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怖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逃亡。

      何处才是尽头?

      暮色中。

      残阳那一片血红已然落下

      剑阁。

      自古便是入蜀的第一道门户。

      剑门关,更是险峻非常。

      两山间只有一条长长窄窄的古栈道相连,两旁皆是万丈深渊。

      历来便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易守难攻的天险。

      而此时的剑门古道上,便在正中坐着一个人。

      洛阳城中一掌杀了历轻笙的爱子历明,魏公子自然早就露了行藏。饶是君东临智谋计绝天下,却也只能在行踪上做些小巧的腾挪与遮掩,明将军的追兵时时刻刻都有找来的危险。沿路上亦不时有魏公子旧日的仇敌前来寻衅,但他五人均是一等一的高手,只要不是碰上将军的主力,自是有惊无险。

      依着君东临的计策,魏公子决定前往巴蜀避祸。一来巴蜀苦寒之地人烟稀少,二来与将军齐名的龙判官身处川东地藏宫,亦是将军的势力所不及。

      楚天涯何等聪明,见了封冰与魏公子暖昧的样子,早是有所心知肚明,却也无可奈何。何况对魏公子了解更深后,更是敬畏兼备,唯有收起儿女情长,每每注视到封冰投来清莹迷蒙的眼光,也不知盼这一次的逃亡是长是短方好。

      沿途上封冰对魏公子与楚天涯均是或即或离,只是与君东临雨飞惊说话,君东临是魏府中除了魏公子外唯一知道封冰身世的人,对她自是怜惜,还认做了义女;雨飞惊江湖经验丰富,一路上便做起了探路的先锋。

      第一个看到那个人的就是雨飞惊。

      那是一个看起来不超过三十岁样子文弱瘦小的书生,静静地坐在道中,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见到了雨飞惊,他只抬头看了一眼,轻轻笑了笑,样子很缅腆,然后像是害羞般又垂下头去,似乎脚上穿的不是鞋,而是绣的一幅画。

      第一眼看到那个人,雨飞惊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因为,他觉得那是一个灰色的人。

      他的全身好象笼在一种灰蒙蒙的雾气中,从眉眼发稍里散发出一种异样的韵味,仿佛他所有的一切都让人看不清楚。

      整个剑阁古道上似乎也有着那种灰色,在暮色下显得尤其的诡秘。

      这个人正好坐在只容一人相过的栈道中。

      要过去便只有让他退开或是从他头顶飞过。

      他的笑容很短,一闪即逝。

      也很邪气。

      雨飞惊还是依然向前走着,跟了公子十五年,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从来只有他的敌人怕他。更何况对方只是一个书生,虽然感觉很古怪。

      他的脚步很稳,手也很稳,紧紧握着刀柄。

      只是,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一点不对头。

      二丈,雨飞惊清楚地感到了一股戾气。

      一丈,雨飞惊突然觉得胸口间的郁闷。

      八尺,雨飞惊心头涌上了一种想呕吐的念头。

      五尺,雨飞惊听到了身后君东临的呼声。

      三尺,雨飞惊的脚像是踩到了一块烧红的火炭。

      他大吃一惊,正要后退,那个青年书生忽然弹身而起,在雨飞惊将退未退之际发出了无数道剑花。

      雨飞惊拨刀,却觉得自己的动作突然缓慢了下来,好象身体是在梦中在水中在海草中在泥浆中一般被粘滞住;只感觉到君东临飞身在头顶上与那无数道剑花硬拼了一记,一声闷哼,然后四周突然有了无数的长箭向自己袭来,他奋力把刀抽出,勉强拨开了袭来的箭;只见那年青书生一个跟斗翻回原地,左手轻弹,一束烟花直飞向半空,然后仍是垂目打坐,就像从来没有动过一样;天空上突然便洒下了血花,那是君东临苍促间以掌博剑竟然中招;便已觉得四肢发软,晃了几下,再也支撑不住,仰面倒在了剑门长长的栈道中,随即便是一片的黑暗,黑暗

      只是一招间,魏公子手下的两大高手已是一死一伤。

      这个看起来就是一团灰色的年青人倒底是谁???

