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之梦中的无头女

  • ,人死了,就是一堆烂肉,何来鬼怪之说?是以他对这件事不以为意。

           事实上阿树是一个打工仔,每天辛苦工作才能付得起房租,天天都累得要死,哪还有心思理会这个? 过了几天,那名女子的父母要卖掉那所房子,并决定以极低的价格处理掉房子里的家具和家电之类的东西,他们都是他市的居民,没有办法把这些东西带走。只是那时人心惶惶,虽然大家都来看了,但没几个人敢买,废话,那死过人的!谁敢要?万一闹鬼怎么办? 

         不过到底还是有心动的人,阿树就是一个。前面说过了,他不信鬼,并且当他看到那个32寸的彩电只要200元的时候都有些不敢相信,这也太便宜了!他又想了想自己家里那台破电视,每晚看电视都要调半天才能看,并且只能看四五个台,现在自己有机会换个这么好的,自己还会犹豫么?所以一到现场,阿树就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只是在拿回家的路上,他感觉这电视有点轻……

       回到家里,他急急忙忙地换好了电视,却发现没法把它打开,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坏了?阿树有些恼,可是他又不好退回去,200块买的彩电,自己好意思退么?阿树咬咬牙,算了,明天找个师傅修修吧!他望着本来就不大的客厅,现在更是堵得慌,只能恨恨地想到。 

        第二天起来,阿树头有些昏昏沉沉的,他好像做了个梦,有人在向他摇头打招呼,感觉那声音就好像在自己耳边似的。他没有多想就急急忙忙地赶去上班了,那里还有很多活等着他去干……  

        回到家吃晚饭已是晚上7点多了,阿树望望那台彩电,叹口气,这一天天忙的,哪有时间修?正当他叹气的时候,灯突然灭了,停电了。阿树一阵恐慌,他猛然想起了昨晚上的梦和那个无头的女人。他下意识看了看旁边正对电视的破沙发,那上面似乎有什么东西,难道是----阿树惊慌地叫了一声,缓缓地向后退去。

           “啪”一个酒瓶子被阿树碰碎了,这声音让阿树感到心脏似乎都停止了跳动,就在这时,灯亮了。沙发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堆碎玻璃躺在地上,证明着刚才发生的不是梦。阿树感到后背湿湿的,他猛然冲进了卧室,再没敢出门半步。

      这晚他没有洗漱,他甚至不敢出门小便,只能解决在瓶子里。他早早躺在了床上,打好了主意:明天无论如何不能去上班了,先把那台破电视处理掉再说,还真是邪了门了。他想着想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半夜,他又做了那个噩梦,一个无头的女人抓着他的衣服,用着凄厉的声音向他喊着:我的头呢?你看见我的头了么?这次被惊醒已是一点半,他醒来,却发现那阵凄厉的鬼叫声并没有消失,而且还离他很近,似乎在客厅。阿树犹豫了,他很想出去看看,因为客厅的灯还亮着,但他又怕万一灭了怎么办?他蒙着被子想了半天,终于还是下了床,准备开门看看。 

         他走到门前,侧耳听了听,深吸一口气,缓缓地打开了车门,一股怪异的臭味传了出来,他侧着头从门缝向客厅看,看着看着就那么愣住了。一个穿着花裙子且没有头的女尸坐在那个破沙发上,尸体正对着电视机,而那台电视屏幕被打碎了,里面一个满脸是血,已经看不出面目的头颅正直直地盯着那个尸体,嘴里呼喊着,我的头呢?谁看见我的头了?阿树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电视机那么轻了。紧接着,他就昏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阿树报了警。那个女死者的家人褪给了他200元钱,并还多付了1000元作为赔偿,而他也在当天就搬离那所房子。

            又过了几天,这宗案子破了,凶手是一名维修工人,在女方家修电视时起了歹意,将女人杀死后,残忍地把女人的头放进了电视机里,并放了许多机油掩盖味道,之后搜完女方的钱后潜逃,最终被警方抓获。

