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顺生逆死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只听黑衣断臂老人大喝一声:“贱婢敢暗箭伤人!”

      双脚一顿,人随声起,纵身朝后殿扑去。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许庭瑶骤睹青袍人扑倒地上,正待伸手去扶,瞥见大伯父后心,端端正正插着一支黝黑短箭。他匆须多看,便已认出这是骷髅教一再逞凶的骷髅毒箭。

      许庭瑶但觉心头狂跳,把手中人皮面罩往地上一掷,俯下身去,翻过青袍人尸体,伸手撕去青袍人蒙面黑纱。浓眉、巨目、双额高耸,不是大伯父金刀褚世海,还有谁来?此时嘴角上还流着黑血,死状可怖。许庭瑶想起自己父亲死的时候,也是一这副模样,全身热血,几乎快要爆炸,虎的直起腰来,一双满布红丝的眼睛,望着银面公主,颤声喝道:“毕云英,你们骷髅教好歹毒的暗器,好毒辣的手段!你……还有何说?”是的,银面公主正是他一路以毕姐弟相称的毕姐姐。

      她被他这一声“毕云英”,叫得芳心猛懔,尤其是他那双快要喷出火来的俊目,隐射凶焰,一时身不由主的后退了半步。许庭瑶跟着逼进一步,大喝道:“许某今晚要替死去的三位老人家报仇……报仇!”七修剑一挺,猛向银面公主刺来。

      银面公主赶紧架住他剑势,急叫道:“许兄弟……”

      喊声出口,陡然发觉自己仓猝之间,竟然当着四名铜面香主,泄露了口风,再想改口,已是不及。许庭瑶右腕一收即挥,匹练缭绕,电射而出,口中喝道:“我不是你许兄弟,我也不听你的花言巧语!”银面公主看他出手凌厉,剑势极猛,被逼得连退两步,才以双股剑交叉压制住许庭瑶长剑,身子同时欺进,低喝道:“你怎地如此糊涂,还不快快住手,这箭不是我们的!”许庭瑶被她一下欺到身一刖,长剑也被她双剑夹住,不禁怒笑道:“骷髅箭不是你们骷髅教的,难道另外还有一个骷髅教不成?”银面公主双手一松,抬目道:“你没听你大伯父自称鬼王庄主吗?”

      许庭瑶收回短剑,冷笑道:“你是说鬼王庄假冒的了,我大伯父既是鬼王庄主,难道会假造了你们的骷髅箭要手下去害死自己之理?”银面公主道:“我虽然说不出其中理由,但你不妨冷静想想,我们是得到消息,有人企图劫持与会之人,嫁祸本教,这批人,就是以你大伯父为首的鬼王庄……”她目光盯着许庭瑶,但许庭瑶并没作声,于是接着说道:“以方才的情形而论,你大伯已被我圈在双剑之下无法脱身,鬼王庄那个总管也已被祁老制住,如果不是你突然现身,他们还不致于死……”许庭瑶回目瞧去,原来那灰衣矮瘦老人背上也插着一支黝黑毒箭,忍不住道:“此话怎说?”银面公主道:“这还不简单?我圈住你大伯父,只不过想逼他取出解药而已,这一次行动,他们虽然失败了,但仍无碍他们大局。至于你的出现,认出鬼王庄主就是你大伯父,对他们的阴谋,也许会全部揭穿,因此不得不杀人灭口,牺牲这两个人的性命。”许庭瑶心中暗想,她说的确也大有可能,这就问道:“你认为这凶手是谁?”银面公主笑道:“你没瞧到这殿上少了一个人么?”

      许庭瑶被她问得一楞,举目瞧去,殿上丐帮帮主李剑髯和昆仑一鹤陆狷夫两人,正在俯着身子仔细察看地上横七八竖倒地的人的脉腕,追云丐阎子坤和哼哈二将,一齐站在边上。

      骷髅教四位香主却围在自己和银面公主四周,八道眼光,只是瞪着自己直瞧。果然少了一个人!那青衣少女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的走了。

      许庭瑶冷冷一笑,道:“公主的意思,是说发射毒箭就是那个青衣少女了?”银面公主道:“自然是她!”

