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别有居心作大煤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商绶、和鬼手仙翁点头还礼,说了声:“夫人好说!”

      慕容夫人却颔笑起立,道:“咱们老爷子不克亲来,妹子来了,也是一样。”

      罗髻夫人抬手道:“三姐快请坐下。”

      说完目光缓缓朝殿下紫席掠来,对天地一卜等四人,似乎特别注意了一下,又抬目朝大红席、粉红席扫了一眼,才脆声道:“今天是小徒谢幼慧和峨嵋派大弟子赵南珩结绸佳期,曾蒙武林俊彦莅止寒山,老身深感荣宠。诸位来宾,都是第一次来,一路上招待不周,老身敬致歉意,待会礼成之后,略备水酒粗肴,请诸位来宾痛饮一杯……”

      话声方落,除紫席诸人,端坐不动,后面大红、粉红席上,已经爆起一片掌声。

      罗髻夫人笑意盎然,额首致意,一面又道:“峨嵋派掌门人大觉大师,乃是男方主婚,快清上坐。”

      她此话一出,石龙婆瘪嘴一咧,两腮颤动,三脚两步颠着屁股抢下殿来,笑道:“亲家大师不可见怪,老身今天是忙糊涂了,连大师佛驾到了,都来不及招呼,快……快请到上面坐,嘻嘻,上面坐……”

      “阿弥陀佛。”

      大觉大师低喧佛号,缓缓站了起来,脸色凝重,合十抬头道:“夫人可知老衲所为何来?”

      石龙婆抢着笑道:“这还用说?亲家大师自然是替赵南珩主婚来的了,时间已经不多了,有话也请上去再说不迟。”

      大觉大师凝立不动,沉声道:“老衲有两件事,要正告夫人及在场诸位。”

      罗髻夫人微笑道:“大师请说。”

      大觉大师双目神光暴射,向四周一掠,严正的道:“第一、今日这场‘罗峨联姻’,老衲以峨嵋派掌门人身份,郑重否认。”

      这当真是乎地一声雷,他话声不响,但大家心头都不期一震!

      石龙婆脸色一变,急急道:“老和尚你是存心捣乱来的?”

      大觉大师续道:“赵南珩入赘罗髻,这是他私人行为,与峨嵋派无关,何况他并不是峨嵋正式弟子,老衲无权干与他的婚事,只是请夫人取消‘罗峨联姻’四字,以正视听。”

      石龙婆冷嘿道:“老和尚,你真够固执,罗峨联姻之后,取消你们二十年封山誓约,峨嵋派并不吃亏呀!”

      大觉大师并没理她,目注罗髻夫人,继续说道:“第二、老衲忝掌峨嵋门户,峨嵋派既在封山期中,自然不是为了叨扰一杯喜酒而来,老衲趋谒宝山,志在瞻仰夫人三招剑法,还望夫人不吝赐教才好。”

      天地一卜听得暗暗皱眉,这位老师傅纵然练成“辟邪剑法”,只怕难是西妖对手,心中不禁大急。

      罗髻夫人站在正席主位,听完大觉大师的话,依然脸含微笑,点点头道:“大师说的两点,义正词严,老身自无异议,赵南珩虽然只是峨嵋派一名记名弟子,老身冠以‘罗峨联姻’,并不是想高攀峨嵋派。而是为了两家恩怨,六十年来,迄末消泯,南珩的入赘本宫,正是消解贵我两派旧怨最好的办法,而且也符合两家先人的誓约。

      大师既然以峨嵋掌门身份,当众郑重否认‘罗峨联姻’之举,老身自当尊重大师意见,好在南珩是中飞龙的后人,大师已声明不干与他的婚事,婚礼自可继续进行。

      至于大师驾莅寒山,既为践约而来,老身理当接受,只是今日乃是小徒完烟之日,大师有道高僧,自不能强人所难。老身之意,大师既然来了,且请喝杯水酒,等婚礼之后,老身当亲领大师,前去剑壁,参看敝派三剑,不知大师尊意如何?”

