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江湖一毒枭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渐渐的一支木剑由疏而密,由简而繁,居然使得周围三丈,剑风呼呼,月光之下,但见一片纵横剑影,早已消失了青年的影子。

      紧接着但听一声轻啸,一道剑影有如腾故起风,向空直上,在半空中一抖,剑花飞洒,缤纷如风,青年已经飘然飞落原地,抱剑卓立。

      只要看他最后一招,“一柱擎天”,你就可以想得到,他就是有“武林三绝剑”之称的擎天剑石东华的门人了。

      “武林三绝剑”,二邪一正,这一正就是九宫门名宿石东华,他以一招“一柱擎天”,驰誉武林,博得擎天剑的雅号,不但为人正派,胸怀恬淡,筑庐天柱山下,啸做林泉,是一位与世无争的高人。

      这青年正是他唯一的传人尹剑青,从师十年,已尽得石东华的传授,只有剑术一道,才只练了三年。

      剑是百兵之主,最是难学不过,有人练了一生,依然无法练到炉火纯青,所以古人有读书学剑两无成这句话。

      尹剑青自幼得名师调教,苦练了三年,才有几分火候,说起来已是难能可贵了。

      他因南岳庙前石砌平台,地方广阔平整,入夜之后,又无人迹,故而每晚带着木剑到这里来练剑。

      这时他一趟剑法,刚刚练完,正在纳气调息之际,忽听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叫道:“年轻人,你是石东华的门人么?”

      尹剑青心头一怔,听不清话声发自何处?举目四顾,也不见人影,但人家问到师傅的名号,自然不能不答,这就双手抱拳,躬身道:“晚辈正是家师门下,不知前辈是哪一位高人?”

      “很好!”那低沉的声音又道:“你快随我到山上来!”

      尹剑青只闻其声,依然不见其人,只得依旧抱抱拳,仰天问道:“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那低沉的声音又道:“老夫要你随我到山顶上去,时间匆促,你且跟我上来就是了。”

      尹剑青听得暗暗奇怪,少年人难免好奇,口中应了声“是”,一手提着木剑,果然依言朝山径上走去。

      只听那低沉声音在上面催道:“年轻人,脚下加点劲,老夫时间很有限,你要越快越好。”

      声音入耳,渐渐远去,那最后一句话,相去已是甚远。

      霍山的又一名称是天柱山,山而谓之天柱,山势该是何等峻拔陡峭了。尹剑青的师傅规定他每日清晨,以登山练习轻功,这条山路,纵然险峻异常,但对他来说都是跑得再熟悉也没有了。

      他听了低沉声音的话,就立即提吸真气,施展轻功,一路连纵带跃,飞腾而上。

      这样足足奔惊了一刻功夫,才算登上山巅,耳中只听那低沉声音笑道:“年轻人果然不错,只比老夫慢了一盏茶的功夫,你这点年纪,实在难得。”

      尹剑青听说自己还比他慢了一盏茶的功夫,心头更是吃惊,暗道:“自己时常听师傅夸奖自己,说自己拳、剑、轻功、内功四者,以轻功为第一,这该归功于自己每天都以登山作为练习轻功,自己的轻功,在武林年轻的一辈中已是数一数二了,如今这位低沉声音的前辈,说自己还慢了一盏茶的功夫,这不是说还差得远吗?”

      心中想着,目光早已朝那低沉声音的发话之处投了过去。

      山顶上天风虽大,但月色却比庙前更清朗多了,但见一方竖立的大石下,盘膝坐着一个花白连鬓胡长得子思满脸的老人,目光炯炯朝自己望来。

      尹剑青虽不认识此人,但一眼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位前辈高人,这就急忙走了过去,抱抱拳道:“老前辈要晚辈到山顶上来,不知有什么教言?”

      花白连鬓胡老人炯炯目光,只是盯着尹剑青身上上下直瞧,过了半晌,才轻轻叹息一声,含笑道:“石东华有此佳徒实在令人羡煞,老夫这一趟总算没有白来了。”

      他说到这里,一手拍拍他身旁,说道:“年轻人,你坐过来,老夫是行将就木的人了,我有两件事奉托于你……”

      尹剑青依言走到他身边坐下,说道:“晚辈还没请教老前辈的道号呢!”

      白胡老人道:“这个不急,你先听老夫把话说完了,老夫所以约你到山顶上来,是因为这里人迹不到,不虑被人窃听,若是有人上来,老夫就可以发觉。第二,老夫找你的原因,是因为你是石东华的门人,你师傅为人正派,他收的徒弟,老夫自可放心。”

      尹剑育道:“老前辈到底有什么事呢?”

