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城本的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供奉着遍尝百草的神农氏,虽然神农氏在神话传说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但他既不能保佑别人加官进爵,又不能像观音菩萨那样普度众生,因此药王庙的香火一直寥寥。还好今日是药王诞辰,一大早就有小贩在庙外招揽生意,甚至跑江湖卖大力丸的也来助兴,让小小的药王庙突然间热闹了许多。

      日上三竿时,一辆华丽的马车缓缓停在了药王庙前,一个衣衫锦绣的少妇抱着孩子下得马车,顿时对庙外的热闹有些诧异,两个随行的家奴连忙赶开小贩让出条路,她这才与丫环、乳母进了庙门。

      庙里也有不少香客,使小小的药王庙显得有些拥护。两个家奴粗暴地推开旁人,总算将那少妇带到了药王殿中,并将闲杂人等赶了出去。

      少妇将孩子交给乳母,然后上香、磕并没有、求签。当她将抽出的签交给解签的老和尚时,对方顿时皱起眉头,半晌无语。她不禁担忧地问:“大师,是不是这签有什么不妥?”

      “这孩子是不是一生下来就体弱多病?”老和尚问。

      “正是如此,所以妾身才带子他来拜药王,希望他能健健康康地长大。”少妇忙道。

      老和尚叹了口气:“这孩子的劫难,恐怕不是拜拜药王就能解。”

      少妇闻言大急:“我孩儿有何劫难?”

      老和尚略一迟疑,压低声音道:“这孩子的父亲欠下了不少孽债,原本是绝后之命,谁知这孩子命硬,偏偏意外降生。父辈造下的孽必将应在他身上,所以他这一生多灾多难。”

      这和尚寥寥数语,却说得分毫不差,少妇顿时双目含泪,急道:“求大师指点,如何才能化解我孩子身上的灾难?”

      老和尚沉吟片刻,叹道:“办法不是没有,就怕夫人舍不得。”

      “什么办法?”少妇忙问。

      老和尚正色道:“只有将这孩子送入空门修行三年,方可凭我佛的慈悲,化去他身上的孽债。”只见这少妇面色大变,老和尚又补充道:“不过现在孩子还小,老衲可以先为这孩子剃度,让他先有个佛门弟子的身份,有我佛庇佑,一切孽债皆可暂免。待他年满六岁,再送到庙中来修行吧。”

      把孩子送入空门修行三五年,借佛门的世界各地使孩子免地被邪神小鬼侵扰,这在许多大户人家也不算稀奇。少妇松了口气,迟疑道:“是不是只要在佛门先挂个名就行了?”

      老和尚点点头:“只要剃度,就是我佛门弟子,开切孽债皆可暂免。”

      少妇略一迟疑,决然道:“就求大师为我这孩子剃度吧,妾身会为贵寺广捐功德,以报大恩!”说着褪下手上的金镯子,双手捧到老和尚面前。

      谁知老和尚面色一沉,正色道:“夫人请回吧。你的孩子老衲不敢收。”

      “这是为何?”少妇忙问,只听老和尚沉声道:“老衲若收下你的孩儿,别人会以为老衲是贪图你的钱财。再说佛门弟子,收受金银是为自己造孽,夫人难道是要老衲万劫不复?”

      少妇只得收起镯子,愧然道:“大师恕罪,妾身怎样才能报答大师恩典?”

      “只要夫人有颗向善之心,这就是最好的报答。”老和尚笑道。少妇连忙磕了个头,向乳母示意:“就请大师为我的孩儿剃度吧。”

      那乳母原来还以为这和尚是个骗子,说得如此凶险就为骗夫人的钱,谁知对方分文不收,倒让她有些意外,只得将孩子抱了过去。老和尚示意小沙弥接过孩子,然后对少妇道:“今日正是吉日,老衲这就到后堂为孩子剃度。”

      少妇正想跟着进去,老和尚却道:“佛门收徒剃度,不能有俗人打搅,夫人在此暂候,老衲为贵公子剃度后,立刻就送出来。”

      少妇也知道这是佛门规矩,只得留在殿中等候。谁知左等右等不见老和尚将孩子送出来,她猛然间有所醒悟,不顾小沙弥的阻拦就往后堂闯了进来。却见后堂空无一人,老和尚和孩子早已不知去向。

      少妇浑身一软差点摔倒,忙对乳母丫环急道:“快叫阿福、阿禄进来,那和尚拐去了我的孩子!”

