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洋画与遗像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立冬过后,康家请来一位画师。

     
      杜筠青听管家老夏说,这是一位京城画师,技艺很高明,尤擅画人像。为避拳乱来到山西,大富人家争相聘了给尊者画像。

      杜筠青就问:“你们请来,给谁画像?”

      老夏说:“谁都想画呢,尤其三娘、四娘,最热心了。天天追着问我:哪天能给画呀?爷们中间,大老爷不理这事,三爷出门了,四爷也没说话,二爷、六爷可都乐意画。连家馆的何举人也想画,哪能轮上他!”

      杜筠青就说:“老太爷不是最尊师吗!何举人想画,就给他画一张。”

      老夏说:“哪能轮上他!连二爷、六爷都轮不上,哪能轮上他?”

      杜筠青问:“画师的架子就这么大,还得由他挑拣?”

      老夏说:“这画师倒真有些架子,但画谁不画谁,却不由他挑拣。是老太爷见都争着想画,就发了话:‘今年遭了天灾洋祸,外间生意大损,都节俭些吧。这次画像,就我与老夫人!别人等年景好了,再说。’老太爷发了这话,老爷们、夫人们都不敢吭声了,哪还能轮着他何举人?”

      杜筠青就说:“老太爷想画,他画,我可是不想画!你跟老太爷说,我不画了,省下一份,让给何举人。”

      老夏慌忙说:“这哪成?这回,老太爷请画师来,实在是仅为老夫人!”

      “为我?”杜筠青苦笑了一下。

      老夏说:“这是实情。自从老太爷到徐沟觐见了皇太后、皇上,回来就精神大爽,对什么也是好兴致,更时常念叨老夫人的许多好处。”

      杜筠青不由得冷冷哼了一声。

      “还时常念叨,这些年太操心外间生意,冷落了老夫人。半月前,一听说有这样一位画师给曹家请去了,就吩咐我:曹家完了事,赶紧把画师请回来,无论无何得请到!老太爷直说,这些年太疏忽了,早该给老夫人请个画师来,画张像,怎么就没顾上?你们谁也不提醒我?早几年,老夫人仪容正佳,很该画张像,怎么就疏忽了?所以,这次请画师来,实在是专为老夫人。”

      杜筠青又冷冷哼了一声。不过,自老东西见过当今皇上皇太后,是有些变化:对她有了些悔意,甚至还有了些敬意。可一切都太迟了!现如今,她既不值得他忏悔,也不需要他相敬了。给她这样的人画像?哈哈,也不怕丢你康家的人吗?她就说:

      “为我请的,我也不想画!我现在这副模样,画出来,就不怕辱没了他们康家?”

      老夏笑了说:“老夫人现在才越发有了贵人的威仪!”

      杜筠青瞪了老夏一眼,说:“巴结的话,你们随口就来。我可不爱听!”

      老夏说:“这不是我说的,上下都这样说。”

      “谁这样说?”老夏说:“三爷、四爷、六爷,三娘、四娘,都这样说。杜牧、宋玉,也常在老太爷跟前这样说。连那个何举人也这样说呢。”哼,真都这样说?别人倒也罢了,爱怎么说怎么说,三爷、六爷也会这么说?尤其是三爷,现在已经当了半个家了,会这么说?他这样说,不过是装出来的一种礼数吧。但她还是不由得问道:

      “三爷也这样说?”

      “那可不!三爷一向就敬重老夫人,自正月接手管了外务,提起老夫人,那更格外敬重了。”

      老夏这种话,谁知有几分是实情!

      杜筠青就说:“他们就是说我像皇后娘娘,我也不想画像。谁想画,趁早给谁画去!”

      今日老夏也有了耐心,她这样一再冷笑,一再拒绝,他好像并不在意,依旧赔了笑脸说:“

      老夫人,我还没跟你说呢!这位京城画师,不是一般画师,跟洋人学过画。画人像使的是西洋技法,毛发毕现,血肉可触,简直跟真人似的!老夫人你看……”

      老夏这才将手里拿着的一卷画布展开:一张小幅的妇人画像。这是画师带来的样品吧。

      杜筠青看时,立刻认出了那是西洋油画。父亲当年出使法兰西时,就曾带回过这种西洋油画。最初带回来的,当然是他自己的画像。头一遭看这种西洋画,简直能把人吓一跳。近看,疙疙瘩瘩的;远看,画布上的父亲简直比真人还逼真!母亲看得迷住了,要父亲再出使时,也请洋画师给她画一张。父亲呢,最想给祖父画张像。但洋画师画像,务必真人在场,一笔一划,都是仿照了实物下笔。母亲和祖父,怎么可能亲身到法兰西?再说,那时祖父已经去世。

