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石城别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申公豹侯延炳命“四辅”做了两个山兜,抬着中毒昏迷的冷面神君和双脚麻痹的方璧君。

      自己和义子金玉棠则陪同祁尧夫走在前面。

      一行人离开死谷,奔行极快,数十里路程,不过半个时辰,便已到了祁尧夫祖孙隐居的退谷出口,一路赶到山下。

      只见一片松林前面,拴着五六匹健马和四名黑衣汉子,他们看到侯延炳父子陪着祁尧夫等人走出,立即迎了上来,朝金玉棠躬身一礼,说道:

      “公子回来了……”

      金玉棠一挥手道:

      “快去找一辆车来,要快。”

      其中一名汉子答应一声,立即纵身上马,急驰而去。

      另一名黑衣汉子神色恭敬,朝金玉棠躬躬身道:

      “启禀公子,小的已经准备好食物,不知可要在这里食用?”

      申公豹侯延炳目光一抬,呵呵笑道:

      “祁老哥、范姑娘都已半天未曾进食,兄弟特地命他准备了食物,此刻马车尚无雇到,咱们只好在这里将就食用了。”

      金玉棠朝那汉子点点头。当下就有两名汉子迅快端上五六个食盒,揭开盖子,在草地上摆好。

      这五六个食盒之中,分装着卤肚、烤鸭、粉蒸排骨、酱爆牛肉,另外还有一锅热腾腾的牛肉没,和一大包馒头,一壶黄酒。这些酒菜,看上去香味俱佳,做的相当不错。

      金玉棠陪笑拱拱手道:

      “这些菜肴,是在下要他们特地从百里外的汉阳松鹤楼买来的,只因时间稍长,已经冷了,只有这锅牛肉汤,是在这里煨的,祁大侠,范姑娘将就着用吧。”

      他说话之时,三名黑衣汉子已替大家摆好碗筷。

      侯延炳微笑道:

      “来,来,山野地方,大家也不用客气,就席地坐吧!”

      祁尧夫道:

      “侯兄设想倒是周到得很。”

      侯延炳大笑道:

      “此时已是申牌时光,兄弟想到诸位尚未进食,才命他们在此伺候……”目光一动,眼看祁尧天、方璧君只是坐着不动,不由呵呵一笑道:

      “二位莫非怕兄弟在酒菜中下毒么?哈哈,祁兄和范姑娘答应远去敝府,就是兄弟的上宾,兄弟岂敢再在酒菜中下毒?”

      他右手脉门被方壁君的“穿珠神针”打中,至今依然无法举动,只得用左手取酒杯,一口喝干。然后用筷夹着每盘菜肴,放入口中,先行吃过,以示无毒。

      金玉棠也随着他义父,干了一杯酒,同样取食了每一样菜,一面含笑道:

      “若是酒菜中有毒,在下和义父就得先行中毒了。”

      祁尧夫淡淡一笑道:

      “这菜肴果然无毒,只是面对侯兄,咱们不得不小心将事。”

      侯延炳大笑道:

      “祁兄真是兄弟的知己。”

      祁尧夫没有理他,回头朝方璧君道:

      “范姑娘想必腹中饥饿,那就不用客气了。”

      方璧君确实感到腹中饥饿,这就点头道:

      “祁老丈说得是。”

      大家匆匆吃毕,那去雇车的汉子,已经叫了一辆马车,风。驰电卷般赶来。

      驾车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戴着阔风帽,看去极是精干,他这辆车,倒也还有五成新,皮蓬漆得又黑又光。

      马车驰近林前,那黑衣汉子一跃下车,朝金玉棠躬躬身道:

      “公子,车已来了。”

      金玉棠满脸春风,朝方璧君含笑道:

      “范姑娘,车子来了,兄弟扶你上车去。”

      方璧君双脚不能行动,只冷冷的哼了一声。

      金玉棠看她并没反对,心中暗暗欢喜,急忙朝那黑衣汉子喝道:

      “还不快帮我扶范姑娘上车?”

