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莫测高深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张果老一手持笔,一手拄杖,目光炯炯凝视着屋内,问道:“朋友何方高人?”

      屋中那人只轻哼了声,并未置答。

      薛少陵低声问道:“老前辈,这人是不是凌堂主?”

      张果老微微摇首道:“老汉匆匆一瞥,屋中好像已经搬空了,此人不似凌堂主一路!”

      话声甫落,只听身后有人接口道:“我自然不是他们一路。”张果老,薛少陵同时大吃一惊,急忙转过身去,只见一丈开外的屋檐上,飘然站着一个书生模样的人!

      这人头戴儒中,身着蓝衫,看去约有二十四五,生得修眉入须,目若朗星,只是脸色微微带青,举止斯文。

      张果老心头暗暗震惊:“难道自己二十年没在江湖走动,当真老了!连人家欺到身后一丈之内,若非对方出声说话,自己还一无所觉,只此一点,一笔阴阳这四个字,已经该丢到阴沟里去了!”

      目光朝蓝衫书生打量了一眼,缓缓问道:“方才和老汉动手的,就是阁下么?”

      蓝衫书生忽然展齿一笑,不自觉的以手掩口,敢情他觉的举动不妥,故意咳呛了一声,才道:“这座巨宅之中,除了区区,那里还有第二个人?”

      张果老多年老江湖了,目光何等犀利,看他掩口轻笑的动作,和那声咳呛,声音尖细,分明是个女子。

      心中暗暗生疑,觉得此人来历,大有可疑之处!

      心念转动,一面问道:“阁下怎会一个人在此?”

      蓝衫书生仰首向天,冷做的道:“区区爱住在这里,你们也管得着?唔,瞧你们倒也不像坏人,半夜三更,窥人卧室,究竟所为何来?”

      薛少陵少年气盛,瞧着蓝衫书生傲气凌人,忍不住道:“我们爱来就来,朋友似乎也管不着吧?”

      他这话完全是用蓝衫书生的口吻!

      蓝衫书生目光一亮,转脸望着薛少陵,冷声接道:“本来我犯不着和你们计较,也管不着两位的行动,但现在我却非问不可!”

      薛少陵道:“朋友自恃武功,还是凭仗另有埋伏?”

      蓝衫书生微晒道:“都不是,区区凭仗一个理字。”

      薛少陵道:“凭理,你就管得着我们行动?”

      蓝衫书生道:“世间事总该有个先来后到,我已经住进这间屋子,今晚就是此屋主人。

      这座宅院十分广大,你们随便闯上一闯,区区都管不着,但你们却闯到我住的屋里来,就凭这一点,我有理要问问你们来意。”

      接着轻哼一声,又道:“我看在你们还不像坏人,已经容忍了许多了。”

      张果老听他两人说话,心中暗想:“看来此人倒确非凌堂主一路。”这就轻咳一声,道:“听阁下口气,好像是今晚才住进来的了?”

      蓝衫书生道:“不错,区区路过此地,见这座大宅,空无人住,就借住于此……”

      他说到这里,忽然“嗯”了一声,冷笑道:“我问你们的,你们还没回答,我倒先告诉你们了。”

      张果老心中暗想:“此人原来只是个初出江湖之人!”

      收笔入怀,拱拱手道:“这是一场误会,老汉和这位小友,原是为了找寻一件失物而来,对方一夥人,想是在阁下未来之前,已经搬走,深夜打扰,老汉深致歉意。”

      一面回头朝薛少陵道:“小友,我们走吧!”

      薛少陵还未回答,那蓝衫书生接口道:“且慢!”

      张果老道:“阁下还有什么见教?”

      蓝衫书生道:“你方才能够接下区区三招,当非无名之辈。”张果老道:“老汉张果老。”

      蓝衫书生目中神光一闪,惊喜的道:“老丈原来就是一笔阴阳张果老了?”

