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烟消云散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谈朱宝如夫妇的故事,话到此处,忽然看着乌先生问道:“你晓不晓得,是哪个抓的朱宝如?”

        “不是团练局的巡防队吗?”

        “不是。是他自己。这是一条苦肉计,巡防队的人是串出来的。”胡雪岩说,“朱宝如一抓进去,问起来在我善后局做事,巡防队是假模假样不相信。”

        “朱宝如就写了张条子给我,我当然派人去保他。等他一保出来,戏就有得他唱了。”

        据胡雪岩说,他释放之前,向朱家驹、王培利,拍胸担保,全力营救。

        其时这两个人,已由防巡队私设的“公堂”问过两回,还用了刑,虽不是上“夹棍”或者“老虎凳”,但一顿“皮巴掌”打下来,满嘴喷血,牙齿打掉了好几颗,当然出言恫吓,不在话下——朝廷自平洪杨后,虽有“胁从不问”的恩诏,但太平军的零散败兵,除非投诚有案,倘为私下潜行各处,地方团练,抓到了仍送官处治。因此,朱家驹、王培利惊恐万状,一线生机,都寄托在朱宝如身上,朝夕盼望,盼到第三夭盼到了。朱宝如告诉他们,全力奔走的结果,可以办个递解回籍的处分,不过要花钱。朱家驹、王培利原有款子在阜康钱庄,存折还在。朱宝如说,这笔存款不必动,他们回到上海仍可支取。至于刘家的房子,出了这件事以后,眼前已经没有用处,不如牺牲定洋,设法退掉,存在阜康的三千银子提出来,在团练局及钱塘、仁和两县,上下打点,大概也差不多了。好在宝藏埋在刘家,地图在他们身边,等这场风波过去,再回杭州,仍旧可以发财。

        到此境界,朱家驹、王培利只求脱却螺绁,唯言是从。但朱宝如做事,显得十分稳重,带着老婆天天来探监送牢饭,谈到释放一节,总说对方狮子大开口,要慢慢儿磨,劝他们耐心等待。

        这样,过了有十天工夫,才来问他们两人,说谈妥当了,一切使费在内,两千八百两银子,剩下二百两还可以让他们做路费,问他们愿意不愿意。

        “你们想,”胡雪岩说:“岂有不愿之理。存折的图章在王培利身边,交给朱宝如以后,第二天就‘开笼子’放人了。不过,两个人还要具一张甘结,回籍以后,安分守已,做个良民,如果再潜行各地,经人告发,甘愿凭官法办。”

        “好厉害!”乌先生说,“这是绝了他们两个人的后路,永远不敢再到杭州。”

        “手段是很厉害,不过良心还不算太黑。”乌先生又说:“那两个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如果要他们把存折拿出来,五千银子全数吞没,亦未尝不可。”

        “不然!朱宝如非要把那张合约收回不可,否则会吃官司。为啥呢?因为从头到底都是骗局,那家的房主,根本不姓刘,孙四也不是‘瓦摇头’,完全是朱宝如串出来的。如果这张合约捏在他们两个人手里,可以转给人家,到了期限,依约付款营业,西洋镜拆穿,朱宝如不但要吃官司,也不能做人了。”

        “啊,啊!”乌先生深深点头,“这个人很高明。不吞他们的五千银子,放一条路让人家走,才不会出事。”

        “不但不会出事,那两个人还一直蒙在鼓里,梦想发财。”

        “对了!”乌先生问:“严进士家的房子呢?”

        “我先讲他骗了多少?”胡雪岩扳着手指计算:“房价一共三千四百两,付定洋四百两是孙四的好处,整数三千两听说巡防队分了一千,朱宝如实得二千两,典严家的房子够了。”

        “典了房子开粥厂?”

        “是啊!朱宝如来同我说,他看中严家房子的风水,想买下来,不过现在力量不足,只好先典下来,租给善后局办粥厂。他说:‘做事情要讲公道,粥厂从第一年十一月办到第二年二月,一共四个月,租金亦只收四个月,每个月一百两。’我去看了房子,告诉他说,‘这样子的房子,租金没有这种行情,五十两一个月都勉强。善后局的公款,我不能乱做人情。不过,我私人可以帮你的忙。”承他的情,一定不肯用我的钱。不过办粥厂当然也有好处。”

        “那么,掘藏呢?掘到了没有?”