      许庭瑶道:“公主知道她是谁?”

      银面公主道:“听你的口气,好像认识她?”

      许庭瑶道:“不错,她就是我大伯父金刀褚世海的女儿褚璇姑,天下会有女儿伯父亲泄漏机密,杀以灭口的道理吗?”银面公主楞了一楞,道:“这就奇了……”

      这时丐帮帮主李剑髯直起腰来,抬头道:“陆兄,看来这些人心神被迷,短时内无法清醒,可惜敝帮百毒丐不在此地,如若有他在此,当可瞧出是中了什么恶毒药物……”昆仑一鹤道:“贵帮戚长老现在何处?”

      李剑髯并没有回答,立即朝追云丐阎子坤吩咐道:“阎长老远去分舵,传下信鸽,要戚长老日夜兼程,三日内赶来二郎庙。”阎子坤应声道:“属下遵命。”

      躬身一礼,便自匆匆离去。

      丐帮帮主转过身来,朝银面公主拱拱手道:“今晚之事,老朽也深感怀疑,鬼王庄主既是齐鲁三义之首的金刀楮世海,足见其中必有隐情,不知许小兄弟方才可曾看清,那青衣少女真是他的女儿吗?”许庭瑶抱拳道:“她确是在下大伯父的女儿漩姑,在下绝不会看错。”

      刚说到这里,只觉疾风飘来,黑衣断臂老人满脸愤怒,从檐头飞落。

      银面主急急问道:“祁老可曾追上贼人?”

      黑衣断臂老人躬身道:“老奴无能,没有追赶得上。”

      说到这里,立即补充道:“那贱婢身法极快,老奴追出之时,她正向岭后逃去,老奴自然不肯放过,那知他们在岭后还伏有高手,老奴和那人对了一掌,一步之差,终于被他们逸去。”他虽没说出了一掌的结果,但言外之意,至少并没沾到丝毫便宜,也许还吃了些亏。

      银面公主吃惊道:“江湖上能接得住祁老一掌的,为数已是不多,你可想得出这人是何路数?”丐帮帮主李剑髯和昆仑一鹤听她口气,似乎这黑衣断臂老人大有来历?。黑衣断臂老人目光一掠,忽然低下头去,道:“这个……老奴也想不出来,唉,天下武林,像老奴这点能耐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即以此人来说,武功也并不在老奴之下。”他说话之时,用手指躺在地下的灰衣矮瘦老人。

      他这一举动,显是言不由衷,也许是有许庭瑶等人在场,不愿实说,故意扯开话题,这一点,除了许庭瑶,丐帮帮主和昆仑一鹤何等经验,自可听得出来。

      黑衣断臂老人话声一落,忽地一步掠近灰衣人身侧,仔细打量了一阵,尖声道:“秦大寿?是巴东一怪秦大寿!”

      他这一嚷,连丐帮帮主和昆仑一鹤都听得一怔!巴东一怪秦大寿在二二十年前,已是黑道中大有名头的独行剧盗,论资格武功,都在金刀褚世海之上,怎会投到鬼王庄去当一名总管?

      银面公主转过脸来,朝许庭瑶道:“现在你总听清楚了,用毒箭杀死你大伯父和巴东一怪的,就是你认为是你大伯父女儿的人,她一再使用骷髅毒箭,自然另有图谋,此事即使许少侠不问,敝教也绝难放过,稍假时日,定可还你公道。”

      许庭瑶还没开口,只听她以“传音入密”说道:“许兄弟,你相信我,毕姐姐就是粉身碎骨,也不会欺骗你的,可惜你没听我的话,留在许昌,以致惹出许多事来。”说到这里,忽然从袍中取出一份密封信东送了过来,一面说道:“许少侠,这是我养父遣人送来的亲笔函,要我当面交给你的。”许庭瑶并没有立时去接,抬目道:“你义父是谁?”