      此时,魏公子和楚天涯封冰才刚刚踏上栈道。

      楚天涯感觉到的是一种湿。

      一种很潮润的气流包围着全身。

      就像在一个经年不通空气的地窖中。

      竟然还有一种发霉的气味。

      而封冰。

      看到突然的漫天箭雨。

      看到君东临的负伤溅血。

      看到雨飞惊莫名的倒下。

      看到那灿烂的烟花在半空中炸开。

      看到那个全身灰黄模糊不清的影子。

      她只有一个感觉:怖。

      怖!

      魏公子按住二人的肩头,沉身接住飞身退回的君东临,看着雨飞惊的怦然倒下,眼光突然像着了火般的炽热。恨声道:毒来无恙!

      那个年青人这才抬起头来,轻轻的像是纠正什么错误一样叹了一声,毒来当然无恙,,,只有死!

      毒来无恙!

      这个看起来弱不经风的书生竟然就是。

      就是明将军手下仅次于水知寒和鬼失惊的第三号人物。

      将军的毒。

      此时,那半空的烟花才在向四处飞溅起的火光中冉冉熄灭。

      毒来无恙好整以暇,将军早算准了公子必然入蜀,如今这条入蜀的唯一道路上已有我亲手布下的绝毒绮罗香,旁边更有数位高手相视,再加几十名弓箭手,公子以为胜算如何?

      几人默然,刚才雨飞惊未见受伤却亡命栈道上,君东临一招间溅血此人剑下,更有周围的埋伏,如此天险实难逾越。

      一声轻响,封冰的千秋索已出手,毒来无恙看也不看,指尖轻弹,一缕青色的火光从掌中发出,荡开千秋索。

      与此同时,楚天涯已凌空扑至,一时栈道上剑光大盛。

      又是百箭齐发,楚天涯剑光回绕,挡开袭来的箭,再人剑一线,直指毒来无恙。

      当的一声暴响,毒来无恙硬接楚天涯全力一击,退开三步。楚天涯空中一个翻身,斜斜落下,眼见楚天涯就将落在栈道上,那桥上的灰色竟然像活物般蠕蠕动了起来。

      封冰娇喝一声,千秋索再次出手,楚天涯半空中一把捉住索头,空中拧身发力,总算脚不沾地的退了回来。

      毒来无恙大笑,这位小弟想来是近日声名鹊起如日中天的楚天涯了,果然是好剑法,可惜还是破不了我这个局。

      楚天涯道:你记往我的名字最好,楚天涯艺不如人,却绝非胆小怕事,毒君与将军从今天起就是我的死敌。

      楚天涯与雨飞惊相交几日,喜欢这个汉子的豪爽耿直,却不料如此不明不白便死在毒来无恙的手下,他一生原本平淡与世无争,这一刻心伤良友新亡,方才视将军为生平之大敌。

      毒来无恙不屑道:楚天涯剑挑公子十九分舵,如今还不是携手共肩。将军礼贤下士,只需化开仇怨,自有大好前程,楚小兄何苦自竖强敌。

      做人有所不为,有所必为。毒君难道就从来不知吗?

      毒来无恙狂笑,那今日就只好是你的死期了。可惜,可叹!

      适才楚天涯全力出手,但一来要防备两边的暗器,二来足不能沾地,难以发力再攻,纵使让毒来无恙退开几步,却是于事无补。

      此人文武双全,兼之身蓄奇毒,再有将军的人马,凭着剑门天险,实难退之。

      难道此关就是诸人的葬身之地吗?