      父亲只好带了祖父一张旧的中式画像,又请京城画师为母亲也画了像,一并带了去。用笔墨勾勒出来的中式画像,即便能传神,实在也不过是大概齐,难见细微处,更难有血肉之感。父亲倒真请法国画师,照着这样的中式画像,为祖父和母亲画了洋画像。带回来看时,不知祖父像不像,反正母亲走了样,全不像她。但画布上的那个女人很美丽,也很优雅。母亲说,那就是她。

      如今,父亲、母亲也跟了祖父,撒手人寰了。

      杜筠青见了这张西洋油画,不但是想到了故去的父母,想到了以前的日子,更发现画中的这个女人,似乎有什么牵动了她?这也是一个异常美丽,异常优雅的女人,只是在眼里深藏了东西。那是什么?不是令人心满意足的东西,心满意足也不需要深藏吧。也不是太重的伤痛。是凄凉?是忧郁?很可能就是忧郁。忧郁总想深藏了,只是难藏干净,露了一点不易觉察的痕迹。偏就是难藏净的这一丝忧郁,才真牵动人吧。

      “老夫人,这是一位难遇的画师吧?”

      杜筠青不由得有些动心了,说:“画这种西洋画,很费时吗?”

      老夏赶紧说:“这位画师技法高超呢,只照了真人打一个草稿,一两天就得了。精细的活儿,他关起门来自家做,累不着老夫人的。太费时累人,谁还愿请他?”

      杜筠青说:“那就先给老太爷画吧。”

      老夏说:“老太爷交待了,先请画师给老夫人画。他近来正操心西安、江南的生意,还有京津近况,静不下心来。老太爷的意思,是叫画师先专心给老夫人画。”

      老东西真有了悔意?可惜一切都晚了。

      杜筠青冷冷地说:“那就叫画师明儿来见我。”

      老夏显然松了一口气,满意地退出去了。

      康笏南从徐沟回来当日,即在老院摆了一桌酒席。也不请别人,说只为与老夫人坐坐,说说觐见当今皇上、皇太后的场面。叫来作陪的,只三爷、四爷两位。还说这桌酒席,全由宋玉司厨,是扬州风味。

      这可叫杜筠青惊诧不已。老东西这是什么意思?

      一向爱以帝王自况的老东西,终于亲眼见到当今的皇上、皇太后了,他心里欣喜若狂,那也不足为怪。自听说皇上皇太后逃难到达太原,他就一心谋了如何亲见圣颜。现在,终于遂了这份了不得的心愿,你摆酒席,也该多摆几桌,更该请些有头脸的宾客吧?只请她这个久如弃妇似的老夫人,是什么用意?

      杜筠青想回绝了,又为这一份难解的异常吸引,就冷冷应承下来:老东西葫芦里到底装了什么药?入了席,老东西是显得较平常兴奋些,但大面儿上似乎装得依旧挺安详。他说:“这回往徐沟觐见皇上、皇太后,在我们康家也算破天荒的头一遭。可惜当今圣颜太令人失望!所以,亦不值得张扬,只关起门来给你们说说。”

      三爷就说:“觐见皇上,毕竟是一件大事。老太爷又是以商名荣获召见,尤其是一件大事!应当在祠堂刻座碑,铭记此一等盛事。”

      老东西立刻就瞪了三爷一眼,说:“你先不要多嘴!我今日说觐见皇上情形,专为老夫人。你们陪了,听听就得了,不用多嘴。立什么碑!见了这种弃京出逃的皇上,也值得立碑?”

      

      专为老夫人!杜筠青听老东西在席面说这种话,真是太刺耳。她不由得就插了一句:“三爷也是好意。逃出京城了,毕竟也是皇上。”