        “这就不晓得了。这种事,只有他们夫妇亲自动手,不能让外人插手的。不过,朱宝如后来发了财,是真的。”

        “大先生!”乌先生提出一大疑问:“这些情形,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有些情形是孙四告诉我的。他只晓得后半段,严家房子的事,他根本不清楚。”谈到这里,胡雪岩忽然提高了声音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过了有四、五年,有一回我在上海,到堂子里去吃花酒,遇见一个江西人,姓王,他说:胡大先生,我老早就晓得你的大名了,我还是你杭州阜康钱庄的客户。”

        “不用说,这个人就是王培利了?”

        “不错。当时他跟我谈起朱宝如,又问起万安桥刘家的房子。我同他说:朱宝如,我同他沾点亲,万安桥刘家,我就不清楚了。”胡雪岩接着又说:“堂子里要谈正经事,都是约到小房间里,躺在烟铺上,清清静静私下谈,席面上豁拳闹酒,还要唱戏,哪里好谈正事?所以我说了一句:有空再变。原是敷衍的话。哪晓得”

        “他真的来寻你了?”乌先生接口问说。

        “不是来寻我,是请我在花旗总会吃大菜。帖子上写得很恳切,说有要紧事情请教,又说并无别客。你想想,我应酬再忙,也不能不去”

        胡雪岩说,他准时赴约,果然只有王培利一个人。开门见山他说他做过太平军,曾经与朱宝如一起被捕。这下胡雪岩才想起他保释过朱宝如的往事,顿时起了戒心。王培利似乎知道胡雪岩在浙江官场的势力,要求胡雪岩设法,能让他回杭州。

        “你答应他没有呢?”乌先生插嘴发问。

        “没有。事情没有弄清楚,我不好做这种冒失的事。”胡雪岩说,“我同他说,你自己具了结的,我帮不上忙,不过,你杭州有啥事情,我可以替你办。他叹口气说,这件事非要我自己去办不可。接下来就把掘藏的事告诉我。我一面听,一面在想,朱宝如一向花样很多,他老婆更是个厉害角色”

