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颗人头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梅三公子因夜晚睡眠较迟,到了日上三竿,才堪堪起身。盥洗甫毕,却见店伙引着一个人,在房外探头探脑,想是在找琴儿、剑儿,也未在意。

      店伙身后那人,一眼瞥见梅三公子,早已急不及待,一闪身,越过店伙,窜入房中,扑的向梅三公子跟前,跪了下去,连连叩头,口中呜呜咽咽的道:“公子爷,你救救我家外公!”

      梅三公子冷不及防,一时弄得手足无措,定睛一瞧,这跪在自己面前的,正是铁背苍虬武公望的外孙女上官燕。

      她这时满脸汨痕,一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也红肿得像葡萄似的,香肩不停的抽功,哭得十分伤心。

      这小女孩,真是楚楚可怜!

      梅三公子不由俊脸一红,忙道:“小妹子,快请起来,难道武老英雄有什么意外不成?”

      上官燕进来的时候,一时情急,跪了下去,这时被梅三公子一问,小姑娘点着头,却蓦地不好意思起来。螓首低垂,粉脸胀得通红,不由低声啜泣!

      梅三公子瞧她尽管哭着不肯起来,真是十分尴尬,连忙暗运内劲,袍袖向外轻轻一挥,把上官燕娇躯,托了起来,一面低声说道:“小妹子,你别哭啦,有话坐着好说。”说着回头过去,

      喊道:“剑儿,你替上官姑娘拧把热面巾来!”

      剑儿答应一声,回身送上把热腾腾,香喷喷的面巾。

      上官燕只好接过手中,半含娇羞的抹了一抹,就放到几上。

      这时琴儿却托着一个盘儿进来,把四式细点和一碗燕窝粥,端端正正放到桌上。

      梅三公子站起身来,笑道:“小妹子,你大概还没有进食吧!来先吃点东西再说。”

      琴儿听公子一说,就替她添了一付筷子,又盛了一碗粥来。

      上官燕红着脸客气,一面轻轻的摇了摇头。

      梅三公子不再客气,一面啜粥,一面问道:“小妹子,武老英雄到底出了什么事来?”

      上官燕闻言,禁不住又流下泪来,她用小手绢擦着眼睛,说道:“昨晚回到客店,时间不早,我和外公就各自回房安歇,今天早晨,我起身也不早啦,但外公的房门,关得紧紧的,还没起来,平日他老人家只要天一亮,就起了身,当时我并不起疑,只当昨晚和贼人们动手过招,太以疲乏了些,要多休息一会。”

      “那知过了一阵,依然没有动静,我就犯了疑,这种情形,他老人家从未有过,就举手敲了几下房门,里面还是一点声音也没有,外公的耳朵,最灵不过。一点细微的声音,都瞒不过他,像这样敲门,那会听不到?莫非老人家出了事?我心中一急,就用力推开房门,入内一瞧,房间里空荡荡地,那有外公的影子?屋中也找不到打斗痕迹,前窗也关得好好的,只有后窗,有半扇虚掩着……”

      梅三公子不等她说下去,插口问道:“小妹子,你可曾瞧到床上是否有人睡过?”

      上官燕道:“看样子,我外公是从睡梦中起来的,棉被还掀在一边。”

      梅三公子又道:“那么武老英雄的夜行衣和兵器,可曾拿走?”

      上官燕道:“他老人家的虬龙鞭,平日里都围在腰间,从没取下来过,夜行衣,却好好的放在包里,不过他老人家平常也很少穿它。”她顿了顿又道:“后来我又在四面找了一阵,也没有一丝踪迹,只好赶到崔姐姐的客栈里去!”

      梅三公子昨宵船上和崔敏一见投缘,惺惺相惜,闻言笑着问道:“你见了崔家兄妹,不知崔兄的意见如何?”

      上官燕微微一怔,心中恍然大悟,原来他把崔家大姐当作了男人呢!

