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白露院中兼葭门弟子高手无数,可骆清幽却偏偏只看重自己,不由大生知遇之感当下把小胸膛高高挺起,大声道:只要骆姑姑吩咐下来,我就一定能做到。不过骆清幽有意停顿一下,缓缓加重语气,想要完成任务容易,但要做到最好却十分困难。

      小弦毫不犹豫:放心吧,我一定能做到最好。

      看着小弦信心百倍的样子,骆清幽掩唇一笑,忽问道:你可喜欢看戏?喜欢啊。小弦随口答应,又好奇道,听林叔叔说,骆姑姑是天下诗曲艺人最欣赏的人物,不过这和我的任务有什么关系呢?骆清幽展眉道:我想让你演一出戏。

      啊!小弦惊讶地大张着嘴,嗫嚅道:我,我看过不少戏,可还从来没有上台演过岂不闻世事如棋,人生如戏。骆清幽悠然道,所以这出戏并不用你上台演,而是在生活中做另外一个小弦。

      小弦一头雾水:我就是我,怎么做另外一个小弦?他不由想到宫涤尘教给自己的易容术,恍然道,莫非要我易容改装,嘻嘻,这个我会一点。

      骆清幽摇摇头:不用更改相貌,而是改一改你的性格。你这孩子虽小,却是疾恶如仇的性子,对看不惯的人与事情皆不假颜色。小弦抢道:这有什么不好?我宁可一辈子如此

      人生在世,总免不了虚圆应付。试想今日在清秋院宴会中,若是人人都把自己的喜恶流露出来,岂不是天下大乱?所以有时尽管明知对方是敌非友,表面上却要虚与委蛇,等到时机成熟,再反戈一击

      小弦渐渐明白:原来骆姑姑是想让我故意装出另一个样子,去迷惑敌人。他想到自己骗追捕王之事,拍手道,这个我拿手。

      骆清幽道:不过这一次未必是对付敌人,而是她压低声音续道,我要你悄悄监视容大叔。小弦一怔,旋即兴致勃勃起来:骆姑姑放心,这几天我可以借口找小鹤,容容大叔有任何举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骆清幽听小弦勉勉强强叫一声容大叔,忍不住笑道:好聪明的小弦,这么快就入戏了。小弦嘻嘻一笑,大是得意。

      原来骆清幽虽对容笑风起疑,可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亦不愿与之公然反目。林青一再强调,容笑风最多只是借机对付明将军,决不会害自己。骆清幽唯恐惹林青不快,也就听而任之。但此刻小弦既然已知此事,以他极强的是非善恶之念,只怕会流露出对容笑风的不满,所以骆清幽才郑重其事地交给小弦这个任务,无非是借此让小弦不至于在言语中露出破绽,倒不是真有让小弦去监视之意。

      骆清幽又对小弦笑道:你帮了姑姑一个大忙,我就送你一件礼物吧。小弦连连摇手:我能为骆姑姑做事就已是最好的感谢,可不能要礼物

      这句话骆清幽不知从多少男人口中听到过,但此刻听一个小孩子如此讲,反是令她心生感动:这礼物可不是一般的礼物,而是一种心法。

      小弦小脸一沉:可是我、我己经无法修习武功了。

      骆清幽早从林青那儿得知此事,拍拍小弦的头:你不用担心,这份礼物与武功无关,而是一种控制呼吸的方法,可令你耳聪目明,监视起来也更方便些。说到监视两字,她不由轻柔一笑。当下骆清幽传给小弦数句口诀,小弦应言而试,果然觉得听力大为增强,眼目亦清晰了许多,而且依法尝试,果然呼吸渐渐轻不可闻,却并无胸闷之感。

      小弦并不知道,骆清幽传给他的正是裴菠门中的不传之秘:华音沓沓。当日在飞琼大桥前看到明将军遇刺时,骆清幽便以此华音沓沓心法抚箫,以解众人胸中庚气。爱乐之人大多心情开朗,而对于吹箫者来说,掌握呼吸更是人门的第一步,华音沓沓并非武功,而是从音律中演化出的一种奇妙心法,讲究暂时抛却俗世尘念,精神至静,忘形忘我,化身于自然,与那些鸟鸣虫唧、风吹草扬的微妙音符暗合,重于节;奏引导,从而达到令人忘忧的效果。

