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寒夜山庄客自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玫地回身朝赵南市伸伸舌头,接口道:“爹,玫儿只在庄外玩咯,这不是回来了么?”

      说着招招手,轻声道:“喂,你跟我来咯!”

      转身,一阵风似的在门里冲了进去,一面叫道:“爹,你瞧瞧,我替你物色了一个人呢!”

      赵南珩略一踌躇,硬着头皮,跟进屋去。举目一瞧,这间书房,相当宽大,明窗净几,纤尘不染,四壁图书,玉轴牙篱,琳琅满目。

      中间一把紫檀雕花椅上,端坐着一个年约五十六七的青饱老人,广领隆准,修眉凤目,额下一部花白山羊胡子,神态含威;但此刻却满脸慈祥,手捻胡子,望着小玫儿,似乎正待问话,及至瞧到赵南珩,脸色忽然微微一变!

      赵南珩抬头之际,和他目光乍接,只觉这青袍老人两道眼神,精光如电,几乎使人不可通视,心头不禁“咚”的一跳,慌忙低下头去!

      玫儿瞪了他一眼,急忙叫到:“喂,你快来见过我爹!”

      赵南珩是被青饱老人目光所慑,早已忘了玫儿的叮嘱,拘谨得连头也不敢拍,只是向上抱拳作揖道:“小可拜见老庄主。”

      青袍老人沉声问道:“小玫儿,这人是谁?”

      玫儿依在青施老人身边,道:“爹,他叫赵南珩。”

      青袍老人脸含愠色,问道:“会武?”

      政儿道:“他原是峨嵋派门下的。”

      青袍老人沉哈一声,捋须道:“是峨嵋门下?”

      赵南珩慌忙抱拳道:“小可正是峨嵋门下。”

      青袍老人只是捋须不语。

      玫儿小嘴一蹶,撒娇道:“爹,你是不是也怕了?”青袍老人弟尔笑道:“为父难道还怕这些?”

      玫儿眉毛一挑,哈的笑道“那么多是答应了?”

      青袍老人瞧了小玫儿一眼,皱皱修眉,又点点头道:“资质倒是不错,唔,先在庄上住下来再说。”

      赵南珩听不懂他们父女两人在说些什么?好像老庄主的意思,是要自己先住下来,自己是做工来的,岂能白吃闷饭?想到这里,不由腰干一挺,拱手道:“小可路遇姑娘,说庄上要找做事的人,小可做工来的,请老庄主派小可的工作就是。”

      玫儿急得连连眨眼,已是迟了!

      青袍老人抬目道:“你会做些什么?”

      赵南瑜不假思索的道:“小可在少林寺就是担柴挑水,后来投到八方镖局,局主给小可补了一名趟子手的缺……”

      玫儿气得绷紧了脸,只是暗暗跺脚。

      青袍老人微微一笑,点头道:“好,小玫儿,你领他去见过骆大叔,就叫他暂时住在柴房里好了。”

      赵南珩道:“多谢老庄主。”

      政儿失色道:“爹,你不是要收一个……”

      青袍老人没待她说下去,挥手道:“不用多说,你先领他去了,就回来,为父还有事要交代你。”

      玫地噘着小嘴,扭扭腰,朝赵南珩恨声道:“跟我来!”

      打这天起,赵南珩在庄上安顿下来了。他的工作,并不是挑水担柴,而是打扫大厅和大门外的一片草坪,晚上住在后面柴房里,工作相当轻松。

      庄中除了老庄主,和老庄主的爱女小玫儿,别无女眷。

      骆大叔好像是府中的管家,大小事儿,都听他吩咐,另外还有四名护院武师,和七八个男仆人,两个女仆人,他们一个个面目森冷,大家见面都很少说话,所以偌大一所庄院,就显得有冷清清的感觉。

      日出而起,日入而息,生活古老而刻板。一连三天,赵南玫并没有见到老庄主的面,也没有见到过小玫儿,但他也不放在意上。

      *****

      夜幕深垂,时近二鼓。

      佟家庄灯火已熄,静寂如水,只有大厅廊上檐马叮咚,因风作响!

