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凌空一掷显身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卜三胜道:“这个自然!”他说到这里,忽然低声道:“夫人来了!”

      贺氏兄弟回头朝大路看去,果见一团白影疾驰过来。

      转眼工夫,便已驰近,那是一顶白纺小轿,由四个壮健妇人始在肩上,奔走如飞,轿后跟着两名宫装少女,身法轻灵,丝毫没有落后。

      卜三胜趋近轿前,躬身道:“属下参见夫人。”

      小轿垂着白纱轿廉,看不清里面的人,只听妇人声音问道:“卜启管可有什么事吗?”

      卜三胜躬下的身子,并没有立时直起,接着回道:“属下在路上巧遇昔年两位兄弟,陇右双刀贺氏双雄,前来投效本帮,叩见夫人。”

      贺老大,贺老二立即趋上前去,跟在卜三胜身后,躬身道:“陇右贺氏兄弟,拜见夫人。”

      轿中妇人声音道:“免了。”

      声音冷漠,听得贺老大暗暗哼道:“这幕容三娘好大的架子!”

      只听轿中续道:“卜总管引进的人,自然不会有错,你看着办就是了。”

      卜三胜躬身应是,退到一边,小轿笔直朝前过去。

      卜三胜吩咐手下褐衣汉子,腾出两骑马匹,让贺氏兄弟乘坐,自己也翻身上马,低声道:“贤昆仲请上马,兄弟是随夫人巡视几处分堂之后,就可回转君山去了。”

      贺氏兄弟也不再客气,跨上马匹,紧随着卜三胜马后,朝前驰去。

      约行了二十来里,进入一处山谷,卜三胜低低嘱咐两人在轿后缓行,自己一马当先,朝谷中驰去。

      一会工夫,但见火球高举,拥出一行人来。

      前面两人,一个是卜三胜,另一个是身穿褐色长袍的瘦高老者,急步趋到轿前,躬身道:“属下不知夫人驾到,有失迎迟。”

      小轿停了下来,慕容三娘并没下轿,只在较中说道:“骆堂主少礼。”

      奔雷手骆长庆虽然只是朱雀旗帮中九宫公堂一名堂主,但他敢情资格甚老,是以只一躬身,便自直起腰来,呵呵笑道:“老爷子也在这里,夫人请到内堂休息。”

      贺老大、贺老二跟在小轿后面,听到骆长庆此话,同时一震。

      他口中把“老爷子”和“夫人”并称,而且又有“内堂休息”之言,这“老爷子”分明就是南魔无疑,原来南魔也在这里!

      心念方动,只听轿中的慕容三娘惊诧的道:“老爷子山在这里?他几时来的?”

      骆长庆道:“老爷子早晨才来?住在后山,吩咐嘱下,任何人不准惊动,夫人来了,要不要前去通报?”

      慕容三娘问道:“他一个人来的?住在后山做什么?”

      骆长庆道:“老爷子还带着一个人来,只吩咐属下不准有人惊扰,旁的属下不知道了。”

      贺氏兄弟听说南魔带着一个人同来,心头更是踏实,不用说,那准是吊服塌鼻青年!

      慕容三娘道:“带来的是什么人?”

      骆长庆道:“好像是老爷子擒来的,什么人属下也弄不清楚。”

      慕容三娘轻叹了口气道:“老爷子就是这个脾气,晤,不用通报啦,我也要休息了。”

      话声才落,四个健妇抬起轿子,直向一座高大庄院中进去。

      许多褐衣汉子,早已列成两排,一齐躬身下拜,直等小轿过去,才行站起。

      卜三胜朝贺氏兄弟把招手道:“两位贺兄,快来见过骆堂主。”一面又朝骆长庆道:

      “这是兄弟昔年至友,陇有双刀贺氏昆仲,新近参加本帮,今后还望骆老大多多照拂。”

