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凌空一掷显身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卜三胜道:“这个自然!”他说到这里,忽然低声道:“夫人来了!”

      贺氏兄弟回头朝大路看去,果见一团白影疾驰过来。

      转眼工夫,便已驰近,那是一顶白纺小轿,由四个壮健妇人始在肩上,奔走如飞,轿后跟着两名宫装少女,身法轻灵,丝毫没有落后。

      卜三胜趋近轿前,躬身道:“属下参见夫人。”

      小轿垂着白纱轿廉,看不清里面的人,只听妇人声音问道:“卜启管可有什么事吗?”

      卜三胜躬下的身子,并没有立时直起,接着回道:“属下在路上巧遇昔年两位兄弟,陇右双刀贺氏双雄,前来投效本帮,叩见夫人。”

      贺老大,贺老二立即趋上前去,跟在卜三胜身后,躬身道:“陇右贺氏兄弟,拜见夫人。”

      轿中妇人声音道:“免了。”

      声音冷漠,听得贺老大暗暗哼道:“这幕容三娘好大的架子!”

      只听轿中续道:“卜总管引进的人,自然不会有错,你看着办就是了。”

      卜三胜躬身应是,退到一边,小轿笔直朝前过去。

      卜三胜吩咐手下褐衣汉子,腾出两骑马匹,让贺氏兄弟乘坐,自己也翻身上马,低声道:“贤昆仲请上马,兄弟是随夫人巡视几处分堂之后,就可回转君山去了。”

      贺氏兄弟也不再客气,跨上马匹,紧随着卜三胜马后,朝前驰去。

      约行了二十来里,进入一处山谷,卜三胜低低嘱咐两人在轿后缓行,自己一马当先,朝谷中驰去。

      一会工夫,但见火球高举,拥出一行人来。

      前面两人,一个是卜三胜,另一个是身穿褐色长袍的瘦高老者,急步趋到轿前,躬身道:“属下不知夫人驾到,有失迎迟。”

      小轿停了下来,慕容三娘并没下轿,只在较中说道:“骆堂主少礼。”

      奔雷手骆长庆虽然只是朱雀旗帮中九宫公堂一名堂主,但他敢情资格甚老,是以只一躬身,便自直起腰来,呵呵笑道:“老爷子也在这里,夫人请到内堂休息。”

      贺老大、贺老二跟在小轿后面,听到骆长庆此话,同时一震。

      他口中把“老爷子”和“夫人”并称,而且又有“内堂休息”之言,这“老爷子”分明就是南魔无疑,原来南魔也在这里!

      心念方动,只听轿中的慕容三娘惊诧的道:“老爷子山在这里?他几时来的?”

      骆长庆道:“老爷子早晨才来?住在后山,吩咐嘱下,任何人不准惊动,夫人来了,要不要前去通报?”

      慕容三娘问道:“他一个人来的?住在后山做什么?”

      骆长庆道:“老爷子还带着一个人来,只吩咐属下不准有人惊扰,旁的属下不知道了。”

      贺氏兄弟听说南魔带着一个人同来,心头更是踏实,不用说,那准是吊服塌鼻青年!

      慕容三娘道:“带来的是什么人?”

      骆长庆道:“好像是老爷子擒来的,什么人属下也弄不清楚。”

      慕容三娘轻叹了口气道:“老爷子就是这个脾气,晤,不用通报啦,我也要休息了。”

      话声才落,四个健妇抬起轿子,直向一座高大庄院中进去。

      许多褐衣汉子,早已列成两排,一齐躬身下拜,直等小轿过去,才行站起。

      卜三胜朝贺氏兄弟把招手道:“两位贺兄,快来见过骆堂主。”一面又朝骆长庆道:

      “这是兄弟昔年至友,陇有双刀贺氏昆仲,新近参加本帮,今后还望骆老大多多照拂。”

      贺氏兄弟慌忙跳下马背,一齐抱拳施礼,骆长庆连称“久仰”,把三人让入庄去。

      贺氏兄弟沾着和卜三胜是多年老友的关系,居然一起进入客厅,庄丁们送上香茗,接着又摆上酒菜。

      席间,骆长庆、卜三股只是谈论着帮中事务,贺氏兄弟坐在一旁,除了喝酒吃菜,一句话也插不上去。

      他们希望从两人口中听到些有关南魔到九宫山来的事,但骆长庆没有再提起老爷子,卜三胜也没有再问老爷子的事。

      酒后,卜三胜田骆长庆招待到厢房安息,贺氏兄弟却由任丁领到前院客舍休息,因为他们两人已经是总堂领队身份,各人占住了一间。

      贺老大心中有事,哪里睡得着觉?