      君东临只是肩头轻轻划伤,并不碍事,当下点住穴道止住了血,心中默算,忽然抬头道,将军绝对稳算不到我们入蜀,只是四处布兵,此处只有毒来无恙一人加上数名弓箭手罢了。

      公子沉声不语。君东临继续道,若然是将军主力在此,必然会引我先入栈道,再两头夹攻,令我插翅难逃。如今毒来无恙力守天险不退,且还发出烟花信号,只求阻我一时,好等待将军的人马到来。是以只要退了此人,前路便再无敌人。

      魏公子眼神一亮,知道此言非虚。

      毒来无恙亦是仰天长笑,公子的盾,将军的毒。君先生临危不乱,分析的头头是道,不枉与我齐名。

      他再踏前三步,又在原地坐下,淡淡道:我无把握杀人,只是留诸位三个时辰,想来还做得到。大喝一声,各位儿郎听了,今日不求杀敌,待得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64-977.html - 2018-06-27
  • 第八章 你得去给他赔礼认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得去给他赔礼认错!  弘藏禅师的语气毫无转寰之处,罗彻敏紧抿着嘴,眼睛转来转去。  来之前王妃是怎么交待的?唐瑁的话也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我罗彻敏刚说了一个字,就心虚得没了下文。  在明天到校场阅兵前,你一定得当着昨晚在场人的面,向... - 2018-07-15
  • 破浪锥 楔子 公子姓魏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古今兴废事,还看洛阳城。  黄昏时分,郭直怀里揣着赢来的银票,踏进了今天的第四个赌场。  从早上到现在,郭直已经赢了八百七十万两银子,让三家赌场就此关门。  回肠荡气阁。  这就是魏公子在洛阳城中最大的也是最后的一间赌场了。  郭直本是... - 2018-06-27
  • 第八章 乌羽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出城时东方将晓,雨势却依然未竭,便如天威震怒,定要将数日积下的尘垢,一并洗得干干净净。他刚一踏出地道,便天旋地转,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恍惚中感觉路儿将他背在背上。  五年前,他负着她下华山,而今她负着他出京城,他们一生的起起伏伏,想来... - 2018-07-11
  • 第八章 八方名动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待见得明将军身形在山谷外消失不见,几人才松了一口气。  杜四握住物由心的手,运功助其疗伤,关切地问道,不妨事吧!  明将军虽是从头到尾都是轻言柔语,半点不见敌意,但却无时无刻不让人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以至就算物由心喷血受伤,除了林青和... - 2018-07-10
  • 第十章 那一锥破了前生往世的恩怨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峨眉金顶,雾气迷漫,劲流横逸。  魏公子立于山顶,看着山道上缓缓向上行来的楚天涯,山风吹得衣襟猎猎作响。  他相信自己这一次必胜,却还是忍不住有一点惋惜。  纵横二十年来,这是唯一的一次与朋友为敌。  不错,他一直当楚天涯是自己的朋友。... - 2018-06-27
  • 第二章 惊梦惊梦 无涯无涯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月朗。  星稠。  夜深沉。  人呢?  人已惘然。  她的眉宇浓烈而郁黑,让他想起了荒芜在原野上的草。  她的眼睛清洌而恣意,让他想起了辉耀在天空中的星。  她的脖颈在月光下白皙而粲然,突然的就像一种浮上心头的悱恻。  她的呼吸在子夜... - 2018-06-27
  • 第三章 星星漫天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封冰静静地看着楚天涯的剑。  那是一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剑,随便走到那里都可以看到许多把。然而就是这柄平平无奇的剑却在一招之下让商晴风送了命。  你在看什么?  你的剑。  你看出了什么吗?  能杀人的剑总是锋利的。  能杀人的剑也不是... - 2018-06-27
  • 第九章 聆道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终于平安入蜀了。  一路行来,果然再无将军的追兵。  想及将军痛失毒来无恙,几人心中都是大快。要知明将军的雷霆手段天下谁人不服,剑阁一战竟然毁了名震江湖的将军的毒,正是魏公子与将军正面为敌以来将军所受的最大挫折。  魏公子天生性格达观洒... - 2018-06-27
