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迁坟_沙海

  •   在回我同学宿舍的路上,我把我的看法和他大概分析了一下,他觉得我有点太过主观而且太神神叨叨了,反正他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出来对方态度和情绪上的异样。

      我说这可能是我这段时间做生意练出来的,人的人性真的是非常奇怪的东西,这个讲师不停的找人帮忙,是因为内心的心虚,他需要这种方式让所有人认为他还在奇怪和焦虑这件事情,事实上,这个社会其实没有人会对这种事情保持长时间的兴趣,他就算从此不提别人也不会追究太久,但是他没有办法。他内心需要这样的行为让自己舒服。

      所以他找我同学,来引荐我来帮忙,本身就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他也认定了我们这种人来帮忙,一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他要的是一个证明,在他和其他人讨论的时候,他可以说:“哎呀,我找XX都商量过了,他帮我找了一个很厉害的人过来,都弄不清楚,不信你可以去问XX。”

      之后我和我同学约了去打兔子,野地里没什么信号。这一晚上我们就在篝火边和他的同事烤兔子吃,事实上我们也没花太大的力气。他们养了二十多条狗,原本是打算冬天吃狗肉火锅的,结果狗知道了之后,拼命的捕兔子给他们吃,现在狗已经获得人权了。

      回到宿舍之后,我同学的手机就连续收到了十几条短信,他打开手机,发现全部都是来电提醒,都是那个讲师打过来的。

      同学打了回去,结果接电话的是老太太,她希望能再见我一面。

      当时已经很晚了,我们喝了啤酒,吃了一肚子干烤的野兔肉,脑子里的血全部在胃里,感觉不是很适合再去见他们,但是老太太坚持要立即见我们,又是求爷爷又是拜奶奶,老太太我家里也有一个,大半夜的这么整也于心不忍,只得洗了个澡就出发了。

      一路打着瞌睡到了讲师的家里,小县城的水泥楼没有太多的照明,只有楼梯口有一盏小白炽灯让我觉得有一丝异样。

      可能我之前的形容有一些急促,事实上,他们住的房子是一个背光的一居室,老旧而且是80年代贴报纸的那种装修方式,这其实是老太太住的地方。讲师的经历很简单,他在进大学之前,一直是县里的老师,教小学,他是大学毕业之后到县里任教,然后一边教书一边考了研究生,上了研究生之后到了城里,后来留校任职。

      所以讲师在城里有自己的住宅,他现在呆在老太太这里,是因为迁坟之后老太太的情绪不稳定。

      两个人住在那么小那么阴暗的房子里,其实我也经历过,当年那个年代,一居室其实也算是不错的房子了。如今上海等地还有不少这样的居住结构,一居室住的可不止两个人。

      问题是,他妹妹的遗骨,就在局促卧室的书架上。我相信对于生活稍微有一丝洁癖的人,都会觉得这样的状态是诡异的。

      压抑之下又更压抑着,他们对此毫无感觉,说明这个家庭平时的状态恐怕也是十分畸形的。

      加上这半夜萧索的县城和那盏白炽灯的奇怪状态,我忽然担心我进去之后,会不会老太太和那个讲师会直接把我弄死在里面。

      假设这里有什么阴谋的话,我之前说的话让他们误解为我知道了他们的秘密,那很有可能这么畸形的生活状态会让他们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除掉我。

      于是我让我的同学在外面等着我,我开着手机,自己一个人上了楼。

      后来这个举动证明是走运的,倒不是真如我推测的那样,而是我一个人的到来,正好打消了他们的顾虑,如果我真的知道一些什么,我也肯定会是一个人到来。因为他们要对我说的事情,确实不适合更多的人知道。

      我第一次见到老太太,和我想象的不同,这个老太太硬气很足,大脚,眼珠是混浊的,抽的是当地一种草烟,劲道比胖子抽的还大。我承认这烟是给了我个下马威,我最开始几分钟都觉得脑袋疼。

      第一感觉,和电话里苦苦哀求不同,这老娘们不是个省油的灯,我没接递过来的烟,这些方面我都非常注意,以前我会因为面子问题或者好奇心去接一根抽抽,往往会出洋相。

      但是认为出洋相没问题,其他人还是觉得我好玩,等于耍宝给比别人看,后来我意识到,小三爷可以耍宝是因为三爷在。有我这么一个人他们都觉得亲切,但是这亲切不是核心,三叔让他们觉得靠谱踏实才是核心。

      这个社会首先看中的是这些,其次才是幽默感和可爱。所以我花了很长时间扭转了自己的这个习惯。

      大概闲扯了几句,老太太就先向我道歉,骂她的儿子,我是知道其实没什么好骂的,不过是想让之后的话题开展的有个由头,果然,骂了两三句,老太太就用半生不熟的当地话夹着类似于普通话的口音问我道:“这位老板,你是做什么的?”