      原来他右肩中了方壁君的“穿珠神针”,只有一条左臂,自然不能用两手搀扶。

      那黑衣汉子答应一声,两人一左一右,扶着方璧君上车,等方壁君坐定。

      金玉棠才吩咐两个黑袍人把冷面神君抬上车厢。

      金玉棠毫不客气的居中坐下,朝黑衣汉子吩咐道:

      “开车。”

      方璧君道冷冷的道:

      “你怎么不下去?”

      金玉棠谄笑道:

      “冷面神君昏迷不醒,姑娘又不能行动,车上总得有人照应,姑娘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在下好了。”

      方璧君冷哼道:

      “我没有什么事。”

      说话之间,车把式已经挥动长鞭,车轮缓缓转动,朝前驰去。

      侯延炳朝祁尧夫拱拱手,笑道:

      “祁兄也请上马了。”

      早有两名黑衣汉子牵过马匹,祁尧夫也不答话,跨上马背。

      侯延炳紧跟着纵上马,得意的笑道:

      “石城别府,能请到祁老哥,真是兄弟莫大的荣幸。”

      两人上马之后,四个黑袍人——“四辅”也相继上马,紧随两人马后而行。

      XXXXXX

      车厢中,冷面神君中毒昏迷,除了微弱的呼吸,已是奄奄一息,方璧君早已阖上眼皮,靠站扶手养神。

      金玉棠居中而坐,车厢中只有这么大,就是正襟危坐,也不会有太大的距离,何况他上车之时,为了让冷面神君可以躺卧下来,身子就稍稍的向左移动。

      此刻驾车的马匹,展开脚程,车轮滚动渐速,车身的颠簸,也随着加速。

      从方壁君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一阵阵钻进金玉棠的鼻孔,直把这位一向自命风流的石城别府少主,如饮醇酒,意乱情迷,如醉如痴。

      若不是知道方璧君是青莲庵干手神尼的门下,自己招惹不起,当真恨不得抱住她一亲芳泽。

      纵然不敢胡来,但能够和美人同车共载,像这样静静的闻着如兰如麝的香息,也着实令人消魂。

      坐在车中的人,自然要比坐在车前,挥鞭赶车的人,舒适得多,但时间长了,坐在车厢里的人,又颠簸,又闷气,反不如赶车的人可以浏览景物,不易疲倦。

      方璧君坐的久了,她双脚麻木,忍不住移动了一下身子,举起粉嫩的玉掌,掩着朱唇,打了个呵欠。

      这是机会!

      金玉棠岂肯放过?他尽量放轻声音,温柔的笑着问道:

      “范姑娘原来没睡熟,坐在车厢里,实在太闷气了。”

      方璧君“唔”了一声。

      想和姑娘家搭讪,就是怕你不加理睬,只要你“唔”上一声,这就是有了反应,只要有反应,以后你就会开口。

      金玉棠自然懂得这门道理,他干咳一声,又道:

      “范姑娘可要把帘子卷起来,看看外面的景色?”

      方璧君冷声道:

      “不用。”

      果然开口了!

      金玉棠微笑道:

      “姑娘家出门,都喜欢坐车子,为的就是车上有帘,车帘垂下了,就不易被人看到花容月貌。”

      方璧君冷冷哼道:

      “谁说的?不是你干爹在洞外撒了麻人草,我才不坐这老牛破车,颠得人烦都烦死了。”

      金玉棠声音放得更柔和,说道:

      “在下说的只是一般女子,范姑娘巾帼英雄,女中丈夫,自是和一般庸脂俗粉,不可相提并论。”

      姑娘家十个有九个喜欢奉承,纵然心里厌恶其人,但奉承话,谁都听得进去。

      方璧君轻轻哼了一声。

      金玉棠又道:

      “范姑娘也不知道令兄去了哪里么?”

      方璧君听到他提起范君瑶,心中一动,突然回过头来,冷声道:

      “祁琪被你们掳去石城别府,我大哥是不是也被你们掳去了?”

