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莫测高深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张果老一手持笔,一手拄杖,目光炯炯凝视着屋内,问道:“朋友何方高人?”

      屋中那人只轻哼了声,并未置答。

      薛少陵低声问道:“老前辈,这人是不是凌堂主?”

      张果老微微摇首道:“老汉匆匆一瞥,屋中好像已经搬空了,此人不似凌堂主一路!”

      话声甫落,只听身后有人接口道:“我自然不是他们一路。”张果老,薛少陵同时大吃一惊,急忙转过身去,只见一丈开外的屋檐上,飘然站着一个书生模样的人!

      这人头戴儒中,身着蓝衫,看去约有二十四五,生得修眉入须,目若朗星,只是脸色微微带青,举止斯文。

      张果老心头暗暗震惊:“难道自己二十年没在江湖走动,当真老了!连人家欺到身后一丈之内,若非对方出声说话,自己还一无所觉,只此一点,一笔阴阳这四个字,已经该丢到阴沟里去了!”

      目光朝蓝衫书生打量了一眼,缓缓问道:“方才和老汉动手的,就是阁下么?”

      蓝衫书生忽然展齿一笑,不自觉的以手掩口,敢情他觉的举动不妥,故意咳呛了一声,才道:“这座巨宅之中,除了区区,那里还有第二个人?”

      张果老多年老江湖了,目光何等犀利,看他掩口轻笑的动作,和那声咳呛,声音尖细,分明是个女子。

      心中暗暗生疑,觉得此人来历,大有可疑之处!

      心念转动,一面问道:“阁下怎会一个人在此?”

      蓝衫书生仰首向天,冷做的道:“区区爱住在这里,你们也管得着?唔,瞧你们倒也不像坏人,半夜三更,窥人卧室,究竟所为何来?”

      薛少陵少年气盛,瞧着蓝衫书生傲气凌人,忍不住道:“我们爱来就来,朋友似乎也管不着吧?”

      他这话完全是用蓝衫书生的口吻!

      蓝衫书生目光一亮,转脸望着薛少陵,冷声接道:“本来我犯不着和你们计较,也管不着两位的行动,但现在我却非问不可!”

      薛少陵道:“朋友自恃武功,还是凭仗另有埋伏?”

      蓝衫书生微晒道:“都不是,区区凭仗一个理字。”

      薛少陵道:“凭理,你就管得着我们行动?”

      蓝衫书生道:“世间事总该有个先来后到,我已经住进这间屋子,今晚就是此屋主人。

      这座宅院十分广大,你们随便闯上一闯,区区都管不着,但你们却闯到我住的屋里来,就凭这一点,我有理要问问你们来意。”

      接着轻哼一声,又道:“我看在你们还不像坏人,已经容忍了许多了。”

      张果老听他两人说话,心中暗想:“看来此人倒确非凌堂主一路。”这就轻咳一声,道:“听阁下口气,好像是今晚才住进来的了?”

      蓝衫书生道:“不错,区区路过此地,见这座大宅,空无人住,就借住于此……”

      他说到这里,忽然“嗯”了一声,冷笑道:“我问你们的,你们还没回答,我倒先告诉你们了。”

      张果老心中暗想:“此人原来只是个初出江湖之人!”

      收笔入怀,拱拱手道:“这是一场误会,老汉和这位小友,原是为了找寻一件失物而来,对方一夥人,想是在阁下未来之前,已经搬走,深夜打扰,老汉深致歉意。”

      一面回头朝薛少陵道:“小友,我们走吧!”

      薛少陵还未回答,那蓝衫书生接口道:“且慢!”

      张果老道:“阁下还有什么见教?”

      蓝衫书生道:“你方才能够接下区区三招,当非无名之辈。”张果老道:“老汉张果老。”

      蓝衫书生目中神光一闪,惊喜的道:“老丈原来就是一笔阴阳张果老了?”

