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剑劈四凶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东门奇大笑一声,凌空飞扑下来,说道:“不错,老夫正是东门奇。”

      西门大娘跟着飞泻而下,呷呷尖笑道:“还有老娘。”

      戚真人沉哼一声道:“很好,你们是到勾漏山去的了,本真人明日日落前,在龙江岭脚候教。”

      东门奇大笑道:“慢点,你阁下是什么人?”

      梁慧君、裴畹兰就隐身在左首一棵大树之上,这时跟着纵身飞落。

      梁慧君不待戚真人开口,就接口道:“他是勾漏山玉阙宫来的,自称戚真人……”

      西门大娘晤了一声道:“那是勾漏君门下的三真了。”

      东门奇耸着双肩大笑道:“这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勾漏山君雄霸西南,他门下三真人中,竟然连厉山双凶门下一个十六岁的女弟子都打不过,还在老夫面前冒什么大气?明天你约了多少帮手,咱们日落前准到,你去吧!”

      说话之时,挥了挥手,好像是有意放戚真人走的。

      这可真把戚真人气破了肚子,玉阙宫弟子几时受过如此凌辱?但当他听到和自己动手的小子,竟是厉山双凶内下一个女弟子,心头也着实暗暗惊凛。

      尤其此时除了厉山双凶现身之外,还有两个少年也从大树上跃下,自己连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都无法取胜,何况对方一共有五人之多。

      他以英无双的武功,去衡量这老少五人,自然不敢再停留下去,口中沉哼一声道:

      “好,本真人那就先走一步,明日龙江岭脚恭候诸位大驾。”

      说完,双脚一顿,破空飞起,横射而去。

      西门大娘急着问道:“无双,你们没追上楚大哥吗?”

      英无双道:“没有,徒儿三人今晚到这里投宿,就遇上这老道士,据这里的龙庄主说,他已经派出几个庄丁,去帮我们打听了……”

      刚说到这里,只见龙在田满脸大汗的奔了进来,看到东门奇二人,不由得怔得一怔,朝梁慧君道:“兄弟听说三位公子和戚真人起了冲突,才赶来的,三位公子只是路过敝庄出门在外,千万不可得罪了戚真人……”

      西门大娘尖笑道。“姓戚的老道,已经被我徒儿打跑了,你急什么?”

      龙在田听得一怔,说道:“什么,戚真人……已经走了,这……怎么办,在下……一家……还有这片庄院……都……完了……”

      西门大娘瞪着三角眼,尖声道:“他逃得快,才保住性命,他已经走了,你还怕他什么?”

      龙在田哭丧着脸道:“这位……”

      他看西门大娘穿着男装,但话声明明是个女的,迟疑了下,才道:“戚真人是玉阙宫的三真人,这方圆千里,谁都对他奉若神明,他在敝庄作客,这一怒而去,在下一家十九口,都活不成了。”

      东门奇道:“你是龙庄主?这个你不用耽心,是咱们把他打跑的,与你毫不相干,一切有咱们担当。”

      西门大娘嚷道:“都是你老不死,依了老娘,绝不让这姓戚的妖道活着出去。”

      梁慧君道:“龙庄主只管放心,你只当不知道今晚发生的事就是了。”

      龙在田望望双凶,不敢多说,口中唯唯应是,正待退下。

      西门大娘问道:“龙庄主,你派人去打听楚小兄弟的下落,可有消息吗?”

      龙在田这一和她对面,发现这个不男不女的人,一双三角眼凶光烙烙逼人,好似两道寒电,心中更是发毛。连忙低下头不敢多看,说道:“在下已经派出四名庄丁到附近几个镇集去打听了,最少也要明日早晨才能赶回来。”

      西门大娘挥挥手道:“那就等明天听回音好了,你去吧!”

      龙在田犹如皇恩大赦,口中应着“是”,急忙转身就走。

      东门奇问道:“无双,你们住在哪里?”

