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迁坟_沙海

  •   在回我同学宿舍的路上,我把我的看法和他大概分析了一下,他觉得我有点太过主观而且太神神叨叨了,反正他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出来对方态度和情绪上的异样。

      我说这可能是我这段时间做生意练出来的,人的人性真的是非常奇怪的东西,这个讲师不停的找人帮忙,是因为内心的心虚,他需要这种方式让所有人认为他还在奇怪和焦虑这件事情,事实上,这个社会其实没有人会对这种事情保持长时间的兴趣,他就算从此不提别人也不会追究太久,但是他没有办法。他内心需要这样的行为让自己舒服。

      所以他找我同学,来引荐我来帮忙,本身就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他也认定了我们这种人来帮忙,一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他要的是一个证明,在他和其他人讨论的时候,他可以说:“哎呀,我找XX都商量过了,他帮我找了一个很厉害的人过来,都弄不清楚,不信你可以去问XX。”

      之后我和我同学约了去打兔子,野地里没什么信号。这一晚上我们就在篝火边和他的同事烤兔子吃,事实上我们也没花太大的力气。他们养了二十多条狗,原本是打算冬天吃狗肉火锅的,结果狗知道了之后,拼命的捕兔子给他们吃,现在狗已经获得人权了。

      回到宿舍之后,我同学的手机就连续收到了十几条短信,他打开手机,发现全部都是来电提醒,都是那个讲师打过来的。

      同学打了回去,结果接电话的是老太太,她希望能再见我一面。

      当时已经很晚了,我们喝了啤酒,吃了一肚子干烤的野兔肉,脑子里的血全部在胃里,感觉不是很适合再去见他们,但是老太太坚持要立即见我们,又是求爷爷又是拜奶奶,老太太我家里也有一个,大半夜的这么整也于心不忍,只得洗了个澡就出发了。

      一路打着瞌睡到了讲师的家里,小县城的水泥楼没有太多的照明,只有楼梯口有一盏小白炽灯让我觉得有一丝异样。

      可能我之前的形容有一些急促,事实上,他们住的房子是一个背光的一居室,老旧而且是80年代贴报纸的那种装修方式,这其实是老太太住的地方。讲师的经历很简单,他在进大学之前,一直是县里的老师,教小学,他是大学毕业之后到县里任教,然后一边教书一边考了研究生,上了研究生之后到了城里,后来留校任职。

      所以讲师在城里有自己的住宅,他现在呆在老太太这里,是因为迁坟之后老太太的情绪不稳定。

      两个人住在那么小那么阴暗的房子里,其实我也经历过,当年那个年代,一居室其实也算是不错的房子了。如今上海等地还有不少这样的居住结构,一居室住的可不止两个人。

      问题是,他妹妹的遗骨,就在局促卧室的书架上。我相信对于生活稍微有一丝洁癖的人,都会觉得这样的状态是诡异的。

      压抑之下又更压抑着,他们对此毫无感觉,说明这个家庭平时的状态恐怕也是十分畸形的。

      加上这半夜萧索的县城和那盏白炽灯的奇怪状态,我忽然担心我进去之后,会不会老太太和那个讲师会直接把我弄死在里面。

      假设这里有什么阴谋的话,我之前说的话让他们误解为我知道了他们的秘密,那很有可能这么畸形的生活状态会让他们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除掉我。

      于是我让我的同学在外面等着我,我开着手机,自己一个人上了楼。

      后来这个举动证明是走运的,倒不是真如我推测的那样,而是我一个人的到来,正好打消了他们的顾虑,如果我真的知道一些什么,我也肯定会是一个人到来。因为他们要对我说的事情,确实不适合更多的人知道。

      我第一次见到老太太,和我想象的不同,这个老太太硬气很足,大脚,眼珠是混浊的,抽的是当地一种草烟,劲道比胖子抽的还大。我承认这烟是给了我个下马威,我最开始几分钟都觉得脑袋疼。

      第一感觉,和电话里苦苦哀求不同,这老娘们不是个省油的灯,我没接递过来的烟,这些方面我都非常注意,以前我会因为面子问题或者好奇心去接一根抽抽,往往会出洋相。

      但是认为出洋相没问题,其他人还是觉得我好玩,等于耍宝给比别人看,后来我意识到,小三爷可以耍宝是因为三爷在。有我这么一个人他们都觉得亲切,但是这亲切不是核心,三叔让他们觉得靠谱踏实才是核心。

      这个社会首先看中的是这些,其次才是幽默感和可爱。所以我花了很长时间扭转了自己的这个习惯。

      大概闲扯了几句,老太太就先向我道歉,骂她的儿子,我是知道其实没什么好骂的,不过是想让之后的话题开展的有个由头,果然,骂了两三句,老太太就用半生不熟的当地话夹着类似于普通话的口音问我道:“这位老板,你是做什么的?”

