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辩善恶天仪倒戈 山顶洞仇人相见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故事_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gsdaquan.com

  •   谈天仪已经正式叛了“人间天上”,他希望能找到师父谭起凤。

      他之所以没有在江欢有了叛意之后立刻表示态度,乃是希望多刺探一些该帮的动向和秘密。况且,江欢和他的师父关系密切,应不会变成敌人的。现在他已看清了江欢,那老贼六亲不认。

      谈天仪遇上了辛南星和洪天娇。

      这二人还不知道他已叛帮,且由于江欢很喜欢小谈,立刻亲热地打招呼。

      谈天仪很瞧不起辛南星,至于洪天娇如何,他近来不在帮中,自然不太清楚。辛南星勾引他的师娘,使师父夫妻间的裂痕更加严重而不可弥补,使师父的子女及门下抬不起头来,而如今他又和“恨天手”洪峰的女儿在一起。

      关于洪峰父女的事,他只是听别人说起,还不甚了解。辛南星向他打招呼,他虚与委蛇。

      辛、洪二人在牛肉铺吃火烧和牛肉汤。小谈坐在他的身边,为洪天娇介绍过,道:“谈少侠出帮……。”

      辛南星也心怀鬼胎,怕是“人间天上”派来追缉他的。

      谈天仪道:“公干!”

      “不知是什么公干?”

      “既为公干,恕在下不便明言……。”

      洪天娇道:“什么公干对本姑娘说了都不妨!”

      谈天仪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是探探‘一瓢山庄’的虚实而已!”

      洪天娇道:“结果如何?”

      谈天仪道:“他们也在提防我们,还没有攻击我们的计划!”

      “来!谈老弟,我敬你一杯!”

      谈天仪不屑和他饮酒,道:“辛大侠,我的肚子这两天不舒服,恕我不能奉陪!”

      洪天娇到大灶上去找师傅叫菜,这是清真馆,不是酱牛肉就是牛杂或牛肉汤什么的。炒的也不外乎牛、羊肉及杂碎等。

      谈天仪低声道:“有件事想偏劳辛大哥……。”

      “什么事?老弟你尽管说!”

      “我弄了个妞儿,想请辛大哥看看货色如何?”

      “怎么?想成家?”

      “是啊!都已经弄了,非要不可!”

      “老弟,女人嘛!玩玩也玩不坏,可犯不着那么负责认真,不好就甩……。”

      谈天仪心想,师娘怎么会遇上你这种人?他道:“辛兄之言甚是,只不过小弟以为她还不错!”

      “好,待会返回客栈后再出来和谈兄弟见面,你住在哪一家客栈?”

      “大来客栈,就在这后街上。”

      洪天娇叫了些菜,也添了酒。她被辛南星迷住了,她以为辛南星才是个真正的男人,对他服贴。这也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服从一个男人,连他的老子都不成。

      匆匆吃完,辛南星说他要上街买点东西,叫她慢慢吃,洪天娇也没有多心。

      辛南星来到大来客栈,谈天仪迎门而坐,居然没有起身迎客。

      辛南星忽感气氛不对,掉头要走,谈天仪道:“辛南星,既然来了就别走!”

      辛南星道:“是不是为谭起风报仇?”

      谈天仪道:“不是,我只是厌恶你这个伪君子!”

      “你如果忠诚,为何也在‘人间天上’做了顺民?”

      “这些话对你说等于对牛弹琴!”

      “你要怎么样?”

      “你这种人继续活跃于武林中,是武林的不幸,我不想杀你,但要教训你!”

      “好大的口气!”