      白胡老人道:“老夫有两件事,要交付于你,第一件是老夫一位知交好友,突然身放,他在临终之前,托付给我一个重担,就是他有一套精绝天下的剑法,嘱老夫务必传给一个可靠的人,不然他身亡之后剑法也因之而失传……”

      尹剑青道:“老前辈,这……”

      白胡老人道:“你别打岔,听老夫说下去,老夫当时答应了他,就是今天中午的事,但老夫也将在今晚子时与世长辞了,老夫不能辜负老友临终付托。第二件事,老夫也有一套还算差强人意的剑法,过了今晚子时,老夫数十年苦心钻研的绝学,也将随之湮没无闻,所以再三思维,只有石东华的徒弟可以交付……”

      “这个只怕不成。”尹剑青为难的道:“晚辈是九宫门的弟子,岂可见异思迁,何况晚辈也不能再拜在老前辈门下……”

      “不用拜师。”

      白胡老人道:“老夫只是为了不负老友之托,不使老夫精研的剑法,埋入黄土,就于愿已足,年轻人,老夫为时不多,天下虽大,也无暇去选择人才,你是老夫唯一的希望,好了,老夫话已说完,时间匆促,这两套剑法精微之处,也已无暇和你多说,现在老夫先把老友那七招剑法的口诀说与你听,希望你能够把它记住了,有什么不大了解之处,你等老夫说完了,再提出来问我。”

      说完,也不管尹剑青愿不愿意,就把七招剑法口诀,说了一遍,然后又仔细的讲解了每一招的剑势要诀。

      尹剑青因为这位老人说得极为沉痛,他不得不听,要知地平日对师门“九宫剑法”本已练得相当纯熟,平日对师傅说的剑术道理,也都能融会贯通,因此对白胡老人讲解的使剑要诀,自然也还能完全领悟。

      先前还发觉有许多地方好像不及他原来所学,但听到后来,却又发现和师傅教自己的剑法,大不相同,有许多变化,极为狠毒,也极为深奥。白胡老人把七招剑法的变化,解说的虽然还只是个大概,但已是相当详尽了,他口气微顿,问道:“你记住了么?”

      尹剑青点点头道:“晚辈大概都记下了。”

      他武功已有相当根基,自可一点即会。

      “如此就好。”白胡老人点头道:“现在老夫就给你讲解老夫的一套剑法了,你可得仔细记注,别把两种剑法混淆了。”

      接着依然先说口诀,然后讲解每一把式的剑势和变化。

      尹剑青愈听愈惊奇,他先前讲老友的七招剑法,已是奇奥辛辣,似乎不在师门“九宫剑法”之下,这回他说的是他自己所创的一套剑法,却更为离奇,许多玄妙之处,竟然远胜师门所学,也就专心一志的默记在心。

      同时,他也发现白胡老人在述说剑法之时,不住的使气下沉,好像是在抑制他的伤势一般,但尹剑青还是听得出来,老人说话的气机,越来越不顺了,几句话之中,总要喘上一口气,这种现象是练功的人不应有的。

      白胡老人把一套剑法讲解完毕,喘着气问道:“年轻人,这套剑法你都懂了么?”

      尹剑青道:“老前辈讲得很详细,晚辈差不多都听得懂。”

      “很好!”白胡老人道:“老夫总算把这两套绝世剑法都交付给你了,哦,你……你把两套剑法的……口……诀……背一遍给老夫……听听……好么?”

      尹剑育道:“老前辈,你先歇一歇咯!”

      白胡老人惨笑道:“不用了,老夫自己知道……”