      银面公主道:“我义父就是敝教教主。”

      许庭瑶冷笑道:“在下和贵教教主从未谋面,他为什么要遣人送信给我?”说着,伸手接过信柬,正要开折。

      银面公主急忙拦道:“义父曾有交待,此信只许许少侠一个人拆看。”

      接着又以“传音入密”说道:“今晚黎明前,你在鸡公山顶上等我,千万不可忘记。”

      许庭瑶瞧她目光,隐隐流露出焦灼之色,不由微微点了点头,把信收入袖中。银面公主转身朝丐帮帮主和昆仑一鹤拱拱手道:“帮主,陆大侠请恕本座要先走了。”昆仑一鹤急急喝道:

      “公主且慢,老朽想请教公主可知鬼王庄在什么地方?”银面公主道:“敝教也正在追查之中,目前无可奉告。”

      李剑髯抱拳道:“今晚多蒙公主和四位香主解围,老朽代表五派一帮,敬致谢忱。”银面公主淡淡的道:“帮主言重!”

      四名铜面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77-959.html - 2018-05-18
  • 第九章 弦歌难寄聚牢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擎风侯府的会客厅是一间狭长形的大屋,宽不过丈余,长却有十余丈。房屋以木衬隔铁板所制,接缝处牢牢笋合,十分坚固。屋内无窗,密不透光,只在厅心点着数支烛火,将厅中照得明亮,厅里侧却显得十分昏暗。  擎风侯坐在最里面的虎皮椅上,灯火映照下只看... - 2018-06-18
  • 第十九章 激昂共结金兰契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那中年人来到店外一处僻静地方,细察无人跟踪方开口一笑:洛阳一别后,竟能在此处相见,看来小弟与许兄实在是缘份不浅啊。  中年人一哂:我化装成这个模样,本以为要让苏兄费些周折,想不到竟一眼便认出了我。  苏探晴微微一笑:许兄易容术何... - 2018-06-18
  • 第二十九章 浩气莫遣弹剑歌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宜秋楼内,苏探晴扶着郭宜秋渐渐冰冷的尸体,一时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这突发局面。他虽本为刺杀郭宜秋而来,但昨夜才与郭宜秋在弄月庄中相见,极敬这位老人蔚然仁厚、心机缜密,却万万料不到如今竟已横尸于此,心中的震惊实难以用言语形容。  苏探晴心念... - 2018-06-19
  • 第十二章 谩怀相忘江湖盟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本晦暗的天空仿佛更加阴沉,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集中在辞醉剑的剑锋上。  那是不计生死成败、石破天惊的一剑,没有任何变化和后着,只有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卫醉歌那一股勇往直前、果敢坚决的气势,令重达五十多斤的辞醉剑在这刻仿佛已不仅仅... - 2018-06-18
  • 第十章 不共戴天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心头一震,褚璇姑愤怒的道:“你胡说,我爹和许三叔义共生死,岂会:……”  青衣女郎没待她说完,冷冷的道:“小姐,我一点也不胡说,不但许占奎是你父亲暗下的毒手,就是铁拳姜全也是他杀害的。”  褚璇姑尖叫道:“我不要听,许大哥,她说的... - 2018-05-18
  • 第十二章 石城赴约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心愿已了”!  这四个字不是已经明白告诉两人,他——蓝袍道人,就是毕云英的父亲司马长春了吗?  许庭瑶怔怔的道:“果然是师父他老人家!”  毕云英一下扑到拜台之上,哭道:“爹啊!你为什么不止同当面认我这个苦命的女儿呢?  爹啊,你可是... - 2018-05-21
  • 第十一章 守株待兔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因阮大哥密柬上也是叫自己住到竹楼上去,这就不再犹豫,举步朝竹楼上走去,到了尽头,然后用银钥开启小锁,缓缓推开木门。  站在竹梯下面的苍猿,抬头仰望,直等他打开木门,口中发出欢呼,突然长啸一声,掉头飞跃而去。  许庭瑶并没去理会它,... - 2018-05-21
