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白露院中兼葭门弟子高手无数,可骆清幽却偏偏只看重自己,不由大生知遇之感当下把小胸膛高高挺起,大声道:只要骆姑姑吩咐下来,我就一定能做到。不过骆清幽有意停顿一下,缓缓加重语气,想要完成任务容易,但要做到最好却十分困难。

      小弦毫不犹豫:放心吧,我一定能做到最好。

      看着小弦信心百倍的样子,骆清幽掩唇一笑,忽问道:你可喜欢看戏?喜欢啊。小弦随口答应,又好奇道,听林叔叔说,骆姑姑是天下诗曲艺人最欣赏的人物,不过这和我的任务有什么关系呢?骆清幽展眉道:我想让你演一出戏。

      啊!小弦惊讶地大张着嘴,嗫嚅道:我,我看过不少戏,可还从来没有上台演过岂不闻世事如棋,人生如戏。骆清幽悠然道,所以这出戏并不用你上台演,而是在生活中做另外一个小弦。

      小弦一头雾水:我就是我,怎么做另外一个小弦?他不由想到宫涤尘教给自己的易容术,恍然道,莫非要我易容改装,嘻嘻,这个我会一点。

      骆清幽摇摇头:不用更改相貌,而是改一改你的性格。你这孩子虽小,却是疾恶如仇的性子,对看不惯的人与事情皆不假颜色。小弦抢道:这有什么不好?我宁可一辈子如此

      人生在世,总免不了虚圆应付。试想今日在清秋院宴会中,若是人人都把自己的喜恶流露出来,岂不是天下大乱?所以有时尽管明知对方是敌非友,表面上却要虚与委蛇,等到时机成熟,再反戈一击

      小弦渐渐明白:原来骆姑姑是想让我故意装出另一个样子,去迷惑敌人。他想到自己骗追捕王之事,拍手道,这个我拿手。

      骆清幽道:不过这一次未必是对付敌人,而是她压低声音续道,我要你悄悄监视容大叔。小弦一怔,旋即兴致勃勃起来:骆姑姑放心,这几天我可以借口找小鹤,容容大叔有任何举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骆清幽听小弦勉勉强强叫一声容大叔,忍不住笑道:好聪明的小弦,这么快就入戏了。小弦嘻嘻一笑,大是得意。

      原来骆清幽虽对容笑风起疑,可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亦不愿与之公然反目。林青一再强调,容笑风最多只是借机对付明将军,决不会害自己。骆清幽唯恐惹林青不快,也就听而任之。但此刻小弦既然已知此事,以他极强的是非善恶之念,只怕会流露出对容笑风的不满,所以骆清幽才郑重其事地交给小弦这个任务,无非是借此让小弦不至于在言语中露出破绽,倒不是真有让小弦去监视之意。

      骆清幽又对小弦笑道:你帮了姑姑一个大忙,我就送你一件礼物吧。小弦连连摇手:我能为骆姑姑做事就已是最好的感谢,可不能要礼物

      这句话骆清幽不知从多少男人口中听到过,但此刻听一个小孩子如此讲,反是令她心生感动:这礼物可不是一般的礼物,而是一种心法。

      小弦小脸一沉:可是我、我己经无法修习武功了。

      骆清幽早从林青那儿得知此事,拍拍小弦的头:你不用担心,这份礼物与武功无关,而是一种控制呼吸的方法,可令你耳聪目明,监视起来也更方便些。说到监视两字,她不由轻柔一笑。当下骆清幽传给小弦数句口诀,小弦应言而试,果然觉得听力大为增强,眼目亦清晰了许多,而且依法尝试,果然呼吸渐渐轻不可闻,却并无胸闷之感。

      小弦并不知道,骆清幽传给他的正是裴菠门中的不传之秘:华音沓沓。当日在飞琼大桥前看到明将军遇刺时,骆清幽便以此华音沓沓心法抚箫,以解众人胸中庚气。爱乐之人大多心情开朗,而对于吹箫者来说,掌握呼吸更是人门的第一步,华音沓沓并非武功,而是从音律中演化出的一种奇妙心法,讲究暂时抛却俗世尘念,精神至静,忘形忘我,化身于自然,与那些鸟鸣虫唧、风吹草扬的微妙音符暗合,重于节;奏引导,从而达到令人忘忧的效果。