      骆清幽从林青口中得知小弦自幼亲生父母双亡,养父许漠洋亦被宁徊风所害,又被四大家族盟主景成像废去武功,本以为这孩子必会怨天尤人、感叹苍天不公。谁知小弦虽然经历了许多磨难,却依然活泼乐观,善良淳厚,似乎那些多并的命运并不能影响他半分,不由暗暗称奇,再加J-:小弦的生辰与明将军相克,这些日子的一些奇遇也似乎预示着他日后必有一番作为。所以骆清幽特意传给小弦蒹葭派的独门心法,只盼小弦能始终保持这份善良乐观的天性,其中深意,却不便直接告诉小弦了。

      教完华音沓沓,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不觉已过初更。

      小弦奇道:林叔叔到什么地方去了,怎么还不回来?我们要不要去找他?骆清幽道:我听到他刚才出了白露院,或许另有事情,你早些休息吧。其实明将军轻身功夫极高,以骆清幽的耳目也未听到响动。若是她知道竟是明将军亲自深夜探访引走林青,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这般笃定。

      当下骆清幽逼小弦睡觉,小弦哪里肯睡觉,躺在被窝中,拉着骆清幽的手央她讲故事。骆清幽只好讲了一个红线夜盗的故事,反而令小弦听得兴奋不已,更无睡意,又向骆清幽讨来手帕蒙在脸上装成蒙面大盗

      骆清幽平日哪见过小弦这样有趣的孩子,又好气又好笑,好不容易哄得盖着手帕的小弦渐生睡意,忽见小弦迷迷糊糊地深吸一口气,恍恍惚惚、自言自语般道:啊,我明白了。那天,在平山小镇,我和林叔叔去朱员外家里劫富济贫,他也给我蒙上一块手帕,香味与这个一样他的声音越说越含糊,终于沉沉睡去。

      骆清幽微微错愕,猛然一震:是否,那个貌似不羁、看似无情的男子,心中亦放着她!

      第二日,小弦一早就去找容笑风。小弦在他面前竭力装得若无其事。起初还有些不自然,逗了一会小鹞,兴致大生,浑忘了自己是来行监视之职的,与容笑风有说有笑起来。容笑风虽是胡人,却极慕中原风物,饱读诗书,本就胸藏玄机。他这六年在京师少言寡语,遇到故人之子大觉欣慰,加上小弦惹人喜爱,不由引经据典、口若悬河一番,又挑些塞外奇趣讲给小弦听,两人相处十分和睦。

      刚刚到了午时,忽听门外鹰唳之声隐隐传来,容笑风面色微动,开窗就见一只大鹰俯冲而至,不偏不倚地停在窗棍上。

      小弦奇道:这只鹰儿也是容大叔养的么?容笑风神色不变:这只鹰儿是我送给朋友的,有传信之效。他轻抚鹰羽,又从鹰腿上摘下一只小木管,从中取出一纸字条,匆匆看罢,正要随手放于怀中,看到小弦狐疑的目光,哈哈一笑,将字条递到小弦眼前:你瞧,容大叔有些事要出去,你先陪小鹞玩一会吧。

      小弦看到那字条上只有歪歪扭扭、不文不白的几个字:秦兄远归,飞鸿宴客,且有大礼相赠。落款的名字是黑山。

      容笑风对小弦解释道:那位名叫秦枫的商人一向往来于塞外与京师之间,与黑山和我都是旧相识。嘿嘿,也不知他这次回京要送我什么礼物言罢推门而去。

      小弦登时想起骆清幽交给自己的任务,本欲叫容笑风带自己同行。不过听他提及牢狱王黑山的名字并无隐瞒,又毫无芥蒂地给自己看黑山的字条,全无避忌,恐怕这次出门访友未必有何阴谋,自己倒不必多事。

      小弦脑筋急转,暗想趁容笑风不在,岂不正好可以看看他屋中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于是随口答应一句,任由容笑风匆匆离开。