      时间快接近二更,他几次要待到后山去踩踩虚实,总觉身在龙潭,太过冒险。但舍了今晚,夫人可能明日一早就要回总堂去,自己兄弟势必跟着同行,岂不坐失良机?看来如要救人,就非在今晚不可!

      他悄悄起身,掩出房门、但又不敢去招呼兄弟。

      踌躇了一下,觉得第一步必须先弄清楚吊眼塌界青年被囚在哪里?这一行动,还是自己一个人去,较有把握,等到救人之时,再知会他不迟。

      主意打定,装作睡不着觉,出来走走的,缓缓跨出院落。

      他是怕院子四周,站着暗桩,是以故意仰天呼了几口清气,等看清四周无人,立即身形一弓,飞上围墙,掠出在外。

      九宫分堂,屋宇极广,在院后面,果然有一座小山,他趁着朦朦月色,躲躲闪闪的朝庄后小山奔去!

      这是一条杂草丛生的小径,高低盘曲,他蹑足前行,目光不住的向左右打量,约奠定了盏茶光景,发现小山左侧,好像是一个狭谷入口,前面装有木栅!

      贺老大在江湖上混久了,这一发现木栅,心知快到地头,更是小心翼翼,不敢直接奔去。

      袭着树身掩护,回头朝右首看去,这一看,他几乎惊出一身冷汗!

      原来小山右首是一片山坡下的空地,占地不广,此时空地上,正有两个人站在那里?

      虽然相隔较远又时在黑夜,看不清面貌。

      但远远望去,那个身材高大的人影,赫然正是南魔南世侯!另一个人影极似吊眼塌鼻青年!

      差幸自己行动谨慎,如果看到木栅,直向谷口凉去,当场就得被南魔发现!

      贺老大为人机警,目光一瞥,立时身形一缩,伏到地上。心头却暗暗奇怪,南魔即把吊眼塌鼻青年擒来,何以要在这个时候,在这里谈话?

      只听南魔的声音,哈哈笑道:“老侄台,你再仔细想想,你叫什么名字?”

      吊眼塌鼻青年还是浑浑噩噩的道:“巫天赐。”

      南魔以温和的声音说道:“老夫已从巫婆子手里,把你救出来了,你是受了巫婆子的迷心术,你并不是巫天赐,老侄台,你慢慢的想,心思集中,摄心归窍,灵台空明……”

      贺老大听得迷惑了,他称呼他“老侄台”,他说从巫婆子手里,把他救出来了!好像他是南魔的故人之子?南魔在这更深人静之处,是在帮助他恢复灵智!

      那么发衣老人何以要在临终之时,托付自己兄弟,前来救他?

      吊眼塌界青年仰脸问道:“你是谁?你是谁呢?”

      南魔仍然温和的道:“老侄台,老夫是你父亲的朋友,你叮曾想得起你父亲吗?”

      贺老大吁下口气,暗想:果然不错,南魔果然是他父亲的朋友,那么自己兄弟两人冒险前来,算是多此一举!

      吊眼塌鼻青年道:“父亲,我父亲是谁?你是我父亲的朋友?你……你……你是谁?”

      南魔又道:“你再想想,你不是到了终南山去了?”

      “终南山……是啊……我去了终南山……”吊眼塌鼻青年突然喜道:“你……你是天地一卜老哥哥?”

      他好像记起了什么,又好像十分混乱。

      南魔身躯微微一震,目光炯炯盯着吊眼塌鼻青年,和声迫:“”你不是见到了你多?他住在日佳岩?不是还教了你‘龙飞九渊’?”