  • 第九章 涪陵惊变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双铁鞋制作巧妙,使用便捷,许惊弦穿着它登壁越崖如履平地,毫不费力,不多时便已上得崖顶。  寒风劲凜,吹得山顶上千年不化的积雪纷舞,眺目望去,四周皆是白茫茫一片不见尽头。许惊弦并不急着离开,找了一方大石坐下,任由夹杂着碎雪的冷风拂在发烫... - 2018-06-14
  • 第九章 张敬之只感到浑身飘飘然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出得雅风楼,张敬之只感到浑身飘飘然似欲乘风而起,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成功的喜悦了,他三步一摇地拐进了离雅风楼不远的鸿运大赌坊。这里的档次不亚于雅风楼,它是杭州城数一数二的豪华赌坊。  张敬之一边与赌坊的伙计打着招呼,一边登上二楼,径直闯进... - 2018-06-09
  • 第九章 同行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宋代官窑青花瓷瓶一对!底价一千,每次加价一百两!”高台之上,白衣少年高声报出了拍卖物的底价。这里是成都郊外的桃花山庄,一个巴蜀上流人物才能出入的场合,一个有着多种功能的奢华之地。  青花瓷瓶很快就有人拍走,执拍的少年拍拍手,两个壮汉立... - 2018-06-12
  • 第九章 破城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避雪城下,一片火海。  箭支如雨点般的在空中飞舞,浇上油点着火的滚木从城墙上抛下,压过几个攻城的士兵后,又重重撞在城外临时搭建起的箭塔上,巨大的石块从城内的掷石机中弹射向高空,砸落在城下黑压压的人群中  一个又一个士兵从高高的城墙上落下... - 2018-06-20
  • 第一章 约而不会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三年了,这三年来,江湖上平静如恒,并没有发生过惊人事故;但江湖上的人,谁都有一种感觉,江湖上定然发生了一件不平凡的事故!  那是因为这三年来,在江湖上夙负盛誉的五派一帮,不仅门下弟子,几乎全体出动,甚至连平日很少在外面走动的人物,也时常... - 2018-05-18
  • 第六章 盛会前夕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心头一惊,但看为首侍婢,目光只是朝着右侧树林发话,并非对着自己这边,心想:也许有人藏身林中?正想之间,瞥见一条人影从林中飞出,落到盆地之上,冷峻目光,向四周一扫,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许庭瑶凝目望去,只见来人一身青绸劲装,... - 2018-05-18
  • 第七章 旧事重提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含愤出手,这一掌,几乎用了八成力道,但觉一股暗劲,像潮水般透掌而出,连自己都有遏止不住之势,掌风呼啸,直撞出数丈之远。  黄衫少年的一缕指风,立被击散,消失无形。  场中群豪,因不曾瞧到黄衫少年点出一指,只看到许庭瑶平空挥出一掌,... - 2018-05-18
  • 第八章 不测风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一片辽阔的山野。  一条荒凉的古道。  此刻显然还只是申牌时光,但云气四合,天色逐渐乌黑。  忽然一道闪电,划破荒野,隐隐雷声,从云端传来。  古道上,正有三个老和尚,飘然而行,急着赶路。  他们正是刚从九里关参与无名宴之后,急于赶回山... - 2018-05-18
  • 第五章 子午银钉逞绝技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她这“子午银钉”,原是透骨子午钉脱胎而来,江湖上一般透骨子午钉,长约三寸,粗如笔杆,分淬毒与不淬毒两种,但“子午银钉”却仅有二寸来长,钉身略呈扁形,用上等缅铁精制,色如亮银,这种暗器完全用腕力指劲发射,练到家时,当真随心所欲,疾逾闪电,... - 2018-05-18
  • 第四章 新月修罗刀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但见红衣人已仆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右肩头赫然钉着一支乌金短剑!不,他背后还有一道尺许长的创口,鲜血直冒,最奇怪的是整个身子,像泄了气一般,皮肉全都瘪了下去。  布衣少女敢情从没杀过人,这时手上握着两柄月牙银刀,站在那里,怔得目瞪口呆... - 2018-05-18
