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王有龄会见胡雪岩(2)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阿珠正帮着她娘在船梢上做菜,听得招呼,娇滴滴答应一声:“来了!”

        接着便出现在船门口,她系一条青竹布围裙,一面擦着手,一面憨憨地笑着,一根乌油油的长辫子从肩上斜甩了过来,衬着她那张红白分明的鹅蛋脸,那番风韵,着实撩人。

        胡雪岩眼尖,眼角已瞟见周、吴二人盯着阿珠不放的神情,心里立刻又有了盘算,“来,阿珠,四两银子的头钱。”他说:“交给你娘!”

        “谢谢胡老爷!”阿珠福了福。

        “你谢错人了!要谢周老爷、吴老爷。喏!”他拈起一张银票,招一招手,等阿珠走近桌子,他才低声又说:“头钱不止四两。周老爷、吴老爷格外有赏,补足二十两银子,是你的私房钱。”

        这一说,阿珠的双眼张得更大了,惊喜地不知所措,张胖子便笑道:“阿珠!周老爷、吴老爷替你办嫁妆。还不快道谢!”

        “张老爷最喜欢说笑话!”阿珠红云满面,旋即垂着眼替周、吴二人请安。

        “这倒不能不意思意思了!”吴委员向周委员说。于是每人又赏了十两。

        在阿珠,自出娘胎,何曾有过这么多钱?只看她道谢又道谢,站起身来晃荡着长辫子,碎步走向船梢,然后便是又喘又笑在说话的声音,想来是把这桩得意的快事在告诉她娘。

        大家都听得十分有趣,相视微笑。就这时听得外面在搭跳板,接着是船家招呼:“王大老爷走好!”

        王有龄过船来了,大家一剂起身迎接,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个信笺,兴冲冲地走了进来,笑着问周、吴二人:“胜败如何?”

        属官听上司提起赌钱的事,未免不好意思,周委员红着脸答道:“托大人的福!”

        “好,好!”王有龄指着张胖子说,“想来是张老哥输了,饯庄大老板输几个不在乎。”

        “理当报效,理当报效。”

        说笑了一会,阿珠来摆桌子开饭。“无锡快”上的“船菜”是有名的,这天又特别巴结,自然更精致了。

        除此以外,各人都还带得有“路菜”,桌子上摆不下,另外端两张茶几来摆。胡雪岩早关照庶务多带陈年“竹叶青”,此时开了一坛,烫得恰到好处,斟在杯子里,糟香四溢,连一向不善饮的周委员,都忍不住想来一杯。

        这样的场合,再有活色生香的阿珠侍席,应该是淳于髡所说的“饮可八斗”的境界,无奈有王有龄在座,大家便都拘束了,他谈话的对象也只是一个吴委员,这天下午倚舷平眺,做了四首七绝,题名《春望》,十分得意,此时兴高采烈地跟吴委员谈论,什么“这个字不响”,“那个字该用去声”,大家听不大懂,也没有兴致去听,但礼貌上又非装得很喜欢听不可的样子,以致于变成喝闷酒,嘉肴醇醒,淡而无味,可餐的秀色,亦平白地糟蹋了,真是耳朵受罪,还连带了眼睛受屈!

        胡雪岩看看不是路数,一番细心安排,都叫王有龄的酸气给冲掉了。好在有约在先,此行凡事得听他作主,所以他找了个空隙,丢过去一个眼色,意思请他早些回自己的船,好让大家自由些。

        王有龄倒是酒酣耳热,谈得正痛快,所以对胡雪岩的暗示,起初还不能领会,看一看大家的神态,再细一想,方始明白,心头随即浮起歉意。

        “我的酒差不多了!”他也很机警,“你们慢慢喝。”

        于是叫阿珠盛了小半碗饭,王有龄吃完离席。胡雪岩知道他的酒不曾够,特地关照船家,另外备四个碟子,烫一斤酒送到前面船上。

        “好了!”周委员挺一挺腰说,“这下可以好好喝两杯了。”

        略略清理了席面,洗盏更酌,人依旧是五个,去了一个王有龄,补上一个庶务,他姓赵,人很能干,不过,这几天的工夫,已经让胡雪岩收服了。

        “行个酒令,如何?”吴委贝提议。

        “我只会豁拳。”张胖子说。

        “豁拳我倒会。”周委员接口,“就不会喝酒。”

        “不要紧,我找个人来代。”胡雪岩便喊:“阿珠,你替周老爷代酒。”

        “嗯。”阿珠马上把个嘴撅得老高,上身摇两摇,就象小女孩似地撒娇。

        “好,好!”胡雪岩也是哄小孩似地哄她,“不代,不代!”