      陪小鹞玩了一会后,小弦估计容笑风已去得远了,这才一跳而起,在房间里左顾右盼起来。突然,他的目光瞥见墙角边的废纸篓,不由灵机一动:刚才容笑风收到的字条虽然并无蹊跷处,但听他言语,这些日子虽是在白露院中足不出户,去口可通过飞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712-978.html - 2018-07-01
  • 第十四章 深入苗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只听有人朗声道:“丁大侠若要问石盟主的下落,天下只有一个人可以回答得出来。”  左月娇听到这人的声音,娇躯不由的一阵颤抖。  但见从山径上,正有一个人飘然行来。  这人身材颀长,身上穿着一袭青绸长袍,面色冷森,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青... - 2018-11-29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第十四章 议宽政孙国玺晤对 斗雀牌乾隆帝偷情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苗疆平叛改流成功,乾隆一颗心松了下来。这件事整整拖了七年之久,耗用国库上千万两银饷,累得雍正几次犯病都没有办成。乾隆登基不到一年就顺顺当当地办下来,心里这份高兴自不待言。普免全国钱粮之后,接踵报来两江大熟,湖广麦稻大熟,山东、山西棉麦丰... - 2019-01-04
  • 第十四章 相煎何急_山河_故事大全
  •   陆文定微微一震,许惊弦坦荡的神情与真诚的目光让他无法再口出讥讽之语。他佯作镇定,目光闪动,上下打量着许惊弦。  陆文定的父亲乃是媚云教开山教主陆羽的同胞兄弟,十年前妮云教叛乱,陆羽夫妇被手下杀害,唯一幼子下落不明,教主之位由陆羽的侄儿、... - 2018-06-15
  • 第十四章 绮香荒野风微度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由于在汉水河边与那神秘的铁衣人耽搁一会工夫,待苏探晴与林纯赶到襄阳城时,已是深夜三更时分,襄阳城早是城门紧闭。  其时虽是太平盛世,但因四海未定,漠北的元末势力残存,东北女真部族等亦对中原虎视眈眈,所以襄阳这等中原重镇平日皆严防奸细,每... - 2018-06-18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十四章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四周了无人迹,两匹健马踏破荒野的寂静,出现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中。领头的马鞍上,是个青衫飘飘的年轻书生,落后那匹枣红马上,则是个身形彪悍的魁梧汉子。二人旷野中勒住马,魁梧汉子忍不住问道:“公子,咱们来这里做甚?”  ... - 2018-06-08
  • 第十四章 神龙乍现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日哭鬼与小弦重又上路。  小弦本以为经了这一晚的相处,二人感情已深,欲想出言求日哭鬼放了自己,好回清水小镇中去寻父亲。不料看起来日哭鬼对他的态度虽是大为和缓,但脸上却重又恢复平时冷漠,几次找他说话亦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小弦猜不... - 2018-07-06
  • 第十一章 肃清贼党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假独用龙工背脊触到墙壁,待他警觉之时,独角龙王的掌风,已经暗劲如潮,猛憧过来,此时再待闪避,已是不及,只得奋起全力,举卞迎劈出去。  这下光是两股内家劲气,互相激憧,发出“蓬”然轻震,继而是两人手常击实,又是“拍”的一声轻响!  假独角... - 2018-11-29
  • 第十三章 忘年兄弟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小兄弟大概听我说了旬‘忘年之交’,就猜想比你大得多了,不错,如论年龄,丁某已届古稀之年,但咱们不是世俗中人,你看我像不像三十许人?就算三十好了,咱们不是相差不多,正好平辈论交。”  石中英大吃一”凉,他自称已届古稀... - 2018-11-29
  • 第十四章 夜窥奇功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这也难怪,崂山清福宫,在江湖上名头极响,有谁敢轻捋虎须?但捋虎须的人,今晚毕竟来了!  嘿,杜清风和李成化,这两个杂毛,一个也别想逃出手去!卫天翔心中想着,可是面对着,偌大殿宇,也不期微微发怔!  不!观主杜清风,一定住在后进,自己不如... - 2018-05-28
