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魔门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老子从今往后不再是金十两!”金十两狠狠将酒杯往地上一摔,发誓一般大声道,“老子大名金彪,黄金的金,彪悍的彪。”

      这是甘州一处大酒楼,云襄被金十两强拉到这儿来庆功,柯梦兰正好也追来,三人便在这酒楼中叫上一桌酒菜,为方才的胜利开怀畅饮。

      “你别以为我金彪什么都看不懂,”金十两冲云襄得意地笑道,“我其实已经知道你是如何在街头赢那些小赌档了。”

      “哦,说来听听。”云襄饶有兴致地道。

      金彪得意洋洋地道:“无论押大小还是赌单双,虽然你没碰过瓜子,不能作假,但赌档的庄家却在作假,他们总是杀多赔少。比如押单的赌注大于押双,他们就开双,杀单赔双。所以你就始终站在赌注少的一方,每次少少押上一点,这就叫跟虎吃肉,或者叫虎口夺食吧?”

      云襄惊讶地点点头:“你能自己悟到这一点,也算初窥千术门径。”

      “只是初窥门径?”金彪有些不满地冷哼一声,跟着又摇头叹道,“你说得不错,我始终想不通那庄家是如何作假,才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想开双就开双,想开单就开单。”

      云襄笑道:“十赌九骗,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至理,你能明白这等骗术的根本,何必在意细枝末节,那只是些小戏法罢了。”

      “不行!你一定得告诉我,不然我永远睡不好觉!”金彪不依不饶。

      云襄笑道:“这可是赌坊的秘密,我要说出来,可就砸了别人饭碗。”

      柯梦兰也不好意思地笑道:“其实赌坊很少作假,只有在运气不好输急了的时候,才不得不使出这等取巧的手段。这次我是因为赌坊即将被逼得关门,才不惜涸泽而渔,大杀四方。谁知就被公子利眼看穿,跟着沾光,虎口夺食,连杀五把。”

      “来来来,说这些干什么。”一旁的金彪已有几分酒意,醉醺醺地为二人斟上酒,“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他日浪滔天。今日这酒是我金彪为云兄弟庆贺胜利,也是我拜云兄弟为师学习赌术的拜师宴。云兄弟,私下没人的时候我马马虎虎叫你一声师父,有人的时候我还叫你兄弟。磕头敬茶这些俗套就免了,我想兄弟也不在乎那些繁文缛节吧?”

      话音刚落,云襄刚入喉的一口酒差点就喷了出来,边咳嗽边连连摆手。金彪忙拍着他的后心笑道:“兄弟不用着急,一下子多了我金彪这么个天赋异禀、聪明伶俐的弟子,也不必开心成这样吧?”

      “你、你……咳咳!”云襄目瞪口呆,勉强压住咳嗽,这才吐出两个字,“不行!”

      “什么不行?”金彪一拍桌子,一脸愤懑,“你连老子的拜师酒都喝了,现在才说不行,你他妈是不是想讨打?”

      云襄拂袖而起,倒上一杯酒搁到金彪面前:“酒我还你,这酒我可不敢再喝。拜师之说今后都不要再提,不然连朋友也没得做。告辞!”

      云襄说完转身要走,只见金彪猛然一拍桌子站起来:“站住!你他妈连命都是老子的,居然跟我拿架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云襄回头冷笑道:“云襄手无缚鸡之力,你要杀我易如反掌,但你要逼云襄做不愿之事,那是万难。”

      “你他妈以为老子不敢?”金彪说着锵地一声抽出了马刀。柯梦兰一见之下,慌忙拦在云襄面前。刚开始她还饶有兴致地看着二人争执,以为不过是兄弟之间斗气玩笑,谁知金彪竟要拔刀相向,这令她十分意外,实在不明白二人究竟是个什么关系。

      “走开,老子刀下不伤女流。”金彪对柯梦兰挥挥手。

      “大家都是好兄弟,有什么事要用刀子来解决?”柯梦兰忙问。

      “谁跟他是兄弟?”金彪说着伸手就去拉柯梦兰,谁知却被对方扣住手腕往旁一带,金彪猝不及防,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不禁一声怪叫:“好啊,你这小娘皮居然敢跟老子动手,讨打!”说着扑将上前,二人立刻在酒楼中“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

