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越林追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此念一生,登时运集“般若神功”,一声长啸,不退反进,左手雷印,左手剑诀,迎着太白神翁剑光,蓦然撞出!这是“大乘伏魔法藏“中佛门无上神通“大雷音掌”,他出道江湖以来,还从没用过。

      只听“轰”然一声过处,太白神翁一片剑光,立时被震得火星四溅,手上长剑,化作片片顽铁!一个高大身子,跄踉后退了七八步,脸色苍白,摇摇欲倒!

      两边这许多一代高手,全被这一声旱天焦雷,震得纷纷住手,没有一个看清楚梅三公子是用什么手法把他击败!

      太白神翁微一定神,蓦地仰天一声裂帛惨笑,向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等人拱手说道:

      “各位道兄,兄弟技不如人,九幽妖党盂兰之会,兄弟参与与否,无关重要。华山一派,不雪今日之辱,决不再在江湖露面,兄弟就此告退!”说到这里,突然嗔目喝道:“姓梅的,三年之后,老夫再找你算帐!”

      梅三公子剑眉直竖,敞声笑道:“老匹夫,你不改狭小气量,三十年后,找我梅君璧,又复何用?”

      太白神翁气得浑身打颤,冷嘿一声,突然往山径上如飞而去!

      这一阵工夫,当真说来话长,其实只不过是一瞬间事,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等人,一见双方各走极端,要待出声拦阻,都嫌不及。

      梅三公子却不理会,忽然回身向孙存仁道:“老伯怎地连小侄也不认识了?”

      孙存仁双目一瞪,呵呵笑道:“小子,你方才这手‘大雷音掌’,佛门绝学,确实不凡,可惜怎会投身在九幽教下?”

      “大雷音掌”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皓首上人等一代宗师,还不知梅三公子使的竟是武林中只有传闻的佛家降魔绝学“大雷音掌”。此时经孙存仁一说,不由心头各自大为惊凛,这少年竟然身怀此等旷世无俦的武功!

      尤其孙存仁后面几句,他和九幽门的人沆瀣一气,阻挠自己一行归路,竟还硬说自己等人,是九幽一党。瞧他这种口气,分明也是应约赴会之人,凭他的武功见闻,还会被九幽教迷失心神,加以利用。那么自己一行,当真危机四伏,看来盂兰大会,倒真是武林中的一场大劫呢!

      却说梅三公子听孙存仁如此说法,即忙扬声道:“老伯,小侄是梅君璧,你仔细想想……”

      “梅君璧?”孙存仁听得微微一愕,茫然问道:“谁是梅君璧?你……?”

      他说到这里,红灯夫人早已笑吟吟的闪到面前,娇笑道:“孙老英雄,你怎地健忘起来了?今媛孙湘莲呢?你找到了没有呀?”

      她这么一问,果然立时生效!

      只见孙存仁楞楞的沉思了一会,睁目问道:“孙湘莲!她……她在那里?”

      梅三公子瞧他虽被迷失心神,但提起爱女,似乎已稍微回复了一些知觉,心中一喜,方想开口。

      蓦听林中突然呼起几声阴沉的啾啾之声!鬼叫乍起,方才被“大雷音掌”震得停下手来,木立一旁的四个黑衣蒙面人,突然齐声低吼。四条人影,疾如闪电,往梅三公子和红灯夫人身前扑来!

      孙存仁也怒喝一声,双掌扬起,十缕劲风,夹着丝丝啸空之声,宛如十支利簇强弩,激射而至!

      梅三公子心中一动,暗想原来林中还隐匿了九幽妖党,暗中指挥!就在他心念一转之际,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皓首上人、泰山磐石堡主等人也正待出手接应。

      红灯夫人早已一声娇笑,长剑出匣一道银虹,拦在四个黑衣人前面!

      梅三公子急叫道:“老伯,你快冷静想想,你是被九幽妖人用毒药迷失了本性……”

      一式“浮光掠影”,打右飘出,避开孙存仁来势!身如电射,右手长袖,“般若神功”,往近身一个黑衣人拂去!

