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别有居心作大煤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商绶、和鬼手仙翁点头还礼,说了声:“夫人好说!”

      慕容夫人却颔笑起立,道:“咱们老爷子不克亲来,妹子来了,也是一样。”

      罗髻夫人抬手道:“三姐快请坐下。”

      说完目光缓缓朝殿下紫席掠来,对天地一卜等四人,似乎特别注意了一下,又抬目朝大红席、粉红席扫了一眼,才脆声道:“今天是小徒谢幼慧和峨嵋派大弟子赵南珩结绸佳期,曾蒙武林俊彦莅止寒山,老身深感荣宠。诸位来宾,都是第一次来,一路上招待不周,老身敬致歉意,待会礼成之后,略备水酒粗肴,请诸位来宾痛饮一杯……”

      话声方落,除紫席诸人,端坐不动,后面大红、粉红席上,已经爆起一片掌声。

      罗髻夫人笑意盎然,额首致意,一面又道:“峨嵋派掌门人大觉大师,乃是男方主婚,快清上坐。”

      她此话一出,石龙婆瘪嘴一咧,两腮颤动,三脚两步颠着屁股抢下殿来,笑道:“亲家大师不可见怪,老身今天是忙糊涂了,连大师佛驾到了,都来不及招呼,快……快请到上面坐,嘻嘻,上面坐……”

      “阿弥陀佛。”

      大觉大师低喧佛号,缓缓站了起来,脸色凝重,合十抬头道:“夫人可知老衲所为何来?”

      石龙婆抢着笑道:“这还用说?亲家大师自然是替赵南珩主婚来的了,时间已经不多了,有话也请上去再说不迟。”

      大觉大师凝立不动,沉声道:“老衲有两件事,要正告夫人及在场诸位。”

      罗髻夫人微笑道:“大师请说。”

      大觉大师双目神光暴射,向四周一掠,严正的道:“第一、今日这场‘罗峨联姻’,老衲以峨嵋派掌门人身份,郑重否认。”

      这当真是乎地一声雷,他话声不响,但大家心头都不期一震!

      石龙婆脸色一变,急急道:“老和尚你是存心捣乱来的?”

      大觉大师续道:“赵南珩入赘罗髻,这是他私人行为,与峨嵋派无关,何况他并不是峨嵋正式弟子,老衲无权干与他的婚事,只是请夫人取消‘罗峨联姻’四字,以正视听。”

      石龙婆冷嘿道:“老和尚,你真够固执,罗峨联姻之后,取消你们二十年封山誓约,峨嵋派并不吃亏呀!”

      大觉大师并没理她,目注罗髻夫人,继续说道:“第二、老衲忝掌峨嵋门户,峨嵋派既在封山期中,自然不是为了叨扰一杯喜酒而来,老衲趋谒宝山,志在瞻仰夫人三招剑法,还望夫人不吝赐教才好。”

      天地一卜听得暗暗皱眉,这位老师傅纵然练成“辟邪剑法”,只怕难是西妖对手,心中不禁大急。

      罗髻夫人站在正席主位,听完大觉大师的话,依然脸含微笑,点点头道:“大师说的两点,义正词严,老身自无异议,赵南珩虽然只是峨嵋派一名记名弟子,老身冠以‘罗峨联姻’,并不是想高攀峨嵋派。而是为了两家恩怨,六十年来,迄末消泯,南珩的入赘本宫,正是消解贵我两派旧怨最好的办法,而且也符合两家先人的誓约。

      大师既然以峨嵋掌门身份,当众郑重否认‘罗峨联姻’之举,老身自当尊重大师意见,好在南珩是中飞龙的后人,大师已声明不干与他的婚事,婚礼自可继续进行。

      至于大师驾莅寒山,既为践约而来,老身理当接受,只是今日乃是小徒完烟之日,大师有道高僧,自不能强人所难。老身之意,大师既然来了,且请喝杯水酒,等婚礼之后,老身当亲领大师,前去剑壁,参看敝派三剑,不知大师尊意如何?”

