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越林追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此念一生,登时运集“般若神功”,一声长啸,不退反进,左手雷印,左手剑诀,迎着太白神翁剑光,蓦然撞出!这是“大乘伏魔法藏“中佛门无上神通“大雷音掌”,他出道江湖以来,还从没用过。

      只听“轰”然一声过处,太白神翁一片剑光,立时被震得火星四溅,手上长剑,化作片片顽铁!一个高大身子,跄踉后退了七八步,脸色苍白,摇摇欲倒!

      两边这许多一代高手,全被这一声旱天焦雷,震得纷纷住手,没有一个看清楚梅三公子是用什么手法把他击败!

      太白神翁微一定神,蓦地仰天一声裂帛惨笑,向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等人拱手说道:

      “各位道兄,兄弟技不如人,九幽妖党盂兰之会,兄弟参与与否,无关重要。华山一派,不雪今日之辱,决不再在江湖露面,兄弟就此告退!”说到这里,突然嗔目喝道:“姓梅的,三年之后,老夫再找你算帐!”

      梅三公子剑眉直竖,敞声笑道:“老匹夫,你不改狭小气量,三十年后,找我梅君璧,又复何用?”

      太白神翁气得浑身打颤,冷嘿一声,突然往山径上如飞而去!

      这一阵工夫,当真说来话长,其实只不过是一瞬间事,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等人,一见双方各走极端,要待出声拦阻,都嫌不及。

      梅三公子却不理会,忽然回身向孙存仁道:“老伯怎地连小侄也不认识了?”

      孙存仁双目一瞪,呵呵笑道:“小子,你方才这手‘大雷音掌’,佛门绝学,确实不凡,可惜怎会投身在九幽教下?”

      “大雷音掌”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皓首上人等一代宗师,还不知梅三公子使的竟是武林中只有传闻的佛家降魔绝学“大雷音掌”。此时经孙存仁一说,不由心头各自大为惊凛,这少年竟然身怀此等旷世无俦的武功!

      尤其孙存仁后面几句,他和九幽门的人沆瀣一气,阻挠自己一行归路,竟还硬说自己等人,是九幽一党。瞧他这种口气,分明也是应约赴会之人,凭他的武功见闻,还会被九幽教迷失心神,加以利用。那么自己一行,当真危机四伏,看来盂兰大会,倒真是武林中的一场大劫呢!

      却说梅三公子听孙存仁如此说法,即忙扬声道:“老伯,小侄是梅君璧,你仔细想想……”

      “梅君璧?”孙存仁听得微微一愕,茫然问道:“谁是梅君璧?你……?”

      他说到这里,红灯夫人早已笑吟吟的闪到面前,娇笑道:“孙老英雄,你怎地健忘起来了?今媛孙湘莲呢?你找到了没有呀?”

      她这么一问,果然立时生效!

      只见孙存仁楞楞的沉思了一会,睁目问道:“孙湘莲!她……她在那里?”

      梅三公子瞧他虽被迷失心神,但提起爱女,似乎已稍微回复了一些知觉,心中一喜,方想开口。

      蓦听林中突然呼起几声阴沉的啾啾之声!鬼叫乍起,方才被“大雷音掌”震得停下手来,木立一旁的四个黑衣蒙面人,突然齐声低吼。四条人影,疾如闪电,往梅三公子和红灯夫人身前扑来!

      孙存仁也怒喝一声,双掌扬起,十缕劲风,夹着丝丝啸空之声,宛如十支利簇强弩,激射而至!

      梅三公子心中一动,暗想原来林中还隐匿了九幽妖党,暗中指挥!就在他心念一转之际,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皓首上人、泰山磐石堡主等人也正待出手接应。

      红灯夫人早已一声娇笑,长剑出匣一道银虹,拦在四个黑衣人前面!

      梅三公子急叫道:“老伯,你快冷静想想,你是被九幽妖人用毒药迷失了本性……”

      一式“浮光掠影”,打右飘出,避开孙存仁来势!身如电射,右手长袖,“般若神功”,往近身一个黑衣人拂去!