      她这一番话,不卑不亢,委婉陈词,说得通情达理,丝毫不像出于大魔头之口。

      大觉大师连忙合十道:“夫人吩咐,老衲自当遵命。”

      说完,便自徐徐回身坐下!

      罗髻夫人瞧瞧天色,抬眼道:“时光差不多了,师姐请入座。”

      石龙婆慌忙颠着屁股回到主席,在罗髻夫人下首站定。

      殿上奏起细乐,木字真胸挂“赞礼”红绸,站到殿左,丁允方也挂起“司礼”红绸,站到殿右。

      细乐乍停,木字真从抽中取出一张红纸,高声喝道:

      “百辆盈门喜气绕,

      锦屏吹澈凤凰萧;

      篮桥才子成嘉会,

      先步云梯驾六鳌。”

      丁允方等他赞完,连忙接道:“升炮……奏乐……引新郎入画堂……”

      门外响起冲天爆竹,殿上奏出奏晋之曲,一对手持纱灯的俊美小童,引着新郎进入彩殿。

      赵南珩一身新衣,胸佩大红花朵,腰悬倚天古剑,玉面朱唇,神采奕奕,缓步走到中央主席台前面站停。

      这一刹那,大红、粉红席为了讨好西妖,纷纷鼓掌。但紫席上,大觉大师瞧到他身边的倚天创时,神色为之一黯,口中低低念佛。

      南玖云回头望了天地一卜一眼,抿抿嘴,脸上不禁露出笑意。

      彩殿上,琪儿和小玫儿的目光,都盯着新郎,恨不得跳过去咬他一口!

      坐在鬼手仙翁下首的那个黄脸道童,身躯为之一颤,鬼手仙翁急忙以目示意。

      这时,木宇真又唱了一首赞诗,丁允方在高声叫道:“引新娘入画堂。”

      一对手执纱灯的俊美使女,搀扶着头戴珠冕,身穿大红金绣裙袄的小公主,粉颈低垂,缓缓行来,在掌声中站到中央主席台前面!

      木宇真又高声赞道:

      “玉斧早订月下盟,

      人间佳偶自天成;

      华堂今日观嘉礼;

      绣幕牵丝好定情。”

      丁允方接道:“请大冰人结彩绳,完六礼。”

      这时一名宫装使女手托锦盘,款款走近石龙婆身前。

      石龙婆咧开瘪嘴,从盘中取过一条一文来长中有彩结的彩带,一端授与新郎,一端授与新娘,两人相隔一丈,面向彩殿而立,中间有一个彩球相互连贯。

      丁允方大声道:“主婚人就位……上香……”

      罗髻夫人盈盈起立,正待朝供奉三星的长案前走去……

      突然有人沉声喝道:“夫人且慢!”

      在庄严隆重的婚礼进行之中,这一声来得太以突然,全场之人,不期全都为之一怔。

      罗髻夫人闻声回头,目光瞥处,这发话之人,正从彩殿右首席上站起身来!

      他,就是第二代北鬼——鬼手仙翁苏如晦!

      这下,连罗髻夫人也大感意外,不期面露诧容,抬目问道:“苏道长有何高见?”

      殿上细乐同时停了下来,鬼手仙翁慌忙拱拱手,道:“该死!该死!我这假牛鼻子有一疑问,惊扰嘉礼,夫人原谅。”

      他一开口就连说“该死”,在人家吉日良辰,正是忌讳之言!

      罗髻夫人明知对方故意捣乱,但只微一皱眉,说道:“道长有什么疑问,但请明说。”

      鬼手仙翁搔搔头皮,沉吟道:“老道只想请问一声,今日这场喜事,不知新郎是谁?”

      这简直是无事生非,横生枝节,新郎是谁?不但请柬上写得清清楚楚,就是方才大觉大师和罗髻夫人的对话中,也一再提及,鬼手仙翁焉有不知之理?

      罗髻夫人被他问得一楞,她心细如发,料知北鬼此问,其中必有缘故,还没来得及开口。

      石龙婆脸色一沉,叱道:“老牛鼻子,你是找事来的?”