      二人这一动手,吓得众酒客大呼小叫纷纷逃离。柯梦兰借着桌椅的掩护,穿花蝴蝶般躲避着金彪,虽然落在下风,却还足以自保。金彪因有桌椅阻拦,一时跟不上对方的身形步伐,便回头扑向云襄,顺势将刀架到了云襄脖子上。

      “住手!”柯梦兰大惊失色,顾不得自身安危,飞身扑向金彪,却听金彪呵呵一笑:“小娘皮上当了!”话音刚落,就见他一拳势如惊雷,倏然停在柯梦兰的面门,离她的鼻尖不足一寸,将她吓得愣在当场。

      “跟我动手,小丫头还嫩了点。”金彪得意洋洋地收起拳头和马刀,挽住云襄陪笑道,“云兄弟,方才老哥我喝多了,说话多有得罪,兄弟大人大量,莫跟老哥这粗人计较。”

      虽然早看穿金彪的性格,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但方才他击向柯梦兰那一拳,还是令云襄有些后怕。见酒楼中酒客小二都躲得不知去向,云襄忙道:“咱们快点走吧,小心惹上麻烦。”

      三人出得酒楼,四下已是暮色四合,街上行人稀少。金彪追上云襄陪笑道:“兄弟,老哥赌了十几年,输了十几年。好不容易遇到你这么一个高手,你无论如何得教教我,好歹让我金彪在赌桌上风光一回。”

      柯梦兰回想方才金彪的身手,心知这粗人若要耍横,自己还真奈何不了他。这小子若一直跟在云襄身边,始终是个隐患,不定什么时候就翻脸,不过现在也没办法让他离开。她眼珠一转,立刻出言挤对:“像你这种不分长幼尊卑,整天对师父喊打喊杀的强横弟子,谁敢妄收?”

      金彪脸上一红,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我这是习惯了,如果云兄弟收下我这弟子,我保证将来对兄弟敬若神明,若有半点不敬,我金彪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云襄叹了口气,心知以金彪的性格,一旦认定目标,决不会轻言放弃。与其被他死缠烂打地纠缠,不如现在就绝了他这个念头。想到这,云襄突然笑道:“金兄,不如咱们打个赌,你若赢了,我就将赌术倾囊相授;如果你输了,这拜师之事你以后都不要再提。”

      “不行不行!”金彪摇头道,“你小子诡计多端,我岂能赌得过你?”

      “你连怎么赌都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一定要输?”云襄笑道。

      “嗯,那你说来听听。”金彪一脸戒备,“不过我可不一定答应,如果我没把握,你就得换一种赌法。”

      云襄笑着往街边一指:“不知金兄有没有把握过去连赢三把?”

      金彪顺着云襄所指望去,就见街边昏暗的油灯下,十几个闲汉正围桌聚赌,呼喝吵闹声不绝于耳,仔细一看,却是用围棋子在押单双。金彪大喜过望,嘿嘿笑道:“刚从云兄弟这里学了一招虎口夺食,如果还输,我金彪岂不笨得无可救药?”说着丢下二人,匆匆过去挤入人群,看清桌上的赌注后,立刻掏钱下注。

      不一会儿,金彪又哭丧着脸回来:“怪事!我照着兄弟所说,专押赌注少的一方,谁知还是要输。难道是我金彪天生倒霉,逢赌必输?”

      “如此说来,金兄是认输了。”云襄得意一笑,“从今往后,拜师之说不得再提。”见金彪无可奈何地垂下头,云襄哈哈大笑,大步往前就走。柯梦兰悄悄拉过金彪,小声嘀咕了两句。金彪脸上渐渐露出喜色,忙追上云襄道:“我还没输,你现在就看我过去连赢三把!”

      云襄回过头,正好看见柯梦兰与金彪交换了一个眼神。他虽然心知不妥,但还是点头道:“好,我就在这里静观金兄连杀三把。”

      “你等着!”金彪与柯梦兰相视一笑,转身便挤入人丛。只见柯梦兰掏出一锭足有十两重的银子往桌上一拍:“押单!”