      老东西倒并不在意她插话,变了一种昂扬的口气,接住说:“你是不知道,那皇上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638-925.html - 2018-01-21
  • 第十九章 卿本佳人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依照惯例,元宵节是圣上与民同乐的日子,皇城内宫前的几条大街旁早早站满了禁军。几声炮响,车辇鱼贯而出,领头者金盔金甲,手持丈二铁枪,胯下白马神骏非常,正是朝中大将军明宗越!四品以上的文武大臣按官职大小依次而行,随之... - 2018-07-01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十九章 矫龙破围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听宁徊风如此说,众人的眼光都不由落在那口古怪的箱子上。此厅本就不大,诸人座位相隔不远,中间又放上这么一口大箱子,颇显挤迫,更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诸人进厅时见到那箱子突兀地放于正中,便觉得其中定有文章,却委实想不透宁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2018-07-08
  • 第九章 罗彻敏当即就往暗道里跳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当即就往暗道里跳,却被阿夺玉给拉住了。  这里面的岔道太多了,他道:不要说你,就是我也没法弄清楚他是从那一个地方钻出来的。  他随即说起这些地道的来历,原来一半是人为、一半是天力。晖河城这边,一天春秋冬三季都是大风,挖地穴储物藏身... - 2018-07-15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九章 天机隐现_绝顶_故事大全
  •   听吴戏言说出如此奇怪的话,小弦怔了一下,心头暗暗算计:如果二十年后自己有一万两银子,也只须给他一两;如果发了大财,有一百万两银子,却要给他一百两,听起来似乎很多,但既然有一百万两银子的财产,一百两银子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吴戏言道:看起来... - 2018-06-30
  • 第九章 李夫人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陈默一阵狂喜,却觉得路儿骤然间将他抓得生痛。他不由得惊了惊,低下头去看她。只对视片刻,却已知她心中所想,那阵狂喜,便不知不觉散了。  这百还无根水,拿去给章钊,也喂他同样分量,只要抢得一口气来,我便能治好他们。妇人将瓶随手递与骆明仑,骆... - 2018-07-11
  • 第九章 九转回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笑望山庄的引兵阁内,和风轻拂,浓雾渐起。定世宝鼎的火势已弱,在茫茫雾气中更是映照得双方面色闪烁不定。  林青面罩寒霜,与登萍王顾清风正面相对,物由心与容笑风缓缓向左右移动,已成合围之势。顾清风虽只是孤身一人,却是掌握着杜四的生死。林青心... - 2018-07-10
  • 第九章 绑票津门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五爷五娘去天津时,戴膺极力劝阻过。天津卫码头,本来就不比京师,驳杂难测,眼下更是拳民生乱,洋人叫劲,市面不靖得很。偏在这种时候去游历,能游出什么兴致来?戴膺甚至都说了:万一出个意外,我们真不好向老太爷交待。哪能想到,竟不幸言中! ... - 2018-01-19
  • 第十九章 石屋思过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这一阵工夫,两人一前一后,宛如流星追月般的飞奔,业已转过几重山头,山径一直盘曲而上,不多一会,已经快要登上一处高峰的山颠。  小女孩在前面一棵高大的松树底下,停了下来。  只见她一张苹果小脸,已经跑得通红,连鬓发间也被汗水沾湿了,这一停... - 2018-01-25
  • 第十九章 酒楼双奇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麻绳可不像寒暑表上的玻璃管,两人贯注的内力,也不是寒暑表玻璃管里的水银,遇热上升,遇冷下降,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但两人,此时各把内力贯注到麻绳之上,这一情形却和寒暑表差相近似,一个稍一疏忽,另一个的内力,就乘虚逼进甚多,等到另一个全力... - 2018-01-28
  • 第十九章 献宝进身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唐翠娥领着云飞白越过一片石砌平台,朝正南一道朱红的门户走去,门额上写看‘赤天’二字。  只见从门内迎出两个身穿大红道袍的道人,看到唐翠娥,一齐躬身稽首,右首一个道:“三姑娘回来了,不知这位是什么人?可要小道通报么?”“不用了。”唐翠娥道... - 2018-01-29
  • 第十九章 李兰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兰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李光头和宋钢哭喊着,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爸爸死了。李兰的身体站立在那里像是被遗忘了,在这中午阳光灿烂的时刻,李兰的眼睛里一片黑暗,她仿佛突然瞎了聋了,一时间什么都看不见... - 2018-02-01
  • 第十九章 勾心斗角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方璧君站在暗陬,悄悄睁开了一线眼缝,往外望去!  只见当前一人正是歪头申公豹侯延炳,他一脸俱是得意之色,已在洞口三丈外停住,两道炯炯眼神,直向洞内瞧来。  他身后紧随着义子金玉棠,一身天蓝色长衫,腰悬长剑,虽然生得剑眉星目,英俊之中,显...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师仇如山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夏侯律喝声出口,倏然一掌,遥遥印去。  陆翰飞仇人对面,目眦欲裂,更不打话,右掌一拍,“先天真气”随掌而出,封住对方掌力。  两人所发的奇功真力,悬空一接,心头齐齐一震!  陆翰飞只觉对方掌力,与众不同,好像有一只巨大无比的手,向自己推...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危机隐伏_龙孙_故事大全
