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绝处逢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无耻老偷儿!你胆敢向老规行诈?今日让你逃出九道弯,我就不叫岩寨先生!”

      岩寨先生怒吼这声,好像近在眼前。

      其实他人最少也在一两里外,“千里传音”,能像这样凝而不散,岩寨先生的内功火候,端也不可轻视。

      “啊!呵!不好!追贼的来啦!”

      钻天飞鼠两肩一耸,慌张得叫出声来,一双鼠目,骨碌碌乱转。

      方才掏出来的二三十个大小药瓶,还撤在大石块上,这时双手齐抓,往怀中一阵乱塞,活像一个小偷,口中还急叫着:“年轻人,快!快!你快抱着她们走,找个隐僻地方服药去!

      喂!要找一个隐僻得让人找不到的地方,快!快去。”

      梅三公子见他这付焦急神气,不觉暗暗好笑。

      一个人千万别做偷儿!像他这等功力,当了愉儿的老祖宗,还改不掉“贼胆心虚”,如此怕法!但他既然不断的催促,而且百毒散在手,崔慧上官燕两人,确也急须给她们灌药。

      这就依言返身,走到崔慧上官燕两人身边。

      刚要俯身下去,只听钻天飞鼠又在身后放低声音,急叫着道:“喂!喂!公子爷!年轻人,你快过来,我还有话说!”

      梅三公子见他着急的叫着自己,不知还有什么话说。只好依言回到钻天飞鼠身边,问道:

      “老前辈,还有什么吩咐?”

      钻天飞鼠向四外望了一望,轻声问道:“你蛊毒中的不轻,怎会到现在还一点事都没有?”

      梅三公子见他一本正经的叫自己回来,原来只是为了问这句无关紧要的话。碰上这么一位缠夹不清的老鼠爷爷,一会儿焦急万状,一会儿又好整以暇,真使人有啼笑皆非之感。当下随口答道:“小生先前确也感觉恶蛊蠢动得非常厉害,后来经过几次运功逼住,现在倒似乎觉得好了一些。”

      钻天飞鼠脸上似乎现出一阵讶异,口中低低的叫两声“怪事!”随着又频频点头,说道:

      “这也好,我方才忘了告诉你,你给两个小妞儿服药,这‘百毒散’,最灵不过,一服就泻,那个教主爷,你不是看到了吗?所以年轻人,这里可不是善地,你能忍一下最好。如非万不得已,最好能熬过六个时辰,等两个小妞儿完全恢复,你再服药。这样就不致为人所乘,好啦!你现在可以走了!”

      “哦!哦!还有!和你们一起来的那位教主爷……”他话还没说完,突然鼠头一歪,侧耳细听,自言自语的道:“唔!来人还不止一个,没事啦!没事啦!你快走罢?记住!找个隐僻地方!”

      他连连挥手,催梅三公子快走!

      梅三公子摸了摸揣在怀中的“百毒散”,返身一手一个,挟起崔慧上官燕两人,立即大踏步跟着温加风奔去方向,向右边一片松林中走去。只觉松涛盈耳,林内黑压压的,不透天日。

      梅三公子挟着两人,毫不思索的向林内就走,他内功精深,目能暗视,就一直往里走。

      松林之中并没路径,只是忽左忽右,忽高忽低的转了一程,根本不见闻香教主温如风的影子。

      心想钻天飞鼠一再嘱咐自己,要找一个隐僻所在,方能给两人服药。而且这服药下去之后,六个时辰以内,药性未退,人如瘫痪,要自己小心守护。那么能找个避风山洞,最为理想。心念一动,立即加紧脚步,向前奔去。

      又走了一阵,前面林隙,已露出稀微阳光,敢情己到了松林尽头。正欲飞出身去,蓦听左后树下数丈之外,“刷”的一声轻响。

      梅三公子耳目何等灵敏,已看到了一条人影,用于向自己打了个手势,一晃而没。

      敢情是温兄?他先入林来,找到了避风岩洞?也许发现林外来了敌人,是以没有出声,要自己跟他走?