  • 第二章 重重疑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迅速掠到坟前,趁着月色,俯身一瞧,两座坟前,各立着一方石碑!右首碑上镌着“金刀褚世海之墓”。  左首一碑,赫然是“铁掌姜全之墓”,几个大字。  二伯父果然也遭了毒手!  许庭瑶自小对大伯父只跟父亲来过几次,因他生相严厉,很少和后辈... - 2018-05-18
  • 第三章 座上佳宾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随着钱青青进入堡中,只觉这座广大宅院,除了门前站着的几个黑衣大汉,从大门,二门直入大厅,竟然始终不见一人!  此时天色业已微黑,愈显得宅院阴沉广阔,生似久已无人住的旷宅一般,心头禁不住犯疑。  钱青青却并不理会,领着他穿越大厅,折... - 2018-05-18
  • 第二十一章 明争暗斗各施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转眼已是三天后。隆中城西郊有个小山岗,当地人为了纪念诸葛武侯,起名为卧龙岗,岗上有一方阔达千尺的平地。一大清早,振武大会便在此处如期召开。  三人早早来到会场,都各挑了一张适合脸型的人皮面具戴上。那面具设计精巧,上面还以细针刺有无数小孔... - 2018-06-18
  • 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 - 2018-06-18
  • 第二十章 昔日血仇今犹痛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三人结义已毕,俞千山早听江湖传闻说苏探晴替摇陵堂出使炎阳道之事,此刻看他与擎风侯义女同路,自然不假。问起来才知道要相救顾凌云的内情,俞千山道:二弟敬可放心,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相救顾凌云之事大哥义不容辞,待振武大会一完,我便与你们同去... - 2018-06-18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二十三章 笛掌纵横定盟主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俞千山一剑得手,勃哈台大叫一声,肩插阔剑踉跄退开十余步,一跤坐倒在地,他生性硬悍,欲要起身再战,不料剑锋透肩后余劲未消,剑柄复又重重撞击在伤口上,这一下附有俞千山的真力,勃哈台再也禁受不起,喷出一大口鲜血,萎顿在地。他虽是戴着人皮面具,... - 2018-06-19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二十八章 惊灭青灯宜秋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变生不测下,眼见苏探晴将要跌入水塘中。但他早有准备,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苏探晴在空中强提一口内气,腰腹用力翻个跟斗,变得头下脚上倒落而下。右手食指探出,正点那尚未沉入水中的断木桩上,这一下用力极大,木桩立时断为数截,凭此一点之力顿住下落之... - 2018-06-19
  • 第十六章 相逢欢醉且从容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酒楼内众人都看出沈思剑避战之心,虽仍是招呼他来自家桌前,却已远不及初时的热情。沈思剑暗松一口气,亦无心再逗留,匆匆作圈打个揖,勉强留几句场面话,挥手离去。  苏探晴留意沈思剑说起大会二字,知道必是那振武大会,却仍不知在何地召开。寻思既然... - 2018-06-18
  • 第二十七章 箫管弄月竹摇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几经努力,总算将林纯体内紊乱的真气收住,解开她的穴道任她沉睡,自己亦大感疲惫,再运功调理一会,虽是精神恢复,但腹中却是饥饿难忍。算起来两人已被困近一日两夜,这里仅有清水并无食物,若不能尽快找到出路,等到体力耗尽后更无生望,如今只怕... - 2018-06-19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第二十五章 气慑千军杀手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听柳淡莲道出梅红袖下盅的隐情,苏探晴大觉震憾,二人各怀心事默然相对。柳淡莲低头沉思,不时长吁短叹,苏探晴失手被擒,还被种下了附骨难弃的凝怨盅,本是心生怨意,但见柳淡莲对梅红袖倒不失一片真情,不由对她为人略生好感,低声道:请柳谷主放心,无... - 2018-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