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进退之间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才一走出茅屋,瞥见檐前站着两个白衣教主,两个金衣护卫,但双方对峙着好像不是一起的,心头不期大为诧异!

      白衣教主转过头去,冷冷的道:“有人接你们来了!”

      赤发仙子温如玉连忙招手道:“两位妹子,快过来呀!”

      冷秋霜瞧了温如玉一眼,朝楚湘云道:“湘云姐姐,这是什么一回事”?

      楚湘云迟疑的摇了摇头,还没作答。

      杜志远叫道:“师妹,我们特地接你们来的,还不赶快过来?”

      楚湘云听到绿衣人是师兄,不由喜道:“啊,是大师兄!”

      一把拉了冷秋霜的手,急急奔了过去。

      温如玉低声道:“两位妹子快运气试试,白衣教主是否在你们身上,做了手脚?”

      楚湘云点点头,和冷秋霜两人略一运气,觉得并没什么,这就一起走到杜志远身边停住。

      白衣教主只是负手而立,冷哼一声,道:“仙子现在总该把我妹子放了吧?”

      温如玉造:“这个自然。”

      说着左手袍油一挥,杜志远、黑娘子两人一左一右,霍地向后斜退了几步,左手暗暗笼入袖中,凝神戒备。

      倪汝霖迅速替白嫚嫚解开穴道。

      白嫚嫚穴道一开,飞也似朝白衣教主奔去,目中娇呼一声:“大姐…”

      白衣教主沉声道:“你快进去!”

      “二公主!”茅屋中抢出四个青衣小鬓,拥着白嫚嫚往里走去。

      温如玉拱手道:“教主盛情,感激不尽,咱们后会有期,就此告辞。”

      白衣教主冷冷说道:“本教主恕不远送。”

      温如玉目光一转,轻笑道:“教主在白石谷四周,伏下重兵,是否有一拼之意?”

      白衣教主晒道:“以卵击石,还谈不上拼字。”

      温如玉格格娇笑道:“我不过是提醒你一句,咱们今天是护送二公主来的,照说好来好往,免伤两家和气,自然最好

      白衣教主冷笑一声,道:“怕是诸位来的容易,去时不容易呢。”

      温如玉道:“那也不见得。教主真想动手,只怕会造成惨重伤亡,后悔莫及。”

      话声一落,站在她身后的杜志远、黑娘子两人,忽然从袖中掏出两枚蛇形暗器,虚空一扬。

      白衣教生森森目光,从蒙面纱中,略一转动,似乎微微一怔,继而冷笑道:“原来你们只仗着两支‘翼火蛇’,嘿嘿,‘翼火蛇’火力虽强,不过十丈,在我白石谷,可说一无用处。”

      她这话可说得不假,白石谷方广不下百亩,白衣教的人,散伏四周,并不集中一处,两枚“翼火蛇”的威力,自然发生不了作用。

      这和当日无影神魔夏侯律当面相对,距离较近,形势不同,当时夏侯律志在逃亡,万一通紧了,他会来个同归于尽。

      如今杜志远、黑娘子和自己距离较近,取出两枚“翼火蛇”,志在掩护一行人退去,威胁的意味比较大,决不存有“偕亡”之心。

      不错,他们拼急了,当然也会出手,那么唯一目标,只有自己一人,但“翼火蛇”必须碰上东西,才会爆炸。

      凭自己的武功,双方相隔较远,即使掷来,也足可伸手接住,或者用掌风把它劈出,难以伤得了自己,造成的损失,不会严重,而温如玉一行,却非把他们除去不可,即使手下的人稍有伤亡,也在所不计。

      温如玉可没想到这一着上去,那是因为她知“翼火蛇”威力极强,不知这些道理,闻言笑道:“那么教主是想试一试了?”

      白衣教主傲然道:“本教主正有此意,仙子只管叫他们出手试试!”