      英无双道:“徒儿三人住在那边一幢楼上,啊,魏兄,那妖道走了,这楼上正好给师娘、师父住了。”

      岭脚,在桂江之西,蒙江之东,污江之北,山岭间的一片荒地。

      这时正当红日西下。

      山林间渐渐笼罩起一片暮色。

      东首一条小径上正有两老三少五个人朝山麓间走来。

      山麓前,站着四个人,没有迎上去,甚至还大刺刺的连看也没向来人看上一眼。

      那两老三少,正是来岭脚赴约的厉山双凶、英无双、梁慧君、裴畹兰。

      站着的四个人,除了曾在龙家大院见过的戚真人,还有三个老者,每个人的神情都有些怪异。

      站在中间的一个,身穿黄衫、身材瘦长,一张枯槁得皮包骨的瘦削脸上,双眉低垂,两眼似睁似闭,毫不理人。

      站在他右首的也是一个老者,中等身材,穿一件青布袍,秃顶鸠面、牙齿全豁,下巴生得特别尖,看去形状极为怪异。

      黄衫老者左首,和戚真人站在一起的是一个白发披肩的头陀,头上箍一个银圈,连鬓白须,两眉之间,有一道刀疤,肩上背一个长形黄布袋,敢情是他的兵刃无疑。

      东门奇看得微微一怔,这三个人看年龄都已在七十以上,戚真人约来助拳的人,应该都是顶尖高手,但自己竟然一个也不认识!

      不!从未听说过有这样形状的三个人。他耸耸肩,发出破竹般一声大笑,说道:“这三位就是戚真人邀来助拳的人了?恕兄弟眼拙,戚真人怎不先给兄弟引见引见?”

      那黄衫老者从鼻孔中轻哼一声道:“要死的人,有什么好引见的?”

      西门大娘呷呷尖笑道:“老不死,他这话说得极对,要死的人,有什么好引见的?”

      戚真人沉笑道,“但本真人还是要给你们引见一下,好让你们死而无怨,这三位是玉阀宫八大护法中人……”

      他一指黄衫老者说道:“这位是闭目煞神字文化字文护法。”接着又指指鸠面老者说道,“这位是鸠面神叟司空不凡司空护法。”又指指自发头陀说道:“这位是三眼头陀去恶大师。”

      这三人敢情是久处西南。从未到过中原,是以他虽说出三人姓名,东门奇还是一无所知。

      西门大娘不耐的道:“不用说了,什么闭眼三眼的,老娘活了一大把年纪,听都没听说过,咱们既然来了,干脆手底下见个真章。”

      闭目煞神宇文化双目乍睁,射出两道慑人的精光,冷喝道:“匹妇找死!”

      突然扬手一掌,劈了过来。

      东门奇究是见多识广,对方这三人若无真实本领,玉阙宫也不会延聘他们担任护法:何况这三人形貌怪异,分明都练有外门功夫。

      其中当然以闭目煞神那副阴阳怪气的模样,武功应该是三人之首,是以早就暗中注意着他。此时看他挥掌朝西门大娘劈去,口中发出破竹似的一声长笑,左手突发一记“白骨爪”,出手如电,身法更快,不带半点风声,朝闭目煞神劈出一掌的右肩“筋池”穴上抓去,左手更是悄无声息,五指枯白如爪,直落天灵,这一记使的是“九阴爪”。

      他一生没练成“九阴神功”,但他蓄势已久,“九阴爪”却是他的成名绝技。“九阴爪”专抓敌人天灵,练的是阴功,只要被他爪势扫上一点,外壳完好,里面完全被阴功摧毁。“白骨爪”练的是尸气,爪风划过,尸毒人骨,同样无药可救,这两种功夫,截然不同,但都阴毒无比。

      闭目煞神一掌甫出,陡觉一股尸腐臭气急袭而来,急忙身形半旋,左手随着身形一掌横拍出去。

      西门大娘也在他一掌拍来之际,身若旋风一下闪出,她这一闪,正好闪到鸠面叟身侧,右手疾拍过去,口中呷呷笑道,“老娘这一掌你接了吧!”

      她身若旋风,何等快速,话声未落,手掌已经印到鸠面叟胸前不到三尺。这一掌也使出了母豹西门大娘的拿手绝技“阴风掌”来。

      “阴风掌”顾名思义,掌势出手,就有一道阴冷澈骨的阴风,别说被她手掌击中了,只要让她掌上发出来的阴风透体而过,你武功再高,十二个时辰之内,一样性命难保。

      但鸠面叟也不是等闲人物,西门大娘一掌当胸印去,嘿然道:“你要和老夫比掌,那好!”