      骆清幽从林青口中得知小弦自幼亲生父母双亡,养父许漠洋亦被宁徊风所害,又被四大家族盟主景成像废去武功,本以为这孩子必会怨天尤人、感叹苍天不公。谁知小弦虽然经历了许多磨难,却依然活泼乐观,善良淳厚,似乎那些多并的命运并不能影响他半分,不由暗暗称奇,再加J-:小弦的生辰与明将军相克,这些日子的一些奇遇也似乎预示着他日后必有一番作为。所以骆清幽特意传给小弦蒹葭派的独门心法,只盼小弦能始终保持这份善良乐观的天性,其中深意,却不便直接告诉小弦了。

      教完华音沓沓,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不觉已过初更。

      小弦奇道:林叔叔到什么地方去了,怎么还不回来?我们要不要去找他?骆清幽道:我听到他刚才出了白露院,或许另有事情,你早些休息吧。其实明将军轻身功夫极高,以骆清幽的耳目也未听到响动。若是她知道竟是明将军亲自深夜探访引走林青,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这般笃定。

      当下骆清幽逼小弦睡觉,小弦哪里肯睡觉,躺在被窝中,拉着骆清幽的手央她讲故事。骆清幽只好讲了一个红线夜盗的故事,反而令小弦听得兴奋不已,更无睡意,又向骆清幽讨来手帕蒙在脸上装成蒙面大盗

      骆清幽平日哪见过小弦这样有趣的孩子,又好气又好笑,好不容易哄得盖着手帕的小弦渐生睡意,忽见小弦迷迷糊糊地深吸一口气,恍恍惚惚、自言自语般道:啊,我明白了。那天,在平山小镇,我和林叔叔去朱员外家里劫富济贫,他也给我蒙上一块手帕,香味与这个一样他的声音越说越含糊,终于沉沉睡去。

      骆清幽微微错愕,猛然一震:是否,那个貌似不羁、看似无情的男子,心中亦放着她!

      第二日,小弦一早就去找容笑风。小弦在他面前竭力装得若无其事。起初还有些不自然,逗了一会小鹞,兴致大生,浑忘了自己是来行监视之职的,与容笑风有说有笑起来。容笑风虽是胡人,却极慕中原风物,饱读诗书,本就胸藏玄机。他这六年在京师少言寡语,遇到故人之子大觉欣慰,加上小弦惹人喜爱,不由引经据典、口若悬河一番,又挑些塞外奇趣讲给小弦听,两人相处十分和睦。

      刚刚到了午时,忽听门外鹰唳之声隐隐传来,容笑风面色微动,开窗就见一只大鹰俯冲而至,不偏不倚地停在窗棍上。

      小弦奇道:这只鹰儿也是容大叔养的么?容笑风神色不变:这只鹰儿是我送给朋友的,有传信之效。他轻抚鹰羽,又从鹰腿上摘下一只小木管,从中取出一纸字条,匆匆看罢,正要随手放于怀中,看到小弦狐疑的目光,哈哈一笑,将字条递到小弦眼前:你瞧,容大叔有些事要出去,你先陪小鹞玩一会吧。

      小弦看到那字条上只有歪歪扭扭、不文不白的几个字:秦兄远归,飞鸿宴客,且有大礼相赠。落款的名字是黑山。

      容笑风对小弦解释道:那位名叫秦枫的商人一向往来于塞外与京师之间,与黑山和我都是旧相识。嘿嘿,也不知他这次回京要送我什么礼物言罢推门而去。

      小弦登时想起骆清幽交给自己的任务,本欲叫容笑风带自己同行。不过听他提及牢狱王黑山的名字并无隐瞒,又毫无芥蒂地给自己看黑山的字条,全无避忌,恐怕这次出门访友未必有何阴谋,自己倒不必多事。

      小弦脑筋急转,暗想趁容笑风不在,岂不正好可以看看他屋中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于是随口答应一句,任由容笑风匆匆离开。