  • 第七章 往事比斯人更憔悴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一道银芒在封冰白皙的手掌中流动着。  光纹四射乱如蚕丝。  那是一道诡异而凶险的光。  一支短短的锥。  二寸的柄,三分的尖。  四面各有一道螺旋式的血槽。  锥身上有二个古篆字:破浪。  这才是她的杀手锏。  这就是她的惊梦。  你知... - 2018-06-27
  • 第六章 做人可以中庸 做事就要极端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楚天涯独自漫步在山谷中,不知不觉中已来到了谷口。  人已沓然,心已惘然。  月挂东天,剑网情丝。  做一名剑客,如果爱上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剑招,而他就是剑。  有了剑招的剑才能够破敌。  没有剑招的剑就只是一块铁。  他的剑最重... - 2018-06-27
  • 第四章 蓝月的狠 蓝星的毒 蓝光的杀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寂静。  一时林中只有封冰轻轻的喘息声。  楚天涯仗剑而立。  听到身后她强忍痛楚的呼吸,他的心就莫名的一搐。  那一记蓝星射得很深,而封冰当时气聚全身,是以也不能穿身而过,现在她一定很痛吧?  他不敢动,对方的目标是身后的封冰,再来一... - 2018-06-27
  • 第五章 欠你一道伤口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楚天涯刚刚转过头来,心神尚震撼在那一刻的意乱情迷中。  蓝光就像是从噩梦中飘来的一个诅咒,已然近在咫尺之间。  楚天涯蓦然惊醒,数年的苦练这一刻方始发挥出来,拨剑、抬腕、集气、发力。  剑尖堪堪撞在蓝光上,总算避开了这按捺良久方才爆发的... - 2018-06-27
  • 第八章 宿敌初逢_绝顶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并不高大,相貌亦比小弦想象中远为年轻,近五十的年纪瞧起来不过三十许人。最奇特的是他那头不见一丝杂质、极有金属质感的乌发,仿若绸缎;那透着莹玉神采的肌肤,被身后将军厅黑色的墙壁所衬,更有一种夺人心魄的气势。  小弦略带好奇地望着明将... - 2018-06-30
  • 第八章 她不出手我出手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在清雅弦歌中,变化忽起,众人正在曲意中沉浸,何曾想到突然杀机乍现!  宁诗舞在弦断一刹弹身而起,右手中已握住一把精光四射的匕首,瞬间向鲁秋道左首的余收言连发八招,左手轻扬,七枚铁莲子射身鲁秋道右边的刘魁,饶是一向以暗器成名江湖人称飞叶手... - 2018-06-23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八章 寄傲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震撼,从在场的所有人心底泛起。整个草原上静闻针落,几万人呆呆地看着呼无染手抚胸膛,仰面倒下,脸上犹挂着一丝平静的笑容  红琴此举大出意料。以铁帅先前的提议,若是不能十招内杀死呼无染便做负论。而现在呼无染虽是死了,却非是铁帅所杀  红琴一... - 2018-06-20
  • 第八章 点绛唇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分飞後,泪痕和酒,沾了双罗袖。  第一节大好头颅,不过一刀碎之  山风怒号,云蒸雾涌。  穹隆山忘心峰顶上,水知寒与龙腾空这两大高手一场剧斗,竟是一死一伤之惨烈之局。  叶风胸口起伏,虎目蕴泪,与龙腾空虽只是初见,... - 2018-06-21
  • 第三章 华岳豪门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厅里并无一个下人。  关胜刀袖刀割肉,往桌上翻花大滚的炭锅里扔去;而徐离枫亲手执了壶,在杯中斟酒;桌边还有三十六七岁的一位,正收拾着炭核儿。他腰后插了一双短戟,襟前绣着紫色兰花纹样,却是紫旗使章钊了。章钊面色泛着淤青色,右臂连胸口,鼓鼓... - 2018-07-11
  • 第四章 神兵传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几日间长虹门加紧搜索,只是孟式鹏却龟缩起来,不露半点风声。陈家诸奴陆续到了京师,陈默在第六日上,去接应最后来的陈顺。然而在约定的京郊海子处等了许久,直等得焦躁,也不见他来。直至午时,他不经意时一抬首,却发觉昏黄的日头上抹着几缕灰烟,残痕... - 2018-07-11
