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山前早已设重围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回头道:“道长最好把这刀藏起,跟在晚辈身后出去。”

      说到这里,从地上抬起一段较长的铁链,迅速递到一瓢子手上,低声道:“道长还是作个样儿,外面这几个人,由晚辈对付好了。”

      一瓢子微微一笑,果然把钢刀收起,接过铁练,在手腕上绕了一匝,仍似锁着铐链一般。一面故意大声喝道:“贫道是何等人物?你叫骆长庆、卜三胜前来见我。”

      赵南珩也故意央求道:“道长何苦和在下为难,卜总管骆堂主已在厅上恭候,在下奉上面差遣,上面没有交待,替道长开锁,在下实在难以作主,道长就委屈点吧!”

      一瓢子沉声道:“好,贫道就随你去见见他们……”

      两人这几句话,原是故意要让外面守护的人听到。

      因为赵南珩先前委称奉命检查来的,此刻忽然带着一瓢子出去,虽是先后不符,但他算定守护的人,瞧到一瓢子跟着他走出,定会上前查讯。

      等到他们走到身边,再行出手,总比老远就发出求援讯号要好得多,何况甬道上四个汉子,武功并不高明,自信足可一举把他们制伏。

      哪知就在一瓢子话声刚落,洞外突然响起一个阴侧侧的声音,接口道:“不用了,骆某和卜总管已经亲自来了!”

      那是骆长庆的声音!

      赵南珩心头方自一紧,急忙转过身去,但听“砰”然巨响,洞外铁栅业已随着阖上!接着只听卜三胜的声音在洞外说道:“嘿嘿,兄弟没想到武当派的人,胆子真还不小!”

      赵南珩听得心头大凛,事已至此,除了硬拼,只怕无法闯得出去,一个箭步,窜出洞口,大喝一声:“区区铁栅,只怕困不住在下!”

      喝声出口,功运右臂,倚天剑抖起斗大一个剑花,往铁栅门上猛力所去!但见剑光错落,一阵金铁交鸣,铁栅门迎锋而断。

      赵南珩一鼓作气,剑先人后,宛如猛虎出押,由石窟中冲出。

      一瓢子也并不怠慢,手操单刀,同时纵了出来!

      骆长庆、卜二胜做梦也想不到赵南珩手上居然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两人相顾失色,急忙向后掠退几步。

      骆长决目光如炬,瞧清赵南珩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不由心头一宽,嘿嘿阴笑道:“你这柄剑倒是不错!”他言下之意,自然是说:“你虽能砍断栅门,但也逃不出老夫手下。”

      赵南珩一手仗剑,双目神光暴射,朗声道:“骆总管别来无恙?”

      骆长庆听得一怔,注目道:“小子,你是何人?”

      赵南珩一手摘下风帽,丢到地上,大笑道:“骆总管还记得在佟家在打扫大门的赵某吗?”

      骆长庆脸上飞过一丝惊诧,大笑道:“小子,原来你就是那个姓赵的小厮?好哇,这么说来,武当派对咱们倒是早就用上了心机,嘿嘿,今晚你自己送上门来,可怪不得骆某辣手!”

      话声甫落,右掌缓缓举起,正待拍出!

      赵南珩左手朝前一拦,喝道:“且慢!”

      骆长庆自恃甚高,闻言果然停下手不发,厉笑道:“小子,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赵南珩还没答话,一瓢子低声道:“小施主且退,这娃骆的昔年人称奔雷手,掌上功夫,不可小觑,还是由贫道对付他吧!”

      骆长庆道:“不错,老夫久闻武当三子之名,正想领教。”

      赵南珩知道一瓢子的心意,是怕自己不是对方敌手,但年轻人谁不好强,闻言回头低声道:“道长,这里地势狭窄,不好动手,等出了狭谷,再由道长对付他好了。”说完,仰脸一声大笑,道:“骆总管,在下方才叫你住手,并非怕你”。

      骆长庆道:“那你为什么?”

      赵南珩一扬手中长剑,微笑道:“在下是说,骆总管如想动手,且等在下收了长剑,免得……”

      骆长庆脸色一沉,厉笑道:“好小子,你手上宝剑虽利,老夫却视同无物,你就使剑好了!”

      右手呼的一掌,直向赵南珩身前劈来!

      赵南珩朗笑一声:“来得好!”