      吊眼塌鼻青年仰脸思索,口中说道:“日佳岩,龙飞龙渊,他是穿白衣的……”

      南魔蔼然点头,笑道:“正是,正是,中飞龙赵启潜,他不是还给了你一块玉坠。”

      贺老大听得头皮发炸,天哪,吊眼塌鼻青年会是中飞龙的儿子!

      吊眼场鼻青年突然睁大眼睛叫道:“啊!飞龙玉坠,有人骗走了飞龙玉坠,你说是谁骗去的?卜快告诉我?”

      南魔欣喜的道:“老侄台,别性急,飞龙玉坠被人骗去了,没关系,你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58-955.html - 2018-05-14
  • 第三十三章 夜蹑行人叩石阍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中暗想:这大概就是罗髻山了,此山深处群山万壑之中,自己幸亏有两人带路,否则就是向人讯问,只怕也说不清楚。  当下一握真气,轻蹬巧纵,跟在两人身后,朝峰上跃去。  这座山峰,一路都是危岩乱石,除杂草高可及人,只有矮小灌木,月黑山深... - 2018-05-08
  • 第四十三章 教在四方朱雀起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柳髯老者首先在椅上坐下,点点头道:“不错,今晚月色大佳,坐在院子里,比房中要凉快得多,和两位老弟品茗赏月,也是破解旅途岑寂之道,啥,伙计,你只要准备开水就好,茶叶老夫有自备的上好龙井。”  店伙应声退下,赵南珩和青衫书生也各自在椅上落坐... - 2018-05-09
  • 第二十三章 仙翁鬼手通经脉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瞎鬼婆被她叫得不由不信,果然依言向左跃开,右手火把,同时朝左边立身之处撩去。  但她左手松燎,却还是朝南玖云劈面打来,一面阴声道:“丫头,你别想讨好,我老太婆眼睛瞎了,耳朵可没聋,毒蜘蛛的行动,五丈以内,焉能瞒得过我?”  南玖云听得暗... - 2018-05-06
  • 第十三章 试向桑日问耦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晃服过去了十天,赵南珩正好把孙大娘传授的六式拂脉截经手法练熟,船已驶过长江口岸,进入东海。  渐渐海面上有了岛屿,孙大娘走出船舱,细数着大戢山、徐公岛,等到船进了小衢山,就逼着舟子向南。  那舟子听说要去鼠狼湖山,竟是十分害怕。  孙大... - 2018-05-05
  • 第五十三章 妖烧教生出西方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身后孟守乾师徒也已同时晃亮火摺子。  赵南珩总究迟了一步,追到屋中,石门业已闭上。  一苇子暗暗感到惭愧,自己数十年修为,居然还及不上人家峨嵋派一个记名弟子,光瞧他挥剑击落暗器,出手之快,当真自叹勿如,目光一扫,瞧清这间六角形的屋中,原... - 2018-05-10
  • 第六十三章 纵有三湘合北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卜总管是谁?”  赵南珩话声未落!  褐衣汉子偶然笑道:“叫你走就走,不用多问!”  左手五指如钩,一下子搭上赵南珩右腕,半推半拉朝门外走去。  面店伙计早已瞧得脸色发白,不迭后退。  赵南珩暗暗好笑,但故意嚷道:“... - 2018-05-11
  • 第八十三回 端木郎痴情受折磨 乔姑娘正容入御园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甘凤池向老人家深深一躬,自叹地说:“甘某纵横江湖几十年,今日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三年报仇的事,甘某再不敢提。往后,只要端木家人出面打个招呼,我甘凤池自当退避三舍。李大人的高义,我也将永远不忘。走,我们江南再会吧!”  在客店后房里,... - 2018-12-19