      “吭”!那黑衣人闪避不及,闷哼一声,手上缅刀,呛的一声被震飞出去,身躯也立时震退!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响处,天一大师左腕微抬,趁机弹出“一指禅”,把黑衣人点住要穴。

      玄清真人长剑一挥,敌住一个使亮银鞭的,泰山磐石堡石胜天一双开山掌,正好把另一个徒手黑衣人接住,他双掌呼呼,直把黑衣人圈在一片掌风中。红灯夫人一支长剑,也将一个使金刀的逼住。

      天一大师、皓首上人却手拄禅杖,和崔氏姊妹、六绍三娇等人,站在一旁,袖手旁观。

      只有梅三公子并没和孙存仁动手,在劲疾的罡风之下,东闪西躲,心头这份焦灼,真是有苦难言!自己仗着“般若神功”护体,固然可以从容应付,但孙伯父中了九幽妖人迷药,状类疯狂,像是豁出老命似的,一掌接着一掌劈出,凌厉之极。要是一旦真力耗尽,他身中剧毒,岂非……”

      梅三公子越想越急,剑眉微皱,一时当真想不出一个妥善之策。除非能趁隙点住孙存仁穴道,才好用“旃檀神功”祛除他身上之毒!一念及此,立即改变身法,乘机还手。

      此时另外三个黑衣蒙面人,也全落下下风。

      蓦地,树林中啾啾鬼叫,突然大作!

      “丝”!“丝”!两声极其轻微的破空之声,由林中射出。

      天一大师静立一旁,耳目何等灵异,举目望去,只见两点黑影,正好由林内射出,往自己等人立身之处飞来。他一代掌门,见多识广,目光一瞥,已看清那两点黑影,极像江湖上常见的烈火弹一类东西。

      此处地形狭长,仄径之下就是千丈绝壑,火势一发,非同小可!心中一沉,猛喝一声,右掌连扬,两股劈空掌,迎着两点黑影劈出!

      黑点来势如电,被劈空掌一挡,在空中突然发出“波”“波”两声轻响!

      一大团滚滚黄烟,如霰如雾。立即散开。往众人头上,缓缓降落下来。

      天一大师瞧得心头大凛,大声喝道:“瘟皇弹!大家快快躲开!”

      喝声之中,双手上扬,紧接着劈出两股罡风!

      皓首上人那还怠慢,也立即出手,又连环往空中劈去!这两位佛门高手,数十年修为,内力何等雄厚,掌风所至,足以裂石开山。

      但此时四掌连发,狂飚疾卷,居然并没把滚滚黄烟震散,只是在空中停了一停,弥漫更速,眨眼工夫,已广及亩许,丝丝往下垂来!

      场中动手之人,经天一大师蓦地一喝,立即纷纷后退。

      梅三公子虽知“瘟皇弹”厉害,又怎舍了孙存仁而去,心中正在为难,蓦觉自己右臂已被人一把抓住,耳边响起娇笑之声:“小兄弟,还不快退?”

      梅三公子道:“红灯姐姐,那么孙老伯……”

      红灯夫人道:“快走,孙老英雄不碍事的!”

      黄烟已快挂到头顶了,弥漫之广,速度惊人!

      红灯夫人娇喝一声:“起!”她以数十年功力,硬把梅三公子拉起,其疾如风,横掠而去!说也真险,瘟皇弹黄烟已像缤纷璎珞,丝丝及地!

      刹那之间,这一条左为削壁,右临绝壑的狭径上,已被黄雾隔断,如帐如幕。

      玄清真人长眉微皱,连称“善哉,善哉!”

      大家检点人数,除了八名少林护法弟子,穴道受制,来不及抢救出来之外,连已被天一大师隔空用“一指禅”点住要穴的九幽妖人,也一同放弃!

      梅三公子俊目一转,突然咦了一声,惊道:“铁拐仙老前辈呢,他还没出来?”

      大家经他一嚷,果然发现一行人中,独缺了一个铁拐仙!

      玄清真人缓缓的道:“诸位勿急,铁拐道兄是追葛大侠去的,方才贫道等跃登上岸之际,树林中忽然跃出多人,群起拦击,其中赫然还有入云龙葛大侠在内!”

      松龄道人不由听得身躯一震,入云龙葛瑾以一面太极牌,一支金龙爪,威震西南数十年,武功之高,并不输于自己等人,怎会着了九幽妖人的道?心中想着,急忙问道:“道兄,葛大侠也是中了九幽妖人的迷魂之药?”