      贺氏兄弟慌忙跳下马背,一齐抱拳施礼,骆长庆连称“久仰”,把三人让入庄去。

      贺氏兄弟沾着和卜三胜是多年老友的关系,居然一起进入客厅,庄丁们送上香茗,接着又摆上酒菜。

      席间,骆长庆、卜三股只是谈论着帮中事务,贺氏兄弟坐在一旁,除了喝酒吃菜,一句话也插不上去。

      他们希望从两人口中听到些有关南魔到九宫山来的事,但骆长庆没有再提起老爷子,卜三胜也没有再问老爷子的事。

      酒后,卜三胜田骆长庆招待到厢房安息,贺氏兄弟却由任丁领到前院客舍休息,因为他们两人已经是总堂领队身份,各人占住了一间。

      贺老大心中有事,哪里睡得着觉?

      时间快接近二更,他几次要待到后山去踩踩虚实,总觉身在龙潭,太过冒险。但舍了今晚,夫人可能明日一早就要回总堂去,自己兄弟势必跟着同行,岂不坐失良机?看来如要救人,就非在今晚不可!

      他悄悄起身,掩出房门、但又不敢去招呼兄弟。

      踌躇了一下,觉得第一步必须先弄清楚吊眼塌界青年被囚在哪里?这一行动,还是自己一个人去,较有把握,等到救人之时,再知会他不迟。

      主意打定,装作睡不着觉,出来走走的,缓缓跨出院落。

      他是怕院子四周,站着暗桩,是以故意仰天呼了几口清气,等看清四周无人,立即身形一弓,飞上围墙,掠出在外。

      九宫分堂,屋宇极广,在院后面,果然有一座小山,他趁着朦朦月色,躲躲闪闪的朝庄后小山奔去!

      这是一条杂草丛生的小径,高低盘曲,他蹑足前行,目光不住的向左右打量,约奠定了盏茶光景,发现小山左侧,好像是一个狭谷入口,前面装有木栅!

      贺老大在江湖上混久了,这一发现木栅,心知快到地头,更是小心翼翼,不敢直接奔去。

      袭着树身掩护,回头朝右首看去,这一看,他几乎惊出一身冷汗!

      原来小山右首是一片山坡下的空地,占地不广,此时空地上,正有两个人站在那里?

      虽然相隔较远又时在黑夜,看不清面貌。

      但远远望去,那个身材高大的人影,赫然正是南魔南世侯!另一个人影极似吊眼塌鼻青年!

      差幸自己行动谨慎,如果看到木栅,直向谷口凉去,当场就得被南魔发现!

      贺老大为人机警,目光一瞥,立时身形一缩,伏到地上。心头却暗暗奇怪,南魔即把吊眼塌鼻青年擒来,何以要在这个时候,在这里谈话?

      只听南魔的声音,哈哈笑道:“老侄台,你再仔细想想,你叫什么名字?”

      吊眼塌鼻青年还是浑浑噩噩的道:“巫天赐。”

      南魔以温和的声音说道:“老夫已从巫婆子手里,把你救出来了,你是受了巫婆子的迷心术,你并不是巫天赐,老侄台,你慢慢的想,心思集中,摄心归窍,灵台空明……”

      贺老大听得迷惑了,他称呼他“老侄台”,他说从巫婆子手里,把他救出来了!好像他是南魔的故人之子?南魔在这更深人静之处,是在帮助他恢复灵智!

      那么发衣老人何以要在临终之时,托付自己兄弟,前来救他?

      吊眼塌界青年仰脸问道:“你是谁?你是谁呢?”

      南魔仍然温和的道:“老侄台,老夫是你父亲的朋友,你叮曾想得起你父亲吗?”

      贺老大吁下口气,暗想:果然不错,南魔果然是他父亲的朋友,那么自己兄弟两人冒险前来,算是多此一举!

      吊眼塌鼻青年道:“父亲,我父亲是谁?你是我父亲的朋友?你……你……你是谁?”

      南魔又道:“你再想想,你不是到了终南山去了?”

      “终南山……是啊……我去了终南山……”吊眼塌鼻青年突然喜道:“你……你是天地一卜老哥哥?”