      突然,厅侧东南方向,飞起一条黑影!

      这人个子瘦小,但身法异常俐落,从围墙外面,一鹤冲天,斜飞而起,双足一点,人已掠上屋檐,隐入屋脊阴暗之处,伏下身去,运集目力,游目四顾,他敢情对庄中深具戒心,是以行动显得特别谨慎。

      此时半钩新月,斜挂天空,夜色朦胧,万籁俱寂!

      佟家庄一大片庄院,静静的矗立在高大黝黑的租徕山下,宛若一座无人住的废宅,听不到半丝声息。

      那人夜入在院,当属有为而来,但他似乎因此刻的丝毫不曾受到阻碍,反而大感意外。

      骤然间,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只觉这种静寂如死的情景,比强敌围攻,更为可怖,而且就凭这一点,可见庄中主人,定然是一位棘手人物。

      半晌之后,他似乎忍耐不愧倏然长身,从屋脊拣起,有如离弦之失,朝左侧掠去,穿过两重院落,四周依然阒寂如故,但前面一排精舍中,却有了灯光!

      这人微一吸气,轻如飘絮,丝毫不带声息,隼翔鹰泻,一下隐入窗前不远的一株大树之上!

      这是一间颇为宽敞的书室,临窗一张长案上,放着一座亮银烛台,烛影摇曳,结了一段很长的灯花。

      烛台边上,赫然放着一只紫檀楼花木盒。

      案前坐着一个身躯高大广颡隼目的青袍老人,手执书卷,目不转睛的似乎正看得入神!

      隐身树上的夜行人,骤睹青饱老人,不禁心头猛震,全身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寒噤,暗道:“是他!他会隐在租徕山下?”

      青袍老人依然手不释卷,在有意无意之间,缓缓抬头向窗外望去,执卷在手,也似乎轻微扬了一下!

      就在此时,但听一阵“嘶”“嘶”细响,也同时透窗而入,几缕细劲指风,朝青袍老人身前袭到!

      青袍老人坐着的身子微微一震,霍然站起,双目精光暴射,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浓嘿:

      “千佛指!普天之下,居然还有人会千佛指?”

      说到这里,忽然脸上闪过一丝阴森狂笑,仰天道:“就算你逃得快,中了老夫一枚‘搜魂针’,也跑不出五里之外!”

      缓缓放下书本,转身往里走去。

      一会工夫,从中院飞起八七条黑影,分头朝四外追搜下去,这些人,一个个矫捷无比,即使江湖上一流高手,也不过如此!

      *****

      漫漫长夜。春寒料峭,赵南珩早已做完工夫,进入睡乡了。

      但他在朦胧之中,突然感觉有一条鬼魅似的人影,悄无声息的闪入窗口,飞上柴堆!

      这并不是幻觉,而是心灵上的感应,自从他在少林寺蒙百愚上人赐传“达摩易筋真经”

      以来,耳目灵异,虽在睡梦之中,依然能够及时警觉。他瞿然一惊,立即翻身坐起,低声喝道:“是什么

      “人”子还没有说出口,陡觉几缕劲风,业已袭上背后。

      但对方并没立下杀手,这几缕劲风,宛如几把利剑,抵住后心,耳边同时响起一个极细的声音,叱道:“小子,不许声张,如敢违拗,莫怪我手下无情!”

      赵南珩只觉对方所指之处,正是几处致命大穴,只要稍微用力,就得被他震断心脉,心头不禁大感凛骇,低声道:“你到底是谁?”

      那声音怒道:“老朽身负重伤,而且还有人追捕,你只管睡觉,不准出声,也不许多问,知道吗?”

