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如柔舞之轻歌、如弦断之杀机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水知寒目射异光,盯住余收言,你应该知道花溅泪的来历!

      余收言夷然不惧,我只是隐隐猜到了一点,却不能肯定。再长叹一声,听到总管如此说,我自是肯定无疑了。

      水知寒仰首望天,沉吟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我马上离开,这里一切由余神捕负责。鲁大人可重扮回自己的身份,再眼望屏风后,我有个感觉,敌人的出手时机就是在明日的宁公主之约,先生自然知道应该如何做。

      屏风后半晌无声,然后才传来那阴寒幽冷的声音,总管敬请放心,纵使不能对敌人一网打尽,也必护得鲁大人安全。

      余收言绝没有想到水知寒竟然如此信任自己,心下百感交集,水知寒虽是黑道枭雄,却是身怀灵动不群,卓然大成的气度与风范。暗自一叹,拱手道,水总管意欲何往?

      我必须追杀花溅泪,若是让其回到翩跹楼引出花嗅香,再引出四大家族的人物,只怕将军也会头疼。

      众人大惊,这才知道花溅泪竟然是阁楼乡冢中翩跹楼的人,翩跹楼是四大家族中最为隐秘的一族,代代单传,每出江湖必有艳色相伴,上一代传人嗅香公子自命花中嗅香,风流天下,想到花溅泪的倜傥挥洒,不由纷纷暗自点头。

      四大家族互有恩怨,却也是一致对外,而此刻水知寒身负内伤,花溅泪想必也负伤不轻,若是等其回到翩跹楼禀告其父嗅香公子,搞不好便是四大家族联决而来,纵然将军手下人材众多,但面对江湖上谈之色变的四大家族联手一击,只怕也是凶多吉少难以对付。所以水知寒才宁可放下此地,一意追杀花溅泪。

      余收言知道水知寒以官衔相称自己,一是不容拒绝,二来也是让鲁秋道刘魁等人不容抗命,当下收起心中诸多念头,余收言一日为官,只知朝庭不知江湖,总管也请放心。

      鲁秋道刘魁虽心有不服,见余收言拿出朝庭这个大盾牌,也是无话可说。

      水知寒知道余收言如此说已是放下与花溅泪的交情,心中满意,再不迟疑,转身出门,刹那间已在数丈之外,声音却犹如在耳,少则五日,多则半月,我必归来与诸位同去将军府领功。

      余收言听水知寒中气十足,知道虽是受了内伤却没有大碍,心中暗叹。大家早些休息,明日也顾不得临云小姐的四人之约,大家一并去吧!

      众人散去,余收言却在想着那屏风后的神秘人物:他会用什么身份去赴约呢?

      凝神细察,屏风后却已是无人。

      心中知道这人其实才是水知寒留下的最后一枚棋子,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

      宁公主楼上,又是笙歌四起。

      余收言与鲁秋道刘魁雷惊天葛冲一行五人踏入宁公主。

      水知寒本来体貌都似鲁秋道,只是差了三缕长髯,此时鲁秋道粘上长髯,扮回自己,虽是少了水知寒的气度,却也神似。

      宁诗舞迎出门外,余收言朗朗大笑,左先生偶染风寒,刘知府雷葛二兄长一意要来再听临云小姐的仙音,只好做个不速之客,还望宁姑娘给小姐说明。

      宁诗舞俏目在余收言脸上游走,娇声笑道,各位大人平时请还请不来呢,我一定给临姑娘解释,各位大人请进。

      入了厅,各人分头座定,鲁秋道仍是上席,余收言刘魁分坐鲁秋道身边,葛冲雷惊天陪在左右。

      宁诗舞告声罪,下去请临云。

      余收言心智中略微感应到一丝寒意,四下却毫无动静,那种翩若惊鸿的感觉,使他心中一阵迷失。

      他知道那个神秘人物已隐在一处,心中震讶,此人来无影去无踪,而且心志坚定,为求保护鲁秋道的目的宁可在如此明月良宵独处一隅,委实可怖。

      只听得宁诗舞在走廊外低声对什么人说着话,门帘一挑,临云手持古琴,面蒙轻纱,只露出如水双瞳,仍是一身蓝服,丝绒贴身,更衬得体态婀娜

      临云翩然走入,冷哼一声,坐在下席,正是鲁秋道的对面,却不见小婢清儿。

      余收言大笑,今日清儿可是不来掷骷了吗?