      她这一番话,不卑不亢,委婉陈词,说得通情达理,丝毫不像出于大魔头之口。

      大觉大师连忙合十道:“夫人吩咐,老衲自当遵命。”

      说完,便自徐徐回身坐下!

      罗髻夫人瞧瞧天色,抬眼道:“时光差不多了,师姐请入座。”

      石龙婆慌忙颠着屁股回到主席,在罗髻夫人下首站定。

      殿上奏起细乐,木字真胸挂“赞礼”红绸,站到殿左,丁允方也挂起“司礼”红绸,站到殿右。

      细乐乍停,木字真从抽中取出一张红纸,高声喝道:

      “百辆盈门喜气绕,

      锦屏吹澈凤凰萧;

      篮桥才子成嘉会,

      先步云梯驾六鳌。”

      丁允方等他赞完,连忙接道:“升炮……奏乐……引新郎入画堂……”

      门外响起冲天爆竹,殿上奏出奏晋之曲,一对手持纱灯的俊美小童,引着新郎进入彩殿。

      赵南珩一身新衣,胸佩大红花朵,腰悬倚天古剑,玉面朱唇,神采奕奕,缓步走到中央主席台前面站停。

      这一刹那,大红、粉红席为了讨好西妖,纷纷鼓掌。但紫席上,大觉大师瞧到他身边的倚天创时,神色为之一黯,口中低低念佛。

      南玖云回头望了天地一卜一眼,抿抿嘴,脸上不禁露出笑意。

      彩殿上,琪儿和小玫儿的目光,都盯着新郎,恨不得跳过去咬他一口!

      坐在鬼手仙翁下首的那个黄脸道童,身躯为之一颤,鬼手仙翁急忙以目示意。

      这时,木宇真又唱了一首赞诗,丁允方在高声叫道:“引新娘入画堂。”

      一对手执纱灯的俊美使女,搀扶着头戴珠冕,身穿大红金绣裙袄的小公主,粉颈低垂,缓缓行来,在掌声中站到中央主席台前面!

      木宇真又高声赞道:

      “玉斧早订月下盟,

      人间佳偶自天成;

      华堂今日观嘉礼;

      绣幕牵丝好定情。”

      丁允方接道:“请大冰人结彩绳,完六礼。”

      这时一名宫装使女手托锦盘,款款走近石龙婆身前。

      石龙婆咧开瘪嘴,从盘中取过一条一文来长中有彩结的彩带,一端授与新郎,一端授与新娘,两人相隔一丈,面向彩殿而立,中间有一个彩球相互连贯。

      丁允方大声道:“主婚人就位……上香……”

      罗髻夫人盈盈起立,正待朝供奉三星的长案前走去……

      突然有人沉声喝道:“夫人且慢!”

      在庄严隆重的婚礼进行之中,这一声来得太以突然,全场之人,不期全都为之一怔。

      罗髻夫人闻声回头,目光瞥处,这发话之人,正从彩殿右首席上站起身来!

      他,就是第二代北鬼——鬼手仙翁苏如晦!

      这下,连罗髻夫人也大感意外,不期面露诧容,抬目问道:“苏道长有何高见?”

      殿上细乐同时停了下来,鬼手仙翁慌忙拱拱手,道:“该死!该死!我这假牛鼻子有一疑问,惊扰嘉礼,夫人原谅。”

      他一开口就连说“该死”,在人家吉日良辰,正是忌讳之言!

      罗髻夫人明知对方故意捣乱,但只微一皱眉,说道:“道长有什么疑问,但请明说。”

      鬼手仙翁搔搔头皮,沉吟道:“老道只想请问一声,今日这场喜事,不知新郎是谁?”

      这简直是无事生非,横生枝节,新郎是谁?不但请柬上写得清清楚楚,就是方才大觉大师和罗髻夫人的对话中,也一再提及,鬼手仙翁焉有不知之理?

      罗髻夫人被他问得一楞,她心细如发,料知北鬼此问,其中必有缘故,还没来得及开口。

      石龙婆脸色一沉,叱道:“老牛鼻子,你是找事来的?”