      说到这里,仰天发出尖细啸声,接着又冷冷的道:“你们如果仅仗两枚‘翼火蛇’,就想全身而退,也未免太小觑白衣教了。”

      话声一落,草坪四周树林之中,突然涌出无数身穿灰白半短长衫的武士,手持兵刃,缓缓向中间包围过来……

      千面怪侠倪汝霖经验老到,默察形势,便已明白白衣教主用心,自己这边,仅凭两枚“翼火蛇”,已无法对她构成威胁。

      当下就以“传音入密”知会杜志远。黑娘子两人,“翼火蛇”千万不可出手,一面朝温如玉造:“目下形势,一场激战,已在所难免,对方人多势众,咱们只有冲出白石谷……再作计较,姑娘请率领他们当先开路,这里由老朽先挡他们一阵”。

      温如玉沉吟了一下,道:“晚辈之意,老前辈功力深厚,还是由老前辈领先开路,楚冷两位妹子一左一有,拒挡左右两翼,杜兄和倪姐姐居中策应,晚辈断后,这样,既可迎接四面八方的敌人,大家也有个照应,就是白衣教主亲自出手,我们且战且退,自可无虑,不知老前辈认为如何?”

      倪汝霖自然听得出温如玉言中之意,她明说自己功力深厚,宜于领先开路,其实她是怕自己敌不住白衣教主。

      自己虽听过女儿说过,温加工机缘凑巧,已得赤发仙姥亲传,既然她这般说法,谅来不致有什么差地。何况她调度确也得宜,这就点点头道:“姑娘心思缤密,这办法不错,咱们就这么办。!”说到这里,目光一掠,低声道:“事不宜迟,大家各自准备,跟老朽冲吧!”

      伸手撕去蒙面金纱,同时脱去金色长衫,随手绞了两绞,猛向身前逼近的灰衣人扫去。

      他原是为了先声夺人,这一下差不多用上了八成力道,一圈金影,呼啸出手,当先一个灰衣武士,哪想当受得起,惨叫一声,口喷鲜血,跌倒地上。

      楚湘云右手在腰间一按,撤下玉连环,口中娇笑道:“秋霜妹子,快动手啦,这些人还和他们客气什么?”

      倏的跨前一步,皓腕一抖,白玉连环闪起一片萤光,朝横里打去。

      原来她和冷秋霜两人,偷出君山,一路上,早已把十九式白玉连环的招式学会,后来被白衣教擒住,因她把白玉连环束在腰间,只当普通饰物,谁也不知她这一束玉环就是金玉双奇的成名兵器。

      却说楚湘云白玉连环扫到之处,只听一阵叮叮轻响,前面三人,想拿刀剑去磕,但觉手腕骤震,刀锋立即卷转,一个人肩头挨了一下,肩骨打碎,另一个手腕打断,痛得大叫一声,向后跃退。

      冷秋霜早就跃跃欲试,经楚湘云一喊,口中应遵:“是啊,这些人坏死啦!”

      纤举一标,轻描淡写的朝前挥去。

      要知她“九阴神功”虽然只有三成火候,但白衣教主手下之人,如何承受的住?闷哼一声,首挡其冲的冻得身子一僵,往后便倒。

      两人出手之时,千面怪侠倪汝霖手上金农绞成一条金鞭,已连续扫出,逼得许多灰衣武士纷纷让路。

      杜志远和黑娘子两人,也早已撕下蒙面绿纱,一手握着“翼火蛇”,一手斜抱长剑,跟在倪汝霖后面,四只眼睛只是向两边扫射,他们居中策应,准备随时出手。

      杜志远瞧到师妹手上抖出的一串白玉连环,出手之间,就伤了两个敌人,知道这几天工夫,师妹已把白衣剑侣留传的招法学会,心中不觉宽了许多。

      温如玉却依然白纱蒙面,她走在最后,但因前面有人开路,两侧有人拒敌,倒反而显得轻松,眼看自己一行人缓缓移动。走了几丈,还不见白衣教主出手拦袭,心中不禁暗暗感到奇怪。

      纵目一瞧,只觉从四周围聚而来的灰衣武士,不下面人以上,他们虽然缓缓逼近,似未全力抢攻,只是虚张声势,这攻边退。

      不!自己一行人向前移动的一瞬之间,白衣教车和金衣护卫等人,都已不见,莫非他们有什么阴谋不成?心念转动,立即暗施传音之术,说道:“倪老前辈,他们好像有什么阴谋,要把咱们引入埋伏呢!”

      倪汝霖抬头一瞧四周形势,果如温如玉所言,那些白衣教的人,且退且走,让出来的,正是出谷通道,心头不期一怔!

