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武林三绝剑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茶园,是大别山南首一个荒僻的小村落,原是因为附近一带山坡上种植的都是茶树而出名。

      茶园村落虽然不大,但它座落的位置好,西首是铜锣关,南首是松子关,这个小村落正好在两者之间,恰成鼎足之势。往来于湖北罗田、麻城、安徽金家寨(立煌)、霍山、朱屋庙(岳西)的行旅,这里是必经之路,因为走官道,你就得兜大圈子,多上三四天路程,所以这里虽是山间小路,也成为东西交通要道了。

      茶园的村子口,有一家卖茶兼卖酒饭面食的小店,一大间土墙瓦房,外面又支了个松棚,放上五六张板桌,十来条板凳,和圆凳凑和起来的位置,你别看它因陋就简,每天午牌时光,每个座头几乎都坐满了人。

      今天,还不过已刻,山径上就有人来了!

      那是一个头戴毡帽,腰背佝楼的老者,他手上拄着一根用布条包扎的木棍,一步一拄,一看就知他走得很吃力,跨入松棚,就在门口一张板凳上坐了下来,口里直是喘气。

      小店里的掌柜兼伙计的老头儿赶忙倒了一盅茶,送到佝偻老者面前,含笑招呼道:“老客官,请用茶。”

      放下茶盅,他就觉得这位腰背佝偻的老者有些怪!

      因为他就站在他的面前,但却看不清地的面貌!

      当然,佝偻老者头上那顶毡帽檐儿压得也低了一些,但帽檐再低,也只能压住他的眉毛,而看不清他面貌的另一原因,却是他花白的连鬓胡长得于思满脸,遮去了大半个脸孔,你就是站得再近,也只能看到他一个狮子鼻而已!

      佝偻老者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来,拿起茶盅,一口喝干,就低沉的道:“店家,可有好酒?”

      掌柜老儿听他一开口,只觉这位老客官的声音也有些怪!

      说他低沉,又有些沙哑,说他沙哑,又有点尖锐,总之听在耳朵里怪不舒服!

      但客人开了口,要酒,管他声音有多怪?掌柜的这就连忙陪笑道:“有,有,老客官要刀烧子,还是花雕?”

      “烫一壶花雕,再配几样下酒菜。”

      佝偻老者口中说着,又“哦”了一声,接道:“麻烦你再来一盅茶。”

      “是,是。”掌柜老头儿一手取过瓷盅,转身倒了一盅茶送上,然后又放好坏筷,才匆匆往里头厨房走去。不多一会,端出一壶烫热的花雕,和几个碟子,那是切好的卤蛋、豆子、卤牛肉、咸水花生,和笋干,都是现成的下酒菜。

      佝偻老者倒了一盅酒,一口喝干,又倒第二盅,又一口喝干,再倒第三盅,又杯到酒干,一连喝下了三盅,才用手抓起一片卤牛肉,放入口中咀嚼起来。

      掌柜老头儿看他喝酒的模样,觉得又有些怪,但喝酒怪,是人家的事,自己何用多看,他识相的悄悄退了下去。

      这时小店前面的山径上,又有三个人一路行来,今日生意来得早,掌柜老头儿自然满心欢喜,但那三个人还没走近,只听坐着剥咸水花生的佝楼老者忽然“嘿”了一声。

      掌柜老头当然没有去理会地,就巴结的迎了出去,含笑招呼道:“三位客官要歇歇再走吧?”

      那三人跨入松拥,一眼看到佝接老者,不禁神色为之一变,互望一眼,脚下也微观趑趄,大有抽腿欲退之意!

      佝倭老者适时抬起头来,沙哑的道:“就是你们三个么?好,你们既然来了,那就不用走了。”

      原来这三人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走在较前面的一个约莫五十出头,个干瘦小,双臂特长,脸型尖瘦,鹰鼻隼视,身穿青竹布长衫的叫做侯椿年,是河北通臂拳的老拳师。

      左首一个也有五十来岁,脸色白中透青,紧闭着嘴唇,一副阴沉模样的,是琵琶手鄢茂元。

      右首一个年在四十开外,生相精干,带着一股狠气的是天狼星郎百辉。

      通臂猿侯椿年略一抱拳,嘿然道:“桑老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姓侯的,你还不配和老夫林兄道弟。”

      佝偻老者自顾自喝了口酒,一面剥着花生,缓缓说道:“难道你们三个不是找老夫来的?”