      张果老道:“不敢,正是老汉。”

      蓝衫书生急忙拱拱手道:“适才多有冒犯,老丈幸勿介意,在下远上长沙,找寻白箬铺,适逢老丈外出未归,不想倒在这里和老丈遇上了。”

      张果老见他忽然前倨后恭,而且还去过白箬铺,不知找自己何事,心中纳罕,一面说道:“阁下找寻老汉何事?”

      蓝衫书生道:“在下千里跋涉,是想请教老丈一个人。”

      张果生问道:“什么人?”

      蓝衫书生道:“在下听说老丈和黑煞游龙桑大侠,并称南笔北箫,交谊极深。”

      薛少陵听他提起自己师傅,双目凝注着蓝衫书生。

      张果老道:“不错。”

      蓝衫书生道:“在下要向老丈打听的,就是桑大侠,不知老丈可肯赐告么?”

      张果老渐渐又起了疑心,问道:“阁下要找桑老儿,有什么事吗?”

      蓝衫书生迟疑了一下,才道:“在下只是有些私事。”

      私事,外人当然不便问。

      张果老江湖经验,何等老到,先前一见此人,便觉他来历可疑,此时又见他言词闪烁,颇多掩饰,不觉呵呵一笑,指着薛少陵道:“这位小友,是薛神医的令郎,远来湖南找上老汉,就是打听桑老儿消息的。桑老儿远在十二年前,来过老汉那里,从此就没有过面,连江湖上都没再听到过他的消息,咳,老汉为了一件事,也正想找他。”

      薛少陵听他说的半真半假,而且又托上自己,使人听了,决不会怀疑他在说假话,心中暗想:“姜到底是老的辣,光是这番话,要是换了自己,一时真还想不出来。”

      蓝衫书生轻轻叹了口气,低下头去,自言自语的道:“那是不容易找到他了!”

      张果老道:“老汉追寻之物,极为重要,阁下别无见教,老汉要失陪了。”

      蓝衫书生失望的道:“老丈请吧!”

      身形一闪,很快回进房去。

      张果老朝薛少陵打了一个手势,两条人影,同时掠起,朝屋外飞去。

      ***衡山的南岳观,建在祝融峰山口,气象雄伟,冠于全山,它是数百年来,武林中号称“五大门派”的衡山派的发祥之地。

      南岳观,在汉朝初年称为南岳宫,四面山路,悬崖绝峭,武帝就是因为南岳宫太以险峻,往来不便,索性将南岳的名称,改移到江北霍山,后来隋文帝又改了过来,可见南岳观之重要。

      南岳观的建筑形式,完全像王宫一样,大殿高凡九丈,长七间,正面有七十二很大柱,象徵衡山七十二峰,金碧辉煌,雄伟无伦!

      这天午牌过后,南岳观前面峻陡的石阶上,正有一老一少两人,拾级而上。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身穿竹布长衫的枯瘦老头,一手柱着竹杖,健步如飞。

      老者身后是一个腰悬竹箫,身穿青衫的紫膛脸少年。

      这时,站在青石牌楼前面的两名灰袍道人,其中一个突然低呼一声道:“来了,来了!”拔脚朝观中飞奔而去。

      这老少两人,正是从岳阳赶来的张果老和薛少陵,他们登上平台,走近牌楼。

      张果老朝那灰袍道人拱拱手道:“道友请了,老汉慕名而来,想见贵观南云道长,烦请道友代为通报。”

      那灰袍道人神色恭敬,回了一礼道:“老施主就是一笔阴阳张大侠,和薛少陵了?”

      张果老微微一怔,心中付道:“看来自己行藏已露,那也不用再隐讳姓名了。”

      当下点头道:“老汉正是张果老,道友如何会知道的?”

      灰袍道人答道:“张大侠名满江湖,小道闻名已久,只恨无缘识荆,家师昨天就吩咐下来,说张大侠和薛少陵可能会在一两日内,驾莅衡山,特命小道在山前迎候,敝师兄已经进去通报了。”

      张果老听的又是一怔,问道:“道友尊师是谁?”