      金彪从怀中掏出一枚铜板,豪爽地往桌上一拍:“押双!”

      档主手脚麻利地揭开盅盖,倒出棋子一数:“开双,杀单赔双!”

      柯梦兰看也不看,又将一锭银子拍在桌上:“继续押单。”

      金彪得意洋洋地将两枚铜板往前一推:“再押双。”

      片刻工夫,柯梦兰就输了三十两银子,金彪却连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405-969.html - 2018-06-12
  • 第八章 悟魅青霜(2)_山河_故事大全
  •   南宫静扉哪知许惊弦紊乱的心思,瞧他双目发直,魂游天外的模样,还道“惜君欢”药效即将发作,心头暗喜,口中更是滔滔不绝:“五年前少堂主参透了青霜令,随即远赴塞外寻宝,临行前他似是有所感应,只怕不能安然回来,便将青霜令交给了我,特意嘱咐我须得... - 2018-06-14
  • 第八章 阉俘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子夜的天空星月蒙眬,杭州城黑黢黢看不到任何灯火。因钱塘江口有拦江的铁索,东乡平野郎只得在杭州郊外的海滩抛锚停船,趁着夜色向杭州城摸去。  近万名海盗如狼群一般,潮水般悄然涌向杭州城,沿途只听见草鞋踏在海滩上的沙沙声,以及偶尔一两声兵刃的... - 2018-06-06
  • 第八章 悟魅青霜(1)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本以为两人又要斗嘴,乐得观战,但听香公子出口不善,远非平日据理力辩之态,心知不妙,看他神色阴沉,满脸焦躁,发掌力道十足,知道这蛰居不出的生活已令他的忍耐力达到极限,即将爆发。  斗千金亦不动气,斜睨香公子一眼:“老夫知道你呆得气闷... - 2018-06-14
  • 第八章 云襄带着金彪来到鸿运赌坊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第二日下午刚过,云襄依旧带着金彪大摇大摆地来到鸿运赌坊。他依旧在柜台换了一千两银子,然后来到掷骰子的桌前,像旁人一样玩了起来。南宫豪和古戈依旧在窗口俯瞰着整个大堂。看得多时,古弋突然道:“让人留意云公子右前方那个推牌九的红衣女子,一个时... - 2018-06-08
  • 第八章 连环劫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你不是公子襄!你是谁?沈北雄吃惊地盯着白衣公子,瞠目质问道。公子襄不懂武功,这在江湖上早已不是秘密,而以方才震开沈北雄手指的那份功力,眼前这位白衣公子绝对是江湖上罕见的高手!  白衣公子没有否认,只淡淡笑道:我是谁有什么关系呢?既然沈老... - 2018-06-13
  • 千门之门 楔子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人,既无虎狼之爪牙,亦无狮象之力量,却能擒狼缚虎,驯狮猎象,无他,唯智慧耳。  ——《千门秘典·序》  楔子  天高地阔,万里无云,赤红的太阳纹丝不动高悬中天,把天地映照得一片火红。在一望无际的戈壁大漠中,有一小队人马挣扎着行进在无路可... - 2018-06-11
  • 第八章 萍水缔交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东门奇又虎的站了起来,尖声道:“好个老小子,他人在那里、老夫去把他撕了。”  裴三省道:“老哥请坐,听兄弟把话说完了。”  东门奇悻悻的坐下。裴三省又把昨晚楚玉祥追踪赶去小庙……东门奇道,“楚玉祥怎么没有被迷呢?”  裴三省笑道:“咱们... - 2018-06-01
  • 第八章 结盟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云襄只看到台上五人打得好看,性命相博也如舞蹈一般优雅从容,却看不出其中门道,只得将关切的目光转向筱伯。可惜筱伯脸上戴着人皮面具,始终木呆呆看不出喜怒哀乐,只听他微微叹息:“光明四使不说二三十岁年纪,武功修为就足以与任务武林名宿相抗,假以... - 2018-06-05
  • 第一章 蛇祸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伴随着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骆文佳又开始了他一天的生活。  骆家庄是扬州郊外一处小村庄,村前小桥流水,村后群山环抱,风景十分秀美。骆文佳是村里唯一的秀才,祖上还是告老还乡的京官,只可惜到骆文佳父亲这一... - 2018-06-11
  • 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 - 2018-06-15
  • 第八章 北伐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夕阳将落未落,将漫天晚霞染成了一片血红。猎猎秋风中,新军营一万多名彪形大汉,如泥塑木雕搬肃穆而立,他们手中林立的兵刃,在夕阳下发出惨淡寒光。  云襄控马从队伍前徐徐走过,然后纵马登上队伍前方的点将台。  面对一万多双焦虑、茫然、担忧交织... - 2018-06-04