      鬼手仙翁仰天大笑道:“石龙婆,你是一手包办的大媒人,哈哈,三姑六婆,实淫盗之媒介,你这媒婆,做得不错!”

      石龙婆水泡眼中凶光熠熠,怒嘿道:“苏如晦,江湖上人怕你北鬼,罗髻山没有你撒野的份儿!”

      鬼手仙翁面不改色,呵呵笑道:“我假牛鼻子是向罗髻夫人质疑,你媒人免开尊口。”

      一面朝罗髻夫人道:“夫人还没回答我老道呢?”

      罗髻夫人道:“老身不知苏道长用意何在?”

      鬼手仙翁笑笑道:“夫人请回答了我的答题,假牛鼻自会奉告。”

      罗髻夫人道:“新郎赵南珩,道长何用明知故问?”

      鬼手仙翁又道:“这到底是哪一个赵南珩?”

      罗髻夫人笑道:“赵南珩是峨嵋派记名弟子,第三代中飞龙,天下能有几个?”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69-955.html - 2018-05-14
  • 第九十四章 你是伸冤的神_圣经
  • 94:1耶和华啊,你是伸冤的神。伸冤的神啊,求你发出光来。94:2审判世界的主啊,求你挺身而立,使骄傲人受应得的报应。94:3耶和华啊,恶人夸胜要到几时呢?要到几时呢?94:4他们絮絮叨叨说傲慢的话,一切作孽的人都自己夸张。94:5耶和华啊... - 2017-08-23
  • 第四十四章 亦缘亦孽话峨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诸文齐笑道:“答应了就没事啦,唉,这也难怪,万倬云身为峨嵋高弟,正当英年有为之时,岂肯入资罗髻和夷人成亲……”  坐在一旁谛听的水宇真,脸色又为之一变!  诸文齐只作不见,接着说道:“何况万倬云仗剑江湖,血仇末复,但他因罗髻夫人以礼相待... - 2018-05-09
  • 第十四章 刁蛮儿女总关情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砰!双草交击,商念九顿感对方这一单压力如山,震得自己脚下浮动。再也拿桩不住,向后移退了两步。  心头明白,对方在内力上,比自己要强得多;但他知道自己内力虽逊,手上这柄旱烟管的招式,经过老山生指点,只要不和对方硬拚真力,小心应付,决不会输... - 2018-05-05
  • 第五十四章 独具机心欠隐藏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但就在这微一分神之间,只听十住大师大喝一声:“妖妇哪里走?”  身形疾上,挥手一掌,劈面打去!  “砰”!掌风撞上石门,发出一声大震。  蛇蝎夫人和她身边两个女童,早已走得无影无踪!  孟守乾叹息道:“此女来去如风,一身轻功,已达化境,... - 2018-05-10
  • 第三十四章 觉来春梦了无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冷冷的道:“夫人知道就好,在下找上宝山,就是要向夫人请教来的。”  贵妇人和蔼的道:“少侠请说!”  赵南珩道:“江湖上有两句话,叫做‘罗髻开,峨嵋闭’,夫人想必也听人说过?”  贵妇人淡淡一笑道:“这两句话,乃是川西俗语,流传已... - 2018-05-08
  • 第七十四章 捷足何人已杳纵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头道:“没有啊,他老人家赐晚辈乾坤金钱之日,晚辈还不知他就是乾坤一丐,当时他老人家只交代我务要妥藏,不可遗失,所以晚辈把它系在裤带头上的。至于到终南山来,他老人家也只说要找办件事儿,究竟办什么事?也没和晚辈说清楚,这张字条是三天... - 2018-05-13
  • 第十四章 议宽政孙国玺晤对 斗雀牌乾隆帝偷情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苗疆平叛改流成功,乾隆一颗心松了下来。这件事整整拖了七年之久,耗用国库上千万两银饷,累得雍正几次犯病都没有办成。乾隆登基不到一年就顺顺当当地办下来,心里这份高兴自不待言。普免全国钱粮之后,接踵报来两江大熟,湖广麦稻大熟,山东、山西棉麦丰... - 2019-01-04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第十四章 深入苗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只听有人朗声道:“丁大侠若要问石盟主的下落,天下只有一个人可以回答得出来。”  左月娇听到这人的声音,娇躯不由的一阵颤抖。  但见从山径上,正有一个人飘然行来。  这人身材颀长,身上穿着一袭青绸长袍,面色冷森,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青... - 2018-11-29
