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山海关前感悲怀_商道_故事大全

  •   1810年2月3日。由陈奏使金敬鲁率领的出使队伍终于离开北京踏上了归国之路。来时把5000斤人参运到北京的马车,现在又装满了金正喜的东西。车上装着翁方纲在法源寺送给金正喜的400卷佛经,还装着阮元送给即将远行的弟子金正喜的《皇清经解》未完手稿。另外,金正喜不但通过翁方纲的门徒叶志诜得到了几百件画作,而且从导师翁方纲那里得到了收录在《汉隶字源》中的几百个汉碑的拓本。

      金正喜甫一回国,便远赴咸兴黄草岭,到那里考释新罗真兴王的巡狩碑,然后又到北汉山,考证出北汉山碑峰的石碑并非朝鲜王朝建国时期的舞鹤大师所建而是新罗真兴王的巡狩碑,而且还考证出“真兴”的称号也属真兴王生前所用。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金正喜从导师翁方纲那里学到了建立在考证学基础上的金石学,开拓了新的视野。

      朝鲜王朝养育的第一大思想家、艺术家金正喜在北京拓宽了学问视野,而朝鲜王朝养育的第一大贸易王林尚沃也在同时同地粉碎了中国商人们的联合抵制,迎来了成为巨贾大商的转机。

      离开北京一周后,出使队伍来到了山海关。山海关是军事要地,也是万里长城的起点,更是中国的门户。在人们的传统思想中通常都认为进了山海关才算真正到了中国的地界,出了山海关就算离开了中国的地盘。

      “天下第一关”

      每次为了生意到北京,经过山海关,林尚沃都会充满揪心的回忆。如果哪次在山海关逗留一天,林尚沃一定会提上一瓶酒,独自坐到一个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山海关门楼的地方,一边喝酒一边追忆往事。

      “天下第一商。你一定要像这块匾额上所写的‘天下第一关’一样,做一个‘天下第一商’。”

      父亲指着山海关门楼上的匾额说的这句话,现在已经成为父亲的遗言。就在说这话的那年,父亲从北京回国后醉酒失足,落江而死。

      手提酒瓶,乘着月色坐在可以看到山海关门楼的地方,林尚沃自言自语:

      “父亲,现在我终于实现了我对您的承诺。我终于成了‘天下第一商’。”

      大滴大滴的泪珠从林尚沃眼里流了出来。

      终于实现了父亲的遗言,成了天下第一商。巧妙地击溃了北京商人们的联合抵制,瞬息间一获千金,瞬息间挣到了连做梦都未曾想到过的天文数字般的金钱。完全按照悲惨地死去的父亲的愿望,化解了祖上的遗憾。

      林尚沃走到门楼周围,酹酒相告,以抚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就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传进了林尚沃的耳朵:

      “你在这里干什么?”

      林尚沃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但没有发现任何人。忽然,林尚沃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很久以前林尚沃曾作为客商与那人一道跑过北京。

      李禧著。十数年前与林尚沃一道走过北京的李禧著。正是李禧著带着林尚沃走进了北京的红灯区,并在那里与张美龄有了宿命般的相遇。

      李禧著。

      李禧著目前在做什么?

      林尚沃经常听说,李禧著开矿发了大财,成了一方巨富,几乎可与自己并驾齐驱,遥称双璧。虽然从来没有碰过面,但不时派人通问,一直保持着友情。

      10年了,10年过去了。

      10年前,林尚沃平生第一次向他人透露藏在心底的秘密;10年后,林尚沃终于实现了“天下第一商”的梦想。

      山海关门楼前,林尚沃正沉浸在无边的遐思中,忽然有人自黑暗中出现并同他打招呼:

      “您在这里干什么呢?”

      林尚沃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金正喜正独自一人站在那里。天一亮就要越过山海关,朝着广袤的满洲大地出发了,金正喜也同样感触良多,辗转反侧不能成眠,于是便走出来吹吹风。

      见金正喜不期而至,林尚沃非常高兴:

      “您来得正好。我有点饿了,正巧又带了些酒来,来一杯怎么样,生员大人?”

