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听他说到青衫少年用的是摺扇,心中方自一动,接着又说出五张银票和一包金叶子,心头更觉震动!

      迥眼看去,那孙仲达和孙月华二人,在他说话之时,各自手按剑柄,四道目光,紧紧盯着自己,好像正在防备着自己会在他说话之时,偷偷溜走一般。

      不!刚才从林中走出的八个壮汉,八成是他们镖局里的镖头,此刻也远远的围了拢来,十六道目光,同样一眨不眨的注视着方振玉的动静。

      方振玉只是朝他们报以微笑,也没开口说话。

      木罗汉一双精光熠熠的眼睛,打量着方振玉,觉得这年轻人神定气闲,气度从容,若说三天前闯孙氏镖局的青衫少年,就是此人,倒是一个劲敌,不觉多看了他一眼,一面问道:

      “后来呢?”

      孙伯达瞪着方振玉,说道:“这厮临走时,还口发狂言,要小弟把月华嫁给他为妻,否则……”

      孙月华娇脸一红,急叫道:“大哥……”

      孙伯达回头道:“为兄总得把那天的情形,跟师兄说清楚了。”

      木罗汉点着头,问道:“他怎么说,否则如何?”

      孙伯达道:“那厮言道,若是咱们不答应这件亲事,孙氏镖局从此休想在江湖上走动”。

      木罗汉沉哼道:“果然狂得很,此人可曾说出他是谁来?”

      孙伯达道:“说了,他自称方振玉。”

      方振玉听得又是一怔,那人果然又把一只黑锅背到自己头上。他因孙伯达已经说出自己名字来了,那是非开口不可了,这就含笑拱了拱手,说道:“孙兄说的方振玉,就是在下……”

      孙伯达脸色微变,嘿然道:“孙某早就知道朋友就是方振玉了,不然孙某兄弟,也不会专程赶来了。”

      方振玉含笑道:“孙兄也许误会了,在下叫方振玉,那是没错,但在下并非三天前向贵镖局去借盘川的那位朋友。”

      孙仲达冷哼道:“怎么,朋友不承认了?”

      方振玉道:“在下一向做事,从不抵赖,但不是在下做的事,要在下如何承认呢?”

      邓如兰站在一旁,低低的叫了声:“爹!”

      邓公朴急向女儿以目示意,要她不可插口,先看看情形再说。他已发现有人欲陷害方振玉,好杀了自己义女谢画眉,把自己引出来,意犹未足,又拉上孙氏镖局,可以把木罗汉引出来。

      引出木罗汉来,岂非又拉上了少林派了?由此可见此人这条借刀杀人之计,设想周密,心思极为毒辣。

      他究竟是多年老江湖了,发现此中另有内情,方振玉既非奸杀义女的凶手,决心要把此事弄个水落石出,一来替义女报仇,二来嘛,他心中还另有打算。

      木罗汉转过脸来,徐徐说道:“施主不承认,总该有个说法吧!”

      方振玉潇洒一笑道:“天下同名同姓的人也许有,但面貌却未必相同,因此在下觉得镖局中账房先生,一定认得出那人的面貌,请他来看看是否在下,即可证明了。”

      木罗汉点头道:“施主说的极是。”

      孙伯达沉笑一声道:“阁下以独门手法点了许先生经穴,只能开口说话,无法行动,想以此话来拖延时间,好找脱身机会吗?嘿、嘿,孙某早就料到你有此藉口。”

      说到这里,伸手一招,只见两名汉子抬着一张软榻,如飞而来,榻上躺着一个五十出头的老汉,睁着双目,只是喘气,那躺在软榻上的,当然就是孙氏镖局的账房先生了。

      孙伯达要两人把软榻放落地上,立即朝那账房先生问道:“许先生,你看清楚了,那天在镖局里,抢走银票,自称方振玉的,可是此人?”

      说话之时,用手指了指方振玉。

      那账房先生目光转动,望了方振玉一眼,张口喘息着,道:“回总镖头……就……就是他……没错……”

      方振玉一脸惊异的道:“你看清楚了,是在下么?”