      金玉棠道:

      “范姑娘这话从何说起,祁琪是点头华佗掳走的,他在出谷之时,被在下义父截住,派人送去石城,令兄却并未出谷……”

      方璧君睁着一双清澈大眼,奇道:

      “你怎知我大哥并未离开死谷?那么他人呢?”

      金玉棠道:

      “奇就奇在这里,在下听手下人说,和令兄同时在死谷失踪的,还有一个女子……”

      “还有一个女子?”方璧君身躯微微一震,目注金玉棠,问道:

      “那是什么人?”

      金玉棠道:

      “在下也不大清楚,听说是一个穿绿衣的姑娘。”

      方璧君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532-923.html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高大石崖上站着一个全身黑衣的人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这因为两人边说边走,并未掩饰行藏,对方弄不清来人身份。是以并未把他们看作敌人。  祝文辉抬目看去,只见右首一方高大石崖上,站着一个全身黑衣的人,衣袂在夜风中飘动,但却看不清对方面貌。  祝文辉同样不知对方来历,闻言略一抱拳,说道:“在下... - 2018-04-30
  • 第二十一章 弄巧成拙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这话听得在座之人,莫不感到惊异,萧梦谷上次在会场上被大家拿下,但因他究是一派掌门,不好难为他,等到折花门铩羽而归,才把他释放,并由各大门派予以警告,劝他从此不得再出江湖走动,他居然又赶到折花门来了!  杨文华道:“请他到大厅去待茶,本座... - 2018-04-21
  • 第二十一章 寿诞盛会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赶回赵府,只见剥皮猴徐永燮负手站在阶前,似在等候什么人,一见四人回来,立即迎了上来,含笑拱手道:“杨大侠、谢大侠四位回来了,敝少主听说四位昨晚出去,一晚未归,心中甚是焦急,今日一早,就命兄弟在这里恭候……”  杨继功未待他说完,连连拱手... - 2018-03-31
  • 第二十一章 盛世民立即转身面向北首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盛世民立即转身面向北首(护花门大门)高声喝道:“护花门、花字门两位门主,速来参谒圣母。”  丁仲谋也高声说道:“盛老哥,你还未回答在下问你的话,阁下口中这位圣母,究是何等样人?在下行走江湖,从未听人说过,要在下如何进去通报?敝门主设若问... - 2018-05-03
  • 第二十一章 龙虎二怪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不知她何以要向自己使眼色,但听她说到最后一句,忽然有一丝声音传了过来:  “不可和他硬接……”这句话,是以“传音入密”说的,但声音极弱,显然她只是初学乍练,虽能发音,却是内力不足。  楚秋帆不禁一怔,她要自己不可硬接,这是什么意思... - 2018-05-18
  • 第二十一章 铁城相会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玉面煞神此去非但不知悔改,反而苦研绝学,结果在昔日双残习功的铁城之外,发觉了穆存仪隐身彼处,数十年如一日,苦待良机……  这里是岳麓山中,地上围坐着双绝城主夫妇,和双星及闵家姑娘和老奇侠石承棋!  由石承棋概述当年穆家发生的恩怨事故,故... - 2018-05-27
  • 第二十一章 林姑娘指点迷津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目送她掠去的后形微微出了回神,就举步穿林而出。荆一凤急着迎了上来,问道:“表哥,那人呢,他要你到树林中去做什么呢?”  程明山心中有事,但又不便多说,只是淡淡一笑道:“没什么,他只是警告我们,不许再追踪他们,不然……会对慧通大师等... - 2018-05-24
  • 第二十一章 跑来了一只狐狸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就在这当儿,跑来了一只狐狸。  “你好。”狐狸说。  “你好。”小王子很有礼貌地回答道。他转过身来,但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在这儿,在苹果树下。”那声音说。  “你是谁?”小王子说,“你很漂亮。”  “我是一只狐狸。”狐狸说。  “来... - 2018-03-23