      临云头也不抬,低头调音,清儿小恙在身,不能前来。反正诸位各位大人失信于我,我也不需陪席,奏一曲便可复命。

      鲁秋道明知不应该多说话,却还是忍不住开口,只要能闻临云小姐的仙音,便是刀山火海我也是不会失信的。

      刘魁怕别人听出鲁秋道嗓音有变,连忙插言道,临姑娘息怒,老夫这几日翻了不少曲书乐谱,自觉已是大有长进了,所以才敢冒然再来,哈哈。

      余收言冷眼旁观,耳边忽传来那神秘人的声音,小心宁诗舞,此人身怀媚术,而且像是浸淫毒物之人。

      余收言面色不变,心中却是有了计较。

      宁诗舞飘然而至堂中,临云小姐明日即归,各位大人如何肯听罢一曲便早早散宴,不若奴家先来献舞一曲。

      余收言鼓掌大笑,宁姑娘为何不早说有此绝艺,只可惜左先生已是无此眼缘。

      宁诗舞轻轻一笑,奴家只是怕临姑娘一曲即出,诸位大人已是闭目细听了。

      余收言再豪然一笑,不观宁公主之舞,未聆临姑娘之曲,真是有违视听。

      乐班一声响,宁诗舞身随曲动,风荡柳枝,荷摆窈窕

      各人却是听了那神秘人的传音,无不暗自戒备,只恐宁诗舞突施杀手,大厅之上虽是风情万种,却是杀机四伏

      只见宁诗舞越舞越快,忽然在厅中急停,长裙如花瓣般洒开,细腰像是从中折断了一般匍然在地,头与四肢尽在一线

      哧的一声,宁公主手中一柱线香蓦然点燃,清烟袅袅,呈一线直上,乐音方始散去

      她竟然并没有伺机出手?!

      大家都暗地闭住呼吸,武功高明者余收言雷惊天只细细小心吸了一口烟尘,却是毫无异状,这才向大家点点头,均放下了心,一时掌声雷动。

      余收言放声吟道,渔翁夜傍西山宿,晓汲清湘燃楚竹。宁姑娘情动於中而见诸外,小子已是情难自禁。

      宁诗舞咯咯娇笑,手抚在余收言的肩上,公子果是识情识趣的人,诗舞敬你一杯。

      余收言笑道,这几日常常在想诗如何可以与舞同名,见了宁姑娘之天成妙姿,如知其名符实。

      刘魁也举杯笑道,我在迁州府这么久,却还是第一次见宁公主献舞,果是如诗如画,来来来,大家一起敬公主一杯。

      众人皆饮了,却都是眼视今日的主角临云,看她如何说。

      临云淡淡道,我不饮酒,却也以茶代酒敬姐姐一杯。

      宁诗舞道,奴家正好备有上好龙井,且拿来为大家助兴。

      有小厮上来斟上了茶,茶香四溢,果是如茶,众人正待畅杯,余收言却听到二个字传入耳中,轻歌!

      余收言恍然大悟,举手道,且慢!

      宁诗舞脸色微变,再露笑容,余公子有什么话?

      余收言看着宁诗舞的神色,已知端倪,心中却在想着这个神秘人物。

      此人见闻广博,察人入微,加上传音之术,寒凉杀意,其身份已是呼之欲出。

      余收言眼望宁诗舞,目闪异彩,长长叹了一声,琴中聆韵果然高明,只可惜你不知道我对虫大师有多么的熟悉

      诸人大惊,眼望脸上尚挂着盈盈笑意的宁诗舞,均是半信半疑。此人就是秦聆韵吗?余收言如何能对虫大师了如指掌?

      宁诗舞脸色不变,公子说什么我不懂!

      以雀凝之沉香加上俏寒之沸水,这便是虫大师的轻歌!