      张果老道:“不敢,正是老汉。”

      蓝衫书生急忙拱拱手道:“适才多有冒犯,老丈幸勿介意,在下远上长沙,找寻白箬铺,适逢老丈外出未归,不想倒在这里和老丈遇上了。”

      张果老见他忽然前倨后恭,而且还去过白箬铺,不知找自己何事,心中纳罕,一面说道:“阁下找寻老汉何事?”

      蓝衫书生道:“在下千里跋涉,是想请教老丈一个人。”

      张果生问道:“什么人?”

      蓝衫书生道:“在下听说老丈和黑煞游龙桑大侠,并称南笔北箫,交谊极深。”

      薛少陵听他提起自己师傅,双目凝注着蓝衫书生。

      张果老道:“不错。”

      蓝衫书生道:“在下要向老丈打听的,就是桑大侠,不知老丈可肯赐告么?”

      张果老渐渐又起了疑心,问道:“阁下要找桑老儿,有什么事吗?”

      蓝衫书生迟疑了一下,才道:“在下只是有些私事。”

      私事,外人当然不便问。

      张果老江湖经验,何等老到,先前一见此人,便觉他来历可疑,此时又见他言词闪烁,颇多掩饰,不觉呵呵一笑,指着薛少陵道:“这位小友,是薛神医的令郎,远来湖南找上老汉,就是打听桑老儿消息的。桑老儿远在十二年前,来过老汉那里,从此就没有过面,连江湖上都没再听到过他的消息,咳,老汉为了一件事,也正想找他。”

      薛少陵听他说的半真半假,而且又托上自己,使人听了,决不会怀疑他在说假话,心中暗想:“姜到底是老的辣,光是这番话,要是换了自己,一时真还想不出来。”

      蓝衫书生轻轻叹了口气,低下头去,自言自语的道:“那是不容易找到他了!”

      张果老道:“老汉追寻之物,极为重要,阁下别无见教,老汉要失陪了。”

      蓝衫书生失望的道:“老丈请吧!”

      身形一闪,很快回进房去。

      张果老朝薛少陵打了一个手势,两条人影,同时掠起,朝屋外飞去。

      ***衡山的南岳观,建在祝融峰山口,气象雄伟,冠于全山,它是数百年来,武林中号称“五大门派”的衡山派的发祥之地。

      南岳观,在汉朝初年称为南岳宫,四面山路,悬崖绝峭,武帝就是因为南岳宫太以险峻,往来不便,索性将南岳的名称,改移到江北霍山,后来隋文帝又改了过来,可见南岳观之重要。

      南岳观的建筑形式,完全像王宫一样,大殿高凡九丈,长七间,正面有七十二很大柱,象徵衡山七十二峰,金碧辉煌,雄伟无伦!

      这天午牌过后,南岳观前面峻陡的石阶上,正有一老一少两人,拾级而上。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身穿竹布长衫的枯瘦老头,一手柱着竹杖,健步如飞。

      老者身后是一个腰悬竹箫,身穿青衫的紫膛脸少年。

      这时,站在青石牌楼前面的两名灰袍道人,其中一个突然低呼一声道:“来了,来了!”拔脚朝观中飞奔而去。

      这老少两人,正是从岳阳赶来的张果老和薛少陵,他们登上平台,走近牌楼。

      张果老朝那灰袍道人拱拱手道:“道友请了,老汉慕名而来,想见贵观南云道长,烦请道友代为通报。”

      那灰袍道人神色恭敬,回了一礼道:“老施主就是一笔阴阳张大侠,和薛少陵了?”

      张果老微微一怔,心中付道:“看来自己行藏已露,那也不用再隐讳姓名了。”

      当下点头道:“老汉正是张果老,道友如何会知道的?”

      灰袍道人答道:“张大侠名满江湖,小道闻名已久,只恨无缘识荆,家师昨天就吩咐下来,说张大侠和薛少陵可能会在一两日内,驾莅衡山,特命小道在山前迎候,敝师兄已经进去通报了。”

      张果老听的又是一怔,问道:“道友尊师是谁?”