      心念一动,就转身向黑影闪没之处,飞掠过去。脚尖落地,目光已向四外扫转,那有温如风的踪影?

      梅三公子心中奇怪,温兄把自己引来,他又跑到哪里去了?就在这微一迟疑的工夫,只听前面五六丈外,有人轻轻的“嘘”了一声。这暗号,当然是叫自己不要出声。

      难道松林之外,当真来了强敌?他这里方在一愣。黑影又在前面树丛之间,现出身来,连打手势,意思似乎要自己跟他快走!

      这会梅三公子看出前面那条黑影,身材小巧,根本就不是闻香教主温如风!那么此人又是谁呢?敌友未分,自己虽然不惧,但身边还有两个身中恶蛊,急待灌药的人。万一敌人故意引诱,让自己入伏,这可不能上他们的当!

      唉!自己行藏,既被人家觑破,躲也躲不过,不如就跟他去看个究竟。心意既决,立即跟踪下去!

      他本来已是即将穿林而出,这一向左后方追踪,重又进入松林的另一方向。前面那个小巧的黑影,左转右转,时隐时现,一直往深林中穿去!

      眨眼工夫。已走出老远。黑森森的松林,前面又隐隐约约的透进阳光来了。那黑影身形突然加快,像轻烟似的一闪身,便窜出林去。

      梅三公子不敢怠慢,猛吸一口真气,施出“般若神功”,护住全身,双足轻点,身如电射,也跟着向林外跟去!

      这一下,他是惧敌人暗中袭击,才鼓足内劲,像浮矢掠空,奇快无比,飞出去三四丈远。

      身在半空,便已瞧清林外原来是一个峻险的幽谷。当即停住身形,轻飘飘的往岩石上落下。

      脚才着地,只听身后“噗赫”一声轻笑:“瞧你,飞得这么快法,好像人家要偷袭你似的,干吗?”

      乳莺般声音,又妖又嫩,好听已极!

      梅三公子闻声旋身,只见自己面前,站着的竟是一个十七八岁头挽双髻的玄衣女郎。粉面微酡,一双脉脉含情的眼睛,正似笑还羞的盯着自己。

      她!不是六绍三娇的三小姐于文娴!引自己来此,又是为了什么?这就抬目道:“于文姑娘,招呼小生来此……”

      于文娴不待他说完,小蛮靴一跺,轻喊:“快跟我来,这里不是谈话之所。”

      说罢,霍地纵身前进,当先领路!

      这幽壑奇峰插天,危岩扑地,山形犬牙相错,天然的在峰跟岩脚之下,露出逶迤曲折的一条小径。走上这条小径,几个盘旋,便进壅底。四面层峦环抱,形若壑底,似乎已走入绝地,无路可通。

      梅三公子以为她在使狡狯,但瞧她一面行路,一面又不时的回头张望。走得甚是慌张,心中益发大惑不解。

      不大工夫,已走到尽头,于文娴脚步一停,霍地从背上抽出长剑。把身前岩壁下一大盘枯藤,用剑尖挑开,接着又一连挑了好几盘枯藤。

      赫然露出一人来高的一个岩洞,向梅三公子回头笑道:“这九道弯四面全是绝岭,除了土烂狭谷,一个出口,又满布毒瘴,只有中午可以通行,舍此之外,就别无通路。后来岩寨先生在无意之中,发现这幽谷尽头,有一条天然隧道,可以绕过土烂,一直通到外边,这条秘径,他从不告诉外人。还是今天我和金伯伯、公孙先生同来,由二师姐带路,才从这里进来。

      这次,师傅让二师姐向你们暗中放蛊,原是想胁逼你们,加盟本教。后来据报你们已向九道弯方向奔来,敢情是到岩寨先生这里求医。要知岩寨先生,乃是二师姐义父,这才由二师姐传达师傅意旨,要他拖延时间,先给你们一些培养蛊毒的药末,等过了午时,你们势必被困在这里。一面又指派金伯伯和公孙先生一起赶来,把你们生擒回去。我听说你中了恶蛊,心里一急……”

      她说到这里,突然声音一低,脸上更红得厉害!