      尹剑青只好依着他,把两套剑法的口诀,背诵了一遍,他默记在心,背诵得居然一字不漏。

      白胡老人脸上有了笑容,点看头说道:“年轻人,再有……十年苦练,你可以天下第—…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87-957.html - 2018-05-15
  • 第二章 重重疑云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第三天。  书房里不时传出一两声清朗的大笑。  今天三月十五,是石盟主和几位知交一年一次聚会。  只要听主人不时传出爽朗的笑声,宾主交谈的一定是愉快。  总管屈长贵,就站在书房门口花棚底下,随时准备听候呼唤。  总管,本来就不好干,一府... - 2018-11-29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第二章 琉璃堡在酒泉以西的大漠里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而琉璃堡还在酒泉以西,玉门关外人迹罕至的大漠里。在中原人的心目中,那是一个出产珍奇罕见的琉璃精品的传奇般的所在。中原的琉璃炼制工艺平庸,那些被王公大臣们抢着收藏、进献到宫里去的惊世杰作,全部来自关外那个神秘的琉璃... - 2018-12-12
  • 第二十章 救出盟主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 2018-11-30
  • 第二章 苏敬轩在江湖上名传遐迩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敬轩?苏敬轩!舒亚男一惊。这个名字在江湖上名传遐迩,那是金陵苏家宗主,也是苏鸣玉的亲叔叔!  舒亚男糊里糊涂地跟着那妇人出了后院,沿着曲折长廊来到一间雅致的客厅。厅中雅静素洁,一个年逾五旬的老者闲闲地坐在那里,不怒而威。苏鸣玉早已在那里... - 2018-06-09
  • 第二章 重重疑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迅速掠到坟前,趁着月色,俯身一瞧,两座坟前,各立着一方石碑!右首碑上镌着“金刀褚世海之墓”。  左首一碑,赫然是“铁掌姜全之墓”,几个大字。  二伯父果然也遭了毒手!  许庭瑶自小对大伯父只跟父亲来过几次,因他生相严厉,很少和后辈... - 2018-05-18
  • 第二十一章 又是诡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 - 2018-11-30
  • 第二章 江湖路险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天色已经黑了!  太阳下山时,还是好天气,满天晚霞,又黄又亮。  我们那边有句老话,叫做“天怕黄亮,人怕肚胀”。  果然太阳一下山,黄亮的晚霞,就变成了阴霾,如今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古老的袁州,只有一横一直两条大街,较为热闹。  老... - 2018-03-28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二十五章 阴谋败露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新秋七月淡月繁星,夜色虽浓,面对面,决可看得清对方人面。  两人这一照面,不由的同时发出一声轻“咦”!  这倒好,两个人居然一般高矮!  不,来的那人,也是一个小老头,两人正好一对。  不,这两个小老头,竟然一模一样,敢情还是孪生兄弟。... - 2018-11-30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第二十一章 敲山震虎捉拿逃犯 化整为零匿迹江湖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棠儿正在和内务府内监司堂官魏华理论。她是送睐妮子进宫选秀的,却被魏华挡在御花园外。本来,这魏华是庄亲王家的包衣奴才。睐妮子母女在魏家饱受欺凌十几年,若一旦进宫发迹了,后果不堪设想。因此魏清泰太太专门跑到允禄府见庄亲王福晋,说黄氏在府时许... - 2019-01-11
  • 将军恨马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位将军把老马放归山林,把壮马养得身强力壮,下决心用壮马收复失地。出征那天,壮马入山,中敌火攻之计,束手无策,幸亏识途老马及时赶到,出智出谋,壮马出勇出力,齐心协力地打垮了入侵之敌,收复了失地。于是,将军视马匹为掌上明珠,把所有老马、... - 2019-01-03
  • 19450822 已降日军仍大批屠杀中国百姓 发生的时间|时代背景
  • 19450822 已降日军仍大批屠杀中国百姓1945年8月22日晚,12名日军到辽宁朝阳县大平房车站要求吃饭和住宿。第二天早晨,日军要开巡道车东逃。此时,东边开来一列火车,日兵便强令火车倒回,双方口角,日兵即向司机开火,铁路警卫队奋起还击。... - 2014-10-28
  • 狼与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只白胖白胖的狗套着颈圈,狼见到后,便问他:“你被谁拴住了,养得你这么肥胖?”狗说:“是猎人。但愿你不要受我这样的罪,套着沉重的颈圈比挨饿难受得多。” 这故事说明,对于失去自由的人来说,即使最... - 2019-01-03