      谈天仪道:“辛南星,看来你迄无悔意。”

      辛南星撤出镢来主动攻上,他也知道目前武林中的年轻人,除了小唐就是谈天仪了,他和小唐的差距太大了。

      记得两年前在阴阳壁上搏杀时,那时的小唐,大概还比他稍差些。两年多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人事变迁可就太大了。

      那时的潜龙堡如日中天,该堡的人在武林中跺跺脚,半个武林都会震动。现在呢?风流云散,竟然一炬成灰。

      谈天仪速战速决,十招内就把辛南星逼得只能招架,二十招内连招架也吃力了。绝对未超过三十五招,谈天仪闪电一招,击中辛南星一掌,紧接着又戳了他两指,人未倒下,挟起就走。

      一大清早,“一瓢山庄”的司阍人开了大门,吓了一跳,门外躺着一个人,看来好像死了。

      这人飞报华山派掌门人吕介人,他是下半夜值夜的主要人物。

      吕介人自杀了恶徒张克诚和他的出墙红杏妻子巧云之后,“人间天上”已明显要他的一切,只派了一个霍金前去,就无人能敌。

      那一次“两截追魂”霍金是以助他清除内奸的身份出现的,吕介人心里清楚,财产是身外之物,一切都待消灭了“人间天上”再说。

      于是他毅然和爱徒楚胜去了潜龙堡。

      虽然同道间讥他长庇于别人的卵翼之下,吕介人却也不太在意,明哲保身嘛。华山派人才凋敝,实在不能和武当、少林甚至和崆峒相比。

      吕介人出门一看,他还没有看出是谁。因为辛南星被石绵绵毁过容,虽也经李天佐复过容,却因少了最后一道手续,脸上还有些未复原之处。

      “这是什么人?被人点了穴道,却放在这儿……。”

      这时忽然有人大声道:“吕前辈,这是家师兄辛南星……。”说话的是冷雪舫。

      这件事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一瓢山庄”,所以早膳时刻,这个特别豪华的餐厅中所有的大人物全到齐了。

      这是过去任何时候所没有的现象。例如,像江豪和龙天香二人好睡懒觉,是从不吃早餐的。

      这儿有唐氏夫妇、颜君山、江豪、吕介人、三位左手名家及马大风等。像唐耕心、颜学古、龙三以及冷雪舫等,在另一较小的餐厅中,其他人物另有个大餐厅。只不过今天例外,特许晚一辈的精英如小唐、颜学古、龙三、冷雪舫、夏乾及楚胜等也在此加了一桌。

      上次潜龙堡被屠堡,吕介人师徒正好回华山探看,因为偌大的庄院只交给三五个下人照料,竟逃过一劫。

      至于夏乾,当时正好修忘年之交的帮主司徒勤之墓,也逃过了此劫。

      现在辛南星躺在餐厅中央地上,四周都是此庄内的老一辈下一代的精英。

      江豪道:“辛南星,听说你和‘人间天上’的压寨夫人打得火热,姓辛的,看你这副德性,可以说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你到底有哪一门子特长,竟使她……。”

      颜君山道:“嗳嗳!江豪,这档口还轮到你问话了?”

      江豪道:“老颜,你真‘老’不更事,像这种狗皮倒灶的事,让唐大嫂来问,或者请龙天香龙大妹子来问?”

      这话引起了一阵大笑,这的确也是实情。

      颜君山道:“小江,你就问吧!反正这种没正经的黄话,你问起来也最过瘾。”

      江豪道:“老颜,你来问好不好?我想看看你如何能不涉及隐私,而能把他和燕雨丝的桃色事件弄清楚?”

      颜君山道:“对!江大青天老爷,你就快问吧!”

      江豪这才回过头来道:“辛南星,我问你一句,你要回答一句,你要知道,虽说屠堡的带头人是江欢,但追根究底,这不幸也和你有关!”

      辛南星道:“江前辈,晚辈一步走错,死有余辜,但这和潜龙堡被屠堡又有什么关连?”

      “关连太大了!”江豪道:“由于你勾引燕雨丝,谭起风一怒之下干脆不理帮务,把大权交给江欢,所以江欢才会前去屠堡,试问这和你拿着那‘东西’到处乱甩有什么关连?”

      又是一阵大笑,辛南星真是无地自容。

      “辛南星。”江豪吃了一口稀饭道:“你还没有回答我那句话。”

      “哪一句?”

      “你他娘的姥姥不亲,舅舅不爱,为什么会使那娘们难分难舍地?你必有特长!”

      “什么特长?”

      “你心里清楚!”