      那账房先生恨恨的道:“……我难道……还会看错……你……你烧成灰,我……也认得出来……”

      孙伯达冷笑一声,回身朝木罗汉躬身一礼道:“启禀师兄,这就是敝局许账房,被方振玉以独门手法,点了经穴,只能说话无法行动,小弟无能,无法找到他被制经穴,还请师兄慈悲,救救许先生。”

      木罗汉没有作声,缓步走到木榻旁边,伸出一只枯干的手,在那账房先生身上摸了一阵,他枯瘦的脸上,不禁微有怒意,看了方振玉一眼,才嘿然道:“方施主轻轻年纪,出手竟如此毒辣,你以‘五阴手法’点闭了他三处经穴,无怪孙师弟找不到他受制穴道了。”

      口中说着,功运双手,在那账房先生身上三处穴道上连推三把。

      只听那账房先生大叫一声,躺着的人,突然双目凸出,四肢不住的牵动,全身也跟着起了一阵强烈的颤抖!

      木罗汉似是被这一次突起变化惊得一呆,急忙收手,问道:“老施主觉得那里不对?”

      那账房先生那里还说得出话来,他在这一瞬间,已是脸如死灰,双脚一伸,嘴角间随着缓缓流出血来,一看就知,他己气绝身死!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木罗汉口中连诵佛号,伸着一双枯瘦的手掌,也似被传染了一般,起了一阵轻微的颤抖,倏地转过身来,双目精光迸射,直注在方振玉的脸上,沉声道:“施主好毒辣的手法,好毒辣的心机,你竟然要贫僧替你杀人,替你当刽子手。”

      跨着沉重的步子,朝方振玉逼来。

      方振玉也被方才这一幕,看得暗暗心惊,那账房先生临死时一口咬定自己,再加他这一死,自己是百口莫辩了,他缓缓后退一步,说道:“大师最好冷静一点,此事只怕另有蹊跷孙氏兄妹三人个个气愤填膺,孙仲达已从肩上撤下了一对虎头钩,孙月华也撤出了三尺青锋,三人同时朝方振玉围了上来。

      “不!”木罗汉口中吐出一个凝重的“不”字,接着道:“你们三个都退下,他假手贫憎,替他杀人,如此恶毒之人,贫僧非亲手把他拿下,废了他武功不可。”

      孙氏兄妹眼看木罗汉动了真怒,不敢违拗,只得默默退下。

      方振玉看他如此说法,心中不觉有气,本待后退的人,脚下不由一停,冷笑道:“大师可知出家之人,首戒嗔念,大师没有把事情弄清楚,就认定是在下了吗?”

      木罗汉一脸俱是激怒之色,双手作势,怒声道:“那老施主已经认清楚是你了,难道还会错吗?”

      方振玉朗笑一声道:“在下若是点他五阴绝脉之人,当时何不干脆杀了他,还留下活口,让他出面作证,指认在下,这不是自找麻烦吗?今日之事,分明有人假冒在下……”

      “住口!”

      木罗汉发出狮子吼一般的一喝,说道:“同姓同名的人也许有,面貌则未必相同,这是施方自己说的,如今那老施主已经指认出你的面貌来了,你狡辩又有何用?”

      方振玉道:“这就是有了蹊跷,大师少林高僧,佛门中人,讲究因果,应该查究因是如何起的,才会有此恶果,如能查出因来,事情不就可以水落石出了吗?”

      邓如兰低低的道:“爹,这姓方的花言巧语,强词夺理,一定不是好人。”

      邓公朴道:“女孩儿家,不准乱说。”

      邓如兰小嘴一噘,说道:“他害死了画眉姐姐,爹还帮他说话呢!”

      邓公朴低叱道:“你懂什么?”

      只听木罗汉大声道:“因是你种,果是你偿,不用多说了。”

      方振玉道:“这么说,大师认定了在下,对我说的话,那是不肯见信了?”

      木罗汉道:“我佛如来也不会相信施主说的谎话,贫僧已经下定决心,今日任你施主说的天花乱坠,也非废了你的武功不可。”

      “哈哈!”方振玉仰首怒笑一声道:“在下明白了。”

      木罗汉一怔道:“施主明白什么?”