      玄清真人黯然的道:“谁说不是?他还和铁拐老儿动了手呢?后来林中突然响起一阵鬼叫之声,葛大侠似乎心灵受制,闻声立即往林中纵去,那时,贫道等人,正力敌那姓孙的老头和几个黑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304-920.html - 2018-01-14
  • 第六十四章 竹石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聂玉娇被梅三公子说得粉脸一红,微微攒眉道:“梅公子过奖,小妹虽承义母亲炙,但用毒解毒,必须对症下药,目前不知九幽门用的是何种毒药,解救之方,极难预言。就是知道了,这种解毒药物,寻觅配制,也非短时期内立可办到。她说到这里,忽然好似想起一件... - 2018-01-14
  • 老子·道德经 第七十四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①者,吾得执②而杀之,孰敢?常有司杀者③杀。夫代司杀者④杀,是谓代大匠斫⑤,希有不伤其手者矣。[译文]人民不畏惧死亡,为什么用死来吓唬他们呢?假如人民真的畏惧死亡的话,对于为非作歹的人,我... - 2017-12-31
  • 第七十四章 你为何永远丢弃我们_圣经
  • 74:1神啊,你为何永远丢弃我们呢?你为何向你草场的羊发怒如烟冒出呢?74:2求你记念你古时所得来的会众,就是你所赎作你产业支派的,并记念你向来所居住的锡安山。74:3求你举步去看那日久荒凉之地,仇敌在圣所中所行的一切恶事。74:4你的敌人... - 2017-08-23
  • 第四章 嘴唇嚅动着的形状仿佛一个烙印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莺莺!  那嘴唇嚅动着的形状,仿佛一个烙印,刻在她的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永无穷止地回放着。而那两个温柔无限的吐息,便似一句最为恶毒的咒语。  不!  这一句当时没来得及出口的反驳,却也久久地,一直在她舌尖上打滚。  不,不是,不是我,... - 2018-09-22
  • 第四十四章 紫凤飘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夕阳快要下山了,天际浮着绚烂的异彩,照得远近山头,好像抹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黄叶丹枫,相映成趣,阳春十月,确实富有诗意!  由三都往榕江的官道上,虽然荒僻,但道路还算平坦。  这时有两骑马匹,在斜阳古道上,得得跑来,前面一匹马上,坐着... - 2018-01-13
  • 第三十四章 象牙圆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从小跟爷爷岳麓老人长大,对于江湖上正邪各派,全都有个耳闻,可从没听过“九幽门”?她见对方单爪扬起,那知厉害?瑶鼻轻掀,也功聚左臂,掐个剑诀,要待迎着劈出!  梅三公子虽然缺乏江湖经验,但近月来连遭事故,已使他对江湖上的人物,知所警惕...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香炉石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一身武功,差不多已入化境,就在这一点之势,剑尖相接之际,陡然运集全身功力,透剑而出!  “叮”!一声清脆的金石交鸣。剑光突敛,银虹顿杳,两条人影,倏然分开!  双方观战的人,都不禁吓了一跳,定睛望去。  只见长衫飘逸的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七十章 步步危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他提到瘟皇弹,只有“雌黄珠”可解,不由想起钻天飞鼠身边,不是正有一粒“雄黄珠”吗?要是有他同来的话,林中如果再有埋伏,也可不惧,可惜自己当时没有邀他。心中想着,对温如风后来的那一句,便尔忽略过去。  但正当温如风话声才落,林中... - 2018-01-14
  • 第七十四章 捷足何人已杳纵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头道:“没有啊,他老人家赐晚辈乾坤金钱之日,晚辈还不知他就是乾坤一丐,当时他老人家只交代我务要妥藏,不可遗失,所以晚辈把它系在裤带头上的。至于到终南山来,他老人家也只说要找办件事儿,究竟办什么事?也没和晚辈说清楚,这张字条是三天... - 2018-05-13
  • 第五十四章 九幽沉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苦笑道:“那是四五十年以前的事,老要饭还在壮年,江湖上黑白两道许多高手,无缘无故突然暴死。从他们的尸身上观察,直到死时,全身气力尚在,没有一个是身负内伤,或者遭到任何攻击致死。而且这些人又都刀剑出鞘,似乎已经严为戒备,又并无动手迹... - 2018-01-14