      梅三公子见她话没说完,忽然停了下来,心中正感不解,只听她继续说道:“当时我吵着要来,这就和他们一起来了。这条秘径,中间虽有许多转折,但只要沿着直线,不走歧洞,就可直达土烂狭谷之外。方才我来的时候,留心细瞧,中间还有许多岩洞,可以暂时容身,你们进去找个石洞先歇一歇,他们这时不会再来。等我设法问二师姐要些‘百毒散’,再替你们送来。”

      至此梅三公子已确信于文娴果然并无恶意,连忙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18-920.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安然脱险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笑道:“咱们现在不是退出去了么?”  铁拐黄衫道:“现在要出去,可得留下一件东西。”  琵琶仙道:“你要我留什么?”  铁拐黄衫道:“命,你已经只有横着可以出去了。”  琵琶仙洪笑道:“阁下说的,正合我意,兄弟进来之时,固然施了一... - 2018-04-03
  • 第二十六章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第二天晚上我工作回来的时候,我远远地看见了小王子耷拉着双腿坐在墙上。我听见他在说话:  “你怎么不记得了呢?”他说,“绝不是在这儿。”  大概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回答他,因为他答着腔说道:  “没错,没错,日子是对... - 2018-03-26
  • 第二十六章 剑破铜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早已看出这两个和尚,是少林罗汉堂的高手,武功修为,造诣极深,方才那和尚给自己举手间压住杖势,实是他太以轻敌之故。  此时眼看对方禅杖一送,朝自己击来,立即迅速的后退三尺,让过一杖,竹箫斜斜点出。  那和尚不容白少辉还手,沉哼一声,... - 2018-03-10
  • 第二十六章 荒凉楼院藏机密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倏地,笑声敛绝了。  鬼矶士秦风也恢复了那付冷酷无性的面容,淡淡的对黄秋尘说道:  “你胜了!你走吧!老朽本来可以遵照我往昔的生性,毁诺再出手毙了你,但老夫今夜不愿这般做,我要违背自己的理智,跟上苍相赌一下,你是不是日后我生命的克星。但... - 2018-03-19
  • 第二十一章 寿诞盛会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赶回赵府,只见剥皮猴徐永燮负手站在阶前,似在等候什么人,一见四人回来,立即迎了上来,含笑拱手道:“杨大侠、谢大侠四位回来了,敝少主听说四位昨晚出去,一晚未归,心中甚是焦急,今日一早,就命兄弟在这里恭候……”  杨继功未待他说完,连连拱手... - 2018-03-31
  • 第二十二章 武林结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哪知就在他五指钩曲,朝苍髯汉子肩头抓落之际,突觉对方肩头一滑,竟然未能抓实!  心中方自一楞,急待吐掌,不知怎的,自己暗蓄手心的掌力,似被一股无形真气封住,一点也使不出来!  苍髯汉子双目朝他一注,嘿然道:“你暗施杀手,为人奸诈,饶称不... - 2018-03-31
  • 第二十章 各有计谋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她这一想,一面双手加紧舞剑,一面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急促的银哨!  这是告诉她的随从,各自突围。  她发出口令,左手拂尘连挥。突然飞出一蓬黄烟,双足一顿,有如鹞子钻天,一下纵起三丈多高,身形横掠,越过万开山,往外泻去!  四名年轻道姑也在黄... - 2018-04-19
  • 第二十七章 妙夺钩符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忽然发现北首一座小山麓间,绿树掩映,似有一所庙宇,心中不觉一动,说道:  “冰儿,那里有一座庙宇,咱们过去瞧瞧。”  冰儿道:“庙宇有什么好瞧的?”  谢少安道:“这座庙宇离王母渡已有五里光景,地势相当偏僻,今晚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故... - 2018-04-03
