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武林三绝剑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茶园,是大别山南首一个荒僻的小村落,原是因为附近一带山坡上种植的都是茶树而出名。

      茶园村落虽然不大,但它座落的位置好,西首是铜锣关,南首是松子关,这个小村落正好在两者之间,恰成鼎足之势。往来于湖北罗田、麻城、安徽金家寨(立煌)、霍山、朱屋庙(岳西)的行旅,这里是必经之路,因为走官道,你就得兜大圈子,多上三四天路程,所以这里虽是山间小路,也成为东西交通要道了。

      茶园的村子口,有一家卖茶兼卖酒饭面食的小店,一大间土墙瓦房,外面又支了个松棚,放上五六张板桌,十来条板凳,和圆凳凑和起来的位置,你别看它因陋就简,每天午牌时光,每个座头几乎都坐满了人。

      今天,还不过已刻,山径上就有人来了!

      那是一个头戴毡帽,腰背佝楼的老者,他手上拄着一根用布条包扎的木棍,一步一拄,一看就知他走得很吃力,跨入松棚,就在门口一张板凳上坐了下来,口里直是喘气。

      小店里的掌柜兼伙计的老头儿赶忙倒了一盅茶,送到佝偻老者面前,含笑招呼道:“老客官,请用茶。”

      放下茶盅,他就觉得这位腰背佝偻的老者有些怪!

      因为他就站在他的面前,但却看不清地的面貌!

      当然,佝偻老者头上那顶毡帽檐儿压得也低了一些,但帽檐再低,也只能压住他的眉毛,而看不清他面貌的另一原因,却是他花白的连鬓胡长得于思满脸,遮去了大半个脸孔,你就是站得再近,也只能看到他一个狮子鼻而已!

      佝偻老者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来,拿起茶盅,一口喝干,就低沉的道:“店家,可有好酒?”

      掌柜老儿听他一开口,只觉这位老客官的声音也有些怪!

      说他低沉,又有些沙哑,说他沙哑,又有点尖锐,总之听在耳朵里怪不舒服!

      但客人开了口,要酒,管他声音有多怪?掌柜的这就连忙陪笑道:“有,有,老客官要刀烧子,还是花雕?”

      “烫一壶花雕,再配几样下酒菜。”

      佝偻老者口中说着,又“哦”了一声,接道:“麻烦你再来一盅茶。”

      “是,是。”掌柜老头儿一手取过瓷盅,转身倒了一盅茶送上,然后又放好坏筷,才匆匆往里头厨房走去。不多一会,端出一壶烫热的花雕,和几个碟子,那是切好的卤蛋、豆子、卤牛肉、咸水花生,和笋干,都是现成的下酒菜。

      佝偻老者倒了一盅酒,一口喝干,又倒第二盅,又一口喝干,再倒第三盅,又杯到酒干,一连喝下了三盅,才用手抓起一片卤牛肉,放入口中咀嚼起来。

      掌柜老头儿看他喝酒的模样,觉得又有些怪,但喝酒怪,是人家的事,自己何用多看,他识相的悄悄退了下去。

      这时小店前面的山径上,又有三个人一路行来,今日生意来得早,掌柜老头儿自然满心欢喜,但那三个人还没走近,只听坐着剥咸水花生的佝楼老者忽然“嘿”了一声。

      掌柜老头当然没有去理会地,就巴结的迎了出去,含笑招呼道:“三位客官要歇歇再走吧?”

      那三人跨入松拥,一眼看到佝接老者,不禁神色为之一变,互望一眼,脚下也微观趑趄,大有抽腿欲退之意!

      佝倭老者适时抬起头来,沙哑的道:“就是你们三个么?好,你们既然来了,那就不用走了。”

      原来这三人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走在较前面的一个约莫五十出头,个干瘦小,双臂特长,脸型尖瘦,鹰鼻隼视,身穿青竹布长衫的叫做侯椿年,是河北通臂拳的老拳师。

      左首一个也有五十来岁,脸色白中透青,紧闭着嘴唇,一副阴沉模样的,是琵琶手鄢茂元。

      右首一个年在四十开外,生相精干,带着一股狠气的是天狼星郎百辉。

      通臂猿侯椿年略一抱拳,嘿然道:“桑老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姓侯的,你还不配和老夫林兄道弟。”

      佝偻老者自顾自喝了口酒,一面剥着花生,缓缓说道:“难道你们三个不是找老夫来的?”