      “前辈请自重,问这些话有失您的身份!”

      “你们听到没有,他还倒打一耙哩!夏乾!”

      “有!”

      “你把他弄到餐厅之外,没有人之处,把这个答案找出来,然后偷偷告诉我,以作为审案的依据!”

      颜君山道:“你有个完没有?”

      马大风道:“姓江的,你他奶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6440-905.html - 2017-12-31
  • 第三十八章 仇人相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薛少陵和浣花夫人目光一对,但觉背脊骨起了阵凉意,一面故作镇定,拱手道:“夫人矜全之意,在下至为感激,但退出江湖,对在下来说,实有碍难之处。”  浣花夫人冷声道:“你有什么碍难之处?”  薛少陵道:“这是在下一己的隐私,未便奉告。”  浣... - 2018-03-11
  • 第三十九章 谁教英雄泪满襟 父子相见不相认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胡大舌头大声道:“唐少侠已经失去了……”他不能说下去,唐耕心失去记忆的事,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才四十招左右,南宫政就稍落了下风。  这是不能作假的事,技高一着压死人。小唐的基础太深,人又聪明,天生练武的胚子,造诣自是非凡。  胡大舌头... - 2017-12-31
  • 第三十三章 多情未必大丈夫 直捣黑帮有内应_白衣紫电
  •   “十不全老人”江欢既然野心很大,且知谭起风十二日要回帮。他虽不怕他,毕竟下面的人都是他的旧属,万一他登高—呼,声势浩大惊人,不可轻估。  于是他派出人手,四下号召,找来了他的心腹、好友及晚辈,这几天陆续到达的有十七、八人之多。其中除了他... - 2017-12-31
  • 第三十二章 谭起风一言九鼎 十不全老谋深算_白衣紫电
  •   潜龙堡被袭之前,派往四大门派去联络的四个年轻人如莫传芳、夏乾、冷雪舫利郑昭,其中一人未死。  这未死之人即冷雪舫,原因是他回程时遇上“人间天上”的人,动手之下不敌,被追逐截杀,耽搁下行程。  妙的是,他正好发现了谭起风为石绵绵复原的民房... - 2017-12-31
  • 第三十章 斗牛坪伤心泪洒 潜龙堡血雨腥风_白衣紫电
  •   何士魁急退五步道:“用暗器不算!”  夏乾道:“怎么样才算?与人动手还要事先说明,用暗器不算?”  何士魁大腿上中镖,跑都跑不快,知道不免,道:“夏乾,此行以你为主,你如有种,待我伤愈之后,再与你公平对决!”  夏乾龇着牙道:“何士魁,... - 2017-12-31
  • 第三十七章 山顶奇遇_引剑珠
  •   万剑会主道:“那么令堂呢?你知道她在那里?”  韦宗方道:“不知道,所以我必须先找到叔叔。”  万剑会主沉吟道:“这就难了,你不知道令叔是谁?又到那里去找呢?”  韦宗方低头道:“我总觉得叔叔一直没有离开过我。”  万剑会主突然举目四顾... - 2017-12-30
  • 第三十四章 争风吃醋两败伤 武林新锐豪气壮_白衣紫电
  •   “这个人太古板,咱们这样做绝对错不了,不信问问颜君山和小唐。”  颜君山也是老成持重之辈,但人必须权宜、达变。江欢能霸占徒弟(谭学过他的武功,可以称徒)的基业,啥事都能做出来。  于是他们商量好了,由颜君山对付洪峰,龙天香和冷雪舫对付“... - 2017-12-31
  • 第三十一章 遭施袭连莲绝命 心如麻妙手复容_白衣紫电
  •   大门派来的都是长老或护法级人物,无一幸存。  众人无不落泪,白道的损失太大了。  龙三有两次想在亡父身边自绝,唐云楼语重心长地道:“龙贤侄这件不幸谁也不必抱怨,潜龙堡的仇恨,就是整个白道武林的仇恨,你非但不能死,还要振作起来,发誓不报此... - 2017-12-31
  • 第三十五章 深仇大恨何时消 冤冤相报何时了_白衣紫电
  •   “天娇,我这种男人世上少见,我不证明—下,你当然不信……”陡然间,洪天娇的目光被吸住了。  “辛南星,你有此特长,却从未施展过。”  “天娇,我以为我们是总角之交,有真实的情感,所以不以这种特殊体能和方式讨好你……。”  “你和燕雨丝在... - 2017-12-31
