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音乐的叙述_高潮_故事大全


  •   这是罗斯特罗波维奇的大提琴和塞尔金的钢琴。旋律里流淌着夕阳的光芒,不是炽热,而是温暖。在叙述的明暗之间,作者的思考正在细水长流,悠远和沉重。即便是变奏也显得小心翼翼,犹如一个不敢走远的孩子,时刻回首眺望着自己的屋门。音乐呈现了难以言传的安详,与作者的其它室内乐作品一样,内省的精神在抒情里时隐时现,仿佛是流动之水的跳跃,沉而不亮。在这里,作者是那样的严肃,一丝不苟,他似乎正在指责自己,他在挥之不去的遗憾、内疚和感伤里,让思想独自前行,苦行僧般地行走在荒漠之中,或者伫立在一片无边无际的水之间,自嘲地凝视着自己的倒影。重要的是,无论是指责还是自嘲,作者都表达了对自己深深的爱意。这不是自暴自弃的作品,而是一个无限热爱自己的人,对自己不满和失望之后所发表的叹息。这样的叹息似乎比欣赏和赞美更加充满了爱的声音,低沉有力,缓慢地构成了他作品里最动人的品质。

      1862年,勃拉姆斯开始为大提琴和钢琴写作第一首奏呜曲,1865年完成了这首E小调的杰作;二十一年以后,1886年,他写下了F大调的第二首大提琴和钢琴奏鸣曲。这一年,李斯特去世了,而瓦格纳去世已近三年。岁月缩短了,勃拉姆斯步入了五十三岁,剩下的光阴曲指可数。当音乐上的两位宿敌李斯特和瓦格纳相继离世之后,勃拉姆斯终于摆脱了别人为他们制造出来的纷争,他获得了愉快的生活,同时也获得了孤独的荣誉。他成为了人人尊敬的大师,一个又一个的勃拉姆斯音乐节在欧洲的城市里开幕,在那些金碧辉煌的音乐大厦里,他的画像和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的画像挂在了一起。虽然瓦格纳的信徒们立刻推举出了新的领袖布鲁克纳,虽然新德国乐派已经孕育出了理查·施特劳斯和古斯塔夫·马勒;可是对勃拉姆斯来说,布鲁克纳不过是一个“拘谨的教士”,他的庞大的交响曲不过是“蟒蛇一条”,而施特劳斯和马勒仅仅是年轻有为刚刚出道而已,新德国乐派已经无法对他构成真正的威胁。这期间他经常旅行,出席自己作品的音乐会和访问朋友,这位老单身汉喜欢将糖果塞满自己的口袋,所以他每到一处都会有一群孩子追逐着他。他几次南下来到意大利,当火车经过罗西尼的故乡时,他站起来在火车上高声唱起《塞尔维亚理发师》中的咏叹调,以示对罗西尼的尊敬。他和朋友们一路来到了那不勒斯近旁的美丽小城苏莲托,坐在他毕生的支持者汉斯立克的桔子园里,喝着香槟酒,看着海豚在悬崖下的那不勒斯湾中嬉水。这期间他很可能回忆起了年轻的时光和克拉拉的美丽,回忆起马克森的教诲和舒曼的热情,回忆起和约阿希姆到处游荡的演奏生涯,回忆起巴洛克时期的巴赫和亨德尔,回忆起贝多芬的浪漫之旅,回忆起父母生前的关怀,回忆起一生都在头疼的姐姐和倒霉的弟弟。他的弟弟和他同时学习音乐,也和他一样都是一生从事音乐,可是他平庸的弟弟只能在他辉煌的阴影里黯然失色,所有的人都称他弟弟为“错误的勃拉姆斯”。他的回忆绵延不绝,就像是盘旋在他头顶的鹰一样,向他张开着有力的爪子,让他在剩下的岁月里,学会如何铭记自己的一生。