      金正喜是一个酒中豪杰,非常喜欢喝酒,在这一点上林尚沃也毫无二致。于是,两个人就坐在山海关门楼旁,用林尚沃带来的酒对酌起来。

      满满一瓶酒一口气干完,两人不觉就有了些醉意。金正喜忽然一脸正色地看着林尚沃说:

      “一个月前我走过山海关的时候还是只不知有海的井底之蛙。”

      一会儿,金正喜又笑着说道:

      “古话说‘井底之蛙,不知有海’。一个月前,我还像老话说的那样,是一只不知有大海存在的井底之蛙。在北京逗留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终于看到了大海。可是,明天一早我就要离开中国,重新成为一只蛙。不过这只蛙已经不复为以前那只井底之蛙。真有一种古时禅师说禅的感觉。一个人说‘山即山,水即水’,但等他有所醒悟,他就会说‘山非山,水非水’,待他终于彻底大悟,他又会说‘山即山,水即水’。但这时,他的境界已自不同以往。这时的山依旧是山,但已不复为以往之山;这时的水依然是水,但已不复为以往之水。我也是这样的。明天一早,我就要离开中国回到我自己的国度去了。但现在,我已不再是过去那只‘井底之蛙’,而是一只‘大海之蛙’了。”

      金正喜继续说道:

      “覃溪老人在我行前送了我化度寺碑帖的拓本,这大概算得上我在北京得到的最为宝贵的礼物之一了。”

      化度寺碑帖拓印的是中国唐初贞观5年(公元631年)为邕禅师建舍利塔时74岁的欧阳询题写的字。

      欧阳询,中国大书法家,尤擅楷书。他生来身材矮小面貌丑陋,为众人所歧视,自小生活在一个不幸的环境里,但最终在隋炀帝年间荣登高位,成为朝中太常博士。金正喜的导师翁方纲特别崇拜欧阳询和欧阳询留下的化度寺碑帖。翁方纲认为楷书是一切文人画之本,并盛赞欧阳询的书法乃是楷书之极致,并在自己的弟子金正喜即将回国之际将自刻的欧阳询《化度寺碑帖》拓本作为特别礼物送给了金正喜:

      “我不能算是你的老师,只不过是走在你前面的前辈人。你真正的老师应该是它。你就把它当作你的老师吧。古话说,遇佛杀佛。但愿你能以它为师,并最终超过这个老师,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金正喜没有辜负导师的期望。借助翁方纲赠给他的《化度寺碑帖》拓本,他创出了别具一格的书体。

      已有酒意的金正喜忽然站起来,仰望着山海关门楼:

      “天下第一关,看到山海关门楼匾额上刻着的这几个字,我想起了我的两位导师的话。阮元老师在我临行前曾亲自为我题字,称我为‘海东第一通儒’。”

      “海东第一通儒”,金正喜举手指了指匾额上的字:

      “既然是老师送我的溢美之称,我当然只有拜领,但一看到山海关门楼上的横匾,我就感到有一股难以自抑的激情在迸发,大人。”

      金正喜看着林尚沃,放声哈哈大笑:

      “这股激情一直在涌动。既然要做通儒,就不要做什么“海东第一通儒”,索性就做“天下第一通儒”不更好么?我还有一种难以自已的冲动,我要像翁方纲老人说的那样,拆下那门楼上的匾额,在那地方挂起另一副横匾,匾上的字体是惟我独有的书体,而不是欧阳询或其他什么人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02-917.html - 2018-01-12
  • 第十九章 师仇如山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夏侯律喝声出口,倏然一掌,遥遥印去。  陆翰飞仇人对面,目眦欲裂,更不打话,右掌一拍,“先天真气”随掌而出,封住对方掌力。  两人所发的奇功真力,悬空一接,心头齐齐一震!  陆翰飞只觉对方掌力,与众不同,好像有一只巨大无比的手,向自己推...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险中求败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耳中及时响起薛慕兰焦急的声音说道:“你不可和他力拼!”  锦袍少年一眼看到丁剑南被他掌力震得后退,机不可失,突然欺身扑来,双手如钩,一抓右肩,一抓左肋。他这一记原是拿捏极准,那知丁剑南退了三步之后,已经施展九宫身法,及时游走开去,右手长...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勾心斗角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方璧君站在暗陬,悄悄睁开了一线眼缝,往外望去!  只见当前一人正是歪头申公豹侯延炳,他一脸俱是得意之色,已在洞口三丈外停住,两道炯炯眼神,直向洞内瞧来。  他身后紧随着义子金玉棠,一身天蓝色长衫,腰悬长剑,虽然生得剑眉星目,英俊之中,显...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纷纷反正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滑嬷嬷先前还看不出来,时间稍长,于嬷嬷说话多了,就不对了。  于嬷嬷朝她深沉一笑,说道:“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  一指朝她心坎点下。  只见圆洞石门内,人影闪动,通玄老道探询道:“得手了吗?”  于嬷嬷呷呷笑道:“解决了。”  通玄老...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胜字会主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勒住马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  “在下正是范君瑶,二位老丈……”  他说话之时,方璧君、修灵凤同时停了下马来。  只见两人面有喜色,前面一个道:  “果然是范公子。”一面神色恭谨的道:  “老朽祝士义。”又朝边上那人指了指道:  ...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亦友亦敌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嘻嘻!那么小施主就先打发我们回去罢!”  灯心和尚故意套上了追风剑客和十二金钱,还连带把阴世秀才也拖到了一条阵线之上。  梅三公子缺少江湖经验,自然上了他的鬼当,果然目扫全场,朗声说道:“这个自然!”  十二金钱任龙平日狂妄成性,自诩...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老虎嬷嬷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他大模大样的走来,大有目中无人之概!  灰衣人隐身树上,手足已经渗出冷汗,心头暗暗担忧:“看来今日之局,仅凭自己师兄妹三人和四名毒奴,只怕难以讨得便利,但这座废园,却是本门进窥中原的基地,势又无法弃之而去……”  心念转动,只见摄魂...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连闯两剑阵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如今江湖阅历较深,看出老道人神色有异,心中暗道:“看来此剑必和他们无量剑派有什么纠纷,自己怎好说出是竺秋兰送的呢?”一面说道:“道长还未告诉在下,道长追问此剑来历,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封南山沉笑一声道:“贫道是... - 2018-01-13
  • 第九章 白衣崆峒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石鼓山,在衡阳以北,湘水之滨,原是衡山支脉,山势并不太高,但峰峦峻秀,岩山峥奇!  唐李宽曾建石鼓书院于此,朱熹还写了一篇“石鼓书院记”,石鼓山也因此出名。  这里原是一座石山,遍地俱是乱石,山上有一块巨大圆石,其形似鼓,大家才叫它石鼓... - 2018-01-18
  • 第九章 少年绮梦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走过一家小饭馆,胡雪岩止住了脚,古应春亦跟着停了下来。那有饭馆的金字招牌,烟熏尘封,已看不清是何字号,进门炉灶,里面是一间大厅,摆着二三十张八仙桌,此时已将歇市,冷冷清清的,只有两桌客人,灯火... - 2018-01-19
  • 第十四章 北京城中拜访巨儒_商道_故事大全
  •   金正喜首先拜访的是翁方纲。因为,翁方纲不但是北京的头号巨儒,而且是北京学者中的最年长者。  翁方纲,顺天府大兴人,字正三,号覃溪,当时最大的思想家,在北京开办了一座叫做“石墨书楼”的书院,亲自教授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门徒。  金正喜与林尚... - 2018-01-12
  • 第九章 绑票津门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五爷五娘去天津时,戴膺极力劝阻过。天津卫码头,本来就不比京师,驳杂难测,眼下更是拳民生乱,洋人叫劲,市面不靖得很。偏在这种时候去游历,能游出什么兴致来?戴膺甚至都说了:万一出个意外,我们真不好向老太爷交待。哪能想到,竟不幸言中! ... - 2018-01-19
  • 第九章 借著代筹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目光注视他手中名帖,问道:  “是什么人?”  田绍五已把那张名帖朝他面前送了过来,问道:  “金刀会的韩世海,佟兄和他们有过梁子?”  佟仲和接过名帖,上面果然写着“韩世海拜”四个字,不觉呆得一呆,摇头道:  “没有,我和他们几... - 2018-01-18