      说话之时,那几缕指风,业已收了回去。

      赵南珩虽觉这人来得兀突,但听说他身负重伤,而且还有人追捕,不由点点头,压低声音道:“老人家,你身负重伤,小可身边,存有三粒峨嵋夺命丹,你……”

      那人声音和缓了些,道:“用不着,老朽自会治疗,你小子好好睡觉,只要不准对人声张出去就好,老朽还得提醒你一句。你小子‘凤眼’、‘灵台’两穴,经老朽以独门手法禁制,十二个时辰不解,就得呕血而死,你晚上回来,老朽自会替你解开穴道。”

      赵南珩点头应是,果然又睡了下去,但一时哪里还想睡得熟觉,只是闷闷的躺在床上。

      柴堆上已经无声,心知那人正在运功疗伤,也就不敢惊动。

      远处鸡声报晓,已经是五更天了,窗外现出轻微曙色,这就耐心等到天色大亮,才起身下床。

      举头瞧了瞧堆满大半间屋子,砌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571-955.html - 2018-05-05
  • 第六章 逃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疤瘌头的意外死亡很快就被狱卒发现,众人查看尸体,只见除了胸前那大块淤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狱卒们也是个中老手,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事先有司狱官的指示,狱卒们只将疤瘌头当成暴病而亡,将尸体拖出去草草埋掉了事。  当同牢的苦役们去... - 2018-06-12
  • 第六章 不是不想杀,而是杀不了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余收言来到了宁公主,却没有径直上楼,而是施展轻身功夫,从院落外翻墙而入。观察一下地势后,认准临云所住的定然是西厢最大的那个房间,神不知鬼不觉地跃上房顶,盘膝而坐,化身于黑暗之中。  同时功运全身,敏锐地感觉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过不多久... - 2018-06-23
  • 第六章 风暴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 - 2018-06-13
  • 第六章 非常之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风越刮越急,阴暗的天空已有夹杂着冰屑的落雪,寒冷异常。许惊弦专门去照看了苍猊王一会儿,却见它仍是紧闭双目,不饮不食,不由大感焦躁,轻声道:“我知你本是高原上的百兽之王,如今受伤落难心中自是极不好受。但就算你被族群舍弃,也不必求死啊?君子... - 2018-06-14
  • 第六章 锦缠道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听鸠啼几声,耳边相促。劝路旁、立马莫踟躇,娇羞只恐人偷目。  第一节一步一从容  你受伤了?  不要紧,若不是我故意露出破绽引历轻笙放手出击,怎能轻易击退他。  原来你是故意呀,刚才可吓死我了。  历轻笙总是太相信揪神哭与照魂大法这类惑... - 2018-06-21
  • 第六章 夺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再过了二天,三人终于走出了曝火沙漠,重又来到久违的大草原。  但见万里晴空,云山苍茫。绿草在暖澈的风中摇摆,四处弥漫着草原特有的清香。极目眺望,远方是秀隽的山峰,昂然刺破青穹,白鸟舒翅缓缓掠过草尖,苍鹰唳叫徐徐曳过长空。  经过了整整十... - 2018-06-20
  • 第六章 拥雪秦关血艳红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秦岭,自古便是关中与蜀地间的一道天然屏障。  古老相传,曾有一只七彩凤凰从九天之上坠落入凡间,在秦岭边一个山洞中修炼千年后终成正果,重返天界。虽无从考证其真假,但座落在秦岭脚下的落凤城却因此而得名。  连续数日不停的大风雪已将秦岭覆盖了... - 2018-06-18
  • 第六章 惊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万古愁从来没有这么得意过,这个平生大敌终于被自己一剑穿肠,看着门人敬畏的眼神,听着各门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对自己的恭贺声,今天一统血雨门,也许有朝一日我就将一统江湖甚至一统江山,他终于按捺不住一向装出的斯文,仰天狂笑起来!  他注意到方念... - 2018-06-16