      暗想:“不错,谷口两山夹峙,仅有一条两人并肩可行的山径,而且少说也有百来文远,他们的埋伏,可能就是在那里,但那是出谷唯一的通道,除了这一条路别无出口,自己几人,总不能在谷中不走!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499-922.html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二十三章 仙翁鬼手通经脉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瞎鬼婆被她叫得不由不信,果然依言向左跃开,右手火把,同时朝左边立身之处撩去。  但她左手松燎,却还是朝南玖云劈面打来,一面阴声道:“丫头,你别想讨好,我老太婆眼睛瞎了,耳朵可没聋,毒蜘蛛的行动,五丈以内,焉能瞒得过我?”  南玖云听得暗... - 2018-05-06
  • 第二十三章 丁少秋吃过午饭就上床睡觉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吃过午饭,漱了口,就上床睡觉,直到上灯时分,耳中听到有人走近门口才醒来。  只听伙计在门口叩了两下,说道:“客官,该用晚餐了,你老睡醒了没有?”  丁少秋起来打开房门,举步跨出,含笑道:“我出去吃,不用麻烦你了。”  伙计连连哈腰... - 2018-05-03
  • 第二十三章 花见羞花信风脸上都蒙着黑纱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花见羞、花信风脸上,都蒙着黑纱,这是一件非常别扭的事情!  脸上蒙着黑纱,对视线并无多大影响,说话当然也不会有多大妨碍,但戴着面纱,喝酒吃菜,就大大的不方便了。  每喝一口酒,都得左手先轻轻的掀起面纱一角,每吃一筷菜,左手也得配合着掀起... - 2018-04-30
  • 第二十三章 劈天掌法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天尖顶总共不到一二十丈方圆,此时被两股内家真气所汇成的狂飙,像滔天巨浪,波涛汹涌。崔文蔚,红绡两人,功力有限,那里禁得住这份横卷之势,两个身子,立被震撞得往后飞出!  “啊!”红绡惊呼之声,刚刚发出,楼一怪也突然惊觉,暗叫一声:“不好!... - 2018-04-26
  • 第二十三章 巧胜金形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旁观的心善、苦善大师眼看慈善大师始终没有机会出手,只是闪避着对方的掌锋,心头自然大为紧张。  宋秋云紧握着双手,低低的道:“老和尚怎么还不出手呢?”  荀兰荪微笑道:“快别出声,他就要出手了。”  他话声甫落,慈善大师突然脚下一停,开气... - 2018-05-18
  • 第二十三章 五路分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春梅道:“那等解散的时刻再说了,目前杨门主是允许我参加折花门了?”  “方才在下不是已经答应姑娘了么?”  春梅迅速地举手从她粉颊之间,揭起一张面具,纳入怀中,双膝一屈,跪倒地上,盈盈拜了下去,说道:“属下姬珍珍叩见门主。”  她这一揭... - 2018-04-21
  • 第二十三章 踏雪上青峰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云台山,古名郁州,又名苍梧,山海经上,称它郁山,本来是东海中一座岛屿,和陆地相连,还只是三四百年前的事。  山分前后两山,周围九十余里,幽深峭拔,气势雄壮。前山最高峰,叫做青峰顶,常常被云雾笼罩,云山荡漾,云海苍茫,当地人们,流传着许多... - 2018-05-29
  • 第二十三章 双绝城主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云靖见穆印逼着要与自己对掌一分强弱,沉思刹那,面现刚毅之色,严肃的说道:  “既是施主必欲相抵一掌始罢,贫道为此之首,愿与施主一试!”  穆印颔首不再开口,云靖稽首却不先攻,穆印无奈,警告云靖小心,欺身而上扬掌劈下,云靖及色精宫中一流高... - 2018-05-27
  • 第二十三章 旅程上强敌环伺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萧道成嘴角间,不期流露出一丝冷笑,正待跨步,突听身后树林发出一阵断折的异响,来势奇快,声音入耳,已经到了头顶之上,眼前顿觉青光一闪,枝叶断柯纷落如雨!  萧道成还没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一道人影随着泻落身前,那正是和崆峒岛主在动手的程明... - 2018-05-24