      他右掌一竖,疾推而出,只见他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151-963.html - 2018-06-02
  • 第三十四章 一招胜山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太君冷然道:“你们拦截老身,可曾想到过后果吗?”  钟子奇道:“咱们负责监视太君,不知道什么后果。”  “很好。”  太君气愤已极,沉笑道:  “老身也不管你们什么五剑六剑,触怒老身的人,都得死!”  手中鸠头杖一昂,陡然如风雷迸发,朝... - 2018-06-03
  • 第三十三章 剑困太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八个淡紫衣裙侍女身形还没扑到,就像整排树被砍倒一般,纷纷倒下。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喝道:“什么人敢到玉阙宫来撒野?”  话声堪堪传入大厅,正和楚玉祥,闻家珍激战的古维扬。公冶子二人同声喝道:“住手!”  长剑一收,霍地往... - 2018-06-03
  • 第三十一章 禁地对峙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另一个人道:“你连山路都不会走了……啊……你怎么踩到我脚上来了?”  先前那人也啊了一声,怒声道:“我又没踩到你,是你踩到我踢痛的脚尖上了。”  另一个人又啊了一声道:“你还要踩我,你这是干什么?”  先前那人又啊了一声,说道:“明明是... - 2018-06-03
  • 第三十二章 玉阙宫群英会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为首那人听得脸色剧变,喝道:“小子,你真是找死来的了,大家把他拿下了。”  八人一阵锵锵剑鸣,撒出长剑。  楚玉祥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然道:“慢点,你们八人之中,那一个是去报信的?”  为首那人大笑道:“你小子有本领杀了七个,自然会有... - 2018-06-03
  • 第三十章 谷飞云心中暗暗高兴_东风传奇
  •   谷飞云心中暗暗高兴,总算店伙帮了自己的忙,过去闩上房门,又坐了一回。喝完一盅茶,算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才悄悄推开后窗,飞身而出,再掩上窗户,飘落地面,往外行去。  出了店门,这时大街上正是夜市最热闹的时候,商店灯火辉煌,行人熙攘往来,不... - 2017-12-18
  • 第三十二章 醉道人和谷飞云两人一路西行_东风传奇
  •   醉道人和谷飞云两人一路西行,第三天由平凉向西,已进入荒凉山区,极目远眺,看到的也只是草原辽阔,群峰插天,那里还有人迹?  这条路,谷飞云来过一次,还依稀可以辨认;但醉道人却要他跟着自己走,偏偏舍近就远,不走直径,老远的沿着山脚绕过去。 ... - 2017-12-18
  • 第三十四章 现在已经到了山麓_东风传奇
  •   他们虽在一路说话,脚下可丝毫没停,现在已经到了山麓。  谷飞云道:  “你们不用性急,在下下山后情形,还没和爹娘说呢,现在天还没亮,不如找地方歇脚,让我从头说起好了。”  宇文澜道:  “前面不远,有一棵大树,我们到了树下去休息好了。”... - 2017-12-18
  • 第三十一章 醉道人和谷飞云夤夜离开了荆家庄院_东风传奇
  •   醉道人和谷飞云夤夜离开了荆家庄院,黑夜之中,谷飞云只是跟着醉道人走,两人展开身法,一路奔行,也不知走了多少路,醉道人忽然舍了大路,转入一条小径,这样又走了两三里。  这才来至一座小庙前,谷飞云抬眼看去,那被风雨剥蚀的横额上,依稀可以辨认... - 2017-12-18
  • 第三十三章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_东风传奇
  •   金鸾怒声道:  “你终于承认了。”  金母道: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老身身为崆峒掌门,练成本派武功,何足为奇,但许兰芬决不是崆峒门下所伤。”  金鸾道:  “你这话有谁相信!”  金母道:  “老身说不是,就不是,用不着你相不相信。... - 2017-12-18
  • 第三十九章 翌日这是一个大日子_东风传奇
  •   翌日,这是一个大日子。  对西路总令来说,今天要由总令主和四位掌门人商讨几件大事情。  对西凤金母来说,她要有所举动。  对陇山庄庄主来说,他要诱使谷飞云自动送上山神庙去,一雪心中仇怒之火。  几方面都在积极的暗中布置,但等天色大亮,这... - 2017-12-18