      陪小鹞玩了一会后,小弦估计容笑风已去得远了,这才一跳而起,在房间里左顾右盼起来。突然,他的目光瞥见墙角边的废纸篓,不由灵机一动:刚才容笑风收到的字条虽然并无蹊跷处,但听他言语,这些日子虽是在白露院中足不出户,去口可通过飞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712-978.html - 2018-07-01
  • 第十四章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丝丝缕缕的日光漏在了白渠与泾水之上。渠面有涓流如线,在冰层融裂处淙淙作响,地上的雪已不若数日前那般莹洁。高盖看到数抹暗影在初被曦光的皑皑雪原之上遥遥升起,不由重重的舒了口气,想道:终于来了!虽说一路都有斥堠传递... - 2018-09-28
  • 第十四回 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眼意心期未即休,不堪拈弄玉搔头。  春回笑脸花含媚,黛蹙娥眉柳带愁。  粉晕桃腮思伉俪,寒生兰室盼绸缪。  何如得遂相如意,不让文君咏白头。  话说一日吴月娘心中不快,吴大妗子来看,月娘留他住两日。正陪在房中坐的,忽见小厮玳安... - 2018-10-04
  • 第十四回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圣旨传到令狐锋的手上,他即招了云军中的将领,将赢雁飞的意思传了,就离开由他们自家会议。他们几个在里面吵了二三个时辰,然后面红目赤出来告知令狐锋,果然是情愿分拆。令狐锋心中有些悲凉,当年的云军,云行天仗以起家横扫天下的云军,如今竟落到了这... - 2018-09-25
  • 第十八章 黄铜大门终于摇晃起来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咚!随着又一次沉重的撞击,黄铜大门发出断续的格噔声,终于痛苦地摇晃起来,仿佛亘古以来就已矗立的岩壁在慢慢崩裂。城破了!城破了!叫声从城头与城下一起响起,如同被生生抓落的羽毛,带着新鲜的创痛四下散飞。石块和檑木象阳光下的雨一般,顿时蔫了劲... - 2018-09-28
  • 第十回 义士充配孟州道 妻妾玩赏芙蓉亭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八月中秋,凉飙微逗,芙蓉却是花时候。谁家姊妹斗新妆,园林散步携手。折得花枝,宝瓶随后,归来玩赏全凭酒。三杯酩酊破愁城,醒时愁绪应还又。  话说武二被地方保甲拿去县里见知县,不题。且表西门庆跳下楼窗,扒伏在人家院里藏了。原来是行... - 2018-09-30
  • 第十三章 几场风雨过后又是一度春秋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几场风雨过后,便又是一度春秋。这个元春,在晋,是太元十年;在符秦,是建元二十一年;在姚秦,是白雀二年;在燕,是更始元年。慕容冲上尊号于阿城的消息,不久后,便传入长安。  称帝么?符坚哈哈一笑,整了整裘衣,在张整的陪同下步入金华殿,道:朕... - 2018-09-28
  • 第十三回 李瓶姐墙头密约 迎春儿隙底私窥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绣面芙蓉一笑开,  斜飞宝鸭衬香腮。  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  半笺娇恨寄幽怀。  月移花影约重来。  话说一日西门庆往前边走来,到月娘房中。月娘告说:“今日花家使小厮拿帖来,请你吃酒。”西门庆观看帖子,写着:“即... - 2018-10-01
  • 第十二回 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星魇胜求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可怜独立树,枝轻根亦摇。  虽为露所浥,复为风所飘。  锦衾襞不开,端坐夜及朝。  是妾愁成瘦,非君重细腰。  话说西门庆在院中贪恋桂姐姿色,约半月不曾来家。吴月娘使小厮拿马接了数次,李家把西门庆衣帽都藏过,不放他起身... - 2018-10-01
  • 第十四章 刁蛮儿女总关情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砰!双草交击,商念九顿感对方这一单压力如山,震得自己脚下浮动。再也拿桩不住,向后移退了两步。  心头明白,对方在内力上,比自己要强得多;但他知道自己内力虽逊,手上这柄旱烟管的招式,经过老山生指点,只要不和对方硬拚真力,小心应付,决不会输... - 2018-05-05