      灰袍道人道:“家师就是敝派掌门人南岳观主。”

      张果老暗哼一声,付道:“贼党果然厉害,自己两人行动,想来早已在对方监视之中了!”心念转动,一面连忙摇手道:“老汉是拜会南云道长来的,怎好惊动贵派掌门?”

      灰袍道人还没回答,只听一声嘹亮长笑,从南岳观中急步走出一个头管玉如意,身穿天青道袍的道人!

      只见他面如古月,黑髯飘胸,手执白玉拂尘,走下石阶,老远就打了一个稽首,笑道:

      “张大侠,薛少侠驾临衡山,贫道迎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842-944.html - 2018-03-08
  • 第五章 早有预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抬头道:“进来。”  屈长贵应了声“是”,掀帘走入。  石松龄问道:“屈总管,贼人可曾追上?”  屈长贵道:“回盟主,一名贼党背负假冒李帮主的贼人,从后山逃去,正好遇上咱们后山哨岗,喝令他站住,那厮身手极高,背着一个人,还能和后山... - 2018-11-29
  • 第七十五回 虽同患难非良伴 莫测高深暂结盟_鸣镝风云录
  •   辛龙生强作镇定,冷冷说道:“胡说八道,我有什么要你圆谎?”  那人冷笑道:“奚玉瑾是你妻子,江湖上谁个不知,哪个不晓?你改名换姓,骗了车卫 的女儿,又跑到百花谷来和妻子幽会。嘿嘿,这件事情,若是给车卫知道了,你自己知道将&nb... - 2013-09-21
  • 第十六章 莫测高深_翠莲曲
  •   瓢浮子只看得暗叫惭愧,要是自己出手,怕连人家一招,也接不下来!  “大罗天剑”,果然非同寻常,方玉琪一招一式,连绵使出,剑光越来越强!  孙残、李跛功力再深,出掌再猛,一、二十招下来,也觉得对方剑势,不仅像长江大河,滔滔不绝,而且剑法变... - 2017-12-20
  • 第十二章 越是如此就越觉得令人莫测高深_东风传奇
  •   这个人举止从容,身上穿一件青布长衫,此时一手撩起长衫下摆,缓吞吞的举足跨上江岸,右手拿一把竹柄摺扇,朝毒手郎中、孔必显、项中豪三人指了指,笑道:“原来还有毒手郎中和天机子的两位高徒,当真幸会。”  羊角道人等四人直到此时才看清这人身材不... - 2017-12-16
  • 第五章 太阳从左边的屋檐下扔进一绺白光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每一天,太阳从左边的屋檐下,扔进一绺白光,又从右边的窗户下扯走最后一片火辣辣的气流。升起的地方,落下的地方,都是一模一样白晃晃、黄澄澄的沙子,染着深深浅浅的红霞,就像沾血的旧衣,永远洗不干净的颜色。菁儿被囚禁了。长相守,长相守,每天长相... - 2018-12-12
  • 落鸿火 序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正是芒种时节,南方早应是繁花似锦百鸟争春,可在这小兴安岭北麓之境,严冬的脚步才刚刚离去。江面虽已解冻,犹有大片残冰不时从顾澄眼前漂过。此处正有一道支流入江,浮冰夺河而下,在入江口相互碰撞堆积,终于轰隆隆一声巨响,有一座摞得老高的冰山顷刻... - 2018-12-11
  • 第四章 冬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坐在妆台前,略略晃动头颅,让那对黑珍珠耳坠在面颊两侧晃动,如两滴从最深的夜里坠落的眼泪,悬在腮畔,将坠未坠。  数月前那个南海客人携这珍珠至苏城开价时,所有人惊叫起来,以为他疯了,一对珍珠居然敢叫出这么高的价。而当弱飖把它们买下来时... - 2018-12-11
  • 猫戴手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老猫教一群小猫学习捕老鼠。开始,老猫给小猫讲应该怎样逮老鼠。碰到有老鼠来了,就轻唤一声。小猫们顿时静了下来,悄无声息地向四周隐蔽,老猫迅急地蹿到角落里。一只老鼠从洞里溜了出来。只见那老猫屏声静气地待着。等老鼠稍近的时候,就快若闪... - 2018-12-11
  • 会长的蛋糕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米尔总能在奶奶那里找到些事情做。一天,她用一个旧贝壳在院子里挖了起来。  狗摇着尾巴走过来说:“喂!你在干什么呢?”  “我要做个蛋糕,”米尔说,“现在我要挖个坑。”  于是,狗帮着她挖了起来。一会儿,他们就在院子里挖了个坑。米尔说:“... - 2018-12-11