  • 第十二章 酒楼奇遇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一路仍然没遇上一个人,这情形,自然是大大的反常!  意外的平静,反而使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进入月洞门,就是书房了,一片小小的花圃,三间精舍,在夜色之中,仍然一片阴沉死寂!  石中英到了此时,心头也不禁渐渐泛起了忧虑!  蓝老前辈... - 2018-11-29
  • 第十章 敌我难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接着由花戟高顺为首的一千人也一齐躬身道:“属下参见盟主、李帮主。”  石松龄含笑摆了摆手道:“大家辛苦了。”  假独角龙王站起身,连连抬手道:“诸位都是武林中知名之十,光临敝帮,兄弟至表欢迎,请坐,请坐。”  风云子赵玄极朝石中英招招手... - 2018-11-29
  • 第十四章 一石二鸟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自己在说话之时,也跨上两步,到了楚玉祥身后,万一发现楚玉祥内力不继,自己也可以出手相助。  两女答应一声,正待转身往门口走去。  楚玉祥忽然回过头来,说道:“丁大哥,不要紧,小弟用不着护法。”  这下听得丁盛大吃一惊,运气疗伤的人怎可... - 2018-06-01
  • 第四章 地室救人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毒药暗器是什么?石中英根本没有看到。  因为这枚毒药暗器,是假冒阿荣的人,打出一蓬蓝芒之后,石中英往后仰倒之时,从他身后打来的。他甚至连发这枚毒药暗器的人,都没有看到!  石中英怔怔的看着乌黑的骨格,变成一滩泥水,黑水又逐渐渗入泥地!... - 2018-11-29
  • 第四章 天生不测雍正归天 风华正茂乾隆御极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四位王爷和两位宰相赶到大内,天色已露晨曦。早朝进来到军机处和上书房排号回事和等候鄂尔泰、张廷玉接见的下属司官,还有外省进京述职的官员已经来了几十个人,都候在西华门外,呵着冷气看星星。张廷玉随众下马,因见李卫的官轿也在,便吩咐守门太监:“... - 2019-01-03
  • 第十四章 高国舅夜逛凤彩楼 易姑娘败走浮石山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高恒、钱度一上画舫,那舫立刻从来路逆水驶回。钱度这才知道,这舫是专门在河上游弋招客的,接到客人立即再送回凤彩楼。钱度初到行院,被一群女人围着,拘束得浑身冒汗,此时离得近,仔细端详那些女子,虽然个个体态风骚,却都是三十岁上下的妇人,色相已... - 2019-01-11
  • 第四章 孝乾隆承颜钟粹宫 聪察君闻捷反惊心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在马上口说手比,一条一条向刘统勋譬说奏折讳败邀功的欺饰之处,如同亲历目睹。听得刘统勋心里一阵阵发焦。五月端阳毒日头将午时分照得大地一片腊白,暑气蒸蔚上来,更觉燥热难当,待到西华门首,两个人都已前襟后背湿透。一路进大内,命太监请乾隆接... - 2019-01-15
  • 第十四章 游新苑太监窥淫秘 揣帝心军机传法门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两日之后内务府同时收到了高恒和刘墉的密折。  其时已值盛暑,乾隆并富察皇后及嫔、御、媵、答应、常在诸有头脸的宫人都移居畅春园,乾隆仍居澹宁居,军机处设在乾隆当皇阿哥见人办事的韵松轩。留守在养心殿的是六宫副都太监高大庸。卜孝被杀,卜义理应... - 2019-01-17
  • 第十四章 查刑部太子心不宁 乍奉差胤禩耍威风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四贝勒府可不是个没规矩的地方。咱们前面交代过,四爷胤祯是朝中出了名的“冷面王”。在外头,他处事谨慎,少言寡语;在家里,那更是治家严谨,说一不二。不知道底细的,只看到了他的“冷”,冷面冷语,以为他是个铁石心肠,不通情理的人。其实,他是面冷... - 2019-01-02