        说到这里,乌先生突然发觉螺蛳太太神色似乎不大对劲,便打断了胡雪岩的话问,“罗四姐,你怎么样,人不舒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590-919.html - 2018-01-19
  • 第十三章 杭州郊外的万家马场是江南的大马场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杭州郊外的万家马场,是江南屈指可数的大马场,也是杭州城方圆百里最大的骡马市场。当舒亚男和明珠来到这里时,不禁为来自全国各地的名马挑花了眼。  “这匹好!这是来自大宛的名马,速度最快!那匹也不错,是来自漠北的矮脚马,模样虽不太好看,耐力却... - 2018-06-10
  • 第十三章 化身游龙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萧梦谷是老江湖,金萍的口气,他焉会听不出来,她如今是门主面前的红人;不论门主是不是傀儡,他对金萍可得罪不起,连忙赔笑道:“兄弟在这里等一会没关系,姑娘不可去惊动门主了。”  金萍依然冷冷地道:“萧总管可曾把名单带来了么?门主回问起小婢来... - 2018-04-18
  • 第十三章 云襄不知道南宫放为啥要送自己两枚筹码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云襄不知道南宫放为啥要送自己两枚筹码,见计划进行得如此顺利,南宫放明知骰子有问题,也只有看着众人赢下去。一想到南宫放此刻的心情,云襄心中就从未有过的畅快。他原本不必再到赌坊亲眼目睹今日这致命一击,但他自恃现在一身干净,南宫放抓不住任何把... - 2018-06-08
  • 第十三章 这两人一身黑绸劲装黑绢包头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两人一身黑绸劲装,黑绢包头,而且还用黑布蒙住头脸,只露出两个眼孔,但一看就知是两个女的,男人不会如此瘦小。  两人中,中等身材的一个摆了下手,另一个较为瘦小的立即后退了一步。  中等身材的黑衣女子沉声道:“逢天游,你手下四燕中的二燕,... - 2018-05-03
  • 第十三章 汉水夜渡碎琼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汉水位于豫南与鄂北交界处,北岸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南边却横亘着一片绵延不绝的丘陵。北方气候寒冷,目前虽已是初春时分,枯黄的树梢尖上都冒出一茬茬绿嫩的幼芽,但隔冬不化的积雪仍在这北国大地上铺起了一层素裹银装。  夕阳西坠,古道苍茫。夹杂着冰... - 2018-06-18
  • 第十三章 敌友难辨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与何其狂在后花园说了一会儿话,眼看已近傍晚,天色蓦然阴暗下来,浓厚的乌云沉沉地压在头顶上,遮住了西边一轮欲沉的落日,似将会有一场风雪。  两人来到无想小筑,隔了十余步,已可从窗口隐隐看到室内林青与骆清幽的影子。小弦正要大叫一声:我回... - 2018-07-01
  • 第十三章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说道:  “值殿护法王灵官恭迎娘娘圣驾。  接着又响起一个娇脆的妇人声音说道:  “护法兔礼。”  这声音似是出于中年妇人之口,但却娇脆悦耳!  玄衣道姑这时突然双手前扑,跪拜下去,口中低声说道:  “弟子... - 2018-03-14
  • 第十三章 化仇为爱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他一路思潮起伏,踏着山缝间的碎石,又回到石窟之中。地上还放着三个小磁瓶,一包千年参王,和自己一柄长剑。  兰儿身上绝情针尚未起出,自己还是先替她治好伤再慢慢想罢!  当下俯下身去,把七星剑佩好,然后收起磁瓶,取过那包千年参王,往右侧石室... - 2018-04-25
  • 第十三章 欲火焚毁玉女心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此刻整个生命,都在他的手掌间,急也没用,于是平心静气的说道:“你说要人不知你到千草泽岛的事,只要你将我杀了,那不是可以一手掩盖天下人耳目了吗?”  青衣人哈哈好声笑道:“像你这种浅胄之见,当然想不出我计策之妙用。今日你乃是为我所利... - 2018-03-19
  • 第十三章 论道天涯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不知封冰口中的“他”是指楚天涯还是魏公子,本想问个清楚,忽又觉得意兴索然,毕竞这都是局内人的事情,旁人再着急亦无意义。  一直闷不作声的叶莺突然开口道:“我不喜欢封女侠了。”一言既出,满座皆惊,君东临连声咳嗽,许惊弦则是恨不得去捂... - 2018-06-15
  • 第十三章 诡计多端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他们暴退之际,另一条人影疾逾飞鸟从林梢飞落。  不,他是疾逾鹰隼朝削断三个汉子手中扑刀的入影当头扑落,人还未到,一道凌厉无匹的狂飚,已笼罩一二丈方圆,朝那人影当头罩落。  从三个持刀汉子品字形在裴畹兰身后出现,到扑刀被削,和另一道人... - 2018-06-01
  • 第十三章 破奸计细述详委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荆一凤笑道:“不然,她怎会蒙了脸呢?”她姐姐还在老神仙郝真人身边,她自然不能露面了。  徐子桐攒着眉道:“真令人想不通,劳乃通怎会要智远和尚向咱们下手的呢?”  程明山道:“此中内情,晚辈略知一二。”  徐子桐哦道:“老弟知道,怎不早说... - 2018-05-22
  • 第十三章 勇探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这条小径,一路朝东,大家展开轻功,不觉愈走愈快,这一来,却苦了姜兆祥,不住的提气奔行,用尽力气,还是和前面三人,落后了一段路。  他望着冰儿的后影,轻盈举步,不徐不疾的模样,自己连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都不如,心头不禁感到惭愧!  不过片... - 2018-03-30