      身形一侧,左臂抡动,五指倏张,迎着掌风击出!他居然舍弃宝剑,单掌迎敌,不禁瞧得一瓢子大惊失色,暗叫声“糟!”

      但这条甬道又并不宽敞,赵南珩挡在前面,就是要待出手,都无法插得上手!

      骆长庆外号奔雷手,掌上功夫,何等凌厉,眼看赵南珩单掌迎来,也自暗嘿一声:“这小子当真找死……”

      但他心念才动,陡然觉出不对,对方抖臂一振,立时幻起了一片指影,挟着丝丝轻啸,破空袭至,劲力之强,几乎突破自己掌风!

      这一下,真把骆长庆惊得凛然变色,忖道:想不到这小子轻轻年纪,竟有这等武功,尤其这一手指法乃是自己生平所仅见!

      他虽然不识“千拂指法”,心知凡是指功,都具有惊人威势,觉得指风破空袭来,不由嘿然怒笑,道:“好小子,瞧不出你还有些名堂!”

      长袍飘动,左手同时拍出两掌。

      赵南珩在这一瞬之间,早已还剑入匣,上身俯仰之间,错落指影,源源出手。

      骆长庆功力深厚,劈出掌力,又全是阳刚之劲,刹那间,掌风呼啸,夹道上劲力激荡,看去势道猛恶已极,但却无法把赵南珩迫退一步。

      一瓢子身为武当名宿,看得几乎不敢相信,峨嵋门下居然会调教出这么一个青年高手?

      尤其峨嵋派以伏虎掌和剑法驰誉武林,也从没听说过擅长指法?

      他哪里知道赵南珩使的这套指法,就是四大门派前代掌门人惮心竭虑,集四派武功精华研创出来的“千佛指”,雇请名匠精心雕刻在绿玉金莲千手如来上的武功!

      此刻赵南珩和骆长庆已交手到十合以上,狭长的谷道,被两人指劲掌风,把整个谷口封住。

      骆长庆初时只觉对方年纪不大,武功不弱,尚还觉不出什么,但激战到十几个回合之后,赵南珩逐渐放手抢攻,指力也愈来愈强,自己大有相形见抽之势,心头不禁大为凛骇,为求自保,更不得不放手还攻。

      暗想:凭自己奔雷手的名望,如果连一个武当派门下弟子都收拾不了,传出江湖,就算栽倒了家!

      心念转动,立即全力运掌,把数十年精修内功,贯注双掌,每招每式之中,都含蕴强劲绝伦的内力,果然掌势大盛!

      赵南珩总究对敌经验不丰,眼看对方掌上压力大增,每一掌之中,都似蕴藏了千斤神力,心中暗暗吃惊,一面提聚真气,一套指法,反覆使用,把门户封守的十分精密。

      骆长庆早已打出真火,口中不住嘿嘿阴笑,只把全部精神贯注在双掌之上,对方越是防守严密,他的掌势却愈攻愈猛,威力也愈战愈强。

      赵南珩又支持了七八个照面,渐渐觉出不支,圈子也跟着缩小。

      两人中间,先前还相隔有近大距离,遥遥相击,赵南珩这一缩小圈子、骆长庆登时欺身直上,成了短兵相接。

      要知在此等狭小的山谷中动手,因受地形所限,纵跃闪避的身法,大受束缚,招式变化,也受了甚多限制。

      先前两人相隔较远,遥遥出手,各以内功发招,倒也不觉得什么,这一近身相搏,赵南珩就占了便宜。因为他这一套“千拂指法”,传自翟天成,他父亲翟迪,正是当年雕琢绿玉金莲千手如来的名匠。

      指法虽然被他偷偷记住了十之七八,但无法参详施展指法时的身法,是以赵南珩随孙大娘乘船去鼠狼湖山之时,因风浪颠簸,领悟出这套措法,是随着上身俯仰摇摆,藉以变换身法的,双脚根本不须移动。

      但骆长庆则不同了,他号称为奔雷手,掌法以大开大阖掌势纵横搏击见长,此时一旦近身相搏,就有受制之感!激斗中,忽听骆长庆威凛凛的大喝一声:“接老夫这一掌!”

      长臂一挥,直向赵南珩当头劈下!

      这一掌势道极猛,掌势有如泰山压顶一般当头直落!