      琵琶手鄢茂元道:“咱门兄弟路过此地,和桑老哥只是巧遇,咱们兄弟找你老作甚?”

      “哈哈!”仰按老者突然发出裂帛似的一声洪笑,双手在桌面上一按,霍地站了起来。

      他这一按,四个桌脚立时被按下去两三寸之多,陷入在坚硬的泥土之中!

      佝偻的老者也随着这一起立,腰背一挺,登时高出了一尺有奇,从他压低的帽檐之下,射出两道比闪电还亮的目光,洪声道:“难道你们没听说桑老邪在九宫山得到了一张‘迷踪图’?难道你们没听到桑老邪中了鼠辈的暗算,功力已经尽失?难道你们不是想捡便宜来的?”

      一手提着那根缠了有条的木棍,大步走出,每说一句话,就朝三人迈上一步。

      通臂猿侯椿年等三人,慑于他的威势,因此佝偻老者(现在已经不再佝偻了)每逼上一步,他们就不期而然的后退一步。

      这佝偻老者原来正是名震天下的魔剑桑仝,因为他生性怪僻,一向行事,只凭他一己的好恶,人在正邪黑白之间,大家都称他桑老邪,名列“武林三绝剑”之首。

      那“三绝剑”的另外两个则是擎天剑石东华和剑煞秦中龙。

      “三绝剑”者,他们三个人使的都是剑,你只要遇上三人中的任何一个,你绝无还手之力也。

      至于桑老邪(佝偻老者)说的“迷踪图”,那更是在江湖上盛传而无人可以证实的一张武林之宝!

      有人说“迷踪图”是一张地图,为昔年大顺朝李自成所绘,他搜集了明宫和民间财宝,藏在一处深山之中,得到这张图,可以按图索骥,取到藏宝。

      也有人说,“迷踪图”是百年前一位武林奇八七绝书生汇集天下武林各派武功,藏之名山石室的一张位置图,找到石室,可以得到各派武林精华,成为武林第一人。

      也有人说,“迷踪图”本身就是武功,参透“迷踪图”,就可天下无敌,反正“迷踪图”的传说很多,莫衷一是。

      天底下凡是只有传闻,没有见过的东西,就会越说越玄,越传越神秘!“迷踪图”就是这样被武林中传说得成了人人都想得到的宝图。好像谁得到了它,谁就会平步青云,一下富可敌国,而且还立时就可爬上“武林第一”的宝座一般!

      闲言表过,却说通臂猿侯格年、琵琶手鄢茂元、天狼星郎百辉三人,被桑老邪一步步的通来,退出松棚,退到了一片草坪上,三人才品字形站定下来。

      天狼星即百辉站在最左边,这时忍不住道:“桑老,咱们兄弟并无开罪之处,你这是做什么?”

      桑老邪同样脚下一停,呵呵笑道:“问得好,老夫要你们试试我桑老邪是否真如传言,中了姓阎的鼠辈的散功毒,已经功力尽失?”

      通臂猿侯椿年道:“桑老这是误会,在下兄弟并没说你功力尽失。”

      他们说得虽然委婉,但每一个人依然双手提胸,凝聚了全身的功力,这不是说他们准备随时出手,而是桑老邪实在太厉害了,他们自非全神贯注,提功戒备不可。

      桑老邪道:“老夫不想和你们多噜嗦,好!你们可知老夫如何处置了毒手郎中么?”

      天狼星郎百辉道:“你老说出来听听?”

      桑者邪道:“老夫要他自己砍下一条右臂。”

      通臂猿侯椿年道:“阎老九和咱们兄弟无关。”

      “不错。”桑老邪道:“但你们三个跟踪老夫而来总是事实。”

      琵琶手鄢茂元道:“这么说,桑老好像不肯放过咱们了?”