  • 第十五回 佳人笑赏玩灯楼 狎客帮嫖丽春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楼上多娇艳,当窗并三五。  争弄游春陌,相邀开绣户。  转态结红裾,含娇入翠羽。  留宾乍拂弦,托意时移住。  话说光阴迅速,又早到正月十五日。西门庆先一日差玳安送了四盘羹菜、一坛酒、一盘寿桃、一盘寿面、一套织金重绢衣服,写吴月娘... - 2018-10-04
  • 第十二章 刁云突然听到慕容永唤他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刁云瞧着她们走远,总归觉得有些不妥,突然听到慕容永唤他:刁云,你还没有睡去呀?他转头一看,见慕容永带着几个人巡夜转到这边来,忙问他:这是怎么回事?皇太弟让贝家姐妹走了!慕容永也吃了一惊,问道:我不知道她们两个都走了?你怎么不拦下来?她她... - 2018-09-28
  • 第十四章 双改扮初探镖局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张老实走后,荆一凤又练了一回手法,东方已经渐渐露出鱼白。荆一凤道:“表哥,你快把衣衫换好,我也要改装了呢!”  程明山道:“你怎么忘了,从现在起,要叫我大哥才对。”  荆一凤道:“人家叫惯了嘛!”  “对了!”  程明山道:“从现在起,... - 2018-05-22
  • 第十四章 断魂血剑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女尼颔首道:  “晚辈本无伤彼之心,可是他自不量力。再三相逼,前辈代他说情,晚辈自应罢手。”  独脚道士颔首为谢,女尼这才缓缓将石剑恭敬的归入套中,向独脚道士合十为礼道:“此间已无别事,晚辈告辞。”  独脚道士嗯了一声,也稽首为礼,女尼... - 2018-05-26
  • 第十四章 夜窥奇功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这也难怪,崂山清福宫,在江湖上名头极响,有谁敢轻捋虎须?但捋虎须的人,今晚毕竟来了!  嘿,杜清风和李成化,这两个杂毛,一个也别想逃出手去!卫天翔心中想着,可是面对着,偌大殿宇,也不期微微发怔!  不!观主杜清风,一定住在后进,自己不如... - 2018-05-28
  • 第十四章 一石二鸟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自己在说话之时,也跨上两步,到了楚玉祥身后,万一发现楚玉祥内力不继,自己也可以出手相助。  两女答应一声,正待转身往门口走去。  楚玉祥忽然回过头来,说道:“丁大哥,不要紧,小弟用不着护法。”  这下听得丁盛大吃一惊,运气疗伤的人怎可... - 2018-06-01
  • 第十回 无法解释我内心的狂热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发觉城中骚动,便命部下整装待命,原是防着沐家突围,不想城门打开,却是云军将士。得知沐家有人出降,不由长舒口气,心道:屠城之令总算是不必了。当下遵云行天之令,着部下进城受降接防。自家率了几个亲随从城中穿过,往中军大帐去。正行于道中,却... - 2018-09-25
  • 第十四章 白衣罗刹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她出言尖刻,说得太真道人老脸不期一红,期期的道:“只不知此子究系何人?”  宋秋云道:“他叫唐宝琦,外号黄鼠狼,乃是四川唐门的逐徒,因为精于用毒,一向无恶不作,他……他是个万恶淫贼!”  “无量寿佛!”太真道人轻轻叹息一声说道:“万恶淫... - 2018-05-17
  • 第十五回 孤独的孩子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两日前,也就是云行天突围而出的那日,得到了令狐军中有变的报告,他正在猜测,却收到了赢雁飞的飞鸽传书,令他不必再留在原营地,雁脊关中的人无需再理会,径移师至令狐军大营侧,如令狐锋问他借粮,可一次略给些,不得多于百石。杨放略一思想,又得... - 2018-09-25
  • 第十三回 也不过是从头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鲁成仲那日并没有喝下赢雁飞赐的那盅酒,他转身过去就吐在了衣襟内。并不是他对赢雁飞有什么疑心,只是习惯了,当年杨放作铁风军的统领时就是从不沾一滴酒的,这已是老规矩。那夜他送云行天进了后宫,就在交辉门上守着。因这些时日实是累的很了,不小心还... - 2018-09-25
