉她双目神光无力,脸上更是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似是伤势突转恶化,心头不期大吃一惊,但姬真真只望了一眼,就闭上眼睛,自己也不好去惊动她,当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33-916.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奇缘巧遇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心头暗暗付道:“这两人纵非神仙,也已练到飞行绝迹之境了!”  凌杏仙幽幽一叹,说道:“龙哥哥,我们要练到他们这样,那就好了。”  岳小龙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彩带仙子说过,自己两人,若是没学成剑术,就不能上铜沙岛去。他一想到母亲身陷岛...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缩骨奇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店中并肩走出一双佩剑少年男女,朝虎嬷嬷躬身行礼道:“嬷嬷回来了,方才师傅还问起嬷嬷呢。”  虎嬷嬷道:“老婆子接到城里飞鸽告急,来不及跟你们师傅说,就匆匆赶了去,幸亏老婆子赶去,差点这三个娃儿,都落入人家圈套里了。  话声一落,立即... - 2018-01-13
  • 若不痴情枉少年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读过的大学里,有许多绮丽的爱情故事,一一印证所谓“若不痴情枉少年”。  最难忘记的是同我选修诗词欣赏的一个长发瘦女生。她不美,衣服穿得邋遢,就是有一股孤芳自赏的潇洒劲。很少见她与人打交道,成天跟她腻在一起的就是别系一个念自然组的男生,... - 2018-09-13
  • 我的恋爱“鬼主意”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9岁,一见钟情。  上大学以后好几个月,我都很自闭,不和同学来往。老觉得自己是偏远地区来的,和大城市的孩子们玩儿不到一块去。   周末我都去中央美院学画画,晚上就住在协和医院后面的小平房里,学生宿舍。  去美院得坐公交车。经... - 2018-09-13
  • 喑恋是条寂寞的青藤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是隔壁班的女生,瘦瘦高高的,浓密的齐耳短发,大大的眼睛,一说话就会脸红,他每次经过隔壁的班,都会不由自主往里看两眼,如果看到她,他的心跳就会加快,快到让他感觉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他会借故跑到隔壁班找熟悉的男生借书,这种借口让他觉得自... - 2018-09-13
  • 打翻的鱼缸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三年级的教室里,同学们正在紧张地进行期中测验,监考老师也静静地守在这里。教室最后一排有一个男孩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并不是因为试题太难,而是他太想上厕所。但是,腼腆的他想等考试结束后再冲向洗手间。可是漫长的考试一直没有结束,小男孩忍得满头... - 2018-09-13
  • “送”与“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学校聘请了外籍教师教学生口语,我与外教在一个办公室相处的日子久了,便发现一个现象:总有学生给老师送礼物,但很少见外教主动给别人送礼物。  一次,外教买回一大袋小地球仪准备当奖品发给学生。一个老师的小孩看见了便想让外教送一个玩玩,外教不肯... - 2018-09-13
  • 恋爱可以这样进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有这样一个女孩儿,高二时,她接到同班一男生的表白。紧张的学习让女孩儿不敢去想爱情。但这个男生绝对不令人讨厌,成绩虽然不如女孩儿好,考个一般的院校应该是没问题的。  女孩儿怕直接的拒绝影响男孩儿的情绪,继而影响他的学习。但她又绝对不敢在这... - 2018-09-13
  • 李美丽也有情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7年前,我在一所师范大学读大一,寝室里的几个女生个个漂亮。  进大学不到半年,寝室里几乎每个女生都收到了男生的情书或玫瑰。只有一个叫李美丽的女生例外。  李美丽并非长得不好看,只是她来自农村,风吹日晒的缘故,皮肤有些黑,再加上家庭条件所... - 2018-09-13