  • 第七十五章 铁拐逞威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江湖经验何等老到,眼看入云龙葛瑾的突然转身,料想必定和这几声啾啾鬼叫有关,自己怎能忍看几十年交情的老友,心神被迷,受人使役?当下大喝一声:“葛老头,你往那里走?”  铁拐急点,身如箭射,直往林中窜入!  这片树林,虽然没有对崖黑森... - 2018-01-14
  • 第七十九章 互杀之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不!九幽教主阴笑起处,大家只觉眼前陡然一暗!  也不!大家眼前陡然一亮!  这到底是眼前一暗呢?还是眼前一亮呢?应该是两者相对。  原来九幽教主这声慑人心灵的阴森长笑响起,大家确实感到眼前一黑,但这一黑,只是刹那之事,紧接着眼前又忽然一... - 2018-01-14
  • 第七十八章 盂兰大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他忽然双目注意着地下,沉思道:“照孙老哥说来,似乎这蒙面道人的师傅,还在暗中为盂兰之会,奔走策划,但听口气,似乎此人还和阴山三魔、勾魂律令,都有关连,不知此人到底是谁?从前和老偷儿最知己的,就算孙老哥的令师兄知机子,但他早已仙游多时了!... - 2018-01-14
  • 第七十七章 阴山之魔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孙姑娘瞧得心头一急,立即闪身过去,一把扶住,口中叫了一声:“爹……”  孙存仁心头清楚,孙姑娘这一急叫,脑门一紧,倏地睁开眼来,那双神光散漫的眼神,瞧着孙姑娘,老泪盈眶,颤声问道:“你……你……”  孙湘莲丢了长剑,一把抱住孙存仁,大声... - 2018-01-14
  • 第七十三章 危桥之争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岸上同时又是一声齐吼,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再次往岸下扑来。  松龄道人既惊又楞,也猛的双掌齐发,正待往上迎去!  太白神翁大声道:“道兄不可硬对,这桥承受不住!”一手拉了松龄道人,向后疾退三丈来远!举目望去,只见崖上八个灰衣僧人,好像排... - 2018-01-14
  • 第七十六章 剑底迷魂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自知形势不妙,一时之间,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那敢丝毫疏忽?但武功一道,总究不能有毫厘之差,铁拐仙已用尽全身可以使出的力量,和全套仗以成名的拐法,甚至竭尽所有经验与应变之巧,依然难以架得住对方凌厉掌势!  本来江湖上有一寸长,一寸强... - 2018-01-14
  • 第七十一章 慎防奇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大家再一细瞧,太白神翁,皓首上人、松龄道人、早已走得不知去向。于文娴、上官燕和红灯夫人的五个侍女,却全被毒蜂螫伤,创口发黑,人也痛楚呻吟,萎顿的坐在地上。  飘渺仙子聂玉娇柳眉微皱,从身边取出一柄匕首,替中毒的人,放出毒血,敷上药末。 ... - 2018-01-14
  • 第七十二章 以矛攻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接口道:“真是!要送死,还不简单?”  崔慧虽然碍着姐姐在侧,但那还忍得,也笑着说道:“你们是说那两个亡魂,急着要人家超渡去了?”  上官燕小姑娘,不知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在说着什么,惊奇的瞪着眼睛,方想问话。  蓦听太白... - 2018-01-14
  • 淘气的小鼹鼠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森林里住着一只鼹鼠,很淘气,经常在地里钻来钻去。  这一天他正在土里钻来钻去的时候,突然发现洞穴四壁上的土莫名其妙往下落,他的床好像在颤抖。他立刻想到了这也许就是妈妈说的地震,那么地面上的伙伴们知不知道这个消息呀?  小鼹鼠急忙钻出了洞... - 2018-09-18
  • 哪份雪糕先做好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夏天到了。小熊可高兴了。因为他又能吃到又香又甜的雪糕了。  在一个炎热的下午,小熊用平时积攒下来的零花钱一次买了五只雪糕,一气便吃了下去。  可是吃下去没多久,他便感到肚子有点不舒服,在喝了点热水后,他感到好了点,可是没过多久,肚... - 2018-09-17