  • 第十二回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朝天门下已有三四万人群,且是愈聚愈多,有些是排列整齐的的云军士卒,他们虽不听从将领的约束跑进了城来,但多年行伍所成的习性使得他们自觉地聚在一处。另一些散乱的身着战袍的将士,他们大多是外地军中的标将队长之类,功勋著卓而蒙恩参与大典的。其它... - 2018-09-25
  • 第十一回 问天下谁是英雄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这是那里?昨夜种种却一并兜上心来。他回想起最后所见的赢雁飞的神情,心头冰凉,然后便是难忍的狂怒,欲从床上一跃而起,却没能如愿,只是弹动了一下,便又倒回去,云行天活动了一下肢体,只觉手足酸麻,力道尚不足往日一成。  皇上!云行天听到这句话... - 2018-09-25
  • 第十四章 这时正是大家一经运气检查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时正是大家一经运气检查,发现果然被人在酒菜中下了剧毒,一个个愤然站了起来,也有人一下掀翻桌子,大声喝骂,一片混乱之际,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人杀了松风子。  只听又有人大声喝道:“是玉皇殿的杂毛们下的毒,咱们杀了他们。”  群众毕竟是盲从的... - 2018-05-03
  • 第十四章 人影俱分两人各自后退了三步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但听继蓬然大震之后,同时也响起了两声沉哼,人影俱分,两人各自后退了三步。  这一招硬拼,两人都竭尽所能,使出十二成功力,因此在全力一击之后,都感到真气不继,血气翻腾。  齐天大圣侯衍伤在右膝,本已站立不稳,这一被震后退,但觉膝盖剧痛如碎... - 2018-04-30
  • 第十四章 药经之单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老夫人嘿然道:“刘二弟,你怎么不说是你想当药王门的代理掌门人呢?”“啊,不、不!”  刘二老爷连连摇手道:“大嫂这是误会小弟了。”  老夫人道:“我怎么误会你了?”  刘二老爷道:“小弟和三师弟取得协议,在大师兄没有回来之前,名义上大师... - 2018-01-29
  • 第十四章 李光头鲲鹏展翅去了上海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鲲鹏展翅去了上海,童铁匠、张裁缝、关剪刀、余拔牙、王冰棍伸长了脖子翘首以盼,这五个人晚上躺到床上睡觉时,闭上眼睛全是世界地图上的小圆点,像天上的星星那样亮闪闪。王冰棍的脑子里除了密密麻麻的小圆点,还有一艘万吨油轮在乘风破浪。心潮澎... - 2018-02-03
  • 第十四章 奇人奇事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微微一笑道:“多谢成贤弟。”  盛明珠眼圈一红,幽幽的道:“只要你不怪我就好了。”  方振玉道:“在下说过,决不会怪你的。”  盛明珠低下头,低低的道:“方大哥,我们在栖霞寺结为兄弟,还算不算数?”  方振玉给她问得一呆,说道:“... - 2018-02-03
  • 第十四章 独力回天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那知青衣人似是早已料到她有此一着,大笑—声,身子岸立不动,右腕伸缩之间,长剑划起一片银虹,左来左接,右来右封,给她来一个硬接,就是不让你有脱身的机会。  但听一阵锵锵金铁交鸣声中,剑剑交击,滚滚剑浪,刺耳锐啸,一齐消失!  黄凤娟既然无... - 2018-01-28
  • 第十四章 黄山扬威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万耀堂朝他手指的右侧松林看去,这一看,他一颗心几乎沉了下去。  原来右侧林下,前面站着四个人,双手反剪,正是他独生子万里传,另外三个则是万里传的从人,四人身后面也站着四个人,那是一身黑衣的蜘蛛岛人,手持雪亮钢刀,刀锋就搁在前面四人的颈上... - 2018-01-25
  • 第十四章 追踪一片树叶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堂倌答应一声道:“来了,来了。”果然随着话声,送来了一大壶酒。  小老头一手接过酒过来,就替两人面前斟满了酒,接着又替自己斟了一杯,拿起酒杯,笑道:“来,两位小兄弟,咱们先干一杯,润润喉咙。”  咕的一声,把一怀酒倒进口去,砸砸嘴角,笑...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