  • 谢谢你曾经拒绝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年,他正读高三,雄心勃勃地想考华中科技大学。开学前第一天,他在教室上自习。突然听到一声剧烈的响动,抬头只见一个女生正扶着桌椅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她摔倒了。教室里“轰”地笑开了,她红着脸... - 2018-09-13
  • 树和斧子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个人来到森林里,请求树给他一根木做斧子柄。树答应了他的请求,给他一根小树枝。他用小树枝做成了斧子柄,完好的装在斧子上,斧子上,接着抡起斧子砍起树来。他很快就砍倒了森林中最贵重的大树。一棵老橡树悲伤地看着同伴被砍毁,无能为力,他对身旁的柏树... - 2018-09-13
  • 毛驴和蝉 - 希腊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毛驴听见蝉唱歌,被响亮的歌声打动。毛驴十分羡慕蝉的洪亮嗓音,就问:“亲爱的蝉,您吃了什么好东西,使您的声音这般美妙呀?”蝉停止歌唱、告诉毛驴:“我每天清晨早起,都要喝露水。”毛驴知道了蝉鸣的秘密,于是,从此以后,天天以露水为食,没有多久便饿... - 2018-09-13
  • 第十二章 飘飘欲仙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小燕子浑然不知,漱芳斋已经有变。她陶醉得不得了。   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终于亲眼见到了紫薇,终于亲耳听到紫薇说不怪她,原谅她了。回宫的一路上,她一直飘飘欲仙。尔康、尔泰、紫薇都上了车,送她到宫门口。大家生怕回宫... - 2018-07-19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燕子和麻雀 - 亚洲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只燕子,她总是把窝搭在房顶下面。她的邻居是麻雀,窝就在屋檐下面。可是,这哪是搭窝的地方呀!不过是排水管和房檐之间的一个小小的空隙罢了。  燕子每年都孵育小燕子,教她们飞翔,唱歌。麻雀却不一样。她每年也生不少蛋,可是一次都没有把小鸟孵育长... - 2018-09-13
  • 芦苇与橡树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芦苇与橡树为他们的耐力、力量和冷静争吵不休,谁也不肯认输。橡树指责芦苇说他没有力量,无论哪方的风都能轻易地把它吹倒,芦苇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一阵猛烈的强风吹了过来,芦苇弯下腰,顺风仰倒,幸免于连根拔起。而橡树却硬迎着风,尽力抵抗,结果被连... - 2018-09-13
  • 苏菲知道了一个秘密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小树林里,有大朵大朵的云,阳光开在四月的树叶上,温暖炫目。苏小菲从苏菲的怀里跃下去,苏菲跟着它跑的时候就听见有个好听的男声说:“韩橙,我喜欢你!”  苏菲吓了一跳,仓皇地转过身去看。一个穿白色衬衣的男生,正对着一棵最粗的梧桐树上的一个洞... - 2018-09-13
  • 爱情炮灰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今昔跟路明,平白无故配合人家演了一场戏,散场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们饰演的,是一对炮灰。  1.  一个人形单影只坐在食堂里吃饭已经够惨了,却偏偏还撞见前男友与其现女友勾肩搭背——宋今昔只觉整个世界暗淡无光,头顶上飞过一排黑乎乎的乌鸦,发... - 2018-09-13
  • 在风中飞扬的头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当我还是矮个短发的时候,前排的倪小杉就有了亭亭玉立的身姿和一袭飞扬的长发。她经常在大夏天穿一件白底桃红的连衣裙,扎一束高高的马尾。  她每天踩着铃声跑进教室,在一片讶异的目光中回头问我:嗨,第几页?她急促的喘息和明亮的眼神,时常让少年时... - 2018-09-13
  • 对不起,你不能在这里接吻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人想什么时候谈恋爱,是很私人的事,谈恋爱时做点恋人之间情不自禁的事,那也是顺水推舟,推波助澜。  好玩的是近日国内某高校刚刚出台了一条规定,禁止大学校园情侣接吻,也就是说,当一对恩爱的情侣正在忘情拥吻的时候,忽然有人在旁边大声断喝:... - 2018-09-13