      “吭”!那黑衣人闪避不及,闷哼一声,手上缅刀,呛的一声被震飞出去,身躯也立时震退!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响处,天一大师左腕微抬,趁机弹出“一指禅”,把黑衣人点住要穴。

      玄清真人长剑一挥,敌住一个使亮银鞭的,泰山磐石堡石胜天一双开山掌,正好把另一个徒手黑衣人接住,他双掌呼呼,直把黑衣人圈在一片掌风中。红灯夫人一支长剑,也将一个使金刀的逼住。

      天一大师、皓首上人却手拄禅杖,和崔氏姊妹、六绍三娇等人,站在一旁,袖手旁观。

      只有梅三公子并没和孙存仁动手,在劲疾的罡风之下,东闪西躲,心头这份焦灼,真是有苦难言!自己仗着“般若神功”护体,固然可以从容应付,但孙伯父中了九幽妖人迷药,状类疯狂,像是豁出老命似的,一掌接着一掌劈出,凌厉之极。要是一旦真力耗尽,他身中剧毒,岂非……”

      梅三公子越想越急,剑眉微皱,一时当真想不出一个妥善之策。除非能趁隙点住孙存仁穴道,才好用“旃檀神功”祛除他身上之毒!一念及此,立即改变身法,乘机还手。

      此时另外三个黑衣蒙面人,也全落下下风。

      蓦地,树林中啾啾鬼叫,突然大作!

      “丝”!“丝”!两声极其轻微的破空之声,由林中射出。

      天一大师静立一旁,耳目何等灵异,举目望去,只见两点黑影,正好由林内射出,往自己等人立身之处飞来。他一代掌门,见多识广,目光一瞥,已看清那两点黑影,极像江湖上常见的烈火弹一类东西。

      此处地形狭长,仄径之下就是千丈绝壑,火势一发,非同小可!心中一沉,猛喝一声,右掌连扬,两股劈空掌,迎着两点黑影劈出!

      黑点来势如电,被劈空掌一挡,在空中突然发出“波”“波”两声轻响!

      一大团滚滚黄烟,如霰如雾。立即散开。往众人头上,缓缓降落下来。

      天一大师瞧得心头大凛,大声喝道:“瘟皇弹!大家快快躲开!”

      喝声之中,双手上扬,紧接着劈出两股罡风!

      皓首上人那还怠慢,也立即出手,又连环往空中劈去!这两位佛门高手,数十年修为,内力何等雄厚,掌风所至,足以裂石开山。

      但此时四掌连发,狂飚疾卷,居然并没把滚滚黄烟震散,只是在空中停了一停,弥漫更速,眨眼工夫,已广及亩许,丝丝往下垂来!

      场中动手之人,经天一大师蓦地一喝,立即纷纷后退。

      梅三公子虽知“瘟皇弹”厉害,又怎舍了孙存仁而去,心中正在为难,蓦觉自己右臂已被人一把抓住,耳边响起娇笑之声:“小兄弟,还不快退?”

      梅三公子道:“红灯姐姐,那么孙老伯……”

      红灯夫人道:“快走,孙老英雄不碍事的!”

      黄烟已快挂到头顶了,弥漫之广,速度惊人!

      红灯夫人娇喝一声:“起!”她以数十年功力,硬把梅三公子拉起,其疾如风,横掠而去!说也真险,瘟皇弹黄烟已像缤纷璎珞,丝丝及地!

      刹那之间,这一条左为削壁,右临绝壑的狭径上,已被黄雾隔断,如帐如幕。

      玄清真人长眉微皱,连称“善哉,善哉!”

      大家检点人数,除了八名少林护法弟子,穴道受制,来不及抢救出来之外,连已被天一大师隔空用“一指禅”点住要穴的九幽妖人,也一同放弃!

      梅三公子俊目一转,突然咦了一声,惊道:“铁拐仙老前辈呢,他还没出来?”

      大家经他一嚷,果然发现一行人中,独缺了一个铁拐仙!