      我其实压力很大,因为我其实并不知道骨头上的蹊跷,我倒是很怕她单刀直入,但是她阴测测的问这些,我倒是能侃。我想了想,就对她道:“我是看风水的。”

      老太太手哆嗦了一下,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讲师,就对我道:“我就知道。”我乘机问道:“老太太,你知道了为什么不早点弄——”

      我故意没说完,老太太就骂那个讲师,骂的非常恶毒,用的是当地话,我能听懂大概,大概的意思是:“还不是他,我说那块坟地葬不得葬不得,他非不听。他就是舍不得那几个钱。这个贱怂,第一迁坟的时候,那个风水师傅就说了有问题,他还是不听,流B说什么迷信。”

      讲师没有任何的表情,就低着头在那里任骂,我听着就听出了点门道来了。

      第一次迁坟,这么说,现在这次迁坟,已经属于第二次了。第一次迁坟的时候已经有问题了。

      老太太还在继续骂,我劝了几句,老太太就哭起来,说这可怎么办哦?师傅你要帮帮忙。说着一边哭一边骂讲师。

      我正琢磨着怎么说话,忽然毫无征兆的,那个讲师一下把桌子掀翻,烟灰扑了我一脸。接着他冲到房间里,抱着那只盒子就往外走。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496&f_id=759 - 2015-12-25
  • 第四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纵是分离情也重_白衣紫电
  •   “老先生,您知不知道,大约两个月左右,阴阳壁上摔下一个人?”连莲这些日子一直未离阴阳壁周围二、三十里的范围。  这老人摇摇头,道:“不知道有没有,自古以来,从阴阳壁上掉下来的人,没有一个是活的。”  这老人明明说的是实话,但连莲不喜欢听... - 2017-12-26
  • 第四十四章 巧妙安排_珍珠令
  •   林子清道:“你就是姜一贵,对不?”  那人在黑暗之中,看不清人面,他听林子清一口叫出他姓名,惊异的道:“你认识我?你……”  林子清证实他就是姜一贵,就不用多费口舌,不待他说完,举手一指,点了他昏穴,随手夹起,转身就走。回到那间矮屋,木... - 2017-12-24
  • 第四十四章 此情难已一少躬碧落 化身无数五岳闹魇宫_纵鹤擒龙
  •   却说我国南海的海南岛,原名叫做琼州岛,北与雷州半岛相望,为我国第一大岛。  四季皆夏,十分炎热,土壤肥沃,天产丰富,惜至今犹在半荒凉状态之下。山脉系粤桂间的勾漏山脉,分支南走,由雷州半岛越南,起而为五指山脉,因黎人环居其下,又称黎母岭。... - 2017-12-28
  • 第四章 群英会_引剑珠
  •   迫风刀夏侯年大怒道:“小子你敢瞧不起我?”  毒孩儿道:“你可想在我手底下试试?”  追风刀夏侯年虎的站起身来,喝道:“小子,你站出来,夏候年倒要伸量伸量你有多少本领?”  毒孩儿忽然夹了筷子菜,边吃边道:“不用比了,我懒得和你动手,你... - 2017-12-29
  • 老子·道德经 第四十四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①?得与亡孰病②?甚爱必大费③,多藏必厚亡④。故知足不辱⑤,知止不殆,可以长久。[译文]声名和生命相比哪一样更为亲切?生命和货利比起来哪一样更为贵重?获取和丢失相比,哪一个更有害?过分的爱名利就必定要付出更多的... - 2017-12-31
  • 第四十四章 多事之秋_引剑珠
  •   中间那个汉子嘿然道:“朋友那是有意来混充的了,嘿嘿你昨晚是不是在东兴栈投宿,咱们一早就等着你了!”  话声一落,突然挥了挥手,他这一挥手,村中陆续走出了六七名仅子,同时韦宗方身后,也出现了四五个人,刹那间,已把韦宗方围在当中。  韦宗方... - 2017-12-30
  • 第四十四章 多事之秋_引剑珠
  •   中间那个汉子嘿然道:“朋友那是有意来混充的了,嘿嘿你昨晚是不是在东兴栈投宿,咱们一早就等着你了!”  话声一落,突然挥了挥手,他这一挥手,村中陆续走出了六七名仅子,同时韦宗方身后,也出现了四五个人,刹那间,已把韦宗方围在当中。  韦宗方... - 2017-12-30