      阿福阿禄是随来的两个家奴,身手也是不弱。二人连忙在后堂中一搜,没有找到那老和尚和孩子,却发现床下捆着两个从未见过的和尚,嘴里面都塞着破布。

      二人扯掉两个和尚嘴里面的布条,厉声喝道:“秃驴!将我家少爷藏到哪里去了?”

      两个和尚一脸茫然,一个老成些的忙道:“昨夜我俩就被人打晕,什么事都不知道。”

      少妇一听这话差点晕倒,不禁喃喃自语道:“是他!一定是他干的!”

      “夫人,是谁干的?”阿福阿禄忙问。

      少妇没有回答,却飞一般跑出庙门。目光四下搜寻,最后盯住了庙外一个卖零售的小贩。她提磁卡裙子疾奔过去,一把掀掉那小贩头上的草帽,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果然就是她永远忘不掉的那个人!

      “还我孩子,快还我孩子!”少妇边哭边捶打着那小贩的胸膛,却又忍不住扑到他怀中号啕大哭,“你既然已经走了,为何还要回来?”

      不用说迪小贩就是乔装打扮,指挥众多老千骗走小孩的云襄。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仇人”一眼认出来。他低估了女人的直觉,尤其低估他在这个女人心中的记忆。他任由对方抱着自己僵直的身子,神情复杂地冷冷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

      那女人猛然离开他的胸膛,却又拉着他的衣襟哀求:“我知道你要报仇,但你不能伤害我的孩子,把孩子还给我吧,求你了!”

      云襄冷酷地摇了摇头,那女人不禁嘶声质问:“你为什么这么狠心?从小到在,你不是处处都让着我,疼着我,从不让我受半点委屈,为何现在却要抢走我的孩子?”

      云襄冷冷道:“因为你认识的那个蠢秀才,早已经死了!”

      二人还在纠缠,阿福、阿禄已扑了过来,挥刀便向云襄斩去,嘴里喝道:“夫人,闪开,让阿禄将他拿下!”

      二人刚一动手,一旁一具老者已闪身拦在云襄身前,空手挡住了阿福、阿禄,老者边打边喝道:“公子快走!”

      云襄被少妇紧紧抓住,一时脱身不得,一旁有个乔装成小贩的老千见状,抽出扁担便向少妇后心劈去,嘴里喝道:“放手!”

      云襄想要喝止已迟了,连忙和身挡到少妇背后,那小贩收手不及,这一扁担结结实实劈在了云襄背上。痛得他浑身一软,更被那少妇抱了个结实。那小贩赶紧丢下扁担,想要分开二人,却怎么也掰不开女人的手。

      此时场中早已大乱,阿福、阿禄见这老者武功高强,连忙高喝:“夫人别怕,咱们去叫人帮忙!”说着二人丢下老者转身就逃,由于人群混杂,老者只追上一个将之放倒,另一个却混在人群中逃远了。

      “公子快走,再不走就迟了!”老者连忙高喝。就在这时,突见几个捕快疾奔而来,领头那捕快远远就在高喝:“什么人在此闹事??”

      众老千从来就怕官,一见之下立即四下逃散。老者双掌一错就要大开杀戒,云襄急忙喝道:“筱伯不可鲁莽,快退开!”

      老者还在犹豫,就见云襄使个眼色,急急地小声道:“你快走!”

      筱伯心领神会,连忙混入四周看热闹的闲汉中,几个捕快立刻就将云襄与少妇围了起来,领头那满面虬髯的捕快喝道:“怎么回事?还不快放手?大庭广众之下,你们男女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少妇急道:“差官大哥,我孩子被这人拐走了,你们要给我作主!”

      领头那捕快一听这话,立刻拿出铁链将云襄一锁,对少妇道:“夫人放心,本捕快这就将他送回府衙。”说着拉起云襄就走。

      少妇只得放开云襄,紧跟在几个捕快身后,谁知几个捕快走得极快,三拐两拐就不见了踪影。少妇只得独自往府衙赶去,谁知到府衙一问,才知扬州府捕快今日根本就没出班。她不禁一跤跌倒在地,又急又累之下突然晕倒。