      琵琶手鄢茂元道:“咱门兄弟路过此地,和桑老哥只是巧遇,咱们兄弟找你老作甚?”

      “哈哈!”仰按老者突然发出裂帛似的一声洪笑,双手在桌面上一按,霍地站了起来。

      他这一按,四个桌脚立时被按下去两三寸之多,陷入在坚硬的泥土之中!

      佝偻的老者也随着这一起立,腰背一挺,登时高出了一尺有奇,从他压低的帽檐之下,射出两道比闪电还亮的目光,洪声道:“难道你们没听说桑老邪在九宫山得到了一张‘迷踪图’?难道你们没听到桑老邪中了鼠辈的暗算,功力已经尽失?难道你们不是想捡便宜来的?”

      一手提着那根缠了有条的木棍,大步走出,每说一句话,就朝三人迈上一步。

      通臂猿侯椿年等三人,慑于他的威势,因此佝偻老者(现在已经不再佝偻了)每逼上一步,他们就不期而然的后退一步。

      这佝偻老者原来正是名震天下的魔剑桑仝,因为他生性怪僻,一向行事,只凭他一己的好恶,人在正邪黑白之间,大家都称他桑老邪,名列“武林三绝剑”之首。

      那“三绝剑”的另外两个则是擎天剑石东华和剑煞秦中龙。

      “三绝剑”者,他们三个人使的都是剑,你只要遇上三人中的任何一个,你绝无还手之力也。

      至于桑老邪(佝偻老者)说的“迷踪图”,那更是在江湖上盛传而无人可以证实的一张武林之宝!

      有人说“迷踪图”是一张地图,为昔年大顺朝李自成所绘,他搜集了明宫和民间财宝,藏在一处深山之中,得到这张图,可以按图索骥,取到藏宝。

      也有人说,“迷踪图”是百年前一位武林奇八七绝书生汇集天下武林各派武功,藏之名山石室的一张位置图,找到石室,可以得到各派武林精华,成为武林第一人。

      也有人说,“迷踪图”本身就是武功,参透“迷踪图”,就可天下无敌,反正“迷踪图”的传说很多,莫衷一是。

      天底下凡是只有传闻,没有见过的东西,就会越说越玄,越传越神秘!“迷踪图”就是这样被武林中传说得成了人人都想得到的宝图。好像谁得到了它,谁就会平步青云,一下富可敌国,而且还立时就可爬上“武林第一”的宝座一般!

      闲言表过,却说通臂猿侯格年、琵琶手鄢茂元、天狼星郎百辉三人,被桑老邪一步步的通来,退出松棚,退到了一片草坪上,三人才品字形站定下来。

      天狼星即百辉站在最左边,这时忍不住道:“桑老,咱们兄弟并无开罪之处,你这是做什么?”

      桑老邪同样脚下一停,呵呵笑道:“问得好,老夫要你们试试我桑老邪是否真如传言,中了姓阎的鼠辈的散功毒,已经功力尽失?”

      通臂猿侯椿年道:“桑老这是误会,在下兄弟并没说你功力尽失。”

      他们说得虽然委婉,但每一个人依然双手提胸,凝聚了全身的功力,这不是说他们准备随时出手,而是桑老邪实在太厉害了,他们自非全神贯注,提功戒备不可。

      桑老邪道:“老夫不想和你们多噜嗦,好!你们可知老夫如何处置了毒手郎中么?”

      天狼星郎百辉道:“你老说出来听听?”

      桑者邪道:“老夫要他自己砍下一条右臂。”

      通臂猿侯椿年道:“阎老九和咱们兄弟无关。”

      “不错。”桑老邪道:“但你们三个跟踪老夫而来总是事实。”

      琵琶手鄢茂元道:“这么说,桑老好像不肯放过咱们了?”