      我其实压力很大,因为我其实并不知道骨头上的蹊跷,我倒是很怕她单刀直入,但是她阴测测的问这些,我倒是能侃。我想了想,就对她道:“我是看风水的。”

      老太太手哆嗦了一下,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讲师,就对我道:“我就知道。”我乘机问道:“老太太,你知道了为什么不早点弄——”

      我故意没说完,老太太就骂那个讲师,骂的非常恶毒,用的是当地话,我能听懂大概,大概的意思是:“还不是他,我说那块坟地葬不得葬不得,他非不听。他就是舍不得那几个钱。这个贱怂,第一迁坟的时候,那个风水师傅就说了有问题,他还是不听,流B说什么迷信。”

      讲师没有任何的表情,就低着头在那里任骂,我听着就听出了点门道来了。

      第一次迁坟,这么说,现在这次迁坟,已经属于第二次了。第一次迁坟的时候已经有问题了。

      老太太还在继续骂,我劝了几句,老太太就哭起来,说这可怎么办哦?师傅你要帮帮忙。说着一边哭一边骂讲师。

      我正琢磨着怎么说话,忽然毫无征兆的,那个讲师一下把桌子掀翻,烟灰扑了我一脸。接着他冲到房间里,抱着那只盒子就往外走。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496&f_id=759 - 2015-12-25
  • 第四章 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_圣经
  • 4:1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4:2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神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神的灵来;4:3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神,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你们... - 2017-10-24
  • 第四章 在肉身受过苦_圣经
  • 4:1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们也当将这样的心志作为兵器,因为在肉身受过苦的,就已经与罪断绝了。4:2你们存这样的心,从今以后就可以不从人的情欲,只从神的旨意,在世度余下的光阴。4:3因为往日随从外邦人的心意行邪淫、恶欲、醉酒、荒宴、群饮,并可... - 2017-10-24
  • 第四章 百体中战斗之私欲来_圣经
  • 4:1你们中间的争战、斗殴,是从哪里来的呢?不是从你们百体中战斗之私欲来的吗?4:2你们贪恋,还是得不着;你们杀害嫉妒,又斗殴争战,也不能得。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4:3你们求也得不着,是因为你们妄求,要浪费在你们的宴乐中。4:4你们... - 2017-10-24
  • 第四章 进入他安息的应许_圣经
  • 4:1我们既蒙留下有进入他安息的应许,就当畏惧,免得我们中间(“我们”原文作“你们”)或有人似乎是赶不上了。4:2因为有福音传给我们,像传给他们一样,只是所听见的道与他们无益,因为他们没有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4:3但我们已经相信的人得以进... - 2017-10-22
  • 第四章 我初次听见好像吹号的声音_圣经
  • 4:1此后,我观看,见天上有门开了。我初次听见好像吹号的声音,对我说:“你上到这里来,我要将以后必成的事指示你。”4:2我立刻被圣灵感动,见有一个宝座安置在天上,又有一位坐在宝座上。4:3看那坐着的,好像碧玉和红宝石,又有虹围着宝座,好像绿... - 2017-10-26
  • 第四章 祁连老祖_情寄江湖
  •   万古雷混在人堆里下了楼后,并未走远,站在街的斜对面看热闹。不一会,便见天地双魔等人下了楼。有个三十来岁的人和几个捕快打头里走,天地双魔等人跟在后面,沿大街东去。街上闲人见这阵仗,便蜂拥尾随,万古雷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夹在人群里跟着走。走不... - 2017-10-28
  • 第四章 阴司四煞(1)_剑啸凤鸣
  •   朱允炆待公冶勋等走后,独坐亭中沉思。  诸王之中,他最担心的就是燕王。然而皇上对燕王的偏爱,你就是抓到燕王的把柄又能怎么样呢?  记得凉国公蓝玉私下里曾对他说:“殿下,当今诸王之中,圣上最钟爱的是哪一位不知殿下已觉察出来了吗?”  他当... - 2017-11-15
  • 第四章 平地风波_血字真经