      灰袍道人道:“家师就是敝派掌门人南岳观主。”

      张果老暗哼一声,付道:“贼党果然厉害,自己两人行动,想来早已在对方监视之中了!”心念转动,一面连忙摇手道:“老汉是拜会南云道长来的,怎好惊动贵派掌门?”

      灰袍道人还没回答,只听一声嘹亮长笑,从南岳观中急步走出一个头管玉如意,身穿天青道袍的道人!

      只见他面如古月,黑髯飘胸,手执白玉拂尘,走下石阶,老远就打了一个稽首,笑道:

      “张大侠,薛少侠驾临衡山,贫道迎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842-944.html - 2018-03-08
  • 第五章 新生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死牢里暗无天日,但骆文佳却觉得心中从未有过的亮堂。这三天之中他除了吃饭睡觉,一直在思考着云爷提出的问题,当云爷再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心中理出了头绪。  “智慧的作用是审时度势,找出解决问题的最优办法。”骆文佳迎着云爷的目光侃侃而谈,“人与... - 2018-06-12
  • 第五章 定风波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把酒花前欲问公,须知花面不长红。待得酒醒君不见。千片,不随流水即随风。  第一节剑之决断在于利  夜,更深了。  晚星斜落,山风晃枝,草虫微吟,鸟音渐静。  正是江南多雨季节,天气变换无常。但见远处一朵厚重的乌云慢悠悠地飘近着,势缓且沉... - 2018-06-21
  • 第五章 商战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突如其来的躁动很快就成为街头巷尾谈论的焦点。一个北佬大肆收购金陵商铺,手笔之大前所未有。虽然他出的价钱足以令人动心,但不少商贾还是不愿出让祖传产业,任牙行掮客说破了嘴也枉然。在僵持了近一个月之后,那些坚守祖业的小商贾渐渐感受到... - 2018-06-13
  • 第五章 成王败寇_山河_故事大全
  •   童颜对鹤发的一席话似懂非懂,听到此言方才缓过神来,惊讶道:“师父为何不肯收他为徒?”  “不是不肯,而是不能。”鹤发缓缓道,“欲为人师,便须知自己可以给对方带来什么样的指引。比如我第一眼见到你,除了你本身的武学天赋外,我更看到了你远超常... - 2018-06-14
  • 第五章 舞月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柯都割下几大块狼肉,割下荆棘引火烤好。狼肉虽是粗糙韧涩,三人却只觉得天下美味莫过于此。  三人饱餐一顿,养足精神,毅然往东行去。经历了这一夜半天,死亡似乎已然不足为惧,再也没有初踏入流沙沼泽中那种赌命一博的心情了。  果然奔出几里后,双... - 2018-06-20
  • 第五章 满坐宾朋寒剑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在洛阳城锦官街的移风馆二楼,洛阳大才子罗清才醉眼惺忪地半卧在酒桌上,望一眼窗外欲晓的天光,才知道不觉已昏睡了一夜。他宿醉方醒,头疼欲裂,张嘴喊道:齐掌柜,再给赊一壶酒。等了半晌,却不见移风馆大掌柜齐通如往日一样笑呵呵地迎上来。  罗清才... - 2018-06-17
  • 第五章 比死更冷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八月十七,血雨门掌门大会。  血雨门人材辈出,再加上京师全力扶持,这几年已隐然成为江湖之首,江湖黑白各道成名不成名的人物都来拜贺,一时血雨门大厅间无比热闹,甚至许多经年不出山的前辈名宿也来一现风采。  万古愁漫不经心地各方应酬着,一双精... - 2018-06-16
  • 第五章 劫匪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正午的阳光普照大地,在山峦峰岳、旷野古道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  在人迹稀疏的官道上,一小队衣甲鲜明的骑手拱卫着一辆窗门紧闭的马车,正顺着官道徐徐向东而行。  行进中翠绿窗帘突然被撩起,露出一张秀气丰美、有如明珠乍... - 2018-06-04