  • 第六章 逃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疤瘌头的意外死亡很快就被狱卒发现,众人查看尸体,只见除了胸前那大块淤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狱卒们也是个中老手,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事先有司狱官的指示,狱卒们只将疤瘌头当成暴病而亡,将尸体拖出去草草埋掉了事。  当同牢的苦役们去... - 2018-06-12
  • 第十章 布局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第二天一早,当精神萎靡的云襄与碧姬出房后,众人望向云襄的目光俱有些不同。只有柯梦兰对云襄视而不见,云襄原本还担心她会愤然离去,也不知金彪用了什么法子,竟将她劝了回来。他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神态自若,更没对众人做任何解释。  “公子,唐公子... - 2018-06-12
  • 第七章 刀客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打量着应声倒下的年轻人,金十两盘膝在他身边坐下来。只见他仰天倒在地上,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故似乎并不在意,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自己。金十两记得并没有点他的哑穴,但他却一言不发,既不求饶也不呼救。金十两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 2018-06-12
  • 第二章 陷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扬州武馆在扬州大名鼎鼎,当骆文佳找到这里时,馆中弟子晨练正酣。骆文佳将玉佩交给门房,让他转交丁馆主。不一会儿,一名身高体健的褐衣老者在几名弟子的拥簇下大步出来,径直来到骆文佳面前:“年轻人,是你送来这块玉佩?请问你是骆宗寒什么人?”  ... - 2018-06-12
  • 第九章 同行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宋代官窑青花瓷瓶一对!底价一千,每次加价一百两!”高台之上,白衣少年高声报出了拍卖物的底价。这里是成都郊外的桃花山庄,一个巴蜀上流人物才能出入的场合,一个有着多种功能的奢华之地。  青花瓷瓶很快就有人拍走,执拍的少年拍拍手,两个壮汉立... - 2018-06-12
  • 第四章 暗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幽暗的大堂上,司狱官翻看着卷宗,同时打量着阶下的囚犯,淡淡道:“原来还是个读书人。本官不管你过去是什么身份,到了这里就只有一个身份——人犯!还是那种终生服苦役的死囚犯。本官严骆望,忝为此地司狱,便是朝廷和皇上的代表。你们在本官和众差役面... - 2018-06-12
  • 第五章 新生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死牢里暗无天日,但骆文佳却觉得心中从未有过的亮堂。这三天之中他除了吃饭睡觉,一直在思考着云爷提出的问题,当云爷再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心中理出了头绪。  “智慧的作用是审时度势,找出解决问题的最优办法。”骆文佳迎着云爷的目光侃侃而谈,“人与... - 2018-06-12
  • 第十二章 夺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三天后的黄昏,云襄正在后院逗弄阿布,就见叶晓匆匆进来。这段时间二人已成酒肉朋友,关系早已密切得勿需通报。二人不及寒暄,叶晓就抹着汗急急地道:“老弟,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怎么回事?”云襄忙问。  “高昌的事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现在市... - 2018-06-12
  • 第三章 蒙冤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窗外的天光早已大亮,苦盼知府提审以还自己清白的骆文佳,没有盼来提审的衙役,却等来了满面憔悴的母亲和忧心忡忡的赵欣怡。骆文佳十分惊讶:“娘!怡儿!你们怎么来了?”  骆夫人强忍泪水,涩声道:“听说你在城里惹上官司,所以怡儿一大早就陪娘来看... - 2018-06-12
