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许玉兰从许三观手里缴获的三十元钱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玉兰从许三观手里缴获的三十元钱,有二十一元五角花在做衣服上,她给自己做了一条卡其布的灰色裤子,一件浅蓝底子深蓝碎花的棉袄,也给一乐,二乐,三乐都做了新棉袄,就是没有给许三观做衣服,因为他和林芬芳的事让她想起来就生气。

        一转眼冬天来了,许三观看到许玉兰和一乐、二乐、三乐都穿上了新棉祆,就对许玉兰说:

        “我卖血挣来的钱,花在你身上,花在二乐和三乐身上,我都很高兴,就是花在一乐身上,我心里不高兴了。”许玉兰这时候就会叫起来:“把钱花到林大胖子身上,你就高兴啦?”许三观低下头去,有些伤心起来,他说:“一乐不是我儿子,我养了他九年了,接下去还要养他好几年,这些我都认了,我在丝厂送蚕茧挣来的汗钱花到一乐身上,我也愿意了。我卖血挣来的血钱再花到他身上,我心里就要难受起来。”许玉兰听他这么一说,就把那三十元里面剩下的八元五角拿出来,又往里面贴了两元钱,给许三观做了一身藏青的卡其布中山服。她对许三观说:

        “这衣服是你卖血的钱做的,我还往里面贴了两块钱,这下你心里不难受了吧?”

        许三观没有作声,许三观被许玉兰现住把柄以后,不能像以往那样神气了。以前家里的活都是许玉兰在做,家外的活由许三观承担。许三观与林芬芳的事被揭出来后,许玉兰神气了一些日子,经常穿上精纺的线衣,千里放一把瓜子,在邻居的家中进进出出,嗑着瓜子与别人聊天,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而这时候许三观却在家里满头大汗地煮饭炒菜,邻居经常走进去看着许三观做饭,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模样就要笑,他们会说:

        “许三观,你在做饭?”

        “许三观,你炒菜时大使劲啦,像是劈柴似的。”

        “许三观,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

        许三观就说:“没办法,我女人抓住我把柄啦。这叫风流一时,吃苦一世。”

        许玉兰则是对别人说:“我现在想明白了,我以前什么事都先想着男人,想着儿子。只要他们吃得多,我宁愿自己吃得少;只要他们舒服,我宁愿自己受累。现在我想明白了,往后我要多想想自己了,我要是不替自己着想,就没人会替我着想。男人靠不住,家里有个西施一样漂亮的女人,他还要到外面去风流。儿子也靠不住……”许三观后来觉得自己确实干了一件傻事,傻就傻在给林芬芳送什么肉骨头黄豆,那么一大堆东西往桌子上一放,林芬芳的男人再笨也会起疑心。

        许三观再一想,又觉得自己和林芬芳的事其实也没什么,再怎么他也没和林芬芳弄出个儿子来,而许玉兰与何小勇弄出来了一乐,他还把一乐抚养到今天,这么一想,许三观心里生气了,他把许玉兰叫过来,告诉她:

        “从今天起,家里的活我不干了;”

        他对许玉兰说:“你和何小勇是一次,我和林芬芳也是一次;你和何小勇弄出个一乐来,我和林芬芳弄出四乐来了没有?没有。我和你都犯了生活错误,可你的错误比我严重。”许玉兰听了他的话以后,哇哇叫了起来,她两只手同时伸出去指着许三观说:“你这个人真是禽兽不如,本来我已经忘了你和那个胖骚娘们的事,你还来提醒我。我前世造的孽啊,今世得报应……”

        喊叫着,许玉兰又要坐到门槛上去了,许三观赶紧拉住她,对她说:

        “行啦,行啦,我以后不说这话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54-933.html - 2018-02-07
  • 第三十七章 暗箭难防_彩虹剑
  •   假山洞中,是一条狭仄的走廊,山石叠得玲珑剔透,有足够的天光射入,中间是一间暖阁。  万飞琼从身边取出钥匙,打开铁锁,推开两扇米红木门,里面是一间相当宽敞的客堂,中间放一张八仙桌,围着桌子,是八把椅子,上首靠壁处是一张长条桌,放着几件镜瓶... - 2017-12-25
  • 第三十七章 飞龙遇飞风_珍珠令
  •   水轻盈听得一怔道:“凌夫人之意,那是要和我动手了?”铁氏夫人冷然道:“今日之局,如箭在弦,大概除了动手,已别无选择了吧?”  水轻盈点头道:“好吧!”铁氏夫人道:“水总监用兵刃还是……”  荣敬宗看他们就要动手,不觉呵呵一笑道:“夫人且... - 2017-12-24
  • 第三十七章 千里追踪隔室囚红线 两番说亲限时下迷香_纵鹤擒龙
  •   “咭”!凤儿得意的笑了一声道:“你还识货!”  白衣文土好像十分怀疑,问道:“你从那里来的?”  凤儿这会可神气了,她猜想他一定怕“五殃针”。撇着嘴道:“这个你可管不着!”  白衣文士依旧恢复了笑容,点头道:“你只要说出来,我就让你去。... - 2017-12-28
  • 第三十七章 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_东风传奇
  •   中午时分,荆溪生和徐副总管回来了。  荆溪生特别在对面鸿运楼设宴,招待四位姑娘,席间,徐副总管拍胸脯保证,只要陇山庄派出人手,一定可以找到谷飞云母子,要四位姑娘不妨去陇山庄小住。  荆溪生也在旁怂恿。说自己和掌门人都在陇山庄议事,陇西一... - 2017-12-18
  • 第三十七章 落悬崔燕雁奇遇 尼庵中耕心受创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如今燕雁被逼到了壁下,巳无路可退,而江荪又狠狠地攻击不已,她一挫身跃到那黑洞口处。此处还比较高些,也不过距地面一丈二三而已。  江荪道:“你能钻进那个洞永远不出来吗?”  燕雁不出声,反正是死,也许掉到黑洞去也比落入江荪手中好些。  她... - 2017-12-31
  • 第三十七章 证盟大典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北固亭前,崆峒三妖看得面无人色,莫说岳盟主夫妇双剑合壁,威力之强,无与伦比。  就是齐天宸、石驼子等人,自己三人也一个招惹不起。  卓真人微微叹息一声道:“看来武林盟大有能者,不可为敌,不如回转崆峒,从此不用在江湖上走动了。”  郎真人... - 2018-01-09
  • 第三十七章 铁肩道人对这华山双剑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同是一套“华山剑法”,一个轻灵如云,一个迅猛如雷,但两人剑上,都有数十年火候,造诣之深,各具功力,成就也就各异其趣!  铁肩道人对这华山双剑,却也不敢掉以轻心,长剑不住的随手在身前挥动,拒挡两人的剑势,人在剑光中期身疾进,呼的一剑朝谢三... - 2018-01-06
  • 第三十七章 邙山决斗_血字真经
  •   端午节那天,蓝人俊等上了邙山。  主要通道上,白骨会插了“招魂幡”,黑底板、白色骨架,十分鲜明,作为引路之用。  蓝人俊、普善大师、清云大师、太清道长、妙真子走在最前,其余人众按等份编排,小字辈走在最后。  潘老太要和小辈们在一起,不愿... - 2017-11-11
  • 第三十七章 山顶奇遇_引剑珠
  •   万剑会主道:“那么令堂呢?你知道她在那里?”  韦宗方道:“不知道,所以我必须先找到叔叔。”  万剑会主沉吟道:“这就难了,你不知道令叔是谁?又到那里去找呢?”  韦宗方低头道:“我总觉得叔叔一直没有离开过我。”  万剑会主突然举目四顾... - 2017-12-30
  • 第三十七章 这平原遍满骸骨_圣经
  • 37:1耶和华的灵(原文作“手”)降在我身上,耶和华藉他的灵带我出去,将我放在平原中,这平原遍满骸骨。37:2他使我从骸骨的四围经过,谁知在平原的骸骨甚多,而且极其枯干。37:3他对我说:“人子啊,这些骸骨能复活吗?”我说:“主耶和华啊,你... - 2017-09-19
  • 第三十七章 他口中所发的响声_圣经
  • 37:1“因此我心战兢,从原处移动。37:2听啊,神轰轰的声音,是他口中所发的响声。37:3他发响声震遍天下,发电光闪到地极。37:4随后人听见有雷声轰轰,大发威严,雷电接连不断。37:5神发出奇妙的雷声,他行大事,我们不能测透。37:6他... - 2017-08-14
  • 第三十七章 不要为作恶的心怀不平_圣经
  • 37:1不要为作恶的心怀不平,也不要向那行不义的生出嫉妒。37:2因为他们如草快被割下,又如青菜快要枯干。37:3你当倚靠耶和华而行善,住在地上,以他的信实为粮;37:4又要以耶和华为乐,他就将你心里所求的赐给你。37:5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 - 2017-08-20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_圣经
  • 137:1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137:2我们把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137:3因为在那里,掳掠我们的要我们唱歌;抢夺我们的要我们作乐,说:“给我们唱一首锡安歌吧!”137:4我们怎能在外邦唱耶和华的歌呢?137:5耶路... - 2017-08-29
  • 第三十七章 雅敬的儿子哥尼雅为王_圣经
  • 37:1约西亚的儿子西底家代替约雅敬的儿子哥尼雅为王,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立在犹大地作王的。37:2但西底家和他的臣仆,并国中的百姓,都不听从耶和华藉先知耶利米所说的话。37:3西底家王打发示利米雅的儿子犹甲和祭司玛西雅的儿子西番雅,去见先... - 2017-09-12
  • 第三十七章 进了耶和华的殿_圣经