      鬼手仙翁仰天大笑道:“石龙婆,你是一手包办的大媒人,哈哈,三姑六婆,实淫盗之媒介,你这媒婆,做得不错!”

      石龙婆水泡眼中凶光熠熠,怒嘿道:“苏如晦,江湖上人怕你北鬼,罗髻山没有你撒野的份儿!”

      鬼手仙翁面不改色,呵呵笑道:“我假牛鼻子是向罗髻夫人质疑,你媒人免开尊口。”

      一面朝罗髻夫人道:“夫人还没回答我老道呢?”

      罗髻夫人道:“老身不知苏道长用意何在?”

      鬼手仙翁笑笑道:“夫人请回答了我的答题,假牛鼻自会奉告。”

      罗髻夫人道:“新郎赵南珩,道长何用明知故问?”

      鬼手仙翁又道:“这到底是哪一个赵南珩?”

      罗髻夫人笑道:“赵南珩是峨嵋派记名弟子,第三代中飞龙,天下能有几个?”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69-955.html - 2018-05-14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二十四章 愁情凝怨重围陷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身法极快,又是起步在前,等苏探晴追上林纯时,只看到铁湔的身影远远没入一片山麓中。林纯却仍不停步地奔出,苏探晴见她气息紊乱神色大异往常,连忙拉住看似发狂的林纯,叹道:铁湔武功高强,你追上他又有何用?  他们已来到一片山林边,却再也难寻... - 2018-06-19
  • 第十四章 相煎何急_山河_故事大全
  •   陆文定微微一震,许惊弦坦荡的神情与真诚的目光让他无法再口出讥讽之语。他佯作镇定,目光闪动,上下打量着许惊弦。  陆文定的父亲乃是媚云教开山教主陆羽的同胞兄弟,十年前妮云教叛乱,陆羽夫妇被手下杀害,唯一幼子下落不明,教主之位由陆羽的侄儿、... - 2018-06-15
  • 第九十四章 你是伸冤的神_圣经
  • 94:1耶和华啊,你是伸冤的神。伸冤的神啊,求你发出光来。94:2审判世界的主啊,求你挺身而立,使骄傲人受应得的报应。94:3耶和华啊,恶人夸胜要到几时呢?要到几时呢?94:4他们絮絮叨叨说傲慢的话,一切作孽的人都自己夸张。94:5耶和华啊... - 2017-08-23
  • 第十四章 绮香荒野风微度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由于在汉水河边与那神秘的铁衣人耽搁一会工夫,待苏探晴与林纯赶到襄阳城时,已是深夜三更时分,襄阳城早是城门紧闭。  其时虽是太平盛世,但因四海未定,漠北的元末势力残存,东北女真部族等亦对中原虎视眈眈,所以襄阳这等中原重镇平日皆严防奸细,每... - 2018-06-18
  • 第十四章 一石二鸟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自己在说话之时,也跨上两步,到了楚玉祥身后,万一发现楚玉祥内力不继,自己也可以出手相助。  两女答应一声,正待转身往门口走去。  楚玉祥忽然回过头来,说道:“丁大哥,不要紧,小弟用不着护法。”  这下听得丁盛大吃一惊,运气疗伤的人怎可... - 2018-06-01
  • 第八十四章 李代桃僵再易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忙道:“老二,快拦住她!”  贺老二道:“放心,她走不了的。”  呼的一刀,直奔宫装少女后腰。  宫装少女冷笑一声,身形疾转,左掌斜拍,推开贺老二执刀右腕,右足飞起,朝他股上踢去。  贺老二身如旋风,急闪开去。  贺老大也已赶到.... - 2018-05-14
  • 第二十四章 东方第一剑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石母不防他右手使剑的同时,左手会劈出一掌来,而且掌风奇寒,分明连厉神君的“太素阴功”都已传给了他,一时之间不敢硬接,杖头点地,身形倏然向左飘出。  仅仅一招接触,石母就接连两次飘身闪退,直看得终南五剑和三手真人、东门奇等一千成名多年的高... - 2018-06-02
  • 第三十四章 一招胜山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太君冷然道:“你们拦截老身,可曾想到过后果吗?”  钟子奇道:“咱们负责监视太君,不知道什么后果。”  “很好。”  太君气愤已极,沉笑道:  “老身也不管你们什么五剑六剑,触怒老身的人,都得死!”  手中鸠头杖一昂,陡然如风雷迸发,朝... - 2018-06-03