      方振玉道:“此人所以要点了那位账房先生的五阴绝脉,好让你木大师来解,他假手干你,杀了账房先生,就可以激怒你木大师,因为大师是一位憨头陀,激怒了你,就无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213-931.html - 2018-02-03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七章 七级浮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这一路来几经大战,众人来到笑望山庄后都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高大壮实的异族大汉接引众人入寨,容笑风介绍道,这是我笑望山庄的副庄主酷吉,平日沉默少语,但一手狂风棍法在庄中不做二人想。  酷吉也不答话,只是谦逊一笑,拱手为礼,当前引路... - 2018-07-10
  • 第七章 智斗捕王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惊,只当黑二早早洗浴归来,仔细看去,来人身形瘦小,却不是黑二。  那人见到满屋石棺,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浑若无事地写字,饶是他久经风雨,看到这诡异至极的情景亦不由一愣。他的脸孔被隐约的光线罩上一层阴影,看不分明,唯有一双眼中却露出慑... - 2018-06-30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七章 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雨完全停了,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当中的小轿显得分外阴郁。冯宗客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好吗?  片刻之后,女人才在内里行礼,道:奴家无事,多谢壮士相救。这话倒让冯宗客受之有愧,他心想,应当是你救了我才对。  远处有几个畏畏缩缩的身... - 2018-07-15
  • 第十七章 数掌门冬眠不醒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圆洞里面,是一条还算宽敞的走道,边上有两个绞盘,此刻正有两个黑衣汉子站在左边一个绞盘边上,看到高大汉子右臂已断,鲜血湿了大片衣衫,身后还跟着走进程明山来,两人齐齐一惊,正待抬手掣刀。  程明山喝道:“你们动一动,他先没命了。”  高大汉... - 2018-05-23
  • 第十七章 铜脚道人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铜脚道人含笑问道:“少施主不妨说说看,贫道的声音像谁?”  楚秋帆道:“很像武当清尘道长……”  “哈哈!”铜脚道人忽然大笑一声道:“少施主再看看贫道像不像清尘子?”  楚秋帆心头不由得一沉,眼前这位面貌奇丑的铜脚道人会是武当清尘道长?... - 2018-05-17
  • 第十七章 骷髅神魔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楼青云挥手示今丧门鬼王和骷髅神魔,这两个老魔头立即飞身悄没声的站在了中年尼姑的左、右后方,女尼阴森森的呼了一声,毫无惧意。  楼青云暗皱眉头,沉声喝问女尼道:  “这尼庵中共有多少女尼,人在那里,你是否就是主持,快说!”  女尼冷哼一声... - 2018-05-26
  • 第十七章 青城飞燕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呱”!“呱”!  竹篓中登时发出刺耳异声,五团黑影,疾如流矢,向外窜出。  青衫少年连飞出的是什么东西,都来不及看清,陡觉腥风扑鼻,已向身前扑到!不由心中一惊,左掌凌空劈出,身形同时后跃!  他这一掌虽然仓猝出手,差不多也用了三成力道... - 2018-05-28
  • 第十七章 掌印分明有假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武当、少林两派弟子一见一瓢子撤出长剑,也同时掣剑在手,四下散开,把商绶围在中间。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玄修道人和明性和尚腿上各中一掌,但却在商绶双手一放之后才口中闷哼一声,两个身子,同时跌倒地上。  只见两人腿上,被商缓拍过之处,现出一... - 2018-05-06
  • 第十七章 八面埋伏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话声入耳,人影连闪,已有几十个灰衣僧人,由大智禅师领头,朝无尘围了上来。  原来无尘、本空二位尊者突然在场中现身,隐身在庄院中的少林大智禅师和武当清华子自然看到了,他们就是为了要对付巴颜喀喇山三尊者,才隐身庄院中的,这就吩咐门下弟子,悄... - 2018-04-19
  • 第十七章 计擒奸邪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连东海镖局复业都不知道。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不用多问,到了自会知道,大师兄一定会感到无比的惊奇。”  陆长荣笑了笑道:“小师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楚玉祥道:“快随小弟来。”  他当先走近门口,手掌轻轻一拍。随即一手抓住了梁慧君... - 2018-06-01
  • 第十七章 入堡赴约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离合神功”的离字接引之诀,果然神妙无方,汹涌压力,被这一引,狂涛卷风,悉数由身侧掠过,往前冲去!  天狐双爪出手,势若闪电,但眼前人影一闪,江青岚业已避了开去,心中也大感楞异,这小子果然滑溜!  但她是何许人,双爪未收,人已跟踪扑到!... - 2018-04-25