  • 第二十一章 一剑赢来一步移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她精神陡然一振,立即屏息凝神,伏着不敢稍动,因为像对方这等功力造诣的人,十丈以内,坠针落叶,无不清晰可闻,自己倘若稍露形迹,使对方警觉林中有人,突袭无功,赵兄弟伤势,就无人能治了。  路上那条人影在逐渐放大,走得并不甚快,但已可以辨认那... - 2018-05-06
  • 第二十一章 荒野草原回音出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虽然生性骄狂,但人却极端机智聪敏,这时他察言观色,已知袁丽姬和吴灵钟,并非擒走“虬龙公主”的同一路之人。  蓦在这时,大约半里之遥飘传来一声尖锐悠长的啸声!  岳凤飞闻得啸声后,转脸向驼矮二叟喝道:  “虬龙公主的八名神箭侍卫,已... - 2018-03-19
  • 第十一章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  “喔唷!一个崇拜我的人来拜访了!”这个爱虚荣的人一见到小王子,老远就叫喊起来。  在那些爱虚荣的人眼里,别人都成了他们的崇拜者。  “你好!”小王子说道。“你的帽子很奇怪。”  “这是为了向人致意用的... - 2018-03-21
  • 第二十一回 肩重任必须公忠能 治乱世岂可无约法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雍正皇帝迫于局势不得不作出让步,将苛刑竣法稍稍收敛,也将对诺敏和张廷璐的处分稍稍减轻。不过他的这种处境,这种心情,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接受和理解的。孙嘉淦出头反对,受到了方苞的教训,皇上也严厉地责备了他。孙嘉淦不言声了,可是,在一旁的田文... - 2018-12-17
  • 第二十一章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只见上面写了寥寥十几个字,那是:“初更在吕亭驿恭候侠驾,知名不具。”  史琬问道:  “大哥,他在信上写些什么?”  徐少华把手中信笺递了过去,说道:  “他约我初更到吕亭驿去。”  史琬、蓝如风看过信笺... - 2018-03-15
  • 第二十一回 吴月娘扫雪烹茶 应伯爵替花邀酒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至少人行。  话说西门庆从院中归家,已一更天气,到家门首,小厮叫开门,下了马,踏着那乱琼碎玉,到于后边仪门首。只... - 2018-10-05
  • 第二十一章 古墓逞残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卫天翔心头一怔,自己这柄松纹剑,前在成都因婉妹妹的长剑,被毒叟唐炎常削断,就给她使用,婉妹妹一直佩在身上,此刻何以又放置自己榻上,难道负气走了?  他一念及此,立即转身扑到对面南宫婉榻前,仔细一瞧,南宫姑娘的随身包裹,也已不见?她果然负... - 2018-05-29
  • 第二十一章 两个魔头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灰袍老僧,乃是少林监寺大智禅师,当今方丈大觉大师的师弟,在寺中身份极高,他因藏经阁屋顶被人震毁,闻警赶来,正好遇上江青岚等三人,由藏经阁出来,一时愤怒出手,不料立被人家震退,心头大愕。此时再经江青岚厉声叱喝,说什么少林寺所作所为,全是... - 2018-04-26
  • 第二十一章 议减租君臣论民政 吃福橘东宫起事端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张廷玉看着阿桂的背影,心中十分感慨,往日象他这样的官只是例行召见,略问一下职守情形就退的,今日接见,乾隆几乎没让阿桂说什么话,自己却推心置腹将心思全倒了出来。张廷玉到现在才明白,乾隆不肯放自己还山,并非不体贴,而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代替。思... - 2019-01-04
  • 第二十一章 愚太子临渴才掘井 明四哥未雨先绸缪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上深夜下旨,召见上书房大臣和大阿哥、三阿哥,要商议大事,他们当然是不能睡觉了。其实,这避暑山庄里,今夜不能睡觉的人多着呢。有的人就是想睡也不敢睡。谁呀?就是那位太子呗。刚才他和郑春华调情,正在兴头上,忽听窗外康熙皇上一声断喝,接着... - 2019-01-02