  • 第四章 自命不凡_珍珠令
  •   凌君毅身形一停,立即朝脚下看去,又并无异状,但方才跃起之时,分明有一股力道,扯着自己足踝,不觉冷声道:“你用什么东西,偷袭了在下?”玄衣罗刹眼彼荡漾,格格笑道:“系足红丝。”右手轻轻一扬,“嘶”的一声,一缕细得几乎看不清的黑线,直向凌君... - 2017-12-24
  • 第四章 夜窥隐秘_彩虹剑
  •   如玉急忙单膝一届,说道:“小婢叩见堡主。”  夏云峰一摆手,笔直走近榻前,亲自察看了范义的尸体,双手一拱,黯然道:“老管家,你是范家三代忠仆,你的责任,到此已了,就好好的安息吧,范贤侄自有老夫会照顾他的,你只管放心吧!”  说罢,一脸虔... - 2017-12-20
  • 第四章 断眉秃鹰_北山惊龙
  •   毕玉麟瞧着三人退去,回头笑道:  “贤弟,原来你在丐帮中身份极高,愚兄倒失敬了。”  孙燕点头道:  “我爹当年原是丐帮中五位执事长老之一。”接着眨一眨眼睛,奇道:  “噫!大哥,你不是说没在江湖走过,怎会知道丐帮的?”  毕玉麟道: ... - 2017-12-10
  • X04第四章 神师收四徒_日志故事
  •   转眼三年过去了,一天,萧空四人在后山玩2打2的测试武功游戏。萧空和林夕一组,唐龙和魏纹一组。  萧空对唐龙,唐龙使一个饿虎扑食,萧网上一蹦,来了一个推窗望月,唐龙往后退了一步,萧空没打着。林夕这边... - 2017-12-10
  • 第四章 拙不识君_梵林血珠
  •   智野不但听法玄大师说了南北禅宗纷级争的由来,还说起了他的身世.据懒和尚告诉监寺,智野是正定县西郊一个陈姓农夫家把他收养的.当时智野不过两岁多,抚养他的父母被人杀死.据懒和尚说,他的生身父母究竟是谁,完全是一笔糊涂帐。  他把智野从定县带... - 2017-12-06
  • 第四十四章 尽入彀中_北山惊龙
  •   双龙堡崛起江湖,已经两年了,这两年来,江湖上已不知有多少人毁在他们的手下。  两年前,双龙堡的落成大典上,双龙堡主在一招之间,杀败七个顶尖高手,人们记忆犹新!  但两年之后,五大门派又有北山之约了。  难道是五大门派在武功上,已有足够自... - 2017-12-14
  • 第四章 三百多级石级才登上小山_东风传奇
  •   举步走出客厅,领着谷飞云由长廊一路往后,穿过一座穿堂,迎面就是一道宽阔的登山石级,洁白如玉,光可鉴人。  这道石级足有三百多级,才登上小山,山顶是一片平整的平台,铺以白玉,四周围着白石栏杆,中间盖了一座碧瓦覆顶,白石为墙的精致楼宇,当真... - 2017-12-15
  • 第四章 奇事迭出_翠莲曲
  •   方玉琪陡然眼睛一亮,问道:“姊姊,你几时碰上百草仙翁葛老前辈的?”  吕雪君温柔的道:“你躺下来,姊姊就告诉你咯!”  她真像大姊似的在哄骗着小弟弟,方玉琪拗不过她,只好依言躺下,一面说道:“好姊姊,你现在总可以说了。”  吕雪君嫣然一... - 2017-12-20
  • 第四十四章 只听房门外响起一个男子声音_东风传奇
  •   只听房门外响起一个男子声音说道:  “四公子在房里吗?属下高升、孙发有要事奉陈。”  谷飞云冷然道:  “进来。”  高升、孙发两人相偕走入,看到辛七姑也在房中,立时一齐躬身道:  “属下见过四公子、七公子。”  谷飞云颔首道:  “二... - 2017-12-18
  • 第四章 离别伤情_须弥怪客
  •   如同做梦一般,一场浩劫就此过去。  柳震夫妇和东方敏一家仍然没有清醒过来,他们怔怔地望着满地横尸,站着发呆。  萧笛却在指挥庄丁,把尸体扛到庄外去掩埋,莫威跟在他身边,真是亦步亦趋。  柳媚极感兴趣地注视着萧笛,心中仍然无法判断他究竟有... - 2017-12-16
  • 第四章 独闯白石_白衣侠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故事_睡前