      玄清真人缓缓的道:“诸位勿急,铁拐道兄是追葛大侠去的,方才贫道等跃登上岸之际,树林中忽然跃出多人,群起拦击,其中赫然还有入云龙葛大侠在内!”

      松龄道人不由听得身躯一震,入云龙葛瑾以一面太极牌,一支金龙爪,威震西南数十年,武功之高,并不输于自己等人,怎会着了九幽妖人的道?心中想着,急忙问道:“道兄,葛大侠也是中了九幽妖人的迷魂之药?”

      玄清真人黯然的道:“谁说不是?他还和铁拐老儿动了手呢?后来林中突然响起一阵鬼叫之声,葛大侠似乎心灵受制,闻声立即往林中纵去,那时,贫道等人,正力敌那姓孙的老头和几个黑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304-920.html - 2018-01-14
  • 追踪白影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哇,好可怕!”嘻嘻兔边轻轻拍着胸脯边对走过来的咩咩羊说道。  “什么好可怕?”咩咩羊不解地问道。  “我刚刚经过那片小树林,看到有一个白影从空中一闪而过。吓得我冷汗直冒,不会是鬼影吧!”嘻嘻兔不无担忧地说道,“我以后都不敢一个人经过那... - 2018-06-09
  • 第二十四章 愁情凝怨重围陷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身法极快,又是起步在前,等苏探晴追上林纯时,只看到铁湔的身影远远没入一片山麓中。林纯却仍不停步地奔出,苏探晴见她气息紊乱神色大异往常,连忙拉住看似发狂的林纯,叹道:铁湔武功高强,你追上他又有何用?  他们已来到一片山林边,却再也难寻... - 2018-06-19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十四章 绮香荒野风微度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由于在汉水河边与那神秘的铁衣人耽搁一会工夫,待苏探晴与林纯赶到襄阳城时,已是深夜三更时分,襄阳城早是城门紧闭。  其时虽是太平盛世,但因四海未定,漠北的元末势力残存,东北女真部族等亦对中原虎视眈眈,所以襄阳这等中原重镇平日皆严防奸细,每... - 2018-06-18
  • 第十四章 相煎何急_山河_故事大全
  •   陆文定微微一震,许惊弦坦荡的神情与真诚的目光让他无法再口出讥讽之语。他佯作镇定,目光闪动,上下打量着许惊弦。  陆文定的父亲乃是媚云教开山教主陆羽的同胞兄弟,十年前妮云教叛乱,陆羽夫妇被手下杀害,唯一幼子下落不明,教主之位由陆羽的侄儿、... - 2018-06-15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三十四章 一招胜山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太君冷然道:“你们拦截老身,可曾想到过后果吗?”  钟子奇道:“咱们负责监视太君,不知道什么后果。”  “很好。”  太君气愤已极,沉笑道:  “老身也不管你们什么五剑六剑,触怒老身的人,都得死!”  手中鸠头杖一昂,陡然如风雷迸发,朝... - 2018-06-03
  • 第七章 对弈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城西的雅风棋道馆一向清幽雅静,不仅是文人墨客烹茶手谈的所在,也是名声在外的茶楼,尤其他天井中央那一口千年古井,水质甘洌,寒暑不涸,以其烹茶茶香醇正,因此不少文人雅士也多爱在这儿品茗小憩或以棋会友,相反一些慕名而来的江湖豪客或巨商富贾来过... - 2018-06-13
  • 第七十四章 捷足何人已杳纵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头道:“没有啊,他老人家赐晚辈乾坤金钱之日,晚辈还不知他就是乾坤一丐,当时他老人家只交代我务要妥藏,不可遗失,所以晚辈把它系在裤带头上的。至于到终南山来,他老人家也只说要找办件事儿,究竟办什么事?也没和晚辈说清楚,这张字条是三天... - 2018-05-13
  • 第五十四章 九幽沉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苦笑道:“那是四五十年以前的事,老要饭还在壮年,江湖上黑白两道许多高手,无缘无故突然暴死。从他们的尸身上观察,直到死时,全身气力尚在,没有一个是身负内伤,或者遭到任何攻击致死。而且这些人又都刀剑出鞘,似乎已经严为戒备,又并无动手迹... - 2018-01-14
  • 第四章 夜搏苍猊(2)_山河_故事大全