      他好像记起了什么,又好像十分混乱。

      南魔身躯微微一震,目光炯炯盯着吊眼塌鼻青年,和声迫:“”你不是见到了你多?他住在日佳岩?不是还教了你‘龙飞九渊’?”

      吊眼塌鼻青年仰脸思索,口中说道:“日佳岩,龙飞龙渊,他是穿白衣的……”

      南魔蔼然点头,笑道:“正是,正是,中飞龙赵启潜,他不是还给了你一块玉坠。”

      贺老大听得头皮发炸,天哪,吊眼塌鼻青年会是中飞龙的儿子!

      吊眼场鼻青年突然睁大眼睛叫道:“啊!飞龙玉坠,有人骗走了飞龙玉坠,你说是谁骗去的?卜快告诉我?”

      南魔欣喜的道:“老侄台,别性急,飞龙玉坠被人骗去了,没关系,你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58-955.html - 2018-05-14
  • 第六十三章 纵有三湘合北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卜总管是谁?”  赵南珩话声未落!  褐衣汉子偶然笑道:“叫你走就走,不用多问!”  左手五指如钩,一下子搭上赵南珩右腕,半推半拉朝门外走去。  面店伙计早已瞧得脸色发白,不迭后退。  赵南珩暗暗好笑,但故意嚷道:“... - 2018-05-11
  • 第九十三章 同为贺客入宫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江湖上近日盛传着一件有趣的喜事,那就是“罗峨联姻——罗髻派和峨嵋派联成姻亲!  峨嵋伏虎寺都是和尚,和尚如何能够和人家联姻呢?据说那是峨嵋门下的赵南珩,和罗髻夫人门下的小公主谢幼慧结缡!  不,听说还是入赘,吉期就在三月初三。  这是罗... - 2018-05-14
  • 第五十三章 妖烧教生出西方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身后孟守乾师徒也已同时晃亮火摺子。  赵南珩总究迟了一步,追到屋中,石门业已闭上。  一苇子暗暗感到惭愧,自己数十年修为,居然还及不上人家峨嵋派一个记名弟子,光瞧他挥剑击落暗器,出手之快,当真自叹勿如,目光一扫,瞧清这间六角形的屋中,原... - 2018-05-10
  • 第四十三章 教在四方朱雀起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柳髯老者首先在椅上坐下,点点头道:“不错,今晚月色大佳,坐在院子里,比房中要凉快得多,和两位老弟品茗赏月,也是破解旅途岑寂之道,啥,伙计,你只要准备开水就好,茶叶老夫有自备的上好龙井。”  店伙应声退下,赵南珩和青衫书生也各自在椅上落坐... - 2018-05-09
  • 第八十三回 错中险胜 情起漪涟_江湖奇英
  •   这边商亚男力拼峨眉掌门,而宋岳却陷入险境。  他与黄衣掌教神功对峙,本已感到吃力无比,眼见对方掌心奇亮无比,已一分一分地接近,心中正在紧张,拼命抵制,对峨眉掌门及灵虚灵幻出现,根本浑然无觉。  在这紧要关头,不要说灵虚灵幻这等高手,禅杖... - 2017-11-13
  • 第十三章 试向桑日问耦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晃服过去了十天,赵南珩正好把孙大娘传授的六式拂脉截经手法练熟,船已驶过长江口岸,进入东海。  渐渐海面上有了岛屿,孙大娘走出船舱,细数着大戢山、徐公岛,等到船进了小衢山,就逼着舟子向南。  那舟子听说要去鼠狼湖山,竟是十分害怕。  孙大... - 2018-05-05
  • 第二十三章 仙翁鬼手通经脉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瞎鬼婆被她叫得不由不信,果然依言向左跃开,右手火把,同时朝左边立身之处撩去。  但她左手松燎,却还是朝南玖云劈面打来,一面阴声道:“丫头,你别想讨好,我老太婆眼睛瞎了,耳朵可没聋,毒蜘蛛的行动,五丈以内,焉能瞒得过我?”  南玖云听得暗... - 2018-05-06