  •   眨眼之间,方振玉一人一骑,已经驰到面前,他稳坐在马上,脸含微笑,缓缓摇着摺扇,说道:“在下赶来,正有一事要和孙总镖头商量……”  他在笑,但笑得有些诡异,随着话声,翩然飘身落在地上。  人家已经下马了,孙伯达只好跟着下马,拱手道:“方少... - 2018-02-03
  • 第十九章 险中求败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耳中及时响起薛慕兰焦急的声音说道:“你不可和他力拼!”  锦袍少年一眼看到丁剑南被他掌力震得后退,机不可失,突然欺身扑来,双手如钩,一抓右肩,一抓左肋。他这一记原是拿捏极准,那知丁剑南退了三步之后,已经施展九宫身法,及时游走开去,右手长...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亦友亦敌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嘻嘻!那么小施主就先打发我们回去罢!”  灯心和尚故意套上了追风剑客和十二金钱,还连带把阴世秀才也拖到了一条阵线之上。  梅三公子缺少江湖经验,自然上了他的鬼当,果然目扫全场,朗声说道:“这个自然!”  十二金钱任龙平日狂妄成性,自诩...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小王子爬上一座高山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小王子爬上一座高山。过去他所见过的山就是那三座只有他膝盖那么高的火山,并且他把那座熄灭了的火山就当作凳子。小王子自言自语地说道:“从这么高的山上,我一眼可以看到整个星球,以及所有的人。”可是,他所看到的只是一些非常锋利的悬崖峭壁。  “... - 2018-03-22
  • 第十九章 由我而毁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问道:“后来呢?”  金嬷嬷道:“这一晃眼,已经二十年了,薛姑娘也因那次受了江氏的折辱,全心练武,但思念她女儿,也更殷切,她所以要创立折花门,而且摹仿‘拈花手’,创出了‘折花手法’来,用这手法向各大门派下手,主要就是为了逼那江氏出... - 2018-04-19
  • 第十九章 寻觅红线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身子悬空,心中忽然一动,趁着要落未落之际,往前抄出的右手,陡然向身后挥去。  离合神功原有接引和反弹之功,他满拟这一下,足可消卸吸力,那知事实上却大谬不然,离合神功向后挥出,好像在虚无飘渺之间,不着边际,而那股无形吸力,却依然牵着... - 2018-04-25
  • 第十九章 毕篙无法拒挡对方两人合在一起的内家拳掌_湖海游龙_故事大
  •   毕篙但觉身子一震,自己双掌之力,无法拒挡对方两人合在一起的内家拳掌,立即双手一招,收回掌力,飘然疾退出去数步之外。  铁伞天王卓无忌闻到一阵腥气,心头作呕,头脑昏眩,退后两步,人也晃了几晃。  地鼠胡光祖赶忙抢了出去,把他扶住。  九爪... - 2018-04-30
  • 第十九章 秋霜进来收拾碗筷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秋霜进来收拾碗筷,看他看得出神,不敢惊动,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丁少秋思索着九个身法变化,一面以手指代剑,比划点出去的剑势,有时也提吸真气,双足离地,在空中变换身法。  但试来试去,自己提吸真气,最多只能变换两式身法,而且在变换身法之... - 2018-05-03
  • 第十九章 化骨销形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听她说出自己四人,在她这里,一点也派不上用场,心中大是不服,暗道:“你只不过治好了谢大哥、杨大哥身上的蛊毒,就这般瞧人不起,哼,待会姓秦的妖妇若是赶上山来,我就出手让你瞧瞧。”  黑衣妇人虽替杨继功、谢少安治好了蛊毒,但她蒙头黑巾一... - 2018-03-30
  • 第十九章 连闯两剑阵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如今江湖阅历较深,看出老道人神色有异,心中暗道:“看来此剑必和他们无量剑派有什么纠纷,自己怎好说出是竺秋兰送的呢?”一面说道:“道长还未告诉在下,道长追问此剑来历,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封南山沉笑一声道:“贫道是...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许玉兰嫁给许三观已经有十年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玉兰嫁给许三观已经有十年,这十年里许玉兰天天算计着过日子,她在床底下放着两口小缸,那是盛米的缸。在厨房里还有一口大一点的米缸,许玉兰每天做饭时,先是揭开厨房里米缸的木盖,按照全家每个人的饭量,往锅里倒米:然后再抓出一把米放到床下的小米... - 2018-02-07
  • 第十九章 托塔天王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从湘西通往贵州的大路上,近日来接连出现了一批又一批的武林人物!  这一批又一批的人,只是一路急赶,瞧他们虽有前后之分,但似乎是有计划的行动,随时随地,都有人连络,互通声息。  如果有人守在路旁,仔细的认上一认,保证你会意想不到,大吃一惊... - 2018-02-28
  • 第十九章 神机妙算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花大姑淡淡一笑道:“这个么,贱妾听说王少侠精于剑击,钱少侠三位是王少侠同门,自然也精于用剑了。至于你金大侠,江湖上谁不知道宝鞭银刀金毛吼的大名,贱妾准备的没有错吧?”  王立文听的心中暗暗一惊,忖道:“自己和钱二赵三卓七是同门师兄弟,乃... - 2018-03-09
  • 第十九章 蓝如风心细如发观察入微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蓝如风心细如发,观察入微,他说的两件事,差不多全给他猜中了!  贾者二确实遇上了危险!  那是他们和徐少华别后,走了约莫三五里光景。  走在前面的三眼二郎王天荣在马上举目四顾,说道:  “二弟,就在这里吧!”  他话声一落,立即飞身下马... - 2018-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