      人家既不说明,自己也不好说穿。当下不由辗然一笑,露出两排编贝皓齿,继续说道;“据崔姐姐她们猜想,外公可能仍是被红灯夫人掳去的成份较多?”

      梅三公子讶道:“红灯夫人!谁是红灯夫人?”

      上官燕道:“红灯夫人,就是昨晚坐在轿中的那个呀!据崔姐姐说,她是江湖上极为厉害的女魔头哩!”

      梅三公子“喔”了一声,踌躇着道:“不知这红灯夫人住在哪里?”

      上官燕道:“崔姐姐她们说,救人如救火,红灯夫人的巢穴,可能就在湘西,详细地址,她们也不知道,不过她们方才已经追了下去,叫我……赶到这里来,求求公子爷,仗义援手……”

      她话才说完,梅三公子朗声笑道:“小妹子你别尽说客气话,既然武老英雄被贼人掳下去,这档事,我梅君壁自然义不容辞,岂能袖手?这样罢!小妹子,既然崔家兄妹已先走了,你就和我们做一路吧,免得万一再有个失闪。”

      他不等上官燕回答,就吩咐琴儿,结算房饭钱,备马侍候!

      琴儿答应一声,退出身去,剑儿忙着收拾行囊。

      等梅三公子带着上官燕走出店门,琴儿剑儿早已一个捧琴,一个抱剑,手中牵着一匹通体金黄,色泽光鲜的琥珀驹,和两匹矫健短小的川马,侍立门外。

      梅三公子叫上官燕骑了一匹川马,自己跨上琥珀驹,琴儿剑儿两人合乘一骑。

      三匹马出了城门,立即放辔疾驰,中午时分,在湘阴打了个尖,又上马赶路,日落之前,即已赶到宁乡。

      梅三公子一路上既没有发现显眼人物,也没赶上崔氏兄妹,心中未免有点嘀咕,自己几人,不要走岔了路?

      三匹马进了宁乡一条大街,就在一家大客栈门首,停了下来。

      梅三公子下马之后,店小二早已抢步迎出,一眼看到这位服饰高华,气宇不凡的贵介公子,那敢怠慢,立时牵过马匹,引着四人,直入后进一所院落之中。

      别看这家客栈,客来客往,人声喧哗。这后进却着实清静,小小一个天井中,放着几排花架,花卉盆景,清香扑鼻,布置得十分幽雅,中间一排五间,东西两厢,还有曲栏游廊。

      琴儿就吩咐店小二把这后进房屋。全包下来。

      店小二碰上这种阔公子,油水十足,奉承巴结,惟恐不勤,一会送水,一会送茶,忙个不停!

      琴儿早已沏好了一壶杭州龙井,等公子一坐定,就斟了一杯,端将上来。

      梅三公子接过茶盏,正待呷去!

      忽听院门口店小二的声音,远远叫道:“喂!相公,别往里走,后进雅房,早有公子爷包啦!”

      那人好像并不闻声止步,口中说道:“啊!这里居然小有花木之胜,当真幽雅已极!人家公子爷谅来也是读书种子,斯文一派,学生以文会友,倒要请见请见!”

      店小二发急的道:“咦!你这个人,给你说公子爷已经包啦!你还乱跑,万一三公子爷责怪下来,小的可担当不起,再说,人家公子爷和你又非素识。”

      那人笑道:“哈哈!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何必曾相识?咳!给你说,你也不懂。”

      听声音,那人倒还真有些跌宕风流的口吻!

      剑儿听到有人在乱闯,那还在屋里呆得住?早已一拧身,闪出房去,迎着那人问道:

      “你找谁?”

      他身法快速,把那人惊得“啊”了一声,向后倒退两步,说道:“小哥儿,你跑得恁地快法,差点和学生撞个满怀!”他咳嗽一声,整整喉咙,又笑道:“学生适才听说贵上人文旌在此,慕名拜访,敬烦小哥儿通报!”