  • 小鸟布丁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寒冷的早晨,狐狸打开冰箱。“讨厌!只有干面包和一根老芹菜。说不定狗熊在做什么好吃的呢。”  他想到狗熊擅长做的食品——苹果派、巧克力布丁、蜂蜜坚果蛋糕。“也许他会邀请我去他家吧。”  狐狸拿起电话。“你今天要做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吗?”... - 2018-12-11
  • 狮子、普罗米修斯与象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狮子经常抱怨普罗米修斯,尽管普罗米修斯把他创造得高大威武,给他下颚装备了锐利牙齿作武器,给他脚装上有力的爪子,使他比别的动物更强大。但他仍说:“可我还是怕那公鸡。”普罗米修斯说:“你为什么毫无道理地责怪我... - 2018-12-11
  • 第一章 春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近晌时分,雨又下了起来。这是苏城二月惯有的霪雨,细密而又黏腻,不动声色间已润湿了悒翠轩面东的雕窗。茶客们都在凝神听曲。轩中有胡琴声声,宛转悠扬,如同一道活泼泼的泉水在月下蜿蜒流淌,不时更有笛子吹出几个短促的音调相和。  一曲奏罢,奏琴的... - 2018-12-11
  • 第三章 秋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从沉甸甸的尸身中抽回了刀,看着那人无声无息地沉下水。血色从刀口中涌了出来,袅袅升起在水中,就如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五年了,弱飖望了望手中的刀,自那夜杀了顾大少后,这把缅刀就已成为她手臂的一部分。雷老爷子传她的断流刀法,终于也已练成... - 2018-12-11
  • 第一章 拉嘎镇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溯河北上,于未正时分到达了乌拉嘎镇。站在河岸上俯视小镇,只见得蒙古人惯戴的四片瓦、女真人的圆顶帽、赫哲人和鄂伦春人的狍皮帽在街间拥挤不堪。通红的火光从乍起乍落的皮帘子内泄出,说笑吵闹声漫过了帽子汇成的河流淌进顾澄的耳中。虽说雨点伴着... - 2018-12-11
  • 红鼻鼠的魔法种子 - 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红鼻鼠很想成为一个会魔法的老鼠。于是,他从老树精图书室借来了一本《魔法宝典》。他翻开第一页,跳了进去,仔细地阅读起来。“好大的一片树林呀!”红鼻鼠细心地在树间找寻,他担心魔法和咒语会藏在哪一根树枝上,或者枝丫间的鸟窝里。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 - 2018-12-12
  • 渔夫与小梭鱼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渔夫把网撒到海里,捕到了一条小梭鱼。那可怜的小鱼求渔夫把它放了,说他还太小了。他又许愿说:“待我长大后,再捉住我,将对你更有好处。”渔夫说:“现在我若放弃手中的小利,而去追求那希望渺茫的大利,那我岂不成了... - 2018-12-12
  • 大鱼小鱼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鱼爸爸和鱼妈妈为了繁衍子孙,双双对对逆流而上结伴同行。他们冒着天大的风险到达上游浅水区撒下种子,播种希望。不多久,鱼卵孵化了,小鱼儿在温暖安全的浅水区渐渐长大。虽然无忧无虑,却可惜见不到爸爸妈妈。一只青蛙告诉小鱼儿:“你们的爸爸... - 2018-12-12
  • 落鸿火 尾声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天快要亮了,这是顾澄一生中最为漫长的一夜。  山岭上依旧有烟火之光出没,那是李家子弟在翻山越岭地寻找黑精卫,他们必须要找到她。付出了这样惨重的代价,若是李家还不能将黑精卫击毙的话,那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顾澄被... - 2018-12-11
  • 第四章 落鸿岭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黑精卫从怀中取出一物,随手往上一扔,那东西破开了覆在仙人柱上的狍皮而去,却正是一把锤子。乌沉沉的锤子很快就没入了夜色之中,甚至没有发出丝毫声息。被掀开的狍皮在风中略略扇动,冷风袭入小屋,锅下火焰骤然一灭。婴孩也似觉得不对劲,爬到了黑精卫... - 2018-12-11