      却说云襄被那几个捕快带到僻静处,他忍不住上前抓住那满面虬髯的捕头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308-967.html - 2018-06-08
  • 第二十二章 观猎狼哥俩应对巧 私调兵山庄风云变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四阿哥胤祯说的一点儿不错,天果然变了。黎明时分,下起了毛毛小雨,不大一会儿就转成了小雪,而且夹着细细的冰雹。小沙粒似的,打得人脸上生疼。天,出奇的冷。四阿哥胤祯估计,这么冷的天,皇上不会来了,正要过去请安,哪知,一个小太监打马奔来,说皇... - 2019-01-02
  • 第二十二章 琐小人奔走卖朋友 寂寞后病狂剪苍发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一时便见刘畏君踩着雪水一路小跑进来,笑道:“这人敢是个痴子,问话前言不搭后语的,只是发呆!上次见他满伶俐嘛——我说是不是手头紧,想拆借几个?又问是想调缺,谋外差,也都说不是。问是去奉大出差还是随驾当差,都不是的,只说有要紧事要见和中堂,... - 2019-02-01
  • 第二十二章 严父孝子心长语重 风流郡守咏诗判案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比金鉷揣猜的还要严厉,刘墉一进北书房便挨了刘统勋劈脸一个耳光,听到头一句话是刘统勋的一声断喝“跪下!”  “是!”刘墉扑通一声长跪在地,想伸手抚一下发烧的脸颊,举了举又垂了下来,规规矩矩磕了头,说道:“儿子一定做错了什么事。请父亲责罚!... - 2019-01-21
  • 第二十二章 肌肤亲何敢欺暗室 血肉连却要隐真言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云娘道长带着青猴儿来救伍次友,与皇甫保柱的人打到了一处。酣斗中,云娘突然发现青猴儿已经招架不住了。忙喊了一声:“猴儿,我来救你,快脱身走吧。”  说着一扬手,四枚金镖同时飞出,围战青猴儿的四个侍卫被打到了两人,另两人只顾躲闪,不妨青猴儿... - 2018-12-27
  • 第二十二章 御花园游园惊忆往事 福康安居丧慷慨请缨_乾隆皇帝_故事
  •   接连两天乾隆都宿在养性殿容妃的寝宫里,他想趁着元宵节前政暇公余好生松散一下绷得太紧的心。紫禁城西半边无论翻哪个宫的牌子,一大早就有太监聒噪,又是叫“撤灯火,撤千两(锁)”,又是扫地。年节期间各宫妃嫔串门闲话,见面互道年喜问安,声气儿虽都... - 2019-01-28
  • 第二十二章 燕入云失意投清室 胡印中落魄逃大难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来的人果然是刘得洋,一见燕入云开门,忙转身对后边站着的三四个人说道:“戴爷,这就是燕入云!我打包票,他们都是正而八经的生意人!”燕入云见周围并没有大队人马,远处似乎也有人在敲门叫喊,顿时放了心。他假装揉着眼,说道:“整整折腾一夜,官长们... - 2019-01-11
  • 第二十二章 杨名时遭鸩毓庆官 不逞徒抚尸假流泪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弘皙好不容易熬到申未时牌散学,强按着心头的惊悸尽量从容不迫地踱出东华门,招手叫过贴身太监王英,低声道:“你这会子去恒亲王府和怡亲王府,叫弘昇和弘昌立时过这边来、就说得了几本珍版书,请二位爷过来观赏。”说罢登轿而去。一路上弘皙只是疑思:“... - 2019-01-04
  • 第二十二章 福康安逞威定家变 聚金银临机暂组兵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葛逢春象被人灌了一口醋,咧嘴毗牙苦笑着摇摇头,把那张纸甩在桌上,长叹一声:“唉——总归是奴才无能,约束不了下人!别看奴才在这里是太爷,出门前呼后拥,迎客满面笑容。背地里思量,只好一绳子吊他娘的去了!这日子不叫人过的……”说着眼一红,几欲... - 2019-01-27
  • 第二十二章 勇鳌拜显能戏近侍 莽少年请缨入宫闱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回到禁城,张万强正在神武门焦的不安地等着。见他回来,急步上前,也不及请安便顿足道:“好我的主子爷!还在这儿攸哉游哉,急煞奴才了!”  康熙见他满头大汗,脸都黄了,忙问:“是怎么了?”  张万强左右瞧瞧,见没外人,赶紧凑上去说:“鳌中... - 2018-12-24
  • 第二十二计 关门捉贼_三十六计故事_历史故事网
  •   关起门来捉进入屋内的盗贼。    【原典】    小敌困之①。剥,不利有攸往②。    【注释】    ①小敌困之:对弱小或者数量较少的敌人,要设法去困围(或者说歼灭)他。    ②剥,不利有攸往:语出《易经.剥》卦。剥,卦名。本卦异卦... - 2018-12-21