      梅三公子放下茶盏,往外一瞧。只见院门口站着一个二十有余的青年相公,容貌清俊,衣饰华丽。手中轻摇着一柄摺扇,真如玉树临风,潇洒已极!只是眉儿弯了一点,一双点漆似的眸子,也嫌着些儿俏!

      梅三公子只觉这相公甚是可亲,心中早生了好感,实因梅三公子是个潇洒不群的英俊少年,正合了古语所说的惺惺相惜!

      梅三公子出身富贵人家,初入江湖,那有什么经验?一时间竟毫不察觉他来的太以兀突,反倒觉得此人洵洵儒雅之中,还有一股英爽之气,不像一般时下文人摇头幌脑的酸溜溜味儿。

      心中一喜,连忙从房中踱了出去,拱手说道:“兄台柱顾,不知有何见教?”

      那相公一眼瞧见梅三公子,一张玉脸上,犹若春花乍展,笑上眉梢,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99-920.html - 2018-01-13
  • 第六章 冯宗客听了许多埋怨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因为这一番耽搁,冯宗客赶到染云坊时,不免就听了许多埋怨。  这日是五娘生辰,约好了在五娘家聚宴。为着热闹,将榻几去了,只放一张长大食桌,五娘坐在主位上执勺分菜,郑痴儿一伙在左,诸姐妹在右,按着行序排坐。冯宗客来得晚,坐上了左侧的最未位子... - 2018-07-15
  • 第六章 锦云来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将路儿关押起来以后,大总管招了众人前去会议。陈默将对锦云来绸缎庄的疑问一一道来。  首先是这绸缎庄的位置,紧邻着孟式鹏藏身的宁西仓;其次那秦掌柜,与驻守宁西仓的军曹熟识;秦路儿落在孟式鹏手中多日,却是毫发无伤,其中必有缘故;最确凿不过的... - 2018-07-11
  • 第六十六章 冰炭不容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钻天飞鼠并不怠慢,嗖的跃落,手中丝囊,向昏迷阵中的六绍三娇、崔氏姐妹、上官燕、琴剑两小鼻前,挨次闻去!  只听一阵喷嚏,昏迷的人,立时醒转,惊“啊”声中,大家纷纷跃起,像穿花蝴蝶似的,齐往梅三公子身前围来!  上官燕一眼瞧到钻天飞鼠,立... - 2018-01-14
  • 第六章 锦缠道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听鸠啼几声,耳边相促。劝路旁、立马莫踟躇,娇羞只恐人偷目。  第一节一步一从容  你受伤了?  不要紧,若不是我故意露出破绽引历轻笙放手出击,怎能轻易击退他。  原来你是故意呀,刚才可吓死我了。  历轻笙总是太相信揪神哭与照魂大法这类惑... - 2018-06-21
  • 第六章 六色春秋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其时正是早春三月之际,春意料峭,晨风尚寒,吹得渡劫谷中的草木乱摇,更送来阵阵花香草气,让人心身很是受用。  可一片大好春光中,竟是杀机四伏,气氛亦随之骤然紧张起来。  而那六个人发完话后就再无动静,便似已凭空消失了一般。  物由心耐不住... - 2018-07-10
  • 第六章 做人可以中庸 做事就要极端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楚天涯独自漫步在山谷中,不知不觉中已来到了谷口。  人已沓然,心已惘然。  月挂东天,剑网情丝。  做一名剑客,如果爱上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剑招,而他就是剑。  有了剑招的剑才能够破敌。  没有剑招的剑就只是一块铁。  他的剑最重... - 2018-06-27
  • 第六章 殓房惊魂_绝顶_故事大全
  •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之夜,都会有十匹快骑从十个不同的方向疾驰入京。黑色的马,黑色的人,黑色的丝巾蒙着面,在黑暗的街道上飞驰。急促的蹄声踏碎了本就不清朗的月色,在暗夜中传得尤为悠远。  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什么地方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何时会悄然... - 2018-06-30