  •   童颜已走出几步,听到许惊弦的话,亦觉得没有没必要对不自己还小上五六岁的少年赌气,一时颇有些赧然。  他本就孩子气十足,但在许惊弦面前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回过头来哈哈一笑:“放心吧,我保证你决不后悔。一般人想见师父,我还不愿意呢。”  ... - 2018-06-14
  • 第七章 勾心斗角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明知此刻只要他袖手旁观,香公子便会被雪团砸中,但仅是稍一犹豫,天性里的侠义之念已令他不假思索地弃去长剑,探手抓住银链,奋力一带,已将香公子横拉硬扯地拽入洞中。雪团带着呼啸声落下,洞口的石门亦被砸落山谷。  两人连滚带爬地摔成一团,... - 2018-06-14
  • 第十四章 香炉石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一身武功,差不多已入化境,就在这一点之势,剑尖相接之际,陡然运集全身功力,透剑而出!  “叮”!一声清脆的金石交鸣。剑光突敛,银虹顿杳,两条人影,倏然分开!  双方观战的人,都不禁吓了一跳,定睛望去。  只见长衫飘逸的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四章 比酒更冽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下个月十七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  是师父一周年忌日。  更重要的不是我父亲的忌日,而是血雨门新任掌门即位的日子。方念儿一拢从鬓边落下的一缕秀发,轻轻笑道。  看着方念儿漠然的态度,胡狂歌忽觉得她很陌生,他想不透为何待自己如慈父般的方过雨... - 2018-06-16
  • 第四章 暗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幽暗的大堂上,司狱官翻看着卷宗,同时打量着阶下的囚犯,淡淡道:“原来还是个读书人。本官不管你过去是什么身份,到了这里就只有一个身份——人犯!还是那种终生服苦役的死囚犯。本官严骆望,忝为此地司狱,便是朝廷和皇上的代表。你们在本官和众差役面... - 2018-06-12
  • 第三十四章 象牙圆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从小跟爷爷岳麓老人长大,对于江湖上正邪各派,全都有个耳闻,可从没听过“九幽门”?她见对方单爪扬起,那知厉害?瑶鼻轻掀,也功聚左臂,掐个剑诀,要待迎着劈出!  梅三公子虽然缺乏江湖经验,但近月来连遭事故,已使他对江湖上的人物,知所警惕... - 2018-01-13
  • 第四章 满庭芳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一、*浊杯酒*  最先来到五剑山庄的不是将军府的人,而是一个老大。  江湖上的老大是这样的一种人  有酒要先喝下;有事要先动手;有小弟要先罩着;有刀子要先顶着;有麻烦要先... - 2018-06-21
  • 第四章 筹谋定计笑谈中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顾凌云,二十一岁,金陵府东北三十里紫心山凌云寨寨主,排名炎阳道座下五大护法之二。  身世:其父顾相明,昔日江南第一剑客,与江南刀法大家陈问风合称为解刀问风、剖胆相明的江南双侠,久负盛名。其母杜秀真,天山派掌门许太华末弟子。顾氏夫妇原隐居... - 2018-06-17
  • 第四章 困兽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铅帐低空中,夜幕在眼中层层翻涌,热风在耳边呜呜轰鸣。这片不过十几丛低矮荆棘林中,却有数点幽幽绿火忽左忽右闪动着,那正是狼群慑人的眼光。  红琴听人说起过,沙漠中的狼群极有耐性,后力绵长,若是在开阔地带遇见猎物,绝不贸然扑上,而是呼集同伴... - 2018-06-20
  • 第七章 刀客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打量着应声倒下的年轻人,金十两盘膝在他身边坐下来。只见他仰天倒在地上,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故似乎并不在意,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自己。金十两记得并没有点他的哑穴,但他却一言不发,既不求饶也不呼救。金十两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 2018-06-12