  • 第十七章 飞燕不承认别人把我看作叛徒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鄢茂功冷哂道:“这有什么不同?”  飞燕道:“自然不同,我是被迫脱离花字门,我不承认别人把我看作叛徒。”  鄢茂功道:“你叛离本门,又不肯随本座回去,自然是本门的叛徒了。”  飞燕道:“所以我要右护法替我说句公道话。”  鄢茂功道:“你... - 2018-04-30
  • 第十七章 大哥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话说李飞虹心中虽然不愿大哥跟一个素不相识的青衣人去,但大哥坚决的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立时想到大哥也许知道凭自己两人不是青衣人的对手,才要自己赶回玉皇殿去报信的。一念及此,那还逗留,转身就朝西首一条山径放足疾奔。  他刚刚奔出半里来远,陡... - 2018-05-03
  • 第十章 京师六绝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的磨性斋中,小弦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  鸣佩峰中听到愚大师所说、自己与四大家族少主明将军乃是命中宿敌的一番话后,小弦尚未放在心上,权当戏言。但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奇遇:先是追捕王在汶河小城强行将他带走;然后宫涤尘领他去... - 2018-06-30
  • 第十二章 战约双雄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梅兰堂中,气氛忽变得极其凝重。  暗器王林青与明将军毫不退让地对视,神情复杂。其余人则各怀心事。有人巴不得两人早作决战,看场热闹,有人却想伺机从中渔利,亦有人深明在当前京师的形势下,此战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欲要出言制止,却找不到开... - 2018-07-01
  • 第十三章 敌友难辨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与何其狂在后花园说了一会儿话,眼看已近傍晚,天色蓦然阴暗下来,浓厚的乌云沉沉地压在头顶上,遮住了西边一轮欲沉的落日,似将会有一场风雪。  两人来到无想小筑,隔了十余步,已可从窗口隐隐看到室内林青与骆清幽的影子。小弦正要大叫一声:我回... - 2018-07-01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第十一章 试问天下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穿着紧身蓝衣,背负偷天神弓,衬得那矫健的身体中充满了,一股随时弹跃而起的爆发力,再配合他微沉的剑眉、直刺人心的眼神,虽是面容如古井不波,肌肤里仍透着重伤初愈后失血过多的苍白,但那犹如捕食虎豹般的凌厉气势已不知不觉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形成...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茅山拜山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屋前一片晒场上,大家早已列成队伍,最前面是二十名黑衣剑士,然后是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各分两行。  然后右边一行站着严文兰、曾玉兰、顾总管、贾嬷嬷、鹿昌麟、吉鸿飞。  左边一行显然是让给了先锋,站着的是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等人... - 2018-04-15
  • 第十七章 一个半大孩子惊喜地奔了过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在柳公权与蔺东海身后不远,云襄与金彪也正往山下走去。二人刚出寺门不远,就见一个半大孩子惊喜地奔了过来:“公子,我可等到你了!”  云襄认出是前日那个卖野果的孩子,不禁面露微笑。那孩子急急地道:“我说过要再摘一篮更甜的果子给公子尝尝,可惜... - 2018-06-10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十七章 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激动之中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从回到家中这一个月,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莫大的幸福和激动之中。他没想到自己在受伤之后,上天还送给他一个儿子,这让从不信鬼神的他,也不禁在心中暗暗感激上苍。有了这个儿子,谁也不能再说他绝后,家中那些长辈也就不能再因为这个原因,撺掇父亲另立嗣... - 2018-06-08
  • 第十七章 步入危机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他身躯起了一阵轻微的颤抖,接道:“我也不想再瞒你了……”  “大哥,我……我……是一个苦命的女孩子……”  他声音越说越低,一颗头几乎直垂到胸口!  南振岳微微笑道:“龙兄弟,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龙学文忽然直起头来,摇摇头道:“不,... - 2018-02-28
  • 第十七章 迷仙岩拜师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时年其武也退下,霍从云急忙跨上一步,右手在他右肩轻轻拍了一下,替他解开被截经脉,低声朝年嵩昌道:“对方使的似是截脉手法,年老哥快要少兄运一回气,方可无事。”  薛慕兰依然左手提着连鞘长剑冷然道:“你们还有什么人要出手的?”  柳飞燕和...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