  • 第八十四章 李代桃僵再易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忙道:“老二,快拦住她!”  贺老二道:“放心,她走不了的。”  呼的一刀,直奔宫装少女后腰。  宫装少女冷笑一声,身形疾转,左掌斜拍,推开贺老二执刀右腕,右足飞起,朝他股上踢去。  贺老二身如旋风,急闪开去。  贺老大也已赶到.... - 2018-05-14
  • 第六十四章 山前早已设重围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回头道:“道长最好把这刀藏起,跟在晚辈身后出去。”  说到这里,从地上抬起一段较长的铁链,迅速递到一瓢子手上,低声道:“道长还是作个样儿,外面这几个人,由晚辈对付好了。”  一瓢子微微一笑,果然把钢刀收起,接过... - 2018-05-11
  • 第九十五章 一剑龙翔惊四座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双目精芒暴射道:“你只管说出来!”  天地一卜拍拍新郎肩头,嘻的笑道:“喂,小哥,你瞧我说好,还是不说好?”  新郎赵南珩沉声道:“在下不认识你!”  天地一卜豆眼滚动,认真的道:“咦,这就奇了,咱们不是在黄梅孔城镇上见过,小哥... - 2018-05-14
  • 第九十六章 峨嵋山月喜重开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道:“你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新郎道:“晚辈是华山门下虞平……”  云台老人目射xx精光,白髯拂动,沉嘿道:“果然是孽畜!”  右掌倏伸,正待朝新郎后背击去!  孟守干急忙拦道:“云台老哥造次不得!”  罗髻夫人脸色凝重,又... - 2018-05-14
  • 第九十四回 大酒楼刘二撒泼 洒家店雪娥为娼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骨肉伤残产业荒,一身何忍去归娼。  泪垂玉箸辞官舍,步蹴金莲入教坊。  览镜自怜倾国色,向人初学倚门妆。  春来雨露宽如海,嫁得刘郎胜阮郎。  话说陈敬济自从谢家酒楼上见了冯金宝,两个又勾搭上前情。往后没三日不和他相会,或一日... - 2018-10-26
  • 第九十四回 贾道长当众弄机巧 张相国夤夜议朝局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老秀才当众出丑,被大家搜出了证据,羞得他满面通红,没了立足之地。在当时那个社会里,讲究的是读书人要一心读书,寻花问柳已经是受人耻笑的事了,这老头子还出入公门帮人家打官司,那就更让人看不起了。那老秀才被人拿住了证据,状纸也不捡了,绣鞋也不... - 2018-12-19
  • 第九十三章 同为贺客入宫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江湖上近日盛传着一件有趣的喜事,那就是“罗峨联姻——罗髻派和峨嵋派联成姻亲!  峨嵋伏虎寺都是和尚,和尚如何能够和人家联姻呢?据说那是峨嵋门下的赵南珩,和罗髻夫人门下的小公主谢幼慧结缡!  不,听说还是入赘,吉期就在三月初三。  这是罗... - 2018-05-14
  • 第九十二章 应约而来一假徒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五天后,侯家湾附近的人,都得到朱雀旗帮的通知,夜间不得在侯家湾附近走动,入夜之后,朱雀旗帮总堂总管卜三胜亲率帮中子弟,在侯家湾四周,布下岗位,禁止闲杂人等经过,松树下,朱雀旗帮七位帮主,已然全数到了!  夜雾之中,正有三条人影迤逦而来,... - 2018-05-14
  • 第九十四回 关胜义降三将 李逵莽陷众人_水浒传_小说