  • 第三十三章 夜蹑行人叩石阍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中暗想:这大概就是罗髻山了,此山深处群山万壑之中,自己幸亏有两人带路,否则就是向人讯问,只怕也说不清楚。  当下一握真气,轻蹬巧纵,跟在两人身后,朝峰上跃去。  这座山峰,一路都是危岩乱石,除杂草高可及人,只有矮小灌木,月黑山深... - 2018-05-08
  • 第八十三回 心猿识得丹头 姹女还归本性_西游记_小说
  •       却说三藏着妖精送出洞外,沙和尚近前问曰:“师父出来,师兄何在?”八戒道:“他有算计,必定贴换师父出来也。”三藏用手指着妖精道:“你师兄在他肚里哩。”八戒笑道:“腌脏杀人!在肚里做甚?出来罢... - 2018-01-01
  • 第七十三章 终南千里谒飞龙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要知一个练武的人,内功到了相当火候,该是寒暑不侵的,赵南珩只当自己连日赶路,也许在不知不觉间受了风寒。  这就在街上找到一家客店落脚,等店伙退出,急忙掩上房门,坐到床上,已是冷得忍耐不住,连上下牙齿,只是零碎打颤,无法控制。  勉强盘膝... - 2018-05-13
  • 第八十三章 求你不要静默_圣经
  • 83:1神啊,求你不要静默;神啊,求你不要闭口,也不要不作声。83:2因为你的仇敌喧嚷,恨你的抬起头来。83:3他们同谋奸诈,要害你的百姓,彼此商议,要害你所隐藏的人。83:4他们说:“来吧,我们将他们剪灭,使他们不再成国,使以色列的名不再... - 2017-08-23
  • 第十三章 生死一战(2)_降魔金刚杵
  •   这生死攸关的瞬间,众侠心胆俱裂。眼看凌晓玉危在旦夕,却束手无策,一个个情不自禁怒喝起来,宛如一头头被逼怒了虎豹,刹那间就会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秦玉雄等金龙会的高手,连忙抽出了兵刃,严阵以待。  忽然,一声大喝,起自东野焜口中。  他昂首... - 2017-11-21
  • 第三十三章 芒砀魔窟_血字真经
  •   张子厚黄荣生到芒砀山之前就商议过,做两套紫衣,带上罗汉竹牌,到芒砀山后冒充紫衣人混进山中见机行事。  到了芒砀山,两人不禁楞了。  这里是刘邦当年斩蛇起义之地,西汉梁孝王刘武死后葬在此山之南岭山,以后各朝,建立了不少庙宇,还有不少古迹。... - 2017-11-11
  • 第十三章 初斗百毒精(2)_紫星红梅
  •   众人因两位道长的来到欣喜万分,冯二狗、吴小东、牛安高高兴兴去城里买粮食,其余人则分散开,照看庄前庄后,但话题总离不了终南双剑。集贤庄十大高手已生还其四,这对金龙会实是很大的威胁。  饭前,又有一些武林人来到。终南双剑不避生人,当众扬言他... - 2017-11-20
  • 第十三章 初斗百毒精(1)_紫星红梅
  •   东野焜把人召到船上后,揭下面巾,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吓得众人忙问他伤势重不重,他摇摇头,道:“划船,离开此地。”  吴小东道:“咦,紫星红梅就在岛上,正好与她结识,怎么就不辞而别呢?”  侯三娘道:“这话不错,大家结识了才能同心协力对... - 2017-11-20
  • 第十三章 生死一战(1)_降魔金刚杵
  •   秦玉雄并未逃得太远,他躲在一家民房上,五更将至,他又回到雅庐,空荡荡不见人影,只有绿荷仍睡在楼上卧室。他又到福居去查看,发觉一些卫士仍在睡觉,便将他们喊了起来,全是总坛原来的那些人,王简的二十八宿一个也不见,当即命三十人搬到雅庐去住。 ... - 2017-11-21
  • 第十三章 一决雌雄_酒狂逍遥生
  •   距少林寺二里外的旷地上,两军对垒,剑拔弩张,双方人数各有千余,一场拼杀不知鹿死谁手。那些闻讯而来的武林人,聚集在侧方不下数千之众,面对正邪决战,一个个忧心如焚,如坐针毡。一战定乾坤,也决定他们的命运。  少林、武当、飞马岛一方,由少林掌... - 2017-11-27