  • 第三十五章 一眼就看出是女子乔装的了_东风传奇
  •   冯小珍披披嘴道:  “你就是穿了男装,还是一眼就看出是女子乔装的了。”  宇文澜道:  “你看我呢?”  冯小珍道:  “你还差不多。”  许兰芬粉脸一红,问道:  “我那里不对了?”  冯小珍道:  “你一路扭着腰走路,那象是个男人?... - 2017-12-18
  • 第三十七章 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_东风传奇
  •   中午时分,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  荆溪生特别在对面鸿运楼设宴,招待四位姑娘,席间,徐副总管拍胸脯保证,只要陇山庄派出人手,一定可以找到谷飞云母子,要四位姑娘不妨去陇山庄小住。  荆溪生也在旁怂恿。说自己和掌门人都在陇山庄议事,陇西一... - 2017-12-18
  • 第三十八章 青雯立即把丝囊放在她左手掌心_东风传奇
  •   青雯立即把丝囊放在她左手掌心,轻声道:  “师祖握住了,就可以动功了。”  金母依言五指一拢,握住了丝囊,看她样子,果然在动功了。  青雯回头看了徐永锡一眼,朝他嫣然一笑。  徐永锡也报以一笑,心中暗道:  “今晚也只有宇文澜,才能随机... - 2017-12-18
  • 第三十六章 陈康和一记擒拿手法落了空_东风传奇
  •   陈康和一记擒拿手法落了空,似是用力过猛,整个上身,身不由已的朝谷飞云侧身让开的左方扑了过去。  谷飞云左手一推,(使了纵鹤手)但推得极轻,一面说道:  “陈总管站好。”  陈康和上身忽然往后一仰,仰得几乎跌倒,但脚下好象来不及退后,口中... - 2017-12-18
  • 第一章 殿下走在邺都东西大街上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秋风掠过巍巍太行,卷起邺都东西大街上的残枝,哗啦啦响成一片。一枚黄叶不甘心地在枝头挣扎了数回,终于被生生扯脱,打在一双凤头履上。唉!着履之人长长叹息一声,偏过脚来,将叶子碾得粉碎。旁边的人道:已经很晚了,殿下还是回宫去吧!  被叫作殿下... - 2018-09-25
  • 第三章 蛛丝马迹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迎面是一排五间楼房,雕楼飞檐,甚是气派。  白胖老者陪着笑道;“二犬子住在西花厅,楚少侠请随老朽来。”  他领着楚玉祥由西首回廓折入一道腰门,门外是自成院落的一个大院子,花木扶疏,更是清静,两人踏着石砌花径,来至一座精致的敞轩前面。  ... - 2018-05-31
  • 第十章 太湖退敌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楚玉祥果然没有拔剑,口中发出一声嘹亮长笑,一道人影不退反进,抡手一掌朝他剑上劈去。  但听锵的一声金铁狂鸣,蒙面人只觉手上剧震,一柄长剑业已齐中断折,心头不期猛然一惊,一言不发,转身往外飞射而去。  楚玉祥只使了一掌,就震断蒙面人长剑,... - 2018-06-01
  • 第一回 我是一颗棋子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北靖五年四月十七日清晨,云行天立在西京城上,望向远处,天色已从纯黑转为深蓝,天际正渐渐泛出一点点惨淡的白色。城下蛮族大营的火光熄去,浑厚响亮的号角声中,营地骚动起来,蛮族的士兵们开始例队出营。  一日又开始了。云行天环顾左右,城上将士的... - 2018-09-25
  • 第三回 干杯,朋友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京都城内,安国公府。  承平堂上安国公沐郅闵正大发脾气,跪的下人们,双股战栗,颤颤兢兢的道:公爷,小的确实找不到二公子,通府上都找过了。另一名家人掰着手指头数道:小的找过了吹红楼,御凤台,梦莺轩,还有  够了,我要你把绮楚河上的下作地方... - 2018-09-25
  • 第二十章 夜闯七星岩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东门奇汕汕笑了笑道:“道兄又误会了,兄弟只是怕他们有失,才跟在他们后面来的,详细情形兄弟也不大清楚。”  一面朝丁盛问道:“丁老弟,还是你来说吧!”  丁盛道:“晚辈是跟着他们留下的记号来的,钱电,你说说看。”  钱电道:“属下四人是暗... - 2018-06-01