  • 第三十八章 身错献江荪羞惭 子不孝雨丝心伤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小唐狂奔二、三十里,躺在路边喘气。  他脑中—片空白,偶尔会记起霍金和归乡,还有崔永泰,当然也有燕子飞。至于这些人和他发生了何事?他已记不清了。迷迷糊糊地小睡了片刻,忽然发现身边站着一个人。  这人分明是个美貌少女。  “唐大哥,你怎么... - 2017-12-31
  • 第三十七章 落悬崔燕雁奇遇 尼庵中耕心受创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如今燕雁被逼到了壁下,巳无路可退,而江荪又狠狠地攻击不已,她一挫身跃到那黑洞口处。此处还比较高些,也不过距地面一丈二三而已。  江荪道:“你能钻进那个洞永远不出来吗?”  燕雁不出声,反正是死,也许掉到黑洞去也比落入江荪手中好些。  她... - 2017-12-31
  • 第三十六章 计中计_引剑珠
  •   时间快接近黄昏。  泌姆山土地公庙内,第一个昂首阔步,走出大门的是假扮黑穗总管秦大成的周大年。  跟在他身后走出的是一个肥胖和尚,一个秃发者者,这两人正是新任黑穗堂副总管的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接着是二十名背负黑穗长剑的劲装汉子—... - 2017-12-30
  • 第三十六章 叛贼授首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郎真人目光一动,首先发现,不觉奇道:“大师兄,你看,那是什么?”  卓真人听师弟一嚷,立即凝足国力瞧去.过了半晌,才沉吟道:“一共是五幢黑影,好像是轿子!”  柳仙子道:“大概又是参加武林盟成立大会来的了!”  说话之时,那五幢黑影已经... - 2018-01-09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第三十六章 僵尸借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他们全赖前面那个道士领路,亦步亦趋。  南振岳背着身子,面向车篷,他一只手还和叶蕴如玉手紧紧的互握着,他可以感觉到叶蕴如的身子,似乎在轻微的颤抖!  荒林,黑夜,遇上一列毫无生气,又能举步行走的活僵尸,谁都难免不油生怖意,毛骨悚然!  ... - 2018-03-07
  • 第三十六章 梅姑昏迷的人口中不时发出梦呓般轻昵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梅姑昏迷的人,口中不时发出梦呓般轻昵,身躯也起了一阵轻微的颤动。  这样足足过了一盏热茶时间,丁少秋右掌缓缓收回,说道:  “你们扶着她躺下吧!”  两人依言扶着梅姑躺下,池秋凤忍不住问道:  “大哥,她还有救吗?”  丁少秋道:“她是... - 2018-05-04
  • 第三十六章 仇深似海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座小山,并不太高,四人几个起落,便已跃登山顶,原来十分平坦,往南是一个下坡,地势逐渐往下,山石全作赭色,绕山四周,是一片密压压的椰林,把小山团团围住,只有正北方山势连绵,其中一座黑黝黝的高峰,排云直上,那正是自己来路,被吸去兵刃的磁石... - 2018-04-27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六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将欲歙之①,必固张之②;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③,必固与之④。是谓微明⑤,柔弱胜刚强。鱼不可脱于渊⑥,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⑦。[译文]想要收敛它,必先扩张它,想要削弱它,必先加强它,想要废去它,必先抬举它,想... - 2017-12-31
  • 第三十六章 以阵对阵_龙孙_故事大全