  • 第十四章 怒陈辞赴水明心志 感相助赠簪寄深情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遭到绑架的最初一刹那间,伍次友很有点摸不着头脑。来的人分明是公差打扮,又出口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他想不通,朝廷早已发过诏令,让各地的地方官照应自己,怎么安庆府的公差竟敢如此大胆,提名叫姓地来捉拿我呢?  可是,伍次友很快就意识到,这伙人... - 2018-12-26
  • 第十四章 断魂血剑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女尼颔首道:  “晚辈本无伤彼之心,可是他自不量力。再三相逼,前辈代他说情,晚辈自应罢手。”  独脚道士颔首为谢,女尼这才缓缓将石剑恭敬的归入套中,向独脚道士合十为礼道:“此间已无别事,晚辈告辞。”  独脚道士嗯了一声,也稽首为礼,女尼... - 2018-05-26
  • 第四章 冬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坐在妆台前,略略晃动头颅,让那对黑珍珠耳坠在面颊两侧晃动,如两滴从最深的夜里坠落的眼泪,悬在腮畔,将坠未坠。  数月前那个南海客人携这珍珠至苏城开价时,所有人惊叫起来,以为他疯了,一对珍珠居然敢叫出这么高的价。而当弱飖把它们买下来时... - 2018-12-11
  • 第四章 菁儿吃得津津有味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晚饭很简单,却也是江南的风味,真不知他们从哪里弄来的。菁儿吃得津津有味。  没什么,公子不吃胡人的东西,我每天给他做南方菜。赤峰道。  菁儿想起了什么:庄子里别的人呢?我怎么一个也没看见。  赤峰微微一笑:没有什么别的人,这里一直以来都... - 2018-12-12
  • 第十四章 悍大臣肆虐欺幼主 懦辅政含冤归九泉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夏至将近,刚交五鼓,紫禁城里已经蒙蒙发亮.掌灯的小太监挨次吹熄了悬在宫前的永巷里的灯,守夜的太监也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回房睡觉去了。昨日在索额图府上宴请了伍次友,康熙心中很是畅快,一大早便起身到御花园练功。他穿着紧身衣裤,带了张万强,刚转出... - 2018-12-23
  • 第十四章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丝丝缕缕的日光漏在了白渠与泾水之上。渠面有涓流如线,在冰层融裂处淙淙作响,地上的雪已不若数日前那般莹洁。高盖看到数抹暗影在初被曦光的皑皑雪原之上遥遥升起,不由重重的舒了口气,想道:终于来了!虽说一路都有斥堠传递... - 2018-09-28
  • 第十五章 苗女情深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白士英道:“张兄对九里龙的情形倒是熟悉的很。”  张正林笑了笑道:“兄弟是货郎,只要有利可图,那里部得去,老实说,九里龙盂,宋。蔡,白四个村。货郎就只有我一个。”  白士英道:“九里龙有四个村?”  张正林道:“四个村,以孟家一族人数最... - 2018-11-29
  • 第十四章 离城渐远人烟渐稀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离城渐远,人烟渐稀,几乎一二十里都难得看到一个村庄。  蓝如风忍不住问道:  “二哥,咱们这是上哪里去呢?”  史元回头道:  “你不用多问。”  依然一马领先,一路扬鞭赶路。  傍晚时分赶到一处山下,史元马鞭朝前一指,说道:  “前面... - 2018-03-14
  • 第十四章 百花公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葬花夫人道:“老身为了慎重起见,只喂了两个人,据蓝通说,也许是浣花妖女在无忧散中,另外配有剧毒药物,如不先解去他们身上之毒,只怕无法解去他们的迷药。老身又请了一位素负盛名的用毒能手,替另外一人先喂服专解奇毒的药物,但解药入口,此人又告不... - 2018-03-09
  • 第十四章 血染帆船鬼神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袁丽姬生性聪慧,心思慎密,她自从看到胡翠蝶是服下阴淫毒药后,突感有几件可疑的地方。  要知她第一次前来这座石室的时候,发现二人都没有半寸衣物存在此地,如果说黄秋尘是淫徒,当然他不会连自己衣衫都抛掉,更不会奸污了胡翠蝶之后,还呆留此地... -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