  • 第五章 胤血之术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那一年,她只有八岁。八岁的小女孩,却异常顽劣。这一日,她手里掂着一枝缀满深红色桑椹果的长枝,攀过墙头,一瞬间却看到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站在墙下,有些愕然地看着她。她手一伸,将手中的桑椹枝越过碧瓦,友好地递过去。  男孩挠着头不知如何办才好。... - 2018-07-11
  • 第二章 绸缎庄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放开我,放开我!骤然传来的吵闹声,引得陈默转过头去。他看到方才那个秦掌柜,让两三个长虹门弟子拦住了,正在扭打之中。  关胜刀突然道:等等,这不是秦掌柜么?秦掌柜身上衣衫零落,早有几处血迹,有些显然是与这些长虹门弟子撕打间弄出来的。他面孔... - 2018-07-11
  • 第十一章 百折不屈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初晓的阳光隐隐斜透进墓中,映射着明将军颀长而沉雄的身影,在身后的墙上投下一道青黑的轮廓。随着明将军大步从墓中踏出,阳光从他双足、膝盖、大腿、躯干一路延伸上去,终现出那倾泻而下浓密的黑发、不怒而威凛傲的面容;那道影子亦从墙上落于地下,越拉... - 2018-07-10
  • 第十章 十面楚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一时地道内烟雾弥漫,水汽和着灰尘蒸腾而起,更有大大小小的岩石不断从壁上脱落,有的更是激溅弹射而出。水流从开裂处汩汩涌出,初时尚缓,片刻便急湍若瀑,来路上地势较低的几处岩壁经不起地下暗泉强大的挤压之力,轰然坍塌,声势惊人,便若是地震一般。... - 2018-07-10
  • 第六章 锦云来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将路儿关押起来以后,大总管招了众人前去会议。陈默将对锦云来绸缎庄的疑问一一道来。  首先是这绸缎庄的位置,紧邻着孟式鹏藏身的宁西仓;其次那秦掌柜,与驻守宁西仓的军曹熟识;秦路儿落在孟式鹏手中多日,却是毫发无伤,其中必有缘故;最确凿不过的... - 2018-07-11
  • 第一章 孟氏孤儿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傍晚时分,有风自西北而来,将京师的通衢街巷裹在一团混沌之中。申时未至,天色却已昏暗,歌女调弦之声伴着无数朝野轶闻,催动了棋盘街上两檐灯火次第升起。  街东丰乐巷里,朝兴酒楼的一楼围栏外,站了个少年人,手捏一枚乌黑的泥丸,正和七八名顽童玩... - 2018-07-11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你知道眉毛的作用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世界上每个人的存在都会有他存在的意义。”老师用手轻轻地抚摩我的眉毛,“所以老师希望你在集体活动中,也能够发挥出自己的作用。”  读初中的时候,我是班上体育成绩最差的学生。每次学校开展体育比赛活动,我总是拖班级的后腿。为此没少受同学们抱... - 2018-07-11
  • 谢谢你没有关注过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中时代,有两种人很吸引人眼球,一种是品学兼优上帝宠儿型,另一种是成绩糟糕无知无畏型,在高二(3)班,张斯盈是前者,安向东是后者。  1  安向东,平生的志愿是成为吸引无数女孩的大号磁铁,所以,牛仔裤上永远有数不清的破洞,肥肥的裤腿在地... - 2018-07-11
  • 心中的雅致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上中学那几年,是我生活里最乏味、最孤独的一段时光。  那时候,功课很重,除了要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之外,大家还买来各种各样的参考书,每天晚上放学之后都要再看一会儿参考书,并且提前预习一下明天要讲的新课。日子过得紧凑而平淡,时光都沾染了一种... - 2018-07-11
  • 你的泪水是我的成人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他走到教室后面,走到那个拒绝了他并敢于承认贫穷的男生面前,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弯下身,深深地鞠了一躬。  开学三天后,他毛遂自荐要做班长。他在高一时一直做班长,有经验,并充满自信。虽然他知道大学生活不同于高中,会更加自由闲散一... - 2018-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