  • 第二十三章 掌废毒母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邵若飞道:“我正要找你交出火烧玄女宫的人……”  石母一摆手道:“若飞,事情一件一件的来。”  接着朝楚王祥道:“年轻人,老身可以告诉你,邵若飞是老身门下大弟子,老身派她主持茅山玄女宫。从未和江湖人有过过节,老身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 2018-06-02
  • 第二十三章 误中暗算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路旁一片草地上,一共站着六个人,谢少安骑在马上,自然老远就认出他们来了。  那是六合门的段斗枢、八卦门高德辉、三元会霍长泰、长江帮于显、洞里赤练贺锦肪,和河海客,一共六个人。  他们这几个人站在路旁,又有什么事呢?但他还未驰到近前,已然... - 2018-03-31
  • 第二十三章 何小勇被卡车撞倒的消息传到许三观那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
  •   两年以后的有一天,何小勇走在街上时,被一辆从上海来的卡车撞到了一户人家的门上,把那扇关着的门都撞开了,然后何小勇就躺在了这户人家屋里的地上。  何小勇被卡车撞倒的消息传到许三观那里,许三观高兴了一天。在夏天的这个傍晚,许三观光着膀子,穿... - 2018-02-08
  • 第二十三章 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一年以后他弄了一本护照,里面贴上了日本签证,竟然要出访日本,去和日本人做国际破烂业务了。李光头出国之前专门去找了童张关余王,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再次入股?  现在的李光头已经不缺钱了,眼看着自己就要富成一艘万吨油轮... - 2018-02-04
  • 第二十三章 真伪莫辨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担心假扮他的贼人挟持孙月华离去,孙月华才会出声呼救。  其实那贼子真要挟持孙月华离去,也会用巧言哄骗,女人是经不起男人哄骗的,他怎会持强劫持?(何况孙月华早就被哄骗得死心塌地,认假作真,那里还会出声呼叫?这只是少不更事的方振玉才会... - 2018-02-03
  • 第二十三章 刘镇的大街上越来越混乱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刘镇的大街上越来越混乱,几乎每天都有革命群众在斗殴。李光头不明白这些同样戴着红袖章,同样挥着红旗的人为什么互相打起来了?他们用拳头、用旗杆、用木棍打成一团时,像是一群豺狼虎豹。有一次李光头看见... - 2018-02-01
  • 第二十三章 敌友难辨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青衫飘忽,静立如故!  独角赤练任长苗,登登连退了两步,“哨”的一声,钢叉堕地,一条右臂,再也举不起来了!  “大哥胜了!”  艾如瑗心头狂喜,还没来的及开口!  只听南振岳冷冷的道:“废你右臂,略示薄惩,你赶快走吧!”  任长苗... - 2018-02-28
  • 第二十三章 借犬追踪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姑娘说的,在下有一疑问。”  九毒娘子道:“什么疑问,你但说无妨。”  范殊道:“他如把前厅一齐毁去,前面的出路自然也毁了,那么里面的人,岂不要活活饿死在山腹之中?”  九毒娘子笑道:“我也想到了这一点,这座石室,在建造之初,... - 2018-03-10
  • 第二十三章 这是一位贩卖能够止渴的精制药丸的商人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你好。”小王子说。  “你好。”商人说道。  这是一位贩卖能够止渴的精制药丸的商人。每周吞服一丸就不会感觉口渴。  “你为什么卖这玩艺儿?”小王子说。  “这就大大地节约了时间。”商人说,“专家们计算过,这样,每周可以节约五十三分钟。... - 2018-03-26
  • 第二十三章 旷世奇缘二脉通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驼矮二老闻言,转首各望了黄秋尘一眼,越庸冷森森一笑,道:  “好小子,无怪你天生命大……”  说着话,两人忽的转身一掠,飞出三四丈,忽听冷白喝道:  “两位慢走一步!”  煞星手冷白追踪而出,猛听黄秋尘叫道:  “冷兄不要追了,兄弟有话... - 2018-03-19
  • 第二十三章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徐少华、祖东权就在左右两边的椅上落坐。  小红捧银壶给三人面前斟上了酒。  徐少华拱手道:“谷主原谅,在下不善饮酒。”  黑袍老者含笑道:“老夫也不善饮,咱们就以此一杯为限,慢慢的喝。”  一面回首朝祖东权道:“祖... - 2018-03-15