  • 第六章 不是不想杀,而是杀不了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余收言来到了宁公主,却没有径直上楼,而是施展轻身功夫,从院落外翻墙而入。观察一下地势后,认准临云所住的定然是西厢最大的那个房间,神不知鬼不觉地跃上房顶,盘膝而坐,化身于黑暗之中。  同时功运全身,敏锐地感觉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过不多久... - 2018-06-23
  • 第六十三章 用毒能手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他这一番话,果然说得极为动听,无臂天王李残身受断臂之恨,经他一拨,黑布蒙头之中,不由冷嘿了一声。  金老二面色剧变,满脸刀疤上,现出愤怒之色。  三小姐于文娴生怕大师姐受他鼓励,急忙接口道:“可是公孙叔叔,你该知道这化敌为友,乃是师父的... - 2018-01-14
  • 第六十章 调虎离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心中一动,纵目望去,果然前面阴暗之处,突然似鬼魅般闪出五条高大黑影,都是一式的黑布蒙头,身穿黑袍,右手高举一面“拘魂牌”。  果然是他们隐伺路旁,拦袭自己!那么可见他们事先早有布置,客店的三人,更是凶多吉少。梅三公子大怒之下,身... - 2018-01-14
  • 第六十四章 竹石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聂玉娇被梅三公子说得粉脸一红,微微攒眉道:“梅公子过奖,小妹虽承义母亲炙,但用毒解毒,必须对症下药,目前不知九幽门用的是何种毒药,解救之方,极难预言。就是知道了,这种解毒药物,寻觅配制,也非短时期内立可办到。她说到这里,忽然好似想起一件... - 2018-01-14
  • 第六十一章 鬼蜮伎俩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刚一坐下,忽然觉得一阵目眩头晕,身子不禁微微晃动一下。  这一下虽然极为轻微,但坐在一边的上官小姑娘,可瞧得十分清楚,梅哥哥身怀上乘武功,那会无缘无故的摇晃。心中一惊,失声问道:“梅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她一双... - 2018-01-14
  • 第六十二章 各怀机心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九幽门!三个姑娘听得陡然一震,自己会在这里,遇上九幽门的人!  红衣女郎依然脸若寒霜,朱唇一撇,冷冷的道:“九幽门可唬不倒六绍三娇。”  黑衣人道:“嘿嘿!玄女教也唬不倒九幽门下三大游魂。”  那苗装少女正是飘渺仙子聂玉娇,她瞧了大师姐... - 2018-01-14
  • 第六十九章 故弄玄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因为临死之际,拚着最后一口气,在沙滩上留下字迹。而且第一个就是“梅”字,当然他想定梅三公子,但因自知真气将竭,时间无多,无法多写,所以写了一个“梅”字之后,就立即改变“黑森林”。但写到“森”字,实在无力再往下写,于是连“林”字都没写出,... - 2018-01-14
  • 第六章 夺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再过了二天,三人终于走出了曝火沙漠,重又来到久违的大草原。  但见万里晴空,云山苍茫。绿草在暖澈的风中摇摆,四处弥漫着草原特有的清香。极目眺望,远方是秀隽的山峰,昂然刺破青穹,白鸟舒翅缓缓掠过草尖,苍鹰唳叫徐徐曳过长空。  经过了整整十... - 2018-06-20
  • 第六十五章 剑歼四坛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冷嘿一声,左手长袖挥处,“般若神功”像潮水一般涌出!同时脚尖一点,人也跟着扑去!佛门“般若神功”,无坚不摧,威力何等强大?尤其在他蓄意毁阵,自然用足十成力道,别说是人工堆砌的石块,就是天生石笋,也怕不震成数截?  那知事实上却大... - 2018-01-14
  • 第六十八章 感应绝学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啊!”梅三公子简直闻所未闻,不由惊啊出声,肃然起敬的道:“前贤忠义为国,令人不胜敬仰,不知勾魂律令真实姓名,道长可能见告?”  老道人摇头道:“贫道和他相识之时,他已年逾花甲,不用姓名久矣。”  梅三公子心知老道人不愿透露勾魂律令真实... - 2018-01-14