  • 第二十三章 方丈还魂_梵林血珠
  •   按武诸葛王耀祖的谋划,即日起到大兴寺探查。陈野知道惩善禅师他们的巢穴,也知道那儿隐藏着许多高手,但他又不好全说出来,说出来就得承认自己就是紫鹰。现在又来了一个紫鹰,他就更不能说了,就是说出来只怕也无人相信。  不过,王耀祖对此有足够的估... - 2017-12-08
  • 第十三章 千里求玉_北山惊龙
  •   辛文想了想,道:“这话说来很长,先要从这座七星岩说起,据说崖上七个小穴,以前原是七道极细的泉眼,师傅无意之中,发现泉下藏了一块稀世奇珍万年温玉……”  段珠儿见她一再提到万年温玉,好奇的道:“辛姐姐,什么叫万年温玉?”  辛文摇头道:“... - 2017-12-11
  • 第十三章 结伙长安_梵林血珠
  •   镖车来到华阴县。  郑六子几次三番来劝说陈野和他师傅一块行走,不但可以学些功夫,还可以和皇甫姑娘多“亲近亲近”。  陈野固执地只愿当镖伙,说什么也不去。  第二天,郑六子一行人只少了个何剑雄,他早就追赶宝贝儿子何玉龙和黄烈去了,余人都上... - 2017-12-07
  • 第二十三章 西北荒原人烟稀少_紫衣玉箫
  •   西北荒原,人烟稀少。  水小华和小疯子赶了几十里,仍没看到有人住的地方。  此时——夕阳西沉,暮色苍茫,晚风频次,寒意深浓。  小疯子二边赶路一边埋怨道:“我小疯子跟苍你算倒大楣了,晚上不能睡觉,白天不.能蔡五肢庙,这样下去,小疯子恐怕... - 2017-11-29
  • 第二十三章 山洞激斗_血字真经
  •   晚上,众人在蓝人俊屋里商议。  蓝人俊把苍二爷临死前的话重述了一遍:“紫衣高极忙今。”  拼凑起来就这么几个字,叫人费解。  何老儿道:“紫衣高极,这几字好懂,苍二爷要想说的是紫衣武士武功高极,若不是这意思,别的意思就不合情理了。至于忙... - 2017-11-11
  • 第十三章 只见一二条人影急驰而来_紫衣玉箫
  •   当江湖醉客和水小华正待起身离开之际,突听前面的啸声连起。  刹那间——只见一二条人影急驰而来,瞬即到了面前。  江湖醉客定睛一看,见为首一人,白须翲胸,身材伟岸,面色凝重,竟是胜家堡的老堡主胜平元。  站在他身旁的两个人,一个身材瘦长,... - 2017-11-28
  • 第十三章 大闹荔枝宴_酒狂逍遥生
  •   福州凤山因山形如飞凤落坡而得名,南梁时有仙人在此修道,唐时建“冲虚观”,后有高僧来此宣讲佛法,改名“清禅寺”,以后又称“长庆寺”,唐时四方都有禅寺,长庆寺位于城西,故俗称“西禅寺”。  这样古老而又著名的古刹,香火十分兴旺,各地挂单的游... - 2017-11-25
  • 第十三章 镜花水月_血字真经
  •   左文星、苍氏一家、吴善谦、徐海峰等人在白马寺一住就是一整月,其间夜里受干扰不下十多次,但都因白马寺戒备森严、高手如云,夜来的不速之客只好知难而退。  最后十天,再无人来侵扰。  据徐海峰手下镖伙报告,来洛阳的武林人逐渐离去,对血经的下落... - 2017-11-11
  • 第十三章 有人将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搀杂在他们祭物中_圣经
  • 13:1正当那时,有人将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搀杂在他们祭物中的事告诉耶稣。13:2耶稣说:“你们以为这些加利利人比众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这害吗?13:3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13:4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 - 2017-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