  • 第三章 秦灭燕后江北各地渐趋安定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自建元六年秦灭燕后,江北各地渐趋安定。却还有前凉张氏,仇池杨氏,及代地拓跋氏等尚未尽数降服。就在秦燕之战未完时,本已受封于秦的仇池公杨世卒,其子纂不再向秦称藩。只是杨纂偏居仇池一隅之地,也没胆量先犯秦境。转眼就是建元七年,秦与晋战于寿春... - 2018-09-25
  • 第一章 烈日衰城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伏在地上,青草扫上他面颊,有些微的麻痒。六月的骄阳似火,晒得他头皮发烫。而此时他心中的躁热,却似比那酷日还要灼烈几分。他直直盯着二百步远处的华城。华城如一个久历战乱的老将,满身的伤痕虽已补了又补,却终归留下累累瘿瘤。它轩昂坚毅如旧... - 2018-09-20
  • 第一章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洗得栖霞岭翠意稍减,山腰李家大宅被笼在一片氤氲的汽雾中。万千乌瓦簌簌地响着,轻润中透着惶急。  宅东嘉仪堂小书房里,大小姐李歆慈盯着案前跪着的人已有许久。以至于两侧垂手侍立的婢子和下首坐着的老少不一的男人们,... - 2018-09-21
  • 第三章 离乱长街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东方欲曙,白云成列,一重重地自墨蓝的天际挣了出来,随之便有些微冷寂的霞光在云彩上渐渐扩开。残旗迎风招展,而那晨风却已有了些燥性。看来又是一个大太阳天。城头上的典军们不由诅咒一声。兵刃在青石上打磨发出滋滋的声音,伤兵们捧着一碗水,万般不舍... - 2018-09-20
  • 爱在心间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1、遭遇危险  一只翠鸟停歇在浅水边的蒲草上,她的一个翅膀正流着血呢。刚刚去水里抓小鱼时只听得“砰”地一声响,突然就感觉一个翅膀失去了知觉,她拼命地振着另一个翅膀才飞到这蒲草上。想着家里还有几个即将出生的宝贝蛋,在心里暗暗地告诫自己决不... - 2018-09-18
  • 湖底的城堡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夜幕降临,黑夜里的星星怀抱着那烟雾般的云,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微风轻轻地吹,像柔软的手指在弹奏钢琴一样轻抚着树林。  公园长椅上的小希安静地发呆,她背着灰色书包,一只飞鸟飞过仿佛惊醒了她,小希这才发现天黑了,动作缓慢地站了起来,抬头看天,... - 2018-09-18
  • 淘气的小鼹鼠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森林里住着一只鼹鼠,很淘气,经常在地里钻来钻去。  这一天他正在土里钻来钻去的时候,突然发现洞穴四壁上的土莫名其妙往下落,他的床好像在颤抖。他立刻想到了这也许就是妈妈说的地震,那么地面上的伙伴们知不知道这个消息呀?  小鼹鼠急忙钻出了洞... - 2018-09-18
  • 上课捣乱,只是因为暗恋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初中期间我暗恋过一个女老师,她二十多岁,白白净净,清汤挂面的垂顺长发,有时候也会扎成一条马尾巴,无论扎上去还是放下来,都清秀得让我有些呼吸不畅。每次上她的课,我都会放下课外书很专心地捣乱,她被惹得真生了气,就会提高嗓门瞪着我喊一声“罗永... - 2018-09-18
  • 第三十章 狼蛇二凶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天狼叟看的不禁一怔,曾金发是被自己门下独门手法所伤,怎么好的如此快法?除非有身具上乘内功之人,以本身真气,替他打通十二经路。他心念转动,忍不住朝和曾金发一起走出的蓝衫少年,多看了一眼。  这一打量,只觉这蓝衫少年气度温文潇洒,另有一股*... - 2018-04-03
  • 钝感力让我无惧当差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上高一和高二时,成绩很差,在班上排名倒数。  一次月考,我考到全班第二十一名。发成绩单时,我得到老师的称赞,无意中却听到坐在后排的一个同学说:“如果考试输给苏有朋,真的丢脸死了,回去怎么向父母交代?”  这句话在我心上深深划下一道痕,... - 2018-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