  • 第六章 交换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朦朦胧胧不知过得多久,云襄被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惊醒,他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门外立刻传来武忠的小声禀报:“公子,你的办法起作用了!有百姓向咱们提供劫匪的下落!”  云襄立刻从迷糊混沌中彻底清醒,开门便问:“人在哪里?”  “公子先别着急,待... - 2018-06-04
  • 第六章 神迹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师父,请用茶。”巴哲双手捧着新沏的普洱茶,恭恭敬敬递到孙妙玉面前。经过五年多的相处,他对这个师父的态度已经完全改变,现在他就像任何一个恭敬孝顺的弟子,时时对师父小心伺候,刻意巴结。  孙妙玉接过茶盏,浅浅抿了一口,微微颔首道:“嗯,不... - 2018-06-05
  • 第六章 柳公权像狐狸般眯起双眼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负手立在拐子巷外的十字路口,柳公权像狐狸般眯起双眼。  这次他来扬州,原本是为追踪千门公子襄而来。巴蜀巨富叶家的突然败亡,早已传遍天下,千门公子襄的恶名也在江湖上渐渐传开。当柳公权了解到叶家败亡的经过时,自傲身份的猎犬终于闻到了感兴趣的... - 2018-06-09
  • 第六章 领军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刀光如电,从带露珠的花瓣上一掠而过。花瓣微微一颤,如被和风轻轻拂过。一只停在花瓣上的绿头苍蝇受到惊吓,嗡一声飞起,却在半空中一裂两瓣,直直的落入草丛中。  江浙两省总兵俞重山缓缓用素巾擦去缅刀上的污秽,这才平心定气,还刀入鞘。每日这个时... - 2018-06-06
  • 第六章 有一桩十拿九稳的买卖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第三章考验  镇江离金陵不远,有明珠留下的地址,云襄很容易就找到了她和舒亚国。见到二人后,云襄开门见山地对舒亚道:“有一桩十拿九稳的买卖,你想请二位帮我一回。”  “什么买卖?”舒亚男语音中满是戒备,“为什么偏偏要咱们帮你?”  云襄笑... - 2018-06-08
  • 第十六章 相逢欢醉且从容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酒楼内众人都看出沈思剑避战之心,虽仍是招呼他来自家桌前,却已远不及初时的热情。沈思剑暗松一口气,亦无心再逗留,匆匆作圈打个揖,勉强留几句场面话,挥手离去。  苏探晴留意沈思剑说起大会二字,知道必是那振武大会,却仍不知在何地召开。寻思既然... - 2018-06-18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第十六章 巧计渡江_山河_故事大全
  •   众人紧张地望着穆鉴轲,等他下令。这是考验一位统领判断力的关键时刻,如果叛军只是按章盘查,或可蒙混过关,但如果敌人已看破他们的伪装,一旦身陷重围便绝无幸理。虽然敌军马快,但此时加速飞奔应该能赶在敌军到来之前回到巨木上,只要驶离江边便可逃脱... - 2018-06-15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野兔和刺猬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孩子们,我这故事听起来像是捏造的,但它却是千真万确的。故事是从我爷爷那听来的,他每次给我讲时,总说:  “这当然是真的,要不然就不给你讲了。”  这故事是这样的。在收获季节的一个星期天早上,荞麦花开得正盛,阳光明媚,微风和煦地吹拂着田间... - 2018-06-13
  • 真新娘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姑娘,十分年轻美貌,当她还是孩子的时候便没了妈妈,她的继母想尽各种办法来折磨她,使她生活得十分凄惨。不管继母什么时候让干什么,她总是毫无怨言,而且还做了各种她力所能及的事。但这仍不能打动这个恶毒女人的心,她的贪欲永远也不会满足。... - 2018-06-13