      宁诗舞终于神态大变,眼光余角瞥见葛冲雷惊天已堵在其身后,断了退路。目光却是一刻不敢稍离余收言握剑柄的手,余公子却是从何得知?言下之意竟然是承认了自己便是秦聆韵。

      刘魁起身大骂,好你个宁公主,竟然瞒我这么久。

      鲁秋道眼见危机已过,心头大定,刘知府不必自责,这个宁公主必然是假冒的。

      余收言朗然笑道,我身为御封神捕一职,却只有三个负责追捕的任务,而这第一号的通辑犯便是虫大师,我怎么能不对其知之甚详。

      宁诗舞与临云这才知道余收言的真正身份,宁诗舞面色苍白,临云却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27-976.html - 2018-06-23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七章 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雨完全停了,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当中的小轿显得分外阴郁。冯宗客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好吗?  片刻之后,女人才在内里行礼,道:奴家无事,多谢壮士相救。这话倒让冯宗客受之有愧,他心想,应当是你救了我才对。  远处有几个畏畏缩缩的身... - 2018-07-15
  • 第七章 往事比斯人更憔悴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一道银芒在封冰白皙的手掌中流动着。  光纹四射乱如蚕丝。  那是一道诡异而凶险的光。  一支短短的锥。  二寸的柄,三分的尖。  四面各有一道螺旋式的血槽。  锥身上有二个古篆字:破浪。  这才是她的杀手锏。  这就是她的惊梦。  你知... - 2018-06-27
  • 第七章 智斗捕王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惊,只当黑二早早洗浴归来,仔细看去,来人身形瘦小,却不是黑二。  那人见到满屋石棺,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浑若无事地写字,饶是他久经风雨,看到这诡异至极的情景亦不由一愣。他的脸孔被隐约的光线罩上一层阴影,看不分明,唯有一双眼中却露出慑... - 2018-06-30
  • 第七章 七级浮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这一路来几经大战,众人来到笑望山庄后都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高大壮实的异族大汉接引众人入寨,容笑风介绍道,这是我笑望山庄的副庄主酷吉,平日沉默少语,但一手狂风棍法在庄中不做二人想。  酷吉也不答话,只是谦逊一笑,拱手为礼,当前引路... - 2018-07-10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七章 水龙吟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断崖千丈孤松,挂冠更在松高处。平生袖手,故应休矣,功名良苦。  第一节一语奇突揖别旧日樊笼  刀王擎天而立,弓步前冲,双手握刀下劈  他的面容如经了千年的风霜,在星辉的照耀下,在月夜的掩映下,泛出一种古拙的青白色,手腕上脉络尽显,青筋迭... - 2018-06-21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七章 烈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呼无染心知铁帅有意示威,但见对方军容整齐,人高马大,如若就此与红琴徒步上前,气势上必是处于下风。当下示意红琴与柯都留在原地,一整衣衫,大步向前迎去。  柯都犹豫一下,终于没有反对,陪着红琴站于原地。呆呆望向那广阔的草原上,呼无染只身独对... - 2018-06-20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时间的光线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音乐家鲁宾斯坦经常到好友画家毕加索的画室看他画画。一次,鲁宾斯坦在好几个月内看到毕加索不断地在画同样的东西。背景是阳台的铁栏杆,近景是一张桌子、一瓶葡萄酒、一把吉他。  当毕加索画了将近五十幅同样的作品后,鲁宾斯坦不耐烦地问:“每天都描... - 2018-07-16
  • “印错”的杂志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美国第16任总统林肯来到华盛顿的大街上,身后跟随着几个着便装的卫兵。当时还没有电视等媒体的传播,他只要稍加装扮就不会被人认出来,于是,他在街上很舒心地逛了好一阵子。忽然,他看到在一家名为《智慧》的杂志社门前围了一大群人,不知道在... - 2018-07-16
  • 作家偷钱释心理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这种刺激过多、过强和作用时间过久而引起心理极不耐烦或反抗的心理现象,称之为“超限效应。”  美国人有个习惯,星期天去教堂听牧师讲道,松弛一下平日绷得太紧的神经,净化自己的心灵,从烦恼中解脱出来,好让新的一周有一个新的开始。  因此,每到... - 2018-07-16
  • 为新生命的诞生而飞翔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1961年,艾雷罗·戴利格出生于意大利西西里岛的埃特纳火山脚下一个平凡人家。在独特自然环境中长大的戴利格,对大自然有一种特殊的爱。  19岁时,戴利格顺利考入了巴黎体育大学。在校读书期间,他便对攀岩、登山这类挑战高度极限的运动产生了浓厚... - 2018-07-16