      桑老邪道:“老夫并不想出手,你们三个也不配老夫出手,这样吧,你们自断右手三个指头,就可以走了。”

      天狼星即百辉脸上肌肉扭动了一下,冷声道:“桑老邪,咱们兄弟对你已经够忍让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大家都是江湖上人,咱们并无开罪之处,你要咱们自断三个指头,未免太过份了吧?”

      桑老邪嘿然道:“老夫说出来的话,从无折扣,你们自断三个指头,即可无事,等到老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86-957.html - 2018-05-15
  • 第一章 不速之客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太行山麓的百泉镇,又热闹起来了!  古老的小镇,如今沿着山麓,搭盖了无数棚帐,像长龙一般,足足有五六里长,往来人群中,包括了川、广、云、贵和黄河两岸的人。  这是一年一度的盛会,大家都以“泉会”相称。  “泉会”,主要是药材市集,全国各... - 2018-01-05
  • 第二十一章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_紫衣玉箫
  •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  水小华和丧门神君章之而各以平生功力,招招指向对方的要害,狠毒无比,迅速绝伦,霎时,二人已拆了三十馀招。  站在一旁观战的笑面无常章之霄,见水小华招式精奇,功力浑厚,身法灵巧异常,喑忖:十几年不见,焦一闵... - 2017-11-29
  • 第十一章 零落客夜济零落妇 风尘女蒙救委风尘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李侍尧同着于敏中、纪昀、郭志强等人辞出刑部大院,在仪门口栲栳大的灯下各自揖别。他站着迟疑了一下,想约众人一道去自己府里聊聊,但于敏中神气落寞,边和纪昀说。“明日见驾要报奏旌表各地节妇烈妇的享,纪公拟的名单似乎太滥了些。一座牌坊按二百五十... - 2019-01-28
  • 第一章 大漠孤烟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大漠孤烟直。玉门关外的戈壁,一望无垠。除了骄阳下几根迎风摇曳的枯草,看不见一点有生命的东西。似乎自鸿蒙之初,一切都是静止不变的。青衣老人拄着大刀,凝立不动,似在调理气息,方才一场恶战,大约是有点伤筋动骨。暗红色的血液顺着刀刃缓缓滑下,慢... - 2018-12-12
  • 第二十一章 与虎谋皮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五叉鬼王左手遥遥作势,向外一指,那两柄被掌力荡开去的飞叉,好像有线操纵一般,迅速回头追击,但莫延年早已越过围墙。  五叉鬼王脸色微变,倏地站起身来,骇异的道:“能一掌震出老夫两柄金叉的人,已非寻常之高人了!”  银拂道人笑道:“你倒真会... - 2018-01-06
  • 第十一章 百剑之厅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尹天骐道:“好卑鄙的手段。”  桑南施废然道:“这么说来,那金姑娘一走,幕后主使人物,依然找不到了。”  金鸠婆婆怒声道:“怎会找不到?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老婆子找不到小丫头,不会到江南找耿存亮去?”  桑南施点头道:“这就成了一石三... - 2018-01-05
  • 第一章 春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近晌时分,雨又下了起来。这是苏城二月惯有的霪雨,细密而又黏腻,不动声色间已润湿了悒翠轩面东的雕窗。茶客们都在凝神听曲。轩中有胡琴声声,宛转悠扬,如同一道活泼泼的泉水在月下蜿蜒流淌,不时更有笛子吹出几个短促的音调相和。  一曲奏罢,奏琴的... - 2018-12-11
  • 第一章 拉嘎镇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溯河北上,于未正时分到达了乌拉嘎镇。站在河岸上俯视小镇,只见得蒙古人惯戴的四片瓦、女真人的圆顶帽、赫哲人和鄂伦春人的狍皮帽在街间拥挤不堪。通红的火光从乍起乍落的皮帘子内泄出,说笑吵闹声漫过了帽子汇成的河流淌进顾澄的耳中。虽说雨点伴着... - 2018-12-11
  • 第三十一章 辇车大战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麻冠道人还是悠然自在,口中不时喝道:“李剑农,你三招满了!”  “银拂子,你也第三招了!”  “哈哈,四位求命三招,都已先后届满,这就怪不得贫道了!”  辇车突然旋转如飞,古纹剑、黄玉如意,玉笏、拂尘,四件兵器,同时幻起了一征光影,向四... - 2018-01-06