  •   苍紫云一大早提着扫帚出来扫地,却见铺子旁边站着个人,那背影极熟。  这人一转过身来,正是蓝人俊。  她见他提着个包袱,便笑问道:“又要买镜子?”  蓝人俊脸一红,道:“不瞒苍姑娘,在下腰囊羞涩,镜子是买不成了。”  苍紫云道:“那些和尚... - 2017-11-11
  • 第四章 逃之夭夭_血染枫红
  •   第二日天刚朦亮,丁浩聚众镖师商议行止。对此各有一番意见。  一种认为:只有冒险将镖押到南京,九龙镖旗才能不倒。  一种以为:人力太少,倘若魔头们又在前边堵截,镖银又将保不住。不如暂退回杭州,等约了高手,再谈起运。  丁浩沉思良久,慨然道... - 2017-11-11
  • 第四章 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_圣经
  • 4:1我在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4:2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4:3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 - 2017-10-21
  • 第四章 邪灵和鬼魔的道理_圣经
  • 4:1圣灵明说:在后来的时候,必有人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4:2这是因为说谎之人的假冒,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热铁烙惯了一般。4:3他们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或作“又叫人戒荤”),就是神所造、叫那信而明白真道的人感谢着领受的... - 2017-10-21
  • 第四章 我们既然蒙怜悯就不丧胆_圣经
  • 4:1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就不丧胆,4:2乃将那些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道理,只将真理表明出来,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4:3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4:4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 - 2017-10-19
  • 第四章 为神奥秘事的管家_圣经
  • 4:1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4:2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4:3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4:4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4:5所以,时候... - 2017-10-14
  • 第四章 倘若亚伯拉罕是因行为称义_圣经
  • 4:1如此说来,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凭着肉体得了什么呢?4:2倘若亚伯拉罕是因行为称义,就有可夸的,只是在神面前并无可夸。4:3经上说什么呢?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4:4作工的得工价,不算恩典,乃是该得的;4:5惟有不作工的,... - 2017-10-11
  • 第四章 与奴仆毫无分别_圣经
  • 4:1我说那承受产业的,虽然是全业的主人,但为孩童的时候,却与奴仆毫无分别,4:2乃在师傅和管家的手下,直等他父亲预定的时候来到。4:3我们为孩童的时候,受管于世俗小学之下,也是如此。4:4及至时候满足,神就差遣他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 - 2017-10-19
  • 第四章 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_圣经
  • 4:1我为主被囚的劝你们: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4:2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4:3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4:4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个,正如你们蒙召,同有一个指望。4:5一主,一信,... - 2017-10-19