  • 第二十一章 水来急危及拦河坝 工未竣移民救大堤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陈潢目睹了于成龙办案,觉得又解气,又感慨,便叹了口气说道:“哦,看观察审理这两案,便知地方官不好做,清官尤其难做!”  听陈潢说得体贴,于成龙心中高兴,不禁也动了谈兴,叫人端过一杯水来喝了一口,说:“这算什么难,只要骨头硬,不向着富户、... - 2018-12-28
  • 第二十一章 敲山震虎捉拿逃犯 化整为零匿迹江湖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棠儿正在和内务府内监司堂官魏华理论。她是送睐妮子进宫选秀的,却被魏华挡在御花园外。本来,这魏华是庄亲王家的包衣奴才。睐妮子母女在魏家饱受欺凌十几年,若一旦进宫发迹了,后果不堪设想。因此魏清泰太太专门跑到允禄府见庄亲王福晋,说黄氏在府时许... - 2019-01-11
  • 第二十一章 惊流言福公谦和珅 秉政务颙琰善藏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这一夜福康安没有好睡,一直在想阿桂的信。他虽然专权独断,但却不是粗心人。信中别的话无所谓,什么西线军事已无堪虞之忧、皇上备行木兰秋弥,山东盗户安帖、无再反之思,这些都一览而过。他留心的只有两条,一条是台湾逆民林爽文毁家赈济当地福建人,建... - 2019-02-01
  • 第二十一章 聆清曲贫妇告枢相 问风俗惊悉叛民踪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福康安怔了一下,莫名其妙地打量这两个女子,只见小姑娘形容瘦弱,穿一件蜜合色枣花绸裙,上身水红滚梅边儿紧身偏钮褂,裙下微露纤足,缠得象刚出土的竹笋般又尖又小,瓜子儿脸上胭脂涂得略重,两道细眉下一双水杏眼倒是乎灵流转有神,两手搓弄着低头不敢... - 2019-01-27
  • 第二十一章 养性殿贤主慰凄情 纪才子草诏封夷女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听我说,”和珅像先生对小学生启蒙那样用手指点点桌面,“就算我收过你的礼,你敢这时候攀咬?你早做什么去了?我查出你的亏空,你就反攀!这是一层;还有,你送过别的大臣礼没有?你都把他们攀出来,万岁爷只能当你是条疯狗!你单攀我一个,别的大臣看... - 2019-01-28
  • 第二十一章 火焚玄女宫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两人跨上石阶,林仲达就低声道:“师弟,东门前辈、丁大哥、东方兄弟,武功都是极高的人,但都落到了玄女宫的手中,只怕另有缘故,等会见到宫主的时候,务必小心,当心她的诡计。”  楚玉祥一楞,点头道:“二师兄说得极是,我也这样想,以东门前辈的一... - 2018-06-02
  • 第二十一章 苦肉计周瑜打黄盖 回马枪道姑救帝师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夜访御茶房,探视挨了打的小毛子。小毛子一见皇上亲临,又惊又喜,又委屈,又惭愧,愣在床上不知说什么好了。  “是朕来瞧你。别动,你就躺着,打疼了吧?”  小毛子眼里放出光来。他是何等机灵的人,见康熙亲自来探视,心知今天挨的这顿打,其中... - 2018-12-27
  • 第二十一章 释冤狱铁丐感皇恩 伴学子婉娘恋师情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按照太皇太后与康熙的密旨,魏东亭来到天牢释放了查伊璜。在他的心目中,这姓查的应当是一位惊天动地的伟男子,待到见面,不禁大失所望。原来不过是个六十多岁干瘦的老头儿,两撇花白胡子分的很开,显得滑稽可笑。再加上不修边幅,潦倒肮脏。除因吴六一的... - 2018-12-23
  • 第二十一章 浩气疗伤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刚刚靠上萍乡县的码头,水柔清便惊喜地叫了二声,抢先跳到岸上,扑人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怀里:景大叔你莫非未卜先知么?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回来?  那中年人浓眉凤目,宽额隆鼻,五缕长髯衬得一张国字脸不怒而威。他相貌极有气度,却偏偏被一个少... - 2018-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