  • 第八十三回 秋菊含恨泄幽情 春梅寄柬谐佳会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如此钟情古所稀,吁嗟好事到头非。  汪汪两眼西风泪,犹向阳台作雨飞。  月有阴晴与圆缺,人有悲欢与会别。  拥炉细语鬼神知,空把佳期为君说。  话说潘金莲见陈敬济天明越墙过去了,心中又后悔。次日却是七月十五日,吴月娘坐轿子往地... - 2018-10-23
  • 第八十五回 十三爷困厄马陵峪 贾道长显能军营前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李卫咬着牙说:“主子,奴才怎么也不相信这话。不过奴才敢说,谁要是想谋反,奴才立刻就回南京,带着人马来京勤王保驾!”  雍正平静地说:“狗儿,朕以万乘之尊,还能和你打诓语吗?有人背着朕,联络八旗铁帽子王爷,串通他们来京。明面上说是要‘整顿... - 2018-12-19
  • 第九十三章 同为贺客入宫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江湖上近日盛传着一件有趣的喜事,那就是“罗峨联姻——罗髻派和峨嵋派联成姻亲!  峨嵋伏虎寺都是和尚,和尚如何能够和人家联姻呢?据说那是峨嵋门下的赵南珩,和罗髻夫人门下的小公主谢幼慧结缡!  不,听说还是入赘,吉期就在三月初三。  这是罗... - 2018-05-14
  • 第十三章 张五哥君前诉冤情 十三爷府邸赏亲兵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酒店掌柜在康熙面前述说了宰白鸭的事,触动了假邱运生的真情。他伏在地上号啕大哭。康熙早就气得脸色发白,手足颤抖了。他严峻地扫视了一下身边侍立的大臣们,又对跪在地上的假邱运生说:“你,你不要哭。告诉你,朕即是当今天子。有什么冤情你只管说出来... - 2019-01-02
  • 第七十三章 终南千里谒飞龙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要知一个练武的人,内功到了相当火候,该是寒暑不侵的,赵南珩只当自己连日赶路,也许在不知不觉间受了风寒。  这就在街上找到一家客店落脚,等店伙退出,急忙掩上房门,坐到床上,已是冷得忍耐不住,连上下牙齿,只是零碎打颤,无法控制。  勉强盘膝... - 2018-05-13
  • 第八十三章 求你不要静默_圣经
  • 83:1神啊,求你不要静默;神啊,求你不要闭口,也不要不作声。83:2因为你的仇敌喧嚷,恨你的抬起头来。83:3他们同谋奸诈,要害你的百姓,彼此商议,要害你所隐藏的人。83:4他们说:“来吧,我们将他们剪灭,使他们不再成国,使以色列的名不再... - 2017-08-23
  • 第八十三回 错中险胜 情起漪涟_江湖奇英
  •   这边商亚男力拼峨眉掌门,而宋岳却陷入险境。  他与黄衣掌教神功对峙,本已感到吃力无比,眼见对方掌心奇亮无比,已一分一分地接近,心中正在紧张,拼命抵制,对峨眉掌门及灵虚灵幻出现,根本浑然无觉。  在这紧要关头,不要说灵虚灵幻这等高手,禅杖... - 2017-11-13
  • 第八十三回 心猿识得丹头 姹女还归本性_西游记_小说
  •       却说三藏着妖精送出洞外,沙和尚近前问曰:“师父出来,师兄何在?”八戒道:“他有算计,必定贴换师父出来也。”三藏用手指着妖精道:“你师兄在他肚里哩。”八戒笑道:“腌脏杀人!在肚里做甚?出来罢... - 2018-01-01
  • 第十三章 千里求玉_北山惊龙
  •   辛文想了想,道:“这话说来很长,先要从这座七星岩说起,据说崖上七个小穴,以前原是七道极细的泉眼,师傅无意之中,发现泉下藏了一块稀世奇珍万年温玉……”  段珠儿见她一再提到万年温玉,好奇的道:“辛姐姐,什么叫万年温玉?”  辛文摇头道:“... - 2017-12-11
  • 第二十三章 两山比高_北山惊龙
  •   茅山毒指瞧着毕玉麟,吃惊的道:  “这娃儿竟然伤得如此厉害,哈哈,要不是遇上山人,这条小命……”  尚师古不待他说完,低吼道:  “伏兄,这娃儿咱们有约在先,应该由兄弟替他打通奇经八脉。”  茅山毒指怪笑道:  “你就是替他打通奇经八脉... - 2017-12-12
  • 第二十三章 方丈还魂_梵林血珠
  •   按武诸葛王耀祖的谋划,即日起到大兴寺探查。陈野知道惩善禅师他们的巢穴,也知道那儿隐藏着许多高手,但他又不好全说出来,说出来就得承认自己就是紫鹰。现在又来了一个紫鹰,他就更不能说了,就是说出来只怕也无人相信。  不过,王耀祖对此有足够的估... - 2017-12-08