  • 湖底的城堡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夜幕降临,黑夜里的星星怀抱着那烟雾般的云,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微风轻轻地吹,像柔软的手指在弹奏钢琴一样轻抚着树林。  公园长椅上的小希安静地发呆,她背着灰色书包,一只飞鸟飞过仿佛惊醒了她,小希这才发现天黑了,动作缓慢地站了起来,抬头看天,... - 2018-09-18
  • 锡壶失踪之谜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淘淘是一只小熊,他很顽皮,也很大胆。  有一天,淘淘在山林里觅食,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的便来到了护林员老王的小屋前。  淘淘跟老王并不陌生。还在淘淘很小的时候,老王就经常把从河里钓上的鱼放在河边,让淘淘吃,而吃饱喝足后的淘淘,高兴... - 2018-09-17
  • 蝴蝶公主和蜜蜂王子2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很久很久以前,在森林深处有一个美丽的蝴蝶谷,那里有一个蝴蝶王国。蝴蝶国王的王后为蝴蝶国王生个了很美丽的女儿——蝴蝶公主,蝴蝶国王高兴的不得了,但蝴蝶公主出生不久就得了一种怪病,这下可把蝴蝶国王和蝴蝶王后给急坏了。很多太医纷纷前来,又一个... - 2018-09-18
  • 金元宝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年轻人和一个年迈多病的老父亲相依为命。虽然生活的很贫穷,但父子俩感到很幸福。年轻人为了让年迈的老父亲每天都能吃到肉,补身子,经常去山林里捉一些野兔或野鸡之类的小动物,给父亲补养身子。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年轻人的老父亲的病... - 2018-09-18
  • 爱在心间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1、遭遇危险  一只翠鸟停歇在浅水边的蒲草上,她的一个翅膀正流着血呢。刚刚去水里抓小鱼时只听得“砰”地一声响,突然就感觉一个翅膀失去了知觉,她拼命地振着另一个翅膀才飞到这蒲草上。想着家里还有几个即将出生的宝贝蛋,在心里暗暗地告诫自己决不... - 2018-09-18
  • 勇气的力量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年秋天的一个夜晚,月黑星稀,冷风嗖嗖,我放学回家走在偏僻的乡间小路上。穿过一片浓密的树林,又是一片广阔的坟地。坟地里高低不平,磷火明灭,猫头鹰不时地嚎叫着。  我虽然学过鲁迅先生踢鬼的故事,不相信有鬼,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心发慌,腿发软,头... - 2018-09-18
  • 小狐狸的指挥棒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大早。小狐狸就在东翻西找,弄得屋里一片狼藉(láng jí)。  乐队的队员们早等在小狐狸的家门口了。他们有的、拿着号,有的拿着琴,等小狐狸来排练节目。  可小狐狸就是找不到他的指挥棒。作为森林乐队的指挥,小狐狸可离不了指挥... - 2018-09-18
  • 欹器的启示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孔子带着学生到鲁桓公的祠庙里参观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可用来装水的器皿,形体倾斜地放在祠庙里。在那时候把这种倾斜的器皿叫欹(qi)器。孔子便向守庙的人问道:“请告诉我,这是什么器皿呢?”守庙的人告诉他:“这是欹器,是放在座位右边,用来警戒自己,... - 2018-09-18
  • 一只蝴蝶停在我的耳朵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今天早上,一只很傻很傻的凤尾蝶停在我的耳朵上,我用手去轻轻拍它的翅膀,让妈妈在它身上吹气,可是无论我怎么使招数来驱逐它,它就是不飞走。  上学的时候,我以为大家会嘲笑我,我的耳朵上有只好大的凤尾蝶。“为什么不笑我?”同桌摸摸我的头,自言... - 2018-09-17
  • 上课捣乱,只是因为暗恋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初中期间我暗恋过一个女老师,她二十多岁,白白净净,清汤挂面的垂顺长发,有时候也会扎成一条马尾巴,无论扎上去还是放下来,都清秀得让我有些呼吸不畅。每次上她的课,我都会放下课外书很专心地捣乱,她被惹得真生了气,就会提高嗓门瞪着我喊一声“罗永... - 2018-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