  • 纺锤、梭子和针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女孩,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相继去世了。她的教母独自一人住在村头的一间小屋里,靠做针线活儿、纺纱和织布来维持生活。这位好心肠的妇人把这个孤儿接到家中,教她做活儿,培养她长大成了一个既孝顺又虔诚的人。  女孩十五岁的那年,她的教母突然病... - 2018-06-13
  • 别把自己弄成悲剧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从来没有命定的不幸,  只有死不放手的执著。  毛哥是我的高中同学。高中的时候他喜欢上一个女孩,女孩也是我们学校的。女孩家境很好,父亲是县里林业局的局长,而毛哥是农村穷人家的孩子。  当时我对感情还处于懵懂的年龄,但毛哥就很懂得追女生了... - 2018-06-13
  • 第五章 成王败寇_山河_故事大全
  •   童颜对鹤发的一席话似懂非懂,听到此言方才缓过神来,惊讶道:“师父为何不肯收他为徒?”  “不是不肯,而是不能。”鹤发缓缓道,“欲为人师,便须知自己可以给对方带来什么样的指引。比如我第一眼见到你,除了你本身的武学天赋外,我更看到了你远超常... - 2018-06-14
  • 别人手上的戒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上到第四年,女生们渐渐有了自己的秘密。谁有了健身卡,谁开了车,谁的手上晃动着铂金钻石戒指。  我频频打电话回去,老爸总是宠爱地一再给钱,我是个无底洞,无底洞的深渊晃动着别人手上的铂金钻石戒指。  直到一天,我知道了那些人的秘密,秘密... - 2018-06-13
  • 坟中的穷少年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穷放羊娃失去了父母,官府把他安置在一个富人家中,由这富人供他吃饭并抚养成人。但这富人和他女人的心肠都很坏,又贪婪,总是牢牢守住自己的财富,任何人吃了他们一小块面包,他们都会大发雷霆。这个可怜的穷小伙子无论怎么做,得到的食物总是很... - 2018-06-13
  • 接骨木树妈妈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很小的孩子,他患了伤风,病倒了。他到外面去过,把一双脚全打湿了。谁也不知道他是怎样打湿的,因为天气很干燥。现在他妈妈把他的衣服脱掉,送他上床去睡,同时叫人把开水壶拿进来,为他泡了一杯很香的接骨木茶(注:接骨木树是一种落叶灌木或... - 2018-06-13
  • 第二章 赌命玉髓_山河_故事大全
  •   任天行上前两步,略一拱手,沉声道:“这位大师想必是在此悟禅,我等凡夫俗子还是不打扰大师清修为妙。”  话虽如此,他却并不退后,炯炯有神的目光反而锁定对方。他的武功精深,早看出白衣人虽然口鼻呼吸皆无,但胸腑间内息流畅,循环相生,分明是正在... - 2018-06-14
  • 第三章 峡谷试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与此同时,在峡谷左边的山崖顶端,却有两人并肩而立,正由高处俯视着峡谷中的激斗。  左首白衣人年纪二十一二,身材修长,凤目淡眉,鼻峰挺直,面容纤细白皙,头戴束发金冠。乍眼望去给人印象深刻的,并非是他那清秀俊雅、英气毕露的外貌,而是其全身不... - 2018-06-14
  • 第一章 天脉血石_山河_故事大全
  •   这个十一月的京师傍晚,特别宁静,才至戌时,街上便少了许多游人。夜空无云,皎洁的明月悬于中天,在清冷月光的逼视下,那些罩在屋顶上的白霜与挂在屋檐下的冰棱映着霓虹般的幻彩,仿佛依然延续着白日间的热闹繁华。  然后,那一层玉屑似的雪末寂然无声... - 2018-06-14
  • 金黄的宝贝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一个鼓手的妻子到教堂里去。她看见新的祭坛上有许多画像和雕刻的安琪儿;那些在布上套上颜色和罩着光圈的像是那么美,那些着上色和镀了金的木雕的像也是那么美。他们的头发像金子和太阳光,非常可爱。不过上帝的太阳光比那还要可爱。当太阳落下去的时候,... - 2018-06-13
  • 民歌的鸟儿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这正是冬天。盖满了雪的大地,看起来很像从石山雕刻出来的一块大理石。天很高,而且晴朗。寒风像妖精炼出的一把钢刀,非常尖锐。树木看起来像珊瑚或盛开的杏树的枝子。这儿的空气是像阿尔卑斯山上的那样清新。  北极光和无数闪耀着的星星,使这一夜显得...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