  • 第七章 倩影绰约灯市逢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段虚寸星夜兼程,待赶到洛阳城时,正值元宵节。  据自古传下的风俗,元宵节期间帝王亦要与民同乐,擎风侯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笼络人心的大好机会,一早就带人出府巡城。苏探晴虽是耽心顾凌云的安危,却也无法即时面见擎风侯,只得耐住性子,跟着段... - 2018-06-18
  • 第四十四章 紫凤飘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夕阳快要下山了,天际浮着绚烂的异彩,照得远近山头,好像抹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黄叶丹枫,相映成趣,阳春十月,确实富有诗意!  由三都往榕江的官道上,虽然荒僻,但道路还算平坦。  这时有两骑马匹,在斜阳古道上,得得跑来,前面一匹马上,坐着...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四周了无人迹,两匹健马踏破荒野的寂静,出现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中。领头的马鞍上,是个青衫飘飘的年轻书生,落后那匹枣红马上,则是个身形彪悍的魁梧汉子。二人旷野中勒住马,魁梧汉子忍不住问道:“公子,咱们来这里做甚?”  ... - 2018-06-08
  • 第四章 夜搏苍猊(1)_山河_故事大全
  •   多吉大奇,忍不住插嘴:“原来白玛有父亲?”  “‘难道你以为她是从石头上蹦出来的?’达娃脸上的笑意一闪而逝:‘那时,我与堂使在山头上发现,山坳中有一群不明身份正在追杀一个怀抱孩子的青衣汉子,他就是白玛的父亲,而怀中的白玛不过三四岁,那群... - 2018-06-14
  • 老子·道德经 第七十四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①者,吾得执②而杀之,孰敢?常有司杀者③杀。夫代司杀者④杀,是谓代大匠斫⑤,希有不伤其手者矣。[译文]人民不畏惧死亡,为什么用死来吓唬他们呢?假如人民真的畏惧死亡的话,对于为非作歹的人,我... - 2017-12-31
  • 第七十二章 以矛攻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接口道:“真是!要送死,还不简单?”  崔慧虽然碍着姐姐在侧,但那还忍得,也笑着说道:“你们是说那两个亡魂,急着要人家超渡去了?”  上官燕小姑娘,不知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在说着什么,惊奇的瞪着眼睛,方想问话。  蓦听太白... - 2018-01-14
  • 第七十一章 慎防奇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大家再一细瞧,太白神翁,皓首上人、松龄道人、早已走得不知去向。于文娴、上官燕和红灯夫人的五个侍女,却全被毒蜂螫伤,创口发黑,人也痛楚呻吟,萎顿的坐在地上。  飘渺仙子聂玉娇柳眉微皱,从身边取出一柄匕首,替中毒的人,放出毒血,敷上药末。 ... - 2018-01-14
  • 第七十五章 铁拐逞威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江湖经验何等老到,眼看入云龙葛瑾的突然转身,料想必定和这几声啾啾鬼叫有关,自己怎能忍看几十年交情的老友,心神被迷,受人使役?当下大喝一声:“葛老头,你往那里走?”  铁拐急点,身如箭射,直往林中窜入!  这片树林,虽然没有对崖黑森... - 2018-01-14
  • 第七十六章 剑底迷魂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自知形势不妙,一时之间,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那敢丝毫疏忽?但武功一道,总究不能有毫厘之差,铁拐仙已用尽全身可以使出的力量,和全套仗以成名的拐法,甚至竭尽所有经验与应变之巧,依然难以架得住对方凌厉掌势!  本来江湖上有一寸长,一寸强... - 2018-01-14
  • 第七十九章 互杀之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不!九幽教主阴笑起处,大家只觉眼前陡然一暗!  也不!大家眼前陡然一亮!  这到底是眼前一暗呢?还是眼前一亮呢?应该是两者相对。  原来九幽教主这声慑人心灵的阴森长笑响起,大家确实感到眼前一黑,但这一黑,只是刹那之事,紧接着眼前又忽然一... - 2018-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