  • 跳进米缸的老鼠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一个青黄不接的初夏,一只在农家仓库里觅食的老鼠意外地掉进一个盛得半满的米缸里。这意外使老鼠喜出望外,它先是警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跳进米缸便是一通猛吃,吃完倒头便睡。老鼠就这样在米缸里吃了睡、睡了吃。日子在衣食无忧的休闲中... - 2019-01-01
  • 山鹰与狐狸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山鹰与狐狸互相结为好友,为了彼此的友谊更加巩固,他们决定住在一起。于是鹰飞到一棵高树上面,筑起巢来孵育后代,狐狸则走进树下的灌木丛中间,生儿育女。有一天,狐狸出去觅食,鹰也正好断了炊,他便飞入灌木丛中,把幼小的狐狸抢走,与雏鹰一起饱餐一顿。... - 2019-01-01
  • 第二章 钱师爷畏祸走山东 贺夫人鸣冤展罪证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申老板两腿一软一屁股墩坐在炕沿上。郝二扭着身子定在当地,半晌才回过神来,翁动着嘴唇轻声问道:“你今夜是怎的了?你要吓死我们么?”小路子苦笑了一下,端起一杯凉茶咕咚咕咚喝了,长长透了一口气,把刚才在东院看到刘廉勾结三瑞谋杀贺露滢的情形,告... - 2019-01-03
  • 小天鹅的困惑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小天鹅看见一群小孔雀在嬉戏玩耍,忍不住飞过去,落到旁边,满怀期望地对小孔雀们说:“大家好,我能跟你们一起玩耍吗?”一只小孔雀回过头来,看见小天鹅的模样,禁不住大叫起来:“你看,那家伙长得好丑啊!&rdqu... - 2019-01-02
  • 鱼国国王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条非常大的鱼。这条鱼粗暴、骄傲、不讲理,总是欺负小鱼们。   “我是世界第一大鱼,是鱼国国王,小不点让开!让开!”   他大声喊骂着驱散小鱼。因此小鱼总是提心吊胆。   好吃的食物被大鱼独自霸占,使的他又胖又壮。... - 2019-01-05
  • 期期艾艾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据《史记》记载:汉初有个将军叫周昌,沛县(今属江苏)人。秦末,为泗水卒史,农民战争中归刘邦,并从刘邦入关破秦,任中尉,后升至御史大夫,封汾阴侯。周昌为人正直,敢于直言。他口吃,说起话来很费劲。当时,汉高祖刘邦想废掉太子刘盈,另立如意为太子。... - 2019-01-06
  • 争先恐后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时代,赵襄子向王子期学习驾车。学了不久,与王子期比赛。他同王子期换了三次马,每次都落在了王子期的后面。   赵襄王责备王子期,说:“你教我驾车,为什么不将真本领教给我呢?”王子期说:“驾车的技术,我已经都教给你了,只是你运用上有毛病。驾... - 2019-01-01
  • 斑鸠与人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人捕捉到一只斑鸠,要杀死他。斑鸠请求赦免,并说:“请饶恕我吧,我会为你捉到更多斑鸠。”那人说道:“你更要被杀,不然你的亲戚朋友将会遭受你的陷害。” 这故事是说,那些用阴谋诡计加害亲人的人,... - 2019-01-06
  • 狮子大王吃饭 - 图片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多多益善兔子做了一锅馒头,还没吃呢!狮子大王流着口水来了。狮子大王问兔子:“你看我能吃多少馒头?”兔子说:“大王大王嘴巴大,一口能吃十个馒头。”狮子大王就说:“好哇,这十个馒头就让... - 2019-01-05
  • 魔法师的小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魔法师的小猫本来是不会魔法的,但是跟魔法师在一起待久了,多少也拥有了一点点魔力。它拥有的那一点魔力全都藏在它的尾巴尖里,每当要施魔法的时候,它的尾巴尖就冒出蓝色的小火花来。  “只是一点尾巴尖的小魔法,”魔法师经常这样对他的小猫说,“那... - 2019-01-04
  • 海乌姆城众长老和盖嫩德尔的钥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家都知道,海乌姆城是由镇委员会的镇长和几位长老共同治理的,他们全都是傻瓜。镇长的名字叫格罗纳姆公牛。几位长老分别是莱基什愚公、赞韦尔蠢货、特雷泰尔傻瓜、森德尔蠢驴、什门德里克笨蛋、费韦尔呆佬。格罗纳姆公牛最老,他有一把卷曲的胡子和一个... - 2019-01-04
  • 第十章 吴瞎子护驾走江湖 乾隆帝染疴宿镇河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小鱼儿”突然露出这一手功夫,店里店外的上百人先都惊得一怔,随即爆发出一阵喝彩声。乾隆见这后生就是昨晚和自己说话的挑水伙计,心里不禁一震:这么一个小城,如此一家小店竟藏龙卧虎,有这样的异能之士,而且这么年轻!那和尚怪声怪气一笑,说道:“... - 2019-01-04
  • 第二章 追逃奴悍将闹京师 忌玉器明皇施恩威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清江县百姓派人进京,要向皇上递万民折子,保奏县令于成龙,与此同时,两江总督葛礼弹劾于成龙的折子,也送往京城了。可是,这个折子因为不是急件,过了半个多月,方才辗转周折,送进了索额图的府中。  当时封疆大吏都在北京聘有看折师爷,住在消息灵通... - 2018-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