  • 第二十三章 误中暗算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路旁一片草地上,一共站着六个人,谢少安骑在马上,自然老远就认出他们来了。  那是六合门的段斗枢、八卦门高德辉、三元会霍长泰、长江帮于显、洞里赤练贺锦肪,和河海客,一共六个人。  他们这几个人站在路旁,又有什么事呢?但他还未驰到近前,已然... - 2018-03-31
  • 第二十五章 飞天神魔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令狐大娘听得一怔,道:“秦夫人是给芳儿作媒?”  秦映红笑道:“是呀,毒君、毒后只有这么一个世子,令孙女一嫁过去,就是毒世子的妃子,毒君、毒后早就不问事了,把毒王宫交给世子掌管,令孙女就是毒王宫的女主人。”  令狐大娘望望毒君、毒后,说... - 2018-03-31
  • 第二十八章 八臂金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掠掠柔发,说道:“大哥,殿上黑沉沉怪不舒服,我们还是坐到阶上去吧!”  谢少安笑道:“你是不是怕鬼?”  冰儿哼道:“我才不怕呢?这里又没有地方好坐,阶前还有些月亮,银河如水月如刀,多有诗意?岂不比坐在黑沉沉的屋里好得多了。”  谢... - 2018-04-03
  • 第二十四章 毒君毒后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冰儿两人刚跨进松棚,令狐大娘一阵呷呷尖笑,站起身来,招呼道:“谢少侠二位才来么?快到这边坐。”  青衣少女令狐芳看到谢少安,柳眉微蹙,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忽然低下头去。  谢少安目光一掠,棚下已经没有坐位,人家既然跟自己先招呼,... - 2018-03-31
  • 第二十九章 擒龙手法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第一辆车上,走下来的是毒君闻人休夫妇,第二辆车上走下来的是飞天神魔闻于天和天狐秦映红。他们刚一下车,驾车的两个青衣汉子敦奘、阉茂迅快的从两辆车上,捧出一大幅柔软的地毯,在平坦的草地上铺好。  接着又取出两个精致的漆器食盒,一把金壶,四付... - 2018-04-03
  • 第二十二章 尔虞我诈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香香突然飞奔了出来,一把抱住罗衣妇人,急的哭道:“娘,你怎么了?”  九毒娘子道:“没什么,你娘想坐下来歇息呀!”  香香倏然站起,呛的一声,掣出一柄短剑,脸含秋霜,喝道:“你在我娘身上下毒是不是?”  九毒娘子娇笑道:“这是你娘自己要... - 2018-03-10
  • 第二十一章 南北帮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就在逢老邪发动攻势的同时,白少辉也振剑而起,青光骤发,反击过去。  只见两人剑风激荡,展开了一场恶战彼此都以快速绝伦的手法抢攻,片刻之间已然互攻了二十余招。  逢老邪一柄阔剑大开大阖,一剑跟一剑,连绵而上!剑上迸发的罡力,也一剑重过一剑... - 2018-03-10
  • 第二十五章 千里追踪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拱手拱道:“香香被这里的少应主所劫持,在下两人一路追踪前来……”  九毒娘子没等他说完,蛮靴轻跺,叹息道:“这么说来,地窖里的人,也是你们放的了?这下真把我这大姐整惨了!”  乾坤手杨开泰诧异的道:“姑娘认识他们么?”  九毒娘子... - 2018-03-10
  • 第二十章 一掌克毒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王立文眼看白少辉真的让九毒娘子点了穴道,不觉犹疑的道:“白尼那是真要跟她去了?”  白少辉淡淡一笑道:“兄弟虽被她点了穴道,但她也给了解药,咱们这是交易,这就谁也没欠谁了。”  钱春霖为人工于心计,已经听出白少辉言外之意,心中暗道:“听... - 2018-03-09
  • 第二十八章 天囚堂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戴良江湖阅历何等老到,自然听的出胡管事的口气,这是说,平日押解人犯,都是领队亲自押送来的,但从没两个领队,同时来过,他自然感到有些意外。心念一动,不觉脸色凝重,探手从怀中摸出一面银牌,说道:“兄弟和陆兄是奉堂主之命,到牢中查看来的。” ... - 2018-03-10