  • 第二十六章 赐新婚秦本全照准 统战舰进军只欠风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太皇太后传下懿旨,要带领皇上、太子、生过皇子的众嫔妃、三岁以上的皇子,还有苏麻喇姑、孔四贞等一大帮人,在二十六日那天高士奇新婚之时,到高府去看戏。这个旨意一下,高士奇真是欣喜若狂,高兴得手脚都不知往哪放了。您想啊,太皇太后和皇上都来了,... - 2018-12-28
  • 第二十三章 防兵变行宫下严旨 废太子雪地责阿哥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朔风劲吹,雪花飞扬,戒得居大院内的雪地上,一拉溜跪着十几个皇子阿哥。人人心头都像有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难以安宁;个个又都被这漫天的风雪冻得浑身冰凉,瑟瑟发抖。他们在这儿难受,那位在房子里烤着炭火、坐在暖炕上的皇上,也并不轻松。几十... - 2019-01-02
  • 第二十七 严军纪施琅责赖塔 念勋劳康熙慰虎臣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接到圣旨,施琅连忙与姚启圣和赖塔一起,商议向台湾进军的事儿,可是这个赖塔,却军容不整,态度傲慢,而且公然曲解圣意,口出狂言。施琅听了,不由得勃然大怒。他拍案而起,怒声喝道:“赖塔,把你的帽子给我戴上!”  赖塔腾的一下涨红了脸,用手抹一... - 2018-12-28
  • 第二十一章 愚太子临渴才掘井 明四哥未雨先绸缪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上深夜下旨,召见上书房大臣和大阿哥、三阿哥,要商议大事,他们当然是不能睡觉了。其实,这避暑山庄里,今夜不能睡觉的人多着呢。有的人就是想睡也不敢睡。谁呀?就是那位太子呗。刚才他和郑春华调情,正在兴头上,忽听窗外康熙皇上一声断喝,接着... - 2019-01-02
  • 第二十四章 陷兄弟老八行诡计 尽孝心凰祯侍汤药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八阿哥胤禩要带着老九、老十、老十四他们冒死闯宫,去为太子担保。老十三胤祥也要跟进去,却被四阿哥给拦住了。老四心中清楚,老人家恨透了太子,如今太子犯了事儿,他们不落井下石就算好的了,哪儿会有保太子这分善心呢!他们这一去,肯定有阴谋。就在胤... - 2019-01-02
  • 第二十九章 绿莹莹墓陷得珍宝 香格格罹难受君恩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高士奇正在吹牛,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一个伙计急忙过去打开门缝儿打量着来人说道:“对不起,小店已经客满,请您老到镇西头去吧,那边蔡家老店还有空房子。”  这话刚完,就听一个老太太的声音斥道:“少罗嗦!我们就住在蔡家老店,那边不开火,要... - 2018-12-28
  • 第二十章 乱宫闱太子闯大祸 防意外康熙布疑阵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德楞泰和张五哥,护送康熙去冷香亭,刚走到园门口,德楞泰忽然发现了什么,忍不住失声惊叫了一声。康熙抬头一看,也愣住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呢?原来,在冷香亭郑春华住室的窗户上,清清楚楚地现出了一男一女两个身影,而且是紧紧地抱在一起的。康熙立时就... - 2019-01-02
  • 第二十八章 巡奉天武丹猛如虎 滞隆化士奇疗御疾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隔了一日,康熙的车驾由东直门出京,向北进发。因为事先有旨意,不许礼部兴师动众地大肆铺排,所以皇上只坐了一辆曲柄黄盖的绿呢暖轿骡车。侍卫中穆子煦留在京师护侍太子,武丹带了二十多名精悍侍卫簇拥着康熙迤逦而行。李德全架着海东青和一帮内监骑马跟... - 2018-12-28
  • 第二十七章 莽胤祥含冤养蜂道 四王爷深情慰兄弟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却说十三阿哥胤祥,因为那张调兵手谕的事,被皇上下旨责打了四十大板。这下胤祥可遭罪了。  内务府慎刑司里的太监打板子是最有讲究的。在这儿当差的,大部分是前明东西厂、锦衣卫和十三衙门的后代子孙,个个都有一套绝活。就说这打板子吧,是用绵纸包了... - 2019-01-02
  • 第二十三章 刑部院钱度沽清名 宰相邸西林斥门阀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钱度在杨府并没有多耽搁,他是去李卫家听到那里探病的同僚说,杨名时已经谢世,门神已经糊了。他自调刑部衙门,曾经跟着刘统勋到杨家来过两次,现在人既死了,不能没有杯水之情。原想这里必定已经车水马龙,还不定怎么热闹呢,及到了才知道,杨名时的死讯... - 2019-01-04