      桑老邪道:“老夫并不想出手,你们三个也不配老夫出手,这样吧,你们自断右手三个指头,就可以走了。”

      天狼星即百辉脸上肌肉扭动了一下,冷声道:“桑老邪,咱们兄弟对你已经够忍让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大家都是江湖上人,咱们并无开罪之处,你要咱们自断三个指头,未免太过份了吧?”

      桑老邪嘿然道:“老夫说出来的话,从无折扣,你们自断三个指头,即可无事,等到老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86-957.html - 2018-05-15
  • 第一章 不速之客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太行山麓的百泉镇,又热闹起来了!  古老的小镇,如今沿着山麓,搭盖了无数棚帐,像长龙一般,足足有五六里长,往来人群中,包括了川、广、云、贵和黄河两岸的人。  这是一年一度的盛会,大家都以“泉会”相称。  “泉会”,主要是药材市集,全国各... - 2018-01-05
  • 第十一章 百剑之厅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尹天骐道:“好卑鄙的手段。”  桑南施废然道:“这么说来,那金姑娘一走,幕后主使人物,依然找不到了。”  金鸠婆婆怒声道:“怎会找不到?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老婆子找不到小丫头,不会到江南找耿存亮去?”  桑南施点头道:“这就成了一石三... - 2018-01-05
  • 第二十一章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_紫衣玉箫
  •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  水小华和丧门神君章之而各以平生功力,招招指向对方的要害,狠毒无比,迅速绝伦,霎时,二人已拆了三十馀招。  站在一旁观战的笑面无常章之霄,见水小华招式精奇,功力浑厚,身法灵巧异常,喑忖:十几年不见,焦一闵... - 2017-11-29
  • 第二十一章 与虎谋皮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五叉鬼王左手遥遥作势,向外一指,那两柄被掌力荡开去的飞叉,好像有线操纵一般,迅速回头追击,但莫延年早已越过围墙。  五叉鬼王脸色微变,倏地站起身来,骇异的道:“能一掌震出老夫两柄金叉的人,已非寻常之高人了!”  银拂道人笑道:“你倒真会... - 2018-01-06
  • 第三十一章 辇车大战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麻冠道人还是悠然自在,口中不时喝道:“李剑农,你三招满了!”  “银拂子,你也第三招了!”  “哈哈,四位求命三招,都已先后届满,这就怪不得贫道了!”  辇车突然旋转如飞,古纹剑、黄玉如意,玉笏、拂尘,四件兵器,同时幻起了一征光影,向四... - 2018-01-06
  • 对手不是敌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考放榜了,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电子科技大学,一同考上这所大学的,还有我心仪的姑娘叶漫!  我想等时机成熟了告诉叶漫,我从高中时期就喜欢她。  我有一个同班同寝室的死党,他叫刘俊,也经常出现在我和叶漫吃饭的地方,这时的叶漫总是笑吟吟地叫... - 2018-11-14
  • 我的名字就在‘等’里面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女儿很少得到老师的表扬。一次学校搞花卉展,女儿兴冲冲地端去一盆月季。回来后,她眉飞色舞地描述自己如何得到老师的表扬,还叮嘱母亲一定要参加下次学校开的家长会,特别要注意听老师表扬时喊她的名字。  开家长会那天,母亲满怀期待去参加,可始终没... - 2018-11-14
  • 单车岁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那是个雨天,许心怡把书包顶在头上,一步一步跳着躲闪地上的水泡儿。骑着单车飞驰而过的官越停了下来,他用一只脚支着单车,吹了声口哨,然后喊了声:“嘿,我带你!”  穿过了那条长长的小巷,许心怡跳下单车,伸出手:“雷锋同学,认识一下吧,... - 2018-11-14
  • 厕所门事件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男孩儿念到大二,暗恋上了一位女生,再也无心钻研学业。终于,在一天晚上,他向女生吐露了久藏的心迹,但女生对眼前这位农村来的男孩儿,很是不屑一顾。结果不言而喻,爱情的花朵还没有开放,就匆匆凋谢了。  男孩儿黯然神伤,开始对人生感到绝望,于是... - 2018-11-14