      赵南珩若不敢硬接这~招,只有后退一途,因为两边都是山壁,势难向左右闪让,处此情形之下,迫得他只有挥掌硬接!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687-955.html - 2018-05-11
  • 第二十四章 愁情凝怨重围陷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身法极快,又是起步在前,等苏探晴追上林纯时,只看到铁湔的身影远远没入一片山麓中。林纯却仍不停步地奔出,苏探晴见她气息紊乱神色大异往常,连忙拉住看似发狂的林纯,叹道:铁湔武功高强,你追上他又有何用?  他们已来到一片山林边,却再也难寻... - 2018-06-19
  • 第六十四章 竹石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聂玉娇被梅三公子说得粉脸一红,微微攒眉道:“梅公子过奖,小妹虽承义母亲炙,但用毒解毒,必须对症下药,目前不知九幽门用的是何种毒药,解救之方,极难预言。就是知道了,这种解毒药物,寻觅配制,也非短时期内立可办到。她说到这里,忽然好似想起一件... - 2018-01-14
  • 老子·道德经 第六十四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①,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合抱之木,生于毫末②;九层之台,起于累土③;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为者败之,执者失之④。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⑤。民之从事,常于几成而败之。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 2017-12-31
  • 第六十四章 不受仇敌的惊恐_圣经
  • 64:1神啊,我哀叹的时候,求你听我的声音;求你保护我的性命,不受仇敌的惊恐;64:2求你把我隐藏,使我脱离作恶之人的暗谋和作孽之人的扰乱。64:3他们磨舌如刀,发出苦毒的言语,好像比准了的箭,64:4要在暗地射完全人。他们忽然射他,并不惧... - 2017-08-22
  • 第六十四章 不可思议_引剑珠
  •   柳凌波突然如有所触,回头朝麻冠道人说道:“道兄,请把山前八名青穗剑士一起召来,我想和他们谈谈。”  麻冠道人点点头,立时要一名青穗剑士传下话去。  辣手云英张曼愁结眉心,抬目道:“柳姐姐,他们都中了贼人的迷魂药,该怎么办泥?”  欧老头... - 2017-12-30
  • 第六十四章 不可思议_引剑珠
  •   柳凌波突然如有所触,回头朝麻冠道人说道:“道兄,请把山前八名青穗剑士一起召来,我想和他们谈谈。”  麻冠道人点点头,立时要一名青穗剑士传下话去。  辣手云英张曼愁结眉心,抬目道:“柳姐姐,他们都中了贼人的迷魂药,该怎么办泥?”  欧老头... - 2017-12-30
  • 第六十四章 愿山在你面前震动_圣经
  • 64:1愿你裂天而降,愿山在你面前震动,64:2好像火烧干柴,又像火将水烧开。使你敌人知道你的名,使列国在你面前发颤。64:3你曾行我们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时你降临,山岭在你面前震动。64:4从古以来人未曾听见、未曾耳闻、未曾眼见在你以外... - 2017-09-07
  • 第六十章 芳草斜阳双燕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两人话声一落,立即退出树林,施展轻功,一路朝谷外奔去。  赵南珩内功深厚,这一全力施为,片刻工夫,已把侯剑英丢落老远,回头一瞧,不见侯剑英跟来。只好停住脚步,回身等候。  这一停步,他顿时认出此处,正是上次游老乞倚着树大骂自己的地方,再... - 2018-05-10
  • 第六十四回 得雪父仇 剑邀七派_江湖奇英
  •   宋岳缓缓走近文芷鹃,庄重地道:“三妹,你应该高兴!愚兄总算报了‘神州四异’的血仇,唉!但是二妹却不知在什么地方?还有四妹却死了,这……是我宋岳惟一遗憾之处!”  文芷鹃缓缓敛了哭声,低声道:“岳哥,你没有使小妹失望,小妹心中高兴……会感... - 2017-11-06
  • 第六十一章 言来胡乱亦天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琪儿负气下楼,奔出大门,她从小娇纵惯了,其实也只是闹闹小性而已,哪知偷眼一瞧,南哥哥跑到门口,竟站住和一个俏丽女郎攀谈起来!  不,那小妖精居然也“南哥哥”叫得怪亲热的!心头一股悲愤,自己心里骂道:“骗子,骗子,哼,什么南哥哥,完全是骗... - 2018-05-11
  • 第六十四 四时刺逆从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原文】厥阴有余,病阴痹;不足,病生热痹;滑则病狐疝风;涩则病少腹积气。少阴有余,病皮痹隐轸;不足,病肺痹;滑则病肺风疝;涩则病积,溲血。太阴有余,病肉痹寒中;不足,病脾痹;滑则病脾风疝;涩则病积,心腹时满。阳明有余,病脉痹,身时热;不足,... - 2017-12-31