      应该说,是约阿希姆最早发现了他音乐中“梦想不到的原创性和力量”,于是这位伟大的小提琴家就将勃拉姆斯推到了李斯特的身边。当时的李斯特41岁,已经从他充满传奇色彩的钢琴演奏会舞台退休,他住在魏玛的艺术别墅里领导着一支前卫的德国音乐流派,与门德尔松的信徒们所遵循的古典理想绝然不同,李斯特以及后来的瓦格纳,正在以松散的结构形式表达内心的情感。同时李斯特为所有同情他理想的音乐家敞开大门,阿尔腾堡别墅差不多聚集了当时欧洲最优秀的年轻人。勃拉姆斯怀着胆怯之心也来到这里,因为有约阿希姆的美言,李斯特为之着迷,请这位年轻的作曲家坐到琴前,当着济济一堂的才子佳人,演奏他自己的作品,可是过于紧张的勃拉姆斯一个音符也弹不出来,李斯特不动声色地从他手中抽走手稿,精确和沉稳地演奏了他的作品。

      在阿尔腾堡别墅的日子,勃拉姆斯并不愉快,这位来自汉堡贫民窟的孩子显然不能习惯那里狂欢辩论的生活,而且所有的对话都用法语进行,这是当时欧洲宫庭的用语。虽然勃拉姆斯并不知道自己音乐的风格是什么,但是他已经意识到在这个集团里很难找到共鸣。虽然他喜欢李斯特这个人,并且仰慕他的钢琴造诣,但是对他描绘情感时夸张的音乐开始感到厌倦。当李斯特有一次演奏自己作品时,勃拉姆斯坐在椅子里睡着了。

      仍然是约阿希姆帮助了他,使他年方二十,走向了舒曼。当他看到舒曼和克拉拉还有他们六个孩子住在一栋朴素的房子里,没有任何其他人,没有知识分子组成的小团体等着要吓唬他时,他终于知道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是什么。他寻找的就是像森林和河流那样自然和真诚的音乐,就是音乐中像森林和河流一样完美的逻辑和结构。同时他也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拒绝加入李斯特和瓦格纳的新德国乐派,他接近的是音乐中的古典理想,他从门德尔松、肖邦和舒曼延伸过来的道路上,看到属于自己的道路,而他的道路又通向了贝多芬和巴赫。舒曼和克拉拉热情地款待了他,为了回报他们的诚挚之情,勃拉姆斯弹奏了自己的作品,这一次他没有丝毫的紧张之感。随后舒曼写道:“他开始发掘出真正神奇的领域。”克拉拉也在日记里表白:“他弹奏的音乐如此完美,好象是上帝差遣他进入那完美的世界一般。”

      勃拉姆斯在舒曼这里领取了足以维持一生的自信;又在克拉拉这里发现了长达一生的爱情,后来他将这爱情悄悄地转换成了依恋。有支取就有付出,在勃拉姆斯以后的写作里,舒曼生前和死后的目光始终贯穿其间,它通过克拉拉永不变质的理解和支持,来温和地注视着他,看着他在众多的作品里如何分配自己的天赋。

      还有贝多芬和巴赫,也在注视着他一生的创作。尤其是贝多芬,勃拉姆斯似乎是自愿地在贝多芬的阴影里出发,虽然他在《第一交响曲》里完成了自我对贝多芬的跳跃,然而贝多芬集中和凝聚起来的音乐架构仍然牢牢控制住了他,庆幸的是他没有贝多芬那种对战争和胜利的狂热,他是一个冷静和严肃的人,是一个内向的人,这样的品性使他的音乐里流淌着正常的情绪,而且时常模棱两可。与贝多芬完全不同的是,勃拉姆斯叙述的力量时常是通过他的抒情性渗透出来,这也是舒曼所喜爱的方式。

      《第一交响曲》让维也纳欣喜若狂,这是勃拉姆斯最为热爱的城市。维也纳人将他的《第一交响曲》称作贝多芬的《第十交响曲》,连汉斯立克都说:“没有任何其他作曲家,曾如此接近贝多芬伟大的作品。”随后不久,勃拉姆斯又写下了充满溪流、蓝天、阳光和凉爽绿荫的《第二交响曲》,维也纳再一次为他欢呼,欢呼这一首勃拉姆斯的《田园》。维也纳人想贝多芬想疯了,于是勃拉姆斯在他们眼中就是转世的贝多芬,对他们之间的比较超过了音乐上的类比:两人都是单身汉,都身材矮小,都不修边幅,都爱喝酒,而且都以坏脾气对待围攻他们的人。这使勃拉姆斯怒气冲冲,有一次提到贝多芬时他说:“你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阻止了我的前进。”为此,勃拉姆斯为他的《第一交响曲》犹豫不决了整整20年。如果说勃拉姆斯对贝多芬是爱恨交加的话,那么对待巴赫他可以说是一往情深。当时的巴赫很少为人所知,勃拉姆斯一生中的很多时间都在宣传和颂扬着他,而且随着岁月的流逝,巴赫作品中超凡脱俗的品质也出现在勃拉姆斯的作品中。