  • 第十三章 你们务要常存弟兄相爱的心_圣经
  • 13:1你们务要常存弟兄相爱的心。13:2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13:3你们要记念被捆绑的人,好像与他们同受捆绑,也要记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内。13:4婚姻,人人都当尊重,床也不可污秽... - 2017-10-22
  • 第三十三章 再番坏事_北山惊龙
  •   黄袍道人听金大夫说出只要一个时辰,就可换好,这就点点头道:“好,你这就动手吧,只要我双目重明,立即送你回家团聚。”  金大夫连声应“是”,战战兢兢的拿起一把锋利小刀,一手仔细的摸着毕玉麟眼睛部位,然后回头道:“观主也请躺下,小老儿就要动... - 2017-12-14
  • 第十三章 这是我第三次要到你们那里去_圣经
  • 13:1这是我第三次要到你们那里去。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13:2我从前说过,如今不在你们那里又说,正如我第二次见你们的时候所说的一样,就是对那犯了罪的和其余的人说:我若再来,必不宽容。13:3你们既然寻求基督在我里面说话的凭... - 2017-10-19
  • 第十三章 帮会合一_须弥怪客
  •   太白剑派的人不肯干休。  东方镇雄对智圆大师道:“掌门大师,东方家与徐雨竹柳震的血仇难道就此算了?”  智圆大师双掌合十:“阿弥陀佛,少林不便牵涉此事,就此告辞,望施主慎重处之。”  这话是提醒东方镇雄,徐雨竹的武功惊世骇俗,黑煞君尚且... - 2017-12-16
  • 第四十三章 项中英摸摸身边长剑_东风传奇
  •   孙发耸耸肩,诌笑道:  “属下听公子口气,好像和那丫头片子有着过节,试想她傍晚时光还上酒楼来,自然打算在城里过夜,属下略谙追踪之术,稍为留意,竟然发现她出城而去,那只有一个理由,不敢再在城中落脚了,属下一直寻到七里外的三官堂,就没有她再... - 2017-12-18
  • 第五十三章 三点管影突然合而为一_东风传奇
  •   裴通笑道:  “即已动手过招,石老哥何须客气?”  三点管影突然合而为一,招化“长驱直入”,追击过来,依然直取“膻中”。  这下可把石大山看得不禁有气,心想:  “我是顾全双方友谊,才一再相让,岂是怕了你吗?”  一念及此,长剑迅即翻起... - 2017-12-20
  • 第三十三章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_东风传奇
  •   金鸾怒声道:  “你终于承认了。”  金母道: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老身身为崆峒掌门,练成本派武功,何足为奇,但许兰芬决不是崆峒门下所伤。”  金鸾道:  “你这话有谁相信!”  金母道:  “老身说不是,就不是,用不着你相不相信。... - 2017-12-18
  • 第二十三章 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_东风传奇
  •   这时,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  秦老堡主门下首徒周子厚和四个师弟,截住五个蒙面人,各展所学,刀光剑影,打得难分难解。  蓦地一声朗笑,从屋檐下飞起一道颀长人影这人身穿一袭长衫,手摇折扇,踏上屋面,神态从容。  他一双亮得像星星一般的... - 2017-12-17
  • 第十三章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不虞有失,只得任由她们去了,一个人果然只是坐着喝茶。  心中却在忖道:“上次珠儿说过,东风是从东往西吹的,意思就是说要往西去找才是,现在珠儿说要领自己去找东风,那一定是往西去的了。”继而想道:“既然有珠儿领路,自... - 2017-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