  • 第六章 逃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疤瘌头的意外死亡很快就被狱卒发现,众人查看尸体,只见除了胸前那大块淤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狱卒们也是个中老手,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事先有司狱官的指示,狱卒们只将疤瘌头当成暴病而亡,将尸体拖出去草草埋掉了事。  当同牢的苦役们去... - 2018-06-12
  • 第六章 风暴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 - 2018-06-13
  • 第六十六章 黑龙潭水见神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一瓢子连忙稽首道:“原来是老施主,贫道失敬。”  天地一卜笑了笑道:“不敢,不敢,小老儿才是真正奉命来的。”  赵南珩道:“老丈是奉游老前辈之命来的?”  天地一卜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小老儿的师傅,要小老儿告诉小哥,南岳事了,别忘了... - 2018-05-11
  • 第六十七章 为君解得迷仙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看出正是师祖梅花画册第一页上的画意,心知定是“辟邪剑法”的起手式无疑。  南魔示范出手,运剑缓慢,这是他为了使女儿容易瞧得清楚,但也便宜了赵南珩。  试想凭他在屋上偷觑记忆,领悟所得,总属有限,也决非一朝一夕所能阐发,如今有这么一... - 2018-05-11
  • 第六章 非常之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风越刮越急,阴暗的天空已有夹杂着冰屑的落雪,寒冷异常。许惊弦专门去照看了苍猊王一会儿,却见它仍是紧闭双目,不饮不食,不由大感焦躁,轻声道:“我知你本是高原上的百兽之王,如今受伤落难心中自是极不好受。但就算你被族群舍弃,也不必求死啊?君子... - 2018-06-14
  • 第六十八章 一树梅花两剑同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到这里,不由恍然大悟。  千手如来身上那套“辟邪剑法”,原是从少林“达摩剑”,武当“太极剑”,峨嵋“乱披风”,华山“太白剑”中撷取精华而成,南魔手方百计把四位掌门人诱来祝融峰,就是为了探求这四套剑法的本身变化。  他这一阴谋,四... - 2018-05-11
  • 第六十九章 幽倩偏在别时多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哈哈!”  南世侯大笑,道:“小子,你是找……”  “噫……””试想南世候是何等人物,赵南珩说话之时,目光不定,右手一握剑柄,早已引起他的注目。  但“死”字还没出口,突然发觉那蓝衣汉子手上使的,竟是峨嵋派镇山之宝的倚天剑!  不,他... - 2018-05-11
  • 第六章 惊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万古愁从来没有这么得意过,这个平生大敌终于被自己一剑穿肠,看着门人敬畏的眼神,听着各门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对自己的恭贺声,今天一统血雨门,也许有朝一日我就将一统江湖甚至一统江山,他终于按捺不住一向装出的斯文,仰天狂笑起来!  他注意到方念... - 2018-06-16
  • 第六章 柳公权像狐狸般眯起双眼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负手立在拐子巷外的十字路口,柳公权像狐狸般眯起双眼。  这次他来扬州,原本是为追踪千门公子襄而来。巴蜀巨富叶家的突然败亡,早已传遍天下,千门公子襄的恶名也在江湖上渐渐传开。当柳公权了解到叶家败亡的经过时,自傲身份的猎犬终于闻到了感兴趣的... - 2018-06-09
  • 第六十五章 白羽穿云拜下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九合金丝鞭不避不让,反而迎着一瓢子单刀,全力扫到!  这下,两人全都用上十成力道,刀鞭互撞,金铁大震。一瓢子在内功修为上总究较卜三胜高出许多!  这尽力一击,一瓢子固然被震得退了一步,但卜三胜却连退三步,九合金丝鞭被震弹得几乎脱手而出!... - 2018-05-11
  • 第六十二章 冷面冰心一紫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卖卦老者微微一顿,抬头道:“老汉说的首脑人物,就是年纪比你大辈份比你高的人!  哈哈,这还不是龙在南,利见大人,小哥,你寻的四人,可是你长辈?譬如你的伯伯、叔叔?”  赵南珩道:“在下找的就是四位伯父。”  卖卦老者道:“你只要一路朝南... - 2018-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