      在那个时代,勃拉姆斯是一个热爱旧音乐的人,他像一个真诚的追星族那样,珍藏着莫扎特G小调交响乐、海顿作品20号弦乐四重奏和贝多芬的《海默克拉维》等名曲的素描簿;并且为出版社编辑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450-936.html - 2018-02-12
  • 第六十三章 纵有三湘合北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卜总管是谁?”  赵南珩话声未落!  褐衣汉子偶然笑道:“叫你走就走,不用多问!”  左手五指如钩,一下子搭上赵南珩右腕,半推半拉朝门外走去。  面店伙计早已瞧得脸色发白,不迭后退。  赵南珩暗暗好笑,但故意嚷道:“... - 2018-05-11
  • 第六十四章 山前早已设重围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回头道:“道长最好把这刀藏起,跟在晚辈身后出去。”  说到这里,从地上抬起一段较长的铁链,迅速递到一瓢子手上,低声道:“道长还是作个样儿,外面这几个人,由晚辈对付好了。”  一瓢子微微一笑,果然把钢刀收起,接过... - 2018-05-11
  • 第六十二章 冷面冰心一紫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卖卦老者微微一顿,抬头道:“老汉说的首脑人物,就是年纪比你大辈份比你高的人!  哈哈,这还不是龙在南,利见大人,小哥,你寻的四人,可是你长辈?譬如你的伯伯、叔叔?”  赵南珩道:“在下找的就是四位伯父。”  卖卦老者道:“你只要一路朝南... - 2018-05-11
  • 第六十一章 言来胡乱亦天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琪儿负气下楼,奔出大门,她从小娇纵惯了,其实也只是闹闹小性而已,哪知偷眼一瞧,南哥哥跑到门口,竟站住和一个俏丽女郎攀谈起来!  不,那小妖精居然也“南哥哥”叫得怪亲热的!心头一股悲愤,自己心里骂道:“骗子,骗子,哼,什么南哥哥,完全是骗... - 2018-05-11
  • 第六章 结姐妹情投意合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两边站着两个身穿青色劲装的堡丁,看到钱管事陪同表小姐进来,连忙躬着身行礼。  荆一凤看在眼里,问道:“这裹怎麽也派了哨岗?”  钱子良陪着笑道:“事情是这样,昨晚听说东园老神仙住的楼上闹飞贼,来人身手极高,居然被他逃跑了,所以副总管吩咐... - 2018-05-21
  • 第六十章 芳草斜阳双燕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两人话声一落,立即退出树林,施展轻功,一路朝谷外奔去。  赵南珩内功深厚,这一全力施为,片刻工夫,已把侯剑英丢落老远,回头一瞧,不见侯剑英跟来。只好停住脚步,回身等候。  这一停步,他顿时认出此处,正是上次游老乞倚着树大骂自己的地方,再... - 2018-05-10
  • 第六十五章 白羽穿云拜下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九合金丝鞭不避不让,反而迎着一瓢子单刀,全力扫到!  这下,两人全都用上十成力道,刀鞭互撞,金铁大震。一瓢子在内功修为上总究较卜三胜高出许多!  这尽力一击,一瓢子固然被震得退了一步,但卜三胜却连退三步,九合金丝鞭被震弹得几乎脱手而出!... - 2018-05-11
  • 第六十六章 黑龙潭水见神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一瓢子连忙稽首道:“原来是老施主,贫道失敬。”  天地一卜笑了笑道:“不敢,不敢,小老儿才是真正奉命来的。”  赵南珩道:“老丈是奉游老前辈之命来的?”  天地一卜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小老儿的师傅,要小老儿告诉小哥,南岳事了,别忘了... - 2018-05-11
  • 第六章 安排毒计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清尘道长见状大吃一惊,急忙跨上一步,举起手臂,一下架住了裴元钧的手掌,口中急急说道:“盟主息怒,有话好说。”  智善大师也在旁单掌打讯,口诵佛号,说道:“阿弥陀佛,盟主高抬贵手,是非曲直,还是问清楚了才是。”  说话之时,孟不假也闻讯赶... - 2018-05-16
  • 第六章 盛会前夕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心头一惊,但看为首侍婢,目光只是朝着右侧树林发话,并非对着自己这边,心想:也许有人藏身林中?正想之间,瞥见一条人影从林中飞出,落到盆地之上,冷峻目光,向四周一扫,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许庭瑶凝目望去,只见来人一身青绸劲装,... - 2018-05-18