  • 第五章 紫府九转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李如云喜道:“君相公,你真聪明。”  君箫脸上一红,说道:“在下也只是就一般常情,推想罢了。”  李如云道:“你快试试看,剑锋从门缝插进去,比起在石门上挖了一个窟窿就要省事得多了。”  君箫点点头,跨近了一步,右手举剑,左手两个指头,轻... - 2018-01-27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第三章 人柱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觉得有两点灼热的钢针在他周身大穴扎下,每至一穴都痛不可当。经脉被烧焦了一般。那热力与体内寒气都不能舒通,便混在一处。整个人越来越轻飘,好像要飞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两根钢针突然熔成了铁水探进了他的灵台大穴。  啊!顾澄好似从云端突... - 2018-12-11
  • 鸟儿被迫离巢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大漠中,有一棵枯死的老树,老树的枝头有一个简陋的鸟巢,鸟巢里有一只鸟儿终日忍饥挨饿,艰难度日。  一日,大漠刮起了沙暴,那棵枯树被连根拔起卷走了。  这只可怜的鸟儿为了寻找新的藏身之处,不得不飞行数千米,终于发现了一片绿... - 2018-12-10
  • 小象的长鼻子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夏天天气真热,连太阳都热得喘不过气儿来了。没人给小花浇水,花儿们都干枯了,个个低下了头,很难受的样子。  这时小象跑来了,他看到低下头的小花,就问:“咦!你们怎么啦?”  小花们有气无力地说:“我们都快渴死了,你能帮帮我们吗?”  小象... - 2018-12-10
  • 猫头鹰先生的梦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猫头鹰先生最近迷上了唱歌。“我的梦想是当一名歌唱家!”他信誓旦旦地说。有了这个梦想以后,猫头鹰先生每天都努力地练习。  “啊——啊——啊——啊!啊!”猫头鹰先生站在树梢上开嗓。  “吵什么吵?都这么晚了,还让不让人睡觉啦?”树干中间露出... - 2018-12-09
  • 月与兔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近来孩子们完全不听大人们的话了。对了,不是人类的孩子,是兔类的孩子们。  “大人都不说真话。”  “不仅是满口谎言,简直幼稚可笑。”  “他们好像什么都不懂。”  ……  摇动着长长的耳朵,如此这般纷纷议论的小兔是越来越多了。  据说,... - 2018-12-09
  • 米卡甜品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幽幽谷有家很有名的甜品屋,叫做米卡甜品屋。它有着奶油色的屋顶、芒果色的墙壁、香芋色的地板……整间甜品店其实就是用一块美味的大蛋糕做成的。冰糖做成的展柜里,摆满了精致的甜点,所有你叫得出、叫不出名字的甜点,在这里都可以找到。  幽幽谷的所... - 2018-12-09
  • 棉花糖小镇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做棉花糖的手艺人背着一个好大好大的包,在路上慢慢地走着。“又有一年没有回家了啊!”他嘴里念叨着,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走到郊区的一片空地时,手艺人突然停了下来,打开背包,拿出了做棉花糖的工具和材料,搅啊搅啊,捏啊揉啊……不一会儿... - 2018-12-09
  • 不得了的倔巫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倔巫婆读到了一个老太太用铁棒来磨针的故事,故事里说,老太太是世界上最有毅力的人,真是不得了!倔巫婆决定要做这样不得了的人!让大家好好看看。  她到城里的铁匠那儿买了最大的一根铁棒,开始在路口的石头上磨针。她想,不管谁路过这里,一定都会问... - 2018-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