  • 第二十三章 戴着假发的圆通完全一副商贾打扮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车中,戴着假发的圆通完全一副商贾打扮,伸头看看方向,他往北一指:“北京!”  “去北京干什么?”赶车的汉子有些惊讶。话音刚落又吃了一记爆栗,就听圆通骂道:“只管干活,不许提问。”说完,圆通轻轻叹了口气,自语道,“有些事,无论如何得亲自跑... - 2018-06-10
  • 第二十三章 雅风楼是江南屈指可数的名楼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杭州的西子湖畔的雅风楼,是江南屈指可数的名楼。它地处西子湖畔景色最美的地段,楼高三重,外表古朴端庄,内部极尽奢华,是达官贵人,豪绅巨贾最爱下榻的百年老店。云襄与明珠以前都在此住过,再次回到这里,二人都感到很亲切。  一行人刚住下不久,就... - 2018-06-08
  • 第二十三章 生嫌隙少将带孤军 同敌忾迎敌困金川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在乾隆的严旨催促之下,庆复和张广泗二人不得不离开康定大本营,赶往南路军郑文焕大营督战。郑文焕的大营就设在离小金川镇不到八十里的达维镇,离康定也不过六百多里路。庆复张广泗竟走了半个月才到——那根本不能叫“路”,几乎一路都是在纵横交错的河溪... - 2019-01-11
  • 第二十三章 刑部院钱度沽清名 宰相邸西林斥门阀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钱度在杨府并没有多耽搁,他是去李卫家听到那里探病的同僚说,杨名时已经谢世,门神已经糊了。他自调刑部衙门,曾经跟着刘统勋到杨家来过两次,现在人既死了,不能没有杯水之情。原想这里必定已经车水马龙,还不定怎么热闹呢,及到了才知道,杨名时的死讯... - 2019-01-04
  • 第二十三章 少将军俄顷擒渠魁 老宫蠹巧机两逢源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扎!”  那炮手答应一声,晃火折子便燃炮捻儿,因为坡顶风大,几次才点燃了。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炮口一串火光夹着铅弹直喷出去,竟是准头极佳,胡家大院正房中弹!房顶被掀起半边,却没有起火,紫霭一样灰蒙蒙的尘雾泛起老高。福康安兴奋得大叫一... - 2019-01-27
  • 第二十三章 展孝心计议观元宵 傅公府墨经点家兵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是!”福康安已经失望,忽然又得到这么一道恩旨,兴奋得身子一挺,挂着泪花的眼睛炯然生光,说道:“奴才父亲臣傅恒地下有知,必定望阙感恩涕零,皇上成全福康安忠孝两全!奴才这就去辞别母亲,然后到兵部办理勘合,下午进宫陛辞,再听皇上面授机宜!”... - 2019-01-28
  • 第二十三章 掩贪行和珅理家务 官风恶民变起台湾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第二日,和珅起了个大早便进宫递牌子。吴省钦当晚几乎没有什么隐讳,和珅亲自接见,与他“促膝剪烛夜谈”,小酌助兴,仅此就使这位翰林受宠若惊,言语之间隐约透露,“国子监祭酒”不久就要出缺,翰林清望文华毓茂的个职分,回京可以先安排署理,然后又说... - 2019-02-01
  • 第二十三章 防兵变行宫下严旨 废太子雪地责阿哥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朔风劲吹,雪花飞扬,戒得居大院内的雪地上,一拉溜跪着十几个皇子阿哥。人人心头都像有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难以安宁;个个又都被这漫天的风雪冻得浑身冰凉,瑟瑟发抖。他们在这儿难受,那位在房子里烤着炭火、坐在暖炕上的皇上,也并不轻松。几十... - 2019-01-02
  • 第二十三章 一枝花蜇居忆往事 红阳教闻风思造乱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一枝花”易瑛蜇居扬州已经三年,自从败走山东,邯郸截饷案发又逃离,山西立足不住,河南桐柏老地盘又被刘统勋派重兵逻察弹压,施银赈粮收束人心,眼见乡关难归,只好化整为零,从淮安潜入南京,不料却又被黄天霸一群紧紧追逼,几乎身陷囹圄。穷途末路惶... - 2019-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