  • 第六章 假凤虚凰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尹剑青眼光一抬,发现岸上站着四五名佩刀兵勇,还有一个头戴瓜皮帽,身穿夏布长衫的老者,赫然是金家庄总管陆连奎。  尹剑青心中暗暗吃惊,忖道:“金家庄的势力果然不小,居然动用了官家的人!”  柔柔自然也看到了,她神色端庄,当真像是一派少夫人... - 2018-05-15
  • 第六十九章 幽倩偏在别时多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哈哈!”  南世侯大笑,道:“小子,你是找……”  “噫……””试想南世候是何等人物,赵南珩说话之时,目光不定,右手一握剑柄,早已引起他的注目。  但“死”字还没出口,突然发觉那蓝衣汉子手上使的,竟是峨嵋派镇山之宝的倚天剑!  不,他... - 2018-05-11
  • 第六十八章 一树梅花两剑同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到这里,不由恍然大悟。  千手如来身上那套“辟邪剑法”,原是从少林“达摩剑”,武当“太极剑”,峨嵋“乱披风”,华山“太白剑”中撷取精华而成,南魔手方百计把四位掌门人诱来祝融峰,就是为了探求这四套剑法的本身变化。  他这一阴谋,四... - 2018-05-11
  • 第六十七章 为君解得迷仙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看出正是师祖梅花画册第一页上的画意,心知定是“辟邪剑法”的起手式无疑。  南魔示范出手,运剑缓慢,这是他为了使女儿容易瞧得清楚,但也便宜了赵南珩。  试想凭他在屋上偷觑记忆,领悟所得,总属有限,也决非一朝一夕所能阐发,如今有这么一... - 2018-05-11
  • 第六章 查总领班听得脸色大变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查总领班听得脸色大变,霍地站了起来,急急问道:“你是说,那蒙面刺客已经进入咱们府邸?”  陆福葆也微震身躯,问道:“贤侄一路跟她到西北角一带平房,就不见了?”  祝文辉道:“若非遇上冯大海,小侄还不知道已经到了和中堂的府邸呢!”  查总... - 2018-04-29
  • 第六章 寒夜山庄客自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玫地回身朝赵南市伸伸舌头,接口道:“爹,玫儿只在庄外玩咯,这不是回来了么?”  说着招招手,轻声道:“喂,你跟我来咯!”  转身,一阵风似的在门里冲了进去,一面叫道:“爹,你瞧瞧,我替你物色了一个人呢!”  赵南珩略一踌躇,硬着头皮,跟... - 2018-05-05
  • 第六章 丁少秋是被人叫醒的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是被人叫醒的。  他从未感到头脑如此昏胀过,连眼皮都几乎沉重得抬不起来,但明明有人在叫着自己名字!  他用手捏了几下太阳穴,再揉揉眼睛,朦朦胧胧的翻身坐起,跨下卧榻,但见室中一灯如豆,极为昏暗!  床前一张木椅上,坐着一个一身青衣... - 2018-05-02
  • 一张公交IC卡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邻居家的小孩明明上小学,一日,放学乘公交车回家,在车厢里捡到一张公交IC卡。他记着老师的教导“拾物一定要归还失主”。待车到站停稳后,他欲将公交IC卡交给司机叔叔。希望他找到失主。司机叔叔说:“这卡一不记名,二不挂失,还是你自己处理吧!”... - 2018-05-13
  • 不靠谱的飞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当飞哥第一次听到我要给他写传记时,第一反应就是“我好像还活着,你怎么就要给我立传了”。飞哥是三年前才转到我们寝室来的,让我惊讶的是,除了我之外,寝室其他的人都听过他的大名。室友说,每天早上都能看到飞哥拿着豆浆在林园路瞎转悠。  自从这学... - 2018-05-13
  • 那女孩对我说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到达拉萨的时间是晚上八点,我走出混沌的车厢,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我的心情变得轻松而愉悦。一起来的几个同学从背后扑上来“袭击”我,他们的兴奋丝毫不亚于我。  这是我们的高中毕业旅行,也是我送给自己成年礼的一场华丽冒险。  我突然... - 2018-05-13