  •   独闯白石白云燕取起两支长剑,一齐佩上。  月儿已经走在前面引路。  白云燕随着她跨出房门,一路行出庙门,只见庙门口停着一辆马车。  月儿走近车厢,一手打起车帘,说道:“白相公请上车。”  白云燕问道:“教主呢?”  只听车中传出修蕙仙娇... - 2017-12-31
  • 第四章 帘幕间隐隐透出烛光_紫玉香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
  •   后院,正是内宅。一排七间楼宇,此时只有靠东首的一角小楼上,雕窗未掩,帘幕间隐隐透出烛光!  一阵轻风,从窗户间吹入,银烛摇红,随着轻微晃动!  突然间,这一间布置华美的香闺当中,已经多了一个蒙面黑衣人!  这黑衣人中等身材,脸上蒙着黑布... - 2017-12-31
  • 第四章 红灯香舞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前面八对红灯,原来竟是十六个面目姣好的少女,身穿玄色紧窄衣绔,红绢包头,秀发披肩,每人右手提着一盏六角红纱宫灯,缓缓前导。  宫灯后面,却是四个奇丑无比的黑衣妇人,肩抬着一乘绣金软轿,像行云流水般往林中行来。  守在林外的三义会徒众,一... - 2018-01-13
  • 第四章 尤老五替胡雪岩接风(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上海县城筑于明朝嘉靖三十二年,原是用以“备倭”的,城周九里,城墙高二丈四尽,大小六个城门,东南西北四门,名为朝宗、跨海、仪风、晏海,另外有宝带、朝阳两门,俗称小东门、小南门。他们的船就泊在小东... - 2018-01-13
  • 第四十四章 紫凤飘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夕阳快要下山了,天际浮着绚烂的异彩,照得远近山头,好像抹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黄叶丹枫,相映成趣,阳春十月,确实富有诗意!  由三都往榕江的官道上,虽然荒僻,但道路还算平坦。  这时有两骑马匹,在斜阳古道上,得得跑来,前面一匹马上,坐着... - 2018-01-13
  • 第四章 神秘旅程难得糊涂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霍从云笑道:“这因愚兄改扮老苍头,二师弟和三师妹就扮成同胞兄妹,到扬州来玩的,这样就可以到上走动了。”说着,已从身边取出一个铜盆,打了开来,开始在自己脸上易起容来。  柳飞燕道:“易了容,咱们就可以到仙女庙进香去。”  话声甫落,只听耳... - 2018-01-18
  • 第四章 左宗棠接两江总督的任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在上海,一直等得到左宗棠的确实信息。左宗棠已于十月十八日出京,但不是由天津乘海轮南下,经上海转江宁去接两江总督的任,而是先回湖南扫墓,预计要到年底快封印时,才会到任,胡雪岩本打算在上海迎... - 2018-01-17
  • 第四章 秋迁院落浑非昨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不知她说的封“老前辈”是谁?口中含糊应了一声。  玄衣女子接着道:“贱妾听说岳少侠是从马迹山来?”岳少俊点头道:“不错,在下确是从马迹山来。”  玄衣女子一双秋波望着岳少俊,问道:“岳少侠见到宋老爷子了么?”  岳少俊心中一动,暗... - 2018-01-13
  • 第四章 彩带女郎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赶到泰安,城门早就开了,他一晚未睡,依然回到前晚住过的泰安老店,要了个房,就蒙被大睡。  一觉醒来,已是午牌时候了,店伙打来洗脸水,岳小龙洗过脸,叫店伙送了碗面来,在房中吃了,就会账出门。  他因蓝衣人已经对自己起了怀疑,暂时只好放弃彩...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