  • 第七十四章 捷足何人已杳纵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头道:“没有啊,他老人家赐晚辈乾坤金钱之日,晚辈还不知他就是乾坤一丐,当时他老人家只交代我务要妥藏,不可遗失,所以晚辈把它系在裤带头上的。至于到终南山来,他老人家也只说要找办件事儿,究竟办什么事?也没和晚辈说清楚,这张字条是三天... - 2018-05-13
  • 第十四章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四周了无人迹,两匹健马踏破荒野的寂静,出现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中。领头的马鞍上,是个青衫飘飘的年轻书生,落后那匹枣红马上,则是个身形彪悍的魁梧汉子。二人旷野中勒住马,魁梧汉子忍不住问道:“公子,咱们来这里做甚?”  ... - 2018-06-08
  • 第六十四章 山前早已设重围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回头道:“道长最好把这刀藏起,跟在晚辈身后出去。”  说到这里,从地上抬起一段较长的铁链,迅速递到一瓢子手上,低声道:“道长还是作个样儿,外面这几个人,由晚辈对付好了。”  一瓢子微微一笑,果然把钢刀收起,接过... - 2018-05-11
  • 第三十四章 觉来春梦了无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冷冷的道:“夫人知道就好,在下找上宝山,就是要向夫人请教来的。”  贵妇人和蔼的道:“少侠请说!”  赵南珩道:“江湖上有两句话,叫做‘罗髻开,峨嵋闭’,夫人想必也听人说过?”  贵妇人淡淡一笑道:“这两句话,乃是川西俗语,流传已... - 2018-05-08
  • 第四十四章 亦缘亦孽话峨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诸文齐笑道:“答应了就没事啦,唉,这也难怪,万倬云身为峨嵋高弟,正当英年有为之时,岂肯入资罗髻和夷人成亲……”  坐在一旁谛听的水宇真,脸色又为之一变!  诸文齐只作不见,接着说道:“何况万倬云仗剑江湖,血仇末复,但他因罗髻夫人以礼相待... - 2018-05-09
  • 第二十四章 北指南针事可疑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绿娘子只是闪着两颗碧莹莹的小眼珠,慢慢从老道肩头爬下,慢慢爬进药箱底层。  鬼手仙翁关上小门,镇上了锁,抱着药箱,一步抢到瞎鬼婆身边,忍不住老泪纵横的道:“大姊,二十年来,你一直恨我入骨,恨我没有替你医好眼睛,其实,我不是不肯,因为那太... - 2018-05-06
  • 第九章 张敬之只感到浑身飘飘然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出得雅风楼,张敬之只感到浑身飘飘然似欲乘风而起,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成功的喜悦了,他三步一摇地拐进了离雅风楼不远的鸿运大赌坊。这里的档次不亚于雅风楼,它是杭州城数一数二的豪华赌坊。  张敬之一边与赌坊的伙计打着招呼,一边登上二楼,径直闯进... - 2018-06-09
  • 第五十四章 独具机心欠隐藏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但就在这微一分神之间,只听十住大师大喝一声:“妖妇哪里走?”  身形疾上,挥手一掌,劈面打去!  “砰”!掌风撞上石门,发出一声大震。  蛇蝎夫人和她身边两个女童,早已走得无影无踪!  孟守乾叹息道:“此女来去如风,一身轻功,已达化境,... - 2018-05-10
  • 第十四章 刁蛮儿女总关情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砰!双草交击,商念九顿感对方这一单压力如山,震得自己脚下浮动。再也拿桩不住,向后移退了两步。  心头明白,对方在内力上,比自己要强得多;但他知道自己内力虽逊,手上这柄旱烟管的招式,经过老山生指点,只要不和对方硬拚真力,小心应付,决不会输... - 2018-05-05