  • 37:1希西家王听见,就撕裂衣服,披上麻布,进了耶和华的殿。37:2使家宰以利亚敬和书记舍伯那,并祭司中的长老,都披上麻布,去见亚摩斯的儿子先知以赛亚。37:3对他说:“希西家如此说:‘今日是急难、责罚、凌辱的日子,就如妇人将要生产婴孩,却... - 2017-09-05
  • 第三十七章 今夜没有亮晶晶的星星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今夜,没有月色,也没有亮晶晶的星星!  整个大地,就像笼罩在一层黑色篷帐之下。  月黑风高,本来是夜行人出动最好的时候;但夜行人大多都练过夜行眼,就是藉着星月之光,可以看得清四周事物,月黑风高之夜就没有星月可以借助,夜行人也看不清楚了。... - 2018-01-12
  • 第三十七章 双鸟折翼_北山惊龙
  •   第二天,天色才亮,毕玉麟就起身下床。他因昨晚之事,实在太以出人意料,自己受神偷万里飘风万老前辈临终重托,为了三入黄钟别府,听到阴魔尚师古等人,在密室计议,准备一举残灭五大门派,第一个步骤,是全力对付武当,才要自己兼程赶上武当报讯。  那... - 2017-12-14
  • 第三十七章 乾坤一击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他藉口各展所长,其实他先就占了兵器对徒手的便宜,何况还另存机心。  乾坤手陆凤翔点头道:“好,咱们一言为定,老朽但等郝朋友指教。”  郝飞烟消魂扇手一划,倏地展开,口中尖笑一声:“不敢当得指教两字,兄弟有僭!”  话才出口,呼的一扇,照... - 2018-05-30
  • 第三十七章 室中一把高背太师椅上端坐着姬七姑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室中一把高背太师椅上,端坐着姬七姑,看到盛锦花走人,鸩脸上绽起一丝笑意,说道:  “锦花,你是不是得到消息了?”  盛锦花赶忙走上几步,跪了下去道:“侄孙媳叩见姑太婆……”  “起来、起来。”姬七姑道:“有话起来再说。”  盛锦花站起身... - 2018-05-04
  • 第三十七章 险境艳情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楼一怪武功虽高,胸无城府,他给两个小姑娘一吹一唱,说得心花怒放,喜道:“对!  对!毁了他毒冰轮才对,咳!怎么我老楼会想不到?”  说到这里,果然眼珠一转,蒲扇般手掌向王屋散人一摊,道:“来,小辈,你把毒冰轮拿来,让老楼毁了,免得大家噜... - 2018-04-27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三十七章 贺破奴握紧长锤发出一声狂喝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啊!贺破奴握紧几乎脱手飞去的长锤,发出一声狂喝。他在惊跃的马上盯着那高伟污蔽之人,血水从那人右眼中淌下,将一缕头发紧紧地黏在他面孔上,然后又从发梢一滴一滴地,落在他手中所执的刀刃上。那刀是毓军中寻常兵丁配制的环首刀,然而此时烂灿透彻,仿... - 2018-07-16
  • 第三十七章 奇缘巧遇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心头暗暗付道:“这两人纵非神仙,也已练到飞行绝迹之境了!”  凌杏仙幽幽一叹,说道:“龙哥哥,我们要练到他们这样,那就好了。”  岳小龙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彩带仙子说过,自己两人,若是没学成剑术,就不能上铜沙岛去。他一想到母亲身陷岛...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必有一日我死在扫罗手里_圣经
  • 27:1大卫心里说:“必有一日我死在扫罗手里,不如逃奔非利士地去。扫罗见我不在以色列的境内,就必绝望,不再寻索我,这样我可以脱离他的手。”27:2于是大卫起身,和跟随他的六百人投奔迦特王玛俄的儿子亚吉去了。27:3大卫和他的两个妻,就是耶斯... - 2017-07-26
  • 第三十七章 九连寻宝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此处缺一页)  公子提拔,滥竿充数,算不了什么?”  冰儿道:“陈总管知不知道飞天神魔也成立了一个武林盟?”  陈康和不屑的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兄弟自然知道,嘿嘿,他们居然还跟盟主下了请贴,唉,其实只能说是一群邪魔外道而已!”  “... - 2018-04-10
  • 第三十七章 独窥剑壁影成三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得一怔,暗想瞧她神色,似乎不假,但自己明明受不住她第三发琴音,何以会说自己没输?心念转动,不由问道:“夫人说在下输得太冤,在下愿闻高论。”  罗髻夫人道:“老身三声琴音,虽非一般武林中人,所能承受,但少侠内功,似极深厚,既能承当... - 2018-05-08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七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道常无为而无不为①。候王若能守之②,万物将自化③。化而欲作④,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⑤,镇之以无名之朴,夫将不欲⑥。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⑦。[译文]道永远是顺任自然而无所作为的,却又没有什么事情不是它所作为的。侯王如果能按照“道”的原则... - 2018-03-02
  • 第三十七章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举世瞩目的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终于拉开了帷幕,考虑到大赛是在大街上举行,考虑到烈日炎炎和处美人的娇嫩皮肤,组委会决定初赛安排在下午和黄昏之间进行。这是我们刘镇有史以来最为壮观的一个下午,三千个处美人全部穿着三点式比基尼,高矮胖瘦美丑不一的... - 2018-02-05