  • 第九章(1) 曾国荃大功在即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局势的发展,实在出人意表。第一、常州在李鸿章部下郭松林、刘铭传、周盛波、张树声、李鸿章及常胜军戈登合力猛攻之下,于四月初六十复;接着久守镇江的冯子材进克丹阳。大家都以为这两支军队会师以后,一定... - 2018-01-17
  • 第三十九章 神翁寻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心头微震,不知他又要问些什么?但脸上却依然浅笑盈盈的道:“不知神翁有何事见询?”  她也针锋相对,不作正面答覆,只是提出反问。  太白神翁嘿嘿干笑了两声,才道:“天台梅三公子,不知是否已伤在贵教手下?”  他仍然没说出什么事来只...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三十九章 跨海平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惊奇的道:“福老怎么会在这里?”  丁守福笑道:“邋遢道士也来了,咱们两个都是奉仙子之命,一路跟在你们身后来的。”  凌杏仙道:“福老和杜护法没随仙子去么?”  丁守福耸肩道:“仙子曾说,咱们跟去了,也是帮不上忙,她不放心的是你们... - 2018-01-13
  • 第四十九章 恩仇变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温如风笑道:“郝兄快快请起,我们还要共议大事呢!这金钗符令,不过是兄弟去年路遇千手道友,她知道我闻香教创设伊始,需要人力财力,这才送了我这支符令。”  说着把金钗符令递了过来。郝于菟听得十分惊诧,暗想教主和海心山老前辈,原来还是朋友!自... - 2018-01-14
  • 第五十九章 九幽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黑袍怪人蒙头黑布,微微动了一动,似在点头,一面阴阴的道:“老夫名号,数十年来,江湖上也从无一人知道,你阅历尚浅,自然更不会知道,不过今日之会,老夫理应告之。”  梅三公子接口道:“小生洗耳恭听。”  黑袍怪人沉声说道:“九幽教主!”  ... - 2018-01-14
  • 第十五章 领略京城大师风范_商道_故事大全
  •   作为一个思想家,翁方纲当时非常注重修炼正道。譬如诗道,即以杜甫、苏东坡为正统,只有到了他们那种境界,方能称得上修成了正道。翁方纲主张,诗道的价值在于文字香与书卷气。  “文字香”与“书卷气”,这就是翁方纲所追求的最高理想。换言之,他认为... - 2018-01-12
  • 第七十九章 互杀之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不!九幽教主阴笑起处,大家只觉眼前陡然一暗!  也不!大家眼前陡然一亮!  这到底是眼前一暗呢?还是眼前一亮呢?应该是两者相对。  原来九幽教主这声慑人心灵的阴森长笑响起,大家确实感到眼前一黑,但这一黑,只是刹那之事,紧接着眼前又忽然一... - 2018-01-14
  • 第六十九章 故弄玄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因为临死之际,拚着最后一口气,在沙滩上留下字迹。而且第一个就是“梅”字,当然他想定梅三公子,但因自知真气将竭,时间无多,无法多写,所以写了一个“梅”字之后,就立即改变“黑森林”。但写到“森”字,实在无力再往下写,于是连“林”字都没写出,... - 2018-01-14
  • 第九章 一个唯一的心愿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十五号用手一指道:“我在这里。”  紫脸坛主举起火筒,看了一眼,说道:“这是一个坐像,快找找看,还有没有?”  他举着火筒,看到和那座像相距不远的石凹处,果然又有一个坐像,不觉喜道:“这里又有一个了。”不多一回,两人在窟顶岩凹处,一共发...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桐柏大会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之会,是由少林方丈大通大师和武当掌教天宁子联名所邀请的。  出席与会之人,乃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人,而且请柬上还注明了“务请贵掌门人亲自出席字样。”  九大门派掌门人必须亲自出席,足以表示这次会议是如何的隆重了。  会议地点,不在少林寺...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登顶“天下第一商”_商道_故事大全
  •   北京商人们被林尚沃要把人参这天下名贵药材付之一炬的做法激怒了。  “怎么敢这样,居然敢烧人参!人参是可以救活人命的神药,怎么可以烧成灰烬?”  但北京商人们的愤怒,旋即为一种迫切的危机感所代替。他们已不能只是袖手旁观,责骂林尚沃焚烧与自... - 2018-01-12
  • 第十六章 导师指点受益非浅_商道_故事大全
  •   很久以后,被发配到济州岛的金正喜追忆两位导师,用一句话道出了两位导师的差别:“翁方纲老师常说‘我喜欢古代经典’,而阮元老师常称‘我不喜欢人云亦云,拾人牙慧’。两位老师的话,正是我一生的写照。但我为什么会成为孤岛笠翁,仿佛元丰的罪人?” ... - 2018-01-12
  • 第十七章 “焚身供佛”烧人参_商道_故事大全
  •   阮元为即将启程回国的弟子金正喜设宴饯别的第二天,也就是2月2日,正是林尚沃与北京商人之间的商战终于迎来生死一搏的决战之日。  那天早晨,天一放亮林尚沃就命令手下的朴钟一等人做好准备,打点回国。下人们马备鞍、货入包,马上开始了行动。因为再... - 2018-01-12
  • 想独占一切就一定会丧失一切_商道_故事大全
  •   “不道德的财产家,终究会为其所聚敛的财产而毁灭。”  小说家崔仁浩从3年前开始,通过他在《韩国日报》上连载的小说警告世人,那些不顾他人死活,一心只为了钱的财阀们必将遭受灭亡。  那部小说如今已结集出版,即为引起轰动的五卷本大河小说《商道... - 2018-01-13
  • 商即人,创立经济人士的哲学_商道_故事大全
  •   《商道》面世后,教保文库、英风文库、钟路书店等大型书店暂且不说,就连“阿拉丁”、“YES24”等网络书店的畅销书排行榜之榜首也迅速被其占据。  这是作家实力的表现。  “报纸连载时我就为之所感动”,一位读者以这样的开头在网上发表了自己的... - 2018-01-13
  • “企业在追求‘利’的同时应追求‘义’”_商道_故事大全
  •   崔仁浩的长篇小说《商道》(全五卷,余白出版社出版)通过朝鲜时代商人林尚沃的生活经历展示了超越时代的商业真理。该部小说所揭示的并非是着眼于小利的“商术”,而是着眼于展现商业真谛的“商道”,因此,该小说是一部非常优秀的经营指导教材。  该小...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