  • 第二十四章 振乾纲鄂善刑酷吏 赐汤锅皇帝卖人情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民间元宵节虽然已经渐次热闹如常,但同乾隆要守孝三年,皇家宫苑的灯节依旧十分冷清。乾隆正月十四夜里逐个看望了张廷玉、鄂尔泰、史贻直、孙嘉淦和李卫等军政重臣,回到宫中,但见垂花门前、永巷夹道,挂的都是白纱灯,在料峭刺骨的寒风中摇拽不定,忽明... - 2019-01-04
  • 第二十五章 乾清宫严词训廷臣 誊本处密旨捕刘康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清宫是紫禁城里除了太和殿外最大的朝会宫殿。乾隆换坐三十六人抬明黄亮轿绕道从乾清门正门而入,直到丹墀前空场上才扶着高无庸肩头下来。宫外以庄亲王允禄为首,亲王宗室有几十名,文武官员却以张廷玉为首,以下讷亲、鄂尔泰、六部九卿、翰林院的翰林和... - 2019-01-04
  • 第二十六章 刘统勋莽闯庄王府 老太后设筵慈宁宫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刘统勋密陈完毕,心神不定地跟着乾隆到乾清宫与筵,他怕走漏风声刘康自尽,又思量着刘康是否已经启程去了山西,该在哪里堵截,担心人证拿不齐,案子拖得太久。直到庄亲王领旨宣布休筵。刘统勋才清醒过来,忙随众人出来,寻着尚书史贻直,笑道:“大司寇,... - 2019-01-04
  • 第二十章 屠户女督课落榜人 曹雪芹击盂讥世事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阿桂跟着何之踏雪而行,走了约一刻时辰便到了张家肉铺,却也是店门紧闭,只听勒敏高一声低一声、抑扬顿挫地正在背书:“孔子过泰山侧,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听之,使子路问之曰:“子之哭也,疑似重有忧者’——”  “错了!”一个女子声音打断... - 2019-01-04
  • 第二十九章 念旧情胤礽被释放 恨结党八爷险遭拘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从康熙四十六年初冬到四十八年的春天,北京城里雪压冰盖,朝政局势神秘莫测。  太子胤礽行为不端,欺祖乱伦,被康熙皇上在一怒之下废掉了。可是,老皇上却想不通,胤礽这孩子平日不错嘛,为什么会于出这等事来呢?是不是中了妖法?可巧,大阿哥胤禔使用... - 2019-01-02
  • 第二十六章 犟驴子舍命保帝师 铁罗汉雄风惊匪顽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太子胤礽被废,朝局动荡不安,康熙皇上抱病临朝十分辛劳。几个阿哥们跃跃欲试,窥测东宫之位,更闹得这位老皇上心烦意乱,举棋不定。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大阿哥首先跳了出来。他摆脱开几个兄弟,独自一人闯进了养心殿。  康熙靠在御榻上正在闭目养神,... - 2019-01-02
  • 第二十五章 银子好贪官惹大祸 金钟响尼女降纶音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因为南闱秋考舞弊一案,明珠在康熙面前挨了训斥,一肚子没好气地回到家里,正好徐乾学和余国柱二人,在他家后院暖阁里,一边下棋,一边等他呢。徐乾学一眼见明珠过来,便起身笑道:“明相你回来了,快过来瞧瞧。余国柱也是个读书人,我让他六子赌一台戏的... - 2018-12-28
  • 第二十八章 邬先生书房论政局 老皇上禁苑议人心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四王爷胤祯回到府里,上赶上邬思明、文觉、性音和尚在后花园书房猜枚吃酒。四爷站在窗外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只见文觉和尚两手各抓一把棋子,让邬思明猜。邬思明微微一笑:“你这是三八之数。”文觉和尚打开手来一看,果然是二十四个。他撤开一把,只把另... - 2019-01-02
  • 第二十五章 老武丹暮车受重任 众阿哥夺位费心机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半个多月之后,广东总督武丹,奉了皇上的急调,火速赶到京师。这位老侍卫知道,老太子废了,新太子没立,京师的情形十分复杂,也十分敏感。他虽然是个粗汉子,可是在大事上,却十分谨慎。这次进京他走的是水路,在南京特意悄悄地去拜访了魏东亭。魏东亭的... - 2019-01-02
  • 第二十一章 水来急危及拦河坝 工未竣移民救大堤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陈潢目睹了于成龙办案,觉得又解气,又感慨,便叹了口气说道:“哦,看观察审理这两案,便知地方官不好做,清官尤其难做!”  听陈潢说得体贴,于成龙心中高兴,不禁也动了谈兴,叫人端过一杯水来喝了一口,说:“这算什么难,只要骨头硬,不向着富户、... - 2018-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