  • 跛脚的孩子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在一座古老的地主庄园里,住着一家年轻而有名望的人。他们很有钱,也很幸福,他们既愿自己快乐,也愿做好事。他们希望让所有的人都像他们那样快乐。  圣诞之夜,在古老的骑士厅里竖起了一棵装点得很华丽的圣诞树。壁炉里燃着火,古老的画框四周悬着云杉... - 2019-02-09
  • 施放烟幕的小乌贼 - 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蔚蓝的大海,风平浪静,正是水下公民们出游的好时光。乌贼妈妈带着小乌贼到姥姥家探亲。这是小乌贼第一次出远门,心里真快乐呀。他随妈妈漂呀,漂。哦,那披着好多块透明骨板,分成几节的,是美丽的小虾鱼;那身体扁平,头部突出的,是小海蛾……小乌贼一边... - 2019-02-09
  • 瓦尔都窗前的一瞥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注:瓦尔都(Vartou)是哥本哈根的一个收留孤寡人的养老院,建筑于1700年。)  面对着围着哥本哈根的、生满了绿草的城堡,是一幢高大的红房子。它的窗子很多,窗子上种着许多凤仙花和青蒿一类的植物。房子内部是一副穷相;里边住的也全是一... - 2019-02-09
  • 新坐标系中的成长之痛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每个人都有闪光点,在某些方面,别人似乎比你强,但通过努力,你也能找到自己的过人之处。    在遇见她之前,我相信人和人之间的智力水平是差不多的,但是,走进大学校园的第一天,认识了我的上铺以后,我的看法彻底改变了。  我们是英语专业本科生... - 2019-02-08
  • 新世纪的女神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我们的孙子的孩子——可能比这还要更后的一代——将会认识新世纪的女神,但是我们不认识她。她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出现呢?她的外表是怎样的呢?她会歌唱什么呢?她将会触动谁的心弦呢?她将会把她的时代提升到一个什么高度呢?  在这样一个忙碌的时代里,... - 2019-02-08
  • 猎人兄弟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深山狩猎人家有一对兄弟。哥哥十分勤快,每天起早贪黑出没在深山老林,既艰辛又清贫,但他毫无怨言,因为祖祖辈辈都是这样生活过来的啊;他的弟弟却是一个很不安分的人,他不甘心就这样辛辛苦苦默默无闻地过一辈子,连做梦都想着发家致富的事。有一天,... - 2019-02-09
  • 牧人与野山羊_伊索寓言_故事大全
  •     牧人把羊群赶到牧场去放牧,看见有几只野山羊混杂在羊群里。傍晚,他将所有的羊都 赶进羊圈。第二天,暴风雨大作,不能到牧场去放牧,只好在羊圈里饲养。他丢给自己的羊 一点点食料,仅只限于不至饿死,而为了想把外... - 2019-02-14
  • 牛和屠夫_伊索寓言_故事大全
  •   有一天,许多牛想杀死宰牛的屠夫,因为屠夫从事屠杀他们的职业。他们聚集在一起,商讨办法,磨砺他们的角,准备战斗。有一头耕过许多田地的老牛说:“屠夫们确实宰杀我们,但他们是用精巧的手艺来杀我们,减少了我们的痛苦。如果没有这些手艺... - 2019-02-14
  • 寒鸦与乌鸦_伊索寓言_故事大全
  •   有只寒鸦身体格外强壮,比其他寒鸦大得多。于是,他就瞧不起自己的同伴,自以为是地跑到乌鸦那里,想与他们共同生活。乌鸦们很快从他的形状和声音中认出他是寒鸦,并一齐啄赶他,把他驱逐出来。被赶出来后,他又只好回到寒鸦那里。然而曾受到他的侮辱的寒... - 2019-02-14
  • 隐情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上小学的时候,有一阵我对学拉二胡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每天放学从教音乐的沈老师窗前经过时,从里面飘出来的那或悠扬或凄婉的琴声总是让我挪不动脚步。多次登门恳求后,沈老师终于答应收我为徒。  在沈老师的悉心辅导下,我的演奏技艺突飞猛进。进了中... - 2019-02-08
  • 还不了愿的人_伊索寓言_故事大全
  •   有个穷人生了病,病情越来越严重,医生们都说毫无希望了。但他仍对众神祷告,如果他的病能好,一定献上一百个牛头作祭品,还要献匾给庙里。站在他旁边的妻子问:“从哪来的这笔钱?”那人答道:“你以为神是为钱向我... - 2019-02-14