  • 美国游学记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一直很好奇,国外的小学生是怎么上课学习的。终于,我们学校组织同学们利用寒假到美国游学,体验中美文化的差异。  我们前往游学的学校是美国新泽西中心小学。为了迎接我们这些在美国孩子眼中的“外国人”,新泽西小学的师生用心地在每间教室的每张桌... - 2018-05-13
  • 钢镚怀揣百万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份爱情一个希望,就算钢镚也可以怀着百万的梦想。  [ 钢镚与幼儿园老师 ]  班德在小区的幼儿园里当老师,孩子们每天都会问:“老师老师,你为什么走路的时候都会叮当响,我们都不会呢?”那是因为班德的口袋里揣着几十个硬... - 2018-05-13
  • 水浒眷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六年前,我是梁山大学的毕业生。那时,光荣榜没有我,劣迹榜没有我,奖状奖品奖学金跟我也无甚关系。校园里没有一花一草察觉我已经来过,我的离开于任何人也无关痛痒。我以为这种妄自菲薄地不留痕迹会让自己心里酸楚苦闷,但是这个也没有,因为我是小人物... - 2018-05-13
  • 默契的一课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约十年前,我教一群孩子航行。他们都很聪明、充满热情,跟别的孩子一样热爱生活。这是一群严重残疾的孩子,他们当中有三人坐在轮椅上,腰部以下已经丧失知觉;一个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且右手臂畸形;另外两个是脑瘫儿,走路有困难。  我永远忘不了第七... - 2018-05-13
  • 转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今天是星期日,这对我来说,是最宝贵的时间,一周没黑没明的干,就盼望着这一天,好好地休息一下,享受一下所谓干部的待遇。忽然电话铃响了,我生气地接上电话:“哎呀,你怎么起来得这么早?”  “老师你好,你听出来我是谁吗?”  由于打扰了我的睡... - 2018-05-13
  • 第八十四章 李代桃僵再易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忙道:“老二,快拦住她!”  贺老二道:“放心,她走不了的。”  呼的一刀,直奔宫装少女后腰。  宫装少女冷笑一声,身形疾转,左掌斜拍,推开贺老二执刀右腕,右足飞起,朝他股上踢去。  贺老二身如旋风,急闪开去。  贺老大也已赶到.... - 2018-05-14
  • 第八十五章 破壁腾空假作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春兰不敢抬头,但在情急之下,蓦地想起那枚大铜钱来,记得夫人说过,凭那枚大铜钱,武林中就没人意得起它,这就说道:“那人好像就是几个月前上一线谷去,身上挂着一枚大铜钱的那人,夫人还说过,天下武林,没有人惹得起他。”  慕容夫人眼睛一亮,忙道... - 2018-05-14
  • 第八十三章 凌空一掷显身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卜三胜道:“这个自然!”他说到这里,忽然低声道:“夫人来了!”  贺氏兄弟回头朝大路看去,果见一团白影疾驰过来。  转眼工夫,便已驰近,那是一顶白纺小轿,由四个壮健妇人始在肩上,奔走如飞,轿后跟着两名宫装少女,身法轻灵,丝毫没有落后。 ... - 2018-05-14
  • 第八十二章 道旁画戟拥朱轮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但是已经迟了!  黑衣老头右臂往胁下一换,紧紧挨住剑身,左手轻轻拍了一下劲装青年肩膀,例嘴笑道:“小哥,你已经刺了我三剑啦,我知道你是赵小伙子的朋友,才没还手呢,你替我安静一点,咱们斯斯文文的谈上几句。”  劲装青年用力一抽,没把长剑抽... - 2018-05-14
  • 一件校服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期五的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县二中初三(4)班的教室里很乱。班主任老师去校部开会了,班长刘明璐今天没来上学,几个调皮生好不容易捞了这么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班里海吹神侃,逗笑取乐,还有两个男生到讲台前练起了猴拳,惹得同学们一阵阵哄笑。 ... - 2018-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