  • 第十一章 演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回到芙蓉别院,云襄先让下人将阿布抬下去小心照顾,然后令人去请顾老板。不一会儿顾老板赶到,二人客套寒暄后,云襄立刻开门见山:“听说唐功德到了成都,顾老板可否安排我见上一见?”  顾老板满面惊讶:“公子消息真是灵通,我也才刚刚得知这个消息。... - 2018-06-12
  • 微童话故事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1、真正的朋友  小兔觉得花猫、花狗、小牛才是自己真正的好朋友。花猫看到自己就打招呼,小狗邀自己跟他一起玩,小牛还留嫩草给自己吃……只有山羊好像对自己很冷漠,还时不时给自己敲警钟,不要说是朋友,反而让自己感到烦心。突然一声虎啸,花猫、小... - 2018-06-10
  • 外星西瓜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505病房里,许晓宁嘴上都生满了泡,妈妈用棉签占着水给她润唇。这个病房里一共住着三个都是患了绝症的孩子,那个叫严杰的小男孩,化疗了几次都成了光头了。于淼淼尿毒症,脸色蜡黄,一星期要透析一次。  医生每天早上都要来给他们量体温,许晓宁的体... - 2018-06-10
  • 绿野仙踪新传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多萝西和她的小狗托托被龙卷风吹到了一个神秘的国度,在那里认识了善良正直的稻草人,可爱真诚的胆小狮,仁慈礼貌的铁皮人。在一路的考验和磨难里,稻草人变得聪明了,胆小狮不再胆小了,铁皮人有了一颗最美好的心。他们找到了奥兹大王,实现了自己... - 2018-06-10
  • 小哥俩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屋后有一片空地,种了几株丝瓜,丝瓜已长蔓爬上了低矮的小屋檐,在瓜蔓之间还依稀可见有几条小丝瓜。  由于出门就是大马路,来往的车辆很多,大人不放心,所以这屋后就成了小哥俩最开心的游乐场。他们会拿着木棒当枪使,会在草丛里逮蚂蚱,会蹲在地上看... - 2018-06-10
  • 魔树的梦果实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棵魔树,上面结着具有魔力的果实,每个果实里都含有一个美丽的梦,这一天,小兔无意中跑到这颗大树下,一个熟透了的果子掉了下来,小白兔被掉下的果子砸到,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魔树开口说话了,魔树说:“你好小兔,吃下这个梦果实吧!会发生幸... - 2018-06-10
  • 音速运动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1  天马小学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又要开幕了。  毛卡卡代表二班参加“百米短跑”项目,他正在操场上认真练习着:起跑——提速——冲刺——嗯,感觉还不错。  可是,就在快到终点时,一个人影后来居上地超越了毛卡卡。毛卡卡一愣,看清那是一班的同学,... - 2018-06-10
  • 非洲兄弟安姆达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A  大三的时候,我在校电台主持一个名叫“文艺对对碰”的节目。在每个周二、周五的中午,伴着一段优美的背景音乐,我和我的搭档就会为全校师生送上一篇精美的散文或一首精致的诗歌。这个节目在校园里很受欢迎,其中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原因:我的搭档就是... - 2018-06-10
  • 感恩是一种动力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一年,我大学毕业了。在一次人才招聘会上,我被南方一家企业相中。与我同时被吸纳的,还有另一位毕业生。他姓周,经历与我大同小异。  报到那天,公司老总亲自领着我们参观工厂。来到一个车间,他对我们说:“欢迎加入我们的企业,从今天开始,你们就... - 2018-06-10
  • 我的爱和性被时尚误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二的时候,我恋爱了,我的男友丁祖,是比我大6岁的师兄,当时已经毕业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我们是老乡,毕业于家乡的同一所中学,父母辗转托他照顾我。他很尽责,像一个大哥哥一样关心我,在我想家的时候安慰我。当我渐渐熟悉了大学生活,并且如鱼得水... - 2018-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