  • 第六十七章 丹心大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飘渺仙子聂玉娇、崔敏、崔慧、于文娴、上官燕、琴剑两小,长剑纷纷出鞘,正待纵身跃出。一瞬之间,当真够得上剑拔弩张,群情激愤。  但红灯夫人却纤手连摇,把大家一齐制止,娇声笑道:“这干什么?小兄弟那里用得着你们帮忙?”  话... - 2018-01-14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陨落的“中国帕瓦罗蒂”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前方是绝路,幸福在拐角。  我的座右铭是“生命在于静止”,高中三年,从不参加学校的运动会。  高二那年,人家参加运动会,我在广播室里播报各班来稿。那次,运动会结束,团委书记王浩找到我,说要带我去见一个人。  我跟着他走进一间办公室,里面... - 2018-07-16
  • 天使暂时离开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安蕊是在那个清晨知道自己原来是个勇敢女生的。  公交车上,安蕊的目光意外地看到一只手正伸进一只公文包里……安蕊按住那双手,喊了一声:“抓小偷!”  声音很脆。整个车子的人都听见了,瞬间空气凝固了一般。她没敢看小偷的眼睛,目光却撞上同学乔... - 2018-07-16
  • 重游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太阳很灼人。   他迟缓着脚步走进校园。操场上正在举办热闹的运动会。他夹进人群。很多家长都在忘情地给自己的孩子鼓劲。   他不由想到自己的学生时代。那时他是百米跑冠军。妈妈奖励给他两个煮熟的鸡蛋。老师奖给... - 2018-07-16
  • 第四十章 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是你们的城池,然而今天晚上,它却是我的!在紧紧包围而来地孤寂中,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  突然有柔怯的脚步响起,伴着细细喘息声,一个娇弱的身影从边门上跑过来。珑华?杜雪炽往前跑了几步。  嫂嫂!嫂嫂!似乎因为这一叫,珑华分了神,一... - 2018-07-16
  • 路见老师一声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算是“道上人”,自从初二就和一群孩子混。18岁时,读到高二,我就已经是学校的老大级人物。老师对我大伤脑筋,可父亲却以我为荣。爸爸开了两个沙场,打架是家常便饭。  新任的班主任是一个叫高勇的年轻教师,传言他精于散打。  他一上任,就严肃... - 2018-07-16
  • 第四十二章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虽然奉国公府的马厩里不免有些臊味,然而在不冷不热的暮春初夏之夜,枕着蓬松的稻草而眠,倒让他又想起了当年在乡下当牧童的时光。酣梦之中,耳边传来锁子碰撞的声音,恍惚中他想道:糟,主人又来了!  他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想... - 2018-07-16
  • 那时花开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年春天,花开正艳。  因在学校踢球踢伤了腿,爸妈要上班又无法照顾他,十二岁的他被送去了一个亲戚家。亲戚家的隔壁有一个小女孩儿,比他小两岁,正好就成了玩伴儿。  在他养伤的一个多月里,他们玩得很快乐。亲戚家有几株月季,花开得正艳。她手快... - 2018-07-16
  • 飞不起来的鸟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乌鸦、老鹰、斑鸠是三个很要好的朋友。它们住在不同的地方。乌鸦的家在高高的山上;老鹰的家住在徒峭的悬崖上;斑鸠则住在一片森林里。它们是在一次旅行中认识的,因为大家都很喜欢玩,就约好每年结伴出来玩一次。  它们虽然都会飞,但彼此的个性却相差... - 2018-07-16
  • 桃园那只绝代美狸猫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桃园的那只狸猫和这个桃园的年龄是一般大的,而提起它的身世也很可怜呢。那个夏天,大约是人家嫌小猫太多了,就把它扔在桃园的某个路口,大胡子主人傍晚经过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哑哑叫着的小狸猫,又恰好是天快下雨的当口,于是,大胡子的主人觉得这个小东... -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