             阿树看着报纸上的新闻,不禁又想起了那晚看到的头颅和那句话:我的头呢?谁看见我的头了?
  • http://www.gushihui.com/show/68744/ - 2017-09-04
  • 短篇鬼故事之梦中的女鬼美不美
  • ?想着想着,刘楠忽然感到后脊背有点发冷。他下意识地往后看了一眼,裹了裹被单…….           第二天起来,刘楠脸色很不好,他洗漱好之后... - 2017-09-04
  • 短篇鬼故事之梦中的紫风铃
  • 了?        珍想到这里感到头皮发麻,手脚有点发冷。转念一想,不可能的,世界怎么会有鬼呢,自己在吓自己,珍虽然是女孩,看过一些恐怖片,国产的她不怎么喜欢看,特技镜头... - 2016-04-12
  • 灵异故事之梦中人_短篇鬼故事_一品故事网
  •  夜深了,一座大厦孤独地立在夜色中,只有一扇窗户的灯还亮着,李庸在加班。阴暗的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只有显示器的微弱光线,还有敲击键盘的声音——啪……啪…&helli... - 2016-05-15
  • 短篇鬼故事之醉酒听怪音
  •        下面我要说的这个故事,可能有看官会说:你这就是幻听嘛。但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坚信那晚我真的听见了。      2009年夏夜,刚从部队回... - 2016-06-20
  • 恐怖短篇鬼故事之《迷唇》
  • 两菜一汤,一盘红烧鱼头,一盘青菜,外加干菜虾汤。杨品坐在桌前非常满意的欣赏自己的杰作。特别是红烧鱼头,半个鱼脸被煎得香香的,再佐以姜葱料酒在锅里煮得汤汁浓稠,鱼头酥烂。 杨品忙毕,解下围裙,认真的坐在桌前,给自己斟了一杯黄酒。只抿了一小口... - 2016-05-18
  • 短篇鬼故事之撇不清的孽缘
  •      在外地打工的张诺被 父母急急忙忙的叫回去,自己回去也不知道什么事,但是据说好像是从小定下的娃娃亲,可是这自己完全没有准备啊。 果然不出所料,回到家就看见妈妈高兴的和自己说... - 2016-05-23
  • 最恐怖的短篇鬼故事之做人流的悲剧
  •        打工妹小月走出诊所的时候,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一方面,这里的无痛人流果然不是很痛,只不过一种涨鼓鼓的感... - 2016-05-23
  • 短篇鬼故事之亡灵路
  • 楔子:落叶纷飞指导路上今天格外的冷清,四周不知何时开始弥漫出一股浓烈的香味。这种香味虽然闻起来让人不舍离开,但在同时也让人心神不安,不祥的预感像钳子一样钳住了过道上的唯一行人。以轻松庞大著称的智道大学无异于它的称号,没有任何争议它轻松的当之... - 2016-04-20
  • 短篇鬼故事之梦里的呼唤
  •         刘呆子是这个小镇上唯一的守墓人,因为没有儿女,打了一辈子光棍儿的他,被镇政府安排在这个小镇上唯一的墓地上当守墓人,墓地不大,在小镇的最北边,靠近... - 2016-01-29
  • 短篇鬼故事之鬼屋的鬼
  • 屋”,门票5元。      周日,线来无事的露露带着小侄子去公园游玩。在游乐场玩完了碰碰车以后,感觉很没意思,于是决定进“鬼屋”参观一下! &n... - 2016-04-07
  • 短篇鬼故事之舅舅的新娘
  •       小时侯总是喜欢到姥姥家窜门,因为我喜欢和小舅舅玩,他好有趣的.那年正月的时候小舅舅要结婚了,我和哥哥早早就去了. 姥姥家好多亲戚,孩子也多。初三的那个晚上,姥姥家电视坏了,我们几... - 2016-05-29
  • 短篇鬼故事之负心女的下场
  •         小时候家里比较穷,父母为了帮补家计不得不到城里打工,所以只能把当时年纪较小的我留在爷爷奶奶身边。虽说乡村的生活比不上城里的高床软枕,可是儿时的玩伴,爷爷奶... - 2016-05-29
  • 短篇鬼故事之祥林嫂重生
  •         他自从死过一次后,就成了祥林嫂,四处讲他的经历,他把这一切称作“经历”,因为他确定这些确实发生过。  &nbs... - 2016-06-20
  • 短篇鬼故事之鬼言鬼语
  • ,前几天开车从这座桥前经过时,桥意外的崩塌了,车子掉进桥下的大河。我感觉自己的灵魂从身体里剥离出来,然后看着自己的尸体被打捞出来,看到自己的亲人在那哭的痛不欲生,而我已无能为力。  在做鬼的这几天,我结识了一位老鬼,我叫他老许。老许对我说,... - 2016-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