        阿珠嫣然一笔,自己觉得不好意思了:“这样,周老爷吃一杯,我代一杯!”

        “如果周老爷吃十杯呢?”赵庶务问。

        阿珠想了想,毅然答道:“我也吃十杯。”

        大家都鼓掌称善,周委员便笑着摇手:“不行,不行!你们这是存心灌我酒。”说着便要逃席。

        赵庶务和阿珠,一面一个拉住了他,吴委员很威严地说:“我是令官,酒令大似军令,周公乱了我的令,先罚酒一杯!”

        “我替他计个饶。”胡雪岩说。

        “不行!除非阿珠来求情。”

        “呀!吴老爷真正在说笑话了!”阿珠笑道:“这关我什么事啊?”

        “你不是替他代酒吗?既会你跟周老爷好,为什么不可以替他求情呢?”

        这算是哪一方的道理?阿珠让他缠糊除了,虽知他的话不对,却无法驳他。不过,说她跟周老爷“好”,她却不肯承认。

        “我伺候各位老爷都是一样的,要好大家都好”

        下面那半句话不能再出口,偏偏张胖子促狭,故意要拆穿:“要不好大家都不好,是不是?”

        “啊呀呀!不作兴这样子说的。”阿珠有些窘,面泛红晕,越发妩媚,“各位老爷都好,只有一位不好。”

        “哪一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82-919.html - 2018-01-13
  • 第三章 王有龄会见胡雪岩(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正徘徊瞻顾,不知何以为计时,突然眼前一亮,那个在吃“门板饭”的,一定是了。杭州的饭店,犹有两宋的遗风,楼上雅坐,楼下卖各样熟食,卸下排门当案板,摆满了朱漆大盘,盛着现成菜肴,另有长条凳,横置案... - 2018-01-13
  • 第三章 仗义执言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杭州府知府吴云,一名吴世荣,到任才一个多月,对于杭州的情形还不十分熟悉。德馨邀他一起去为阜康纾困,觉得有几句话,必须先要交代。“世荣兄,”他说:“杭州人名为‘杭铁头’,吃软不吃硬,硬碰的话,会... - 2018-01-19
  • 第二章 王有龄进京投供(2)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王有龄大惊失色!洪杨军用兵能如此神速?他有点将信将疑。但稍为定一定心来想,亦无足奇,这就是他在旅途中读了许多书的好处,自古以来,长江以上游荆州为重镇,上游一失,顺流东下,下游一定不保,所以历史... - 2018-01-13
  • 第二章 王有龄进京投供(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就在同一天,王有龄到了北通州。他从杭州动身,坐乌篷船到苏州,然后换搭漕船北上,偏偏又逢丰北决口,舍舟换车,却又舍不得多花盘缠,一路托客店代找便车、便船,花费固然省得多,时间却虚掷了,以至于走了... - 2018-01-13
  • 第二章 沙船经崇明岛南面入海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由济河出长江,经崇明岛南面入海;一共是十八号沙船,保护的洋兵——最后商量定规,一共是一百十二个人,一百士兵,大多是“吕宋人”;十二个官长,七个吕宋人,三个美国人,还有两个中国人算是联络官。分坐... - 2018-01-16
  • 第二部 红顶商人 第一章 游天勇红曾国藩送信(1)_红顶商人胡雪岩
  •   “禀大帅,”戈什哈向正在“饭后一局棋”的曾国藩请个安说,“浙江的差官求见。请大帅的示:见是不见?”曾国藩正在打一个劫;这个劫关乎“东南半壁”的存亡,非打不可,然而他终于投子而起。  “没有不见之理。叫他进来好了。”  那名差官穿着一身破... - 2018-01-16
  • 第一章 游天勇红曾国藩送信(2)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是这样的,有一批米,要借重老大你的船;走海道,由海宁进鳖子门,入钱塘江,运到杭州。”尤五又说,“杭州城里的百姓,不但吃草根树皮,在吃人肉了;所以这件事务必要请老大你帮忙,越快越好。”  “尤五哥,你的事,一句话。不过,沙船帮的情形,瞒... - 2018-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