  • 真正理解孩子的那一刻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家长,蹲在办公楼背风的角落里,一边抽烟,一边重重地咳嗽。他的旁边,站着我的学生李太福。见我过来,李太福的父亲赶紧站起来,尴尬地说:“这孩子,说他多少次了,总是不听话,让你费心了。昨晚,他又跑回来了。我揍了他一顿。这孩子,太不像话了!... - 2018-11-14
  • 高三是一片麦田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这个夏天,一切结束。  我从考场上走出来,步子很轻。穿着FUN的粉色上衣,还有米奇的牛仔裤。手上提着透明的文件夹,准考证还放在里面,那上面的我有一个微笑。很疲惫,不堪一击的模样。  考场的门没有开,因为卷子还没有清点完毕。很多的人,就那... - 2018-11-14
  • 美丽的情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7年前,我在一所师范大学读大一,寝室里的几个女生个个漂亮。  进大学不到半年,寝室里几乎每个女生都收到了男生的情书或玫瑰。只有一个叫李美丽的女生例外。  李美丽并非长得不好看,只是她来自农村,风吹日晒的缘故,皮肤有些黑,再加上家庭条件所... - 2018-11-14
  • 一次普普通通的测试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读初中时,我的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我也深得数学老师张老师的信任,张老师总是让我帮他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工作。  一次数学测验后,张老师由于忙于校务工作,放学后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给了我一份标准答案,让我帮他批改试卷。  或许是这次试卷比... - 2018-11-14
  • 我的阳光,你在哪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刚到一个班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到你,因为你安静得如同一朵静静绽放的兰花,匆匆而过的人嗅不到你的清香,偶然的一瞥,我发现了清新脱俗、美丽安静的你。  我开始主动和你搭讪,努力去发展我们的关系。尽管你对这种冒失的人比较讨厌,我们还是渐渐成了... - 2018-11-14
  • 小村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601宿舍,有6个女孩儿,周末的时候,5个比赛赖床,只有包默默弃权参加,她颠颠地跑到食堂,拿着笔录下来的菜单,包子、油条、茶叶蛋、小米粥,满载而归,气喘吁吁爬上6楼一一给我们分发。大家一边享用着余温不减的早餐,一边指指暖瓶:活雷锋默默姐... - 2018-11-14
  • 春天的花一样漂亮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你想过当公敌的后果吗  英语课上,教室里除了姜灿灿清晰得水珠落玉盘一样的声音外,再无声音。时间仿佛都在那一刻停止了一样,以至于姜灿灿的背诵声停止了好一会儿,英语老师才回过神来,扶了扶眼镜,示意姜灿灿坐下,她说:“我想知道你们还有什么好说... - 2018-11-14
  • 老师,你真的很优秀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严子清是英语教研组组长,每到年底,严子清就为评优的事心烦。自从教育系统的评优与工资的晋升挂钩后,谁的眼不紧盯着那几个有限的名额?这天中午,当严子清的老婆听说今年的评优名额又给了别人时,不免气恼,跟他大吵了一架。  和老婆吵完架后的严子清... - 2018-11-14
  • 同桌是冤家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市第五高级中学,没有不认识刘丹的。她家境富有,人又漂亮、活泼,颇有人缘。谁知到了高三的第二学期,班里从农村转来了一个女生,与刘丹同名同姓,但长相却有天壤之别,又黑又瘦不说,脸上还有一道伤疤,褐色的,像一只蜈蚣趴在她的鼻子旁边。  新来... - 2018-11-14
  • 因为他,她心里再装不下别的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李雪纯是一个又矮又胖的女孩儿,因为其貌不扬, 加上腼腆木讷,班里人都叫她“丑小鸭”。每次进教室,她都用力低着头。同学们不喜欢她,没人愿意跟她同桌,她旁边的位子便一直空着。  高二时,班里来了个插班生周华伟,他来自省城,一身大红... - 2018-11-14