  • 第九章 弦歌难寄聚牢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擎风侯府的会客厅是一间狭长形的大屋,宽不过丈余,长却有十余丈。房屋以木衬隔铁板所制,接缝处牢牢笋合,十分坚固。屋内无窗,密不透光,只在厅心点着数支烛火,将厅中照得明亮,厅里侧却显得十分昏暗。  擎风侯坐在最里面的虎皮椅上,灯火映照下只看... - 2018-06-18
  • 第九章 同行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宋代官窑青花瓷瓶一对!底价一千,每次加价一百两!”高台之上,白衣少年高声报出了拍卖物的底价。这里是成都郊外的桃花山庄,一个巴蜀上流人物才能出入的场合,一个有着多种功能的奢华之地。  青花瓷瓶很快就有人拍走,执拍的少年拍拍手,两个壮汉立... - 2018-06-12
  • 第四章 暗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幽暗的大堂上,司狱官翻看着卷宗,同时打量着阶下的囚犯,淡淡道:“原来还是个读书人。本官不管你过去是什么身份,到了这里就只有一个身份——人犯!还是那种终生服苦役的死囚犯。本官严骆望,忝为此地司狱,便是朝廷和皇上的代表。你们在本官和众差役面... - 2018-06-12
  • 第四章 比酒更冽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下个月十七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  是师父一周年忌日。  更重要的不是我父亲的忌日,而是血雨门新任掌门即位的日子。方念儿一拢从鬓边落下的一缕秀发,轻轻笑道。  看着方念儿漠然的态度,胡狂歌忽觉得她很陌生,他想不透为何待自己如慈父般的方过雨... - 2018-06-16
  • 第四章 百业堂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朝醉夜复醒,对月长天歌。一弯银钩似酒壶,嫦娥何不共我酌?  金陵的夜少了白日的热闹喧嚣,却多了些丝竹管弦和狂曲醉歌。一个书生模样的醉鬼倚在太白楼的窗棂上,对着窗外高挂夜空的明月高声吟哦着,仪态颇为狂放。只可惜他衣着实在寒酸,面目也太过肮... - 2018-06-13
  • 第九章 涪陵惊变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双铁鞋制作巧妙,使用便捷,许惊弦穿着它登壁越崖如履平地,毫不费力,不多时便已上得崖顶。  寒风劲凜,吹得山顶上千年不化的积雪纷舞,眺目望去,四周皆是白茫茫一片不见尽头。许惊弦并不急着离开,找了一方大石坐下,任由夹杂着碎雪的冷风拂在发烫... - 2018-06-14
  • 第四章 夜搏苍猊(1)_山河_故事大全
  •   多吉大奇,忍不住插嘴:“原来白玛有父亲?”  “‘难道你以为她是从石头上蹦出来的?’达娃脸上的笑意一闪而逝:‘那时,我与堂使在山头上发现,山坳中有一群不明身份正在追杀一个怀抱孩子的青衣汉子,他就是白玛的父亲,而怀中的白玛不过三四岁,那群... - 2018-06-14
  • 第四章 夜搏苍猊(2)_山河_故事大全
  •   童颜已走出几步,听到许惊弦的话,亦觉得没有没必要对不自己还小上五六岁的少年赌气,一时颇有些赧然。  他本就孩子气十足,但在许惊弦面前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回过头来哈哈一笑:“放心吧,我保证你决不后悔。一般人想见师父,我还不愿意呢。”  ... - 2018-06-14
  • 第九十六章 峨嵋山月喜重开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道:“你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新郎道:“晚辈是华山门下虞平……”  云台老人目射xx精光,白髯拂动,沉嘿道:“果然是孽畜!”  右掌倏伸,正待朝新郎后背击去!  孟守干急忙拦道:“云台老哥造次不得!”  罗髻夫人脸色凝重,又... - 2018-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