  • 第十三章 连遇险境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宋秋云被他说得脸上一热,但自己穿了男装,自然不好说要单独住一间房子。  这时另一个僧人送上两盏香茗,合十问道:“二位施主想必还没用膳,可要小僧到厨下去准备一席素斋?”  楚秋帆点点头道:“如此甚好,那就麻烦大师父了。”  那僧人合十退去... - 2018-05-17
  • 第十三章 初试昆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要知独臂天王李残这枝青竹蛇杖,中间原是空的,他豢养着一条其毒无比的“青鳞带”。  说起“青鳞带”,乃是云贵深山中的一种稀有毒蛇,最大的也只是拇指般粗,形状略带扁形,极像一条细带,色作淡青,浑身生有细鳞,土人把它叫作“青鳞带”。不但浑身蕴... - 2018-01-13
  • 第十三章 断情石剑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九娘不能不追问下去,道:“谁不在了,为什么?”驼奴毫无表情的答道:  “白伦武老奸刁滑,在代主人开启金匙藏处的时候,竟作手脚,老权不能容他,已正法规!”  九娘颔首不再开口,玉面煞神却接话说道:  “此行甚远,为时颇久,九娘,你去准备一... - 2018-05-26
  • 第十三章 脱出樊笼_龙孙_故事大全
  •   田七姑佯作欢欣,嫣然笑道:“你这话是真的?”  方振玉道:“不过在下有一个要求。”  田七姑道:“你说!”  方振玉道:“在下真的没有练过‘无极玄功’,要慢慢默写,田姑娘给我转告贵堡主,可否给我三天期限,三天之后,定可默完。”  田七姑... - 2018-01-31
  • 第十三章 修罗神姥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金剑!  那是一支纯金小剑!  而且剑柄上一模一样镶着十三粒碎宝石。  正义之剑!又是一支假的正义之剑!  卫天翔不由惊“噫”一声,双手起了微微颤动,自己下山之时,古叔叔十分郑重交给自己的小包裹中,是一支金剑,雁荡绝顶,六位叔叔惨遭杀害... - 2018-05-28
  • 第十三章 第四个行星是一个实业家的星球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四个行星是一个实业家的星球。这个人忙得不可开交,小王子到来的时候,他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小王子对他说:“您好。您的烟卷灭了。”  “三加二等于五。五加七等于十二。十二加三等于十五。你好。十五加七,二十二。二十二加六,二十八。没有... - 2018-03-21
  • 第十三章 一柱擎天惊死郎_妖女十八招_故事大全
  •   原来,潘虹看见了一个大棒棰!  超级大棒棰!  那根大棒棰,可以列入金氏纪录里。  那根大棒棰长在人身上。  长在一个三十来岁,魁梧的壮汉的身上。  足足有七寸长左右。  他正抱着方天娜在亲嘴。  方天娜一面亲。  一面伸手玩弄着他的大... - 2018-05-14
  • 第十三章 生死豪赌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只觉得身体就如腾云驾雾般在空中跳荡不止,又是害怕又是晕眩,但一双凉冰冰的大手箍在自己颈上,别说哭喊,连气也几乎透不出来。起初尚能听到父亲的呼喝声,大概正与那吊靴鬼相斗不休,待转过几个山坡后便什么也听不到了,只有呼呼风声鼓荡耳边。  ... - 2018-07-06
  • 第十三章 形势危急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青衣人一身武功并不比对方高出多少,但黑衣人只顾封解对方剑势,没防到青衣人这一掌跟在剑后击出,更没看到那一点绿芒。  但听“啪”的一声,正打中他握刀右腕,一时只感右臂一阵剧痛,手腕如折,钢刀不由自主脱手落地。  青衣人那还怠慢,飞起一脚,... - 2018-01-28
  • 第十三章 真相渐白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不多一会,那青衣汉子又走了进来,垂手道:“公子,午餐已经做好了,可以用饭了。”  狄明扬站起身,和耿小云一同走出外面一间,一张方桌上,果然已经摆好酒菜,和两副杯筷。”  狄明扬回头笑道:“小云,我们坐下来吧!”  耿小云陪着他坐下,伸手... - 2018-01-25
  • 第十三章 火灰脸老头没待她说下去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火灰脸老头没待她说下去,嘿嘿冷笑道:“那很好,你要问老夫名号,且等接得下我三掌,再告诉你不迟。”  小翠花又瞟了他一眼,嘟嘟嘴,哼道:“我尊你是残缺门的一号人物,才以礼相询,倒不曾见过这等狂妄之人。”  火灰脸老头仰天大笑一声道:“小娘... - 2018-04-30
  • 第十三章 李光头被陶青开除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被陶青开除的时候,坐在长途汽车站旁边苏妈的点心店里。李光头眉飞色舞,一手拿着去上海的车票,一手拿着肉包子。他咬着热气腾腾的肉包子,眯着眼睛美滋滋地嚼着咽着,得意洋洋地告诉苏妈:从此以后他要为自己创业了。李光头看着手里的车票,差不多... - 2018-02-03
  • 第十三章 初试神招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时间很快的溜过去,白纸上的人像又渐渐消失,但这回云飞白心里早有准备,把画中人像在摺扇摇动时的姿势,业已牢记在心。  此时人家消失,他就从地上一跃而起,收拢摺扇,照着人像的姿势,左足前跨半步,右手手肘微弯,举扇朝前点出。  要知他这一点虽... - 2018-01-29
  • 烟消云散 后记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写完《灯火楼台》最后一章,真有如释重负之感。《胡雪岩》、《红顶商人》等作自连载未几,即谬承读者奖饰有加;单行本出版后,行销遍及世界各地的华人社会;甚至还有许多外国读者,他们不识中文,特为请他们... - 2018-01-19
  • 第十三章 在街上到处游荡的李光头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在街上到处游荡的李光头,口袋里没有一分钱,渴了他就去喝河里的水,饿了他只好吞着口水往家里走。那时候他的家已经象个砸破的罐子,柜子倒了,他和宋钢没有力气扶起来,地板上到处是衣物,两个孩子也懒得去捡起来。自从宋凡平被押进那个仓库以后,抄家的... - 2018-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