  • 第二十四章 一步之差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九毒娘子娇笑道:“好啊,你们瞒着我结拜了兄弟,把我老姐姐放到那里去了?”  范殊接口道:“你自然是我们的大姐了。”  九毒娘子媚眼一溜,问道:“你们真的认我这个大姐?”  范殊道:“自然是真的了。”  九毒娘子膘着白少辉,低低问道:“你... - 2018-03-10
  • 第二十三章 借犬追踪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姑娘说的,在下有一疑问。”  九毒娘子道:“什么疑问,你但说无妨。”  范殊道:“他如把前厅一齐毁去,前面的出路自然也毁了,那么里面的人,岂不要活活饿死在山腹之中?”  九毒娘子笑道:“我也想到了这一点,这座石室,在建造之初,... - 2018-03-10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剑惩徽薄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玉扇郎君摺扇一指,道:“你们只管出手,本座要在二十招内,生擒你们三人。”  范殊轻笑道:“我只要十招之内,就可把你擒下了。”  玉扇郎君目注范殊,缓缓说道:“你不是陆长生。”  原来范殊这声轻笑,给他听出不是陆长生的口音。  范殊道:“... - 2018-03-10
  • 第二十一章 紫衣少女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哥哥,你在瞧什么?”  崔慧凑近身子,往上一瞧,不由“噫”了一声,气道:“这又不知是那一个无耻之徒,杀了追风剑客,居然移祸江东!”说着一纵身,拔出寒英剑,猛的向树身子斫了几剑。  梅三公子喟然叹道:“一入江湖,便惹是非,这追风剑客不...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黑色小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上官燕也叫了声:“崔姐姐,我来帮你!”紧随着挥剑而出!  阴世秀才公孙庆不防三小姐会突然插手,向追风剑客迎出。对方这一招“彩虹横空”,何等厉害不由心中大急。  他适才接了灯心和尚偷袭自己的一颗精钢念珠,此时尚在手中,连忙扣入中指,对准追...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岩寨先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嘘——厉之声,随风飘忽,时远时近,初听倒也并不觉得怎么。但连续的几声入耳之后,梅三公子还好。崔慧、上官燕和琴剑两小,只觉心头一阵烦恶,往上直泛,头脑也立时昏胀起来!  崔慧心中一惊,赶紧从怀中掏出爷爷秘制的解毒丸,倾了五粒,要大家纳入口... - 2018-01-13
  • 第二十五章 良药助盅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夹缝已经到了尽头,转过断壁,前面虽然还是蜿蜒盘曲的陡险山径。但比夹缝之中,已经好得多了。  温如风回头一听,梯他之声,这时又没了声息。  空山寂寂,只有松风如涛,落叶萧萧,好像根本就没有适才之事。  上官燕经过一阵疾走,突然感觉气喘起来...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截脉疗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寻思如果不是十二金钱任龙被人杀死,留下自己的名字,他决不会轻易随着灯心和尚,跟踪自己,也决不会被玄女教的人暗下毒手。  十二金钱虽然不是自己所杀,但他却是为自己而死!  突然他脑筋中闪起雪峰山脉,破庙中的一幕,那华山派弟子申福通,不是死...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义救飞鼠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头一惊,急忙举目瞧去,只见范殊问了进来,笑道:“大哥,你说的不错,我上屋不久,就有四五名神机堂的武士,飞掠而来。见到我,行了礼,朝墙外追出去了。  白少辉道:“咱们空忙了一场,这人已无救了。”  范殊道:“怎么,他已经气绝了么?... - 2018-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