  • 鲨鱼的弱点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鲨鱼的攻击性极强,只要被鲨鱼发现,很少有人能够逃生。不过,奇怪的是,海洋生物学家罗福特对鲨鱼研究了多年,经常穿着潜水衣游到鲨鱼的身边,与鲨鱼近距离接触,可鲨鱼好像并不介意他的存在。罗福特介绍说:“鲨鱼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一见... - 2019-02-14
  • 清洁工与铁铲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阿弘与哥哥阿弦兄弟俩,一同从偏远的乡村来到某城市找事做。阿弘兄弟俩,长得人高马大。经过几天周旋,总算在一家大型酒店找到了一份差事。阿弦安排在厨房切菜,阿弘安排在厨房当清洁工。 转眼间,不觉过了半年有余。阿弦因为机敏、乖巧,深得领导喜欢。只... - 2019-02-13
  • 阴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三那年,我是一所二流中学里最优秀的学生,把年级第二名远远甩在了后面。老师们更是把我当成学校的希望,期待我能打破本校的零纪录,考上清华北大。甚至,有时我迟到时,老师要等我来了之后才开始上课。  英子是从农村来的,和我同宿舍,成绩中等,相... - 2019-02-08
  • 你打算送什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山泉村位于大巴山腹地,是典型的山区,一年四季太阳只在中午才能照几个小时。山泉小学只有一个老师,全校有4个年级,总共62个学生。由于教室少,基本上采用的是复式教学。我们几个毕业实习时自愿要求来到了这里。  4个月的实习很快就结束了,我们和... - 2019-02-08
  • “迟到”的请客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半年前,佟梅应聘来到一所大学里当教师,而且还兼任毕业班的班主任。这天下午,班长刘长丽找到佟梅,磨叽了半天,终于红着脸,低声说:“佟老师,你也请同学们一次客吧。”  佟梅愣了一下,笑着说:“怎么回事,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让我请客?”  刘长丽... - 2019-02-08
  • 感谢那只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琳达是一名小学教师,她班上的 孩子大部分来自贫民区。感恩节快到了,一家报社向琳达约稿,希望她让孩子们画一些画,内容是孩子们想感谢的东西。  琳达把这项作业布置了下去。孩子们很快交上了自己的作品,当小道格拉斯交上他的画时,琳达不... - 2019-02-08
  • 叼着肉的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狗叼着肉渡过一条河。他看见水中自己的倒影,还以为是另一条狗叼着一块更大的肉。想到这里,他决定要去抢那块更大的肉。于是,他扑到水中抢那块更大的。结果,他两块肉都没得到,水中那块本来就不存在,原有那块又被河水冲走了。这故事适用于贪婪的人。... - 2019-02-08
  • 女巫的青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石头是一只青蛙的名字,他和女巫一起住在森林里。女巫不平常的生活让这只青蛙筋疲力尽了。  终于有一天,他对女巫说:“我想过平静的生活,每天只是捉捉虫子。”  女巫答应了他的请求,并且吻了他冰冷的背,祝福他一生平安。  小石头和所有的青蛙... - 2019-02-07
  • 特别的“检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年他13岁,上初中二年级,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在学校里整天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检查他都不知写过多少次了,被老师批评更是家常便饭。  他又转了一所新学校,这是他上初中以来的第三个学校。第一堂课还没有上几分钟,倦意就上来了,他把书竖着放在课... - 2019-02-08
  • 不甘为蛹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在我上高中以前,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我的成绩永远保持年级第一,我是老师的宠儿,我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一个优等生的待遇。  可这一切,都在我上高中时被打破了。中考过后,我考上了一所非常著名的高中,那里高手如林,聚集了这个城市最优秀的学生。而我,... - 2019-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