  • 狐狸先生的责任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狐狸先生毕业后,又回到了丛林。这一年过的很平静,没什么事情发生,狐狸先生就娶了自己的未婚妻,成了家。  可是,这一天早晨,丛林旅店的老板黑熊先生急匆匆地跑来,门也没敲就冲进了狐狸先生的卧室,把狐狸先生的新婚妻子吓得大声尖叫。这使狐狸先生... - 2018-07-17
  • 冠军与小偷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28岁那年,黑人菲力斯成为全欧洲马拉松长跑冠军。  一次,他应邀到全国最大的一处监狱做演讲。面对上千形形色色的罪犯,菲力斯讲了他贫穷的童年,及他在坎坷中拼搏奋斗、自强不息、改变自己命运的经历。演讲引起极大反响,全场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 ... - 2018-07-16
  • 青春期,青春气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下课的时候,舒小语站在那棵硕大的法国梧桐树下,呆呆地出神,看两只小蚂蚁为争抢米粒大小的食物而打架,进攻、防范,不亦乐乎。舒小语想笑,在人类的世界里,米粒大小的食物太小了,小到像一粒草芥,像一粒微尘,可是在蚂蚁的世界里,这粒微尘必定... - 2018-07-16
  • 露水蘑菇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吃饭的时候,小兔这也不爱吃,那也不爱吃。妈妈问:“吃蘑菇好吗?”小兔说:“不喜欢。”妈妈问:“萝卜呢?”小兔说:“不喜欢。”妈妈又问:“吃青菜吧?”小兔说:“我不爱吃。”爸爸说:“露水蘑菇爱吃吗?”露水蘑菇是什么样的?小兔从来没见过。他... - 2018-07-16
  • 小兔夜游记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天夜晚,明月升上树梢,皓洁的月光倾泻下来,仿佛伴随着小兔飞飞进入甜蜜的梦乡。    在梦里,飞飞梦见了月亮姐姐约自己去夜游。便推开家门,下山去找月亮姐... - 2018-07-16
  • 虎大王失鸡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老虎刚刚当上森林大王,没向天,它的一只公鸡丢了。虎大王急得团团转,到处找也找不到。  第二天,虎王正在椅子上生闷气,忽然,狐大臣来了,它提着一只公鸡对虎王说:"大王,您的大公鸡,我昨天在山后的林子里找到了。"  "... - 2018-07-17
  • 洋洋和葆麒的梦想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洋洋和葆麒是一对相差不到1岁的表兄妹。由于家长的工作缘故,他俩一个生活在英国,一个在中国长大。俩人节假日见面虽有说不完的话,但成长环境却十分不同。   葆麒是个秀气的女孩儿,在石家庄一所小学上6年级,身兼组长、品德... - 2018-07-16
  • 成绩倒数怎样考上北大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几乎所有认识孙宇晨的人都觉得,他考入北大是个奇迹。   2007年2月,他因获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而参加北大自主招生面试时,面试官甚至不知道他所就读的惠州一中位于哪个省份。   在这所在他之前从未有人考入... - 2018-07-16
  • 蜜蜂和苍蝇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很早很早以前,一只昆虫妈妈怀孕了!在幸福的憧憬中,昆虫妈妈生下了两个漂亮娃娃!妈妈给它们起了非常好听的名字,一个叫蜜蜂,一个叫苍蝇!     ... - 2018-07-16
  • 狗尾续貂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晋武帝司马炎死后,他的叔叔赵王司马伦野心很大。他趁晋惠帝司马衷刚即位, 就有了非份之想。当时国家还不够稳定的时候,他就和手下一起计划一项阴谋,篡夺了王位。 司马伦在当上皇帝后,竟然胡乱封官。他让他的亲戚朋友、家里的仆人和差役,都当了大官或是... - 2018-07-17
  • 小狗点点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点点是一只非常调皮的小花狗,爸爸妈妈非常非常疼爱它,从来不让它干重活,娇惯得点点养成了懒惰、调皮的坏习惯。  有一天,点点闲在家里无事,便偷偷地背着妈妈跑到外面去玩。它蹦蹦跳跳地踏上了山间小路,看着路旁的大树,高得简直通天了。那片嫩绿的... - 2018-07-17
  • 鹰和猫头鹰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只老鹰,他是鸟中之王,常常在山谷上方飞翔找食物。  有一天,他看到一棵很高的松树,树上有一只母猫头鹰,同时又看到他的巢里有四颗蛋,当老鹰飞下去,到巢边准备吃那四颗蛋时,母猫头鹰很恭敬的说:  “鹰大... - 2018-07-17
  • 乌鸦的孝心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你们听说过乌鸦吗?乌鸦全身都是黑乎乎的,一点都不好看。但我却被乌鸦的孝心深深地感动了。  一次,我去草地里玩耍。忽然,我看见一只老乌鸦和一只小乌鸦,老乌鸦生病了。躺在床上呻吟着。老乌鸦有气无力的说:“孩子,你能给点水给我和吗?”小乌鸦说... - 2018-07-17
  • 小骆驼和小河马的故事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天,小骆驼来到一条小河边照镜子。水里的小家伙有着又大又厚的脚板,有长长的两层眼毛,背上还有两个肉疙瘩。“这就是我啊!”小骆驼美滋滋地说。  这时在河对岸洗澡的小河马看见了。讽刺地说:“小骆驼,你这么难看,还敢出来照镜子?别出来吓坏了别... - 2018-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