  • 赢了自己的毅力和勇气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读初二的时候,我的顽皮和捣蛋水平已经达到了空前的高度。我的父母和老师坚信:在不久的将来,我即将成为少管所里的一名光头罗汉。他们放弃了对我的挽救,痛心而无奈地看着我在沉沦。  初二下学期,来了位新班主任,小女子叫林青,二十来岁,脸色苍白,... - 2018-11-14
  • 我给班长做“二秘”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辛薇薇是我们高一(3)班的班长兼语文科代表,她平常喜欢独来独往,管理班级事务铁面无私,所以班里很多同学都对她敬而远之。  刚开学不久,一天,班里的“调皮鬼”龚小潭想捉弄一下辛薇薇,就在她的铅笔袋里放了几条毛毛虫。没想到辛薇薇发现后,竟不... - 2018-11-14
  • 初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在我懵懵懂懂的时候,就很想有爱情这一桩事。  那时我每天都等信,说坦白些,其实是在等一封情书。我想我已经暗暗被一个女生钟情上了,这人在暗处悄悄地看我。望着我的背影,托着腮帮子发呆。这人还从别人喊我名字的时候记住了我的名字,并想办法认识了... - 2018-11-14
  • 高三之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喜欢杨小邪,不可抑制地喜欢。  杨小邪是在高三转学到我们学校的,他很酷,短短的头发,时髦的运动服,笑起来小眼睛就成了一条线。杨小邪,是一个受人追捧的男生,他的书法得过奖,他的画出国交流过。他身边常有女孩逗留,那些女孩都是“校花”。可我... - 2018-11-14
  • 暖(2)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初春某个假日的下午,我在储物间整理一家人的冬衣。9岁的女儿安娜饶有兴致地伏在不远的窗台上向外张望,不时地告诉我院子里又有什么花开了。  这时,我无意中在安娜羊绒大衣两侧的口袋里各发现一副手套,两副一模一样。  我有些不解地问:“安娜,这... - 2018-11-14
  • 痴迷只是一只蚂蚁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苏小馨爱上了纳兰,全班同学都知道。爱到痴迷,爱到狂热,爱到发烧。像那些追周杰伦、追韩寒、追李宇春的粉丝一样,她是纳兰的粉丝。  吃饭的时候想,走路的时候念,就连上课也常常走神。有一次数学课上她正在琢磨纳兰词中的意境,忽然老师叫她起来回答... - 2018-11-14
  • 讨厌的土豆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天,一位小学老师给她的学生们布置了一项特别的作业,老师说:“你们今天放学回家从家里拿一些土豆,每一个土豆都代表一个自己厌恶的人,有几个不喜欢的人,就带几个土豆。把这些土豆装在一个塑料袋里明天带到学校来。”  第二天,孩子们带着用塑料袋... - 2018-11-14
  • 青春里,谁都会遇上爱情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我与刘仲平成了同桌。  本来,我是不需要补习的。然而,心高气傲的我,高考志愿只填了杭州的一所最心仪的高校。我想搏一下,结果,搏到补习班这条路上来了。  欢迎你,杨姝。刘仲平站起来和我打招呼。这一年,多多关... - 2018-11-14
  • 他托起我的手臂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和孩子经常在林间小路上散步,从前他总是抓住我的手一甩一甩,边走边跳的,而现在他常常把我的胳膊向上托,我奇怪地问:“妈妈很老了吗?”他笑嘻嘻地说:“没有啊,妈妈年轻得像小草一样呢!”“那你为什么要这样用力扶我呢?”孩子没有解释,笑着跳着... - 2018-11-14
  • 灵魂怎堪怨恨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王老师是四川某地一个小县城中学的教师,是当地唯一获得过“全国优秀教师”称号的人,他教的班级升学率总是名列前茅。  2000年高考前夕,他带的高三班以及他的女儿都在积极备考的时候,他突然发病住院,经查是肝癌晚期。为了不影响孩子们的考试,他... - 2018-11-14
  • 命题作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刘松仁是位高中教师,这天早上,他急匆匆地走进学校大门时,看到一位像是来自农村的中年妇女,臂弯上挎着一个沉甸甸的蓝布包袱,在校门口徘徊。此刻正是一年中最冷的寒冬腊月天,北风呼啸寒气侵骨,那位妇女显然冻坏了,头发凌乱脸色青紫。不知怎的,刘松... - 2018-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