  • 女水妖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兄妹两人在井边玩耍,不小心掉进了井里。下面住着一个女水妖,把他们抓了去,说:“现在你们可是在我的手里了,替我好好干活吧!”她给小姑娘一把乱糟糟的脏亚麻要她纺,给她一个漏了的水桶要她打水;男孩子则被迫去砍伐木头,可斧子是钝的,根本砍... - 2018-09-14
  • 蓟的遭遇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在一幢华贵的公馆旁边有一个美丽整齐的花园,里面有许多珍贵的树木和花草。公馆里的客人们对于这些东西都表示羡慕。附近城里和乡下的村民在星期日和节日都特地来要求参观这个花园。甚至于所有的学校也都来参观。  在花园外面,在一条田野小径旁的栅栏附... - 2018-09-14
  • 荷马墓上的一朵玫瑰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注:荷马(Homer)是公元前1000年希腊的一个伟大诗人。他的两部驰名的史诗《依里亚特》(Iliad)和《奥德赛》(Odyssey)是描写希腊人远征特洛伊城(Troy)的故事。此城在小亚细亚的西北部。)  东方所有的歌曲都歌诵着夜莺... - 2018-09-14
  • 上帝的食物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姊妹俩,一个膝下无子却很富裕;一个有五个儿女却是个寡妇,她穷得叮噹响连一家子都养不活。为生计所迫,没办法,她只得到姐姐那儿去要,说:“我的孩子和我正饿得慌,你很有钱,给我们一口面包吧!”那个有钱的姐姐可是个铁石心肠,她居然说:“我... - 2018-09-14
  • 圣母的小酒杯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一辆装满酒的车陷在路上了,车夫使尽了全身力气,车子仍是纹丝不动地陷着。这时圣母恰巧打这儿经过,她看到这可怜的人给难住了,便对他说:“又累又渴,给我一杯酒,我会把你的车子弄出来的。”“我很乐意,”车夫回答道,“可我手头没有杯子来给你... - 2018-09-14
  • 圣母的孩子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大森林边住着一位樵夫和他的妻子。他们只有一个孩子,是个三岁的女孩。可是他们非常穷,连每天要吃的面包都没有,更不知道该拿什么东西喂孩子。一天早晨,樵夫愁眉苦脸地到森林里去砍柴,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位高大、美丽的女人,她的头上还戴着一顶饰满... - 2018-09-14
  • 来自天堂的连枷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一个农夫赶着两头牛去耕地,到了地里,发现两只畜生的角开始长大,而且越长越大。在他回家的时候,它们的角竟然大得进不了院门了。一个屠户正巧此时路过这里,农夫把牛卖给屠户,他们商定的支付方式是,农夫给屠夫一配克油菜籽,然后由屠夫点数,一粒油菜... - 2018-09-14
  • 外星人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千的叔叔是航天公司的职员,他和爸爸是老朋友,这天他来小千家和爸爸聊着天。小千听到了叔叔和爸爸的谈话。  “这次发射卫星准许另外带两个儿童!”  “这我可是第一次听说呢!”  “这很好啊,儿童也是未来的接班人。我推荐让小千算一个。”  ... - 2018-09-14
  • 女巫扫帚排排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女巫有一只猫,有一顶很高的尖尖帽,金黄色的长辫子垂在她的后脑勺儿。他们骑着魔扫帚,一路迎风飞着跑。猫咪开心得喵喵叫,女巫抿着嘴巴眯眯笑。可突然一阵狂风吹来,把女巫的帽子给吹掉。急得女巫哇哇喊,猫也跟着呜呜叫。  “下去!”女巫一声大叫,... - 2018-09-14
  • 宁愿再次错过纯真的爱情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读书的时候,一个叫藤的同窗暗恋隔壁班的班花茉,每一次上公共课,藤总会早早地替茉占好位置,但又学习雷锋,做了好事不肯报自己的姓名,而是让班里一个要好的女同学将茉指引到座位上去。他自己的位置,并不会靠近茉,而是在茉的斜后方,且呈45°角,这... - 2018-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