  • 第五章 二人都已酩酊大醉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不知喝了多久,二人都已酩酊大醉。云襄看看窗外天色,估摸着已到四更,便拍拍昏昏欲睡的苏鸣玉,道:“天快亮了,咱们回去吧。从今天开始,你要忘了以前的感情,做个好丈夫,也做好苏家大公子。”苏鸣玉含含糊糊地答应了一句,也不知听到没有。云襄见他醉... - 2018-06-07
  • 第五章 武魂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听说你接到了藤原秀泽的挑战书?”  “不错!”  “你可知道这是福王设下的一个局?”  “那又如何?”  云襄轻轻叹了口气:“自从你与藤原决斗的消息传出后,各地赌坊突然出现大宗赌注连买你胜,数目惊人,你知道为什么?”  苏鸣玉神情木然... - 2018-06-05
  • 第五章 倭患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当齐小山宏宇赶回杂货铺的租屋,就见家门紧闭,鸦雀无声。他推门一看,只见妻子一人在房中饮泣。  你看我拿回了什么?爹和娘呢?齐小山兴奋地拿出赢回的房契地契,正想向妻子表功,陡然发现妻子穿着孝服,他心中一凉,你、你为啥穿着孝服?  妻子猛然... - 2018-06-06
  • 第十二章 越是如此就越觉得令人莫测高深_东风传奇
  •   这个人举止从容,身上穿一件青布长衫,此时一手撩起长衫下摆,缓吞吞的举足跨上江岸,右手拿一把竹柄摺扇,朝毒手郎中、孔必显、项中豪三人指了指,笑道:“原来还有毒手郎中和天机子的两位高徒,当真幸会。”  羊角道人等四人直到此时才看清这人身材不... - 2017-12-16
  • 第十六章 莫测高深_翠莲曲
  •   瓢浮子只看得暗叫惭愧,要是自己出手,怕连人家一招,也接不下来!  “大罗天剑”,果然非同寻常,方玉琪一招一式,连绵使出,剑光越来越强!  孙残、李跛功力再深,出掌再猛,一、二十招下来,也觉得对方剑势,不仅像长江大河,滔滔不绝,而且剑法变... - 2017-12-20
  • 第七十五回 虽同患难非良伴 莫测高深暂结盟_鸣镝风云录
  •   辛龙生强作镇定,冷冷说道:“胡说八道,我有什么要你圆谎?”  那人冷笑道:“奚玉瑾是你妻子,江湖上谁个不知,哪个不晓?你改名换姓,骗了车卫 的女儿,又跑到百花谷来和妻子幽会。嘿嘿,这件事情,若是给车卫知道了,你自己知道将&nb... - 2013-09-21
  • 第十五章 军旅情怀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一身戎装、金盔遮面,金甲护身,外罩大红色战袍,他没带兵器,身后只跟着五名随从,但看他龙行虎步,气势迫人,神威凜凛之态,浑如带兵百万。  众人一并起身相迎。明将军在楼梯口略略停步,利剑般的目光扫视全场,刹那间每个人都觉得他正望向自己... - 2018-06-15
  • 第二十五章 气慑千军杀手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听柳淡莲道出梅红袖下盅的隐情,苏探晴大觉震憾,二人各怀心事默然相对。柳淡莲低头沉思,不时长吁短叹,苏探晴失手被擒,还被种下了附骨难弃的凝怨盅,本是心生怨意,但见柳淡莲对梅红袖倒不失一片真情,不由对她为人略生好感,低声道:请柳谷主放心,无... - 2018-06-19
  • 第十五章 巧闻秘谋计始出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一口气奔出近半里,方才停下步来,始觉心魔渐消,擦去一把冷汗,暗道好险。  四周一片漆黑,那闪动的红灯亦再无声息。或是因为知道了林纯另有意中人的缘故,苏探晴一时不愿回去面对她,借着微明的月光,分辨出前方乃是一个山谷,一面信步朝前走去... - 2018-06-18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 - 2018-06-19
  • 我叫施博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年一度的美国高校的返校节都会举办得轰轰烈烈。这个传统已有百多年历史。无论是热闹的舞会派对,还是安静的讲座会谈,精彩纷呈的活动背后,是校方的良苦用心:为校友和在校生创造近距离交流的机会。而返校节中的竞选“王子”活动,更是活动中的亮点,... - 2018-06-14
  • 来自洛水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2008年,中国四川汶川遭遇八级地震,六万余同胞遇难,我和众多志愿者一样,前往重灾区洛水镇,希望以己微薄之力为同胞做些事。  在黄继光团空降兵部队的帮助下,部队官兵仅用两天的时间,在倒塌的房屋中清理出场地为孩子们搭建帐篷学校,我和几名来... - 2018-06-14