  •   大江心有漩涡,可以沉船,剑阵出现漩涡,就可以沉人!  剑阵逆转,嘶啸的剑风有如龙卷风一般,在外围游走流动的“七星剑阵”一十四名剑手,往中间一聚,各自劈出一剑之后,人影必然随着散开,就在他们刚刚散开之际,就有一名剑手遇上了五行剑阵的缺口。... - 2018-02-03
  • 第三十六章 信傍晚时分才抵达相国寺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这封信,傍晚时分才抵达相国寺,知本大师才派罗汉堂十八护法弟子夤夜赶来接应。  (知本大师为了对付一统门,早已把少林寺罗汉堂精锐调来开封,事详前文)  驼龙和常慧离开相国寺之时,还不知道少林寺此一决定,闻言不觉大喜,笑道:“慈根大师来得正... - 2018-01-06
  • 第三十六章 崆峒七矮由地道回到地面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宋青雯领金少泉、白少云、王小七、温九姑、易云英、金兰、叶青青、桂花庵主师徒,以及崆峒七矮由地道回到地面,依次从衣橱中走出。  小香一直守在出口处,看到丁天仁,目含幽怨,说道:“总管总算回来了,你还不知道这时候已经快近午刻了,你们... - 2018-01-12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恩怨与君细讨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却端坐如故,晶莹如玉的脸上,不见丝毫诧异之色,好像对赵南市的突然出现,并不感到意外。只有两道清澈如水的目光,轻轻瞥了赵南珩腰间长剑一眼,笑靥依然,额首道:“你是峨嵋门下?”  声音娇柔,听来和婉已极,当真使人不敢相信,她会是名震... - 2018-05-08
  • 第三十六章 周游在苏妹的点心店里免费吃小包子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周游在苏妹的点心店里免费享受了三天的吸管小包子,在处美人大赛正式开始的前一天,这个江湖骗子要亲自上阵了。趁着林红上班的时候,在宋钢家里,周游花了两个小时指导赵诗人和宋钢如何推销人造处女膜。周游对赵诗人没有结婚十分失望,问他有没有情人?赵... - 2018-02-05
  • 第三十六章 挥手出神功少侠排难 仰天作长笑老魇缔交_纵鹤擒龙
  •   岳天敏知道此时的一瓢子和一鸥子,虽然望上去只是凝神而立。其实正在气运丹田,把视之无物,听之无声的玄门绝学,罡气功夫,由全身慢慢的透掌而出,布成一堵气墙,横亘身前。心想不知白衣文士,又用何种功夫,向玄门罡气进攻?  “两位道友,谢某有僭!... - 2017-12-28
  • 第三十六章 徐锦章给每人倒了一盅茶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大家落坐之后,没有多久,副总管徐锦章已听说闻天声等人来了水榭,匆匆赶来,身后还跟着一名庄丁,提着茶壶走入,给每人倒了一盅茶,才行退出。  徐锦章抱着拳道:  “小的听说闻三老爷、少庄主、史公子一早到水榭来赏梅,小的特地赶来……”  闻天... - 2018-03-17
  • 第三十六章 剑歼群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已被他们狠毒手段,气疯了心。大喝一声,放下上官燕,长剑又已平推而出。凄厉的刺耳惨叫,才只叫出半声,十几个大汉,跟着同时倒地!  这边峭壁上匣弩手,齐遭歼灭,但对崖弩箭,还是像雨点般射来!  “小妹子,你在这里稍等。”  梅三... - 2018-01-13
  • 第五章 仇人相见_封神天子
  •   此时,只见土行孙骤然望向室门方向,神情一阵慌张,伸手胡乱在箱内抓摸了一把,往布袋中装多数件奇珍,然后不无留恋地环顾一眼四周其它的箱子,一个旋身竟自凭空消失不见,见好就收的模样着实让石室外的耀阳与倚弦感到诧异不已。  石室的铜门蓦地开了,... - 2015-01-23
  • 仇人相见不眼红-小故事大人生
  • 仇人相见不眼红     赵尔巽原在御史台当差,按官场说法,这是黑白无常与牛头马面的岗位,专勾人的。人家在衙门吃香喝辣,好不快活,你却持一根绳索,将其勾来,或投牢狱,或投地狱,真是恶人。这当然不是人心本恶,而是职位使然。    赵尔巽既吃这碗... - 2015-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