  • 第四章 可以讨神的喜悦_圣经
  • 4:1弟兄们,我还有话说:我们靠着主耶稣求你们、劝你们,你们既然受了我们的教训,知道该怎样行,可以讨神的喜悦,就要照你们现在所行的,更加勉励。4:2你们原晓得我们凭主耶稣传给你们什么命令。4:3神的旨意就是要你们成为圣洁,远避淫行;4:4要... - 2017-10-19
  • 第四章 公公平平地待仆人_圣经
  • 4:1你们作主人的,要公公平平地待仆人,因为知道你们也有一位主在天上。4:2你们要恒切,在祷告此警醒感恩;4:3也要为我们祷告,求神给我们开传道的门,能以讲基督的奥秘(我为此被捆锁),4:4叫我按着所该说的话将这奥秘发明出来。4:5你们要爱... - 2017-10-19
  • 第四章 你们应当靠主站立得稳_圣经
  • 4:1我所亲爱、所想念的弟兄们,你们就是我的喜乐,我的冠冕。我亲爱的弟兄,你们应当靠主站立得稳。4:2我劝友阿爹和循都基要在主里同心。4:3我也求你这真实同负一轭的,帮助这两个女人,因为她们在福音上曾与我一同劳苦;还有革利免,并其余和我一同... - 2017-10-19
  • 第四章 阴司四煞(2)_剑啸凤鸣
  •   万古雷心里一跳,觉出她眼神中有些异样,不敢与她对视,慌忙移开视线,道:“姑娘帮助在下,彼此就该成为朋友。”  春桃听他这平淡的回答,未免失望,叹口气道:“要成为朋友不难,只要公子投效一位王爷,与我们在一起,那就成一家了。”  “姑娘效忠... - 2017-11-15
  • 第四章 一鸣惊人_紫星红梅
  •   当天二更,张总镖头把两个儿子和秦玉雄、梁公柏、伏正霆叫到客室。  张总镖头道:“老夫这就动身前往慈恩寺,请各位来此,有两句话交代。姓华的邀老夫去见他的主人,以了结人镖被劫之事。老夫此去也关系到白老镖头父女性命,关系到镖局存亡,因此各位不... - 2017-11-16
  • 第四章 奇事迭出_翠莲曲
  •   方玉琪陡然眼睛一亮,问道:“姊姊,你几时碰上百草仙翁葛老前辈的?”  吕雪君温柔的道:“你躺下来,姊姊就告诉你咯!”  她真像大姊似的在哄骗着小弟弟,方玉琪拗不过她,只好依言躺下,一面说道:“好姊姊,你现在总可以说了。”  吕雪君嫣然一... - 2017-12-20
  • 第四十四章 只听房门外响起一个男子声音_东风传奇
  •   只听房门外响起一个男子声音说道:  “四公子在房里吗?属下高升、孙发有要事奉陈。”  谷飞云冷然道:  “进来。”  高升、孙发两人相偕走入,看到辛七姑也在房中,立时一齐躬身道:  “属下见过四公子、七公子。”  谷飞云颔首道:  “二... - 2017-12-18
  • 第四章 离别伤情_须弥怪客
  •   如同做梦一般,一场浩劫就此过去。  柳震夫妇和东方敏一家仍然没有清醒过来,他们怔怔地望着满地横尸,站着发呆。  萧笛却在指挥庄丁,把尸体扛到庄外去掩埋,莫威跟在他身边,真是亦步亦趋。  柳媚极感兴趣地注视着萧笛,心中仍然无法判断他究竟有... - 2017-12-16
  • 第四章 三百多级石级才登上小山_东风传奇
  •   举步走出客厅,领着谷飞云由长廊一路往后,穿过一座穿堂,迎面就是一道宽阔的登山石级,洁白如玉,光可鉴人。  这道石级足有三百多级,才登上小山,山顶是一片平整的平台,铺以白玉,四周围着白石栏杆,中间盖了一座碧瓦覆顶,白石为墙的精致楼宇,当真... - 2017-12-15
  • 第四章 夜窥隐秘_彩虹剑
  •   如玉急忙单膝一届,说道:“小婢叩见堡主。”  夏云峰一摆手,笔直走近榻前,亲自察看了范义的尸体,双手一拱,黯然道:“老管家,你是范家三代忠仆,你的责任,到此已了,就好好的安息吧,范贤侄自有老夫会照顾他的,你只管放心吧!”  说罢,一脸虔... - 2017-12-20
  • 第四章 自命不凡_珍珠令
  •   凌君毅身形一停,立即朝脚下看去,又并无异状,但方才跃起之时,分明有一股力道,扯着自己足踝,不觉冷声道:“你用什么东西,偷袭了在下?”玄衣罗刹眼彼荡漾,格格笑道:“系足红丝。”右手轻轻一扬,“嘶”的一声,一缕细得几乎看不清的黑线,直向凌君... - 2017-12-24
  • 第四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纵是分离情也重_白衣紫电
  •   “老先生,您知不知道,大约两个月左右,阴阳壁上摔下一个人?”连莲这些日子一直未离阴阳壁周围二、三十里的范围。  这老人摇摇头,道:“不知道有没有,自古以来,从阴阳壁上掉下来的人,没有一个是活的。”  这老人明明说的是实话,但连莲不喜欢听... - 2017-12-26
  • 第四十四章 巧妙安排_珍珠令
  •   林子清道:“你就是姜一贵,对不?”  那人在黑暗之中,看不清人面,他听林子清一口叫出他姓名,惊异的道:“你认识我?你……”  林子清证实他就是姜一贵,就不用多费口舌,不待他说完,举手一指,点了他昏穴,随手夹起,转身就走。回到那间矮屋,木... - 2017-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