  • 我的室友林书豪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说真的,我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如果你知道书豪在大学时经历过的那些困难遭遇,你也不会奇怪。”当世界都被林书豪震撼时。NR(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中国公司活动协调员何凯成这样说。他在哈佛大学与林书豪做了3年室友,亲如兄弟,毕业后,依然保持着紧... - 2018-06-14
  • 青春过道里的独角戏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四月中旬的样子,图书馆旁边的蔷薇花都开好了,白色的,粉色的,一树一树,香气熏染了半边天,走在路上,香熏欲醉,小蜜蜂嗡嗡地叫,花骨朵半张着嘴,枝枝权权上累累都是,风一吹,花枝便在风中乱点头。  夏洛洛抱着书,看了一会儿蔷薇,想起一句诗:因... - 2018-06-14
  • 18岁的成人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8岁的成人礼。那年我们读高三,当想完最后一分钟生日祝福时,认为应该去谈一场恋爱,至少要向一个心仪已久的女孩子表白,为了这一刻,阿武等了好久。我和阿武、阿勇凑了10元钱买了一包烟。三个第一次抽烟的人被呛得泪流满面。抬望泪眼,无语凝咽。 ... - 2018-06-14
  • 恰好你也在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我每天晚上十二点睡,早上八点半起。泡好燕麦和豆浆,打开电脑,早餐时间浏览新闻。中午吃咕咾肉和土豆条,晚餐八成选择酸豆角炒饭。临睡前看一集美剧,一周去一次图书馆,买一件衣服一本书,旁听三节课。不多不少,不溢不流... - 2018-06-14
  • 那些都是青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初二,学校组织体检,我欢天喜地地参加了。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阳光下,他很安静地垂着眼,睫毛在脸上投出一片阴影来。我站在他身后,享受着他颀长的影子带来的片刻阴凉,心像雨后的青草地,有小小的花要绽放出来。  他是五班的学生,... - 2018-06-14
  • 这种宽恕怎能让人不动容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南京东郊的国际学校里有一棵特殊的“圣诞树”。每年临近圣诞节,树上就会挂出上百个圆形的小卡片,上面写着一些苏北农村孩子的名字、性别和年龄。  每位经过这里的外籍学生,都会轻轻地把这些五颜六色的卡片摘下来,塞进书包里,然后回家与父母一起,... - 2018-06-14
  • 嗨,你好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17岁的盛夏,七沫脑袋发热,跑去订了去丽江的机票,一个人拉着大大的行李箱出远门。  她不是矫情的孩子,只不过想在高三来临,成年之前做点任性的事。  只不过,最后那场旅行计划被搁浅了。  不是娘亲的不放心,或是父亲的不同意,是七沫从... - 2018-06-14
  • 那群读大学的保安们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他们在清华、北大学英语、读大学、考文凭,实现了“知识改变命运”的名言。  “我本来没什么口才。  只是个农民”  20岁的杨昌友是清华大学图书馆的保安。他读英语的地方是图书馆监控室。每天从晚上10点半到早晨7点。他和同事兼室友刘晓康交替... - 2018-06-14
  • 买书与看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台湾文化界名人吴念真小时候生活在九份矿区的侯硐村,他是村子里面唯一上初中的孩子。每天早上,吴念真要走一小时的山路,再坐火车40分钟,才能到学校。当年最深刻的记忆是饥饿。  初一升初二的时候,国语老师布置的暑假作业是写一篇陀思妥耶夫斯基长... - 2018-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