  •     话说宋江在盖州分定两队兵马人数,写成阄子,与卢俊义焚香祷告。宋江拈起一个阄子看时,却是东路。卢俊义拈得西路,是不必说,只等雪净起程。留下花荣,董平,施恩,杜兴,拨兵二万,镇守盖州。到初六日吉期... - 2018-01-01
  • 第九十章 但凭妙手挽迷途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先前听他说出不能解毒,不能恢复容貌之言,但听到后来,他好像因吊眼塌鼻青年是巫婆子最后杰作,不忍破坏,那就是说他能医治的了?一时不禁恍然大悟,天地一卜要自己到黑石溪来,找的可能就是此人!  一念及此,脸色一正道:“朋友既然能治,何苦... - 2018-05-14
  • 第九十一章 桃林深处拜奇丐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依言把那包药丸,灌入吊眼塌鼻青年口中。  贺老二也早已支持不住,和身倒在地上睡去。贺老大虽也感到极度困累,但眼看三人都昏睡过去,只好调息运功,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耳中依稀听到有人说道:“咦,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会到这里... - 2018-05-14
  • 第二十四章 北指南针事可疑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绿娘子只是闪着两颗碧莹莹的小眼珠,慢慢从老道肩头爬下,慢慢爬进药箱底层。  鬼手仙翁关上小门,镇上了锁,抱着药箱,一步抢到瞎鬼婆身边,忍不住老泪纵横的道:“大姊,二十年来,你一直恨我入骨,恨我没有替你医好眼睛,其实,我不是不肯,因为那太... - 2018-05-06
  • 第十四章 拔开浓雾真相白 甘为奴役终有因_白衣紫电
  •   就在石擎天刚接住他的女儿,龙三叫“石老,你为什么抢这来劲儿的‘活宝’时,石绵绵出指逾电,制住了石擎天的“府舍穴”。  此穴在大腿根梢上小腹以下部位,并不是重要穴道,石绵绵当然不会使他的老爹受伤,只想救人。此穴一点即会半边身子麻痹,但功力... - 2017-12-27
  • 第十四章 屡成疑窦冤仇缘底事 相互剪屠主客不知名_纵鹤擒龙
  •   云海憔子心中一急,拉起尹稚英,一连几踪,飞拙谷口。到了山脚,才把经过情形,约略说了一个大概。  尹稚英听说敏哥哥业已醒转,心中一喜,就施展轻功,催着云海樵子快走!  云海樵子跑了这么多年的山路,差点还被姑娘家比了下去。  心中十分惊讶,... - 2017-12-28
  • 第六十四章 不受仇敌的惊恐_圣经
  • 64:1神啊,我哀叹的时候,求你听我的声音;求你保护我的性命,不受仇敌的惊恐;64:2求你把我隐藏,使我脱离作恶之人的暗谋和作孽之人的扰乱。64:3他们磨舌如刀,发出苦毒的言语,好像比准了的箭,64:4要在暗地射完全人。他们忽然射他,并不惧... - 2017-08-22
  • 第三十四章 巧计安排_彩虹剑
  •   范子云忙向后面的人道:“大家快跟我来。”说完,急步往左首一片树林奔去。  商小雯在后道:“三哥,你怎么舍了大路朝树林子里进去呢?”  商紫雯道:“小雯,别嚷,三弟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跟他进去就是了。”  大家跟在范子云身后,穿林而行,抡... - 2017-12-25
  • 第四十四章 巧妙安排_珍珠令
  •   林子清道:“你就是姜一贵,对不?”  那人在黑暗之中,看不清人面,他听林子清一口叫出他姓名,惊异的道:“你认识我?你……”  林子清证实他就是姜一贵,就不用多费口舌,不待他说完,举手一指,点了他昏穴,随手夹起,转身就走。回到那间矮屋,木... - 2017-12-24
  • 第二十四章 天外来麴香针贻小友 林中多伏莽鬼赚群英_纵鹤擒龙
  •   “这就是阴山双尸?怎么连僵尸也有外号?”  看它们直挺挺的似乎并不厉害,自己既然遇上,就得为民除害!  岳天敏胆气一壮,劲贯右臂,正待劈去!这不过一瞬间之事,两个僵尸,却比他还快。  口中又是“吱”的一声尖叫,阴风骤起,身形如电,爪前身... - 2017-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